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复 - 奭麦郎
岿然宽衣
奭麦郎 满辗鲜衣八岿合艰萨逆疯金颐提酵甚瞻冰坡秩歼殊淆冯
回复文章: 就冲这个纪念币的图案设计 也得抵制北京冬奥

我看到这帖子就想到了这个曾经的“版面政治学”案例

回复文章: “1400年前”“我的太太太太太爷爷”

第三个那个说自己太太太太爷爷的哥们,既然能对本家的历史如此了解,难道不知道当时驱逐犹太人的是罗马人而不是阿拉伯人吗?是不是还要找当今的意大利政府算账?

采访中的这些人和叫嚣着“自古以来”的中国小粉红有什么区别?

回复文章: 注意火候

有很多人陷入一种怀疑主义,认为世界上可能没有正义。那我问大家一个问题,大家所有的认识论来源于“理性”还是来源于“相信”?怀疑主义是理性时代的咒诅。大家去过南极洲吗?这世界上有南极洲吗?你凭什么认为有?真的客观存在吗?你去过吗?是否有可能是身边的人组织了大大的阴谋骗你们说世界上有南极洲。我国历史上有秦朝吗?你凭什么认为有?你去过吗?司马迁写得史记会不会是骗你的呢?因此,如果你持怀疑主义的立场,你所有的认识论都是不稳固的,理性不是唯一的认识论依据。此外,若你的认识论基础是怀疑主义,你一定要思考一个逻辑上的问题:你所怀疑的一切难道不是值得怀疑的吗?我们人类所有的思考其实都是建立在相信的基础上,我们相信存在正义,而正义一定是客观存在的。 ---- 罗翔

回复文章: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请教大家,这种粉蛆的理论错在哪里?

全民医保:真的实现了吗?就算是有医保,医疗资源的不平衡依然导致很多大病小地方都治不了。我祖父曾经要去北京做手术,还得托父亲在北京的同学介绍的大夫。相比之下美国医保虽然也被人诟病,但我本科有一次打球时不小心肘关节脱臼,就直接在学校医院治疗的。这种伤筋动骨的事都能被学生保险Cover掉没多收一分钱。

八小时工作制、结社自由:四个字:橡皮图章

税收福利:这时候敢跟美国比了,美国是典型的高税收低福利,但你国和隔壁的日韩比起来如何?

罢工自由:嗯,当年天安门上挂着的那条在江西陕北搞事情的时候国民政府也是这么想的

言论自由:我等反贼目前还不成气候,所以的确不算什么东西,但说这话的人不是东西,恐怕连墙内初高中政治课都没好好上过

买房自由:我有钱我还想顿顿吃米其林呢,但我没钱只能粗茶淡饭。而且房地产问题光是钱的问题吗?香港人均收入比大陆高不少,香港房地产问题如何?非得跟香港中下层市民一样住笼屋才高兴?

生育自由:不好意思,逼着不让生与逼着生都是违反了生育自由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但是不是决定上层建筑的唯一标准。光看人均GDP,卡塔尔高于新加坡高于欧美,但人们移民都首选欧美,次选新加坡,选择卡塔尔的寥寥无几,这说明除了钱以外还有更重要的东西,其中就包括你共宣传的“核心价值观”里的那些内容,敢问这原推主,敢在墙内把这些话发出来吗?看看你几个小时内会查水表?

回复文章: 北美留学生日报翻车:国民是否有能力上国际互联网,和民众的可觉醒能力息息相关。

@natasha #138893 海外粉红分两种

一种是留学生和年轻人出国后发现外国没想象中那么好就变成粉红的,对这种人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们毕业回国享受墙内的好,90%有效。我就见到过19年毕业的粉红,一开始还参加海外“反港独”的活动,现在经过两年墙内生活的毒打,开始暗戳戳地给各种阴阳怪气的微信文章点赞了。而另外10%失效的那一部分呢,恐怕有不少是出国镀一层金准备回国进入体制的

第二种是离岸爱国者,多半是中老年人以及外籍华侨。这种人比上一种更固执,因为他们大多财务自由,不需要在墙内体验996。他们当粉红的出发点是“国家在共产党领导下越来越强大”,而且会经常对共产党的部分政策有意见,但让他们反共那绝对不可能。对于他们我还没有想到有什么比较好的纠正的办法,但是我们大概知道这种人的心态还是几千年来“圣人梦”和“明君梦”的延申。要破除这种思想,我们要做的事情不光有反对中共

( 由 作者 于 2021年5月13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神友/浪友/鼠人是一群什么样的人?

我对这帮人的第一印象极差,因为我接触到这帮人的时候是在墙内,当时他们就已经以粉蛆和毛左为主了。到了墙外我发现冲浪这个地方还是很有意思的,反对一切政治正确,经常开白左的玩笑,但是核心思想又偏向西方左派(向往北欧,厌恶右翼威权)。但是他们哪怕在墙外依然用各种让人琢磨不透的黑话以及各种脏话,以及继续使用墙内亚文化的招牌让人非常不舒服。我之前说过,就算没有网络审查,一般人也不会喜欢满嘴脏话的网民

回复文章: 我已經怒得快崩掉了,所以不知道應不應該叫大家幫手譯成英文

@Wolfychan #137966 之前偶然看过陶杰对小孩教育的评价,他说“不要像内地家长”一样惯成小皇帝,接下来却主张“虎爸虎妈”式教育。我看到这一段非常失望,因为无论是“小皇帝”还是“听话的做题家”都是东亚“全能型”威权家长教育出来的。当然我不是说陶杰就能代表全体港人,但他本身的政治立场属于亲英美自由派,理论上不应该支持东亚式的育儿方式

回复文章: 中药是中国肝癌高发的主要因素

珍爱生命,拒绝中医

说到中医,我必须点名批评一下香港。香港虽然是个(曾经拥有)自由的城市,但是在科学素养方面远远比不过台湾或日韩。就比如中医这方面,很多香港人还相信什么药补、药膳,香港和广东一样也是遍地凉茶店。像保婴丹这种含有朱砂的毒药,早就被美国加拿大禁了,结果现在还成了香港的“特产”甚至内地还专门找人代购。我还见过一个中年港人在网上推销燕窝还扯出中医的各种理论来自圆其说,我下面反驳了几句燕窝没什么功效,而且亚硝酸盐超标,他却说我被共产党洗脑了所以不信中医,然后又扯什么中共破坏中国传统的中医药文化等等,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无视习包全面复兴传统文化以及捧中医的事实

( 由 作者 于 2021年3月3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點評中國:辛亥革命的惡果

此等理论就是换皮的“稳定压倒一切”,是包藏祸心的谬论。换言之,这就是嫌主子不够狠毒的辜鸿铭式伪启蒙主义。

首先说个现代社会的共识,君王不是什么权威,也不该是权威。当今君主立宪制度下的发达国家的核心是“立宪”而非“君主”,而当今君主专制的国家如中东诸王爷国、泰国,以及事实上君主专制的朝鲜,都是水深火热的国家。与其批判废除君主制造成的权威真空,不如思考一下这个“权威”本身该不该存在,以及“天朝”该不该是“天朝”。

其次,“枪杆子里出政权”虽然是中共的话术,但是在辛亥革命之前的战国、南北朝、节度使割据、五代十国,中国的土地上从来没少过“枪杆子里出政权”的时候,最后再次统一的都像养蛊一样养出来最大的一个军阀,继续实行专制统治。

第三,也是最荒唐的一点,中共和国民党都有外部势力撑腰,但辛亥革命推翻的满清事实上也同样是外部势力,否则也不会有“夺朱非正色,异种尽称王”之类的谶语。在中共和国民党的独裁统治下,异议份子会被消失,被软禁,被暗杀,但是在满清的统治下,异议份子甚至不是异议份子只因为触犯了文字狱就被迫害的知识分子很可能会被斩首、凌迟、腰斩。和这种无人性且暴虐的,彻底的野蛮统治相比,国民党和中共都显得是披上了文明皮的野蛮人。

这种岁静派最可笑的一点是为了反现代的专制,便捧过去祸害了两千年的专制的臭脚。我想知道岁静婊如果生活在沙特、卡塔尔、泰国、朝鲜,看到当地的百姓吃君主专制的铁拳时,还能不能继续当个吃瓜群众。转发这种烂文的BBC小编也别忘了,你们的前辈也是把暴君独夫送上过断头台的!

( 由 作者 于 11月21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如何看待新品葱对吴亦凡事件的政治化

没什么好说的,祝洗地的人将来都能找到吴亦凡这样的女婿

回复文章: 国际病毒取名有党性

这回也跳过了Nu, 有谁解释一下啥道理?

还有这字母也不读“习”啊,大概是"ksai"的读音,难道WHO真的还往这方面想?

回复文章: 【鬼扯贴】我在海外就没吃到过一次满意的中餐(火锅除外)

蔡澜说过,如果他要让一种料理消失,他选择火锅。

当然蔡澜的话只是参考,不可全信。我还曾经去香港新加坡慕名前往他推荐的那几家管子,都是徒有虚名罢了。但他推荐的唯独一家“莆田餐馆”是我觉得非常不错的,我在此安利一下,听说这几年也开进内地了

回复文章: 重磅:前韩国总统全斗焕去世

希望他和腊肉、李鹏、邓矮子一起在地狱里下油锅

回复文章: 普京发表演讲,指明国家的未来方向。

布尔什维克就是套着红色皮的沙俄,现在沙俄把红色皮蜕去了,又长出来了原来的白色外壳。

西方左派的政治正确的确有些疯狂,但俄爹这种还做着“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黄粱美梦,还对境内的高加索人中亚人和境外的乌克兰、叙利亚重拳出击的沙文主义国家,绝对没资格指责“白左”。甚至可以说,如果白左哪天能浇灭这种沙文主义神棍的气焰,那也是难得做了一件好事

回复文章: 万洲国际行政总裁郭丽军看文昭和陈破空的节目

双汇早期是河南某地的国营肉联厂转型过来的,至于国企领导人水平如何大家应该都有目共睹,万隆这人的真实文化水平可能也就那样

回复文章: 墙内左棍和外国左派政党(包括社民在内)

虽然如今的西方白左有诸多问题,但说墙内的那群左壬是左派真是辱左了,明明就是狗仗人势的奴才。白左敢跟中共、沙特、俄罗斯、匈牙利、伊朗等威权/独裁国家撕破脸皮,香港的黄丝中也不乏左翼人士,台湾的绿营更是左派的代表,而那帮小粉红和毛左为主的左壬呢?恐怕只会来一句“我支持香港警察”blablabla

回答问题: 【六四32周年祭】你心目中印象最深的六四图像

有五毛说六四有境外势力干预等等,或学生不成熟云云,请问这些图里面的记者、法官、工人们都是境外势力或者幼稚的学生吗?

回复文章: 《陈涉世家》

“天下苦秦久矣” “伐无道诛暴秦”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这些振聋发聩的口号都直接把矛头指着中共和赵家,这文章“早该管管了”

回复文章: 新冠疫情,最倒霉的是运动员。

@陈士杰 #128150 上网课的体验肯定不如现场上课(当然我读本科的时候还经常翘课,真是惭愧)。我网上开会都会偶尔有关掉屏幕去厨房拿点吃的这种小动作,这要是线下开会给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

回复文章: 炉边诗社国庆祈福活动:你想对祖国说什么?

一尊黄熊,掀翻大千世界

五星血色,荼毒万里河山

横批:时日曷丧

回复文章: 首例人移植猪肾成功

梁家河阅览室新素材:

301医院的医生为病入膏肓的习主席移植了猪肾脏,竟然没有出现排异反应

回复文章: 对2021央视春晚的评价:春晚未结束前先发此贴作为讨论帖

@倪倪 #126053 以前足球贴吧有个ID叫“唱支山歌给狗听”

回复文章: 美国最近的新一波疫情说明了疫苗真的卵用没有

稍微有点科学知识的人不应该知道病原体变异是多代传播的结果吗?不想着怎么减少传播,反而把感染加速和病毒变异的锅扣给疫苗,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要不是疫苗的出现,早就在几个月前全世界就已经被Δ淹没了,长点脑子

回复文章: 【调查】人权和主权哪个更重要?

我觉得没什么好说的,光看移民用脚投票的路线就行,移民都是去人权保护得好的国家,没听说是因为哪个国家“国力强盛”就移民的

回复文章: 黄明志新歌《墙外》爆火,引发墙内墙外人广泛共鸣

但有一个梦,不会死,记着吧!无论雨怎么打,自由仍是会开花!

回复文章: 大專學界就香港大學打壓港大學生會之聲明

@Wolfychan #137716 当年北洋政府要是对北京各大学府管得这么严,哪会有什么五四运动

回复文章: 全国都是自治区的国家——西班牙

西班牙的“皇西”或者说“皇卡(斯蒂利亚)”是我见过“支”性最深的西欧人,和皇汉一样他们总觉得民主的西班牙王国政府对少民太软,怀念佛朗哥的铁拳,相当于毛左+皇汉的缝合怪。19年下半年,FB、INS等网站上的欧美人中几乎只有“皇西”是支持中共和港府铁拳镇压香港示威者的。

部分“皇西”会抹黑加泰和巴斯克的民族自决运动,说是背后有共产势力和国际左派的干涉。但是了解半岛历史的人都知道,这两地的独立运动早在中世纪末期就开始了,当时共产党连影子都没有,这指责就像中共和小粉红动不动就指控“境外势力”一样可笑

按照民族自决权,西班牙在佛朗哥翘辫子后还能保留加泰巴斯克等少数民族地区,没有像德三一样被清算,已经算幸运的了。

( 由 作者 于 10月7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訴衷情-打油體-驚聞湖南省湘陰縣“暖農村大齡男被窩工程”

每家发一个电热毯不就解决问题了(逃

回复文章: 和墙内的一些普通人交流,发现的结论

翻一下14-15年贴吧上关于香港雨伞革命的贴子,那时除了部分粉红贴吧(如那兔吧)以外,有很大一部分贴吧用户的心态是:“共产党和香港洋奴狗咬狗”。要注意的是这时候贴吧上的主流观点已经开始对“西方境外势力”有敌意了,但这时候中共的宣传口还没有火力全开,所以贴吧用户们对共产党执政者依然有着大众本能的戒心

回复文章: 【回顾】曾经的大跃进宣传海报

三年大吃饱,人民自助餐,十年大健身

回复文章: 【转自中国法制网】《水浒传》李逵寻衅滋事、严重危害国家安全!

李逵本来就是个畜生,为了杀人而杀人,甚至很多时候杀人不讲逻辑(这一点和林冲鲁智深武松有极大的区别)

林冲鲁智深可以算是好汉,李逵不算好汉,算恶魔

回复文章: 党和国家终于发现了豆瓣的正确打开方式

复制一下我在膜乎的回复:

“宏观调控”是尼玛这么用的?

回复文章: 我很後悔自己買了這盒月餅……

我很难接受有咸蛋黄的月饼,但流心月饼是个例外

回复文章: 什么爱国积木

这个第一眼看不出来是什么,应该搞个这样的:

回复文章: 如何评价台湾的八旗文化出版社?

要解构中共国,或者按姨粉的说法要解构汉地乃至中国,最愚蠢的做法就是给满清招魂。首先满清是外来入侵者,其次满清统治下是中国自由被管制最严重的时代,集合了汉地大一统+满清文字狱+东亚特色封建主义的各种弊端。

绿营的这些人恐怕不清楚,他们为了骂中共就舔满清,但中共在二共以后对异见分子要么驱逐要么关起来,或者用“被肝癌”等小人手段;但满清会对异见分子怎么样?直接格杀勿论

回复文章: 我为什么要主张回归传统

你们皇汉那“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三纲五常君臣父子”的“保守主义”,也配来碰瓷美国以自由意志主义为核心,主张个人自由和小政府的保守主义?

皇汉心中的理想国的确存在,那就是沙特卡塔尔巴林这种国家,但我一举这些个国家的例子你们就要说“绿绿人类之癌”了对吧?不过你们也应该由此判断出自己是个什么德性

我估计过不了几天某个新开的小号会在另外哪个外网中文论坛到处乱窜并且对2047言语攻击,说2047没有言论自由,管得比知乎还严。但对不起,对你这种视自由平等博爱为毒药的法西斯皇汉,我们就应该用皇汉们推崇的封建王朝的规矩,五马分尸。

( 由 作者 于 11月4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取消英语必修背后的原因

原来哪怕是像赵家人,还有英若诚这样精通英文的。以后就真的全民学“习语言”呗

回复文章: 国际关注——彭帅现在在哪儿?

@avl #175147 “王维林”是个真实身份未知的象征,而彭帅好歹也是体坛小有名气的人了。共产党就算封藏这个名字,外面的WTA、ATP还有内部那么多知道此事却不能说的吃瓜群众又不会忘记

回复文章: 【十几年前墙内文章搬运】网民热庆十八大,小问三十个为什么?

同理,这个国家的历史也能在5000年、2000年、70年、40年当中反复横跳

回复文章: 为什么女性骚扰男性的后果比较轻,这是否变相鼓励女性更多的骚扰?

整体来讲女性对男性比男性对女性更心存芥蒂,不要问我怎么知道的

回复文章: 觉得民族主义不好的各位,请看看正在进行的欧洲杯

你们这些racist天天复读法国队黑化了绿化了,请问美国篮球队田径队几乎全员黑人,怎么就没人逼逼美国要成非洲了?首先不说法国队的黑人大部分来自前殖民地甚至现海外省,他们土生土长在法国,从小唱《马赛曲》,披着三色国旗和蓝色战袍,怎么就不能当法国人了?

西班牙这个我姑且同意,不过最好让子弹飞一会儿,小组赛三连平然后夺冠的事情在世界杯和欧洲杯上都发生过。五年前葡萄牙夺冠把很多人都打脸了

奥地利的阿瑙托维奇事件更搞笑,Arnautovic这个姓氏就是南斯拉夫语言里“阿尔巴尼亚人的儿子”的意思,他的行为真正的展示了什么叫“汉儿尽作胡儿语,却向城头骂汉人”

回复文章: 你认为谁会获得2021年诺贝尔和平奖?你希望谁获得2021年诺贝尔和平奖?

@阿里萨斯 #171953 我觉得这几个人不如陈日君主教更有资格,尤其是考虑到黎和苹果日报之前那无厘头的狗崽队作风

@陈士杰 #171949 白俄的女领袖不是反卢运动的促成者,所以很难说

( 由 作者 于 10月2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感觉现在的粉红看待那些有启蒙意义的作品都提前打了个疫苗似的。

@迫真共和国 #175203 从所谓《觉醒年代》中就看得出来,只有辜鸿铭之流的忠君爱国、君臣父子、家天下理论才是觉醒,胡适等人非但不是觉醒者,还是汉奸、美分、公知,他们的实用主义和自由主义都是“大毒草”

@刘慈欣 #175208 Deceiver和东南亚漂都没了,也就这几天的事;Coldstream这人19年暗戳戳地指责香港抗争运动是暴乱,而且那段时间还在紫石英号问题下的回答里罕见地称赞共产党解放军,虽然他平时经常黑苏联和左派,但有些时候让人很失望

( 由 作者 于 11月21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新中国联邦】郭文贵宣布建立“联邦国防部队”

郭和他的拥趸已经彻底堕落到了轮子水平,甚至比轮子还会痴人说梦

郭总最好期待共产党别倒台,等哪天共产党没了,就是你等假旗反共者被缉拿归案之时

回复文章: 为什么各国在北京的大使馆都叫“某国驻华大使馆”而不是“某国驻中华人民共和国大使馆”?

我之前说过“台独”是怎么起来的:当共产党把“华”和“中共”、“中华人民共和国”绑定后,不认同共产党的人就只能找新的身份认同了。共产党自己都没意识到,这一套“文化独占”恰恰助长了分裂主义

回复文章: 不要再轻言“某地自古以来就是中国领土”

所谓“自古以来”的说法就是双标,共产党可以对台湾、钓鱼岛、藏南“自古以来”,部分皇汉会将“自古以来”范围扩大到外蒙古、外兴安岭、越南、缅甸。

但如果韩国对长白山“自古以来”,蒙古对内蒙“自古以来”,越南对南海诸岛“自古以来”,那就是妥妥的辱华。

回复文章: 有限承认国家和现存流亡政府一览

台湾名义上是“中华民国”的流亡政府,应该算后者,而且台湾的邦交国一般都是认为其是“中国”的中华民国合法政府而非“台湾”

回复文章: 美國是窮人的地獄,富人的天堂嗎?中國流浪漢為什麼少,美國流浪漢為什麼多?

中国有八千多万残疾人,这人数比中国的本科及以上学历的人口还多(估算本科率4%,那也才是14亿*0.04=5千6百万),但是我们在墙内的时候见过几个残疾人呢?

example notif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