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求 点赞过的内容
天神九頭鳥 驅逐韃擄 恢復中華
回复文章: 唐德刚:五四运动,破坏的彻底,创立的有限,教出了毛泽东,也引进了共产党

民国所谓知识分子到底还是不如中国古代圣贤和历代名家大儒,只会破坏不懂建设。越崇尚进步越说明自己无能,无法嫁接本民族文化传统的优良部分和世界接轨。这和满清200多年统治彻底打断华夏文明传承有莫大关系。

胡虽然未正经从政过,但还是有政治头脑的,曾在国共内战时期,公开宣称中华民国宪法比美国宪法还先进,缘于中共当时一味拿美国标准衡量国府,批评政府不够民主自由,胡说中国的比美国还好,单纯为了维护政府权威,起到打击对手的目的。并非真正学术成果。

( 由 作者 于 3月28日 编辑 )
自由主义者
史蒂芬 喜欢近代历史,有时间上传一些好的书籍,大家交流分享
回复文章: 有史以来最冷漠最自私的中国人民

@葛花A #126670 观你的同学留言簿,可以想象你是一个认真诚实又风趣的人。你若能多这写一些现实的文章而少一些神神叨叨的东西,我觉得可以重点讨论一些80年代90年代的社会风貌,风土人情,此论坛的人都比较年轻!让大家能从另一个角度了解过去的时代,那便是极好的。个人一点点微小的建议。

( 由 作者 于 2021年2月17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有史以来最冷漠最自私的中国人民

@修正花卉 #126573 这不是什么构建,这是事实。

回复文章: 有史以来最冷漠最自私的中国人民

@天下无贼 #126546 差不多就是从元开始吧。中国这片土壤始终是有些问题。

回复文章: 有史以来最冷漠最自私的中国人民

@史蒂芬 #126536

差不多。这种自私冷漠差不多是从元开始的,所以“崖山之后无中华”还是有一定道理的。

回复文章: 有史以来最冷漠最自私的中国人民

@奭麦郎 #126525 春秋时期的中国人轻财重义,唐朝时期的人豪迈奔放,宋朝的知识分子雍容典雅。元朝时的国人第一次经历了被异族统治(中国人的世界观崩塌的开始),明朝的中国人在专制统治之下精神世界观发生了扭曲,清朝的中国人被打断了脊梁骨成了只许有胃肠,不许有头脑的奴才。而后的文化大革命等一系列政治运动…

( 由 作者 于 2021年2月17日 编辑 )
回答问题: 中共还能撑多久?

此類問題在隔壁品韭都被討論過十萬甚至九萬遍了,類似討論如下,有興趣的話可以去看看: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26

https://www.pincong.rocks/question/30712

要是想看更時興一點的討論可以去油管上找政論節目看,不過看的時候也要小心,油管自媒體的質量還是比較參差不齊的。

以及總是糾結中共會不會長命百歲真的不是什麼好習慣,畢竟這世上沒有哪個政權是你盼它倒它就能倒的嘛。

順便我想提醒下大家,王道維艱是不假,但一味的悲觀和『精神勝利』一樣沒有任何意義。題主看起來也是剛『覺醒』不久,我不知道大家剛『覺醒』時是什麼心態,但至少在我看來用這種回答去打發萌新,很不合適。

最後也推薦題主一篇關於在逆境下維持心態的文章,希望能有幫助。 https://program-think.blogspot.com/2012/01/stockdale-paradox.html

( 由 作者 于 2021年2月5日 编辑 )
三冠王
iceyjuice Look at the cleanse! Look at the move! JINPING, WHAT WAS THAT?!
回答问题: 中共还能撑多久?

这个问题已经在品韭等地被问过无数遍了,我个人的结论是本来需要几十年,但总加速师一上台让这个期限大大提前了,我估计以现在的加速进度灭共也就五到十年吧。

自由騎士
MasterChief 先知指引的騎士.The prophecy is uncertain, there's always hope.
回答问题: 科技是否巩固了极权的统治?相比二十世纪以来的诸多独裁政权,习近平是否对社会拥有了前所未有的控制能力?

科技的确是使极权变得更强大了。但是不能持久,因为核心技术和芯片都是别人的, 科技是民主国家的成果,极权之所以存在是因为有人让它允许它继续存在,包括贪婪的西方大公司、好高骛远孤芳自赏的中国自由派、善良又软弱的大多数·······。

没有西方技术和芯片,防火墙,维稳监控系统只能坚持2-3年左右,没有进口的廉价粮食和石油,中国的物价要暴涨。

接班人、派系、政治、舆论这些都充满不确定性无法预测,但经济和人口是可见的无法改变的中长期趋势。反正中共权贵、太子、高层一开始就是准备竭泽而渔,疯狂割韭菜,能多割一天是一天,能多捞一笔是一笔,哪天玩不下去了社会撑不住了,他们就收拾细软资产转移海外跑路与众小妾私生子团聚享福去,至于中国人、华夏文明的死活他们才不关心呢。

中国2020年登记出生新生儿仅仅1003点5万
https://www.rfi.fr/cn/中国/20210209-中国出生率历史性塌陷-1949年以来最低水平

( 由 作者 于 2021年2月11日 编辑 )
自由且迷茫
KingSager 祗园精舍钟声响,诉说世事本无常。沙罗双树花失色,盛者必衰若沧桑
回复文章: ;;;;
标记为删除
回复文章: ;;;;
标记为删除
图书馆革命🌈
libgen 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一个阅读诗歌的人要比不读诗歌的人更难被战胜。创造是一种拯救。创造拯救了创造者本身。
回复文章: 关于此次美国大选,导致与此事没有直接关系的华人反共政治派系分裂成现在的局面,深表失望

——iyouport:美国的选举为什么撕裂了华人群体:让我们避免使用“川粉”这个词

刘慈欣 反共复民
回答问题: 中国历史上有哪些“起义”“造反”是不正义的?

@洛天依言和江泽民 #120920 中华民国完成了太平天国未完成的事业。

Ambulance 夫人必自侮,然後人侮之;家必自毀,而後人毀之;國必自伐,而後人伐之。
发表文章: 中国人真的都是“反贪官不反皇帝”吗?

看到秦晖在清华上课的一段,提到中国历史上农民起义,感觉比较有意思:

去YouTube上播放

官逼民反在性质上就是冲着朝廷的。尽管官逼民反未见得都是要“杀到东京,夺了鸟位”,而因此就有人说,如果他们不主张打到首都,就说明他们觉悟不够,就是所谓只反贪官不反皇帝,这是落后的。但是我前面已经讲到了,实际上贪官与皇帝在中国人心目中的距离,应该说并不遥远。

一般中国的老百姓都知道,贪官是怎么形成的呢?贪官不是土司,不是领主,不是世世代代在这个地方的,贪官不就是皇上派来的吗?我们以前传统的说法,这些人就叫朝廷命官,他们就代表朝廷的。因此反贪官其实就是反朝廷。至于为什么只反贪官不反皇帝呢?其实在多数情况下和所谓的觉悟并没有什么关系,往往是这个民变没有闹大,那么你就没有能力去反皇帝。如果你有能力了,那就“杀到东京,夺了鸟位”,这并不需要什么阶级觉悟。

恰恰相反,在我国历史上的这些社会冲突中,真正有阶级觉悟的,就是明确意识到我是为佃户采取行动的,是针对地主的,那么这样的就是我前面讲到的佃变了。像(佃变)这样的事件,他通常倒是不反皇帝的。那么他不反皇帝反谁呢?就是反地主。而且像这样的事件中,他们的阶级意识往往非常强 ,我就是代表佃户的,而不是代表什么天下,代表什么万民,不是这样的。因此这种事情应该说,和所谓的阶级觉悟没有多大的关系。

根据他的这段理论,我试着分析一下中国人各种群体性反抗事件的逻辑。

我们经常看到,很多抗议者到政府门口拉横幅,上面除了诉求,往往有“求求国家政府党中央为我们作主”,“习大大你在哪里”之类的话。过去我看到这些话,就经常暗地嘲笑他们还是明君思想。但现在仔细想想,其实他们未必真的就这么想,这样更多只是一种策略。正如秦晖所说的,他们之所以还没反党中央,只不过是因为力量不够,而不是他们就真的以为中央政府就一点责任都没有。

当然,这种围攻当地政府的情况,还是得看当地一把手是不是本地人。中国过去的地方官员,都是当地势力里面通过政治博弈选出来的。这样的官员虽然未必就清正廉洁,但至少对地方有感情,不会太过乱来。到了中共时期,特别是近二十年,主要的地方一把手甚至主要官员都是异地调派过去的,这当然是为了避免地方作乱,但这种情况比过去封建王朝时期严重得多。如果当地一把手是本地人,比如说村干部这种级别,民众会期望上级政府介入处理尚且情有可原。但是到了党中央->省和市这个层级,地方主要干部肯定是异地调派,普通人当然也知道这些官员不是“自己人”。我在上海呆过一段时间,上海本地人告诉我,因为贪污被中央拿下的陈良宇因为多年持续在上海做官,他的民望是最好的(当然他也不是什么善类)。而后面的几个市委书记都是中央调派,就被上海人骂得狗血喷头。所以,对当地政府的不满,就往往会进一步往上上升到中央层面。在抗议的时候人们当然也说“我们支持党支持中央”,但这种口头上的支持,其潜台词是“我们支持中央出来负责解决问题”。

我一直关注香港反送中,去年抗议的时候,一开始也没有马上打出“天灭中共”的旗号,相反居然还有不少要求中央政府惩处林郑让她下台的标语。那么我们难道就能说,香港人“只反贪官不反皇帝”吗?当然不是,人的观念和立场是会随着对手的应对而变化的。后面中央开始强力打压,国际社会开始关注的时候,香港人立刻就改变了策略,批判一国两制,把矛头直接指向了中央政府。

而与之相反的是,中国国内现在流行一种宣传,即把社会不公等问题都归咎到资本家头上,而毛左和所谓的一些新左派,包括不少大学生和刚工作的人通常都认同这一套。这样一来,政府就可以坐山观虎斗,以一个超脱的姿态去介入处理,而不必担心引火烧身。就像秦晖说的那样,如果阶级意识非常强,变成了职工反对资本家,那么这样的人往往只想着把资本家打倒,而不会去想造成社会不公的本质性问题是什么。然而,一旦这些工人运动开始把矛头转向政府,就像北大马会那样,公开发表《反动势力的耻辱柱和进步青年的里程碑——广东警方对深圳建会工人声援团8.24暴力清场纪要》这样的文章,那么就会马上被政府打成“和境外势力勾结”。到那个时候,无论是高喊“民主自由万岁”,“习大大救救我们”还是“毛主席你在哪里”,其实在中共眼里看起来都没有任何区别。

所以在这个问题上,我比较乐观。的确有不少人知道皇帝不好,但没有能力去反。也有不少人还没看破皇帝的本质,但这些人一旦开始反贪官,最终也一定会认识到皇帝才是问题根源的事实。所谓“中国人都只反贪官不反皇帝”,本身就是个伪命题。但是,打倒了旧的皇帝以后,是换上一个新皇帝还是彻底改变这个制造皇帝的制度,那就很难说了。

( 恢复自谷歌快照 采集于香港时间 2020-10-20 10:10 )
9
2020年10月20日 105 次浏览
Ambulance 夫人必自侮,然後人侮之;家必自毀,而後人毀之;國必自伐,而後人伐之。
回复文章: 在中国语境下,选择保守主义是死路一条

@kill_ccp #103553 拜登的整个政策,在西方平均的政治光谱里面算偏右的。美国所有政治人物里面能算上左派的大概也只有桑德斯。我在欧洲社会算比较右派,但即便是欧洲的右派也觉得美国没有全民医保太不人道。你觉得民主党左,是因为自己的屁股就坐在极右的位置上。

拜登昨天说年收入40万美元以下的不会加税,放在欧洲这就是标准的右派竞选言论。左派绝对会说,收入10万以上已经是社会上的中高收入阶层了,为何不加税?哪怕放在保守主义盛行的英国,这条线也比拜登的低太多(英国似乎是年薪5万英镑以上的部分就要收重税)。

https://www.politicalcompass.org/uselection2020

For example, Bernie Sanders is popularly perceived in his own country as an off-the-wall left figure; in other western democracies he would sit squarely within the mainstream social democratic parties that regularly form governments or comprise the largest opposition. Conversely, a US candidate who believes in unfettered market forces or capital punishment may be seen at home as mainstream, but ‘extreme’ in other developed countries. Similarly, ‘Obamacare’ is seen as a liberal/left initiative in the US, while in other developed countries it is viewed as a tepid version of the long-established universal public health care systems that are broadly supported by conservatives as well as social democrats.

关于中国问题,秦晖早就说过,中国应当既减少税收,同时增加福利,缺一不可。只主张小政府少税收,相当于为政府推卸责任。只主张大政府增加福利,相当于为政府扩权找借口。

( 恢复自谷歌快照 采集于香港时间 2020-10-23 03:34 )
Ambulance 夫人必自侮,然後人侮之;家必自毀,而後人毀之;國必自伐,而後人伐之。
发表文章: 川普在大选点票结束的那一刻,早就已经完蛋了

1月6日川粉在川普的鼓动下大举进攻国会山,造成包括一名警察在内的五人死亡,打断了认证选票的民主进程。某些川粉老是拿BLM运动出来说事,以此合理化自己的行为,为那位冲击会场不幸被特勤枪击身亡的女士辩解。

警察杀死George Floyd的时候,是压在他脖子上使他窒息而死,事后并未抢救。八月份枪杀另一名黑人的时候,同样在他家里车库开枪,当场无人抢救。这两人即便犯罪,他们的罪行和冲击国会会场比起来,哪个更严重?他们在死前受到的折磨,和今天中枪的这位女士比起来哪个更严重?

何况今天这位中枪的女士是立即送医得到救治的。

BLM运动的时候国会动用的安保规模,和今天处理这些冲击国会的暴徒,难道是一个等级的?BLM有冲击国会和白宫吗?

到现在还在相信大选作弊,不相信美国独立运行上百年的司法制度,只能说你高兴就好,自己在social bubble里面好好呆着吧。第二修正案是让你自卫,不是让你有借口去推翻选举和政府的。选举的合法性只有法院的判决才算数。

川普早就已经完蛋了,两个月前大选结果出来的时候就是这样,今天他,和你们这一群川粉的所作所为,无非就是让更多人看清楚他实质独裁的嘴脸,加速他倒台的进程。

引用我两个月前的帖子,不过当时我没预料到的是,共和党里居然还有一大批人能硬撑这么久,一定要拖到最后一刻才和川普切割。我也没料到川普作为美国总加速师这么厉害,硬生生把两个Georgia州的参议员席位送给了本来要输的民主党:

川普已经完全没有任何机会翻盘了。不管他打不打法律战,也不管他接下来的这两个月任期打算怎么渡过,他已经在政治上正式被判了死刑。

让他真正再也无法翻身的原因是,美国传统盟友在媒体宣布拜登获胜以后纷纷发去贺电。这一方面承认了拜登政府的合法性,另一方面也在警告还在负隅顽抗的川普阵营:无论你们打算怎么闹,我们都不会再和你们打交道。

接下来川普阵营的土崩瓦解也是一瞬之间的事情,那些之前还在利用他的共和党大佬们,当然也不会为了他去葬送自己的政治生涯。

我其实还真是有点感叹,这就是民主制度的威力:无论是多么权倾一时的人物,哪怕是美国总统,一旦失去民众支持,哪怕只是以微弱劣势落败,也一样必须交权下台。现在留给川普的选择题就是,他是要体面宣布败选交权,还是要在民众的唾骂声和国际社会的压力下顽抗到底,最终被扔出白宫了。(当然我们现在知道,他和川粉们选择了后者)

然而,对于民主党,这次大选更应该当作败选来对待,因为议会的选举非常不理想,总统选票也没有获得决定性的胜利。

民主党应该感谢川普这位伟大的美国总加速师,让他们彻底翻盘,实现了完全执政。

看到之前的选票统计,说有相当一部分人总统投了拜登但是议会投了共和党议员。有些川粉认为这是做假票,但我觉得这恰好证实了选票的真实性:这说明有相当一部分中间选民只是想让川普下台,但他们并不想支持一个民主党议员代表他们。这无疑给民主党敲响了警钟:无论如何,接下去的四年必须尽力去照顾到这些中间选民,同时关注低收入人群,特别是被全球化影响到的社会底层们。如果民主党拿不出方案,那么四年一过,甚至只要两年以后的中期选举,民主党好不容易拿到的政权又会得而复失。

( 由 作者 于 2021年1月22日 编辑 )
13
2021年1月7日 894 次浏览
想被玩坏
goodidea 我好想被最心爱的人玩坏,反正感觉自己活不久了,还不如被玩坏呢
回复文章: 感觉这条微博虽然五毛,但很有道理

难道政府没有责任吗

这篇完全是把政府的责任抛给文科生(虽然与自己也有一些关系)

难道不是政府重工科,轻文科导致的吗

工科还不是996,就是文科的人太少了,工科就只会埋头默默的工作,也不管什么政治学和经济学,只要有钱就行了。文科的人多了,社会可能会出现更多的声音(反正比工科多)。工科这么多人,怎么没有把中国带向更好的未来

老鼠与毒药 免除更多老鼠的涉险还是保住更多老鼠的性命,这是一个问题
回复文章: 【圖表】2047,xsden,新品蔥三站就中國分裂問題調查之結果圖表

还是支持大一统。以前的民族概念严重受到地域和劳动生产方式的影响,而现在地球渐渐成一个村儿,劳动生产方式高度重合,规模才能提高竞争力,民族概念也会逐渐淡下去,最后形成一个共同的人类概念。

就单说一个大型粒子加速器,建造这种东西还是需要以国家的力量。真诸夏了,那这类东西肯定建不起来。未来的航天事业,还是需要一个实力雄厚的国力比较好。卢森堡很富有,但它不可能在航天时代引领潮流。

大航海时代的开启和西班牙葡萄牙的集权有关,只有足够的体量才能提供足够的成本。有一种理论是优化分裂,并且认为欧洲历史是一种优化分裂的结果。不过优化分裂只有拥有一定体量这样才对发展有着积极的作用,我认为这也算是大航海时代对今天的启示。目前的发展并不是一国一洲的,而是整个人类文明范围的。从全球范围来看,中美欧的体量我认为是当前文明最大的优化分裂。

而且独立要有一套自己国家建国的说法。北京弄了个说法今天独立,东城区弄个说法明天独立,崇文门弄个说法后天独立,我想这些可能都是诸夏派没有想过的。一星期后一看,全世界多出一亿国家,国旗颜色从000000到ffffff排得满满当当。

左逼屠宰场
虫文门 拥共屠支
回复文章: 【圖表】2047,xsden,新品蔥三站就中國分裂問題調查之結果圖表
标记为删除
( 由 作者 于 9月7日 编辑 )
wyf1230180 90后男工人,反贼版理中客
回复文章: 墙内极端皇汉与墙外姨学诸夏粉实锤上层是一伙人,都是钓鱼佬

@老鼠与毒药 #115881 @消极 #115867 这个钓鱼不一定是骗人进监狱,骗打赏也算,其实皇汉也分派系的,我就看见过微博一中医粉加某汉服吧吧主把签名改成伐无道诛暴秦支持香港反送中的,还有主张放下仇恨认为回族也是汉族的一部分只是信仰特殊,日韩越等汉字文化圈其它民族也可以团结的,也有女权派皇汉等……我这里提到的主要还是微博知乎上那些习五一梁兴扬等五毛率领的蛆块链派,其实我早就感觉他们似乎与姨学家一唱一喝了,比如知乎一个远古善良自由党自称汉民族主义者却推崇刘仲敬史观,还有姨学前面还有一个李硕本身过气了作为一个普通美国公民了,结果习五一还提了他一次使粉丝又捧了他。没想到这次居然有人揭露这些人早已蛇鼠一窝了,就是墙内墙外用不同口气割韭菜而矣。

回复文章: 墙内极端皇汉与墙外姨学诸夏粉实锤上层是一伙人,都是钓鱼佬

姨学诸夏这些东西完全看不下去,完完全全是胡编乱造。

回复文章: 【硬核社会学】996、内卷、打工人:马克思为什么是对的(上)

马克思主义最大的问题就是劳动价值学说,其本质也是亚当斯密的成本价值学说的变种。这种东西是非常不靠谱的,如果严格遵守这个理论买期货只能赔个精光。如今比较适用的是边际效用价值论(一般说为边际效用价格)。

而马克思几乎全部的社会主张,都是基于劳动价值理论,虽然这套理论严格自恰,但在社会实践中总会出现大量反例来反驳,不过这更多是马克思的时代局限性。如果他的经济学或者退一步劳动价值学说现在被经济界采纳,那这个主义还能说有活力。但是这个学说都不能解释完整的普通人可见的经济现象,这个学说就应该被迭代。 一种真正的科学精神绝不会为某一种学说用武力来捍卫,就像不会因为有人因为相信亚里士多德的力学而被相信牛顿力学的人所武力批评。当时在效用论方面还没有边际效用理论,劳动价值学说相较而言能解释更多经济现象。等1870年多(具体忘了),边际效用理论提出后,随着经济发展导致经济现象的一步步复杂,劳动价值理论才被一步步彻底抛弃。但也因为劳动价值论提出时,遭受了大量的非学术性质的攻击,导致它必须用斗争的方式确保自己存在。同时这套理论符合广大工人阶级利益,加上它有严格的逻辑证明,才有了后来的工人运动和共产国际。

不过比起劳动价值学说,其实边际效用学说更需要工会来维持工人的利益。因为全世界市场就这么大,工人普遍待遇更好,那么市场就相应更大,发展生产力才不会导致产品过剩。所以我不认为是因为马克思主义导致劳动环境和工人待遇的优化,而是边际效用价值论让人们更倾向于维持一个生产消费平衡的方式,而这个方式中生产的发展是企业家资本家的事,而消费的发展更多是通过“政府干预来达到财富再分配”的方式来实现。也唯有消费市场的发展,才能让生产力的发展变得有意义。现在欧洲出现了“无条件基本收入”,我认为其核心逻辑和社会福利的产生是非常类似的,也是为了“发展市场”。

至于马克思社群里,认为是马克思主义的产生与运动导致资本主义的改良我认为是片面的。如果马克思的产生和运动是这件事的核心原因,那么苏联解体后发达国家工人的待遇应该普遍会降低,不过这件事没看到。如果说是马克思主义的存在对资本主义社会产生了不可逆的影响导致工人不会因为马克思主义的消失而待遇变差,这也是片面的。瑞士在这十年里(具体哪年开始忘了,大家可以查)有两年做过全民无条件基本收入,如果仅仅是马克思主义的影响才让工人待遇改善,那在现如今马克思主义衰落的今天,不应该有政府主导的崭新的工人待遇福利模式的出现,因为没有了马克思主义统治阶级理应不必如此讨好工人阶级。但恰恰相反,今年疫情,很多国家直接给人们发现金,他们学学中国发几张满400减100的券多好,少发钱减少国家财政赤字不香吗?但事实并非如此,所以我们有充分的理由认为并非是马克思主义的存在导致资本主义的改良,而是有更深层的生产消费逻辑导致社会福利的优化,并且让发达国家绝无可能回到之前那种带血的雇佣模式了。

回复文章: 内容已删除

@笑翻江山 #26 这个不是儒家就是法家的分类法本来就很奇怪……一个人的思想是复杂的是动态的,又不是啥宗教,有兼容多种来源的想法很正常。

王安石变法其实应该具体看待,他的问题是强推变法破坏了太多政治传统,而且伤害了宋朝内部的权力制衡形式,使得朝廷后期新旧党争严重,而且宋朝早年的预防专权的台谏制度也破坏了。王安石自己出发点可能是好的,但是后面出来个蔡京这样的去弄权,就无法制止了。

本质上王安石弄的东西就是国家干预经济,但因为官僚系统注定的低效,最后肯定只会导致负面效果。

不过宋朝还是很可惜,再发展探索试错下去没准是有机会近代化的,毕竟大宪章是1215年,比王安石还晚很多……

回复文章: 一旦武力攻台,台湾必败

对待这种五毛小粉红最好的办法就是帮他们报名参军。

example notif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