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蒂芬 点赞过的内容
消极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回复文章: 大家为什么对天下无贼那么宽容?

@天下无贼 #170967 "我有很多移民后长期不回国的朋友,几乎无一例外,最后都以为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要不就是以为中国很多方面还很落后,说实话北上深的物质生活已经超很多发达国家一线城市了。"--这是原文#123724

你这就是典型以诡辩对付诡辩,人家说你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你就要抬杠反唇相讥,说我们这边物质生活比你们还好。

“另外如果你抬杠说,一个国家总有那么几个高档会所,那我就不抬杠了,谈“物质生活”当然不能拿金正恩过的生活来当作朝鲜物质生活也很发达是证据,对吧?”

这正是你抬杠的方式,拿广大居民负担不起的东西来说“北上深的物质生活超过很多发达国家..",没错,北京上海的土豪确实超过99%的发达国家居民,可那和你我有什么关系呢?而你正在试图使用“用金正恩来证明朝鲜是发达的”的逻辑。

“应该对比的是很多落后国家,比如你去缅甸”你原文说的就是发达国家。拿欠发达国家来比较和你的原文对不上。

至于其他更多的,我也不说了,欢迎新朋友考古一些老帖子,熟悉一下无贼常用的诡辩话术,也有助于各位大脑升级。

回复文章: 【莫名其妙】Reddit有人说我很支?

@沮渠蒙逊 #170786 @USoC #170799 我是旧品葱、新品葱的陈士杰。

初商末未
通音宽依 2021年8月31日,“初音未来”真的消失了,不过是在新·品葱。
回复文章: 中共央视中秋晚会节目单出炉(+个人小评价)

《大风吹》,演唱:刘涛、王赫野

不是主旋律,是东北老铁以为听左咁多广东歌,自己觉得都可以写广东歌词,不过写出嚟嘅就系咁凹凸,毕竟官话区人士都系咁,睇下《野狼 "Que Sera Sera" Disco》,同呢首歌差唔多,都系双汉语方言歌曲,但《风的季节》比佢好X大把!#有请小凤姐#

Surge Be the Light
发表文章: 奥地利学派的商业周期理论简介:兼谈中国的房地产与基建行业

Preface

这是一篇万字长文。

写作的初衷是有感于中文自由论坛关于经济学的文章和讨论比较少,介绍和讨论奥地利学派的就更少了。提到奥地利学派,大家可能了解的比较多的是哈耶克。哈耶克的政治学、社会科学作品被阅读的比较广泛,比如《通往奴役之路》《自由秩序的原理》《致命的自负》。作为奥地利学派的代表性人物,哈耶克的洞见是深邃的,造诣也是非凡的。然而奥地利学派的政治、社会与法律等理论是以经济学为基础的。哈耶克一生没有出版过系统的阐述奥地利学派经济学的作品,有关经济学的理论,分散在他的诸多论文和出版物中。从哈耶克入手系统的了解奥地利学派经济学思想比较困难。

所以借着最近恒大债务危机的热点话题,撰写了这篇文章。

这篇文章主要介绍奥地利学派的商业周期理论,也是奥地利学派经济学的重要组成内容之一。我遵循奥地利学派经济学的传统,结合米塞斯、哈耶克、罗斯巴德和加里森的研究,以面向本科生教科书的方式,科普性的做了介绍。我想,有一定经济学常识或本科时期修过《经济学原理》这门基础课的,读懂本文应该没什么问题。

如果掐掉本文最后一段,放在知乎上发表我想问题不大。墙内中文圈的奥地利学派经济学者(比如张维迎),其实对中国的经济现状心知肚明。苦于互联网审查与文字狱,有些话他们不大敢实名说出来。所以,我还是想理论结合实际,分析点实事。毕竟要学以致用嘛。

最后希望大家对文章不足之处多批评指正。同时祝贺2047数据完全恢复。

商业周期与经济危机

什么是商业周期?

商业周期,又称景气循环(Business Cycle),是指以GDP/GNP的变动衡量的经济波动情况。商业周期一般包含扩张(Expansion)、繁荣(Peak)、收缩(Contract)和衰退(Trough)四个阶段。一次商业周期的长度至少包含一次繁荣和衰退阶段。商业周期的收缩衰退阶段,也就是通常人们所说经济危机(Crisis)。

自从20世纪以来,几次著名的经济危机严重影响了民众的生活,重创了世界经济。1929的大萧条,1970s的石油危机,1997年的亚洲金融风暴,2008-2009的次贷危机都是经济危机的典型代表。除此之外还有局部的危机,如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日本楼市崩溃也属于经济危机的范畴。

不管诱因是什么,以下几个现象几乎总是伴随着经济危机的降临而出现:

  • 资产价格(包括股市)的大幅下跌,尤其是大宗资产、房地产行业;
  • 通货紧缩(Deflation)或滞胀(Stagflation);
  • 大规模的生产过剩(包括楼市、基础建设烂尾);
  • 钱荒;
  • 几乎所有企业家的投资决策出错。

最终许多人的资产和积蓄在危机中化为乌有。

商业周期与经济危机的各种经济学理论

什么导致了衰退和经济危机?这个问题被讨论了近二百年。不同时期,不同派别的经济学家给出了不同的解释,希望找到导致商业周期的根本原因,从而预测和化解经济危机。但是目前“主流经济学“没有给出答案。经济危机被认为是“随机原因的随机总和”。简而言之,“主流经济学”认为商业周期是资本主义制度的痼疾,像人的生老病死一样,既无法预测也无法防止

在此之前,现代宏观经济学的开创者凯恩斯爵士(John Maynard Keynes)曾给出了经济危机的发生原理并开出了药方。凯恩斯认为经济危机是需求不足导致的,因此经济危机中的一个现象就是“生产过剩”,生产出的商品货物堆积无人购买。解决的方法是人为制造持续的、小规模的”通货膨胀“,刺激总需求的水平,达到总供给(AS)与总需求(AD)平衡。这就是凯恩斯的AD-AS模型,首次出现在凯恩斯的代表作《就业、利息和货币通论》中。

下图纵轴为价格水平(P),横轴为产出水平(Y)。刺激总需求,总需求曲线向右移动。价格水平提高(出现通货膨胀,法币贬值)同时经济增长。

AD-AS模型

凯恩斯认为经济增长必然伴随着通货膨胀。但1970年代美国的石油危机中,却出现了一种凯恩斯经济学无法解释的,称为“滞胀”的经济现象。即价格水平上升的同时产出并没有同步增长。即上图所示的总需求曲线交于总供给曲线的垂直部分,如果/再刺激总需求,结果只是价格水平(P)的增长,人们生活愈加困苦。所以凯恩斯的“总需求不足”的理论失灵了。

凯恩斯之外,也有不少经济学家提出各自的经济学解释。比如基于历史事件的统计而得出的基钦周期、朱格拉周期和康德拉季耶夫周期理论;存货和投资行为理论;奥地利经济学家约瑟夫·熊皮特(Joseph Schumpter)提出的创新与破坏理论。这些理论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了经济危机的部分现象,但对商业周期的整个过程缺乏说服力。在诸多的经济学派中,奥地利学派的商业周期理论,是唯一能逻辑自洽的阐述商业周期的全过程,并成功解释现实经济危机现象的经济学理论。

奥地利学派

奥地利学派简介

奥地利学派(The Austrian School),又称作奥地利经济学派(下文简称“奥派”),是一个以主观价值等为理论基础的经济学派。奥派经济学家并不都是奥地利人。之所以称为“奥地利的”,是因为奥派现代意义上的创始人卡尔·门格尔(Karl Menger)以及奥派的第二代经济学家维塞尔(Friedrich Von Weiser)和庞巴维克(Eugen Von Böhm-Bawerk),第三代经济学家米塞斯(Ludwig Von Mises)是奥地利人,因此被其他经济学派称之为“奥地利学派”。奥派不仅是经济学派,它也有完整的、前后逻辑自洽的一套涉及经济、政治、法律、社会学的综合理论。但这些理论中最重要的,也是最基础的是经济学理论。

奥派的经济学理论,主要由以下四方面构成:

  1. 主观价值论以及人类行为学(Praxeology)构成的方法论;
  2. 以主观价值和边际思想为基础的市场一般理论;
  3. 货币、银行以及资本利息构成的商业周期理论;
  4. 企业家角色和主观价值论、知识理论和市场秩序理论构成的市场过程论。

奥派的方法论,遵循了西方文明从古希腊开始,由马里亚纳,里查德·坎迪龙,萨伊,巴斯夏沿袭的传统。只是门格尔在前人基础上,系统的总结了经济学的一般原理。门格尔和杰文斯(William Stanley Jevons)、瓦尔拉斯(Léon Walras)几乎同时独自的发现了经济学中的“边际理论”。某种意义上,卡尔·门格尔是现代经济学的奠基人之一。

奥派的经济思想史,奥派与现代“主流经济学”的关系等问题,我将另行撰文叙述。这里就不赘述了。

奥地利学派的货币、资本与利息理论

奥派的商业周期理论与奥派的资本利息与货币理论息息相关。要理解奥派的商业周期过程,首先需要了解奥地利学派有关资本和利息的相关理论。为了方便叙述,我举个例子说明。这个例子将呈现奥派商业周期理论的若干重要概念。

资本与利息:鲁滨逊经济学

故事背景:

鲁滨逊是小说《鲁滨逊漂流记》中的主人公,他一个人漂流岛荒岛,生活了28年,最终返回文明社会。在鲁滨逊数十年的荒岛生活中,大部分时间是一个人生活,但之后他从食人族手中解救了一个土著人,并给他起名叫“星期五”,收为助手。假设现在鲁滨逊还没有认识“星期五”,独自一人在荒岛上生活。

  • 鲁滨逊靠捕鱼为生。
  • 鲁滨逊在海岸的浅滩上靠双手捉鱼,一天可以捉5条鱼。
  • 鲁滨逊可以用岛上的植物编织鱼网。用渔网在浅水捉鱼,一天可以捉10条鱼,编织鱼网需要1天时间。
  • 鲁滨逊可以用岛上的木材做船去离岸较远的地方捕鱼。磨石头和木棍做斧头需要2天时间。砍木头做一艘船需要7天时间。船造成后带上鱼网去鱼多的地方捕鱼,一天可以捉150条鱼。

鲁滨逊漂流记揭示的经济学原理

  • 资本:资本是扩大生产的必要条件。如果鲁滨逊想抓更多的鱼,需要资本品——网、船。而资本的积累(制造网、船)需要时间和投入生产要素(劳动、木头、植物)。
  • 利息:利息是对时间偏好的一种补偿。人总是希望欲望现在就被满足而不是在一段时间之后。鲁滨逊能忍耐10天做网、船,是因为之后他可以捕捞150条作为回报。如果10天之后他仍然只能每天捕捉到5条鱼,他就不会造网和船。利息就是补偿他等待了10天而多出的50条鱼(150-5x10,不考虑过程中的时间价值)。
  • “储蓄-投资”的关系:制造资本品需要耗费相应的时间,而这些时间原本可以用来捉鱼。因此制造资本品之前他需要储蓄——首先捉几天鱼,保证有足够的食物,不至于在编织鱼网和造船的过程中饿死。
  • 更长的生产结构:鲁滨逊要造船,首先要砍木头。砍木头需要先造斧头。因从从鱼-斧头-船,生产过程延长了。延长的生产结构使生产力提高了。

奥地利学派的生产过程理论——生产的阶段性

解释商业周期理论之前,首先解释奥派的独特生产过程理论。

门格尔在总结前人经验的基础上,敏锐的发现了生产的阶段性,即“商品间的因果关系”。消费品是最低等级的商品,因为消费品直接满足人的欲望。生产要素是更高等级的商品,与人的欲望的满足是间接关系。后来的奥派学者将门格尔的“商品之间的关系”理论具体化。奥派学者哈耶克(F.A. Hayek)用三角形图示表示的生产理论,被称为哈耶克三角

哈耶克三角有很多种表现形式,其中一种表现形式如下图所示。 Hayek Triangle

直接满足消费者欲望的商品被称之为低级商品/消费品/消费财货(Consumer Goods),间接生产出消费品的商品称为资本财货(Capital Goods)或高级商品。离最终消费品越远,生产阶段越高级

以iPhone为例。最终消费者买回家的包装好的手机是消费品。富士康将各部分零件组装为整机的阶段,是一级生产阶段;TSCM用硅、金属元素生产芯片,索尼用玻璃、硅和金属元素生产镜头,制造电路板等各部分手机零件是二级生产阶段;上游供应商冶炼铝,制造玻璃和硅晶圆是第三级生产阶段;矿业企业开采铝矿石、金矿,二氧化硅是第四级生产阶段。

哈耶克三角解释了:

  • 高级商品不断转化为低级商品,最终满足消费者的欲望。货币沿着生产过程逆流向上,每一级别的生产要素投入者获得相应的回报。
  • 距离消费品越远的生产阶段,其变为最终消费品的时间也就越长。参考鲁滨逊的例子:更高有形生产力的形成需要更多的时间。生产力的提升就是生产结构的延长。
  • 每一级生产阶段投入多少要素,取决于两个生产阶段之间的利息差。也就是本生产阶段的企业家会计算下一生产阶段支付的货币折现后的盈亏情况。折现率就是利息率。

奥派经济学第一次完美的将利息扩展为了一个通用的概念——对时间偏好的补偿。不仅适用于借贷市场上,还适用于生产阶段。学过金融学的同学知道在投资决策过程中常用的一个模型:折现现金流模型(Discounted Cash Flow Model,DCF)。DCF预估投资项目未来预计产生的现金流,通过折现率将现金流折现到现在,与投资成本比较。只有在折现净现金流(折现未来现金流入减去现金流出)为正值,那么企业才会进行这项投资。否则企业会拒绝投资。这里的“折现率”与两个生产阶段的“利息率”是同一个概念,同时也是金融学概念中的企业“资本成本”。

奥地利学派的商业周期理论

奥派的商业周期理论基础,在门格尔时代已经奠定了基础。奥派的资本、利息和货币理论,由门格尔的学生以及女婿,奥匈帝国财政部长庞巴维克完成了理论体系的构建。之后,米塞斯在其著作《人的行动》中,完整的叙述了商业周期的理论和过程。哈耶克用被其他学者称为“哈耶克三角(Hayek Triangle)”的理论进一步说明了商业周期的流转过程。在“哈耶克三角”的基础上,奥派经济学家罗杰·加里森(Roger Garrison)将生产过程、货币市场的均衡、消费与投资均衡三个系统综合在一张图表中表示。直观的反映了奥派商业周期的理论。

“长久”的增长

下图所示的,在奥派经济学文献中被称为“长久的增长(Secular Growth)”。

左上角图示是”哈耶克三角“,表示生产过程;右上角是消费与投资均衡的图示;右下角是储蓄-投资(借贷市场)均衡。

Secular Growth

在长久的增长中,在某一时刻由于技术的进步或资源禀赋出现了外生增加。生产性边界外移,生产结构增加(哈耶克三角底边变长)。这时,因为生产结构的增长,投资的需求增加(D移动到D’)。借贷市场上供大于求。短期内借贷市场的供给(储蓄)不能立刻增加。因此真实的利率会短暂上升(蓝点上升到白点),这时会出现通货紧缩的现象。单位货币的购买力上升,相当于增加了借贷市场上的供给(S移动到S’)。利率的上升导致储蓄的增加,因此借贷市场上利率回落到原有的时间偏好水平(白点下降到黑点)。此时消费-投资边界外移,人民的真实财富增加了。

这种增长被奥派视为真实的增长。“长久的增长”不是简单的用GDP的增加来判断,更重要的是生产结构的延长和资本结构的改变。“长久的增长”是人民财富真实的增加。这一点和主流经济学有所不同。

通货膨胀与商业周期

商业周期始于货币政策的扩张。货币政策的扩张通常会带来通货膨胀(Inflation)。扩张的货币政策常被称为“印钞”。但扩张的货币政策不总是通过增发法币来实现,从信贷市场进入的通货膨胀称为“信用扩张”。

一个令“主流经济学”家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几乎所有的企业家同时犯错——在经济危机中绝大部分企业家因为错误的投资遭受亏损。奥派经济学家敏锐的发现,引起广泛的、几乎涵盖所有行业的投资决策失误,只能是货币市场的问题。

在某一时刻,政府降低了同业隔夜拆借利率/银行法定存款准备金率,制造信用扩张。信贷市场上的货币供给增加了。如下图所示,货币的供给曲线S(Saving)向右移动到S’(Saving plus credit expansion)。此时自然利率ieq被压低到了i’。

Garrison on Triangle

一方面,生产更高等级商品的利润率(利息差)一般很低。通常情况下这些商品不会被生产,随着货币利率的下降,企业家会认为投资生产这些商品是有利可图的。因此企业家开始投资这些项目。从而生产结构延长,表现为“哈耶克三角”的底边向着更高级生产阶段延长。

微观金融分析:企业可以用更低的借款利率向银行借钱投资;用更低的票面利息发行债券;扩张性的货币政策带来的资产价格的上涨引起股市的繁荣,企业可用更高的价格发行股票。因此企业的资本成本降低。按企业原来的资本成本,投资某些项目是亏损的,资本成本降低之后,再次进行项目估值,原本无利可图的投资项目产生了利润

另一方面,扩张性的货币政策会让人们错误的认为自己更富有了(手上的钱变多了)。因此会让人们更多的消费,减少储蓄,消费品价格也随之上升。

综上两个方面:当扩张性的货币政策实施后,在一段时间之内投资和消费会同时增加,并且原来没有的新产业也会被开发出来,物价和工资都会上升。表面经济进入了“繁荣”阶段。

但是,这种“繁荣”终究是要破灭的。从鲁滨逊的例子我们看到了,投资-储蓄是一体两面的。在货币扩张政策下的投资增加,而储蓄没有同步增加。在信贷市场上,投资需求增加而储蓄在减少,迫使真实的利率上升(微观金融表现为企业的资本成本上升)。从而企业家惊慌的发现,他们所进行的投资项目是无利可图的!重新核算的企业会计账面价值出现了严重亏损。大量的工程被放弃,生产出的商品无人购买(即凯恩斯所认为的消费不足)。这就是经济危机。

为了避免经济危机的出现,只能再次将货币市场的利率人为的压低,因此必须持续的采用信用扩张的政策。一旦信用扩张政策停止,真实的利率会立刻上升。

那么一直进行扩张的货币政策就可以让经济危机永不到来吗?答案是否定的。

原因有两点:

  1. 因为每一次扩张性的货币政策会导致资产价格水平的上升(不同资产价格水平的上升幅度是不同的),也就是人们所说的通货膨胀。再一次“放水“所需要的“水”量增大,信用扩张的难度越来越高,操作空间也越来越小。
  2. 恶性通货膨胀(Super Inflation)是持续的扩张政策的最终结局,也是这场游戏的终极约束。当人们发现法币的购买力以日以小时计算的下滑,人们会疯狂的购买能购买到的一切实物物资。最终人们将抛弃法币,转持有外汇或贵金属。货币市场彻底崩溃,退回到物-物交换时代。

所以在现实中,各国政府会给通货膨胀设定红线。一旦某个神秘的通胀指标(比如CPI)接近了这条红线,就赶快给经济“降温”,避免出现恶性通货膨胀。(按照凯恩斯主义的观点,GDP应该越高越好,为什么会害怕经济“过热”呢?)

小结

奥派的商业周期理论,完整的解释了商业周期中出现的现象(见本文开头)。解答了引起商业周期,造成经济危机的根本原因是扩张性货币政策(通货膨胀)。所以奥派经济学家认为,避免经济危机的方法是避免开启“繁荣”。

但是现实中很难做到。因为政府本身具有制造通货膨胀的原动力。

政府的通货膨胀原动力

奥派的经济学家认为,引起经济危机的罪魁祸首是政府。政府具有制造通货膨胀的动机和压力,寄希望于政府来防止通货膨胀无异与虎谋皮。

为什么政府需要通货膨胀呢?

随着政府规模的扩大,政府职能的扩展,政客的各种承诺,对外战争的需要,政府的支出会越来越大,扩大财政收入则是政府需要处理的首要问题。

无通货膨胀的政府运作

无通货膨胀的政府的财政收入完全依赖于税收。在现代银行体系建立之前,唯扩大财政收入的唯一的办法只能加税。税收的增加是有限的,会让纳税人立刻感觉到痛苦。当纳税人的收入减少(如农业社会遇到天灾,收成锐减),税收仍旧持续增加的时候,往往导致王朝的颠覆或政权的更迭。

这种大多是现代的银行体系出现之前的政府形态,加上当时世界大多数地区使用金属货币,政府没有能力制造全国性的货币扩张。税收无以为继从而导致财政破产,是政权覆灭的原因之一。中国历史上的唐、宋、元、明等朝代的晚期,皆因财政拮据,最终灭亡。

政府制造通货膨胀的动机和压力

现代银行体系建立之后,特别是中央银行建立之后。将新货币投入流通的发行者通过通货膨胀产生巨大收益。政府和央行几乎是凭空创造货币,因为他们不需要出售财货或服务来开采黄金等贵金属。政府作为债务人的大量借债,也因为通货膨胀被稀释了。

通货膨胀是现代政府除了税收之外的第二个提款机,成为政府除了税收之外更便利与隐蔽的攫取公众财富,扩大财政收入的一种方式了。 相较于直接税收,通货膨胀更不容易被察觉和感受到痛苦。让现代政府避免重蹈古代政府破产的覆辙。当然通货膨胀也不是绝对无限的,一旦玩过火了,恶性通货膨胀则是灾难性的。因此政府要小心的关注“经济过热”的问题。

政府有制造通货膨胀的原动力,从而开启了“繁荣”,因此商业周期(经济危机)周而复始,不能消除。

附录:中国的房地产与基建行业的回顾与展望

后凯恩斯主义经济学家,首位美国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保罗·萨缪尔森(Paul Samuelson)在代表作Economics中给了经济学如下定义:

Economics: The study of how societies use scarce resources to produce valuable commodities and distribute them among different people.

这个定义代表了当今主流经济学的认知。按照奥派的学术观点,萨缪尔森的这个定义显然是错误的,起码是不准确的。“主流经济学”将研究自然科学的方法应用到经济学中。抽离了“人”的因素,机械的去研究根本不存在的物理定律般的经济规律。

与自然科学不同,经济学是社会科学。社会是人类的社会,那么社会科学就是研究“人”的社会的学问。脱离了“人”的因素的研究毫无意义。主流经济学将“人”的因素从经济学研究中抽离了,是因为主流经济学严重依赖的数学模型无法处理人的因素。为了迎合数学处理的需要,只能将人的因素拿掉了。因此“主流经济学”研究的内容与现实社会有很大差距。也因此“主流经济学”对许多现实问题根本无法解释。

奥派经济学家路德维希·米塞斯将经济学定义为一种告诉我们特定的手段能否达成目的,或如何达目的的一种科学。经济学本身不作价值判断,但经济学指导人们如何去行动,或告诉人们给定的行动能否达成目的。

虽然经济学可以预测行动的结果,但经济学不能回答结果何时来到。米塞斯曾给出这样的精辟总结:

The economist knows that the boom must result in a depression. But he does not and cannot know when the crisis will appear. This depends on the special conditions of each case. Many political events can influence the outcome. There are no rules according to which the duration of the boom or of the following depression can be computed.

(《人的行动》路德维希·米塞斯 Human Action, Ludwig Von Mises)

谈到中国房地产和基建行业,分析历史数据,中国房地产与基建行业的起飞始于2007-2009年,也就是全世界的次贷危机期间。在此之前,中国的房地产平均价格虽有上涨,但总体来说算得上平稳。2008年之后,房地产的平均价格如火箭冲天,一发不可收拾。中国的基建行业也如火如荼,全国开始大量兴建高速铁路。起因就是饱受争议的胡温政府“四万亿”刺激计划。奥派的商业周期理论成功回答了为什么信用扩张之后,首先是资产价格的飙升和基建行业的繁荣,而消费品价格的上升却不是特别显著。

“四万亿”计划之后,中共政府一直在制造通货膨胀,以维持经济“繁荣”的局面。从购房者角度看,只要房价的上涨停滞,就意味着亏损。因为购房者需要偿付给银行贷款利息。所以中共必须维持房价的持续上涨,那么就必须持续向信贷市场输入通货膨胀。另外,与西方国家有所不同的是中共国的土地是国有的,政府向企业、民众出让的只是土地使用权而已。出让土地使用权所获的的土地出让金,已经成为了中共国地方政府的主要财政收入来源了。地方政府出让土地获得财政收入-房地产公司通过宽松的信贷政策借钱拿地建设-民众向银行贷款买房让资产保值增值,这三者的利益,以一种扭曲的方式成为了共同体。泡沫越来越大,谁也不敢去捅破,这样一直到拖了现在。

有的学者认为,中共国的经济都是泡沫。这样的说法过于偏激了。中共国的经济的确存在很大的泡沫,尤其在房地产和基建行业,但也有真实增长的成分。正因为泡沫和真实的增长混在一起,外界更不易推测中共国的经济发展趋势与走向。

中共国的真实情况比较复杂。首先,中共国的房地产市场不是完全自由市场。各地对房地产的交易有不同的限制规则。有的要求持有5年之后才能卖出,有的对二套房有限制政策。这种非完全自由市场干扰了价格信号的传递,延缓了房地产市场价格调整的过程。其次,因为习俗的不同,中国人的储蓄率一直高于西方国家。按照奥派商业周期理论的分析,经济危机的到来是因为真实利率的回升。中国人的高储蓄也一定程度上拖延了这一过程。最后,中共国的地产集团一直是红色权贵的家族产业,白手套。地产基建企业的兴衰还掺杂了中共内政治斗争的因素。所以一直都有学者拿日本、美国的例子比照,预测中国房地产于某某年崩溃,结果没有实现,反倒被人耻笑。

这段时间发生了按收入排名,曾经是中国第一房地产商恒大集团的债务危机事件。被媒体炒作为“爆雷”“黑天鹅”“灰犀牛”,这种形容是不正确的。按照奥派商业周期的理论分析,“恒大事件”必然出现,中国房地产行业的坍塌是注定的。”恒大事件”只是多米诺骨牌的第一张。

奥派商业周期理论说明了,随着资产价格的上涨,通货膨胀的可操作空间越来越小。中共政权也意识到了持续放“水”政策不可持续,越来越谨慎的采用扩张性的货币政策。因而房地产企业的资本成本上升,恒大挺不住了。

摆在中共面前的只有两条路:

  1. 让恒大破产,让中国房地产行业的泡沫破灭;
  2. 挽救恒大,再度开启扩张性货币政策,再来多少万亿,维持房价高企。

恐怕无论选哪个,中共国的经济甚至中共政权都有覆灭之忧。既然是覆灭是经济规律注定的,剩下的也只是时间问题了。

延伸阅读(供经济专业,有兴趣的读者参考):

  1. 10 Questions to Professor Roger Garrison in London
  2. Chapter 9: The Austrian School: Capital-Based Macroeconomics
  3. Mathematical Version of Garrison’s Model
( 由 作者 于 9月23日 编辑 )
14
9月22日 488 次浏览
习特厚
钦明方泽忘了密码 习特厚:习近平特别受到人民厚爱
回复文章: 广州:黄人警察跪压黄人,黄人幸运的没死

洗地角度提供如下:

违法就是活该。不管违法程度多轻,坏人就该被随意收拾。

你不拒捕,警察会跪杀你么?警察跪杀你,那一定是你拒捕了。

发生在美国,警察已经开枪了/爆炸了/发射火箭弹了/变身高达了。

个别公务人员处事不当,只要向司法机关申诉即可。我国一切问题都可以通过法律手段解决,如果法律手段解决不了就解决你。

弗洛伊德因为吸了毒才会死那么快。小黄人没染上毒瘾,还不感谢每年壮丽牺牲的一万个缉毒警察?每天感谢缉毒警察是合格中国人的出厂设置。

欢迎补充。

派乐迪
愛牛奶盒的人 你們可不能混瑤哦~
回答问题: 你有什么比较好的消耗中共经费的方法?

可是羊毛出在羊身上呢。

回复文章: 李鹏和习近平,谁在人民中的受到的评价高一点?

李鹏就是中国历史上典型的“奸相”,相当于李林甫、蔡京、秦桧、严嵩。按照传统史书的写法,要把皇上的坏处99%归咎于他。(其实这个叫“春秋笔法”,懂中国传统文化的人都知道,写秦桧不好实际上是在写赵构不好,历史要这么读才对。)另外,李鹏不仅人人厌弃,长相也是一脸奸佞,讲话也是小人语调,所以就算对他的传闻将信将疑的人,也不会对他有丝毫的好感。

实际上共产党的官家史也是这么搞的,不信你看李鹏讣告:

1989年春夏之交的政治风波中,在以邓小平同志为代表的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坚决支持下,李鹏同志旗帜鲜明,和中央政治局大多数同志一道,采取果断措施制止动乱,平息反革命暴乱,稳定了国内局势,在这场关系党和国家前途命运的重大斗争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对比邓小平讣告:

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国内国际发生政治风波,党和政府在邓小平同志和其他老同志坚决有力的支持下,依靠人民,旗帜鲜明地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坚持维护国家的独立、尊严、安全和稳定,同时毫不动摇地坚持经济建设这个中心,坚持改革开放。由于党和政府坚定清醒的立场,由于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成就深入人心,我们经受住了严峻考验,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显示出更加蓬勃的生机和活力,使人民高兴,世界瞩目。

所以“果断措施”是李鹏同志之功,而之后的“经济建设”算在邓头上。

当然现在写历史的标准毕竟和宋朝不同了。今后写历史的时候,还是会把六四的责任按照实际的权力划分来划分清楚。

耶渣
Wolfychan 基督徒。披著文科外皮的理科生。
发表文章: 我很後悔自己買了這盒月餅……

話說目前有兩位以《反恐條例》被控、其中一位還被送過中的手足為著「為香港人提供優質的本地食品,以另外一種形式陪伴及照顧香港人」託人開創了間食品公司,還推出了奶黃月餅,我之前訂了一盒,現在終於可以吃了~~

先看看盒子和紙袋: 無比可愛的貓貓,設計師已經入獄,三年後見 (っ °Д °;)っ

然後就是月餅,四粒小巧玲瓏的奶黃月,全家剛好一人一個,一人一粒,放在室溫攤暖了之後一打開包裝湊近一嗅,一股醇厚甜蜜的奶香已經撲鼻而來,記住啊,我嗅覺根本不敏感。

一口下去,奶黃饀柔軟而結實,甜味濃厚卻不膩,中間黏稠幼滑的煉奶流心餡用全脂奶製造,雖然也很甜,那潛在的甜膩卻被鹹蛋黃的鹹味平衡了,對於我這個一生人好像也沒有吃過幾次奶黃月餅的人來說,真……真的很好吃 ಥ_ಥ ,悲傷的心情也跟著好了點呢~

可惜也太好吃又太小巧了,我兩三口已經吃完了,沒法子完完整整地記清它的味道用文字描述 (吃完更肚餓了QQ),熱愛民主與自由的7友如果來香港旅行的話,保持文明和禮貌之餘記得有機會也懲罰一下這群反中亂港的手足,讓他們做不停手饞死小粉紅和共匪,不過記得留一些給本地人啊!!

可是我只買了一盒,而且已經全部售罄,只有雙黃白蓮蓉還有貨 w(゚Д゚)w 真的遺憾啊(。_。) 如果這就是恐怖主義的話,那就讓我們也恐怖恐怖一下,用美食統戰到小粉紅不要不要的(. ❛ ᴗ ❛.)

之前有間熱切關注囚權的零食網店突然關閉,非常討厭信用卡的我才「的」起心肝用信用卡買了一盒該店名物日本水族館朱古力動物餅,可是好吃到……我想說呢,我和家人分享了點之後拿了回去讓同事嚐個鮮,結果我老闆一不小心就吃光了,我們下班跑去日貨公司找也找不到( ఠ ͟ʖ ఠ)…… 不怪她吃光光,就怪自己沒有買多幾盒(T_T)

也許兩位手足知道自己是一輩子也出不來了,所以才託人成立了這樣的公司,現在想起來,心裡又有點痛苦了……

(老實說,現在怎樣沉默也不能逃避了,就不如說出來吧,讓大家都記住吧)

11
9月18日 705 次浏览
家兔
首都卫队 Naidesu
回复文章: 我很後悔自己買了這盒月餅……

放在室溫攤暖了之後一打開包裝湊近一嗅,一股醇厚甜蜜的奶香已經撲鼻而來

一口下去,奶黃饀柔軟而結實,甜味濃厚卻不膩,中間黏稠幼滑的煉奶流心餡用全脂奶製造,雖然也很甜,那潛在的甜膩卻被鹹蛋黃的鹹味平衡了

我就不该在东八区的晚上点开看。

耶渣
Wolfychan 基督徒。披著文科外皮的理科生。
回复文章: 我很後悔自己買了這盒月餅……

@消极 #170247 (啊嗚嗚嗚~)

thphd 2047站长
发表文章: 数据恢复工作取得重大进展

经我司工程团队彻夜奋战,故障硬盘坏道已修复,虚拟机现可正常启动,已取得香港时间9月16日晚12点全站数据备份。

预计将于9月18日-19日间进行数据合并工作。数据合并过程中将有可能发生3-4小时服务中断。

论坛服务中断期间,您可下载element客户端,注册matrix账号,并加入2047公共聊天群 #teahall:matrix.org与我们保持联络。

为了保护隐私,注册matrix账号时请不要使用自己的常用邮箱。推荐使用fake mail generator生成的随机临时邮箱收取验证邮件。

thphd

( 由 作者 于 9月18日 编辑 )
7
9月18日 632 次浏览
回复文章: 現在中國毛粉之所以這麼多,是因爲有不少網站在爲毛辯護,他們直接把反對者對他的質疑打成謠言

这就是陈邓共治的时候,他们自己这些拨乱反正的红一勋贵们给共产党挖得一个大坑。

这里的要害并不是他们应该全盘否定毛泽东(陈云真的很愿意给他来一个建国有功治国无能文革有罪的大帽子,但是邓小平不愿意这样否定毛泽东,因为邓很多时候是毛派,而且他背叛毛的原因是毛先整他,所以最后来了个三七开),而是要把贵族共治以公开的形式定下来。比如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后面设置常设的中顾委,而且把中顾委定下来,作为“政治局后的政治局”,这个就和伊朗的Guardian Council一样了。影子政府,前面的政府是干活的,幕后的政府是用来选拔前台的。

现在没有这一套,前后台完全打通,必然导致习近平这样的野心家搞事,且薄熙来已先行一步开了这个坏头。他们打出来的旗号必然是崇毛反邓,要拨乱反正那一套。

为什么会有毛左?因为邓共定的制度就是贵族共治,所以野心家要反对贵族共治,就要用毛旗。毛在文革中狠狠打击过红一勋贵,所以后来的野心家就想如法炮制,也搞和自己有矛盾的权贵们,想来个一锅炖。民间之所以毛左之声不断,也就是反映在党中央里,一直有野心家试图打破贵族共治。而这一切的根源,就在于陈邓两位大佬为了自己的特殊权益(凌驾于其他共产党元老之上),在一开始就不愿意建立正式的贵族共治,把中顾委做实固定下来,因为这样一来他们两位就和其他元老平等没有特权了。正如陈云说的“当初国民党立新闻法,我们就去钻他空子。现在我们当政,就不要立这个法了,免得敌人钻空子”,其实哪来敌人呢,不都是“敌在中南海”么。陈,邓,都善于搞这种非正式的会晤,比如“到某位老领导家吃个饭”,或者邓小平特色的“和老爷子一起打桥牌”。这种玩法,就是政治上的僭越手法,通过非正式的会议和串联,取代正规的政治组织权力。就像万历不上朝,就是用内廷的小集团控制朝政,不让外廷的大臣们掌控朝政的手法。

陈邓等人喜欢这种非正式的会晤,就是享受比自己应得的权力(作为元老的一员)更大的部分,利用自己派系庞大党羽众多的优势,在幕后垂帘听政,排挤其他老臣,如同清朝咸丰帝死后慈禧慈安两太后“同治”的那一套。但是在陈邓相继死后,元老院随着老人们的离世,就逐步失去了对前台政治家的控制。习近平就类似伊朗前总统艾哈迈德内贾德那样(喊“要把以色列从地图上抹去”),伊朗总统这么干没有后果,因为哈梅内伊会看着他,不让他作妖。而中共的元老院几经换代,早就风雨飘摇,失去控制力了。

陈邓这样的老党棍们,肯定是不会为赵家勋贵的长治久安牺牲自己的政治权力的,他们所能做的,就是把小圈子政治斗争打大,“早打大打打核战争”,86学潮之后,陈系薄一波邓力群出马,发动倒胡行动,胡耀邦下台,赵紫阳接任。89学潮中,陈系人马更是利用广场学生堵门的条件,逼得老邓亲自调兵镇压,镇压了之后就是陈系利用自己意识形态的优势,大搞“社会主义再教育”,直接把64的责任扣到邓小平的改革开放政策上,认为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潮的根源就是邓小平的改革开放,老邓亲自调兵镇压了学运,结果学运的根源还是扣在邓头上,直到92南巡,邓才狠狠地反扑了一把,定下了“谁不改革谁下台”的新基调。陈邓两人为了一己之私,置中共统治的根本利益于不顾,宛如当年毛泽东为了恢复自己的权力,通过文革小组,大搞夺门之变,导致全国大乱,而他老人家还说什么“通过大乱达到大治”的这种浑话。

今天习近平各种夺权,也是这种性质的。习近平所作所为,就是想踢开贵族集团,搞实君帝制。所以很多民间的野生国师看到习近平这么牛逼,都纷纷叫好。很多骂胡锦涛面瘫,温家宝影帝的,并非民主派人士,而是这种“帝秦”派人士,他们正确地看到了,贵族共治下,平民出身从政的永远都是贵族的马仔和跟班,只有废除贵族制,搞帝制,兴科举,才有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的机会。野心家们渴望专制独裁一个人控盘,因为上面的大佬可以从贵族升级为皇帝,而下面的无名走狗们则有可能因为从龙而变成来俊臣之类的奸臣。

回复文章: 路透社:北京「下旨」要求香港地產商支持北京利益 解決房屋短缺問題 (引自立場新聞)

@addjapan #170064 新界的鄉土勢力也很強,甚至警察也忌他們三分,下鍋怕是指日可待。

不過可悲又可笑的是,他們之前一直都在諂媚中共,幫忙出手打壓市民。

Provident 溫和台派 看見品蔥的姨粉太多 質量太差 就到了2047 支持台灣獨立 但不支持姨學的民科獨立分裂理論 討厭國民黨和共產黨 但寬容反共統派 不排斥統派
回复文章: 路透社:北京「下旨」要求香港地產商支持北京利益 解決房屋短缺問題 (引自立場新聞)

香港地產商估計也要被充公了,還有澳門的賭場也是,就如同雪崩或龍捲風一樣飛奔而來,捲走一切財產。這應該叫政治渦旋,political vortex,就是一紙公文或者政策都可以高於一切法律,像大漩渦(maelstrom)把各行各業捲入湮滅的無底洞。

回复文章: 路透社:北京「下旨」要求香港地產商支持北京利益 解決房屋短缺問題 (引自立場新聞)

@addjapan #170067 鄉黑割據是一個大問題,但是農地也是要保育的。

已經出現了強拆農村了。

北条沙都子 不要小看雏见泽,这是有大学问的地方。
回复文章: 9月16日倒档公告

站长辛苦了。点开网站看到“disk failure”这行字不禁心头一颤,还以为本人在7站留下的美好回忆(?)就要这样悄无声息地化为虚空业火下的遗烬了。

不过,本人发现某些帖子在通过快照恢复后,其发帖时间出现了错乱。例如:

  • 7友“Luterngun”的那个nthLink VPN的帖子被系统判定为2020年9月发布,但实际上是最近几天才发布的。

  • 我是21年4月份注册的此ID,但却有5个20年9月份的回复帖静静地躺在发帖列表的最后一页。

而我个人貌似有一个在茶餐厅的回复帖没有被恢复(就是答复站长关于邀请本人出任管理员的那个帖子),不过感觉也没什么所谓就是了。不过呢……我本来是想要回复一下帕琪(本人给“libgen”起的新外号)那个同样在茶餐厅里的帖子的,结果发现想要回复的原帖没了。

另外,虽然站长为了恢复丢失的帖子与数据而连续奋战十几个小时的敬业精神着实令人佩服,但本人在此还是想要不解风情的苛责一下站长。

数据丢失其实是一件蛮令人沮丧的事。虽然经过站长和各位管理员的努力,7站应该可以很快恢复正常运作,但这件事可能还是会造成一些不太好的影响。个人觉得主要有以下两点,斗胆拿出来现现眼:

  • 使新用户以及尚未注册的浏览者对7站的可靠性产生一定的担忧与疑虑,而当前较为复杂和敏感的中文网络环境则有可能会加重这种忧虑(即使这种担忧所表达出的顾虑与本次故障的实际情况无关,恐怕也不可完全忽视这种感性因素)。

  • 对用户的参与积极性造成一定程度的打击。

    这个恐怕是很难避免的了。即使不考虑信息安全方面的顾虑,对于创作者来说,“自己的创作成果突然不见了”这件事也无异于是晴天霹雳。虽然到目前为止,7站几次大大小小的故障都靠着站方的高技术力+勤勉涉险过关,避免了最坏的BE并恢复了大多数内容,但总免不了会让人对未来想入非非——“万一哪天真发生了无法挽回的数据丢失,我的那些创作岂不是都灰飞烟灭了?……”

当然,创作内容灰飞烟灭这种事儿在墙内很常见了,说几句心里话就要被删帖清号的。但这毕竟是在墙外,大家对7站的要求肯定不可能跟墙内一样(无论是在技术安全层面还是管理水平上都一定会有更高的期许),我相信这种要求对于站方而言既是压力也是动力,也衷心希望这次小插曲的遗波可以早日过去。

总之是一点儿不足挂齿的个人小想法吧,语气可能尖锐了些。不过我相信站长是不会介意的,所以干脆直接贴大字报。


7友们好啊,我是2047与雏见泽村友好交流委员会亲善大使北条沙都子。

刚才有个朋友问我:“北条酱,7站发生甚么事了?”

我说怎么回事?给我发了一张截图。我一看,哦!原来是佐天,7站发生了宕机回档的故障。

我心说该死。TA问我知不知道这事儿,我说:“啊,我大意了啊,没有看。”

朋友当时就流眼泪了,捂着眼,说TA最喜欢的7岛要沉没于汪洋大海中了。我说停停。

然后两分钟以后,两分多钟以后……诶,就好了,不哭了。

然后我点开7站一看,唉,发公告了,修好了。但是我心里还是免不了犯起嘀咕了。

好好的站突然宕机了,这好吗?这不好。我劝!这位,站长,耗子尾汁、好好反思,以后不要再犯这样的错误,小错误,啊。呃……站长,要以站为贵,要讲站德,不要搞,盘里斗。

谢谢7友们!

( 由 作者 于 9月18日 编辑 )
岿然宽衣
奭麦郎 满辗鲜衣八岿合艰萨逆疯金颐提酵甚瞻冰坡秩歼殊淆冯
回复文章: 卫报:国际法院授权对杜特尔特的毒品战争进行全面调查

这法西斯在16年上台的时候还有很多粉蛆叫好,像菲律宾这种国家,搞“格杀勿论”不知会有多少聂树斌和呼格一样的冤案

回复文章: 许愿池

@在民党主席 #155671

回家故事,拾回當中大志

回复文章: 緊急:支聯會今晚將會刪除所有資料,可能包括六四相關

支联会副主席邹幸彤9月10日在脸书发布了以下信息:

或许对方终将压碎我们,但换点时空也是值了

被捕的那个早上,想来还是不够冷静,否则应该趁著国安还未能够闯进来的时候,和大家更好地道别。看来心理建设还是要加强啊。

虽然是有预期他们肯定要报复,但没想到他们真的那么气急败坏,限期一过的清晨就立即动手。

明明已经有人用司法复核挑战国安发出的信件的合法性,明明法院还未来得及厘清附表5的适用条件,明明还有那么多的法律争议且已进入司法程序,国安却仍要急不及待的拉人封艇。一个有自信的执法部门不是这样行事的。这么不顾一切地宣示立场,连法院也不放在眼里,是因为方寸大乱、虚怯异常,必须做些什么来维护权威,还是想向北京展示自己的才干?

但这样也好,似乎我们的反抗打乱了他们的部署——用“外国代理人”向支记开刀,从支记的背景来看,本身就是最荒谬的一招。如果以此来检控,他们就要在未威逼到所有人交信息前,把他们的叙事固定下来,并把这个争论摊开到全世界面前,让世人看看他们的理据。

他们给我们写好了剧本,希望瓮中捉鳖。那么是选择乖乖地顺着对方的剧本,走向他们安排好的处境;还是设法破局,站稳话语权,把剧本改写?这是我们在新时代必须想的课题。

面对力量悬殊的局面,反抗者或者不能全身而退,但难道顺服就能护佑身边人的平安?若是对方早已写好了消灭自由的剧本,顺服只是让他们更快更轻松地达成目标。而且,要是这小小的反抗,能多少保护到我们的同伴们,或至少给他们多一些时间,那我觉得,值了。

或许对方终将压碎我们这块“拦路石”,但反抗本身就是凝聚力量,换取空间,让更多的“拦路石”有机会成长。

只要我们仍有斗志,就未为输。

香港人,别认命。

回复文章: 現在中國毛粉之所以這麼多,是因爲有不少網站在爲毛辯護,他們直接把反對者對他的質疑打成謠言

文革的描述能省则省,有多少人被迫害,多少人遇害完全不说。

大跃进,人民公社,三年“自然灾害”(双引号的)这些基本都是一笔带过,防止被人看到其中的端倪。

再加上这些网站和媒体跟着推波助澜。

腊肉成为墙国第一伟人。

Provident 溫和台派 看見品蔥的姨粉太多 質量太差 就到了2047 支持台灣獨立 但不支持姨學的民科獨立分裂理論 討厭國民黨和共產黨 但寬容反共統派 不排斥統派
发表文章: 現在中國毛粉之所以這麼多,是因爲有不少網站在爲毛辯護,他們直接把反對者對他的質疑打成謠言

眾所周知,毛治下的中國是饑荒四起,物資短缺,打壓異己,互相傾軋的國度。幾千萬人被餓死,廣西文革大屠殺、文革、反右、鎮壓反革命、暴力土改,這些都是板上釘釘的事實。而且毛在位時,的卻有幾百萬元的稿費,窮奢極欲。但是黨媒和共產黨的網站仍然在否認這些事實,比如“死一半還剩一半”這個論述,實際上就是死了三億人還剩三億,沒有關係,就是一個意思唄,但是有個爲毛澤東辯護的人就這麼說:

毛澤東沒有說過“死3億人沒關系”

怎麼辯護的,請看一下:

毛泽东究竟是怎样说的?

现在来看看毛泽东的原话,就马上可以发现:毛泽东从来没有说过“死3亿人不算什么”这样的话。

《毛泽东外交文选》中有多处涉及到中国应对核讹诈这个话题,现在来看看与“3亿人”有关的两次。第一次是网上提到的“即席演说”,即毛泽东一九五七年十一月十八日在莫斯科共产党和工人党代表会议上发言。毛泽东当时说道:

“我们要争取十五年和平。到那个时候,我们就无敌于天下了,没有人敢同我们打了,世界也就可以得到持久和平了。”

“现在还要估计一种情况,就是想发动战争的疯子,他们可能把原子弹、氢弹到处摔。他们摔,我们也摔,这就打得一塌糊涂,这就要损失人。问题要放在最坏的基点上来考虑。我们党的政治局开过几次会,讲过这个问题。现在要打,中国只有手榴弹,没有原子弹,但是苏联有。要设想一下,如果爆发战争要死多少人。全世界二十七亿人口,可能损失三分之一;再多一点,可能损失一半。不是我们要打,是他们要打,一打就要摔原子弹,氢弹。我和一位外国政治家辩论过这个问题。他认为如果打原子战争,人会死绝的。我说,极而言之,死掉一半人,还有一半人,帝国主义打平了,全世界社会主义化了,再过多少年,又会有二十七亿,一定还要多。我们中国还没有建设好,我们希望和平。但是如果帝国主义硬要打仗,我们也只好横下一条心,打了仗再建设。每天怕战争,战争来了你有什么办法呢? 我先是说东风压倒西风,战争打不起来,现在再就如果发生了战争的情况,作了这些补充的说明,这样两种可能性都估计到了。”

这个发言中根本没有什么“死3亿人不算什么”之类的话,也没有“具体谈到中国时”中国会死多少人之类的内容。毛泽东只是针对有人认为“如果打原子战争,人会死绝的”预言,说出了“极而言之,死掉一半人,还有一半人”,还特地重申了中国的“希望和平”。把毛泽东的这种对全世界人口“极而言之”的估计和中国“希望和平”的意愿解读为“死3亿人不算什么”,显然是一种有意无意的误传和误读。

现在再来看看毛泽东一九五八年九月五日在第十五次最高国务会议上的讲话。这次谈话中关于对付核讹诈的看法,可以说是毛泽东在前一年莫斯科会议上讲话的继续。他说道:

“最后一条,就是准备反侵略的战争。头一条讲了双方怕打,仗打不起来,但世界上的事情还是要搞一个保险系数。因为世界上有个垄断资产阶级,恐怕他们冒里冒失乱搞,所以,要准备作战。这一条要在干部里头讲通。第一,我们不要打,而且反对打,苏联也是。要打就是他们先打,逼着我们不能不打。第二,但是我们不怕打,要打就打。我们现在只有手榴弹跟山药蛋。氢弹、原子弹的战争当然是可怕的,是要死人的,因此我们反对打。但是这个决定权不操在我们手中,帝国主义一定要打,那末我们就得准备一切,要打就打。就是说,死了一半人也没有什么可怕。这是极而言之。”

“在整个宇宙史上来说,我就不相信要那么悲观。我跟尼赫鲁总理辩论过这个问题,他说,那个时候没有政府了,统统打光了,想要讲和也找不到政府了。我说,哪有那个事,你这个政府被原子弹消灭了,老百姓又起一个政府,又可以议和。世界上的事情你不想到那个极点,你就睡不着觉。无非是打死人,无非是一个怕打。但是它一定要打,是它先打,它打原子弹,这个时候,怕,它也打,不怕,它也打。既然是怕 也打,不怕也打,二者选哪一个呢? 还是怕好,还是不怕好?每天总是怕,在干部和人民里头不鼓起一点劲,这是很危险的。我看,还是横了一条心,要打就打,打了再建设。因此,我们现在搞民兵。人民公社里头都搞民兵,全民皆兵,要发枪,开头发几百万枝,将来要发几千万枝。由各省造轻武器,造步枪,机关枪,手榴弹,小迫击炮,轻迫击炮。人民公社有军事部,到处练习。在座的有文化人,你们也要号召一下,单拿笔杆不行,一手拿笔杆,一手拿枪杆,又是文化,又是武化。”

毛泽东的这个讲话说了“死了一半人也没有什么可怕。这是极而言之。”这无非是说,对于帝国主义的核讹诈,尽管知道“氢弹、原子弹的战争当然是可怕的,是要死人的”,但怕是没有用的!打不打不能由爱好和平的人们说了算,因此只能做好应战的准备。万一战争爆发,就要不怕牺牲去争取胜利。核战争不可能消灭整个人类。打完仗幸存的人还是可以重新建设好自己的家园的。当然,有人可能还是坚持自己的解读,认为“死了一半人也没有什么可怕”和“中国死3亿人没关系”是一样的意思。有人非要这样认为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但有一条,这次国内会议没有请外籍人士人参加,却是不争的事实。因此,即使”吓倒了一片人“,也轮不到赫鲁晓夫和捷克斯洛伐克总统等外国人“被吓倒”。

实际上这个不惧怕侵略,不惧怕核讹诈,随时准备以战止战的观点是那个年代中国老一辈革命家的共识。邓小平早就说过,不要怕美国的原子弹,”和他干,干到底!就要有这个气魄。“当年彭德怀力主出兵抗美援朝时也说过,有人担心打仗会影响建设,这没有什么,打烂了,以后再建设就是了,等于解放战争胜利推迟了几年。笔者以为,假如真的”打烂了“,死人肯定难以数计。但是抗美援朝就是打了,在不惧怕美国原子弹的威胁下打了,而且打得好,保障了此后60多年新中国的和平建设环境。邓小平、彭德怀和毛泽东在这个问题上的看法是一致的。因此。毛泽东在莫斯科会议上谈到这个问题时还说道:“我们党的政治局开过几次会,讲过这个问题。”(似乎姨學的擁躉也爲劉仲敬的核平辯護過,而且辯護方式很相似)

這個人很顯然是運用了詭辯術,毛澤東沒說過死3億人沒有關係,但是你都承認了,他說死一半人沒什麼可怕啊。那不就是一個意思唄?而且赫魯曉夫的解讀也沒錯啊,並不是誤解,雖然內容有出入,但是意思大致是一樣的,毛澤東就是說了,如果美國核訛詐(但是真正核訛詐的是蘇聯),死一半人都沒有關係,不怕唄。但是事實上,死一半人是非常可怕的,如果核戰爭是這樣的話,全球氣溫就會急劇下降,進入核冬天,那可不是死一半人那麼簡單了。那可是比大饑荒更加慘烈的饑荒,可以導致族群滅絕了。那就是慘不忍睹,不忍直視的世界末日。

而且,香港中文大學的研究也表明,毛澤東是說過這個話的,而且還絕:

“是否可以估計一下,未來的戰爭會導致多少人死亡?也許會死掉全世界人口二十七億的三分之一,也就只有九億人。假如真的摔原子彈的話,我認為這還少說了。當然,這很可怕。但是,即便是損失一半人也不是那麼的糟糕。

為甚麼呢?因為不是我們要這麼做,而是他們,是他們將戰爭強加給我們。假如我們打起仗來,那麼就會使用原子武器和氫武器。我個人認為,整個人類社會將會遭受這樣的災難,那時人類將會損失一半,也許,一多半。我問過尼赫魯[Jawaharlal Nehru] 對這個問題的看法。

他在這個問題上情緒要比我悲觀得多。我對他說:假如人類的一半被毀滅,那麼還會剩下一半,但是帝國主義將會被全部毀滅,並且整個世界將只有社會主義存在下來,而在半個世紀或者一個世紀裏,人口又會增長,甚至增長一半多。

中國還沒有真正展開建設,假如帝國主義者將戰爭強加於我們,那麼我們準備停止搞建設;讓我們先比試一下武力,然後再回過頭來搞建設。”

還有:

“準備對付大戰,帝國主義有瘋子,扔原子彈。頭一次大戰不過死了1,000 多萬,第二次大戰死了3,000 多萬。打原子戰,沒有經驗。最好人口剩下一半,次好剩下三分之一,全世界27 億人,還有9 億人,有9 億人也好辦事。換來個帝國主義滅亡,換來了永久和平。所以說,真打原子戰,不見得是壞事,是壞事也是好事。”

https://www.cuhk.edu.hk/ics/21c/media/articles/c156-201607015.pdf

而且ccav的紀錄片 《中蘇外交檔案解密》的第九集獨領風騷就有人回憶,毛澤東說過,中國死一半,還剩一半,死一半,還剩三億,說明毛澤東是說了這句話的,具體可見:https://www.youtube.com/watch?v=xiGJJC1JPcg

所以毛左的詭辯術真的可怕,於此還可見於http://cpc.people.com.cn/BIG5/85037/85039/7561118.html

他們覺得毛澤東被妖魔化,但是,事實上毛澤東就是窮奢極欲的人啊,連親共的建制報紙文匯報都這麼報導:

http://paper.wenweipo.com/2007/12/11/CH0712110056.htm

http://www.china.com.cn/culture/txt/2007-12/10/content_9364053.htm

難道這些報紙也造謠了嗎?還說毛沒拿一分錢,都分給別人了,分給的也是自己的近親鄰裏吧。還在妖魔化南方報系,誰在妖魔化啊。

更不用說毛澤東因爲罪惡決策導致饑荒,還撒錢到外國,還幫阿爾巴尼亞建銅像,還利用江青和四人幫,但是很多辯護士都說毛澤東被利用,都是下面的錯,把責任全部推卸到下面的四人幫,好像毛澤東就是白蓮花似的。

中國共產黨對毛澤東的缺乏反思,對公知、民主自由的肆意污名化和妖魔化,戰狼自媒體,水軍,潛移默化,寓教於樂的洗腦,實際上比防火牆本身還要可怕,況且中國也學習到了俄羅斯的宣傳經驗,收買外國媒體,培養大外宣,增加銳實力,真的可怕啊,雖然有的是謠言,但是毛左製造的謠言就少了?當然中國的年輕人沒有經歷毛澤東那個時候,加上貧富差距大,剝削壓榨血汗工廠國家資本主義的極端不公導致他們也想要進入毛澤東時代。雖然這些人有支性,但是這些人的“支性”不是與生俱來的,而是中國政府和民間對毛澤東缺乏反思,反思者和研究土改文革饑荒等毛時代的黑歷史要麼被禁言,要麼被抓捕,中共對研究毛時期歷史的控制和審查也不亞於六四,而且越來越嚴,還有戰狼自媒體,短視頻和官媒的宣傳,那就是完美的洗腦。

6
9月17日 379 次浏览
回复文章: 現在中國毛粉之所以這麼多,是因爲有不少網站在爲毛辯護,他們直接把反對者對他的質疑打成謠言

@addjapan #170044 港澳民主派組織和政黨被取締和打壓,議員被取消資格(disqualified),賭場被端掉,飯圈被整頓,娛樂行業、財經自媒體、教培和房地產行業,一紙空文,官媒定性,就像魔咒一樣,皆灰飛煙滅,股市如同墜入海底深淵一樣狂跌,真的讓人不寒而慄,這個國家正在崩壞。在中國學商法、金融、財務管理的人估計要哭哭,中國已經成了計劃經濟國家,向地獄處邁去。

Provident 溫和台派 看見品蔥的姨粉太多 質量太差 就到了2047 支持台灣獨立 但不支持姨學的民科獨立分裂理論 討厭國民黨和共產黨 但寬容反共統派 不排斥統派
发表文章: 一個評價新毛左興起的文章 —— 幻夢回魂:中國青年毛派的崛起

作者:王慶民(算是社會民主主義者,對毛派,香港本土派/獨派和入關學擁躉都有批判)

最近,中國互聯網(網路)尤其討論政治和社會現實的板塊(俗稱「鍵政圈」),興起了一股強烈的學習、研究、模仿、崇拜毛澤東及其思想理論的思潮。在知乎、B站、豆瓣、微博等中國各大互聯網平臺,到處都充斥著對毛的崇拜與追思、對毛精神的讚頌及毛思想的學習宣傳。「教員」是他們對毛普遍的尊稱,塑造毛既為人師又平易近人的形象。這引發了包括《紐約時報》在內國內外廣泛的關注。

這些青年毛粉懷念的不僅是毛,還有從中國大革命到改革開放之前這段歷史歲月。在他們心目中,革命時代是光榮的、勇敢的,是為了打碎舊世界、建立一個沒有剝削沒有壓迫的新中國。他們也認為,建國後至改開前的中國是一個平等的社會,工人階級擁有無上榮光,國家工業化建設成就斐然。而毛則是導師,是紅太陽,是帶領中國人民推翻三座大山的領路人。

他們避免提及毛的過失乃至殘酷的鬥爭史,只把這些當成革命和建設中不得不做出的犧牲。毛粉們也將大躍進、「公社化」、大饑荒、文革乃至更早的肅反整風,都歸罪於下級的錯誤和偏激、外部環境的逼迫,而毛本人卻始終是偉光正的、不容批評非議的。

從根本上說,青年毛派的崛起,是中國社會矛盾尖銳、貧富差距懸殊、官僚資本主義膨脹、社會福利保障低下,以及政治環境日益嚴酷的產物。改革開放40多年來,中國貧富分化和階層固化已達到驚人的且不可撼動的地步,廣大平民尤其底層生活在艱難絕望中無力掙脫。即便是有一定學歷和知識的小資產階級青年,也被「996」壓的喘不過氣來。近來流行的「躺平」、「內卷」等話語就是國人不堪重負下的調侃和呻吟。

同時,近年來中國輿論管控日漸強化,主張民主憲政和充分市場經濟的自由派受到重挫。因而,許多國人尤其關心政治的青年學生,普遍而迅速的轉向了毛主義。在2010年代及之前,毛主義多流行於中老年人之中,在青年中非常邊緣化。但如今,青年人卻成了粉毛的主力軍,他們在互聯網上製造的聲量遠超那些老年毛粉。

青年壓抑的怒火藉毛主義燒起來

眾多青年成為毛的擁躉,從情理上是可以理解的。因為當今社會競爭殘酷、階級對立嚴重、人人缺乏獲得感與安全感,渴望有政治強人橫掃污穢。而貧富差距和階層固化更使部分年輕人仇恨權貴和資本家,試圖「等貴賤、均貧富」,實現平等與大同。而宣揚民主憲政的自由派思想又被遏制,所以壓抑的怒火都借著毛主義之火在思想上燃燒起來了。

但從現實角度,青年轉向毛主義並不是一個好的現象。因為這意味著暴烈的鬥爭政治、反智主義、個人崇拜的捲土重來。毛澤東及其思想的確有一定可取之處,但本質上並不是一個好東西。毛本身是一個殘忍的獨裁者,從延安整風再到建國後歷次浩劫,毛都是始作俑者、第一責任人。沒有他的指揮、鼓動、首肯、默許,反右、文革等災難就不會發生,「一大二公」導致的大饑荒和工業浮腫他也是心知肚明。

在毛時代,人被分成三六九等,如工人、農民兩大社會保障懸殊的階級,以「剪刀差」殘酷剝削農民、以戶籍制度嚴密控制農民,進一步又有「地富反壞右」這樣的「黑五類」區分,上面則有形形色色的幹部作為那個時代的特權者作威作福。而且這種身份差異延及親屬,特權階層世襲罔替,被統治者子女被打入另冊仍為賤民。毛時代沒有平等,相反比改開至今中國的階級分化更加清晰而赤裸。現在的人至少還能通過考學、經商等方式改變身份地位躍升階層,人與人名義上也是一律平等的。但是毛時代則是在檔案和個人身份證明中直接劃分等級,等級之森嚴、被壓迫者之悲慘,甚于封建農奴社會。這哪裡是毛粉們說的平等的天堂?

即便當時被抬高為領導階級的工人階級,其實仍然處在各級幹部之下,要接受各式各樣嚴厲的紀律約束,哪怕這些紀律並不能有效促進生產。在資本主義國家常見的罷工和理所當然的言論自由,毛時代的中國工人都是沒有的。工人也都必須服從分配,沒有選擇崗位和「用腳投票」的權利,除非托關係走後門獲得好工作。中國的工人從沒真正享有民主,不僅不能選舉政治領袖和管理國家,在選舉廠領導和管理工廠事務中,普通工人也敵不過領導幹部「內定」和一言堂。工人各種福利分配乃至外出旅行的權利都被各級官僚攥在手裡,人身自由和基本所得都受控,這怎是國家主人,反而是國家奴僕罷了。 從現實角度,中國青年轉向毛主義並不是一個好的現象。因為這意味著暴烈的鬥爭政治、反智主義、個人崇拜的捲土重來。(湯森路透)

毛粉完全顛倒黑白

至於說改開前中國工業的成就,是嚴重誇大、浮腫的,雖然產量不低,但是品質堪憂。由於計劃經濟的缺陷,工業生產效率低下、技術水準落後、產品品質差劣。那時全國各城市包括縣城甚至鎮甸都有各種廠礦,除「鞍鋼」、「一拖」這樣鼎鼎大名的工業巨人,其他的絕大多數工業企業和產品都是勉強運轉、自產自銷的破爛工程。「兩彈一星」則是克服了各種政治運動的干擾破壞造出來的,而非在各種政治運動加持下生產出的。包括袁隆平的雜交水稻理論和實踐,也是其克服了文革的迫害、熬過毛時代的殘酷,才最終推廣向全國乃至世界的。而毛粉則完全顛倒黑白,把「前30年」的成就當成毛及毛發動的政治運動、毛時代體制優越性而得到的,荒謬無稽。

那個年代,不僅工業產品短缺且品質低下,農業和服務業更是差劣,除主糧外限制發展農副產品,計劃經濟完全與市場現實需求脫節,經濟毫無活力,各行各業都是短缺和貧乏狀態。而高級幹部則享有包括進口產品在內的各種特供,儼然人上人。這樣貧窮落後、物質匱乏、分配嚴重不平等的社會,哪裡是人間天堂?

也有人將反右之前及文革期間的「大鳴大放大字報大辯論」這所謂的「四大自由」當成言論自由的表現。事實上,「反右」之前的「鳴放」只是毛自己都承認的「陽謀」,以挖掘出「反黨反共分子」,後來幾百萬人被迫害。而文革時期的大字報,只是限定在特別範圍內的批判整風,而不允許向黨、向毛挑戰。遇羅克、林昭、張志新的結局就證明「離經叛道」的鳴放是什麼下場。「四大自由」只是毛及政權用來整人的工具,並不是捍衛言論自由的法條。

還有人聲稱那個時代男女平等,婦女解放取得很大成果。某種程度是對的,毛時代最大成就之一就是推動了婦女解放。但是那個年代女性和男性一樣,都沒有什麼權利,男女享有的權利都很少,又需要承擔相同或相近的勞動義務,所以實現了某種「平等」。但這與現代女權主義追求的更加進步全面的在工業化社會中的女性權利保障和女性解放,還差著十萬八千里。還有人居然將申紀蘭標榜為推動男女平等的先鋒,她只是個橡皮圖章罷了,國家政策根本沒有徵求她以及所有普通婦女的意見,而是上層出於動員女性勞動力發展生產等其他政治考量。

毛派不僅陷於歷史虛無主義無法自拔,也不能提出對當下實際情況具有可行性的解決方案。很顯然,在當今中國再次發動毛式革命不僅不具現實可行性,也不具備法理正當性,更沒有目的正義性。毛時代的革命和政治運動給中國人民帶來了深重的災難,不應該再重複發生,這雖然不被毛粉認可,但目前至少仍是中國大多數政治參與者與旁觀者的共識。

用毛式革命話語自欺欺人

青年毛派雖然遠比那些「老古董」毛派要有知識、有視野,但仍然提不出具體可行的改變中國現實的綱領、方案和細節。例如如何改變現在中國穩固的既成秩序,哪怕撬起一個角落?之後如何建立一個平等民主的社會主義國家?如何避免列寧、史達林、毛澤東所犯的錯誤?如何確立所有制結構和分配結構,兼顧效率與公平?……這些他們都淺嘗輒止或乾脆閉口不言。青年毛派們只是會一遍遍重複和咀嚼《毛澤東選集》、《毛主席語錄》裡的各種段落和詞彙,試圖用這一早已逝去人物的「喻世明言」對照現實,對現在的中國現狀大張撻伐,然後提出一些高度空洞抽象的革命目標,用毛式革命話語自欺欺人、在麻醉中高潮。

毛派思想雖然並非毫無可取之處,但本質與人類理應走向的目標相背離,客觀上不可行,主觀上醜惡。因此,毛派思想在中國的這輪復興弊大於利。它雖然一定程度可以激發人們對現行體制的不滿、促使人們認識到各種剝削壓迫的醜惡以及人民苦難的深重,卻不能解決這些問題,反而讓當政者利用毛派思想沖淡、壓制自由民主平等博愛的普世價值和憲政中道和平理性的進步思潮,打擊自由派在在野勢力中的力量。

所以,無論從哪方面看,這輪毛派復興都不可能對現體制造成重大實質影響。但這次毛主義在中國青年人中的大熱,卻的確值得我們反思和警惕。顯然,惡劣的洗腦教育、缺乏對歷史的反思、長期的輿論控制與資訊封鎖,造成了青年一代思想的畸形。他們將那血色殘陽,看成了「最美的意象」,沉浸在「前三十年」的幻夢中,嘴角露出了微笑,卻淌著流涎。他們感知到了社會現實的不公不義,卻沒有選擇以光明正大之途抗爭,而是選擇以惡制惡,甚至試圖以更加嚴酷惡毒的人和體制取現行者而代之,若真的實現,中國不知又有幾次多少年的浩劫。

真正能改變中國的,讓中國向好的,還是民主憲政等普世價值,是尊重和捍衛人權、言論自由、新聞自由,保障真實的普選與代議,兼顧國家利益和個人利益,兼顧效率與公平,兼顧經濟繁榮、民主法治、平權與平等分配。我們還要記錄歷史、反思歷史、教育後人,摒棄極權與個人崇拜,不要讓「反右」知識份子慘劇、大躍進和公社化後的大饑荒悲劇和文革浩劫重演。

https://www.upmedia.mg/news_info.php?SerialNo=121134

2
9月17日 152 次浏览
example notif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