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复 - 匿名用户69ea
回复文章: 关于昨晚我差点被一个苏小将气的去见耶稣这件事

苏联侵略芬兰是有正当理由的,是苏联为了保护列宁格勒。资本主义的士兵真是痛苦,苏联士兵好歹是为了保护列宁格勒而死。

日本侵略中国是有正当理由的,是日本为了保护卢沟桥失踪的士兵,以及建立大东亚共荣圈。中国的士兵真是痛苦,日本皇军好歹是为了大日本帝国的荣耀而死。

德国侵略苏联是有正当理由的,是德国为了雅利安人的荣耀。苏联的士兵真是痛苦,德国士兵好歹是为了捍卫雅利安人的高贵血统而死。

波罗的海三国是俄国的,芬兰也独立自俄国。苏联继承自俄国,所以吞并波罗的海三国和攻打芬兰都是合情合理。后面甚至还说“这不是吞并,是解放”,“你实力不足,被解放是应该的”,最扯淡的是还说出了“沙皇是被临时政府杀的”

满洲和中国都是日本的,中国也于1945年独立自日本。现在的日本继承自大日本帝国,所以现在日本吞并中国、满洲和攻打台湾都是合情合理。日本打中国不是吞并,是解放,中国实力不足,南京大屠杀是应该的。

法国和苏联都是德国的,苏联西部也于1942年独立自德国,甚至莫斯科郊区也曾经是德国的。现在的德意志联邦继承自纳粹德国,所以现在德国吞并俄国、法国和攻打波兰都是合情合理。德国打苏联不是吞并,是解放。犹太人实力不足,被丢进集中营是应该的。

( 由 作者 于 7月22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白豆沙】支黑到底辱了什么华?

首先您说了民族孽根性,我也觉得我们这个民族和文化是有很大问题的,尤其是骨子里的奴性、对权力的迷恋,还有虚伪。鲁迅还有很多其它人比我说的好,我也不多说了。在我看来,一些所谓的“支黑”对这个民族特性的批判是很有道理的。但是,如果有支黑只是一味的情绪发泄,那么就相当于把自己的排泄物在公共场合给别人看。

第二,您也说到了支黑骂战的问题。我看重自由意志,因此我认为一个人有决定自己的身份认同的权力。 如果一个台湾人或者香港人不希望自己被叫成中国人,那么,把他们称为中国人就是对他们的冒犯。那么相似的,如果一个人不希望自己被叫成支那人,那么叫他支那人就是对他的冒犯。因为一个人不能把自己的观念和认同强加到别人身上,尤其强迫是让他们接受别人对自己的认同,我认为这是反自由的。举个例子,如果一个支黑叫一个“温和派中国人”为支那人而引发骂战,那么就是这个支黑的锅。

但是,如果支黑说民族孽根性,或者把中国叫成“支那”而引发“温和派中国人”不满而导致骂战,那么我会认为这是“温和派中国人”的锅,因为这个时候支黑仅仅是在陈述观点,而并没有对个体进行人身攻击,也没有强迫让别人接受自己对他的观念和认同。在这种情况下,我会认为“温和派中国人”感觉自己受到侮辱,跟粉红看见乳包的时候感到自己受到侮辱的性质类似。

最后,我也希望楼主不要因为政治原因跟家里的人划清界线。毕竟真理越辩越明,你家人也是你家人。我建议你应该耐心跟他们讲自己的观点,就是为什么共产党是恶的。比如您家人说经济发展是共产党带起来的,应该感谢共产党。我就会这么反驳:经济发展是的本质是80年代以后的自由市场,而不是共产党。既然我给共产党交了很多税,而且税的比例堪比欧洲发达的福利国家,那么让这个国家变成发达的福利国家就是共产党的职责。因此没必要为它的市场政策感谢共产党。共产党有大量的税收,然而共产党并没有让中国变成更发达的福利国家,李克强也承认中国一半人口工资不超过一千人民币。由此看来税收跟福利的比例差距太大。在我看来这个所谓的经济增长就好比是以前用1000块买了只值100块的货,现在是用1000块买了值500块的货。这两种情况都是你买东西的时候遇到了骗子。况且自己的钱是自己赚的,不是共产党给的。

( 由 作者 于 7月15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00后小红帽“净网志愿者协会”与两广网警联合办案,通过社工手段找到“编程随想”真实身份

先来随便选几个编程随想在12年前(2009年)的文章: 闲扯社会进化论——写在达尔文年即将结束之际 C++ 的可移植性和跨平台开发[5]:操作系统 闲话个人品牌的包装——从李开复离职想到的 书评:《一九八四》——反乌托邦的代表作 扫盲“社会工程学”[4]:【综合运用】举例 光环效应引发的认知误区 如何成为优秀开发人员[1]:关于兴趣

按照“净网协会”公布的编程随想资料,编程随想年龄约在25-30

那么就是说,编程随想在写以上这些文章的年龄是13-18(2009年)之间。 一个年龄是13-18之间的人,能同时写出以上文章的可能性是多少?

最后感谢净网协会在墙内宣传编程随想:)

( 由 作者 于 7月5日 编辑 )
19
7月5日
example notif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