回复 - addjapan
回复文章: 为什么女孩子都喜欢喝奶茶,男孩子喜欢可乐

我都喜欢的说.....

奶茶嘛一般都喝五分糖的,不额外加糖我觉得太淡,一般糖我觉得太甜。可乐的话.....我也是中间派(可口可乐和百事可乐都可的类型)

但是硬要说选一个的话,还是奶茶吧(笑)

回复文章: 格局很大的.....利己主义者?

@大河恋 #150766 如果是他认为的话应该算是第一种吧。

也就是希望自己能够从中获利但是主观上也有帮助其他人的想法(客观上也在一定程度内帮助了别人)

回复文章: 个人观点:不应该有什么“中国香港队”、“中华台北队”,应该只有“中(华民国)队”

还有好几个具备特殊法律地位的地区也参加了奥运会:

美属萨摩亚,荷兰属地阿鲁巴,英属维尔京群岛,英属百慕大,英属开曼群岛,美属关岛,美属维尔京群岛(没错,英属维尔京群岛和美属维尔京群岛都派出了自己的代表团)。

具备特殊法律地位的地区可以在主权国同意的情况下自行决定是否单独参与奥运会,香港同理。

回复文章: 见好就收是一种智慧

除了贪婪以外我认为也和两次示威大部分都是年轻人有关。初步胜利的年轻示威者很多都会出现一种属于血气方刚的年轻人的必然的蜜汁自信。

也就是,认为对方能退一步就能退两步,最后能一退再退实现自己的最终目的。香港年轻人也好北京学生也罢,他们虽然年轻气盛,有一腔热血,但同时血气方刚的年轻人有几个能够理性思考并懂得见好就收的道理的呢?

回复文章: 持续中的河南洪灾:专制人祸导致悲剧一再重演

知道真相的人无法在墙内网络/或现实的任何地方发声。

不知真相的人还在各种平台上狂歌热舞,为杀人狂歌功颂德。

What a terrible situation!

回复文章: 怒不可遏-抱头痛哭——对河南洪灾的个人感情抒发

@消极 #149674 嗯,我情绪很不对,所以出现了失误。 抱歉。 但是保省城泄洪目前来看应该是没错的,京广隧道的遇难者在当权者们看来应该已经只是一堆数据了。

回复文章: 港独有任何可行性吗?

我认为,就算成功独立了,能维持下去的概率也是零....

原因在于,香港距离中国实在是太近了。即便出于各种原因,大陆不直接动用武力镇压“香港共和国”,他们也有很多的办法可以压制住香港共和国。

比如,他们可以动用海军对香港共和国实施海上封锁。虽然这种方式对自身损失也不小,但是一尊那家伙是干得出来的。那样香港这个对外依赖很大的经济就会遭到毁灭性打击,到时候有可能就不得不重新投回大陆了。

还有,香港独立很难得到国际支持。国际上只支持香港争取民主,但是不会支持独立。为什么呢?因为要是香港成功独立了,其他国家认可了。那么就开了一个先例。即,香港能独立,为什么苏格兰不能独立呢?加泰罗尼亚为什么不能独立呢?布列塔尼为什么不能独立呢......以此类推

综上,不管是国内因素还是国际因素,都很难支持独立。

回复文章: 关于我在中国为缅甸事态付出的努力这件事

@LeeDenyoung #149345 维基百科,像芬兰外交部这种就先在中文维基搜索个“英国外交部”这样的中文维基有条目的。接着转英文维基。然后在英文维基的条目下面就能找到世界各国的外交部列表。

如果你想要总统,总理之类的人物,直接在中文维基上搜“世界领导人列表”。

回复文章: 【调查】2021河南水灾实际死亡数字

我也保守一些吧,就1000-3000人好了。 感觉3000人以上有点扯淡,少于1000也不妥。(西欧洪水都死了300多人了)

回复文章: 郑州洪灾,水库溃坝:我们要真相,不要糊涂账

其实这也是当今中国中央和地方矛盾的一个缩影。 地方政府极力想要隐瞒真相,中央政府的几个官媒却故意放出真相。 很明显,中央政府至少想要敲打敲打河南郑州的地方政府,说不定以后还会因为隐瞒真相之类的理由免除几个地方官员杀鸡儆猴(就像武汉那样)。

回复文章: 分析ISA提出的解决古巴危机的措施

@observerEDGE #149159 中文名“社会主义替代”,是一个托洛茨基主义的国际左翼组织,主张全球革命。 其总部官网为: www.internationalsocialist.net 此外在好几个国家均设有分部,中国分部为:https://chinaworker.info/zh-hans/

回复文章: 记两位女生在6月4日的一次纪念活动

大陆有很多的粉红,很多的左蛆。

但是这不代表大陆没有支持民主主义和个人自由的人存在。

也许我们身处黑暗,但是心向光明。

为所有在大陆艰难行事的人权活动家们和民主主义者献上最崇高的敬意

回复文章: 特朗普宣称将起诉谷歌,脸书和推特

@thphd #149047 哎你别说,我为了随时了解川普的近期情况所以注册了特朗普官网的电子通讯。 然后在特朗普宣布起诉后很快就收到了川普的要求捐款帮助他起诉的电子邮件。

回复文章: 「他們不懂我們的恐懼」-- 中國跨國鎮壓危害澳洲大專院校學術自由

事实上澳大利亚政府和澳大利亚学校对这种事情都是颇有一些束手无策的感觉的。 第一楼所说的解决方式虽然可能有效但现实中行不通,因为很难保证可以知道向中国政府举报学生的名字和身份资料,而同时,如果中国政府采取的仅仅是骚扰留学生在国内家人,还有不批签证之类的手段的话澳大利亚官方也是没有手段保护民主派留学生的,除非中国政府的人在澳大利亚对民主派留学生进行了跟踪,私闯民宅,骚扰等措施,民主派留学生才能够依靠报警之类的手段保障自己的权益。 所以还是只能让民主派留学生尽可能的自我小心了,就比如像二楼那样用当地人的手机等。

回复文章: 关于我在中国为缅甸事态付出的努力这件事

@thphd #148737 嗯,当然可以,也谢谢你的提醒。 去信原文:尊敬的(), 自缅甸军政府于2月1日上台以来,它已杀死700多名平民。 一名平民在街上驾驶摩托车时被缅甸军政府士兵开枪打死; 一名少年因诅咒缅甸军政府的一名士兵而被开枪打死; 2岁的男孩被一颗橡皮子弹击中,导致一只眼睛失明; 曼德勒一家医院因治疗示威者而被军政府化为灰烬,缅甸军政府还调派了武装直升机对边境村庄进行轰炸扫射。截止昨天,仍然有很多参与示威抗议的人被杀和被无端逮捕,被逮捕的人至今已经超过了数千人……我希望()可以带领()政府对缅甸军政府的行为施加制裁,包括武器禁运,制裁军政府控股公司,对军政府的几个高层下达旅游禁令,冻结银行账户等。 期待()的回复。 括号是根据实际情况随时填写的(如给芬兰外交部写信的时候括号中就填芬兰外交部,政府前就填芬兰)

回复文章: 能否学习韩国民主运动,占领2022冬奥会场馆逼迫共产党民主化?

首先楼主你要想一下韩国的特殊情况, 韩国的前线军队是在三八线驻扎防御朝鲜的。在国内随时可以用来镇压民众的军队差不多只有空输部队。六月民主运动最多的时候全韩国的示威者超过了一百万,仅仅是防暴警察和空输部队都不够用了,如果想要强力镇压那么就需要抽调三八线前线的韩国军队回来镇压。但谁能保证前线部队抽调后朝鲜不会趁机入侵?全斗焕不能也不敢冒这么大的风险。 同时,1988年夏季奥运会是全斗焕政权玩命才争取来的,所以这个奥运会对全斗焕政权意义重大,因此全斗焕政权才不敢冒着被取消主办奥运会资格的风险以武力镇压上百万市民。而相比之下,2022年的冬季奥运会对中共而言也远远没有1988年夏季奥运会对全斗焕政权重要。 所以即便占领了冬奥会会馆发起抗议,也只会招来血腥的镇压。

回复文章: 2021年普利策奖得主——报道新疆劳动营的建筑师和电脑工程师 (转)

非常优秀的人,感觉获得普利策奖是实至名归的。 能仅仅依靠谷歌卫星地图就获得这么多的信息,很难有人可以做到的吧.....

回复文章: 关于我在中国为缅甸事态付出的努力这件事

Kia ora,

Thank you for your email of 9 June 2021.

Aotearoa New Zealand is gravely concerned about the situation in Myanmar and abhors the use of lethal force by Myanmar’s military against peaceful protestors and innocent civilians. The New Zealand Government continues to call for the cessation of violence and for those responsible to be held to account. We also call for those that have been arbitrarily detained to be released.

In response to the military’s seizure of power, the Government of New Zealand announced a range of measures. This includes suspending high level political and military engagement, a travel ban on military leaders, and ensuring our government-funded cooperation activities are not channelled through or benefit the military.

New Zealand continues to support robust multilateral action in response to the coup, including sanctions and arms embargoes which fall under the mandate of the United Nations Security Council. New Zealand recently supported the United Nations General Assembly resolution on Myanmar, formally condemning the coup and calling for the immediate release of all arbitrary detainees, for safe and unimpeded humanitarian access, and for all member states to prevent the flow of arms into Myanmar.

New Zealand also recognises the important role played by the Association of Southeast Asian Nations (ASEAN) to advocate for dialogue and a peaceful solution to the situation in Myanmar.

New Zealand will continue to monitor the situation and work with the international community to support peace, democracy and respect for human rights in Myanmar.

Ngā mihi

MFAT ENQUIRIES

New Zealand Ministry of Foreign Affairs & Trade | Manatū Aorere

195 Lambton Quay, Private Bag 18901 Wellington 6160

New Zealand

回复文章: 关于我在中国为缅甸事态付出的努力这件事

Hei Shatao,

Kiitos yhteydenotostasi ja kysymyksist1si. Jaamme huolesi tapahtumista, joita myseuraamme tiiviisti. Avaan tss seuraavaksi, miten Ulkoministeri ja Suomi toimii tilanteessa:

Ulkoministeritukee johdonmukaisesti ja suunnitelmallisesti demokratian, rauhan ja ihmisoikeuksien toteutumista Myanmarissa. Sotilasvallankaappaus on ankarasti tuomittu hyvin nopeasti sen tapahduttua. Olemme sekkansallisesti ettEUsenintoistuvasti vaatineet armeijaa vapauttamaan pidtetyt sek kunnioittamaan ihmisoikeuksia, sanan-ja ilmaisunvapautta, vapautta kokoontua ja lakien noudattamista. Asevoimien kohtuuton voimankytt on johtanut satojen siviilien kuolemiin ja loukkaantumisiin, ja Suomi on ottanut voimakkaasti kantaa voimankytt vastaan julkisuudessa. Suomi on ollut mys edistmss kansainvlist linjaa YK:n ihmisoikeusneuvostossa vallankaappauksen tuomitsemiseksi. Tll hetkell EU:ssa sovitaan pakotteiden kyttnotosta ja Suomi tulee seuraamaan yhteist ohjeistusta. Suomi on koko ajan ollut vahvojen pakotteiden kannalla. Pakotteiden vaikutus suunnataan vallankaappauksesta vastuussa oleviin toimijoihin.

Pakotteiden vaikutuksen kohdistuminen Myanmarin kansalaisiin ja erityisesti heikossa asemassa oleviin pyrit?0?1?0?1n parhain keinoin lttmn.

Keskustelemme jatkuvasti EU:n, Pohjoismaiden ja muiden samanmielisten maiden kanssa yhteisist toimintaperiaatteista sek mahdollisuuksista jatkaa Myanmarin kansalaisten tukemista ja heid?0?1n ihmisoikeuksiensa turvaamista tll hdn hetkell.

Ty Myanmarin tilanteen puolesta on kynniss ja toivottavasti voimme yh jatkaa keskustelua siit eri tahojen kanssa, miten Suomi voi olla mukana lytmss rauhanomaisia ratkaisuja tss ikvss tilanteessa.

Arvostamme, ett esitit huolesi ja otit yhteytt Ulkoministerin. Toivomme yhdess, ett tilanne selkiytyy tulevien kuukausien aikana ja kansainvliset painostustoimet helpottavat tilannetta Myanmarissa.

Ystvllisin terveisin Myanmar-tiimin puolesta,

Jasmin Ruokolainen 注:shatao是我QQ小号名字,我用的是QQ小号邮箱。

回复文章: 关于光明联盟的一件要命的事

@thphd #148368 估计是在那种时候病急乱投医吧,现在正在问

回复文章: 关于光明联盟的一件要命的事

谢谢你的帮忙了 那么除了大纪元以外,你还能不能推荐几个可能会报道的媒体? 非常感谢!

回复文章: 关于光明联盟的一件要命的事

回答一楼能井所问的问题,我那个朋友说: 在他家门口及附近的,既有普通的当地警察,也有国安部门的特工。目前只是监视并无其他动作,但如果他们想动手的话不管特工还是警察都能把他送走。

学海三无:无权威、无顶峰、无禁区。 ——黄现璠(中国,PR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