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复 - 阿里萨斯
回复文章: 关于习的民族及两性政策

楼主问的基本是一个事实判断的问题,焦点在于“做没做”,而不是在于“好不好”,搞太多价值判断就没意思了

回到问题本身 习政权确实有向大汉族主义和男权社会靠拢的趋势,有点“统俄党化”的意思了,在男女关系上,表现为离婚冷静期的设立,以及明确婚姻法中关于婚前财产的分配 在民族关系上,不同于在新疆迫切的维稳需要,对蒙古强推汉化,也能明显看出来这是整体同化政策的一部分 在南方,各地村支部已经基本由当地大姓占据(这个趋势在90年代江泽民开放村委选举后就开始),这说明中共对当地残存的宗族势力已经基本完成了收编和统战,最典型的就是香港元朗事件中,该地的宗族组织并没有表现出刘仲敬所心心念念的“土豪德性”,不仅坚决站在建制派一方,而且甘为中共打手与鹰犬,类似的现象其实也发生在台湾,台湾的乡绅阶层相比城市年轻人来说反而是比较亲共的

正如它在建国初提倡女权 优待少民一样,这些政策“主义”的理想色彩只是表向,中共今天这么做的本意当然还是在维护统治,

拿男女关系来讲,抬高离婚门槛的本意不是修补几十年前被它们破坏的家庭组织,只不过今日维持社会原子化结构的迫切性已经低于因出生率过低造成的人力资源短缺,如果条件允许,中共的态度绝对是“摧毁家庭,与高生育率,我全都要”,马前卒的那种“绝对计划生育”和“社会化抚养”的赛博朋克世界才是王沪宁的梦想,只不过是因为目前条件不够才不得不两害相权取其轻而已。

也确实有很多汉族男性对中共机会主义的本质心知肚明,却乐意对此“机会主义”的利用(如微博的比师),对此我只想说navie,诚然墙外很多河殇派特别青睐计划生育降低他们眼里作为劣等民族的汉族人口的作用,也诚然有不少姨粉在现实中积极捍卫地域户籍制度,但别忘了与魔鬼做交易是有代价的,不把目光放在屋子里的大象上,把过多的精力用于煽动群众斗群众,迟早有还债的时候,女权和少民被用后即扔的命运就是你今天的警醒

回复文章: 如果台湾成功研发核武器,是否能震慑中共?

这是肯定的,如果八十年代末台湾成功研究出核武器,

咱们先把“是否民主化”的问题放在一边,至少台湾会在事实层面上“独立”

这个的“独立”是指彻底解决台湾现实安全和生存问题的“独立”

是指既不必害怕中共入侵,也不用恐惧美国出卖的“独立”,是真正在现实层面上的“台湾人自己决定台湾自己的命运”的“台湾独立”

但其中有一个变量,如果美国在台湾拥核以后还拼命想让台湾弃核,不惜以像对南非那样对台湾经济封锁和制裁,如果这时候台湾的“本省人”有像南非黑人那样的本事整天暴动,今天炸一个警察局,明天杀一个国民党,那么以南非的经验,台湾最终也是可以在“无核”的情况最终实现“完全民主”的,不过这个“完全民主”会不会被中共暗中渗透演变成“人民政协”,台湾会不会干脆被陈映真那种人直接带岛投共,那可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别忘了直到今天“南非共产党”也是非国大的三分之一组成部分,别忘了中共统一台湾的另一大方法就是在台湾内乱的时候派第五纵队趁机夺权。因此美国不至于为了反核蠢到这种地步,如果台湾在当时能够秘密拥核,美国大概率还是会捏着鼻子认栽的

所以说蒋经国是迄今为止唯一一个真正意义上推进“台独”的领导人。难听点说,其他鼓吹台独的台湾政客,至少截止到今天,没有一个能摆脱的了匪谍、嘴炮或者骗选票的嫌疑

同样是冷战时期的“国际弃儿”,同样是美国的“盟友”,甚至曾同样在一起研制核武器,以色列、旧南非能做到事实上的拥核,而唯独台湾不能,这也在另一层面上告诉大家,台湾并不像隔壁伪葱某些脑残所吹嘘的那样,是什么“东亚以色列”,至少在美国眼里不配和以色列相提并论,本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里根政府,又出于拉拢共产党对抗苏联的需要,对台湾核武研究的横加阻断,是继杜鲁门断援、尼克松访华后美国政府对中华民国的第三次出卖,台湾既非核不扩散条约成员,也不是联合国会员国,台湾连世卫组织、教科文组织这种政治色彩薄弱纯人道纯文化的国际组织都参与不了,台湾甚至无法让联合国统计下它的GDP,却要忍受“国际原子能机构”年复一年的“检查”和监视。而美国对台湾除了卖武器外从未有过任何有意义的安全保障,历届美国政府对台湾若受到中共攻击是否出兵一事从未进行任何公开承认(相反的公开言论倒不少),美台之间没有任何明确责任义务的安全条约和同盟条约,美国甚至都不承认台湾甚至不是台湾的邦交国,一个连外交关系都没有的国家,居然都能派政府人员前往其他国家的军事机密机构里摧毁他国的核设施,国际政治,残酷若此,所谓“盟友”,也不过如此而已,尤其令人寒心的是,里根甚至对那个派往台湾拆除核设施的人下了死命令;“如果你办不到,那就别回来了”,这与仅仅一年之后天安门血迹未干之时里根的副总统布什就派特使前往北京“重申发展中美关系的决心”的媚态相对比,更加令人反胃和作呕

至于拿核武抵抗民主完全是可笑的无稽之谈,核武器和民主化有什么相关性吗?@陈士杰 你说新加坡没有民主,那请问新加坡有核武器吗?苏联、南非倒是有核武器,那苏联,南非是怎么民主化的?南非的核武器还是和台湾一起研制的呢,南非确实自己销毁了核武,但那是在91年政权移交前夕,白人政府担心黑人玩不转这东西才自毁的,非国大他们倒是很想保留核武,换言之那是因为民主化才放弃核武器,而不是放弃核武器才有的民主化。而且南非放弃核武后至少获得了国际承认,重新加入了联合国,台湾能吗?

历史常识就是中华民国在1947年就已奠定民主宪政的基石,台湾50年代已经地方自治普选县市长,张宪义事件之前,台湾早已解严了,民进党都成立了

很多人以为的台湾八十年代,是绿营电影《返校》里面所描绘的看个泰戈尔都要判死刑的“白色恐怖”的八十年代,是学生的升旗的时候政府进去抓老师,大叫着“国家杀人”的八十年代。

而事实上的台湾八十年代,是地方选举时党外人士开着卡车架着喇叭走街串巷地宣传,是省议会和立法院里的反对派议员天天和省主席、行政院长们撕逼,蒋经国最后一次去立法院的时候一堆民进党在拉横幅拍桌子狂叫,我记着在蒋经国去世的当天晚上,有国民党老代表对着记者说“现在国家已经很危险了,希望大家以后团结一点,尤其是立法院的立委们,不要再打架了……”

任何人都得承认一个基本的事实,在1988年蒋经国去世的时候,台湾社会已经有了相当高的政治开放程度,且之前历年的趋势是不断的走向开放。

蒋经国后期的台湾,至少也应该和“今年之前的香港”,或者陈士杰说的,和“新加坡”在同一民主层次,而根据2018年经济学人世界民主指数排名,香港和新加坡,都属于典型的“部分民主”国家(地区),所以即使蒋经国死后台湾民主化进程完全停滞,即使按陈士杰所称的“ 台湾就会成为一个大型的新加坡。”,那这个“拥核的台湾”也能达到“部分民主”的层次,连个“混合政体”都称不上,遑论“独裁专制”了

如果能像新加坡一样继续经济正常发展,用一个“部分民主”换取台湾不受中共灭亡的威胁,是绝对符合台湾民众利益的,也是完全能够争取到台湾绝大多数民意谅解的。台湾核武计划失败,归根结底是残酷无情以强凌弱的国际政治现实所致,中华民国上百年历史的最大教训,就是不要寄希望于所谓“国际公理”,,“国际公理”不把你出卖就不错了,任何了解此事来龙去脉的人,都应该对台湾今日极端依赖美国的现实进行重新思考,你既然把你的命运交给别人处理了,那别人想怎么对你也不是你能决定的了

( 由 作者 12月20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农村是不是很容易滋生极端怪诞政治思想?

相反,农村多为经验和传统的,在民主国家,农村都扮演了保守主义大本营的角色。三K党、义和团和韩国的“东学党起义”,伊朗伊斯兰革命的性质一样,都是各国很常见的排外思潮,完全根植于社会的主流文化土壤,局外人最多只能指责其“愚昧”,而谈不上“另类的邪恶”,至于太平天国更谈不上“邪”,至少比他的对手满清王朝更加文明开化主动顺应潮流的多,洋人去见太平军的大营里见李秀成的时候,忠王会离座下阶和西方人握手,而此时随便一个满清的县令见到洋人时都趾高气扬傲慢无礼。

事实上,近代的极端思想多是知识分子书斋里面构想出的理念实践,这里的“知识分子”是指对学问一知半解,但鼓动宣传能力很强的那种,从共产主义、纳粹主义到巴格达迪和刘仲敬,莫过于是,中共也不是在农村壮大的,满洲重工业基地和苏联军援才是共产党得以打赢内战的物质基础,“农民包围城市”和“农民用小推车推出解放”是中共刻意营造的政治谎言,事实是中共在完全扎根农村的时期,它被打的屁滚尿流一度濒临死亡。

回复文章: 两党都不想告诉你真实的孙大炮

不出意外,又是袁伟时,马勇这些白五毛的“告别革命”的陈词滥调,如果连辛亥革命都要否定的话那我觉得除了送你一本《走出帝制》以外就没有继续讨论的必要了,我只告诉你一个事实:秦晖当年正面肯定辛亥革命,否定清末君主立宪的可能,更说孙中山无一处卖国……此书第一版即遭下架。而袁伟时之流出书,为清末新政哭天抢地,将军阀混战归罪孙中山革命,疯狂黑孙卖国、独裁,而袁的书却可以在新华书店公然摆放畅销@陈士杰 #117306

回复文章: 印度才是亚洲真正意义上的民主国家

印度可以拍摄讴歌赞美现实同一时间与政府交战的印共毛反政府武装分子的电影并在全国公然上映,这种言论自由程度确实是亚洲第一,全亚洲所有国家找不到相同例子,这就是大国的自信,即使去年被经济学人评为民主指数亚洲第一名的台湾,电视和影院里还禁止播放义勇军进行曲

回复文章: 川普已经凉透了,总结一下这次美国大选吧

全球化还是要推进,问题也好解决,奥巴马政府已经给出药方了,就是TPP,秦晖分析过走出昂纳克陷阱的路线,不是贸易保护,而是在经济全球化的同时推进人权与民主的全球化,要么要求中国提升劳工福利组建独立工会,并将这一点和贸易挂钩,要么就让它滚出去。

至于国内问题也有解决的办法,美国确实有几千万劳动力在全球化大潮中失去竞争力导致失业和贫困,但是美国的美国上层和新技术人员可是在这三十年里赚了大钱的,想弥合这一矛盾,唯一出路就是抛弃装神弄鬼的里根经济学,推动转移支付,完善社会保障,让美国“社会主义化”比让美国“保守主义化”更合理。

别指望什么工厂回归美国了,强行违背经济规律是不可能的事,红脖子不是被什么华尔街权贵抛弃的,是被科技进步抛弃的,是被后发国家劳工改善生活的欲望抛弃的,是必须要失业的,你如果真想就业就拿着政府给你的补贴去参加职业培训,当年那种在流水线上扭扭螺丝就能买房买车的美好生活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回复文章: 两党都不想告诉你真实的孙大炮

@邓矮子 #117290 以前的北洋粉还吹嘘一下“宪政、议会”,现在只能扭扭捏捏的扯些更虚的“新闻自由”“学术自由”了,请问你的保障“学术自由”是指炮制“罗文干案”蔑栽赃嫁祸大学教授吗?是把“侮辱前清”立法入罪吗?请问你的保障“新闻自由”是指处决“民国新闻第一人”林白水、邵飘萍吗?

回复文章: 澳大利亚军人杀人,中国又走向另一个胜利

拿四一二和文夕大火这去怼中共这件事虽然乍看让人匪夷所思,但其实很好理解,因为“西方人对中国不了解”,这种不了解是彻彻底底的两眼一抹黑的那种不了解,很多西方人甚至连中国和日本都分不清,遑论国民党和共产党了。

我赌五毛,这个澳洲电视台,平常对中国黑历史的认识也就“天安门”“维吾尔人”那种半流行文化里的简单阶段,今天在向观众播报的时候想换一个新鲜的,能够切合“中国军队暴行”的事例,但他对中国历史又两眼一抹黑,只好临事抱佛脚,

在谷歌上直接搜索“ Chinese army atrocities”,然后第一个显示的就是英文维基:“ Category:Chinese war crimes” 里面的词条只有六个,还乱七八糟毫无头绪,鬼知道用什么标准列上去的,时间最近最明显的就是就是“C:1938 Changsha fire”“S:Shanghai massacre”了,还有什么“永嘉之乱”“靖康之变”一类的上千年前的东西,这个二货媒体人看到后就像发现了新大陆然后洋洋得意地开始在节目上卖弄了。

这种低层次的舆论撕逼闹笑话没多大事,热度过去了就过去了,但如果在制定政策时再犯傻那问题可就大了,西方应该多用些像余茂春那种的“知华派”,反正华人那么多,不用也被共产党用了,洋人骨子里目空一切,又莫名其妙的圣母心爆棚要拯救世界,但其实对第三世界缺乏准确的感知,我现在好像能理解布什为什么要打伊拉克了,很可能就是这类中二病发作的结果

( 由 作者 12月3日 编辑 )
回答问题: 哪些书籍专门介绍中共黑历史?或者说,想了解中共黑历史可以阅读哪些书?

高华写过一篇《当代中国史史料若干问题》的论文,分析过史料鉴别问题和各类史料的价值,最重点关注的还是档案(包括中央档案、地方档案、苏联解密档案),然后是回忆录、口述史,最后才是领导人的文选、文献集。一般人能接触到的也就某些地方档案,文献集和一些名人回忆录了。这些东西在如果能接触到的话应该还是要有意识的搜集下。

如果嫌弃上面的太琐碎,要看专著大部头的话,除了高华、杨奎松的书以外,宋永毅的文革史,沈志华的冷战中苏关系史,质量都属上乘。王奇生、汪朝光和吕迅的国共关系史也可一观。

香港中文大学当代中国文化研究中心,台湾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集刊的相关出版物非常好。前者的十卷本《中华人民共和国史》远比浮光掠影的剑桥中国史更深入。我看过中研院的一部论文集:《统合与分化:河北地区的共产革命》,里面对土改的描写和分析非常到位,和秦晖的论述放在一起更能相得益彰

( 由 作者 2020年11月15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集思广益】中国民族问题如何解决?

十八省建国,回复故明疆域是很舒服的一件事,但是要缓缓图之,不要着急,临时政府首先需要重新划分省界,在当地培养地域地方势力,分而治之,帮给它们实现继续解体,形成几个人口不过千万的小国,所谓以彼之道还彼之身

把新疆分为南疆、北疆二省,伊犁哈萨克人、阿勒泰蒙古人也要单独划出来做特别区,仿照印巴人口互换的先例,把甘肃宁夏的回族迁出嘉峪关,与北疆汉人互换,让他们在当地建立东干国,我还想把嘉峪关至哈密那一块再划出来成一个归义苏维埃共和国,送给毛左当人间实验田,还能当汉绿之间的缓冲区

把藏区分为卫藏、安多、康区三省,把西藏水热条件较丰沛的林芝昌都划归康区,西宁和西昌划归甘肃和四川,利用手握这两个经济重心的优势,把安多、康藏变成自己可以控制的法属西非式卫星国

这样真正扔出去的只有卫藏和南疆那两块鸟不拉屎的烂地,除了珠峰不再是中国第一峰,长江黄河的源头不在中国,在地理课本上留下些许遗憾外,一切都很完美,我喜欢

回复文章: 如何评价辛灏年(高尔品)和他的政治主张? 兼与士杰兄,刘慈欣讨论

@陈士杰 #139185

但是九十年代李登辉的民主化和本土化之后,李登辉已经不搞反共大陆了,对王炳章这种人的资金支持也都断了。

台湾怎么可能中断对民运的“资金支持”?陈水扁都给王丹几十万美元呢,呵呵,前提是你得按照他们的想法办事(据说王丹是陈水扁国务机要费案里用来洗钱的工具人?)

事实是李登辉以金钱为诱饵想把王炳章当成他的情报工具,但被王拒绝了,王拒绝的原因未必他自己说的那么义正严辞,但仅从刘连昆事件的结局来看,王炳章拒绝李登辉的做法也是非常明智的。

李登辉这个老狗杂碎为了选举轻易卖掉刘连昆,而且终其一生都对刘连昆之死所抱有的极其死妈的态度,这说明, 想给台独当狗可不是那么容易的,在李登辉眼里所谓“大陆反共人士”连狗都不如,哪怕给他卖命又被他害死的大陆人,都不如一条狗

據披露,1994年6月,胡家麒接任台灣軍情局長後,「乾脆把民運組織變成了搜集大陸情報的工具。」當時受軍情局控制的民運組織達17個,遍布美國、日本、英國、德國、法國等國和香港地區。

王炳章強調,當年國民黨、中華民國與大陸民運如此密切合作,大陸民運並沒有失去它的獨立性。但李登輝接掌國民黨和中華民國之後,台灣當局對大陸民運的政策逐步轉向,完全違背了蔣經國制訂的路線,走的是「情報路線」,為王炳章拒絕,所以雙方不再合作。王炳章在1996年和1998年兩次訪問台灣,向台灣當局力陳支持大陸內部民主派的重要性,希望恢復與大陸民運的合作。 (Memoir Tiananmen/2004)「我對他們說:台灣安全的最大保障,不是花大錢買飛機、軍艦,不是花大錢做金錢外交,而是爭取大陸老百姓的民心,是與大陸民運結合,儘快結束中共專制統治。我建議台灣當局,根據目前大陸局勢發展,應建立與大陸內部民主力量的真誠合作,目標應非常明確──推翻中共的專政。為此,國府有必要資助一大批大陸內部的職業革命家。台灣朝野的反應,則是用各種藉口否決我的建議。」 (64memo.com´89)

王炳章在訪問台灣時,與台灣就支援大陸民運的經費問題有過一次談話。「那是台灣情治機構派來的。那位官員指出:現在,台灣與蔣經國時代不一樣了。希望大陸民運能夠正視這個現實。台灣國府現在給大陸民運的經費,只能以搞情報的理由來支出,作為一種情報交換。他說:『聽說您王博士在大陸有不少關係,您可以動員他們搞中共文件嘛。絕密的價最高,機密的其次,秘密的最低。中央一級的價錢較高,省市地方的較低。什麼文件什麼價,我們台灣只能以此來『幫助』你們大陸民運人士。」 王炳章說:「聽此一言,我氣得發抖,我不客氣地說:『我們有骨氣、有理想的大陸民運和大陸知識份子,是不可能充當特務的。對不起,這種交易,我不能做。我們大陸民運也有專門的人員收集有關資訊,用於制定戰略和策略的參考。如果你們有必要,我們可以在對等的基礎上,進行資訊交流,如此而已。』」他說:「在台灣當局『情報路線』的金錢利誘下,我不止一次地對台灣有關人員表示:『我們寧可餐風宿露,也不會出賣靈魂。』」 (64memo.com - 2004)一位過去與王炳章過從甚密的民運人士說,王炳章這番說話擲地有聲,誰知後來大陸反以台諜罪重判他,真是命運弄人,由此可見他是個「兩岸不討好的悲劇人物」。而台灣當年對王予求予取,金錢使人腐敗,王炳章的功過是非,民運圈自有定論。

現居舊金山灣區的老資格民運人士王希哲指出,他來美不久,在一次與王炳章的深談中,談到關於海外民運與台灣情治部門關係的看法。王炳章提到,蔣經國時期,台灣國民黨對海外民運的支援是大量而且不附加條件的。但自從李登輝上台後搞台獨,民進黨跟著就把對民運的政治支援逐步切斷了,慢慢變成了情報利用,王炳章對王希哲罵道:「給幾個小錢就要求把我們民運組織變成他們的情報分支機搆了。我當然不幹,他們就整我。」(64memo.com/2004)

當時王希哲贊成王炳章的原則立場。「但那時我對李登輝還不如炳章看的透,對李登輝還有幻想,考慮到他畢竟還是國民黨主席,中華民國總統,蔣經國栽培的接班人,在大陸(中共政權)和台灣(中華民國)的內戰與統一的關係中,我們既然支援中華民國,當然也就應該支援中華民國的情治機關。」

王希哲說,陳水扁上台後,「我看清楚了李登輝的面目,看法就完全不同了」。他現在的看法是:一、海外民運應該如王炳章一樣旗幟鮮明地堅持反對台獨的立場;二、海外民運領導人和任何民運組織機構,不應再與台灣政府情治機關有任何牽扯,更不應接受它們附有任何情報收集條件的資助。

( 由 作者 5月16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如何看待中国单独设立检察院?

这是共产党用来削弱司法权威的手段,在中共宪法下,检察院和法院最大的区别就是两者虽地位平等,但检察院却具备上下隶属、上令下从的垂直管理模式,然后又给了检察院除苏联外其他国家都没有的,莫名其妙模糊不清的“法律监督”权,事实上分割了法院的权力,中国的“两高”同时具备司法解释的资格,这在宪政国家是不可想象的

检察权管理模式上下隶属、又具备侦查、公诉等“主动性”权力 检察院作为“公共利益”(说白了就是政府利益)的代表,更不具备法院那种超然独立不偏不倚的“中立性” 所以检察权本质是行政权,是行政机关的一部分,应该降级,改检察院为检查署,归入司法部管辖,由司法部长兼任最高检查长

回复文章: 纪念六四32周年专帖

你是怎么觉得是胡闹的?从全世界来看,八九学运基本属于最温和最有秩序的一类了吧,大规模学生聚集,既没有性骚扰一类的丑闻,也没有出现过激暴力行为 从中国历史上看也很温和啊,文革武斗就不说了,五四还火烧赵家楼呢,这些你作为北京市民都不知道? @天下无贼 #142017

回复文章: 论大日本帝国和中华人民维尼共和国的异同?

昭和是个很年轻很有爆发力的精神病国家,应该类比于文革时的中国(林立果:啊,海军!好,很有精神!)

维尼共则是衰老、虚胖的,更像是勃列日涅夫苏联

( 由 作者 4月11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主义不要紧,只要技术真。杀了夏明翰,还有钱学森

李硕就是北航火箭设计专业的,现在果然投共了 @消极 #138221

回复文章: 本站有无台湾友人说说台湾政府在此次流行中表现如何?

突然发现这篇长文的作者“吳樂天”又因为抨击民进党被鹿麻麻关进小黑屋了“▔□▔

回复文章: 汉族没有受歧视,因为汉族享有其他民族没有的两大自由

首先我没提西藏,第二你要注意在噶厦这种中世纪专制政体下西藏人民是没有真正“自决权”的,“自决权”的前提是政治的民主化,就1949年之前的历史事实来讲,反而是亲汉亲国民党的热振活佛主张在西藏进行政治改革,但他被反改革的亲英派贵族给杀了,如果没有共产党,西藏民族自决的最终选项也不是“独立”,更大概率的是自治 @Truth #134752

回复文章: 吴叡人: 人间的条件——论台湾独立之必要

他的意思是台湾主权未定吧,这是独派很常见的观点,所谓中华民国只不过是一个用来欺骗共产党和国民党的保护壳,独派理想中的台湾共和国范围仅限于《旧金山和约》中“未向民国移交主权”的台澎二群岛,不包括金门、马祖和东沙。

该理论是独派内心最深层的意识,一般用于对内攻击中华民国派(包括华独派)时使用

当对外的时候又自居“台湾是一个现实中的主权独立国家,它的国号叫“中华民国”,有什么“中华民国第二共和”“中华民国是台湾”“中华民国台湾”云云了,你可以把这些论述当成绿共的统战伪装就对了,他们自己不当真的,

民进党政客对所谓“中华民国总统”身份的真实认知是“盟军托管地区代理人”,你查一下陈水扁的“美军政府代理人之诉”就知道了,其实拜登把蔡英文定性为“民意代表”,美国不和台湾建交,不让台湾进联合国,在独派自我认知的法理层面是完全说的通的,一个主权未定的 不存在的国家 有什么资格和新罗马建交,当好代理人的角色就好了,至于台湾的主权最后该由谁决定,得由盟国(主要是美国)才能说了算

@丁丁兄弟 #139576

回复文章: 你知道哪些典型的蹭热度凑热闹的例子?

台湾承认科索沃事件,陈水扁的又一外交丑闻

科索沃在2008年宣布独立,在国际上闹的沸沸扬扬,这时候万里之外的台湾陈水扁政府仅过了不到一天就蹭着热度自行宣布:

中華民國(台灣)自即日起正式承認科索沃共和國,外交部長黃志芳並代表我國政府與人民對科索沃政府與人民表示祝賀之意。 住民自決是聯合國憲章所賦予的神聖權力,科索沃人民在克服許多困難後,堅持理想和平邁向獨立建國,令人感佩。身為主權國家也是國際間堅持民主自由的一員,中華民國(台灣)政府對於科國人民終於享受主權獨立與民主自由的果實感到高興,我們也祝福科索沃共和國繁榮昌盛。

结果热脸贴冷屁股,科索沃官方非但对台湾的祝贺与承认置之不理,反而还在一个月后又来羞辱台湾,把台湾称为“中国的一个省”:

新华网贝尔格莱德3月18日电(记者连国辉王海昉)近日,科索沃政府高级官员对中国外交官说,科索沃尊重中国主权和领土完整的立场是坚定的。科索沃一贯认为,台湾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科坚持奉行一个中国政策。科索沃不会寻求主权国家某一个省的承认,科索沃对台湾的“承认”不感兴趣。科索沃不会与台湾发展官方关系或进行官方往来。

( 由 作者 5月21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简单概述中共的疫苗统战思路

其实防疫就是为了给打疫苗争取时间,民进党自我感觉良好,对疫苗采购挑三拣四不上心,BNT不买,那其他的AZ莫德纳的疫苗采购也比韩日新慢很多啊,至于国产疫苗真是傻逼主意,一个两千万人的小岛,销量本来就不高,利润连做三期的成本都不够,国产个屁啊,反正疫苗这锅没跑,必须让DPP背 @natasha #140892

回复文章: 如何看待元代的法律以及政治制度?

@mlsayu_rkesee #139057 宋代就已经类似于近代化的趋势了,宋被元灭后,蒙元的政治一切从简,废三省六部只留中书省,这就导致了朱元璋开始只能仿从元朝的政体,明承元制而非宋制,而元朝的政体是原始落后与不完整的,而明到嘉-隆-万年间终于有些类似于宋朝那样近似于近代化的趋向时,又被满清打破了

回复文章: 简单概述中共的疫苗统战思路

复星这批疫苗不就是香港剩下的那批?过期也是七八月份过期,时间足够你消化完了。如果林全签了合同这批疫苗就会放在台湾了,五月中旬疫情稍有波动时迅速开打,正好能用到八月份美国疫苗过来,无缝衔接,这波疫情也能顺利应对,何至于今日无苗可打? @natasha #140892

回复文章: 【投票】中国应该实行联邦制还是单一制?

政务官本地民选,事务官和公务员应该定期异地轮换调动。土官流吏才是最好。@MasterChief #139265

回复文章: 道德在潜移默化中沦丧

自我欺骗、犬儒心态 这些都是用来逃避现实的保护壳,不是每个人都有真实做人 面对自己 面对社会庸俗黑暗的勇气

回复文章: 又是一年319,你如何看待当年台湾的319枪击案?

大选前一天正副总统遭枪击,凶手又死的莫名其妙,案子直到今天也没有调查出个结果,可以说肯定受到了政治干预,而且有庞大的台湾政坛势力涉入其中

从事后来看,最大嫌疑人当然就是陈水扁,显然他是获利最多的一方。就如同肯尼迪刺杀案的嫌疑人是副总统约翰逊一样。

陈吕在选前民调多数落后于连宋,他本来是大概率无法连任总统的,九个月后的立法院选举也证明了这一点,蓝营即使在气势低迷的状态下,依然斩获了立院多数席位。

另外像台湾电影《幻术》所讲的那样,李登辉也可能协助参与该案的谋划,这不仅由他的意识形态决定,而且李与连宋二人都有仇恨,尤其是宋楚瑜,四年前就是李登辉搞出兴票案阻止宋当选。如果此次国民党上台,那么下一任总统很可能是宋楚瑜,这是李登辉绝对不能容忍的,而且按照李氏惯于耍弄阴谋的作风来看,这种事他是做得出来的

除此以外,蓝营里的反连派,马英九也可能参与其中,从实际上看,马是连战落选的第二受益者,连战不落选,马就不可能在2008年当选总统,而且他最大的嫌疑在于,在马英九当政的八年里,对案子的调查竟也毫无进展,如果没有牵涉,马有什么理由不调查?

当然也有人说这或许是上面的美国人施压的结果,虽然李昌钰是美国的,但台湾无论谁当选都会亲美,美国应该没有参与的动机,更何况布什素来和陈水扁关系一般,谈不上为扁的权位下黑手。至于中共,我认为可能性最小

不管如何,使用如此下作的手段玩弄民意,都是民主政治中丑恶的一面,未来民主政体的政治设计中,一定要设置选举防暗杀条款。

我个人认为可以将议会选举排在总统选举之前几个月,产生能大体反应当时民意的议会,毕竟操弄议会选举比操弄大选难度大的多,如果总统大选中出现类似突发选举事件,则由新议会宣布立刻暂停选举活动,选出代理政府,过几个月民众心理波动平息后再进行选举,或者更简单一些,干脆采用议会制。

回复文章: 我为什么捍卫中国国民党

美国现在18个州有通奸罪,其中不少还是重罪,这些地方算不算“文明国家”?当然在美国左派眼里这些州恐怕也不怎么“文明”了,毕竟大部分都是共和党州,正好印证了题主说的国民党和共和党作为文化保守派目前面临着的共同困境。

至于同性恋的问题,台湾是一个标准的世俗社会,台湾宗教信仰人口比例远远低于在公投中投反对票的人口比例,你至少不能比别人基于现阶段伦理维护的考虑一律当成泥古不化的宗教徒吧

还有目前所有“账面上的国民党不当党产”现在全部由民进党政府的党产会冻结控制,国民党从里面提不出一分钱,当然民进党也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处理才算真正合法,不过没事,就把它放在那继续当打击国民党的政治提款机嘛,呵呵。@钦明方泽忘了密码 #127176

( 由 作者 2月22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投票] 新疆少数民族受到迫害,中国的普通汉族人是否需要为此负责?

只谈可行性,汉人不可能德国人反思灭绝营一样反思再教育营,德国人向犹太人的那种忏悔和赎罪程度是非常特殊的,在人类历史上十分罕见,万中无一

不过如果能实现和平转型与种族和解的话,让新疆汉人像南非白人那样“承担责任”,是可行的,虽然南非白人也从作为一个整体上向黑人“道歉过”、但资助拍摄一些反思类电影,让反思派在文化领域占据上风,在经济层面对新疆汉人课以重税、在行政公务员职位倾向录用维族等等,还是有操作性的,当然前提是“和平转型”,如果结束的不体面,那就无可能了

坦白讲我认为以现在这种趋势,南非模式可能性不大,一方面汉人不会服气,“我一没搞奴隶制二没搞种族隔离,怎么就成南非白人了?”

维族那边恐怕也不能指望,如果说扶持汉人左派,让汉人这边有1%的可能性可以被说服,但东突那边,恐怕连1%都没有。他们的政治派别各种阵营都有,有民族主义,有宗教主义,有自由派等等,如果说他们唯一的共识,那就是“驱逐所有汉人,不承认汉人在新疆本土的选举权”,所以说最终结局大概率是很“不体面”的“阿尔及利亚模式”

虽然让新疆独立,把嘉峪关一封,大多数汉人不会有什么损失,但将近一千万的新疆汉人回流内地,很可能像法国的黑脚人那样成为极右翼团体的中流砥柱,一般政客得罪不起,如果中国将来能出有个凯末尔或戴高乐的人物,忍住不报复就万幸了,什么反思道歉之类的,五十年内是别想了

10
5月3日
回复文章: 【本站拥抱普世价值,请勿将墙内反人类言论带到墙外】赏析

本站拥抱普世价值× 站长进入贤者模式√

回复文章: 说一个貌似很少有人提的说法,你们说刘仲敬是不是在本质上是个走火入魔的先秦儒家?

其实历史上也有过鼓吹屠支逆民反人类的暗黑“儒家”,比如晚清的汪士铎,什么大洪水杀光无产阶级下等人啦,忠满反汉跪舔蛮族啦,慕强腹黑马基雅维里利啦,其实都是人家玩剩下的。

虽然汪士铎自恋伪装出一副心狠手辣厚黑无耻的模样,实际却是个家破人亡的孤魂野鬼精神病,这些恶毒暴戾的言论,无非就是铁笼里的呻吟与呓语罢了,只能说畸态环境容易产生的畸形物种吧。@影人 #140491

回复文章: 提出一个假设,如果日本不全面侵华的话,是否能够在没有外力干涉的情况下进行自主的民主化呢

难说,世界上有从实君立宪和平演变到虚君立宪的例子吗?

回复文章: 清朝留学生看见西方的发达后,会不会也说出现在留学生的话?

清朝留学生主要是后期受到清朝在列强面前屡次战败的刺激,加上皇汉民族主义的宣传才开始反贼化的,救亡压倒启蒙嘛,你看邹容陈天华写的反清文章,宣传西方民主人权共和制度先进性的最多只占10%,基本70%是在抒发国疲民弱马上就要亡国灭种的焦虑,剩下的20%就是要杀鞑子报仇,早期刚派出去的留美幼童之类的公派留学生开始对反清不但不热衷,反而还特别感沐皇恩,我看过甲午战前不少有留洋背景的海军军官写回家的书信,也满篇都是忠君爱国殉君死节一类的话,看不出什么洋气的玩意儿,日本帝国时期派到西方的留学生也那样,满脑子坚持皇国体制天皇本位思想富国强兵路线一百年不动摇反对英美鬼畜帝国主义和平演变颠覆阴谋压迫之类的东西

( 由 作者 2020年11月28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汉族没有受歧视,因为汉族享有其他民族没有的两大自由

中共对汉族的打压,在毛泽东时代最为严重和明显,如果你对比下中华民国时期和中共建国初期,那么汉族的利益明显是严重遭到打压的,无论在文化上还是物质上都是如此,在文化上国民党的反满民族主义史观被彻底否定,周恩来甚至下令禁止汉人使用“满清”一词,还谈什么“民族主义言论”。在实际中,把北方的察绥热诸省撤销,赏给蒙古人做“内蒙古自治区”,把宁夏省改为“回族自治区”,甚至把太平天国起义发源地,千余年核心汉地的广西省改为“广西壮族自治区”(李宗仁:“壮族是个什么玩意儿”),可以说打响了发明民族解构汉人的先声,姨学鼻祖是共匪,诚不我欺也。

至于你所举的“出国权”和“民族主义言论”,可以等同于“自由市场经济”,本来就是每个民族固有的权利,属于改革开放后的常识回流 和历史大潮的拨乱反正,即使中共垮台,这两项“特权”也不会消失,反而还会在全国、全民族当中普及开来,汉族目前只能说提前享受到,或比其它民族享受的多一点而已,这就好比农村人对生产资料的使用权比城市国企职工早个十几年,你能说中共是“农村帝国”吗,就好比在改开初期只有沿海省份或几个经济特区才能比较完整的享有自由市场的政策,你能说中共是“沿海帝国”吗?就好比香港人在过去二十年甚至直到今天都比内地人享有更多的政治权利和自由,你能说中共是“香港帝国”吗

回复文章: 【投票】中国未来的首都如果不在北京,您认为应该在哪里

南京在文化区上比较独立,有做临时首都的地位和条件,你让北京做首都,相当于把河北心脏给掏空,你要把西安当首都,那陕西就没地方能做省会了。南京没有这个问题,它的缺点在于太靠东南,重心偏的太厉害,不利于经济均衡。@陈士杰 #116587

回复文章: 【投票】中国应该实行联邦制还是单一制?

人民可以选罢的、有任期限制的长官由本地人出任没什么问题, 但机关考录且无任期限制的公务员不行,否则容易导致裙带关系和上下勾结 @MasterChief #139273

回复文章: 有哪些被反共圈广为流传的伪历史?

1、段祺瑞在三一八惨案后长跪不起,并且此后终生吃素以示忏悔,这最早是段祺瑞的亲属为了美化他编的谎言,但后来流传极广,我甚至在张千帆的《宪法学导论》中看见过,真是无语,所谓下跪是完全没影的事,吃素是真的,但那是因为他之前战败下野时为了保命自称信佛装样子,和惨案没一点关系

2、皇姑屯事件是苏联人策划的,这玩意其实反贼信的不多,但是因为李硕和刘仲敬两位国家元首都对其进行了官方认证,导致这个说法在精日、满遗和姨粉圈子里很盛行,可能因为他们真的无法接受满洲本位的奉张集团,尤其是英明神武的剿匪英雄张大帅被日本爹干烂的事实吧

3、很多台湾人经常说921地震时中共曾恶意阻挠俄国救援人员赴台,但此事后来遭俄方当事人否认

4、还有印尼排华时美国派军舰,有华人打出“宁做美国狗,不做中国人〞的横幅云云,自然也是假的

( 由 其他人 5月10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投票] 新疆少数民族受到迫害,中国的普通汉族人是否需要为此负责?

你这种二分法是东突经常用来仇恨动员的方式,如果按照你这种人的想法,新疆汉人的结局就两种:“或滚或死”

其实新疆汉族有不同程度回流意愿的最多也就五百万人左右,首先像石河子、克拉玛依这些北疆驻屯型资源工矿业城市的生活与内地比还是很安逸的,第二有大量汉族几辈早已生活在新疆,在内地早就没有了可以投靠的人脉亲戚了

而且按照你理想中的对汉地分裂的热切向往,届时汉地动荡的危险性或许还超过新疆,毕竟有更高数量级的人口与核武器嘛,而且大量迁疆汉族都是来自北方和西部这些刘仲敬眼里的“张献忠地带”,反正跟“自由主义”扯不上边了

所以届时会至少有“两三百万”汉人宁肯留在自小熟悉可以通过种族肤色辩分敌友的新疆,也不愿回到陌生而混乱的内地故乡,而且有极大概率会和陕甘军阀联合,重复当年马仲英应邀入疆剿灭第一东突的故事,当然在你眼里,这“两三百万想留下的汉人”是“该杀的”,想不想杀人是你自己的事,我是认为现在想一下子杀掉两三百万人技术上不太可行啦,而且这么做肯定会让北疆东疆的少数维族种群消失于该地汉族种群之前

第二如果汉地维持的话,那你的理论就更不可能啦,别说杀光几百万有留疆意愿的汉人,恐怕试图造成千人左右汉族死亡的成就都难以达成

@donleagles #137899

回复文章: 提出一个假设,如果日本不全面侵华的话,是否能够在没有外力干涉的情况下进行自主的民主化呢

今天国际形势那么好,泰国这个比当年日本弱那么多的国家都不能民主化,还是君主政治,我也很难理解日本帝国有什么动力要民主化,@yingzhen251 #139496

回复文章: 姨学对台湾绿营和中国跟风自由派最大的意义

民进党今天真应该庆幸日本爸爸雪中送炭(虽然不是最优质的炭),它最近处处把问题甩锅对岸和在野党的做法已经消耗了很多民众的信任了

其实我看台湾政坛上还没几个人像姨粉那么魔怔,陈柏唯应该是最接近的一个,正好删Q马上就要登场了,可以顺便观察下这种人在台湾社会的接受度到底有多高。

回复文章: 新疆和西藏如果独立了,该如何养活自己呢?

不过就是资源出口国的地位而已,而且会极度依赖中国,就像今天蒙古一样

仅从内地汉人的利益角度看,反对疆藏独立只是基于地缘政治和国家安全的考虑,也就是说,这些外藩如果只是单纯想独立,根本不是问题,甚至还能减少内地的财政补贴和转移支付压力,节省大量统治成本,经济上更划算。

但是如果新疆被俄国或伊斯兰教权派控制,西藏被印度驻军,那对中国来说就是十分危险的事情了。

我是希望新政府能和独派谈判的,以逼迫其承认当地汉人双国籍待遇、汉人聚居区行政自治权、不受员额限制的驻军权,青藏和兰新线的路权为条件使其赶快独立。

等这些成为仿照蒙古的永久中立国,经国内民意公决评估认为其政局足够稳定确保永久中立国策不可更改后,再撤军,这才是对中国人最有利的方案

回复文章: 提出一个假设,如果日本不全面侵华的话,是否能够在没有外力干涉的情况下进行自主的民主化呢

首先楼主给的前提是:“ 例如日本在获得满洲之后就狗起来,之后以某种方式重振了国内的经济,没有参加二战。”

如果日本不进攻关内,选择北上苏联而不是南下太平洋,那它就像泰国-沙特一样成了美国的盟友了,输血援助都来不及,怎么可能会被经济制裁? @donleagles #139500

回复文章: 新疆和西藏如果独立了,该如何养活自己呢?

外蒙和哈萨克一样,综合来说,其实算内亚比较上流的国家了,哈萨克虽然没有民主但比较富裕,蒙古穷,但是也有正常运转的民主政体,在外蒙古人自己的角度看,倒也自得其乐吧,

中亚剩下的那几个斯坦才是比较惨的,又穷又没民主,甚至包括哈萨克在内都是俄罗斯的经济殖民地,可以说只捡了民族主义的芝麻,丢了民权和民生的西瓜。@刘慈欣 #133416

回复文章: 女权为什么惹人讨厌

士杰说女权人士的毛病是欺软怕硬,其实我认为国内维权人士现在大部分都是欺软怕硬的

你说维权人士和女权一样“怕硬”,这我同意,反贪官不反皇帝嘛,在某种程度上说,连许志永都未必达到很多人眼里的“反皇帝”的层次。

但你要说维权人士“欺软”,那则未必了,我还想不到工运、公运、环保、反强拆的人士中有哪些针对过“更弱势群体”的欺凌行为。

至于女权“欺不欺软”,我想这应该见人见智,你国的女权热衷鼓励国女底层反婚,不嫁穷男人,这可以理解,女权确实在许多方面有“平权”“反歧视”的作用,但唯独在择偶层面不适用,女性在择偶时慕强心理反而更会导致“优胜劣汰”“欺软怕硬”的“社会达尔文思想”

至于你对女权使用“进步”一次形容我认为也是恰当的,许多时候进步的反义词不是“落后”,而是“保守”。一个保守派的政治人物,即使她是女性,也往往是很反感女权的,最典型例子的就是玛格丽特·撒切尔 @thphd #135239

回复文章: 今天的汉族在中国受歧视吗?

@天神九頭鳥 #134536 这主要不是姨不姨粉的问题,其实关键在于,即使是汉族的左派也是反对这类“汉族受歧视说”的

实行优待政策照顾少数民族和弱势群体是一个正常政府经常做的事。但是有些人非要把这种做法说成是逆向歧视, 说成是主流民族被欺负,强势群体被欺负。完全是荒谬。但这种把自己的群体视为受害者的是民粹主义的特征。这种人在美国正是白人至上的右翼民粹。在中国也有类似的大汉族主义的右翼民粹。 ​ ——————————— 微博 扭腰1村民

其实台湾也对原住民有类似“高考加分”之类的优待,毕竟在某种程度上“少数民族”就是政治正确中“弱势群体”的一部分

回复文章: 翻到了“我青年时代就读过”的原文,大家有何平价?

其实习在英、德、俄、美也不止一次通过赞美外国文化的方式来博取洋人的好感,尽管数来宝的形式显得过分滑稽,我找到一个习近平对美国文化的态度的分析,很有些意思

35年前在美国的寄宿家庭,习近平所见的那条大河 2020.8.2(日) 青沼 陽一郎

1985年,习近平31岁时,来到了一个人口近2万2000人的城市—马斯卡廷(Muscatine)。当时仍是河北省正定县委书记的他,以玉米视察团随行干部身分,造访了艾奥瓦州。“听到这个消息,我就想能不能请他们来马斯卡廷,没想到真的成功了”寄宿家庭成员之一的莎拉・蓝迪(Sarah Randy)提到邀请的动机,来自于几年前与友人的中国之旅,她说:“我非常喜欢中国这个国家”。“他是一位非常有礼貌、好奇心旺盛、对什么事情都抱持兴趣的青年!而且既开朗又爱笑”,莎拉描述当时对习近平的印象时,语气透露着兴奋。 笔者访问马斯卡廷时是2014年,习近平刚就任国家主席不久,可以理解莎拉会有这种表现。就在两年前,习近平为了就任前的准备,访问了美国首都华盛顿,与当时的总统欧巴马及副总统拜登进行会谈。结束后他再次造访当初的寄宿家庭,在当地引起了不小的骚动。 “回到这里就像回到我的家,大家是我最初认识的美国人,对我来说你们就是美国”,习近平对着群众如此说到。 寄宿家庭的房屋,是美丽的两层砖瓦独栋房。面向马路是一整片的草皮,草皮尽头一扇很大的白色玄关门立于中央,越过这扇门到达二楼左侧的角落,是陈列着《星际迷航STAR TREK》玩具的小孩房,也是未来的国家主席曾经住过的房间。

我想看看密西西比河

一同来到这个城镇的一共有4人,翻译人员和习近平同住在小孩房,另外两人住在别的寄宿家庭。通常都是4人一起行动,他们过着走访大小农场、乘船、享用家常菜、陪伴孩子们、去看电影的生活。甚至举办了参加者每人携带一道菜的百乐餐派对(potluck party)。“他非常开心的对我说,这些都是中国没有的”从这些对话中似乎可以看见,当时年轻的国家主席非常享受他在小孩房的日子。在此时,寄宿家庭成员莎拉说出令笔者非常惊讶的内容:“而且他还说『我因为读过马克吐温的小说,非常向往可以去看看密西西比河』” 虽然笔者立刻询问了书名,但莎拉的回答却是“我不知道”。即便如此,能将马克吐温与密西西比河联想的作品,笔者脑中迅速浮现出一部代表作。那就是《汤姆历险记》。与续作的《顽童历险记》一样,都是以“自由”为主题的美国代表文学。习近平是对自由世界有着憧憬的国家主席。 寄宿家庭所在的城镇中,有“亨氏(Heinz)”的工厂。亨氏是美国引以为傲的食品制造商,番茄酱在全世界的流通与贩卖都是第一。习近平对亨氏充满兴趣,并前往参访,透过这个粮仓之地,再次深刻感受到美国的富饶。

就像是要证实这段佳话般,习近平就任国家主席前再次访问了当时的寄宿家庭,并在艾奥瓦州停留期间,促使随行中国商家签订约43亿美金的大豆采购契约。43亿美金相当于日本两年的进口额。从出口大豆这项农产品开始,正式开启了美国对中国的贸易依存。美国生产的大豆有六成输出至中国,推动者正是习近平。中美贸易战于今年1月签下“第一阶段协议”,内容也承诺将采购美国农产品。

习近平对世界散播一个讯息:他应该会成为一位开明的领导者。但现在,习近平剥夺了香港的“自由”,并试图染上中国共产党的红色。至此,笔者浮现出一个疑问,这是当听闻寄宿家庭成员的描述后,立刻会开始思考的问题。习近平真的读过马克吐温的小说吗?如果是事实,他是何时读的? 关于马克吐温的轶闻只是场面话吗?

根据书中所述,汤姆・索耶与朋友们居住在名为圣彼得斯堡这个虚构的村庄,地理位置设定在比艾奥瓦州更往南的密苏里州河岸,地点差异甚大。但马斯卡廷确实有“马克吐温瞭望台(Mark Twain Overlook)”这个观光景点。景点由来为,马克吐温在密西西比河沿岸城镇流连时,出版名为“Life on the Mississippi”的刊物中提到:“我清楚记得马斯卡廷夏天的夕阳,比任何海边的夕阳都要美丽”。习近平有可能因为读了这本书,才想“看看密西西比河”的吗?但这本书相当偏门,会有中文译本吗?跟翻译人员同房的习近平,直接接触原文书的机会应该不大。其实,习近平并没有读过小说,只是搜集了相关的情报资讯。上述的发言,只是讨好寄宿家庭的场面话,否则就是他隐藏在笑脸下的谎言。比照现在习近平的政治手段,可窥见一斑。

不,让我们相信他读过中译本、说的话也是真的吧!习近平没有理由说谎。那么他对美国文学的熟悉与亲近、对汤姆的憧憬,应在9岁前的孩提时代。但憧憬却只能永远停留在憧憬。习近平就像《顽童历险记》里的哈克一样,无法逃离伟大父亲毛泽东的诅咒。 展现这部分另外一个重要的地方,就在中国内地的“洞窟”。

这个作者试图用证明习在撒谎来揭露他的人品,不过在我看来理由其实很勉强,很多中国人对密西西比河的最深刻的印象还真是来自马克吐温那两本小说,在我看来习说出这句话是很自然的事,当然过分纠结习青年时代的心路历程,纠结他到底有没有读过《哈克贝利费恩历险记》,也显得有些无聊,当年青涩的巴沙尔总统也只想留在伦敦当一个眼科医生,金正恩元帅也曾留学瑞士痴迷NBA,江泽民还曾热情推荐党政干部去看《泰坦尼克号》,那又如何?林立果这种大院子弟红二代听披头士所以他迫真充满反抗精神了么?独裁者生存的唯一目的就是为了维护自己的特权,他脑子里清楚的很,无论他年轻时读外国书,还是后来他去外国寄宿,归根结底是他的特权带来的,无论他受到各种教育、何种熏陶,在他心里为了维护他与生俱来的特权的正当性可以做出任何能够说服自己的解读与论断,王沪宁在美国路过唐人街时脑海里就下意识般想到了《丑陋的中国人》,或许在他们的圈子里就认为中国人是下贱的,是“需要管的”,或许如木头口琴说的那样,他们的心里有随时切换两套系统:一套是继往开来,弘扬中国传统,符合党国仇外叙事的自信的“中国人”,另一个是《丑陋的中国人》写的那样,需要生生世世被他们“领导”的中国贱民。

( 由 作者 4月19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孙中山的考试权是有意义的

公平和效率之间一定是零和的吗?何况即使公平效率之间产生矛盾,在政府和制度设计上更应该偏向公平才是,人类在自然状态下本来就是达尔文形态。制度尤其是民主制度的设计本来就是为了解决政治和经济权利的分配问题,任何有利于政治公平化的举措至少应该尝试和推进才对,还有选举是做买卖吗?能随便用风险收益模型去套吗?就算是风险收益分析,对一个亿万富翁来说,一次选举的成本只是九牛一毛,但对一个普通人,一次选举可能要搭上自己全部身家,这风险能一样吗?

金钱政治导致官商勾结和政治腐败,其对民主的侵害基本世所公认,又不是只有共产党才这么说,真正的民主国家对这个问题根本没有回避,而是正探索方式来解决或减轻,要不然为什么很多国家都开始推行公费政党补助款呢,既然有的政党可以用公费补助,那为什么有的候选人就不能公费补助?谁的吸金能力越强谁的能力越高?谁能骗来钱谁的政策对民众越好?那叶利钦这种寡头傀儡、李洪志这种神棍教主的吸金能力强不强?这两人放你面前你扪心自问你投的下去吗?何况又没有禁止他们拿钱参选,我只是多给穷人和素人一个参政的机会,多给民众一个选择而已,既然各位财神爷对自己的口才和能力这么自信,又何必抵触和一个自己眼里高分低能的做题家同台辩论呢?

@thphd #141797

回复文章: 灭掉北朝鲜金家政权是否有利于中国民主化进程?

有利,极其有利,毕竟七十余年鲜血凝成的友谊,唯一字面上的同盟关系

对中共打击的震撼性只有俄爹普京的垮台可比

但是很难很难,很难很难

别说北朝鲜,这几年哪怕泰国、白俄、伊朗、委内瑞拉、土耳其埃尔多安这些货色能倒一个我就谢天谢地了,结果连阿萨德这种死到临头的玩意都活过来,今年缅甸越南甚至又发生民主倒退,我他妈还能指望什么

回复文章: 近几十年之内,现在的僵局有没有被打破的可能性?

四五运动和五四运动一样是两岸教科书里为数不多都予以正面肯定的事件。@丁丁兄弟 #136268

回复文章: 我为什么捍卫中国国民党
标记为删除
国家很不幸,建国26年,还有6亿人口饭也吃不饱,只会高歌共产党、颂扬领袖,这是共产党(的)败笔。 ——1976年,周恩来(中国,PR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