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复 - bobliu
民憲派
bobliu 00後(九年級生),來自中華民國自由地區
回复文章: 本月25日国民党主席选举的候选人介绍

@公孙策2 #170108 知道了,感謝

不過貌似沒必要改了,資料恢復以後,你原先的投票也回來了,我的這份現在應該可以丟進碎紙機了

回复文章: 本月25日国民党主席选举的候选人介绍

@公孙策2 @addjapan 我按自己的部分記憶嘗試復原了舊投票,可以請你們看一下有哪些選項是需要添加或修正的嗎?

回复文章: 有限承认国家和现存流亡政府一览

@在民党主席 #156657

我记得这个问题我以前在品韭问过。

(大號推測實錘了XD)

我記得我還回應過你的那個問題,提出了兩個可能性:一是如同你所述的大韓民國政府堅持其法理與正統;二是如同阿里萨斯提出的類似今日國府於臺灣島上所發生的,被夾在內部的民族認同壓力與外部的意識形態衝突之間動彈不得

連結為證:https://pincong.rocks/article/item_id-484573

甚至大韩民国被挤出联合国都是有可能的。

確實,在這樣的情形下,南韓不可能成為正式會員國,(無法確定其觀察員身分是否保留),南韓能在1991年進入聯合國除了蘇東集團崩解導致北韓的靠山驟減以外,兩韓關係在該時代氛圍下的緩解也是重要因素;而若兩韓按半島-濟州模式推演,南韓即便在制度性優越,也不敵12000多倍大的北韓,也就是說即便濟州真能支撐大韓民國政府的運作(考慮到該島的條件...),兩邊的實力差卻甚至會比中共-國府更大,702號決議大概不會存在

或许,你可以假设只剩西贡一城的南越来对比。

西貢嗎...其實南越最慘的是它無路可逃,越南沒有島嶼是大到足以容納南越政府的,南越只剩西貢最有可能的結局是直接被北越陸軍平推過去...

試問若韓戰中大韓民國政府被迫逃亡濟州屬於殘存亦或流亡?

其實我提這個例子主要只是想澄清國府是殘存政權而非流亡政權,除非今天認定臺澎金馬皆非中國所屬,否則流亡一詞實為不符定義之誤用

回复文章: 有限承认国家和现存流亡政府一览

@奭麦郎 #156578 用殘存政權形容更合適些,畢竟流亡意味著失去對舊有國土的全部控制,而嚴格來說,即便僅剩3/1000,中華民國政府仍控制著部分的中國領土

試問若韓戰中大韓民國政府被迫逃亡濟州屬於殘存亦或流亡?

( 由 作者 于 9月12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爐邊詩社第十七期徵稿】———【秋】

前幾天想到的,因為對方生日在秋天,所以決定放出來,希望不會離題XD

謹以此詩贈與在白露前後誕生的妳

警告:離題、文筆渣、不符格律可能


《誕辰日贈君》

杏花廊下灼華影,宜室之言曾憶清?

白月伴露二十載,八六朔望恍若夢;

鳳凰散落四紛飛,梅謝以後陌路形;

金風再臨河右時,只願君心萬福幸。

回复文章: 【投票】中国未来的首都如果不在北京,您认为应该在哪里

@陈士杰 #155868 即便遷都,北大清華跟故宮都還在北平,北平還是能當文化中心;按此說法,將政治中心移至南京並將經濟中心轉向或維持在上海(取決於你認為現今的經濟中心在北平還是在上海),而讓歷史悠久的故宮與北大清華兩所大學留在北平不也可行?

@在民党主席 #155862 這讓我想到,若要以舊思維解釋,是否亦可解釋為北京的帝國餘氣濃厚,才合著民國時期兩次復辟乃至於中共建政都在那發生XD

回复文章: 今天不谈政治,说说瑞典蠢驴P社

十字軍之王(CK)是以歐洲中世紀為藍本,扮演領主用各種方式諸如聯姻、陰謀以及最直接的戰爭來擴張領地,可以說,由於站位的不同(家族而非國家),可能會需要適應與P社其他戰(ㄇㄛˊ/mo2)略(ㄏㄨㄢˋ/huan4)歷史遊戲相差較大的遊戲機制。比起EU系列,作為中世紀領主,宗教的影響又更大一些,哈里發與教皇地位崇高(但你實力足夠的話也可以用對立教宗來搞教宗)且能在符合條件時發動大聖戰(撈威望的大好機會),而且封臣關係與家庭關係也變得十分重要(弄不好的話他們甚至會逼你下台)。另外玩王國風雲(十字軍之王)的還有很重要的是要多生,擴大家族人口(但要注意不要發生擁立叛亂),如果你家族擁有伯爵領以上封地的貴族全都死掉的話遊戲就結束了。最後,和EU、Vic或HOI不同,地圖內有些勢力是不能玩的,而且除了封建政體的領主外,其他的都需要DLC才能玩(此處是CK2的狀況)。

維多利亞系列(Vic)則比較偏向政治經濟模擬器,模擬19世紀維多利亞時代資本競逐並使歐陸大國走向新帝國主義的時代,它的特點是會有不同的人口群代表不同職業、階級的民眾,而你需要用各種方式進行工業化與現代化,將國家帶離前工業化狀態以增強實力同時滿足部分群體以避免翻車。(Vic2太舊了沒玩過,Vic3還沒發售,所以我並沒有到非常了解)

回复文章: 网友自学编程拿下“新品葱”:钢铁雄心HOI专访

@首都卫队 #155509 上手方式包含了其他人的遊玩、翻遊戲wiki、翻遊戲文本、看解釋影片(比方HOI的兵種配比)、Console,以上動作可配合遊戲同時進行

@消极 #155515 多存檔是沒錯,但也要注意遊戲更新,新出DLC可能會配大規模的機制更動(即便你沒買DLC),屆時舊的存檔就可能完全無效

回复文章: 苏联解体对俄罗斯人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

他们说苏联高官腐败盛行,但只是走私一些商品牟利,和俄罗斯寡头不是一个级别。

於是你寧可花數小時的時間排隊以取得食物與日用品?

蘇聯時期過度注重重工業(與勃烈日涅夫以後的石油出口)的計劃經濟導致了生活消費品嚴重的供不應求與黑市的猖獗,整個扭曲的經濟結構與勃烈日涅夫時期的停滯腐化正是後來戈巴契夫(戈爾巴喬夫)改革的主要原因,不實施改革,民眾的生活水平一定會更糟(當然戈巴契夫改革的具體方式與成效另當別論)。

苏联解体对俄罗斯是灾难性的。俄罗斯不仅丧失了超级大国的地位,而且将俄罗斯人的生活水平带入泥潭。

將俄國的生活水平帶入泥潭的並不是蘇聯解體(儘管它確實對超級大國的地位造成了影響),而是政治經濟改革過程中的諸多失誤,比如在經濟轉型的過程中,未能透過建立完善制度保證前黨國相關人物不會透過手中的權力使產業私有化的過程成為中飽私囊的工具,進而導致大量原國企管理者轉變為寡頭成員的現象。

至於蘇聯解體對於中國未來轉型的啟示,我個人認為主要還是在於轉型過程中應當要迅速完善相關的法規體制,防堵既有的中共黨政人員藉轉型成為控制新政權政治或經濟的寡頭(其實更可能的恐怕是要想辦法拆除改革開放過程中已經形成的黨國寡頭)、維持經濟的有效運作以避免國民對體制的信心喪失,導致他們傾向並選擇走回頭路。

另外,關於俄國轉型的過程,除了上面我說的以外,這部影片也能做為參考:

youtu.be/5gZ30GjarmU
回复文章: 🍵茶餐廳🍵

@刘慈欣 #155199 感謝指引方向,當我剛剛無法按讚、帳號登不進去的時候一度還以為我做錯了什麼導致被警告甚至瀕臨被封之類的(T_T)

(@thphd 另外同問站長大大發生了什麼事)

回复文章: 吧友们对朝韩统一有什么看法?你们反对朝韩统一吗?

作為同樣因為制度分裂的國家,當然支持

當然就實務上來說會面臨幾個問題:

1.怎麼做:擁有核武器的北韓要垮臺肯定不能是以直接的傳統軍事入侵的方式,就算是用斬首行動等等方式也要避免之後的混亂擴大(比方領導人真的打算動用核武之類的)並確保南韓能順利接管北韓

2.核武器:統一後南韓若取得北韓研製的核武,將有打破其所承認的核不擴散條約條文的可能,南韓勢必得要在退出條約和銷毀核武間做抉擇

3.政治經濟:眾所周知,北韓的經濟狀況極差,南韓統一北韓以後,人均將會大幅倒退(可能一度掉出已開發俱樂部),並且需要大量資金投入北部的各項建設;另外,北韓民眾肯定有些是深信金家那套的,將他們或者至少他們的下一代完全轉換為民主體制的支持者也需要一些時間成本;如同當年的東西德統一一樣,會有一段陣痛磨合期,這就需要韓國的政治人物與兩韓的民眾共同想辦法來渡過了...

4.民主中國能做什麼:首先我們必須要有一個民主中國,不然中共肯定是繼續支持這個貌合神離的小老弟的;坦白說,能做的有限,除非你真的打算自己發動斬首行動,或是自己煽動政變之類的,否則能做的大概就是在外交紙面上支持以南韓為中心的兩韓統一,並且確實配合國際制裁,切斷過去對北韓政府的援助,然後等待北韓自己轉變(看金氏政權在失去主要外援的狀況下能撐多久不讓步);而且,我相信屆時的中國在處理自身事務上(指清理中共帶來的各項政策遺產)可能就已經分身乏術了...

回复文章: 蔡英文总统在亚洲女政治家里算是什么水平

水平如何很多時候是要事後檢視的,因為政策多數時候效果都是長期的(通常那種一朝一夕或效果特猛的比較容易反噬),成果不一定馬上能看見;比如健保,據說當年引起很大爭議,但現在撇除濫用或需調漲保費以免破產的問題,大部分人都覺得很好用

以我的立場跟目前的形勢來看的話:推動了一系列的進步主義改革,包含同婚年改之類的,這些有一定意義但大部分需要較長時間驗證(而且勞保這塊沒動到...);能源政策—非核2025,已經遭到很大挑戰,0核電意味著要以燃煤燃氣為主(別想綠能了...先不說穩定性,在四年內來不及成為主力的),而且之前也已經跳了兩次電,也許未來會有不同評價(?),至少目前是帶來負擔的;兩岸...其抱持的立場更像是需要支持時出口轉內銷的吸票機;外交方面,親美(一以貫之的國府外交方向),但貿然進口萊豬一事,在換到什麼外交利多以前已經掀起島內一輪風暴;疫情方面,去年還不錯,今年倒是出了太多包,花了三個月才幾乎回復;其他方面的話,我尤其看不慣護照改版的陳水扁行為,軍事的自主國防、經濟的前瞻與新南向也算是需要花時間才能驗證的,大搞側翼、梗圖政治的長期影響更是需要時間確認;總之,以目前觀,不足之處很多,或許等她下台,甚至下台後n年才能(或不能)真正釐清她作為政治人物的整體水平

回复文章: 你觉得为什么台湾立法院的暴力那么多?

議會暴力算是民主化初期的正常現象,一方面當然是因為雙方歧見過大,另一方面,也需要時間適應新的運作模式,當然也不排除一些在近代媒體的影響下為了博眼球與選票而上演議會暴力的例子。

但隨著時間過去,這多少會被另外一種杯葛方式取代—冗長表決(2016還17年時國民黨曾用這招試圖擋下黨產條例,但失敗),畢竟隨著民主政治趨於成熟與穩定,這套的效果與吸引力會下降,英美以前也有過嚴重的議會暴力(據說還曾拔槍過),而我們的議會暴力最誇張大概是在1990年代(網路上還找的到一些片段),近年來其實算是有好那麼一些,至少立法院已經很少看到像是劇烈打鬥那樣的暴力事件了,搶主席台、丟豬肉、推擠這種多少還是有啦

(不過...我覺得貧富差距擴大與階級固化可能會對此造成影響,作為民主體制中堅的中產階級流失、社會衝突的激化與政治衝突的激化,也許未來各國議會暴力的頻率再度上升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回复文章: 伊朗伊斯兰革命:革了个寂寞

伊朗革命...

有興趣的話可以去看下編程隨想寫的每周转载:伊朗迷你裙的变迁(值得某些毛粉反思一下),裡面描述了當時的背景,也有些圖片能體現革命前後的狀況

不得不說,就被更糟的革命推翻來說,我也會想起國府的狀況,從而在某些方面更對巴列維王朝更感同情,並給出巴列維王朝相對更好的結果(就我印象中,兩者在革命前的形勢在某些方面類似,貧富差距、威權政體、政權親美、政府效能不佳等等,另一方面也有著許多差異,國府面對著二戰後的各種問題,而巴列維王朝碰到的則是在世俗化過程中對教士階層的利益損害所造成的相關不滿,另外,中共奪權自始自終基本由中共主導,伊朗伊斯蘭革命則是各派雜揉,而霍梅尼最終「篡奪」了革命成果)

我想,回顧伊朗伊斯蘭革命的歷史多少還是能給民主派一點警惕或啟示吧:在革命轉型的過程中,要盡力避免被某些極端勢力奪權或讓少數人獲取能動搖體制甚或獨斷體制的威望,否則容易演變成「伊斯蘭民主」(實質上是神權制)、「人民民主」(實質上是共黨專政)等奇特的「民主」制或者赤裸裸的獨裁政體

回复文章: 據說連戰訪問大陸時曾經提出統一的條件是中共先開放廣東、福建、浙江三省的黨禁報禁,如何看待?

@丁丁兄弟 #150444 我本來以為這只是反諷XD

問:如果沒有馬歇爾調停,林彪和四野會不會在東北全軍覆沒?進而改變解放戰爭走向。

答:依四平會戰後的局勢,若沒有了六月停戰令,國軍趁勢攻入哈爾濱問題不大,能否趁勢剿滅林彪與四野則要視國軍在東北的補員狀況而定,因為國民政府需要對國統區進行兵力駐守與治安維護,另外蘇聯對國府迅速進軍的反應與這個反應的速度也要考量在內,如果國府在東北的攻勢停頓,那東北民主聯軍大概率會在蘇聯的支持下恢復並捲土重來,如果國府能有足夠的人員補充駐軍,而機械化部隊的進軍速度也夠快,同時沒有軍火禁運的制肘,從而能迅速佔領東北大部,那林彪確實有可能只能在中蘇邊境打游擊,進而使國府能將主力軍團調回關內以擴大軍事上的優勢...

簡單答案:馬歇爾調停確實給了中共喘息之機以捲土重來,但沒有六月停戰令國府未必就能在戰爭早期在東北一次取勝,因為國府有太多問題能影響其表現了

該答後記:國共互信低是事實,但美國確實也用美援卡住了蔣的一些決策,從而使得國府在1946年發出了數次的停戰令(最著名兩次:一月、六月),不過隨著雙方關係的愈發緊張,六月停戰令以後的停戰令效力其實也越來越蒼白,而且這些停戰令相對來說對於國府方的約束力較大,對於中共就...;另外,附內戰的爆發順序:關內(接收淪陷區的衝突,中共阻止國府接收)→一月停戰令停戰→東北(蘇聯撤軍、國共搶占東北)→六月停戰令停戰→關內(由東北延燒關內,中共將全面內戰起點設置於此,而將之前的稱為衝突或摩擦,或有意圖誤導之嫌疑)

續問:如果沒有馬歇爾調停,林彪和四野在東北全軍覆沒。請依照中共武裝鬥爭的本質來判斷,中共是否還有機會取得天下?

答:東北民主聯軍全軍覆沒,很大程度上意味著國府能控制東北並將投入東北的兵力投射回關內的華北與華中戰場,這兩個因素自然大大增加了國府勝利的機會,但同樣的,國府仍然面對著各種內外問題:派系鬥爭、大量間諜滲透、經濟重建etc,精銳部隊有可能因為派系鬥爭、間諜洩密而損失(孟良崮),經濟問題有可能導致人心盡失(惡性通膨未能解決)、軍隊欠餉,這些問題長期下來都有可能拖垮國府,從而導致政權崩潰,因此,中共取勝的機會是有的,只是失去東北和它的工業基礎讓雙方差距拉得更大,其取勝可能性更進一步往下降而已(大概像是獲勝率由3:7變6:4那樣)

該答後記:國府在戰後其實有兩個選擇,一:在經濟崩潰前速戰速決徹底消滅中共;二:以恢復國統區經濟與資源為先,以在經濟潛力與實力上拉大優勢(單以經濟與財政面論,在戰時狀態下,拖越久對國府越不利,在和平重建狀態下,拖越久對國府越有利);前者是國府最後做出的決定,但最後由於高估國統區經濟狀況與軍事實力,低估內部被滲透程度,許多舉措失當,在軍事勝利之前經濟就撐不下去了;後者或許是美國推動聯合政府的考慮之一?但這個選擇的最大問題在於國府不主動攻擊不代表中共就會真的配合保持和平,共軍主動對國軍發動攻擊以攪亂國統區並非不可能,而且即便國府真的大規模讓步以至於大量中共成員進入政府也還是有另一個風險—1948年捷克斯洛伐克政變式政權變革。

附:国民党为什么会在内战中失败?我還在品蔥時的回答

問:如果趙紫陽跟葉利欽一樣站在戒嚴部隊的坦克車上,跟解放軍演講。或者帶領天安門廣場上數十萬學生衝擊中南海,89年中國會不會提前民主化?

答:我個人認為819模式的一個問題與缺陷是,鄧小平不是戈巴契夫,不只是他反對自由化與民主化,更重要的是,當時並沒有一個「保守派先發動對改革派政變」的狀況,這使趙紫陽「站在戒嚴部隊的坦克車上,跟解放軍演講」的立基點弱了很多,葉爾欽打的理由是「反對保守派對戈巴契夫的政變」(雖然在政變結束後他利用其聲勢高漲而戈巴契夫的統治力更衰弱的形勢奪走了權力、徹底架空戈巴契夫並迫使蘇聯徹底解體),但如果89年趙紫陽站在戒嚴部隊的坦克車上,跟解放軍演講,反而會變成是「趙紫陽要發動政變」,而且在鄧小平這個實質領導人尚能行使職權的情形下,這麼做是否真能引發大規模的共軍倒戈(或至少中立)?至於帶領天安門廣場上數十萬學生衝擊中南海的前提是:武裝力量至少要是中立的,或者學生群體的組織度夠高以至於支持強硬派的武裝力量寡不敵眾,否則沒有組織性的任何群眾在槍口面前都只會四散潰逃...

續問:如果89年學生先下手為強,衝入中南海,活捉鄧小平,那麼解放軍會不會依舊血洗天安門廣場,如果鄧小平在學生的脅迫下死於非命,軍委主席空缺,那麼請從中共和解放軍的本質判斷,中國歷史會不會改寫?

答:我覺得如果只是鄧一個人出事,那最有可能的結果就是這場事件成為其他保守派元老藉機奪權的藉口(最有可能是陳雲當一把手),像歷史上一樣,改革派被清理(而且由於失去了鄧的支持,大概會比現實中的下場更慘一些),但由於沒了鄧,二次改開很可能不會發生(沒有南巡),中國大陸大概率成為勃列日涅夫式的後極權政體,搭配計畫經濟為主的經濟體系,而鄧、趙、胡的時期大概會被當作中共的赫魯雪夫解凍—以解凍為起點,以政變、改革停滯甚至部分倒退為終點,算是另類的改寫吧。如果鄧和各元老都死於非命...很難說接下來會發生什麼,鑒於留下來的人都沒有過去元老般的政治實力,一種可能的狀況是,改革派與保守派的鬥爭會更加激烈,後者勝利則勃式後極權,前者勝利則改開繼續並可能走向民主化,但激烈學運導致多位元老死於非命似乎更有可能導致改革派的威信掃地以及一場大規模的鎮壓,然而,在軍隊保持中立而民眾支持更進一步的政治改革的情形下,保守派被孤立進而導致改革派全面控制的可能性也存在(由於元老們全部被直接移除,而且沒有確定的繼承人,導致要對於接下來的走向的判斷變得相當困難;當然,更有可能的原因或許是我對1980年代末的中共認識的還不夠吧)

回复文章: 为什么女孩子都喜欢喝奶茶,男孩子喜欢可乐

为什么女孩子都喜欢喝奶茶,男孩子喜欢可乐

我兩個都喜歡的說XD

另外,要先知道這種現象有沒有普遍性(即多數人遵循著這種現象)...可能要看有沒有專家對這件事情做過調查,確定這現象有普遍性才能接著問背後的因素;雖然我個人覺得這應該只是單純每個人喜好不同而已

(順帶一提,我印象中這兩種飲料喝多了其實都不利於健康)

回复文章: 为什么有些台湾人关注奥运中国队,却不关注中华台北队?

證實是自由地區出生長大的?

um...嘛...什麼人都有嘛...我們這有赤統派跟極端獨派其實也不能說完全不正常...甚至之前也有聽說在101下揮中共旗,以及某些臺灣youtuber頻道可以聚集一堆來自兩岸的赤統派的...

那一派的一部分甚至大部分立場跟言論我們可能並不認同甚至反感討厭,但...不得不說...這個群體無論如何還是真的存在...

(雖然說完全不提到奧運中華台北隊的確...感覺似乎是少數比一般聽說的在地紅統派更紅的)

回复文章: 7.13 墙内视频网站bilibili突然崩溃,原因不明

@kill_ccp #147957 ...可以理解,chi無雙吧跟心跳心跳文學部吧就被封了,還有看過有人只是發遊戲戰報就被封號的,再加上很多以前關注的東西很多都鴿了或涼了,本來在那邊也就是潛水看帖為主,現在花的時間就更少了(但還是會上去看有沒有關注的帖子復活的奇蹟、新的有興趣的同人或僅僅是簽個到之類的)

@首都卫队 #147958 有帳號,但很少上去看

回复文章: 7.13 墙内视频网站bilibili突然崩溃,原因不明

@kill_ccp #147943 我個人是會用b站跟lofter、百度貼吧,貼吧是最早時候用來追蹤民無、HOI等遊戲用的,b站跟lofter是用來追蹤一些音樂、遊戲跟同人的(主要是UT),另外會在知乎看一些HOI4跟相關mod的dev diary(但沒有知乎帳號)

我身邊有幾個認識的同學會用微博,但更多的我就不清楚了

回复文章: 7.13 墙内视频网站bilibili突然崩溃,原因不明

受害者+1

我現在還是上不去......

回复文章: 中共倒台后是否会像某姨说的那样,张献忠遍地开花?

那個諸夏神棍說的啊...→_→

我個人的看法是,政權更迭時一定或多或少會有些混亂的,畢竟中共的舊秩序已經逐漸瓦解,而新的秩序尚未建構或者尚未完全建立,權威真空期出現一些問題很正常,但無論如何都不至於變成遍地張獻忠

除非那時的中國大陸是完全的無政府狀態,連個像樣的臨時政府都沒有,而且經歷長期飢荒之類的,不過...說真的,在演變成這種狀況前,美、俄、印等世界大國或地緣勢力應該也很快就會介入扶持代理政府之類的,我認為讓這麼大的地區與人口陷入完全無政府的混亂並不符合他們的利益(因為混亂會藉由難民等方式外擴,全球貿易體系也會受衝擊etc)

不像過去的朝代循環只影響東亞,在全球化之下,這種大規模的動盪肯定是在各方面影響全世界的,像美國這種大國必然會有或明或暗的介入。

直接讓中國大陸這樣一個影響巨大的大國、地區陷入無政府狀態?顯然對於各國來說是不可能的事

簡而言之我認為:有些許混亂是可能的,完全失序到「張獻忠遍地開花」這種魔幻程度不太可能,而且國際也會介入

12
7月3日
回答问题: 如何看待墙内极权政体的政策延续性强于民主政体的观点?

政策延續性啊...

確實專制政體由於不必面對政黨輪替而比較少有政策中斷的問題,可能可以執行一些比較長遠的計畫,反過來民主政體就容易因為民意或政黨輪替而造成政策的中斷,像中華民國政府在90年代推動的亞太營運中心計劃就因為2000年選舉的結果(和一些其他原因)而流產;但如同許多回答所提及的,這樣的延續性它的代價是失去政策的糾錯能力,這意味著能被長期貫徹的不僅是有益的政策,有害的政策也可能被長期延續與貫徹,比方中國大陸嚴厲的一胎化政策;而民主制度中,一旦一個政策無益甚至有害,民意的壓力足以迫使執政團隊轉向,或是在下次選舉中換下執政團隊,當然這個代價也就是:如果民眾不清楚一個短空長多的政策,民眾可能會(短視的)反對它;最後,若要單純就政策執行評估專制與民主的好壞的話,專制是以較大的風險去賭執政團隊的政策路線,而法治民主則是以效率、延續性和效益為代價換取較小的風險,或者可以以一個常見的比喻來說明:「專制所謂的政策效益與延續性相當於拆了方向盤、煞車與安全氣囊去換取油箱的油量與引擎的馬力」

順帶一提,一個政權越專制集權,這個政權治下的所有人等於是以越大的風險豪賭其政策的效果

回复文章: 极端伊斯兰主义和中共哪个对世界的危害更大?

先說結論,我認為,就目前而言,中共威脅更大一些,但這不代表極端伊斯蘭主義的威脅值就低,而且前者較後者相對好解決

再來是具體分析

對於世界秩序而言,兩者其實意識形態的性質差不多(都企圖推翻現有的世界秩序),而且對統治下國民的控制都很高,但由於中共不同時期有著比較大的差異,因此我更傾向將中共分成幾階段,而將伊斯蘭極端看成一個整體(因為後者的行為類似、差異度不大)

毛時代的中共就是一個極權主義政權,這是中共的意識形態角色最接近宗教極端主義中的宗教的時期,這種宗教化的意識形態狂熱又以文革時期最為明顯,而這樣高度意識形態化的結果其實某種程度上與一個極端宗教的政教合一極權差不了多少,再加上裹挾整個中國大陸的民眾作為其後盾(人質)與資源以及(1964年以後)擁有核武器作為籌碼,因此這時期的中共我會認為對世界秩序的威脅毫無疑問比今天的伊斯蘭極端主義高。

鄧江胡時期的中共作為一個革命熱情已經消退的後極權政權,意識形態的凝聚力下降,整個政權的決策也不再如此意識形態化,再加上工業與經濟需要依靠這個秩序發展,「對外表現出來」的威脅度我會認為相對於伊斯蘭極端主義更低一些,不過潛在的威脅似乎可能是不降反升的,如果它在對內仍然維持著反對現有國際秩序的態度的話。

習時期的中共大概是覺得自己強起來了,於是開始揮霍鄧江胡時期甚至更早之前留下的資本對全世界進行滲透與秩序的破壞,等於是使用中國大陸的資源危害國際,這個資源(龐大人口、一定體積的工業與經濟體、核武)帶來的效果不只彌補意識形態弱化後的缺失,也是我認為其得以比極端伊斯蘭主義威脅大的原因。

也就是說,中共得以創造比極端伊斯蘭主義更大的危害的原因在於脅持中國大陸,如果今天中共所控制的資源只有中東小國的量級的話,所造成的威脅最多最多就是再一個北韓,而極端伊斯蘭主義如果脅持整個中國大陸...先不說核武器,怕不是其支持的恐攻與恐怖組織數量就足以瓦解西方各國的社會了...

不過中共雖然現時的威脅大,但解決方式相對簡單,由於其意識形態的凝聚力與號召力已經有一定程度的下降(當然還是有一定數量的人是真的相信那套而且完全相信「黨正在實踐它」的),只要組織覆滅並對主要人員進行清理,對世界秩序的威脅就自然消失(當然中國大陸還要花很長時間處理中共多年統治的後遺症,但一般不會威脅世界秩序,除非過程中造成其他極端勢力上台,例如毛左或一些法西斯化的皇漢之類的);相對的,這些極端宗教基本教義派很難解決,除非號召力下降,否則大概是「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而且相對難以分化擊破;因此,最好的方法是,盡量從一開始就防止這些極端的宗教基本教義派坐大(尤其是在中國大陸政權轉換之時),否則危害將比現在的中共更大

P.S.1.有錯誤歡迎指正

P.S.2.個人認為政教合一的極權(伊朗伊斯蘭共和?、塔利班)與普通的極權(納粹、史達林治下的蘇聯、毛治下的中共etc)同樣糟糕...

( 由 作者 于 7月1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假如可以選擇的話,你是投胎到一個中國資本家家庭還是第一世界中產階級額家庭?

如果這個中國是一個自由民主的中國的話,前者是個更好的選擇(財務更自由);現在的話,還不如後者

原因無他—在中共這個政治體制下,你即便是個有一定財力的資本家,黨還是能夠找各種方式弄掉你的財產甚至你本人,還不如當個西方中產階級,至少你不會因為一些奇怪的事情失去財產甚至人身自由(而且只要不是自己作死、錯誤投資或不幸碰上大蕭條,應該能維持一定的生活水準)

回复文章: 中国民主化之后如何处理两岸关系

@丁丁兄弟 #145102 我個人感覺四分五裂的結果會是這樣的—從內亞到東亞的沿海,過去被稱為中國的土地,成為一片各「民族」各軍閥戰亂不休、永無寧日的地區,然後幾個軍閥由列強分別扶持,類似民初或現在的西亞,但更慘烈一些... (Ultimate Bad Ending of China - Broken into warring warlords states)

這只是我個人的感覺,不保證一定如此...

回复文章: 中国民主化之后如何处理两岸关系

@阿里萨斯 #144873 1968年,東德把憲法中的「德國各州組成的一個不可分割的共和國」改成了「德意志民族的社會主義國家」,然後東德政府在1974年把憲法中關於德意志民族的部分刪掉了;這大概能看出東德官方的轉變,但東德民眾怎麼看就不得而知了。

@陈士杰 #144883 其實我相對更認同阿里萨斯的想法,這個改變的原因有很多,包含中共態度、教育內容、歷史記憶等等,但我認為中共態度的影響比較大,我覺得民主化以後,比起過去的「外省欺壓本省」,現在的「中共威脅」更有實體感,除非有人試著挑起這種對立

大陸民主化以後雙方的立場會不會有所改變可能要看屆時的狀況才會知道,但即便大陸民主化後兩岸還是要分家,有些問題也不是大陸官方無視即可,雙方還有釣魚台(這還牽涉到大陸、台灣雙方分別的對日關係)、南海太平島、東沙等領土問題(可能還會有無聊人拿文物問題炒作),最重要最重要的是金門馬祖—過去的對峙前線,前面的頂多是軍事駐防,金門馬祖有著相當數量的常住人口(雖然其數量不至於成為統獨問題的決定方),也緊鄰著中國大陸,當地幾乎沒有台灣島上所稱的「本省人」,而綠營勢力在此幾乎是缺席(不難理解),要分家的話,這裡大概會是最難解決的。

回复文章: 我咋觉得《觉醒年代》确实是部好剧呢?是不是被墙国洗脑太深了?

@北条沙都子 #144802

您的想法很好,可以采纳。欢迎前来沦陷区投诚,匪寨开放的大门永远不会关上。

哈哈 這就算了,我不被判企圖顛覆國家政權就算好運(當然也可能太小咖他們不會管) 而且我就是接受不了匪才來的

其实个人感觉……那些专业搞文宣的多半是领狗粮过活的高级太监。而这种人的行事准则通常是:“完成领导交给自己的任务,把银子拿到手就万事大吉”。哪怕知道自己是在“维系谎言与虚假叙事”也权当是“生活所迫”,总之能假装说服自己就行。

况且这帮流氓精英只是利用了“双重思想”愚弄“低端人口”而已,他们自身还真不一定具有“双重思想”的负面特质。

大概理解...他們就類似於那句俗語:「反美是工作,赴美是生活」的寫照嘛...

其實認真說對於所謂敘事斷層的看法,我個人是覺得很難甚至不可能補上,過去30~40年拿來堵上大眾嘴巴的經濟發展大蛋糕已經越來越小了,這時能做的要不就是向毛的方向自我革命,犧牲紅色貴族將專政貫徹(回到原先的「革命」、「打倒權貴」意識形態);或者朝自由化前進(實現毛反對國府時畫出來但從不打算實現的大餅),放棄專政但也許能讓部分人保留財產?不過毫無疑問中共能接受跟實行的只有:既繼續專政、也讓那群紅色貴族繼續剝削整個國家,那就只剩「雙想」洗腦大家相信謊言+黨國武力後盾延命了,問題在於這套能撐多久,如果負責執行這些的中低層幹部也不再相信......(這讓我想到之前看的那本書裡的僵滯後極權政體的一些相關特徵)

有些人提出搞入關這種擴張來擴大蛋糕,之前納粹跟昭和都做過,但我個人覺得中共做了怕不是連關都碰不到就先掛了

(也許我應該用刪除線來標示之前那句效果更好?)

回复文章: 我咋觉得《觉醒年代》确实是部好剧呢?是不是被墙国洗脑太深了?

@北条沙都子 #144694 或者他們也可以去翻1984,只要能掌握其中「雙想」的技術與奧祕,並練到爐火純青,這種認知矛盾就不是事

( 由 作者 于 6月25日 编辑 )
回答问题: 用《第五共和国》的风格拍一部《中华人民共和国》怎么样?

南韓的《第五共和國》有41集,但那只是系列中的一部分,這個系列前面還有《第四共和國》30集、《第三共和國》26集、《第二共和國》40集、《第一共和國》39集;總共大概有176集(當然拍攝的時間跨度很大,《第一共和國》是1980年代的連續劇,而《第五共和國》是2000年代的)

我覺得《中華人民共和國》大概也能以類似的思路(連續劇系列的概念吧)把從匪共奪權到人民共和國結束,分成政治運動頻繁的毛時代、被廣泛忽略的華時期、元老掌政的鄧時代、逐漸停滯腐化的江時代、實質被架空的胡時代以及大開倒車的慶豐朝等等,而且到這部片能拍、能播的時候可能得討論要用那些素材,不然可能會有數百上千集了...

回复文章: 墙国蛙蛤蛤:编程随想疑似被抓

@品葱 #143425 ...這篇看了更讓人擔心了

因為感覺風格有點不像,這篇文章僅僅只是轉載他人的故事,但完全沒有對內容有任何點評、也完全沒提到他Blog不更新的事,這篇甚至沒放到他的Blog上,當然也有可能是我多慮了或是對他在medium上的風格不夠理解什麼的,但總感覺這篇不太像他一貫的風格......

回复文章: 【投票】你如果可以选择自己的出生地,你会再选择当中国人吗?

感覺樣板還是西歐、北歐、北美跟東亞的日本、南韓、中華民國為主(雖然我有點不太想有下一生,活著太累....)

我覺得大概多數人的標準還是民主自由、政權穩定然後有一定財富吧,所以民主中國應該是可以接受的吧...(我個人是可以)

回答问题: 反中不反共!如何看待台湾促转会平反杨慕容?

...我不意外...

我曾經跟朋友半開玩笑的說過促轉會就做三件事:拆銅像、平反、闖入校園

拆銅像很容易理解,拆蔣公銅像,題外話,據說前些日子他們把刀動向國防部的銅像時又双叒叕翻車了

平反是指平反戒嚴時期的案件,聽起來很正常,畢竟那段時期錯判的冤案也的確不少,但你總不能把真正作亂的共產黨也一起平反吧...

闖入校園則是指去年闖入我們學校查封資料的事


不過關於平反,也有說法是:那些人有言論自由,而且就法律的定義來說,支持共產黨/支持被共產黨統本身並不觸法,而是要有明確影響(你要能證明他真的會影響其他人,從而顛覆政權,或是他已經明著拿武器要搞暴動了...)

至於民進黨...他們一直都是那樣,說實在話,藍綠為了反對對方都在歷史敘事上面做出了一堆低能、扭曲甚至搞笑的操作...

這兩篇作為深藍深綠敘事精分的補充:許劍虹觀點:任人打扮的「二二八」 談統獨兩派對歷史的操縱許劍虹觀點:靠二七精神對抗共軍?論台灣統獨兩派的思想混亂

回复文章: 纪念这一天

春夏之交何復冬,十曝一寒竟封凍。

皇城之下雪遍地,靜夜響聲徹蘇東。

回頭故交已不再,獨卻此身夜路行。

毛病不改終成習,覆轍錯師謂「無雄」。

三世何除千年弊,百廿年功仍未成。

巴獄百方共和確,莫以一著論局定。

當年青衿雖白髮,故魂尚有新人承。

野草星火難除盡,只待一朝再春風!

回复文章: 本站有无台湾友人说说台湾政府在此次流行中表现如何?

@刘慈欣 #141223 查了一下,台中好像有臨時的緊急海水淡化設備以緩解目前缺水的問題。

至於長期且大量的海水淡化,政府似乎有打算再建幾個海水淡化廠,不過要大規模推廣還是有幾個問題要解決,一是淡化量的提升與鹵水的處理都需要更高的技術支撐,二是需要大量的能量,三是海水淡化有著相當高的成本;第二個問題關係到電力供應,眾所周知前幾周台灣島停電了兩次...其實顯示了我們的電力備轉容量根本是實質不足的...第三個問題的話,眾所周知,自由地區的水電價格放在全世界都是數一數二低的...這樣的水價要支撐海水淡化的運營甚至技術投資...?恐怕很難...

回复文章: 本站有无台湾友人说说台湾政府在此次流行中表现如何?

@奭麦郎 #140476 之前聽說的狀況是沒有取得太多疫苗(也許是因為中共打壓?),但民眾的疑慮也很大,施打意願不高,前陣子還有疫苗快過期的新聞(這月底過期一批,6月中再過期一批,5月到貨的最新一批則是8月才過期),直到疫情爆發才開始有施打潮。(目前施打率1.36%,快過期的那兩批應該打得差不多了)

另外最近有幾段小插曲是,中共似乎提出要送我們疫苗,被陸委會給強硬拒絕了,為此兩岸都各有民眾不滿...

@首都卫队 #140489 中南部有許多水庫已經見底(11座水庫容量低於10%)並實施限水了,由於台灣島地形的關係,下大雨並不一定能被留住,即便建立水庫,脆弱的地形導致水庫容易被泥沙淤積,造成實際容量的下降、蓄水量的減少,更不用說去年幾乎沒有颱風、今年缺乏梅雨,於是只有北北基能夠藉冬季東北季風帶來的雨量撐住,而中南部則是被迫減壓、減量供水,台中甚至已經分區供水(為此,我的一個住宿舍的台中人朋友還說她不想回去,因為回去要被停水)

要拯救水情大概只能等今年夏天的颱風季與西南氣流...QQ

@太陽三觀測站 #140487 #140600 @首都卫队 #140492 反共藍的投票傾向可以參考這篇許劍虹觀點:泛藍支持者對「中華民國」的認同何以弱化,可能有相當部分選擇沉默或基於無法接受KMT而在前兩次大選中支持DPP,少數說服了自己繼續支持國民黨吧

新黨的話,即便沒正式接受一國兩制,他們也在相當長一段時間被認為親共......反共藍的話可能還是相當一部分比起支持新黨更願意支持KMT在民國90~民國100年代的時候,當然這是我後設的感覺,我沒有真正在那段時間投過票過,畢竟那時候年紀還沒到...

而民國黨...幾個重要高層跟妙天的淵源還蠻深的...後來在前年的時候還併入妙天的國會政黨聯盟,然後沒過多久國會政黨聯盟就在去年解散了...

回复文章: 本站有无台湾友人说说台湾政府在此次流行中表现如何?

...我現在就在臺北重災區,現在大家上課已經遠距(或實質停課...),最後一次搭大眾運輸時人數明顯減少,而且許多的店家停班,沒停的也採取「實聯制」(其實就是換個名字的實名制...)

如果要點評我們自己的防疫表現,我覺得有句古語非常適合,即「生於憂患,死於安樂」

去年大陸疫情開始時,政府確實是收到風聲就開始動員應對(大概是受民國92年SARS疫情的影響與經驗),而且當大陸爆發時,民眾也大多是自發戴口罩或是在政府勸導要求下遵行各項規範,於是有了許多人認為的「防疫奇蹟」。

但是從去年的夏秋季以後,因為得以維持正常生活,於是越來越多人也以為可以完全回復正常生活,最後連政府、民進黨上下大概也這麼認為了,機師檢疫的3+11、獅子會確診就是在這種氛圍下產生的,全島沉浸在+0的氛圍中不可自拔,直到所有條件備齊、風暴來臨,才發現對於很多狀況或準備不周、或過於鬆懈...

總結來說,所謂的「防疫奇蹟」是建立在從上至下的防疫危機意識上的,無論是單單讚揚民眾的自覺性或是往政府臉上貼金認為政府是「奇蹟唯一功臣」都有失公允;同樣的,「防疫奇蹟」的破滅也是由於危機意識的消退以及隨之產生的過度膨脹的泡沫安全感,以至於最後由上至下全部鬆懈並使COVID-19有可趁之機,單單指責政府而忘卻自己的鬆懈或是將一切責任往民間甩鍋也都是偏頗的,公眾的鬆懈與部分有權者的錯誤決定共同造成了這個結果。(這次失控可以看做是地上有油,桌上有隨意被放置、搖搖欲墜的蠟燭,然後一陣風或其他東西把蠟燭弄倒了,於是全面起火...)

而對於後續,我個人持比較悲觀的看法,短期內要完全壓下來恐怕機率不大(雖然我也希望可以),而在經濟、心理等各方面來說,已經有了世界各國做出範例,會有更多中小企業(尤其服務業)面臨經營危機,人們會因為長期被關在家裡造成心理問題...政治面上,DPP去年高民意支持的三大支柱至此幾乎已至少砍掉一根......

以上是我個人的看法

回复文章: 如何评价辛灏年(高尔品)和他的政治主张? 兼与士杰兄,刘慈欣讨论

@丁丁兄弟 #140016

只是我不大了解你所经历的民国热是怎么回事,台湾也有民国热吗?

沒有,我會接觸單純只是因為我當時對於相關內容有興趣,而大陸剛好處在民國熱的尾聲,所以我算是受到漣漪的影響吧? 而自由地區當時正在經歷也許是相反的運動?從太陽花單純的反對黑箱或是對中國大陸的經貿依賴,到反課綱-反對國民黨政府做出的課綱微調,我們這裡,課綱是教科書的編輯大綱,而這次的微調內容其實問題沒有當時宣傳的那麼大(除了公民刪除白色恐怖跟地理用「菲傭」等字眼可能不太恰當外,其他內容其實我覺得問題還好),但當時就被大力地打成「中國化」、「去臺灣化」,並引發了數月的抗爭,直到蔡政府上台撤回微調案為止,總結來說,太陽花學運我還算可以理解甚至支持,但反課綱則完全none the sense,但從引起如此大的反響來說,已經可以知道整體的方向是朝忽略甚至反對民國史觀及其連貫性去走的,這也在日後教學主題化、中國史更改為東亞史的作為中能夠看見......

只是觉得台湾人都好开放,电视上这么公开调侃政治人物。

要看是哪個政黨的媒體,不同黨當然調侃批評,同黨就護航到底,中天對韓,民視三立對某次民進黨的醜聞的態度就是例證

实在没想到今天中国会变成现在这种样子。

習上台時,海外甚至還有人根據它父親習仲勛偏自由派的態度推測他會成為中國大陸的蔣經國,當然比較正常的預測應該是跟之前江、胡時期的政治形勢相差無幾的後極權框架下的領導人,在當時誰也沒想到他最終會廢除任期制並大規模對各個領域縮緊控制......

回复文章: 如何评价辛灏年(高尔品)和他的政治主张? 兼与士杰兄,刘慈欣讨论

@丁丁兄弟 #139612 這種東西很複雜其實,對一個人的政治社會化過程有影響的不只家庭,當然家庭因素通常占最重,不過學校、同儕、大眾媒體等等也是重要因素。

以我個人的例子來說,我小時候(小學時)「政治立場」其實是深綠,不過這種「立場」是完全奠基在家庭支持之下的,事實上現在回想我很懷疑當時是否真正清楚那些立場、用語、理論的內容,而且對於中國大陸有種誤解(這種誤解大概像是上面住的都是共匪),不過當時也接觸了一些像是《漢聲小百科》這類民國70~80年代的出版品,雖然還沒有對政治立場有直接的影響,但算是日後發生轉向的基礎之一。

國中時代,最主要的轉變是在此時發生,起源於對民國歷史的探索,而這算是從對於現狀的研究出發的,試圖更清楚理解「為什麼現在的局勢會是這樣?」,然後,那時正好是民國熱的尾聲,我很喜歡待在一些像chi無雙吧或是鋼鐵雄心2吧那樣的地方,接觸那些遊戲和遊戲mod,偶爾看他們討論(而我自己很少下場),同時也在Youtube上接觸到了辛灝年教授的演講影片(大概是民國104年左右),等於直接打破過去的幾個既定印象並填補了近現代史教科書上缺失的內容(像是更多共產黨在抗戰、內戰、228、戒嚴當中的細節作為與作用等等),然後再加上國二國三班導立場偏藍、以及對於家庭政治立場的反思/反動等因素,造成我後來就這樣搭上了民國熱的末班車並向正藍轉變。(值得一提的是,我接觸到民國熱已是它在官方的打壓的狀況下開始消退時,現在覺得自己很常碰到這種情況,即自己往往接近曲末時才加入宴席,然後只能看著曲終人散的場子嘆息)

於是之後到了高中時代便成為了正藍路線的支持者,為此還和班上的極獨派有些衝突;而現在作為大學生的自己則會在這樣的正藍的立場之上做些許的微調(這種微調更多是在執行方式上的,像是老蔣路線和小蔣路線的執行便有軍事為主或政治、情報為主的差異)

大概是這樣...吧?

( 由 作者 于 5月27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吴叡人: 人间的条件——论台湾独立之必要

@donleagles #139571 ...

没有谁会对什么中华文化、大中华有情感共鸣

我覺得這話有點講太死其實...或許年輕一代天然獨占多數,但華統派甚至赤統派肯定還是存在的

难不成还去跟中华共产帝国去谈统一,跟一天到晚叫嚣“留岛不留人”的大陆“同胞”去谈民主?

我同意前面所述的和共匪政權沒什麼好談的,但後者個人不認同,無論支不支持大陸民主後的統一,大陸一日不民主,臺灣島就隨時壟罩在中共赤色專制的陰影下,為此促進大陸的民主化還是很有必要的

回复文章: 【投票】中国应该实行联邦制还是单一制?

個人偏向民國47憲法的單一制地方自治,絕對的單一制忽略了國家內部的差異,而邦聯則太過鬆散;當然這些制度是可以在實踐中進行滾動式修正的,在情勢較為困難的狀況下,以地方自治的名義推動實質的類聯邦制也並不是不行

回复文章: 如何评价辛灏年(高尔品)和他的政治主张? 兼与士杰兄,刘慈欣讨论

@丁丁兄弟 #139327

我想冒昧地問一句 ,你是外省家庭成長下的第三代嗎?

我家庭背景是本省綠營家庭,以年齡上來說,如果出生在外省家庭的話大概會是第四代或第三代末段班吧XD

還有你對趙少康的評價如何?

有點懷疑所謂回到KMT選總統/黨主席的居心,畢竟一是當年新黨的創立便是因為他帶頭離開KMT另立新黨,二是KMT的復出參選已有韓之先例,難免會有陰影...而且也對於他能否改革KMT使民眾對KMT恢復信心感到懷疑

除此之外,因為沒什麼看他的節目所以也不好對這些部分做出評價,不過他當年參與台北市長選舉的影片倒是至今仍令人感到尷尬萬分...

回复文章: 如何评价辛灏年(高尔品)和他的政治主张? 兼与士杰兄,刘慈欣讨论

其實我本人的政治立場算是從他那裏接收下來的(儘管並不完全相同,比方開戰以後可以放棄臺灣島這個觀點我就不是非常認同),因為國高中時期看了不少他的影片的關係,否則以我的生長環境(臺灣地區+本省綠營家庭+九年級生00後世代)很少能產生有這樣子立場的人,事實上在高中以後,我的政治立場就和整體氛圍(許多同儕、家庭、社會)格格不入。(不過某種程度賞我也是蠻固執的,對此沒打算大規模更動)

而他曾在视频中说,中共在00年代以后经济崛起,出现了大外宣收买统战海外民运人士的实例,并一定程度上统战保共改良派。第一,致使海外民运意见分裂,难以形成合力。第二,间接影响海外民运异见领袖而进一步通过这些人的影响力干预美国对华关系的认识。第三,保存保共改良的势力为将来可能出现的政权更迭留后路。这样一举三得的中共统战策略是否真像他所说的一样存在?

或許吧,但沒有明確資料很難確定,不過即便是保共改良的民運或前中共官員好了,其實若能確保他們的權力不至於過度影響轉型(+本身無犯罪紀錄),而且在民主選舉以後能把他們替換掉,一定時間的留用或是運用這些人其實是更好的做法(畢竟沒有人能一次生出一整個中國的官僚體系與人才以替換現有崗位上的人物...)

悲剧啊。这样的深蓝恐怕只有八九十岁的荣民伯伯买账了。能被两岸一家亲的话术统战的不是深蓝,是蓝里透红。🤣真正反共深蓝应该像明居正这样的国民党边缘人吧?

...這個就讓我引用一下許劍虹觀點:泛藍支持者對「中華民國」的認同何以弱化這篇文章的內容

認為中華民國等於中國,並且仍期待有一天可以三民主義統一中國的人,只剩下日益凋零的抗戰先進,他們的年紀平均是95歲以上,還有數量非常非常少的年輕世代

對我們這群在臺灣生存的正藍而言,無情的現實是...既反共又反獨的傳統正藍其實沒什麼話語空間,明居正和林家興算是少數還能上電視、媒體或是在KMT工作的人,但如同你說的,在本該高舉正藍旗幟的KMT,正藍反而諷刺性的失語了... (基本上有影響力的只剩下親共舊高層v.s.部分偏改革本土派,對我而言,後者還算勉強能接受,至少和綠營極強調的「主體性」極端本土化路線、馬的please nobody甚至吳敦義等的親共路線相比起來是如此)

回复文章: 为什么很多国家的总统都有年龄规定?

@陈士杰 #119857 我不知道其他國家怎樣,但中華民國是都有規定,議員要年滿23歲,鄉鎮與縣轄市長要年滿26歲,縣長與省轄市長(以及現在的直轄市長)要年滿30歲,省長與院轄市長要年滿35歲(過去),更早以前似乎還有普考、特考的規定

回复文章: 民主后的中国的钞票应该印什么?

@陈士杰 #112459 或者就把有功的革命志士/將領也一起放進來,像辛亥的就把黃興、宋教仁等人也放入,抗戰的可以放個白崇禧、張靈甫、孫立人之類的。

回复文章: 民主后的中国的钞票应该印什么?

注:實際情形應依屆時貨幣之幣值調整,目前假定幣值未有劇烈變動,並且無考慮中國分裂崩解之狀況

一角硬幣:正面為梅花圖像、製造年份;背面「壹角」(右至左)字樣,幾何圖紋一圈

五角硬幣:正面為蘭花圖像、製造年份;背面「伍角」(右至左)字樣,幾何圖紋一圈

一元硬幣:正面為熊貓圖像、製造年份;背面「壹圓」(右至左)字樣,中國領土圖像 並可依特定事件(革命建國周年、六四週年等)發行紀念硬幣

一圓紙幣:正面為孔子之肖像,背景為禮記禮運篇大同章之圖像;背面為長城圖像和熊貓圖像;並以「1」、「壹圓」和菊花作為浮水印

五圓紙幣:正面為蔣中正先生之肖像,背景為抗日戰爭圖像;背面為南京總統府圖像;並以「5」、「伍圓」和蘭花作為浮水印

十圓紙幣:正面為孫中山先生之肖像,背景為辛亥革命圖像;背面為南京中山陵圖像;並以「10」、「拾圓」和竹子作為浮水印

五十圓紙幣:正面為香港反共運動(雨傘或時代或者其他)與六四事件圖像;背面為珠穆朗瑪峰圖像;並以「50」、「伍拾圓」和松樹作為浮水印

一百圓紙幣:正面為推翻中共之顏色革命圖像,背景為中國憲法圖像;背面為五族人民(漢滿蒙回藏)之圖像;並以「100」、「壹佰圓」和梅花作為浮水印

紙幣上方皆標注國號及印製之負責銀行,同時下方小字標注製版年份


這些是我之前的想法......

回答问题: 如果当时两个中国争代表权,是ROC赢了会怎样?

"港澳会回归中华民国吗?" 有可能,但中華民國跟英國在1950年就斷交了,所以香港回歸民國的機率相對比較小,澳門因為和葡萄牙有維持邦交關係比較有可能

"中共会改革开放吗?" 很難說,基於毛已經把經濟玩垮,可能還是會有改開,但如果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都採取封鎖態度而只有英法與中共接觸,改開的外資引入可能會出問題

不過,自由地區的統獨比不會像今天如此尷尬,支持統一的還是會有相當大的聲量(大概跟1980~1990年代差不多,當然,是華統不是赤統)

另外,可以想見的是,如果跟著美國走的第一世界大多支持ROC,而跟著蘇聯走的第二世界大多承認PRC,那亞非拉的第三世界就是雙方邦交戰的重點,你可以想見當年擁有70個邦交國的ROC跟擁有50個邦交國PRC互相纏鬥爭奪第三世界國家至今的畫面...

"中華民國奪得某非洲小國的邦交,目前邦交數76,等等,中華人民共和國奪走了一個中華民國在大洋洲的邦交國,現在他們有72個邦交國,中華民國有75個..."

大概像這樣,這場外交戰會比今天激烈非常多

example notif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