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复 - Provident
Provident 溫和台派 看見品蔥的姨粉太多 質量太差 就到了2047 支持台灣獨立 但不支持姨學的民科獨立分裂理論 討厭國民黨和共產黨 但寬容反共統派 不排斥統派
回复文章: [投票] 新疆少数民族受到迫害,中国的普通汉族人是否需要为此负责?

也可藉鑒一下立場新聞的這篇内容:誰才具有道歉的責任:轉型正義的轉型正義

2017/10/6 — 18:26 A A A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文:林肯智,台灣陽明大學心智哲學所碩士生】

代表道歉

一個國家的元首代表一個國家道歉,這是什麽意思?在民主體制底下,這個問題似乎只容許這樣的答案:這個國家的人民每一個都某種程度上參與了某項加害事件,基於它們有責任向受害者道歉,但出於實行上的困難,這個國家的人民只好授權這個國家的元首,由它代表這個國家的人民向受害者道歉。

1970年時任西德總理 Willy Brandt 在一群記者和官員的圍繞下,在華沙猶太抗爭紀念碑前擺上悼念的鮮花後毫無預警地下跪。從那天之後逐漸形成的主流意見是,這一下跪行為是代表西德籍人或甚至日後的德國籍人向 1943年反抗納粹而被遣送到Treblinka集中營殺害的受難者道歉。這種國家元首代表人民道歉似乎常被視為轉型正義的工程中重要甚至必要的環節,我們似乎都默認了被代表的人民確實具有道歉的責任。那麼回到Brandt下跪的例子,被他代表的西德籍或日後的德國籍人真的都有責任向那些受害者道歉嗎?

道歉責任的直覺

讓我們回到最原始的直覺。我如果受傷害,加害者最低限度應該要做的,就是向我道歉。那麼加害者家屬有沒有責任向我道歉?我認為答案很直接,沒有。理由也很簡單,因爲他就不是加害者。如果加害者家屬在遇到受害者時誠心承認加害者的行徑不合乎道德,並且從來沒有因爲受害者的受害而獲利的話,則他就沒有責任向受害者道歉。就算加害者已死、死之前也從來沒有向受害者道過歉,加害者家屬也不可能基於自己從不曾做過的事具有向受害者道歉的責任。

在這裏我們須留意的是,加害者家屬或許會有向受害者道歉的意願,但這仍不表示加害者家屬具有道歉的責任。道歉的意願與道歉的責任兩者在概念上可以區別。前者出現與否最終可以僅僅涉及個人的意圖;後者出現與否則還須要考慮到超越個人意圖以外的其它外在因素。讓我們初部接受這一項道歉原則:一個個體加害另一個個體是前者有責任向後者道歉的充分與必要條件。

在某種意義上,加害者家屬其實也是受害者。如果他正確認知到加害者的犯行的話,他自然要適當地修正對加害者的認識、認同、接受與保留程度。他已經不能夠像過去那樣接受加害者了。很難免地,在很長的時間內,其內心會須要經歷一番痛苦的掙紮、其行爲乃至整個生活方式會產生轉變。這種轉變大概主要來自於與加害者相處方式的轉變、對加害者的認識與判斷的調整,這包括調和新舊認識之間所產生的張力與衝突。而且在某些時候,例如面對受害者時,加害者家屬有必要明確表達出對加害事件的不贊同、承認其中不合乎道德之處。有必要的話,他甚至必須譴責加害者,譴責一個有可能是他一直深愛著的人。而這些對他來説,都是極度爲難乃至痛苦的。 在上述種種意義下,他是一個受害者。

如果連加害者的家屬都不具備道歉的責任,那就更不用說一個與整起加害事件毫無瓜葛的人。所謂毫無瓜葛是指此人不僅不是加害者的家屬、既沒有參與也沒有旁觀整個加害事件、甚至在整個加害事件的開始直到結束都毫不知情。在這樣的前提下,他們當然更不會具備道歉的責任。

道歉責任的錯覺

透過上述分析所界定出的有關道歉責任的討論框架,來檢視稍早的問題:被Willy Brandt代表的西德籍或日後的德國籍人都有責任向在Treblinka集中營被殺害的受難者、或向更一般的二戰受難者道歉嗎?答案呼之欲出。即便退一步,我們假設二戰時全德國籍人或者積極參與、或者消極默許當時的各種反人類罪行為,1945到1970年之間出現的德國籍人至多只能是這些加害者的家屬(假設這段期間沒有人移民德國的話)。根據前面的分析,他們都不具有道歉責任。所以到了1970年至少有部分的西德籍人是不具備道歉責任的。事實上這個假設當然不成立:親身經曆二戰的Brandt本人,就是一個當時反對納粹以至要流亡挪威的德國籍人。後來他又逃到瑞典,直到1946年才回到柏林。有類似際遇的德國籍人肯定不是只有它一個,就連他們自己,何來具有向在Treblinka集中營被殺害的受難者、或向更一般的二戰受難者道歉的責任?

這群人在1945年後所生下的孩子自然就是前面所提的,與整起加害事件毫無瓜葛的人。他們沒有責任道歉卻被代表向受害者道歉,這中間自然涉及了不正義的成分。本文關心的是那些被代表道歉卻沒有責任道歉的人當中,出現確實認知到自己具有道歉責任的人。基於前面提到的道歉原則,由於他們並沒有道歉的責任,這樣的認知就只能是一種錯誤的認知。

慎重歸屬道歉責任

但是,這樣的認知出現在西德籍或後來的德國籍人身上,對許多人來說好像是一件很可以接受、或甚至值得肯定並且可以拿來借鑒的事。要知道,道歉責任的歸屬必須極為慎重。問一個人是否應該要有道歉的責任,答案只能是"應該有"或"沒必要",而不能像是問一個人是否應該具有跳恰恰的能力那樣,答案是"都可以,無所謂應不應該"。所以,勉強撇開前面提議的道歉原則,如果我們要同意每個西德籍或後來的德國籍人都有責任道歉,那就等於是同意他們應該要有責任道歉,而不是"都可以,無所謂應不應該"。

歸屬道歉責任的雙重標准

繼續撇開前面的道歉原則。如果追問這群人,即同意他們應該要有責任道歉的人:那麼在1945年之後出世的非西德籍且非後來的德國籍人是否也應該具有道歉的責任?我相信他們大部分的答案是沒必要。若是如此,我們就必須進一步追問,這中間的差別是什麼?針對同樣一個事件(二戰),同樣是在1945年後出世的人,為什麼這些西德籍或後來的德國籍人,他們就應該具有道歉的責任,而非西德籍且非後來的德國籍人卻沒有道歉的責任?為什麼會出現這種落差、這種雙重標准?

這種雙重標准源自於對轉型正義的典型誤解。即認為有責任參與一個國家的轉型正義工程的人就只有該國家的人民。而且無論是否有參與相關的加害事件,罪惡感、歉疚、虧欠、悔悟、等任何類似的感受,都要不同程度的降臨到每一個當時和未來的人民身上。反之,如果不是該國的人民,則完全無須背負這些感受、也沒有責任參與該項轉型正義工程。這項轉型正義的工程對該非國民而言頂多作爲參考借鏡之用。這種誤解極度廣泛,其趨勢明顯只有越來越嚴重。我幾乎從來沒有看過有人問:為什麼一個個體的國籍會是它有沒有責任參與轉型正義工程須要被考量的因素?

轉型正義的轉型正義

將國籍作爲考量最終只會造成道德標準不一致的扭曲結果。於是,德國籍人背負沉重的罪惡感無不正當之處;與此同時,非德國籍人將二戰當作是它人的事也無須受到嚴正的批判。對於前者,是轉型正義轉過頭;對於後者,則是轉型正義轉不夠。這都源自於我們對轉型正義的理解出現偏差。看來我們不只須要轉型正義,我們還須要轉型正義的轉型正義。如何才算是在這兩個極端之間取得平衡,是在幾乎不可見的未來裏轉型正義工程勢必要面對的挑戰。

將國籍這項因素抽掉,則對於誰該參與哪一項轉型正義的工程就可以非常直接了當、首尾一貫。任何具有良知和理性的個體,都有責任參與每一項轉型正義的工程。這個想法要求我們要嚴密地參與與監督每一項轉型正義的工程,而不是將某些工程排除在外當作是其它群體的責任而非也是自己的,然後只有在必要時才將"別人"的工程不加反省地作參考借鏡之用。

另外,我們也因此可以毫無窒礙地恢復前面所提的道歉原則:一個個體加害另一個個體是前者有責任向後者道歉的充分與必要條件。依據這個原則,Brandt本人就沒有責任向受難者道歉。而且,它代表西德籍人或未來的德國籍人向二戰受難者道歉是不正當的(如果這項他下跪的解讀是他本意的話),因為被代表的個體當中肯定不是每個都有道歉的責任。再一次的,這是轉型正義做過頭的例證,並且須要轉型正義的轉型正義:未來,我們必須重新認識這項道歉行爲、指出其過當之處。

有人可能會反對說,其實當時西德政府對受害者的賠償還不足夠,西德籍人在Brandt下跪之際仍從二戰時期的加害行爲獲利,所以某個意義上其實西德籍人還在持續加害受害者、甚至在加害受害者家屬,所以它們一律都有道歉的責任。那更好。因爲緊接著這項反對要問的就是,西德政府怎麽處理這件事?當時有誰知道西德政府的賠款不足?有沒有人因此發動抗議?發動了什麽樣的抗議? 發動抗議的人如果從一開始就積極拒絕使用這項從二戰獲得的利益的話,仍舊還有道歉的責任嗎?等諸如此類的問題。引進這項反對的結果,只會迫使我們進入到更複雜更細致的究責問題上,這項反對的用意反而比較像是願意遵守該道歉原則、並且也不違背任何具有良知和理性的個體都有責任參與每一項轉型正義工程這一想法。與此同時,卻會加倍凸顯出用國籍去圈定誰有責任參與轉型正義誰有責任道歉這種做法的粗暴。

正義與轉型正義

上述關於道歉的討論其實都無須緊扣轉型正義的議題才能展開。國家元首是否應該道歉以及爲什麽道歉這類問題只是比較容易從這些議題裏浮現出來而已。對這些問題的理解與其可能的解答最終依賴的其實還是我們的正義觀或對正義的直覺。轉型正義議題的出現主要是因為我們碰上了法律問題:轉型前的政府人員從事迫害人民的行為是符合當時法律的,轉型後新政府究竟可不可以依據新的法律去制裁轉型前的政府人員?如果轉型前後所使用的法律沒變,那就是轉型前的政府人員過去雖然犯法卻沒有受到制裁,這時可能就會有法律追溯期的問題。所以為了依法討回受害者的公道,就再也不是尋常法律可以解決的,而必須事先更根本地檢視法律的基礎,這連帶地在檢視我們的正義觀,畢竟法律就是在落實我們的正義觀。轉型正義首先是法律的問題,但追根究低卻還是正義的問題。

既然最終是正義的問題,這也是為什麼任何具有良知和理性的個體都應該關心每一項轉型正義。正義的追求要求普遍性,任何具備良知與理性的個體先天具有追求正義的資格與傾向。一個個體是否具備良知與理性跟這個個體屬於什麼類別幾乎沒有關系。也就是說,追求正義跟這個個體的物種性別性傾向國籍種族民族國族,甚至與它是否是機器人通通都沒有關系。對正義的追求絕不是為了界定什麼是人,更加不可能是為了界定某種民族,這無疑是跟正義的內涵背道而馳。追求正義又同時堅持民族主義的,其思想始終是一片錯亂。

最後,本文連同題目幾次提及轉型正義的轉型正義,只不過是為了達到某種"視覺效果"、危言聳聽,而非真的要提倡"後設"的轉型正義。就像正義這個概念一樣,我們對轉型正義的認知只有透過不斷地實踐才會逐步趨近清晰與融貫。所以我們本來就在不斷地修正這項認知,而無須某種徹底的翻新。

source:https://www.thestandnews.com/international/%E8%AA%B0%E6%89%8D%E5%85%B7%E6%9C%89%E9%81%93%E6%AD%89%E7%9A%84%E8%B2%AC%E4%BB%BB-%E8%BD%89%E5%9E%8B%E6%AD%A3%E7%BE%A9%E7%9A%84%E8%BD%89%E5%9E%8B%E6%AD%A3%E7%BE%A9/

還有菜市場政治學:淺談轉型正義在台灣:實踐與反思

我們任何人都無權說「讓過去的事過去吧」,然後揮手間一切就真的過去了。我們的共同經驗恰好相反—過去的一切並未消失、沉寂。除非我們能徹底地解決一切,堅定地直視它的核心,否則它就會不斷回過頭來糾纏我們,甚至挾持;因為這正是它奇特的本質。-Desmond Tutu(屠圖,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南非大主教)

人類對抗權力的鬥爭,就是記憶與遺忘的鬥爭。-Milan Kundera(米蘭.昆德拉,作家)

每年在台灣到了二二八紀念日前夕,總是會有抗議、紀念的出現。然而,對大多數的台灣民眾而言,二二八事件所象徵的意義,及其背後所衍生的轉型正義問題其實是非常陌生的。為了讓讀者瞭解二二八事件及轉型正義對台灣的重要性:首先,本文將來談談轉型正義的概念;接著,概述國際上推動轉型正義的經驗與模式;然後,再將比較的視野拉回台灣,透過對台灣經驗的省思,試圖探尋台灣未來在處理轉型正義議題時的可能。

action171_2

圖片取自台灣民間真相與和解促進會。 一、什麼是轉型正義?

轉型正義(Transitional Justice)雖然最早可追溯至古希臘,但直到相當晚近才具體化了這樣的概念,最早由由法理學者Ruti G. Teitel在Transitional Justice(2000)一書中所提出。Teitel認為轉型正義所涵蓋的範圍相當廣,如刑事正義、歷史正義、補償正義、行政正義及憲法正義都可以作為轉型正義的主要內涵。

轉型正義是指一個國家在進行民主轉型後處理正義的工程,也就是:「政權變遷後,新政府處理前朝政府所留下的歷史問題的方式,目的可能是清算舊政府之不義,或是補償舊政府時其的政治受害者」(Elster 2004)。因此,轉型正義主要包含了三項任務:處置加害者、賠償受害者與歷史記憶的保存,其目的在於使受壓迫而分裂的社會得到和解,並確保過去侵犯人權的事件不再發生(黃長玲 2015)。

然而,轉型正義是個極為複雜的概念,其複雜性主要是由於各國民主轉型,有各自不同的過程與問題。Stacey(2004)將民主轉型的種類分為「輕易轉型」(easy transition)、以及「困難轉型」(hard transition)。前者是指下台的威權政權統治者失去權力,新政府可以將其以一般罪犯處理,此時處理轉型正義的問題較為簡單;後者則是指當下台者仍保有相當的權力,尤其是軍事力量,轉型正義的進行就會相當困難。基本上,台灣的現況較類似於後者。另一方面,轉型正義的問題也相當容易在新興民主國家淪為政治口號以及被認為是形成政治對立的原因,例如在台灣就時而見到反對的聲音認為轉型正義是仇恨動員與撕裂社會的論述。 二、三種看待轉型正義的不同視角

根據學者Rigby(2001)的看法,在面對前朝不義時大致上可分為「遺忘」、「和解」及「起訴與懲罰加害者」三種途徑。以下將分別探討幾種由Rigby所指出的轉型正義的機制,以釐清當前實踐轉型正義的論述光譜所呈現的樣態1。

(一)遺忘

所謂遺忘,是轉型政權沒有意願、或沒有能力起訴加害者的情況下,實質上、或是法理上免除加害者的罪行,尤其是透過特赦的方式。特別是在舊勢力主導民主化的情況下,主政者不可能會承認錯誤,並逃避必須被追究的責任,諸如台灣當前便陷入了此種模式的陰影中,但此種做法是對受害者的出賣。諸如西班牙在佛朗哥獨裁政權結束後,不論是社會輿論或反對勢力都低調採取選擇性遺忘的態度,可謂「有轉型而無正義」2。

(二)起訴及懲罰加害者

而懲罰加害者,顧名思義乃是針對加害者的個人罪行,以司法程序來加以處罰,包括軍事法庭、一般法庭、特別法庭或是國際法庭,以免出現民間採行私刑的方式來加以報復。或是透過司法、或是行政途徑,進行洗滌式查證,對於集體共犯採取褫奪公權的處分,甚至於將其以不當方式取得的財產加以充公。這是東歐共產國家在民主化以後,普遍採用的轉型正義模式,包括捷克、東德。此種作法雖然有助於受害者的彌補,但懲罰加害者卻可能造成破壞社會和諧、造成衝突遽增等後果。此種轉型正義的模式主要是報復性正義(retributive justice)的型態,藉由懲罰過往造成傷害的加害者,希望能夠對受害者所受的傷害有所平復-亦即面向過去所發生的不義,但卻可能忽略未來社會的和諧可能。

(三)和解

當然,和解作為轉型正義實踐機制中較為中庸的作法,其前提乃是必須建構於「真相」的取得之上。透過調查的方式,特別是由國人、國際人士組成的真相委員會,找出受害者、加害者以及共犯,同時,讓到底有哪些罪行發生、如何計畫、執行以及受害者及其家庭所承受的傷痛得以揭露。通常,如果政治人物發現起訴加害者是行不通的話,至少要對受害者有所交代社會,將揭露真相視為和解的起碼要求。當前被視為轉型正義典範的南非真相及調查委員會(Truth and Reconciliation Commission, TRC)所採取的便是以和解作為實踐轉型正義的方式。而此種方式可謂是一種「回復性正義」(restorative justice),藉由真相的取得來換取受害者的原諒,同時使社會在未來仍有和諧共存(co-existence)的可能性。

CKS

圖片:每年到了二二八前後,全台各地就會出現抗爭或紀念行動。圖為青年社團臺左維新於2015年的二二八對蔣介石銅像的噴漆抗議行動,他們發出聲明表示其目的是在喚起台灣人對於轉型正義議題的重視。圖片來源:臺左維新Facebook粉絲專頁。 三、轉型正義在台灣:民主化的未竟之業

而為什麼二二八紀念日時,就要談到轉型正義呢?二戰之後,國民黨在台灣所建立的黨國體制與威權統治對人權的長期侵害,主要是由系統性的國家暴力所組成。二二八正是國民黨政權在台灣威權統治的開端,同時二二八事件與之後的白色恐怖也是戰後台灣社會中所面臨的最主要兩大國家暴力事件,前者為軍事鎮壓與大規模屠殺,後者則包括了非法逮捕、拘禁與處決等(吳叡人 2008)。

1990年代台灣加入了第三波民主化的浪潮,展開民主轉型的進程。但由於台灣的民主化是由原本威權時代的統治政權所主導,屬於漸進式的改革,因此轉型過程大致平和。雖然和平的民主化過程令它國稱羨,但由於過程是國民黨政權為了可以保全自身或繼續執政而選擇接受了政治自由化與民主化的選項,但台灣社會所付出的代價就是後續的轉型正義推動屢遭挫折。因此,民主化後的台灣繼續由國民黨執政,由於舊有威權與保守勢力過大,導致李登輝無力處理轉型正義,因此只選擇賠償受害者,而忽略加害者的存在,結果出現大量的受害者,卻沒有任何一個加害者的情況;另一方面,李登輝決定保留國民黨黨產,讓黨產問題可以說是就地合法化,成為台灣民主選舉公平性的阻礙,也可以看見此時期的轉型正義的保守與妥協性格3。接著,陳水扁剛上任時面對國民黨仍居多數的國會,無力也無法積極處理轉型正義,反而在連任後貪瀆案爆發,失去政權正當性與社會支持時才開始推動,導致結果失敗、被汙名化。而後,國民黨又重新取得政權,於是可以看見馬英九在面對轉型正義時當然更是消極。

由此可知,轉型正義的推動與結果,很大一部份與該國民主化過程、方式,以及國內政治勢力的競逐有關(吳叡人 2015)。國民黨作為民主化前的長期統治政權,累積了許許多多的政治資源,包括龐大的黨產、在教育與傳媒系統的控制,以及對台灣人的規訓與收編等。所以,在民進黨作為反對黨出現及民主化的進程推動後,當要處理轉型正義問題時,便容易受阻於國民黨長期累積的政治資源,並且被視為只是政治鬥爭與口號,而經常難為社會大眾所重視,最終成為「台灣民主化的未竟之業」(吳乃德 2006)。

根據幾年前台灣推行兩公約的國際專家審查時,國際專家針對台灣的轉型正義問題提出以下的看法:「解嚴之前的壓迫與大規模的人權侵犯事件對中華民國(臺灣)社會留下巨大傷痕。政府為了撫平歷史傷口及賠償受害者而採取了某些措施,包括通過二二八事件處理及賠償條例以及興建二二八事件紀念碑。然而,轉型時期尚未結束,需要政府更多作為來促成中華民國(臺灣)社會的和解。賠償權應包括被害人在社會與心理層面的復原,也應同時賦予追求真相與正義的權利。」以及「專家建議政府應採取措施揭露白色恐怖年代大規模人權侵犯事件的完整真相。此外,為賠償正義之所需,政府亦應確認被害人所經歷的折磨與苦難。對此,政府應保證被害人與研究人員能夠有效取用相關的國家檔案。」4而這也是為什麼許多人都在二二八的這天要求真相、要求正義的原因。 四、台灣經驗的省思

然而,台灣社會又是如何看待轉型正義問題呢?去(2015)年的二二八紀念日時,當時的國民黨主席朱立倫受訪時說:「台灣要走向和平,不管過去曾經產生多少的歷史,都已經經過半個世紀,希望大家用和平紀念日的精神來面對228、一起面對未來。」而柯文哲同日在致詞時則說了:「我們改變的現在是下一代的未來。有真相,才有原諒。有原諒,才有和解。有和解,才有和平。不讓歷史的悲劇再發生在我們的子孫身上,這是我們這一代人的責任。政府有公義,社會才有和諧,國家才有將來。親愛的朋友們,紀念二二八是為了面對歷史、還原真相,讓台灣社會重新站起、繼續前進。」

台灣當前面對轉型正義的問題,不外乎是這兩種理解的方式:面向未來社會和諧的可能,以及面向過去的不義。基於這兩種理解所衍生出的轉型正義論述,前者幾乎是加害者國民黨的藉口:忘掉過去才能使未來的社會更加和諧,所以我們必須選擇性遺忘過往所發生的事情,而且國民黨也在執政期間對二二八受害者進行賠償與紀念,高達兩千多億的黨產也交付信託。這種「轉型正義」,一味的把「面向未來」當作首要之務,卻忘了「沒有真相,如何原諒?」。另一方面,面向過去的不義,在台灣卻因政治情勢被迫變成「半清算」及「半和解」的模式,前者如同民進黨所聲稱的要追討國民黨的黨產,後者則如台灣民間真相與和解促進會的提倡,認為要先知道真相,我們才能往下一步邁進。

228music

圖片:從2013年開始舉辦的「共生音樂節」,每年都會吸引社會各界民眾參與,已經成為台灣每年固定的青年紀念二二八音樂活動。圖片來源:共生音樂節Facebook粉絲專頁。

但也如同Teitel(2003)所言:「轉型正義的概念乃是試圖在理想的法治理念與政治現實中取得平衡。亦即轉型正義乃是為了自由民主的考量而經過妥協、非理想的正義型態。」然而,台灣要如何找出適用於台灣情境下的轉型正義實踐模式呢?在找尋答案的同時,我們也必須理解轉型正義的這兩張面孔-亦即主張面向未來社會的和諧而呼籲我們毋須過度在意轉型正義;或是面向過去的不義,要求轉型正義的落實-這兩種視角是如何轉換於台灣的社會中、又如何能在兩者中取得平衡與妥協,方能進一步思索台灣究竟如何能實踐轉型正義的答案。唯有身處台灣的公民能真正共同面對過去並思索未來,才有找到解答的可能。 五、結語

但是,當這些當年的受害者日漸凋零,文件、檔案也因未妥善保存而散失亡佚時,轉型正義的第一步,也就是真相的發掘不但會越來越困難,而且很有可能就這樣隨著時間的飛逝而逐漸而被掩埋。雖然,對於正義的追求永遠不嫌晚,但轉型正義的工程在執行面上卻可以說是在跟時間賽跑,這就是為什麼這幾年在台灣社會不斷在焦慮與擔憂轉型正義無法徹底獲得落實的原因之一。

台灣的轉型正義初步結果看似令人氣餒,且社會對此的態度又相當的不一致。幸好,近幾年台灣公民社會的轉變與成熟,使得越來越多人開始注意到轉型正義的重要性。雖然官方未積極支持或給予資源,但諸如民間真相與和解促進會於2015年出版了《記憶與遺忘的鬥爭:臺灣轉型正義階段報告》,或是青年紀念二二八「共生音樂節」活動的舉辦,以及學者呼籲公布二二八與白色恐怖相關官方檔案報告等,都可以看見民間社會在促成轉型正義推動上的努力。

轉型正義乍看之下好像僅是處理過去,但實際上卻是一個國家如何面對未來的關鍵。所以,當我們在處理了轉型正義的問題之後,也需要為社會共存打造一個全新的開始-就如同政治理論家漢娜.鄂蘭在《政治的承諾》(2010) 中所描述的寬恕,作為人與人之間最基本的關係-「是嘗試做到看似不可能的事情,解除已經造成的結果,並且在似乎不再可能開創新局的地方,成功地打造一個新的開始。」

source:https://whogovernstw.org/2016/03/18/linpu2/

回复文章: 如何评价山东再次加速进入社会主义?

@能井 #146812 王小能我知道,老豆瓣用戶了。豆瓣只要不是小組(瓜組、鵝組),粉紅都算是少數,但是小組粉紅的卻很多而且和微博、bilibili一樣極端(自由派的組都完蛋了,女權組和躺平組也紛紛被炸),像王小能這樣的意見領袖還存在,有不少人支持她。這已是奇跡了。

回复文章: 路透社:北京「下旨」要求香港地產商支持北京利益 解決房屋短缺問題 (引自立場新聞)

香港地產商估計也要被充公了,還有澳門的賭場也是,就如同雪崩或龍捲風一樣飛奔而來,捲走一切財產。這應該叫政治渦旋,political vortex,就是一紙公文或者政策都可以高於一切法律,像大漩渦(maelstrom)把各行各業捲入湮滅的無底洞。

回复文章: 港澳的民主派連淪爲政治花瓶的資格都沒有,建制派能嗎?

@公孙策2 #170193 @Wolfychan #170205 因爲香港人並沒有武器,西方國家也沒提供武器,頂多就是槍+部分爆炸物,但是獲取這些武器的難度也越來越大。而且,品蔥和連登討論了那麼多香港人出國發展建國生仔成立政府的帖子,就是希望香港人能夠建立流亡政府和海外軍團的事,覺得光靠道義同情還不行,要成立像樣組織美國人才會幫你,要有能力生成自發秩序(劉仲敬最愛說的),要武裝鬥爭,不過劉仲敬也在後面當冷氣軍師,連同爲本土派的品蔥用戶亞巴頓都覺得很煩。

回复文章: 中文维基百科到底发生了什么

@品葱 #157141 那些五毛更像恐怖分子,你得清楚這一點。

回复文章: [品葱問題鏡像] 昔日战狼得癌幡然醒悟,大量曾经她口中的恨国党捐款救助,如何评价?

@Provident #148781 而且你幫了這種人,這種人不一定會對你好,反而是拉黑你,擧報你,對你恩將仇報。當然我相信不是所有中國人是這樣,只有這種人能在微博存在,網路誇大了這種人的聲音。

回复文章: 关于墙外的禁言

牆外是遵守政治正確的,你可以反對共產黨/中國,可以批判中華威權文化,但是說中國人基因劣等,該被屠殺真的會被禁言封號和被其他的外國網友拋棄。

外國網友,無論是reddit,還是twitter,還是facebook上面的,他們大多數都是反對中共,但是又覺得中國人很可憐,把黨和國,還有人分得很開的人。當然也有分不開的,如r/china中有人說南京大屠殺只死了30萬人,其他用戶都在群起而攻之,他直接被封號禁言踢出sub。不過有的粉紅和tankie利用了這一點,譏諷反賊,說他們把中共和中國人分開,反政府不反人民是一個幌子。

還有就是我在reddit的一個sub,好像是社會民主主義這個sub,說了有些反賊對中國人很失望,有些逆民支黑覺得中國人有威權基因和崇尚強權,很愚昧,沒有民主公民意識,所以不配民主,和共產黨絕配,三位一體,沒一個無辜。結果大部分網友都在吐槽支黑逆民的這些觀點,說他們是不符合邏輯,愚蠢的,說中國人絕對適合民主,還舉了19世紀和奴隸制度的例子,說奴隸制度也有心甘情願支持奴隸主的人,也有公民意識不足的人,難道奴隸制度就該存在?納粹制度下的德國人用戶納粹得多,納粹就應該存在?說要抨擊制度和ccp,不要針對族群。說中國人也是沒有選擇或者被官媒和宣傳忽悠,沒有知情權和獨立思考的教育,所以反對“中國人不適合民主”的想法(這個不少支黑逆民真的信)。我發的帖子也被點踩,但是我真的覺得很冤枉啊,我發的帖子是轉載一些支黑逆民的觀點,又不是我的觀點,我只是覺得中國人的威權思維導致民主很困難,但是又不是不支持中國民主化/支持中國人不適合民主這些觀點啊。真的是......很孤單。

在外面,如果是中文社群或者論壇,你可以發批判中國人劣根性/中國人不適合民主/甚至屠支(主要是chonglangtv和cltv,品蔥這些論壇,2047當然不包括),但是英文社群你就得收斂點。就和粉紅罵黑鬼綠綠港獨廢青臺蛙鬼子猴子阿三一樣,這些新納粹種族主義話語在外國是被限制的。有的臺灣人也抱怨自己發426(死阿陸)被審查。

回复文章: 緊急:支聯會今晚將會刪除所有資料,可能包括六四相關

唉,雖然支聯會是中華主義者民主派,但他被打壓和取締,連網站都沒有了,就這樣被凌遲和灰飛煙滅了。真的糟糕啊。

我之前批評民主派(包括中港澳,尤其是傳統的民運人士),不是真的想讓他們死,我也不願意,但是現在民主陣營的情況真的很糟糕,很多香港人支持獨立/城邦,走上本土陣線,其實本土派提出的攬炒和加速陣線倒是很現實。

還有就是民主派,無論是香港抑或是澳門的民主派政黨/民間團體,他們都不會給自己退路,幾年前就該在海外發展組織或分會了,你看,法輪功、國際特赦組織、(這兩個組織在香港也有分會)還有本土派部分組織都在海外有分會或者流亡分會,藏人也有流亡政府,而這些民主派總是所有雞蛋都放一個籃子裏,絲毫不考慮在海外發展組織,到最後才和外國官員/議員/智庫/學者/民間團體和人權組織合作,還有蘋果日報,就香港和臺灣發展,就沒拓展自己的業務,立場新聞也是,結果哇,共產黨的國安法一殺到,這些組織就雙雙落網,遭遇滅頂之災,就像上述說的支聯會,他在國外就沒有任何分會,國外的溫支聯和多支聯就和支聯會一點關係都沒有,所以啊,這些人還是too young too simple,學學法輪功嗎。

還有就是香港的泛民組織比建制派還熱愛中國,大中華意識形態構建,保釣行動委員會的主力也是他們,而且民主派算左翼,很多都支持社會民主主義,進步主義,有的還是托派;個別有本土傾向,如新民主同盟和香港本土,還有民主自決派,如香港眾志和土地正義聯盟,他們算世界主義者和進步主義者,也立足香港本土,不過被本土派排擠到民主派中;本土派就很右翼,這一點不再贅述,建制派和資本主義勾結,算新自由主義者/國家資本主義,而且社會意識也很保守,信奉大中華排外保守文化,也算右翼。

回复文章: 港澳的民主派連淪爲政治花瓶的資格都沒有,建制派能嗎?

@公孙策2 #1702111. 那我不知道,不過香港人都喜歡使用連登、高登和facebook/instagram這些社交平臺,推特反而用的很少。不過建立兵團應該更傾向嘴炮吧,因爲它們並沒有那個能力。而且組建流亡政府和兵團的是連登,不是推特。

2.而且呢我不同意見好就收的想法。飯圈那麼愛阿中哥哥,結果現在中共就把它們當夜壺了,一把子拋棄。哪怕你在怎麼軟弱不支持獨立,中共照樣把你當眼中釘,一窩端。

3.臺灣的不知道,但是變態辣椒和余傑估計也只是說說。余傑這個獨派先不急着評論,先評論一下變態辣椒這個人,他有點投機主義,他的政治立場維基百科上是這麼說的:

“Wang describes himself as an anti-communist, anti-socialist and pro-democratic activist. A staunch supporter of separatism in Hong Kong, Taiwan, Tibet and Xinjiang, Wang regards China's hegemony detrimental to democracy and freedom. Likewise, he often criticizes the pro-democracy camp in Hong Kong that does not actively seek independence, as well as the Kuomintang in Taiwan that advocates for reunification with China. Wang supported Donald Trump's platform, claiming that that he supports American right-wing conservatism and criticized the Democratic Party, Black Lives Matter and the moderate left.

Unlike many pro-democratic activists from China, he opposed the policy adopted by the U.S. government to differentiate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and the Chinese people, on the ground that the Chinese culture, rather than communism, is the bedrock for collectivism and dictatorship.[14] Wang supported the demonstrators in Hong Kong during the 2019 protests.

As of late 2020, Wang has not yet renounced his Chinese citizenship, meaning he would be subject to prosecution should he return to China, under the Anti-Secession Law and Hong Kong National Security Law. ”

翻譯成中文是:王立銘(變態辣椒)自稱是反共主義者,反社會主義者和民主人士。堅定支持臺港藏疆獨立(分裂主義者,這個我也支持),他認爲中國的霸權主義是破壞民主自由的罪魁禍首。他經常批評香港的民主派(泛民陣營),質問他們爲何不支持香港獨立,亦嚴惡國民黨這個統派政黨。他支持川普,稱支持右翼保守主義,批評和反對blm,民主黨和溫和左翼。(我有點左翼,而且覺得反對大中華思想可以走向白左進步主義者的道路啊,爲何要反對左派,中華文化和思想本來就是保守功利傳統,西方的右翼思想也在乎傳統和家庭,和中華思想有不小的相似之處)

和中國的絕大多數民運人士不同,他反對美國政府將中國人和中共分開的政策。他反對和否定中華文化,說中華文化和中國人,是獨裁的製造者,是集體主義的製造者,覺得中國、中共、中國人三位一體(和大多數支黑姨粉一樣),他支持香港示威。

2020年末,他還沒有完全取消prc公民身份,如果回國,因爲港版國安法和反分裂法,必將成爲被迫害和拘留的對象。

也就是說,他很討厭支持民主自由的統派人士和香港的民主派人士,他覺得香港要獨立建國才行啊,這個是唯一出路,他和品蔥獨派覺得香港的左膠和大中華主義民主派太多,而且還和理非,和cpc一樣妨礙了香港流亡政府、武裝軍團和獨立建國。不少獨派就認爲民主中國不利於獨立和解體,反而不利於民主。他也討厭國民黨和西方左派。

還有就是他還是滬獨的支持者和上海民族黨(名字估計源於香港民族黨)的創建者,至於有無義務組建香港人組建兵團分裂中國,不知道,其實我覺得也沒多大的義務,他就是自由亞洲電臺的顧客和畫師而已,他並沒有多少資金去支持香港獨立,這個應該讓臺灣獨派來解決,他們的人力、物力和財力還是充足的,西方對臺灣的資助是最多的,歐洲,美國,澳洲,日本,加拿大都提供了武器,疫苗和其他物資的支持。

( 由 作者 于 9月18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現在中國毛粉之所以這麼多,是因爲有不少網站在爲毛辯護,他們直接把反對者對他的質疑打成謠言

@addjapan #170044 港澳民主派組織和政黨被取締和打壓,議員被取消資格(disqualified),賭場被端掉,飯圈被整頓,娛樂行業、財經自媒體、教培和房地產行業,一紙空文,官媒定性,就像魔咒一樣,皆灰飛煙滅,股市如同墜入海底深淵一樣狂跌,真的讓人不寒而慄,這個國家正在崩壞。在中國學商法、金融、財務管理的人估計要哭哭,中國已經成了計劃經濟國家,向地獄處邁去。

回复文章: 毛粉/粉紅/屠支派/港臺本土派的崛起,證明了民主派的全面失敗和話語權的喪失

@迫真共和国 #156753 你說的年輕人有支性我明白。他們應該算是中國最粉紅的羣體了(其次是老人)。實際上原因很容易就想到:共產黨的宣傳機器,他們沒經歷文革和饑荒等毛澤東一人製造的災難,加上自由派雜誌和媒體(如炎黃春秋)被審查,死記硬背的填鴨式教育,無知情權,他們自然容易被洗腦和控制。

至於有反叛精神,抱歉,恕不相信。很多年輕人都是喜歡穿古裝和喜歡傳統文化的,而且也內卷和被考試機器和填鴨教育弄得類似行屍走肉,所以呢反叛精神,獨立思考能力和批判能力是沒有的,很多應該是追捧威權主義的。用v怪客形容他們是侮辱v怪客了。

至於覺得“覺醒”和”反抗“的,估計就是我上述說的毛粉。他們覺得民主派講的太老套了,過時了。而且中國擅長把舊的東西包裝成新的,如人工智能、共享單車、移動支付等等,其實外國人早就發明了這些技術——有的是上世紀發明出來的,而粉紅對此一無所知,中國政府一忽悠,他們就信了唄。除非有父母或者老師指點迷津,否則很難醒來。加上教培行業的打壓,境外教材在中小學的全面禁止,習思想手冊的發行,戰狼自媒體的猖獗,缺乏獨立思考能力,否則很難醒來。

回复文章: 对从品葱跑到2047的一些感想

@observerEDGE #149341 @沙漠風滾草 #149336 作爲一個溫和綠營,我對支黑(主要是批判/討厭中華文化和大一統的,討厭中國人但不支持排華、屠支和核平的)也是理解但不完全支持。有時我對中國人也很失望,有時發牢騷,憤怒,不滿可以理解,看到微博上極端粉紅的言論,我有時也想變成支黑,哀其不幸,怒其不爭,覺得中國人的奴性和思想鋼印太嚴重了,又太右翼了,所以作爲左翼的我就對中國很不滿(有的左翼也算支黑)。但是呢,我之後又變成了一個不怎麽支黑,但是很緩則(就是類似於香港的本土派,但不極端)的人。原因是什麽:可以見這個鏈接 https://2047.name/t/13495

回复文章: 如何看待山东大学?

這個網站已經見過不止一次說山東的事情了。當然山東人思維的卻威權、保守、熱愛官本位文化和個人崇拜,但是第六條我有點懷疑你是編造的。爲了黑而黑。

“6.山大的反贼:我接触过山大的几个反贼,人数大概10个左右,他们的有的出身官僚家庭,有的出身平民,这几个人品行非常差,属于那种表里不一、人面兽心、两面三刀的人,我记得其中有两个女生喜欢自虐。我总结他们的思想主张:支持欧美国家的民主制度,主张人权、自由、平等、法治等等,主张政府应该依法办事,法官应该依照法律和良心办案,但是反对司法独立,法院应该控制在政府官员的手里。强调律师的作用,工会应当保护劳动者的权益,主张同性恋合法化,主张废除死刑。信仰社会达尔文主义,主张优胜劣汰,认为上述的主张只有强者才配拥有,弱者不仅没有资格享有上述权利反而应该被这个社会清理掉,弱者不配活着,弱者从一出生就应该被杀死。崇拜希特勒,赞同希特勒的思想和纳粹主义。”

一些反賊,怎可能即支持民主自由人權平等法治,支持廢死和同性戀合法化又支持工會保障弱勢羣體和工人的權益,與此同時,反對司法獨立和支持希特勒無情淘汰弱者和清理無權着呢?在希特勒看來,工會,民主,自由和同性戀是不配存在在這個世界上的,他都廢除和取締了一些工會(正如cpc取締了一些工會一樣),他還極力反對同性戀,禁止同性戀。這不是縫合怪嗎?反正我沒遇到這樣的反賊,一邊支持民主自由同性戀工會一邊支持希特拉,而且之所以廢死是因爲死刑是針對窮人和沒錢請律師的人,而且的卻又錯判誤判的可能,有權有勢的人可以擺平和緩解刑罰,沒錢的人被無限只好倒霉,所以我也支持廢除死刑。不過我覺得是你在捏造。

回复文章: 品蔥變了嗎?

雖然我算綠營(溫和派,不支持屠支),但是呢品蔥對民進黨的袒護的確實劍走偏鋒。之前有一些討論,就是香港抗議者在台灣被台灣政府拒絕和冷落,品從還是一如既往地袒護民進黨,覺得港人無資格批評台灣政府,而且他們認爲香港抗議者和民主派有可能是中國間諜(未證實就扣帽子),真的是有點魔怔。我覺得民進黨可以被批評,雖然不像共產黨和國民黨污衊的那樣,但是質疑和批評的卻是必須的,因爲他們本來也有問題,今年在抗疫上我對民進黨有點失望。

回复文章: 【疯狂宇宙报】河南水灾特辑:指责“外媒造谣”和呼吁“勿私自接受外媒采访”

看到這個,我又覺得中國人可惡,醒不起來,沒有一個是無辜的。。。。。。

。。。。。。

等等,你要知道河南之前有很多質疑當局,對當局不滿的,不信官媒的人,但之後外媒記者來了,爲什麽要圍堵他們?也有可能不是真心的討厭,一版人也不能辨別出他是bbc/dw記者。但是怎麽是認出他們的?

我覺得,主要是這些原因或者可能。

你要知道,在中國或者類似中國這樣的極權國家,很多人沒有發言權、采訪權,表決權,很多人無法發聲/表達異議/調查實況,農村的人斷水斷電,無法連接網絡,沒有發聲和求救的機會,一旦被淹死也無人問津;城市的人(不是年輕人)很多都是996、007,奔波忙碌,無精力關注國外怎麽反華,辱華,關注這些一般就是沒事幹,有時間上網敲著鍵盤,坐在地下室喝著礦泉水(諷刺),嘲諷美國日本等國,未諳世事,容易被自媒體和虛假消息煽動愛國的年輕人。

這樣的極端粉紅聲音是放大的了;因爲異見者和其他正常人不能在網上發聲,被禁言封號,一般人也沒時間在網上發言,所以只有粉紅/五毛水軍發言,溫和民族主義者(姨學常説的溫和中國人)都不敢發言,被當成八千漢奸舉報封號退博,加上營銷號和自媒體,還有自媒體化的官媒,采用極具迷惑性、煽動性的言論操控年輕人的思維,才會成功的,才會網上遍地粉紅。

在極權國家的災區或者講臺,沒有人敢發出不一樣的聲音,沒有人乾在當地調查,調查記者和求救者都噤聲了,只有政府及其它的演員敢在當地張牙舞爪,爲所欲爲,軍隊都戒嚴了的,就和武漢肺炎發生時也有演員站在武漢視察的官員面前,歌功頌德,對强權磕頭,就像你去北韓一樣,不是到處有演員說自己的生活很幸福嗎,很快樂,外人無權干涉。就像希奧塞古(齊奧塞斯庫)和薩達姆一樣臨死之前還有一大堆人爲他唱贊歌,結果呢?最後雙雙被斃掉,所以呢我覺得圍堵記者的不一定代表當地人的民意,有可能圍堵他們也有可能身不由己。當然我相信中國有不少人有奴性,但是在幾千年專制的浸泡下,誰沒有奴性?只有自由公開討論的環境,官員經常被質疑,公民社會存在的地方,奴性和威權主義才會被遏制住。

回复文章: 如何看待回形針在粉紅攻擊下停更?

粉紅爲何反智,源於中國數十年如一日的洗腦教育,不培養獨立思考能力和批判性能力,喜歡盲從和膜拜威權,還有就是傳統文化中含有威權的元素(不少支黑也經常提到),還有就是無孔不入的宣傳,人們無知情權,不是粉紅的人怕被抓,不敢説話,成爲沉默的大多數/數量多但算少數。

回复文章: 刚才看到一种观点:我粉红是因为专制比自由民主能更好地发展经济

新加坡模式除外,俄羅斯經濟可是一蹶不振的,古巴、委內瑞拉也是。

回复文章: 关于民运 v 诸夏的一些见解

@消极 #153947 城邦自治和港獨還是有區別的。前者被稱爲修憲派(不是習包子的修憲),是香港的政治派系之一,廣義上支持「永續基本法,保一國兩制」,並支持推動香港憲政民主發展及實現保障港人自由和人權之普選制度的政治人物與組織。

他們支持保留中華傳統文化,而且還支持制定一個憲法來保護香港的自治自決,能夠在2047年大限后能夠繼續維持自治,還有永續基本法,讓這個法律不能在2047年後改變。但是港獨派就不只是支持自治自決了,還要支持香港獨立建國,一邊一國,將香港從整個中國大陸分裂出去,還支持保衛粵語,反對中國大一統殖民集權文化。修憲派/城邦派不光和民主派決裂了,而且也和民主自決派(後面和民主派合流)決裂,當然也被本土派和港獨派抛棄,他們兩派鬧翻過。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4%BF%AE%E6%86%B2%E6%B4%BE#%E8%88%87%E6%99%AE%E7%BE%85%E6%94%BF%E6%B2%BB%E5%AD%B8%E8%8B%91%E5%8F%8A%E6%9C%AC%E5%9C%9F%E6%B4%BE%E6%B1%BA%E8%A3%82

回复文章: [投票] 新疆少数民族受到迫害,中国的普通汉族人是否需要为此负责?

我作爲一個溫和的獨派人士覺得漢人需要付一定的責任吧 雖然集中營是老共提出的并把很多無辜的維吾兒/哈薩克族關進去 而且强迫勞動 强迫墮胎的卻存在(有中國官方文件) 而且2047的好友也承認 雖然中共高官負主要罪責 漢人也應該追求轉型正義 譬如揭露中國高管在新疆犯下的罪行和暴行 譬如接受國外高質量媒體 警惕中國大外宣 反對西方極右翼和極左翼(極左翼可能會爲xj辯護並批評西方對維吾爾的報道是極右翼和ned的陰謀,極右翼會仇穆仇黑 很多皇漢除了從中華大一統文化汲取糟粕以外 西方極右翼反穆仇穆的謊言可能也會被皇漢利用) 還有就是遠離中華大一統文化(當然不是接受劉仲敬那一套 那一套就是地攤民科 也和核平美日的小粉紅/趙勝燁一樣反人性) 我覺得漢人需要反思 不光是xj問題 還有就是文革 饑荒 六四問題 都需要擺脫民粹主義和威權主義 現在民族主義實在是太可怕了 特別是慶祝印度死人 為文革翻盤的也越來越多 有時覺得支黑也是被逼出來的 雖然中共為罪魁禍首 但是漢人還是有一定的道義責任吧

推特上的 Denisewu 滕彪 徐秀中 還有星哥都要求漢人追責 他們很多也是左翼 不會對准全體漢人 但是很多漢人支持再教育營 把他們儅恐怖分子的 包括部分反共的 的卻是幫凶吧 不一定就是罪過 但是反思的責任還是要有 不過我覺得補償和修改教科書的責任在當局和政府手裏

回复文章: [品葱問題鏡像] 昔日战狼得癌幡然醒悟,大量曾经她口中的恨国党捐款救助,如何评价?

雖然我不喜歡支黑,但是呢這個人以前口出狂言,出言不遜,滿嘴罵“臺巴子,公知,外國的走狗”,中國的醫院明顯是市場化的,藥價高,進口藥不進行財政報銷,而國内的藥質量太低,太差了,要麽是低質量的仿製藥要麽是藥效是玄學的中藥,以及手術價格高,醫保形同虛設,先付費後看病,所以見過中國醫療的人都會抱怨,不會盲目信任。而這個人就把國外的醫院貶的一文不值,還揚言舉報方方的支持者,反正是個瘋子。雖然我也瞭解這些極端粉紅是在制度和教育之下的產物,他們也不一定是天生粉紅,但是,倘若這類粉紅少一點的話,有言論自由的話,自由派可以暢所欲言的話,極端的支黑和屠支派就沒有市場。

回复文章: 李文亮,白死

在冲囯現在這種瘋狂的德行之下,肯定技術官僚,就是懂技術能力較强知書達理的人下不了臺啊,只有對獨裁者有意識形態上和血緣關係上的忠誠才會被當選。要不然爲何有“傳承紅色基因”此説。

回复文章: 不要相信中国统计数字,更不要忘记武汉的苦难

連美聯社和紐約時報都說中國在掩蓋 中國還在那兒撒潑 散步陰謀論和謠言 說德特里克堡病毒 軍人帶病毒 等等 來掩飾太平 真的是卑劣至極 外交部還駁斥美聯社的報導 真的唬爛

回复文章: 品蔥用戶對編程隨想被捕消息的質疑

@爱狗却养猫 #143705 編程隨想在某些方面,和惡俗一樣或者相似。比如編程有太子黨網路,而惡俗和滯納,還有紅岸基金會也有那個維尼的被泄露的關鍵信息。

回复文章: 一個評價新毛左興起的文章 —— 幻夢回魂:中國青年毛派的崛起

@addjapan #170046 有的人走向毛左,有的人走向支黑/姨粉,支黑裏的屠支派也對中國民主自由很絕望,覺得中國人基因低劣就民主不了,然後也支持毛澤東屠殺幾千萬中國人,衝浪tv的神友就是(不過是出於加速主義的立場?)

回复文章: 墙国蛙蛤蛤:编程随想疑似被抓

@爱狗却养猫 #143538 不過這個sapphire最後的卻説的沒錯,的卻要加强安全防範,排除安全漏洞,大陸的網友要小心點。如果每個異見者能夠保護自己的身份或者有足夠的能力出國,而不是在墻内儅屠支大佐或者川粉的話,如果大家都學一些哲學,數學,金融學,政治學的知識,在擺脫中國宣傳的基礎上再一次提高自己思辨力,批判能力,獨立思考能力,能夠發佈深度有價值的政治内容,建政的也要有水平,分析也要有理有據,也許反賊就能建立一個團結并且可靠的力量,不會被中國滲透/抓誰是大外宣、飛碟,就會真正的有自組織,對土共的威脅更大。建政閑聊的確沒多大用処。 不過這個人也是川粉,罵白左,而且也很支黑,也是服了。。。。。。希望他能夠成爲一個理智的保守主義吧,盡量避免挂川普的頭像。希望他也能夠理性地認識和瞭解美國的自由派和保守派,瞭解左派的訴求和真正的共產主義不同,瞭解西方的政黨政治,就不會成爲傳粉了。。。。。。轉發徐思遠和曹長清的内容也是沒誰了。當然耐心讀政治相關的書和學寫代碼的卻有用。不過術業有專攻嘛。如果反賊擅長法學就多瞭解法學和政治學,哲學的内容;擅長編程的就學it,代碼,網路安全,梯子開發。擅長嘲諷粉紅的就用高明的話術和高潮的諷刺漫畫嘲諷粉紅。擅長金融學的就研究中國各經濟政策,最好學到the economist的水平。戰略分析,地緣政治分析,外交分析盡量向aspi,jamestown foundation,brookings,csis靠攏。

( 由 作者 于 6月15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毛粉/粉紅/屠支派/港臺本土派的崛起,證明了民主派的全面失敗和話語權的喪失

@庆丰话 #156792 我在這篇文章說的“民主派”是傳統的民主派,是支持反共救國和愛國民主和改良派這一類政治光譜的政治派系。獨派當然也支持民主——不過他們覺得他們沒義務促進中國大陸的民主,不支持建立民主中國,覺得先港獨和臺獨,或者是建立聯邦制了才有可能民主。他們也擯棄傳統民主派的大中華意識,就是“先救中國才能有民主,中華文化是美好的,只是中共破壞了和毀滅的中華文化”的這種意識形態。

瓊獨我覺得很難。海南海峽比臺灣海峽更加狹窄、水深也更淺,而且很多是東北人——基本上沒有獨立的意識/基礎,和西藏新疆香港臺灣有很大的甚至是本質上的區別。

回复文章: 毛粉/粉紅/屠支派/港臺本土派的崛起,證明了民主派的全面失敗和話語權的喪失

@庆丰话 #156792 如果是溫和綠營的話,他們也是支持大陸民運的,覺得先有民主再談統獨問題,他們維護臺灣的民主(不過藍營不這麼認爲),並支持推進中國大陸的民主。這從民進黨等淺綠和王丹這樣的民運人士關係很好,以及李明哲那個被拘留於中國的民主人士就可一目了然——李明哲本身也是民進黨的成員,支持太陽花運動,但是他也支持中國大陸的民主自由,在中國大陸推廣民主思想、試圖啓蒙中國絕大多數人,但是他這個敏感身份的人居然在qq上普及民主,也真是太危險了,編程隨想用tor都神祕失蹤了,還不如說用qq,用qq談論民主自由人權就是玩火。

極端綠營就不同了,他們覺得沒義務促進中國大陸的民主,臺灣民主就行了,爲何關注中國怎麼樣?有的甚至認爲中國大陸的民主是對臺灣身份認同和主權獨立的威脅。

回答问题: 被品葱红迪和推特上的支黑姨粉吓到

其實我經常在社交媒體上看到很多粉紅跪舔強權和中國不少人的麻木不仁 冷漠就想變成支黑 在這種民主無門 倒茶越來越快的情況下很容易成為支黑派 就如同上面說的恨鐵不成鋼 只是看了品蔥的一些比較極端的支黑 雖然沒被嚇到 但是看有些姨粉的意淫還是覺得真的可笑和荒誕吧 豆瓣姨粉也多 以前算姨粉的大本營 其實他們和粉紅一樣無獨立思考能力 都是喜歡追捧權威 人云亦云的東西

回复文章: killreddragon末作

“我不清楚你是怎么想的,也许你觉得川普输了拜登赢了,品葱就要从支黑路线转换到温和派支那人路线??这有啥意义么??整个海外反贼圈难道不是反而在加速往支黑方向走么??就最近学生维权这事,从蛙蛤蛤八囧白豆沙等等支黑乐子人到公民老黑五岳散人等民运公知,难道不是反而铁拳现世报的声音压倒性的多??感情你觉得这些都是大外宣??你没发现品葱现在人气还不是chonglangtv么?还是说你是想拿着品葱去找ngo拉点捐助??”

也就是説斬紅龍這個人也意識到西方的ngo反對屠支和支黑?也就是西方的人權團體和環保團體等ngo都反對這種粉紅式,反普世價值,人權價值的價值觀了?終於意識到了?如果西方ngo看到品葱這樣子也會減少支持。

哇哈哈也沒有像品蔥的支黑支持屠殺支那人這些話的,雖然它支持鐵拳學生,但是呢也不像krd這樣的屠支派那麽極端。他的視頻很多的確實嘲諷粉紅和維尼的,但是呢也沒説中國絕大多數人是粉紅,應該多屠屠之類的。他也沒支持屠支,算不算支黑尚且蒙在鼓裏;至於白豆沙,他的卻有點支黑,但是對於krd,覺得中國絕大多數人都無藥可救,該被核平,多屠屠的人也是難以望項其背的。至於這個人提到的後面兩個公知,雖然對這些人是幸災樂禍,但是他們也希望這些人醒過來,而不是認爲所有中國人都是粉紅,該被屠殺。

( 由 作者 于 6月20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关于民运 v 诸夏的一些见解

@thphd #153932 明白,你的意思應該是中國人大多都是墻頭草,沒有獨立思想,中共宣傳什麽他們就信什麽,獨派和民主派宣傳什麽他們就改變自己的立場。我知道。所以更應該支持本土派和獨派了。

獨派就是認爲中國大陸人反正要追隨共產黨,反正都是墻頭草。反正都跪舔强權,香港人、台灣人和境外勢力又沒有能力從中共媒體搶奪自己的話語權--那爲何要關注中國大陸的民主?爲何要啓蒙中國人呢?爲何要支持和建設民主中國?那更沒有這種理由了。連香港的民主都保不了還建設中國的民主,可笑吧。所以他們認爲沒義務來拯救大陸人和中國的民主自由,那個是中國人的責任,不是香港人的。

回复文章: 如何评价山东再次加速进入社会主义?

其實有關公務員的問題,我來回答一下。公務員的福利雖然有所降低,但是相對996,007,沒有退休金和勞動保障的養老保障,工人維權困難,私企接連倒閉的國家資本主義國家内,只有儅公務員,老師(都有所減少)才有福利可得。如果是基層公務員,工資一樣地低,而且也很累,只不過相對體制外的要好一些。這種公務員一般是靠自己的努力考上的,所以粉紅爲何嘲笑批評特權的人,拿基層公務員也通過自己的努力(無非是做題傢似的考試)。但是呢,基層公務員如果沒特權和裙帶關係的話,大體是沒有上升空間的。有特權,吃免費午餐還倒補貼的的一般是高級官員和公務員,有實權的領導,如果是趙家人直接吃世界上最好吃的,最優質的產品,直接就是特供和幹部通道,以他人的名義來轉移資產,根本就不會哪幾塊錢來吃午飯和晚飯。現在由於囯進民退和外國制裁,地方政府又形式主義(當然中央政府更甚),大搞基建來撈油水,舉債上千億,財政虧空甚至瀕臨破產邊緣(當然不可能真正破產,就像國有銀行一樣),所以就大量削減財政開支,公務員喊窮的情況很多(當然很多是基層,沒多大的特權,但是的卻可以吃低價食堂)

回复文章: 【疯狂宇宙报】河南水灾特辑:指责“外媒造谣”和呼吁“勿私自接受外媒采访”

@暂时保密 #149851

1.我周圍的認清體制,對體制極其不滿的人是挺多的。也許是一種幸運。我父母首先就對大饑荒、文革、六四有清醒的認識,都把大饑荒和文革歸咎於毛澤東的罪惡政策,如人民公社,造反派批鬥其他人,還有上山下鄉,她還記得有一個人去幹苦活,掏糞結果被淹死。周圍的親人有粉紅,當然也有清醒認識體制,對體制厭惡的人,還有司機也討厭這個體制和一刀切的政策。學校嵗靜和政治冷感居多,偶爾可以見到幾個粉紅,但很少,而且很多也不是特別極端,喊打喊殺的,除了一個留學生。

2.我認識的反賊中有的認爲周圍的人群中粉紅多,有的認爲政治冷感多,有的人我周圍反賊和自由派多。這個不好説,并不是絕對和一成不變的,有的人的爸媽是粉紅/嵗靜,而爺爺一輩的人是反賊/自由派;有的人周圍的人溫和派可能會變成溫和粉紅,當然也可能會變成逆體制的自由派。

3.中國人獲取信息的確沒北韓那麽厲害,但是呢現在翻墻的渠道和難度明顯大大增加,我都折騰了3天才下載了得心應手的翻墻軟件。如果你不提前在外網瞭解翻墻軟件的話,你根本也翻不了墻,何況是很多翻墻軟件是受中共控制的。何況是河南這個災區,軍隊戒嚴,農村斷電斷水斷網,和北韓已經差不多了。北韓也有局域網,翻墻當然困難,但是在河南這個聯網都不一定有,消息控制很嚴密,隧道戒嚴,人們沒有知情權和調查權,和北韓有什麽區別?

4.至於什麽視頻能讓人們覺醒也是無稽之談。我也不是靠視頻,靠海外自媒體的介紹才醒過來的,我是靠以前自由派公知寫的書和博客還有父母的反賊傾向,還有編程隨想等人才醒來的。視頻怎麽說,雖然也是一個覺醒工具,但是呢視頻正如編程隨想所説的,能引發的思考更少--是被動的過程。内容很淺薄,甚至是假消息和陰謀論的散步之地。墻内視頻掐頭去尾的很多,斷章取義,移花接木的也很多,墻外的也不少。而且墻外的視頻也不是清一色反共/反華(這兒説的是中華文化),中共大外宣很多的,cgtn都在上面發佈視頻呢。怎麽説呢,論視頻的話,我覺得海外智庫、經濟學人對華的分析還是句句在理的,最好還是看文字、深度調查和采訪文章,還是看能夠傳播自由思想(或明顯傳播或暗中傳播),能夠啓迪,啓發他思考的文章,譬如端傳媒,三聯雜志,財新和財經,澎湃(裏面深度文章也不少),歪腦,全現在,supchina,以前的好奇心日報(可以看以前的報導),如果有炎黃春秋的可以看一下,這些除了極端粉紅/毛粉以外(這兩群的卻沒用)對其他人的警醒作用,還有啓迪作用還是有的。

不妨你看一下編程隨想:https://program-think.blogspot.com/2017/08/Some-Reasons-to-Watch-Less-Videos.html

5.正常人呢,只要不是極端粉紅/屠支派我都覺得比較正常,至少不魔怔,瘋狂。因爲都有醒來的可能。而且呢,我覺得我寫的并不是海外民運的陳詞濫調。海外民運是這樣一個想法,覺得中國人絕大多數是覺醒的,對政府不滿的很多,但是呢,其實反賊作爲一個群體,在社交媒體上也被嚴重放大。周圍的人是反賊/支黑的的卻是極少數/少數,但是極端的鐵桿粉紅也不是多數,網上誇大了這些人的聲音,而且他們的聲音更加響亮、突出,其他人都沒法發聲,只有極端粉紅才能發聲,而且還有很多水軍、網軍(職業+志願足有幾千萬),他們的聲音最響,但是現實社會中和他們一樣的人真的很少,除了不諳世事的年輕人外。

還有上面人發的chonglang上面的帖子,上面的人是支黑發的,該不是你口中的海外民運/民小吧?他們也認爲一般中國人(支那人)不可能在外媒記者拍十幾分鐘的素材,騷擾起來是一套一套的,連珠炮一樣復讀。很顯然,這個是有預謀行動的,不一定是自發的,雖然帖子上説的便衣也不一定準確。“而这些粉蛆中又有多少是只会在网上口嗨,现实中依然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经典支人”。很多就是網上口還罷了,現實可是唯唯諾諾的。 還有這個“旁边那几个一句话不说一脸茫然的才是普通支那人”一般人也就是一臉茫然/不在乎/漠不關心罷了吧。

回复文章: 現在的品蔥為日本的戰爭罪行辯護

品蔥的辯護貼:https://pincong.rocks/question/37941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28533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item_id-381822

這些人就說什麼韓國也有軍隊性侵 哪兒都有 和沖國外交部否認強迫勞動 說美國以前也有有什麼區別 別人有 你就沒有嗎

回复文章: 現在的品蔥為日本的戰爭罪行辯護

@消极 #135997 主要是牆內的內容和深度新聞很少 要麼是震驚體 還有網路審查 知乎這個以前質量很高的問答網站就因為川粉潮再加上民科娛樂化 再加上網路審查和共青團入住 就變成這個樣子 而那時(2019.6-2019.9)品蔥的討論是真的理性 而且我也沒要求論壇就要比bbs質量高 但是品蔥自己標榜以前的舊品蔥和舊知乎(牆外知乎) 希望能達到舊品蔥的質量(有人說的) 結果之後就有點立場先行了 這對對抗中共的宣傳更不利

回复文章: 关于民运 v 诸夏的一些见解

其實就是汎民主派和汎分裂派之間的爭取民主自由的路綫鬥爭。民主派(無論是(中國和香港,還是海外民運)覺得支持民主大於支持獨立,先爭取民主再爭取獨立、自治和自決,在香港包括社民連、民主黨、人民力量、公民黨、工黨、支聯會、民陣這些團體。

分裂派/獨派包括本土民主前綫、熱普城(包括熱血公民和普羅政治學苑,不過這些是城邦派(修憲派),和真港獨還是有一定區別的,歸英派(英統)、香港民族黨(獨派)、勇武前綫等派別,民主自決派(後與汎民主派合流)包括小麗民主教室、香港衆志和那個什麽土地正義聯盟等等,不過嚴格意義上來講也不算分裂派。

香港的分裂派數量很少的,而且也有派系鬥爭,包括城邦派、獨派和自決派(如果這也能算分裂派的話),根本無法與汎民主派相抗衡,而且就因爲旺角騷亂,本土派集體秋後算賬,很多組織就解散了。

分裂派(包括臺獨,東突,藏獨,港獨)都是支持民主自由的,但是現在由於中國人不少被cpc洗腦和灌輸思想,加上受教育水平低和無孔不入的官宣,中國人想要醒過來也是很難。導致一部分抗爭者本來之前是支持民主中國的,但是由於民主中國的建成難度之大,而且怕民主中國后去武統台灣和蒙古,最後摧毀民主,所以他們就不會去支持民主中國,本質上是對於中國人的不信任和絕望--中華民族主義的崛起以及小粉紅的來臨更加證明了這一點。

他們總體上來講和民主派相反,是支持獨立大於支持民主,反對統一。要不然“香港獨立,唯一出路”咋來的。有的人覺得要先民主就要將香港從大陸分裂,一邊一國,才能在這個基礎上建立民主。他們覺得大一統或者是說統一本身是不利於民主的,要想民主,就要把中華文化中的威權、保守、民粹、反智、欺騙和大一統帝國主義殖民意識消滅掉。最極端的就是諸夏和屠支派,他們覺得中國幾千年都民主不了,而且還在威脅西方的民主,中國人遇到强權不敢反抗,而且一盤散沙,自組織力和合作能力很差,公民社會基本上沒有,他們就想,中國愚民和壞蛋那麽多,爲何不放棄他們?爲何不屠殺他們?爲何不支持獨裁者和趙家人來奴役和統治他們?反正中國人和中共是絕配的,正所謂中國、中國人、中共三位一體,沒有一個無辜,幫强權助紂爲虐,活該被當權者統治。溫和的覺得沒義務來幫助大陸的民主。

2016年香港64集會上,香港支聯會正要興致勃勃地開六四追悼會的時候,就有一些支持港獨的人士搶支聯會的麥,說“突襲支聯會,統獨之爭”、“司徒華這個民運人士和支聯會被中共統戰”(很類似于姨學的被統戰,他們經常强調這一論調)、“脫支建國,一邊一國”(一邊一國是來源於臺獨人士李登輝的論調,還有七段論,脫支建國類似於諸夏建國並打破大一統的中華主義,正所謂脫支,脫亞入歐論),“支聯會幫中國殖民香港,是大中華膠,大一統的衛道士”,還有“六四死的是中國人,不是香港人,沒義務來爲中國人紀念六四”的論調(覺得這個論調和中國説的六四沒死人一樣冷酷,六四死的是中國人也是人唄,不過極端本土派覺得死的是支那豬,反正也不是人)。那個時候支持支聯會的社民連就很生氣,社民連覺得中國人也只得拯救,歧視香港新移民是錯誤的,香港的民主是值得優先拯救,但完全不關注大陸的民主情況也是荒謬絕倫。

這個是2016年,2019-20年習包子修憲后,很多溫和派轉爲極端派,極端粉紅、反賊、姨粉就越來越多,然後統獨之間,分裂主義/本土文化和大中華主義之間的衝突越來越劇烈,還有左派與左派之間,右派與右派,極端粉紅和溫和粉紅,男權與女權,親威權與反威權之間的衝突也越來越劇烈。甚至屠支派内部都有衝突,如cltv裏面的屠支派說劉仲敬的分裂論是把中國從大垃圾分成小垃圾,表面上反華,實際上是讓支人避免神的懲罰。

現在的網絡真的是分裂至極,極權主義表面上使得大家的思想意識一致,但實際上更加分裂,真的,正因爲統派民主主義者和獨派民主主義者,獨派民主主義者和姨學,姨學又與其他屠支派,左派獨派和類似余傑這樣的右派獨派之間的爭論,皇漢和粉紅在阿富汗問題上的爭論,粉紅男權和粉紅女權、lgbt之間的勢不兩立,還有白左與入關主義者、川粉(包括粉紅和香港本土派)還有衝浪tv之間的衝突十分大,經常鬥得你死我活,所以我也覺得中國人一盤散沙,難以團結啊,像香港有些人的“不割席,不篤灰”是一句屁話,之間的政治立場鬥爭,思想鬥爭足以割席甚至視爲仇敵了,如香港本土派對民主派的厭惡要大於建制派、梁振英(戯稱港獨之父),粉紅也把胡錫進,豆瓣象組當成公知和收取境外勢力的錢了。

還有就是,台灣獨派和香港本土派不一定喜歡姨學。在教協這個組織被解散后,品蔥的姨派和本土派就在談論這些事情。除了指責司徒華這類民主人士的“大中華膠”和教協的軟弱以外,有些姨派就指責香港人武德不行,像亞巴頓這樣的香港本土派就在説劉仲敬“武德不行,得过且过,連個兵役都不去服,天天說自己是總統,有什麼說服力可言?”,説明他們也意識到了姨派的意淫和冷氣軍師的本質了,開始對劉仲敬失望了,無論是民主派還是阿姨派都被本土派駡了一頓。不過這次我支持亞巴頓,再怎麽樣嘛,無論是汎民還是本土派都比劉仲敬敢於抗議,雖然前者的卻軟弱和溫和一些。

( 由 作者 于 8月25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我为什么一直都脱离不了支黑?

可以理解。但是盡量別那麽極端。

因爲現在中國的輿論環境越來越糟糕,粉紅越來越多且占據主流。屠美滅日核平台灣抵制日貨的越來越多,很多社交平臺,無論是微博,微信,知乎,嗶哩嗶哩都愈來愈極端了,特別是微博,以前自由派公知忒多的平臺,後來都被戰狼粉紅占據,連中間派溫和派都會被逼成反則,而反則在這種情況下,只有變成支黑了。

有兩個重要的事件:一個是香港反送中抗議;一個是武漢肺炎。香港反送中有那麽多粉紅在網上出口不遜,滿嘴噴糞,罵香港人港獨,廢青,暴徒,港警無差別打壓港人,手段極其殘忍;親中人士開膛破肚,刺傷港人沒人管。還不如説之後的國安法。香港人當然有部分人願意獨立了,要不然爲何“香港獨立,唯一出路”成爲顯學。

武漢肺炎就不説了,之前不會人傳人,李文亮,陳秋實,方斌,徐章潤,張展等人都被抓,還有很多人的求助信都被審查,刪掉,很多人的賬號都被封,然後本來很多人認爲這些人成爲緩則,但是一旦疫情好轉后就喪事喜辦,復工復產不戴口罩,之前口罩短缺醫護人員都感染了,之後爲何好轉那麽快呢?還有就是試劑檢測成功率也很低,很多人都是無症狀感染者,測了幾次才測試出來。

結果黨國真的能吧喪事變成喜事,方方也被批鬥,聲援方方的人也被當成方孝子對待。很多公職自由派完全汙名化了。美國、台灣、歐洲也經常被嘲笑,批判和辱駡。直至現在新疆棉花事件過後,民族主義一發不可收拾,連回形針、大象公會和科學松鼠會都被封號禁言,連軍訓都有舉報的現象,而且現在微博戾氣越來越大,政治狂熱愈發不可收拾,只要一出問題就怪美國和日本,游戲,戲劇,電壓和書籍,歌曲都辱華,啥都辱華,反智的謠言陰謀論假消息越來越多,看了現在是的輿論誰不會生氣?對吧。其實我覺得看了那些言論生氣成支黑的人,有的時候是恨鐵不成鋼,對國人過於痛心疾首,對國人的現狀過於關切,以至於現在輿論環境一落千丈后,憤怒如火山爆發,就成了支黑。其實也是對國人的一個關注吧,就和魯迅一樣,如果真的不相信國人死活的話,那也不會變成支黑,那就是嵗靜。

就好像品蔥上的一個人,名叫blueballof。她以前在品蔥上是什麽身份?是典型白左,女權,在品蔥人看來是白左聖母,翻開她以前的言論,都是批評品蔥的人幸災樂禍的,都是罵支黑、姨粉和港臺本土派對普通中國人喪失同理心和同情心,并説他們和粉紅差不多。她以前很反感中國人活該,支那人沒一個無辜的,索多瑪沒一個義人這些支黑逆向民族主義論調,批判這些最狠的就是這個用戶。

但是現在,你看,她也成了一個比較極端的支黑。在巴基斯坦公交車爆炸過後,她就説了一句話:“看了微博上的反应,让我立刻对这丧生的中国公民失去了同情心,一切发生在中国人身上的不幸都是活该”。

沒錯,這真的是她發的。她以前還反對講微博等社交論壇上的粉紅和受害的普通中國人相提并論,反對中國人都是活該這個言論。現在就成了支持者,也許是社交論壇上的人太反智太蠢了,當然也有可有可能是因爲受品蔥的同化。

其實很多人生氣是正常的,沒人會一直理性下去。但是,微博上的言論是很極端的粉紅,但是你跟你的現實生活聯係起來,現實生活的極端的、這也抵制那也抵制,這也辱華那也辱華,什麽都是敏感點的粉紅真的有那麽多嗎?雖然我明白中國人反智的人,愚蠢的人的卻很多,的卻缺乏獨立思考能力和批判能力,但是很多人都是007,一直都在加班和忙碌啊,一直都在思考房價和物價,生育問題,有幾個人天天關注香港、臺海局勢的?

關注這些局勢的很多是年輕人。年輕人當然很多是粉紅。但是現在對年輕人的洗腦越來越厲害,從六歲開始就洗了,到22嵗大學畢業了洗腦就更變本加厲,考研政治,青年大學習,學習强國,還有高中政治,習近平概論,習思想論述,習近平論治國理政。哪怕是剛脫離這些教育的人,下一關就有那年那兔,嗶哩嗶哩上的洋五毛,野生國師,the grayzone,Navina Heyden(還碰瓷西方的言論自由,起訴媒體,果然川普和她是一路貨色,川普也經常起訴媒體,社交網站,碰瓷西方言論自由,還親中國過,只是最後才反共起來,還有那麽多品蔥人舔),造謠和煽動能力極强的自媒體,一些極具迷惑性的外國人和理中客粉紅,到處都是無孔不入的宣傳,而且獨立記者和調查媒體都消失了,公知自由派改良派還有反思文革的人都集體噤聲,自媒體很多還是官媒控制的,不敢針砭時弊,只敢罵美國了,而且黨國將二次元這些外國元素和自己的私貨相結合,哪怕是緩則都有可能會被迷惑,更不用説不諳世事的年輕人了。

還不用說網上到處都是網軍。一些是水軍,一些是志願軍的。詹姆斯敦基金會專門有關於這些的報道。所以網上極端粉紅的聲音絕對被放大了,而且是畸形的大。雖然我承認,緩則在中國的確實少數,反智主義和愚民的卻不少,但實際極端的粉紅聲音的卻放大,擴大,實際上很多人有時粉紅有時反則,也有不少人瞭解這個體制怎麽糟糕反人類的。

而且呢很多時候不控評整改還有刪帖禁言就沒那麽多粉紅,豆瓣、網易反賊也不少的,但是就是控評+刪帖+封號禁言+網路審查+墻就有那麽多粉紅極端派的言論。十幾年前你去看看有幾個粉紅?以前很多都是公知自由派,粉紅(那時還沒有這個稱呼)只出現在天涯,軍事論壇的。

至於中國爲何加速,不完全是中華文化的因素,雖然中華文化的卻很專制獨裁保守有等級制度 批判有必要,但是也有其他因素,多看一下外網,看一下西方學者和智庫網站對中國威權主義和極權主義產生原因和特徵的分析,就能瞭解很多。

至於因爲微博上的粉紅而對公交車的爆炸慘案的受害者失去同理心,幸災樂禍,更不必要。況且那位用戶也嘲笑這種行爲,墮入這種行爲的深淵真是讓人遺憾。

回答问题: 【编程随想失踪】假如我是国安,几个新问题

强國哇哈哈也就是惡搞的或者是娛樂粉紅的帳號。找到異見者或者開源情報他可能並不擅長。不過證據可能越來越多。就看哪個是真的了。

回复文章: 似乎裁判文书网在清理死刑相关判决书。

要知道,在中國無論是死刑,還是新冠實驗室數據,還是基尼係數,都是不公開的,這個國家本來就是數據不公開,隱秘,黑箱操作和秘密處刑的地方,連重大社會事件出現後都是刪帖禁言封號,只有白字藍底的通告。

爲什麽他們要這麽做:第一,是因爲中國最近百年黨慶,爲了維穩,剝奪公民(哦不,在某國只有韭菜,哪有公民啊)的知情權和言論自由(不過本來就沒有),河蟹一切負面但卻真實,在黨的眼裏是草木皆兵,如臨大敵。然後有關死刑的資料在他們眼裏是敏感的,所以就刪除。

第二,是因爲男的殺女的,或者權貴殺平民,犯罪不受罰,或者受罰太輕,而女的殺男的或者正當防衛就判死刑,證明了死刑制度的不公平,特別是在這個嚴刑峻法,充滿歧視,打壓異見嚴重的國家,更是如此。讓學法的意識不到中國死刑和其他法律制度的不公和荒謬。

第三,就是中國爲了方便打壓和抓捕異見者。在某國不光死刑,政治犯的數據都是不公開的,之前都有人説了,某國的裁決文書網不公佈政治犯文書了,相當於你被處刑或者抓捕都是秘密的,以前都有對某國抓捕異議者或者誤判,錯判,刑求的批判,對黑箱操作的揭露和不齒,現在這種現象更加突出,淋漓精緻,你被秘密拘留就拘留了,消失就消失了,家人和親友都見不到你,別人要聲援你,要費一些心思才行,或者只有看公安通報才行,異見者被處死,鞭打,電刑,酷刑都沒人管,真的很可怕。也許編程隨想被抓很有可能就是秘密行刑,這樣才能掩蓋該黨的罪證。

最後就分享特赦組織的China's Deadly Secrets吧。這個過程很詳細,介紹了某國的死刑的秘密性。而且裏面也有介紹這個裁決文書網網站。

https://www.amnesty.at/media/1297/amnesty-international-china-chinas-deadly-secret.pdf

中文版:https://www.amnesty.org/download/Documents/ASA1758492017CHINESE.PDF

( 由 作者 于 6月25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墙国蛙蛤蛤:编程随想疑似被抓

@爱狗却养猫 #143538 這個人呢。。。。。。後面説的倒是沒問題,但是,編程隨想本身身份就是匿名的,不是實名的,他透露出來的消息不一定是真實,而且警察和國安就算抓到了他,他也把密鑰給刪了,國安估計拿不到他的密鑰,拿不到的話博客和推特號就沒有問題的。當然不排除被抓的可能,但我也不是盲目樂觀。編程隨想身份僞造能力并不弱,所以國安抓到了人,也有可能是疑似編程隨想或者國安認爲的編程隨想的人,也不一定就是編程隨想的真實操作者。但是刑求是肯定有的,即便不是編程隨想本人,也可能慘死與未審即判的酷刑之中。畢竟墻國是錯殺一千不放過一人啊。

回复文章: 【调查】2021河南水灾实际死亡数字

應該是幾百到幾千人。因爲第一,京廣路隧道裏面有很多車輛,而且洪水來的快(和泄洪有關),10-20分鐘(有的人説是5分鐘)水就灌滿了整個隧道,能深諳水性的人是極少數,而且急流又多,哪怕力氣强的人也很難逃脫,所以的確死人不少。還有農村消息閉塞,斷網,求救信很少,真實死人應該嚴重低估,死人更多。

回复文章: 品蔥用戶對編程隨想被捕消息的質疑

@爱狗却养猫 #143705 電視認罪的可能性也不高。端點星都沒被電視認罪過。

回复文章: 海外爱国主义大战美国学生会:当中国留学生面对新疆、香港议题

@爱狗却养猫 #142362 其實西方為俄羅斯專制獨裁辯護的人也挺多。他們經常碰瓷西方的言論自由,批評西方的審查,卻為俄羅斯的審查和專制獨裁辯護,真是和中國差不多,而且外宣比中國還厲害。

回复文章: 编程随想已经失联超过15天了

我覺得,最大的可能不是被抓,什麽指定居所監視居住之類的,而是生了病住院,死亡或者因爲現在國内言論自由收緊,監控愈來愈厲害,他爲了自保準備跑路,跑路移民后再發帖。爲什麽?這裏我來分析一下。

第一,編程隨想被抓的可能性極小。爲什麽?因爲他是一個網路安全專家和編程人員,私隱保護能力極强,網路分身也做得到位,一般人不會輕易知道他的身份。而他的保密能力和隱藏身份的能力很强,公安和國安抓他的可能性大大減少,況且某國的異見者很多,不缺編程隨想一個。

第二,如果他真的被抓了,某國黨媒會大肆宣傳,如惡俗維基和支納維基一樣,被黨國一網打盡后,牛騰宇等人被抓,黨國大肆宣揚反華分子分裂分子被抓,海外媒體也會進行報導。但是編程隨想并無黨媒和海外媒體報導,由此可以排除編程隨想被抓,或者這種情況發生的可能性也很小。

第三,他有可能是生病,或者是死亡。這個很多網友已經認真分析了的,我就不在此贅述。

還有就是一種可能,由於房價和物價的急劇上漲,一般人996,007才能勉强維持生計的情況下,毒食品毒疫苗二次文革將至的情況下,只有移民到其他國家才能解決基本生計問題,或者是避免拘留抓捕監控高房價無價的問題。況且還有粉紅舉報,連49抗議都要説成是境外勢力帶風向,很多人都被檢舉揭發。所以我相信,編程隨想在風向收緊之時,肯定爲了避免被舉報或者被陷害就避避風,就抓緊時間學習雅思托福,學習英語,或者想辦法獲取國外的簽證(而且讓家人一起獲取),獲取簽證成功後,他才敢在國外更新博客和發發推特,或者與外媒采訪,開啓自己的YouTube自媒體都可以。

你以爲他說的“如果大家都移民了,朝廷的目的就達到”是認真的?朝廷恰好是希望你們在中國,在中國你會面臨無時無刻的監控,你又沒有自組織又沒有武器和炸彈,朝廷想抓你還不容易嗎?而且你在國内要面臨高房價高稅收高物價藥兒子繩兒子的威脅,要被割韭菜,躺平對一般人來說都很難啊,你在國内被割韭菜被抓,才是某黨最樂於看到的,出國後用腳跳票某黨囯反而會氣的跳脚瘋狂詆毀污衊,因爲他們拿這個人沒有辦法--除非他的家人也在中國。不知道那個許秀中事件嗎?徐秀中就是在國外黨媒才氣的跳脚駡她啊,但也無可奈何。而且這個國家你要怎樣改良或政變,可能性幾乎爲零。連粉紅都是口頭上愛國身體上誠實,國外那麽多官二代和粉紅留學生啊,陳平和觀察者網的創始人也是其中一例,表面上愛國,實際上都在國外。倘若不是出不了囯,誰不會出國留學移民啊?這是人之本性和常態,只要是人,就會趨利避害,編程隨想可能也很鷄賊。。。。。。

( 由 作者 于 5月31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如何看待回形針在粉紅攻擊下停更?

當然粉紅反智無所謂,可以起到加速的作用,但是緩則反智就令人失望。

回复文章: 香港隕落記之三:成立網絡心戰團隊

的卻中國的外宣比不上俄國,連外宣中國學的都是俄國:https://www.aspistrategist.org.au/twitter-data-shows-china-using-fake-accounts-to-spread-propaganda/

"There is much to suggest that the CCP’s propaganda apparatus has been learning from the strategies and effects of Russian disinformation campaigns. Its tactics include the coordination of diplomatic and state media messaging, the use of Western social media platforms to seed disinformation into international media coverage, the immediate mirroring and rebuttal of Western media coverage by Chinese state media, the co-option of fringe conspiracy media to target networks vulnerable to manipulation, and the use of coordinated inauthentic networks and undeclared political ads to actively manipulate social media audiences. All of these methods have been deployed by the Chinese government to shape the information environment to its advantage."

中文翻譯如下:

“有很多跡象表明,中共的宣傳機構一直在學習俄羅斯虛假宣傳運動的策略和效果。 其策略包括協調外交和官方媒體信息,利用西方社交媒體平台將虛假信息傳播到國際媒體報導中,中國官方媒體對西方媒體報導的即時反映和反駁,邊緣陰謀媒體的共同選擇,目標網絡容易受到操縱,並使用協調的不真實網絡和未公開的政治廣告來積極操縱社交媒體受眾。 中國政府已採用所有這些方法來塑造信息環境以使其有利。 ”

説明中國的宣傳策略已經是在學俄國了。雖然比不上,但是也在與時俱進。從我之前説的灰色地帶,還有全球研究這些假消息和陰謀論媒體大行其道,中國官方和外交部官員經常引用這兩個媒體進行宣傳。還有qiao collective,是模仿香港的流傘(lausan collective,是由香港反共左派和馬克思主義者創辦的一個媒體、博客),它也是幫中共宣傳的一個工具,好在有不少人明白了這一點,專門創造賬號來諷刺它。還有很多很多,這些媒體一邊標榜自己是獨立媒體,中立客觀持平,具有深度,但你點開一看,中國大外宣的味道很濃,正在推進中國的主流敘事。

還有中國數字時代裏面也有中國對俄羅斯宣傳的藉鑒: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663166.html

回复文章: 《每日电讯报》驻华记者新疆冲塔纪实

這個人挺勇敢的。話是我在新疆我連VPN和墻外軟件都不敢用,不在新疆都會被抓,何況在新疆這個不可接近之極。(Poles of inaccessibility)

回复文章: 現在的品蔥為日本的戰爭罪行辯護

品蔥還有人說:反思杀少了,杀的太急了,不该把美国拖下水,应该慢慢改造支那,那样说不定历史就改变了,咱东北老铁过上好日子了,大满洲可能现在已经是亚洲的工业和经济中心了。確實是太那個。。。。。。

example notif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