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ngzhen251 点赞过的内容
图书馆革命🌈
libgen 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一个阅读诗歌的人要比不读诗歌的人更难被战胜。创造是一种拯救。创造拯救了创造者本身。
回复文章: 关于tor的更新

设定像往常一样,Snowflake是可以用来翻墙的。

官网博客

参见如何评价 Tor Browser 稳定版即将推出的新网桥 Snowflake?

趙少康
丁丁兄弟 中廣集團董事長
回复文章: “父母赐我支那身,皇军赐我大和魂”与“母亲只生了我的身,党的光辉照我心”是什么关系。

@yingzhen251 #145675 不知道周立波还有这么一出。

满大街唱!太恶心了。赶快听《反共复国歌》以正视听。

消极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回复文章: 我们对共产党及其党员的政策

@yingzhen251 #144423 戈尔巴乔夫就是试图和平转型,结果不成立,倒不是因为苏共血债累累,一转型就有人上来逼债;而是因为戈尔巴乔夫就是想摆脱勃列日涅夫的贵族共治,想把自己转型成开明独裁者,这种行为同时会被保守派,自由派和民族主义者(包括俄罗斯民族主义者和少数民族的民族主义者)四方围攻,他玩了6年平衡木终于掉了下来。

至于外部因素,其实也是很重要的,80年代油价长期低迷,沙特一改1973年抬价的态势,大肆抛售石油打击伊朗经济,对苏联也构成重大打击。戈尔巴乔夫看到了危机(是危也是机)。赫鲁晓夫想摆脱贵族共治,反而被贵族拉下马;勃列日涅夫根本不敢动贵族,让贵族坐大,盘踞在了整个苏联官僚的顶层,赵家化了;戈尔巴乔夫机缘巧合,在老人频频去世的情况下幸运地拿到了宝座,自然要想怎么结束贵族对他的盘算和胁迫,搞出一片新天地来。

所以说戈的局面和习的局面是类似的,而两人其实也是殊途同归,一个搞开放自由化变革,一个搞保守主义开倒车,目的都是为了削贵族的藩,把自己从弱势共主变成实权独裁者。

矛盾使人自由
影人 矛盾使人深思,痛苦使人蜕变,统合自我与矛盾终使人自由。
回复文章: 如果各位无法接受@但使龙城飞将在,最好不要对民主中国抱有幻想

@邓矮子 #144334 然而那也比中国现状这种更自由啊。

而且俄罗斯以后会怎么样还不知道呢,其实在民主化的这个问题上,俄罗斯就存在着相当数量的政府反对派,和中国的万马齐喑完全不同。

我不觉得变成俄罗斯那样就等于是失败。

回复文章: 党国的审美为什么这么土?

共产党煽动群众的能力一直都很强,对国人国民性的研究可以说是入木三分,其实可以把内战时期国民党和共产党文宣比较一下就会发现国民党一直无法解释清楚为什么要剿共,全是高大上的动员戡乱,防止赤化,反而共产党打土豪分田地效仿过去的农民起义看起来是野蛮土匪中世纪的行为可是是直接触及了大部分底层献忠们的欲望,可以合法合理的去抢地杀人,这就是大部分当时的国人最想干的事,甚至今天你在b站上看到关于马云这些富豪的一些视频都是刷频的要把他们挂路灯,共产党所谓的土味宣传事实上是做了很多研究的,对大多数国人的内心想法有很深的了解

回复文章: 说一个貌似很少有人提的说法,你们说刘仲敬是不是在本质上是个走火入魔的先秦儒家?

其实历史上也有过鼓吹屠支逆民反人类的暗黑“儒家”,比如晚清的汪士铎,什么大洪水杀光无产阶级下等人啦,忠满反汉跪舔蛮族啦,慕强腹黑马基雅维里利啦,其实都是人家玩剩下的。

虽然汪士铎自恋伪装出一副心狠手辣厚黑无耻的模样,实际却是个家破人亡的孤魂野鬼精神病,这些恶毒暴戾的言论,无非就是铁笼里的呻吟与呓语罢了,只能说畸态环境容易产生的畸形物种吧。@影人 #140491

Provident 溫和台派 看見品蔥的姨粉太多 質量太差 就到了2047 支持台灣獨立 但不支持姨學的民科獨立分裂理論 討厭國民黨和共產黨 但寬容反共統派 不排斥統派
发表文章: 郭文貴、川普和對事實的戰爭

滕彪

2021年2月1日

去年12月1日上午,我正在家裡給杭特學院(Hunter College)的學生們上課,討論中國政府如何跨越國界打壓對它不利的人。突然,門口出現了十幾個戴著口罩的人,舉著標語,上面寫著「中共間諜滕彪」、「中共製造病毒」等等。家人嚇壞了,我的課被打斷了。這個離普林斯頓大學不遠的寧靜小區,可能從未出現過這樣的戲劇化場面,鄰居們可能不知道前因後果,但我立即明白了是怎麼回事。

住在溫哥華的中國異議人士黃河邊,被類似的一伙人包圍騷擾持續了75天,他的朋友、人權活動家黃寧宇被打傷,一顆牙被打掉,右眼底骨折。這種抗議還發生在得克薩斯、洛杉磯、紐約、夏威夷、日本、紐西蘭、澳洲和德國。

抗議者和被抗議者都來自中國。被抗議者有一個共同點:他們都是逃往美國的中國富豪郭文貴的反對者。從2020年9月下旬開始,郭文貴號召他的鐵杆支持者前往反對者的住處進行抗議,他稱之為「全球滅賊行動」。他多次點出二十多個攻擊目標的名字,說他們必須付出代價,必須停止攻擊郭文貴和他所發起的所謂「爆料革命」和「新中國聯邦」,刪除文章、關掉推特。其中17人已經或正在遭受騷擾,包括兩位媒體人,一位牧師兼人權活動家,以及兩名自稱的郭文貴金融詐騙案受害者。

我家外面的抗議活動持續了一個多月。抗議者少則十五人,多則近三十人。根據我請的私人偵探的報告,他們每天早晨在市政府停車場集合,小頭目分發標語旗幟,在上午10點半到達我家,下午4點半離開時還進行禱告。他們全程對我的房子錄像,並在郭文貴的GTV上現場直播。除了齊聲高喊「滕彪是間諜、不得好死」,對我和家人進行侮辱謾罵之外,他們還質問我為什麼要反對郭文貴、為什麼質疑聲稱新冠病毒是中國製造的生物武器的閆麗夢,對鄰居惡語相向。

他們甚至在我的車道上堆起高高的雪人,上面寫著「亂倫彪、中國特務」。那是郭文貴給起的侮辱性綽號。

這些人生活在一個完全不同的「現實」裡:他們似乎相信共產黨幾個月就要倒台,相信郭文貴是那個推翻共產黨的英雄,我和所有反對郭文貴的人都是中共特務。他們許多人也相信關於大選舞弊的謠言,相信「匿名者Q」組織(QAnon)上那些離奇的陰謀論,相信川普是美國的拯救者。就像1月6日參加狂野集會的那些人一樣,郭的粉絲也組隊參加了那次集會,而且在當天宵禁之後還試圖走向國會。說中文的川普支持者大部分竟認為,闖入國會的那些人是在捍衛美國民主而不是顛覆美國民主。

郭文貴與其支持者對中國異議人士的騷擾,是一個可怕的信號,信息影響觀念,觀念引導行動,每時每刻數以千萬計的假消息,都在催生1月6日那樣的極大威脅美國民主的恐怖行動。這些信息已經在無數人腦海裡形成了「另類事實」,也加劇了美國社會的撕裂。拜登在勝選演講中說,「現在是美國療傷的時候了。」 美國正在經歷種種傷痛——病毒、種族裂痕、失業、被威脅的民主,但是「真相」受到的破壞,恐怕是最難癒合的傷口。

針對我的網上和線下的霸凌,從2017年就開始了。通過網路開啟了所謂「爆料革命」,用他自己的話說,是為了「保命、保財、報仇」 。在他的粉絲看來,他財力雄厚、掌握高層內幕、反抗最堅決,又有川普的前顧問班農和眾多知名的中國異議人士背書。而我從一開始就批評他是個習慣性的撒謊者,說話極端、荒謬、又淫穢;我寫了長文揭露郭文貴並分析郭粉現象,他怒不可遏,很快給我送來一紙訴狀。

郭文貴從海量的支持者中發現了巨大的謀利機會。他先在2018年底發起法治基金和法治社會兩個組織,找來班農任主席,吸收了好幾百萬美元捐款。之後他鼓搗出一個又一個新名堂:G媒體、GTV、G Dollar、G Club、G Fashion,後來又弄出喜馬拉雅農場和「新中國聯邦」,吸引投資。當GTV去年被FBI和美國證交會調查的消息披露時,郭稱它已經集資了3億多美元。

一位在我家門前抗議的老人借錢10萬元投資給郭文貴的「項目」,他認為我這樣的反郭者是阻礙他發財的罪魁禍首。郭文貴曾許諾,只要參加給他投資,參加反對共諜的抗議活動,他就「全力以赴支持」他們在美國辦政治庇護。據我調研,這是大部分在我窗外站在寒風中的抗議者的另一個動力。

這件事引起了FBI的密切關注,我向他們提供了郭文貴策動一系列騷擾事件的資料,和可能的簽證欺詐的線索。在當地警方12月底的報告中,來我家的抗議者當中有七個人的身份被查出,有六人被列為犯罪嫌疑人。公益律師和當地的活動人士也給予我極大的支持。最近幾週抗議者沒來我家,據我了解,同一伙人轉戰紐約,對記者韋石一家進行同樣的騷擾。

四年來,中文網路和知識界最有爆炸性、影響最為深遠的爭議,是圍繞兩個人物展開的——郭文貴和川普。挺郭的人幾乎全部挺川普。這兩位橫空出世的人有太多相似之處:超級自戀的知名富豪,明顯的專制型人格,謊話連篇,喜歡陰謀論,性醜聞不斷,蔑視規則,用濫訴打擊媒體和批評者。很多中國異議人士又挺郭又挺川普,這是非常令人迷惑、沮喪卻又特別重要的知識現象和政治現象,很多川普支持者還在Twitter上大肆轉發關於美國選舉舞弊的陰謀論。

為什麼人們會相信謊言和陰謀論?事實真的能打敗謊言嗎?

2012年我寫過論文,討論互聯網對中國民間維權運動的積極作用:互聯網加大了審查的難度,促進了信息傳播,加強了民間的動員能力,使「無組織的組織」成為可能。那時我完全沒有預料到今天的局面:眾多追求民主的中國學者和活動家,在轉發完「郭戰神」聳人聽聞的謠言之後,熱情地傳播關於BLM(黑人的命也是命運動)、新冠病毒和選舉舞弊的陰謀論。

麻省理工學院2018年的研究發現,在Twitter上,"假話比真話傳播得更遠、更快、更深、更廣」,真消息接觸到1500人所需的時間,是假消息接觸到1500人所需時間的6倍。互聯網算法會根據用戶的偏好推送信息和產品,人們也更願意去閱讀和自己既有觀點相同或相近的東西,從而強化了自己的觀念和生活方式,於是,越來越多的人陷入信息繭房(information cocoons),作「繭」自縛,不再接受不同聲音。

中文網路上,謊言、謠言、假消息甚囂塵上,郭媒體、法輪功系列媒體、反共自媒體等不知疲倦地製造和傳播陰謀論,中共控制的微信和媒體也加入假消息的大合唱。有一點不同:中國政府的政治壓制和信息審查,是謠言的溫床。有些「謠言」,其實是被壓制的真相,人們戲稱為「遙遙領先的預言」。在事實與謊言的戰爭中,專制政府掌握絕對實力:從媒體、科學界,到法庭和監獄。中國政府把真相認定為謠言的時候,民間則把「謠言」當真相。這自然是控制信息和壓制言論所導致的社會心理。極為弔詭的是,很多中國人照搬這套認知模式來看待美國政治,把新聞自由體制下的獨立媒體視為假消息,卻把小報的陰謀論當做真相。

似乎越來越多的人生活在「另類事實」的平行世界裡。更嚴重的是,在「後真相時代」,人們越來越不在乎真假了。權力就是真理。戰爭的雙方不再是事實和謊言,而是真相A和真相非A的羅生門,決定勝負的標準似乎也消失了。拿出多少數據、事實核查、法庭判決,也無法說服那些深信選舉舞弊的人。

因此,我拿出主串流媒體和人權組織對我被關押和受酷刑的報導、在美國國會多次聽證的發言,也無法說服那些相信我是中共特務的人,他們拿出郭媒體的造謠文章來反駁。他們不在乎事實。漢娜·阿倫特(Hannah Arendt)曾說:「極權主義統治的理想人民,不是深信不疑的納粹或堅定的共產主義者,而是那些認為事實和虛構、真與假的區別不存在的人。」 這是對我們民主根基的威脅。提摩希·史奈德(Timothy Snyder)在《論暴政》(On Tyranny)一書提出了抵抗暴政的二十個教訓,其中一條是:「相信有真相 」。如果一個社會連共同的「事實」基礎都不存在,那麼民主對話也就無從談起。

我的不少朋友,把「反共」當做唯一理想。在他們的敵我二分法裡,挺川、挺郭就是反共,反川、反郭就是擁共。中共已經信用盡失,無論中共說什麼大家都不信。所以當騙子和野心家利用「反共」口號圖謀不軌的時候,可以輕易地俘獲人心。很多痛恨中共而又找不到出路的中國反對派,先在郭文貴身上、後在川普身上看到了希望,中國成語「病急亂投醫」、「飲鴆止渴」說的就是這種狀態。

但是,反擊假信息、揭示真相的努力也沒有停止過。很多媒體、事實核查組織、人權機構和網民不向陰謀論屈服。有的政治人物堅持真相和原則高於黨派和選票。當川普成為對美國的「明確而現實的危險」的時候,Twitter、Facebook等紛紛封殺了他的帳號,哪怕流量變小、股價下跌。

至於我家外面的那個戲劇化場面,我的鄰居們相信本地報紙和《華盛頓郵報》的報導,而不相信郭媒體。那些人想把「另類事實」強加給我的社區,但沒有得逞,雖然對我的網路抹黑和霸凌仍在繼續。

瓦茨拉夫·哈維爾(Václav Havel)的名言「生活在真實之中」,曾極大地鼓舞了我和眾多的中國異議人士,成為我們反抗專制的動力。在今天的美國,在後真相時代的網路世界,這句話呈現出更深刻的意義。

5
5月21日 404 次浏览
回复文章: 如何看待元代的法律以及政治制度?

为什么有人会觉得一个建立了行省制的朝代减少了中央集权呢?

如果说是汉人毒害了蒙古大爷特有的自由天性,那么请问为什么蒙古人滚回草原老家自娱自乐独立自主的时候没有发展出宪政文明自由民主呢?

刘慈欣 反共复民
回答问题: 中共宣传的一直都是“中华民族主义”,跟汉民族有什么关系?逆向民族主义为何只把矛头指向汉民族

满遗和粉红入关人还经常吹清军入关,殊不知清军入关的时候,底层女真人照样是奴隶。

回答问题: 中共宣传的一直都是“中华民族主义”,跟汉民族有什么关系?逆向民族主义为何只把矛头指向汉民族

@刘慈欣 #138428 其二,军事奴隶制度如果新奴役了一批人,原来的奴隶就可以当奴隶主了,逃离之心慢慢变小。

回答问题: 中共宣传的一直都是“中华民族主义”,跟汉民族有什么关系?逆向民族主义为何只把矛头指向汉民族

@刘慈欣 #138428 总之,军事奴隶制度只分压榨程度,不分民族。 旗主让你上去当炮灰,就得去。所有人都得给它卖命。它不像民兵,保护自己家乡的土地和财产。它只是为了满足统治者的扩张欲。

回答问题: 中共宣传的一直都是“中华民族主义”,跟汉民族有什么关系?逆向民族主义为何只把矛头指向汉民族

@annoymouse #138417

多尔衮制定了逃人法。禁止人们获得自由。

逃人法针对的是海西女真,还有被建州女真抓回来的其他民族的奴隶,例如蒙古人,汉人,朝鲜人,以及东北其他少数民族的人。

后期满族人跟孙中山合作,堵死了爱新觉罗逃回去打内战的通道。 清朝皇室只能投降。接受退位条件。

鸡同鸭讲。后期积极参与辛亥革命的是东北地区的人,而且那个时候东北地区也不是只有满人,还有很多被流放到那边的人(各民族都有)以及在清末从内地移民东北的人。住在关内各个城市里的满城里的人全都反对辛亥革命。同时,内地的革命军也不全是汉人,例如西安的革命军中就有很多回人。

如今满族人跟汉族人没有多大的区别。

那是因为辛亥革命以后他们都被全部强制改成汉名和汉姓了。

回答问题: 中共宣传的一直都是“中华民族主义”,跟汉民族有什么关系?逆向民族主义为何只把矛头指向汉民族

@MasterChief #138412 八旗是一种军事奴隶制度。 甚至女真人都不怎么喜欢它。有很多人试图逃出去。 多尔衮制定了逃人法。禁止人们获得自由。

后期满族人跟孙中山合作,堵死了爱新觉罗逃回去打内战的通道。 清朝皇室只能投降。接受退位条件。

如今满族人跟汉族人没有多大的区别。

满洲国时期日本人讨论这段历史的时候会认为满族人被中国文化腐化了,只会抽大烟,养麻雀,成为东亚病夫。日本要当世界上的优等民族,要挑拨民族矛盾,重用朝鲜人,防范中国人,更要防范犹太人。

自由騎士
MasterChief 先知指引的騎士.The prophecy is uncertain, there's always hope.
回答问题: 中共宣传的一直都是“中华民族主义”,跟汉民族有什么关系?逆向民族主义为何只把矛头指向汉民族

这个问题很不好回答,容易引起误解纠纷和少民的不满。我了解有限,随便说说各位大佬别挑刺,说的不对的地方,请补充。

中共反汉族是有年头的了,是一贯的,建国初期就模仿苏联的民族政策,发明创造了50多个民族。马教阶级史观解构抹黑汉族历史,毁灭传统文化信仰和家谱、宅院、寺庙、祠堂。近的有高考,计划生育歧视。

北京1910年代人口110多万,满人有70-90万,民国南方革命军排满,这些人为了避难就改名换姓为汉人了,他们的后代经过一百多年的修养生息,北京老城三环以内除了进京的中共中央和驻京禁卫军干部家属,按照人口比例其他的70%左右的老北京人,很可能就是这些京师满人改姓的汉人。

所以你也可以理解,为什么央视、文化、教育、宣传系统、娱乐界有那么多满族人?为什么入关学在墙内没有被封?反而还大行其道,为什么以前辫子戏很多?

在墙外,一部分所谓的反共势力也是被渗透的,制造民族矛盾有利于转移矛盾,如果中共哪天崩了,权贵就可以全身而退,而让56个民族相互杀伐攻击是最好的,这样新政权就没有精力去追究中共的历史责任。

( 由 作者 5月9日 编辑 )
发表文章: 信仰崩塌,一个某葱过来的费拉姨粉的碎碎念

实不相瞒,我就是个大家口中臭名昭著的姨粉,支黑,但是这都是过去式了,这几天忽然顿悟,感觉信仰崩塌。于是,在这里碎碎念一番

我粉姨粉了一年,可以算是个九成铁粉,他国内讲座文章基本全看了,YouTube访谈也是一期不落,话说当初就是在品葱上知道这个人的,进而发现是个华语世界的奇才,他对东亚历史的解构从古至今无人能及,彻底解开了以前我心中的很多迷雾。但是,我一直对核平是坚决反对的,因为我真的有一头牛,我支持核平难道支持核平我自己?我没疯。至于诸夏,我本来也是觉得这是天方夜谭,当然能实现肯定最好,不过在我看完了他民族发明系列讲座以后,我感觉还是有那么些可能的,只要他能骗到美国的信任,并且忽悠到足够的人替他当炮灰

我是从去年美国大选开始发现这人有问题的,从九成降到了七成,她在20年大部分时间,口风全部都是:川普是张伯伦,铁血但又不够狠,拜登通俄通中共,拥抱熊猫派,一上台肯定推翻川普的脱钩政策与匪修好,继续全球主义。踩拜登而拥川普。直到临近大选,他突然口风大变,变得对川普与拜登一视同仁,甚至更偏向于拜登。我不知道其中发生了什么,但是我意外发现,他可以在两套表达方式里切换自如,到底是哪个为真,哪个为假,或许都为真亦或都为假,我判断不出。那么,当他需要a的时候就可以让你相信a,需要b时候就可以让你相信b,我感到了深深的恐惧。

之后又经历了一件大事,李硕指控刘仲敬坑害他,当时我立马就懂了,这是阿姨亲自践行马基雅维利的实操啊,你硕太天真单纯,被利用了,自认倒霉吧。而压垮我最后一根稻草的是某葱上的这篇文章:https://pincong.rocks/question/38371

看完之后,我人傻了,这不就是毛泽东发动群众那一套吗,喊别人去做炮灰,而且明确告诉你,十有八九当炮灰,但是你还必须上,早死早操生!自己呢,稳坐亚利桑那,水水推,写写书。这下,我突然顿悟了,这是他迈出巴蜀国父,诸夏教父的的第一步,他想当国父教父,我没意见,但是让我当炮灰,想多了。他现在想做的,和我要的,渐行渐远。我只想脱支,找个地方躲避大洪水,仅此而已,对未来东亚大陆的生存与毁灭,诸夏还是张献忠,漠不关心。16年跑路以前的那个她可能更适合我,那时她给人科普东亚历史,让人跑路,躲避大洪水,和我步调一致,现在的他,想当诸夏教父,而我,只想远离支那,或许这就是他所说的:知识分子的软弱性

于是,我开始搜集他的各种黑材料,看到一个github上的姨黑网站,里面的各种简介,我立马明白了,姨粉同样是支人,98%费拉不堪,而姨自己,一直在践行着马基雅维利主义,从未改变。于是乎,我现在变成了半个姨粉and半个姨黑,对于他在墙内的言论,还是得坚持并以此为人生方向,但是对于现在的他,敬而远之,所有的言论,必须像他说的那样:要具备老妪断案的能力,从芜杂的事件中看到背后的真相,用姨学来分析姨,学以致用

其实,我发现姨是一个很诚实的人 “知识分子都有好为人师的臭毛病,妄图通过纸笔改造天下” “我就是个费拉” “我是个游士,不是土豪,游士是没有归属的,有奶便是娘” “沦陷区的战斗十有八九会死亡,但是你可以为你的子孙后代谋福”“马基雅维利手段运用到极致”,你看,他把所有都告诉了你,你还要把他当教主,为其冲锋陷阵,那我也无话可说。

顺便吐槽一下姨粉,正如姨所言,98%支人都是费拉降奴,姨粉大部分是支人,同样如此,之前加过一个姨群讨论拜登的问题,被一阵教育,说姨永远正确,为巴蜀利亚前途考虑,转向是正常的。然后日常聊天就是核平张献忠,剿匪,费拉,我随口一提为什么不脱支呢,马上告诉我:晚死羡慕早死,已无路可退,接受上帝的旨意,华人去哪都要被排华,放弃幻想准备战斗。妈呀,就像进了个传销组织,赶紧退群保智商。

大概就这么多,朋友们,预祝各位早日脱支,愿我们终将在没有恐惧的地方相会!

3
5月8日 736 次浏览
自由騎士
MasterChief 先知指引的騎士.The prophecy is uncertain, there's always hope.
发布问题: 姨学更像是有人系统资助的意识形态测试,试探性攻击?

1.攻击中华文明,重点是攻击侮辱汉族。混淆汉朝人、古代汉人、现代汉族的概念,运用一滴血原则,解构汉族历史,瓦解汉族意识。汉人之所有什么成就那都是因为混入了一滴高贵的外族血统。

2.拔高外族,草原民族。

3.强行切割地块,制造或散布内亚概念,地理概念政治化。

4.鼓吹“再封建化”是实现民主的必经之路。

5.和共产党一样,把历史作为政治工具,随意打扮。

个人观察,姨学更像是有人系统资助的意识形态测试,是试探性的攻击,来测试人们的反应反馈收集信息,为制造下一个更具有说服力和竞争力的意识形态做准备。

刘曾多次表示“我的诸夏理论,未来如果能给他们提供一种大义名分,就心满意足了”完全是颠倒因果。是诸夏的先知先受到某些势力的资助,而后提出诸夏理论(以符合投资人的利益)。而不是先提出理论,然后等待许多年以后买家上门。

在墙内还有一个镜像的瓦房店版本的姨学,入关学。

草原和农耕中间还有一个广大的过渡地带(浅蓝色),这里兼具草原和农耕的复合特点,而且存在相互流动和迁徙。中华文明早期至衣冠南渡之前的名人祖籍大部分诞生于此区域。而且这个过渡地带的范围随着地球气候变化也会南北移动,范围更大,黄河流域以前有鳄鱼和大象,也有干旱光秃的时候。而不是什么狗P的内亚。

我就想说资助姨学的背后势力,你们在中共刚建国的时候怎么不出来反抗?你们在改革开放全球化赚大钱的时候怎么不出来发出声音?偏偏现在跳出来运作、传播

姨学对你们的支持者有什么利益承诺,如果到时候不兑现承诺,盲目支持姨学的人们,你们不是被人家给耍了吗?“自干姨”?

满洲人努尔哈赤、载涛的长相神态,典型八字眉,长脸、小咪咪眼特征。仅仅对比面相,无其他任何证据。

( 由 作者 4月10日 编辑 )
3
4月10日 643 次浏览
wyf1230180 90后男工人,反贼版理中客
发表文章: 关于品葱知乎姨学入关学的一点看法

我怀疑姨学与入关学应该有同一个幕后老板,这个人估计是共青团一位与知乎关系密切的满大爷,据我所知两学有一定相似之处,当知乎提出入关学时,品葱姨学家还说刘仲敬应该问山高县要专利费。而且刘仲敬的书还在八旗文化出版社出版,而且入关学提出时,不少知乎反满皇汉都被封了。而且刘仲敬与入关学亚圣曹丰泽都参加过共青团会议。而且姨学只在豆瓣和知乎火过,像凯迪社会民主派更多,却毫无影响力,入关学也只在知乎得势,像微博也有很多粉红,却对此十分茫然,而品葱也好称墙外版知乎。估计姨学主要目的是把民主派弄臭,而入关学要把民族主义者搞成义和团。 像https://pincong.rocks/question/30501 这次品葱人居然支持入关俄罗斯,说明品葱只是知乎派出特务的舞台而矣。

3
2020年9月15日 233 次浏览
我死后,如果后人能够给我以‘三七开’的估计,就很高兴、很满意了。 ——邓小平(中国,PR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