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复 - jargon
回复文章: 粤语是一种语言还是一种方言?

西方人在劃分「語言」上從來是雙標的。塞爾維亞-克羅地亞語、捷克語-斯洛伐克語、挪威語-瑞典語-丹麥語、印地語-烏爾都語等皆能互通,但由於所屬政權不同被分作多個語言。德語各方言、阿拉伯語各方言、藏語各方言皆不能互通,但習慣上都算同一門語言。西方傳教士來到中國,發現似乎有Mandarin, Cantonese, Hokkien, Hakka, Teochew之別,便認定不存在統一的「漢語」。殊不知傳統漢字的聲旁所提示的發音,係來源於中國所有方言的共祖(即諧聲時代的商周雅言,以《詩》、《書》為代表)。另外從音韻學的角度來講,中國各方言的漢字讀音,除了閩語的白讀層,都基本處在《切韻》的框架之下,可以通過一系列規則直接從中古音推導今音。且由於都屬於分析語的緣故,各方言間的語法差異遠小於印歐諸語,因此使用統一的書面語遠比各自制定標準化的拼音文合算。如果非要以「互通程度」劃定語言,則粵東、粵西不能互通,北官、南官不能互通,吳、閩、湘、贛十里不同音,須解體至各村獨立,方能合乎「民族自決」之理。

( 由 作者 7月27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投票】香港适合哪种政治制度?

@陈士杰 #149456 建議以後發水區算了,你難道沒發覺大家都厭倦了嗎?

回复文章: 关于经典囚徒困境的一些想法

學過一點博弈論的皮毛,還是不太理解題主的意思。個人認為如果要給「內捲化」破局的話,可能「懦夫博弈」(Game of Chicken)更合適。當一方認識到互相對抗只會兩敗俱傷時,自然會選擇「躺平」。

回复文章: 【投票】您如何看待陈士杰写的一堆宪法和宪法讲解的文章?

堪比孫氏所謂「五權憲法」,學術價值不足而臆想成分居多。

回复文章: 【白豆沙】支黑到底辱了什么华?

我琢磨著中國的輿論環境惡化到如此地步只不過幾年而已,某些人卻偏要將這種異常跟所謂「中國千年的傳統」聯繫在一起。整個影片不斷強調這一論斷,卻沒有對此進行任何詳細的論證。中國固然有兩千年法家專制的傳統,但從未有人像本朝一樣公然宣揚「稅民深者為明吏,殺人眾者為忠臣」這樣扭曲的價值判斷。而這種價值判斷背後的意識形態基礎,無論社會達爾文主義也好,布爾什維克主義也好,於中國而言都是舶來品。在無孔不入的宣傳機器與國家暴力之下,縱使「高等」如德意志、大和民族者,也免不了陷入愚昧與墮落。所謂「支黑」不過是一種不理性的情緒宣洩,要以此動員反共還是別想了罷。

( 由 作者 7月15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我刚才在品葱站务区发表了自己的意见,希望品葱能够取消敏感词

閒詩一首,經題主點睛,更臻完善矣: 四境聞名竹七賢, 不堪酷吏兩千年。 遺民淚盡秋風裏, 蔡陳何時復相連。

回复文章: 爲何人權組織對台灣民進黨也是很不滿?

我看假如把那些天天罵著「滯台支那人」的腦殘放到戒嚴時期的宣傳環境之下,多半也會變成叫囂「殺光『三合一敵人』」的黨棍,若放在今天的大陸恐怕也會變成粉蛆。一來訊息來源單一,二來缺乏獨立思考能力,三來出口成髒,凡此種種很難不讓人變成腦殘。擁護死刑的可以考慮去大陸體驗下殺人指標、黑箱司法和活摘器官,再來思考下政府應不應該保有故意殺人的權利。

回复文章: 从一打三反到打黑除恶,从一次文革到二次文革,兼与jiucaizi网友讨论中产阶级的命运

@observerEDGE #149849 列寧化只有在權力真空的條件下才能發生,且有賴於外部勢力的「秩序輸出」。習的各種倒行逆施都是通過既有的官僚機器執行的(執行時還不斷發生故障),而且列寧黨關鍵的「糧食專政」、「農業集體化」在國民經濟高度依靠出口貿易的當代中國根本沒有恢復的可能,將新疆模式推廣全國一來成本太高,二來會引起西方抵制。現在看來偽造民意、刪帖控評確實是中共續命的法寶,也讓外界乃至中共本身都不清楚自己的真實狀況。我認為改開官僚可能覺得即便自己能夠奪權,也改變不了現狀,不如讓老習繼續瞎整,於是就如此僵持。

( 由 作者 7月26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怎么振兴海外民运

@消极 #141020 七八年之前都還看得到希望的,記得當時微博上還有「廣電總局滾出中國」之類的聲潮。現在中共偽造民意到了什麼地步呢?去年年初我在某個色情論壇目睹了如下情況:疫情前,粉紅四處亂吠;李文亮去世,壇友高呼打倒共產黨;又過了不到幾天,五毛重新奪回了輿論場。所以歸根結底無非是共匪的「錢袋子」的問題,未來共匪多半會通過侵略臺灣轉移國內矛盾,然而「一死就打,一打就死」,很可能重蹈德意志帝國的覆轍。

回复文章: 粤语是一种语言还是一种方言?

@Wolfychan #150057 是,但也有像非洲那樣劃地圖建國美名其曰「民族獨立」的。

回复文章: 海外爱国主义大战美国学生会:当中国留学生面对新疆、香港议题

在西方人眼中,一個政府的行為似乎必定代表一個民族的利益,他們根本沒法理解中共這種能在「大國沙文主義」和「逆向民族主義」之間自由切換的怪物,這點剛好又與中共的宣傳不謀而合。西方研究國際關係的學者,甚少瞭解中國內政之腐敗、社會民生之惡劣,這點 @爱狗却养猫 轉發的余茂春的訪談有專門提到,他們對「毛澤東是民族主義者」、「中共促進經濟發展受到人民擁護」之類的說辭深信不疑,對於中國異見人士的瞭解也僅停留在王丹、劉曉波之輩,至於新近的民間思潮更是一無所知,這樣還能引起留學生的興趣才有鬼了。

10
6月4日
回复文章: 为什么会有人喜欢中国传统文化呢

臣聞烏鳶之卵不毀,而後鳳凰集;誹謗之罪不誅,而後良言進。故古人有言:『山藪藏疾,川澤納汚,瑾瑜匿惡,國君含詬。』唯陛下除誹謗,以招切言,開天下之口,廣箴諫之路;掃亡秦之失,尊文、武之德;省法制,寬刑罰,以廢治獄。則太平之風,可興於世,永履和樂,與天亡極!天下幸甚!」上善其言。
嗟乎!一人之心,千萬人之心也。秦愛紛奢,人亦念其家。奈何取之盡錙銖,用之如泥沙!使負棟之柱,多於南畝之農夫。架梁之椽,多於機上之工女。釘頭磷磷,多於在庾之粟粒。瓦縫參差,多於周身之帛縷。直欄橫檻,多於九土之城郭。管弦嘔啞,多於市人之言語。使天下之人,不敢言而敢怒。獨夫之心,日益驕固。戍卒叫,函谷舉。楚人一炬,可憐焦土。嗚呼!滅六國者,六國也,非秦也。族秦者,秦也,非天下也。嗟夫!使六國各愛其人,則足以拒秦。秦復愛六國之人,則遞參世可至萬世而為君,誰得而族滅也。秦人不暇自哀,而後人哀之。後人哀之,而不鑒之,亦使後人而復哀後人也。
蒼蒼蒸民,誰無父母?提攜捧負,畏其不壽。誰無兄弟?如足如手。誰無夫婦?如賓如友。生也何恩?殺之何咎?其存其歿,家莫聞知。人或有言,將信將疑。悁悁心目,寢寐見之。布奠傾觴,哭望天涯。天地為愁,草木淒悲。弔祭不至,精魂何依?必有凶年,人其流離。嗚呼噫嘻!時耶命耶?從古如斯。為之奈何?守在四夷。
後之為人君者不然,以為天下利害之權皆出於我,我以天下之利盡歸於己,以天下之害盡歸於人,亦無不可。使天下之人不敢自私,不敢自利,以我之大私為天下之大公。始而慚焉,久而安焉,視天下為莫大之產業,傳之子孫,受享無窮,漢高帝所謂「某業所就,孰與仲多」者,其逐利之情不覺溢之於辭矣。此無他,古者以天下為主,君為客,凡君之所畢世而經營者,為天下也。今也以君為主,天下為客,凡天下之無地而得安寧者,為君也。是以其未得之也,屠毒天下之肝腦,離散天下之子女,以博我一人之產業,曾不慘然,曰「我固為子孫創業也」。其既得之也,敲剝天下之骨髓,離散天下之子女,以奉我一人之淫樂,視為當然,曰「此我產業之花息也」。然則為天下之大害者,君而已矣。向使無君,人各得自私也,人各得自利也。鳴呼,豈設君之道固如是乎!
回复文章: 海外爱国主义大战美国学生会:当中国留学生面对新疆、香港议题

@首都卫队 #142125 我指的是研究中共對外關係的西方專家,很多都對中國國內的真實狀況不甚瞭解,例如中下層人口生計之艱困,刪帖控評程度之嚴厲。而只知道關注冠冕堂皇的文本,比如中共的官方的各種宣傳(「民族復興」之類),抑或儒家十三經裡描述的「中華秩序」。照這種路子研究,根本理解不了中共的本質,更遑論爭取中國人民的支持。

回复文章: 怎么振兴海外民运

某些人的思維怎麼還停留在二十年前?中心化的組織早就沒有動員能力了,最多產生幾個類似黃之鋒的意見領袖。現在要反抗,主要還得靠傳播共同的符號象徵以及訴求綱領。但如果個個都像所謂民運一樣,熱衷創造新的法統、新的象徵,然後為了爭當大統領內訌不斷的話,那就徹底沒輒了。

回复文章: 【白豆沙】支黑到底辱了什么华?

@Truth #148117 閣下似乎認為家庭利益本位是民主的障礙,而中國的現實情況可能與之相反。秦暉教授將社會制度分為三類,一為「個人本位」,例如當代的西方社會;二為「小共同體本位」,例如西周與中世紀歐洲;三為「大共同體本位」,例如所有集權非民主國家。但凡專制國家,都鼓勵國民互相舉報,但其意圖絕非為了保障個體權利,而是為了儘量讓個人原子化。如秦律有「夫有罪,妻告之,除於收及論;妻有罪,夫告之,亦除其夫罪」,秦暉稱之為「偽現代性」。與近代學者對中國傳統社會的認識相反,中國歷史上的大部分時期都不是家庭本位,而是「大共同體本位」的。所謂「百室合戶、千丁共籍」的大型家庭,只在魏晉、明清時代的南方比較流行,同時期的北方根本不存在有規模的宗族組織。對於朝廷來講,這些「小共同體」是推行專政的障礙,所以中共建政的第一步,就是要通過屠殺「地主富農」拆散中國原有的社會結構,如此才能實現「餓死不造反」的目標。近幾十年來中國大陸的群體性事件,之所以廣東最多,正是由於宗族勢力發達,有組織力反抗政府的緣故。當年亨廷頓認為就教義而言,回教比強調「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儒教」更強調個人價值,因而韓國、台灣的民主化會比中東艱難,現在聽來豈不荒謬至極?

( 由 作者 7月15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本人已觸犯管理細則,請求封號

@爱狗却养猫 #150307 說一下我本來的意思吧。當我讀到有人移開擋板,旁邊的人給他鼓掌,並表示自己沒有勇氣不敢動手時,我不但沒感到一絲欣慰,反而驚訝於河南人的懦弱。兩個月前我們成都四十七中發生墜樓時,圍觀群眾可沒害怕得連移動個擋板都不敢(按理說法不責眾,移動擋板的風險應該遠小過呼口號或者拍照傳外網),我不能理解他們怎能在自己的鄉親甚至骨肉死於非命的情況下還畏縮成那樣,故不假思索口出妄言。這個號我準備廢掉了,密碼會用隨機值填充,還是少浪費時間鍵政,多花點時間讀書罷。

回复文章: 🍵茶餐廳🍵

未來中共崩潰的模式非常難以預測,因為迄今為止還沒有任何一國的政權更迭符合以下所有條件:

一、社會極度原子化,體制外不存在任何具有動員能力的社會團體。宣傳機器受政府絕對控制,境外勢力無從干預。(排除大部分威權國家的轉型模式)

二、當權者拒絕任何改革,最終由於統治資源枯竭而崩潰;(排除戈巴契夫模式)

三、政權體積龐大,單靠外國輸血無法存活;(排除敘利亞、委內瑞拉模式)

四、工業化基本完成,國民經濟高度依賴國際貿易。糧食依賴進口,不能自給自足;(排除傳統的改朝換代模式)

( 由 作者 7月22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港独有任何可行性吗?

@消极 #149982 各國文字遲至春秋末期才開始分化,其中以秦文字最接近西周正體。而且戰國時期各國雖然文字不通,但是文體都是一樣的雅言(先秦貴族通語),客觀來講秦的「書同文」是無法跟「焚書坑儒」這種文化滅絕政策類比的。

回答问题: 20世纪的国际共运对全世界「客观上」有什么正面影响?

1950到1970年代的西方左派或多或少都受過馬恩列斯毛的影響,或許啟發了同時期的各種社會運動與自由思潮,客觀上確實促進了西方社會的進步(這也是西方社會普遍對中共抱有幻想的原因)。不過幸好西方最終躲過了赤化,不然這些人的下場就跟民國時期同情共產黨的進步青年一樣,骨灰都給你揚嘍。

回复文章: 🍵茶餐廳🍵

@丁丁兄弟 #144998 @太陽三觀測站 #144997 我是四川人,但是說粵語寫繁體都沒有問題。我本來是新品蔥最早一批用戶之一(流氓匪首停用,密碼4609roc,歡迎取用),早在新品蔥最初期用戶就分華姨兩派,前者熱衷觀點假設(包括我和陳士傑,他現在發的文大多數都是我們以前討論過的),後者熱衷集體踩。除了這兩派之外,還有許多水平極高的用戶。我愧於才疏學淺,又看不慣姨粉,很早就只潛水了,直到2047上線,知識水平又有所提升,才重新開始發言。

( 由 作者 6月26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第三波:20世纪后期的民主化浪潮 pdf下载

發現一個有意思的現象:這三波民主化其實都影響到了中國(1912、1946、1989),不過全部失敗,其後兩者甚至有「出師未捷身先死」的悲壯。中華民國支持過韓國、越南、印度的獨立運動,八九民運加速了東歐各國的民主轉型,可惜這兩波浪潮中美國扮演的都是絆腳石的角色,直到最近才嚐到苦果。

( 由 作者 7月17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三联生活周刊】那些十几岁就辍学的农村少年,后来去了哪?

@libgen #116189 內捲化都是政府瀆職(衡水)或者刻意刺激(拆校)造成的,解決辦法跟勞動法一個道理,就是政府的大力投資和監管。這對於古典自由主義者而言可能政治不正確,但教育、醫療事業性質特殊,放任競爭實有悖乎人道,愚見如下:

十二年義務教育免納一切費用。教育撥款參考我國憲法,不得低於指定比例,且各校所得撥款應盡量均等,並應實施教師流動制度,以促進教育平等。適齡學童隨父母遷徙者,在地學校不得拒收。貧困生接受高等教育免納學費,並享受生活補貼,其錄取分數依法降低。

中小學教學設施、教學時間、作業考試、訓誡辦法以法律統一規定。教師公務員化,凡犯禁者以瀆職論罪,私立學校亦適用之。公立學校補習課內科目,以學生自願者為限,並免納學費。私營補習機構不得有償補習課內科目。

回复文章: 暂时闲下来了,想到了之前某人说过的一个观点,刘仲敬是否和尼采有类似点?以及中国这个国名是否具有自大的性质?

這篇文章將威斯特伐利亞體系與民族國家、民主自由綁定,實乃大謬不然。威斯特伐利亞體系本無公理正義可言,其運行僅取決於歐洲列強不斷競爭創造出來的「均勢」,跟民族獨立毫無關聯。奧地利、俄羅斯是典型的多民族傳統帝國;英、法擴張其殖民地,更絕無「民族自決」之念。這種體系在歐洲各國貴族共享血脈、傳統價值觀,且戰爭規模基本可控的前提下,維持到了一戰前夕,此時歐陸各國完成了民族國家的建構(編戶齊民,富國強兵),並爆發了規模堪比中國改朝換代的全面戰爭。後來赤匪、納粹大行其道,可以類比戰國時期華夏各國普遍的法家化。由此觀之,四九年後中國「秦制」的變本加厲,與其說是大一統的遺禍,毋寧說是重蹈了西方的覆轍。中國知識界對傳統文化極度自卑,不但沒讓人文主義普及中國,反倒給了布爾什維克主義可乘之機,最後使得中華民國如同宋、明一樣,敗給了北方的蘇俄。余、王、劉之流,拾秦暉等公之牙慧,又將之竄改、曲解,將中共與蘇俄解套,否認其外來特徵(一邊說「用斯大林化的马克思列宁主义,在制度结构和文化层面全面地改造中国」,一邊又說「也都是秦汉秩序的继承者」,豈不自相矛盾?),純屬居心不良。

回复文章: 海外爱国主义大战美国学生会:当中国留学生面对新疆、香港议题

@消极 #142171 那蓬佩奧、余茂春的官算是白當了。你猜我有一回問某位學國際關係的同學對中共看法如何,他居然回答「共產黨在東歐荼毒人民,在中國卻引領中華民族脫離貧困走向復興。」如果搞外交的都憑著這種觀念跟中共打交道,那策略自然是綏靖綏靖再綏靖,畢竟中共「愛人民」、有合法性。中共的種種挑釁行為,不是由於其列寧主義的意識形態所引致,而是實現「中國崛起」的必經過程。不止這位小同學,還有一位懂中文的教授也持有類似觀點。在承認這般謬論的同時,又要聲援港人、維吾爾人反共,那不是擺明了站到中國民族主義的對立面麼?結果就像這篇文章所說的一樣,被粉紅扣上了「反華之心不死」的帽子。

( 由 作者 6月5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一張台灣法律的梗圖

大陸這邊只會更嚴重。中共的司法就是黑社會整人,罪名繁多(共諜在台灣大多只判幾年,大陸這邊經常處死),連數字都不公佈(恐歲以萬數),各種冤案層出不窮,甚至為了活摘器官牟利故意判無辜者死刑。愚以為就台灣的社會治安而言,完全可以廢除死刑了。死刑真不是什麼「正義的制裁」,其存廢多寡向來與民主程度呈反比,台灣既然經歷過殺人草率的戒嚴時代(政治犯、刑事犯皆然),更應對此進行反思。

回复文章: 🍵茶餐廳🍵

@陈士杰 你可不可以少發點重複的內容?首頁盡是你的觀點複讀,什麼民主以後如何如何,憲法應該如何如何,新品蔥初期的時候就已經討論爛了。BE4以前說的「民主八股」就是指你發的這些東西呵。

回复文章: 怎么振兴海外民运

@陈士杰 #141112 https://2047.name/p/122268/code

除了《走向共和》,也看看《上海滩》许文强为什么从一个进步青年变成帮派份子。也看看国共内战史,为什么那么多国军被「全歼」之后,立刻换上解放军军装成为打国军的前锋部队,被送到朝鲜战场上去打联合国军,被俘虏的两万志愿军战俘为什么有四分之三去了台湾。

共产党很讨厌,反共也很重要,但是再重要也没有老子的基本生活重要。你觉得那些被俘就地编入解放军的国军官兵是因为喜欢共产党才帮共产党打仗吗?是因为觉得跟共产党混有前途吗?人都不是傻子,这些共军的炮灰和英雄其实都没有选择,为了活下去,让打谁就打谁,不听军令就地枪决。川岛芳子据说也曾在韩战期间帮共产党买日本没用完的军火去打美国人,换得共产党让她在东北农村苟活到1978年。

如果把我放到大陆,我讨不讨厌共产党?当然还是讨厌,我会不会继续反共?很可能不会,至少我会选择做个两面人,我不是709人权律师。相反,我很有可能为了能够获得某种财务或政治自由,帮共产党打网络战争,帮共产党镇压民运。为什么我在海外可以帮民运打网络战争?因为我有选择的奢侈。为什么我在大陆会成为中共的帮凶?因为我没有选择的自由。你要我为了大义牺牲吗?你自己先牺牲一个给我做个示范,我心里的进度条可能往前走1%。

告诉你一个粗略测算被《新排华法案》遣返大陆的华人中多少会反共多少会帮共产党做事的方法。你把民运圈、法轮功各流派的人数清点一下,除以海外华人总数,就是送回去会行动反共的人。剩下的90%华人在海外都不愿意实名反共,回大陆你指望他们加入民运?粗略估算,海外5千万华人,全部遣返回大陆,9成都被共产党利用,剩下不到1成反共。1:1相互残杀阵亡之后,共产党得到4千万可以被自己所用的华人。美国和西方国家损失4千万华人,包括绝大部分高端科技人才。

钱学森是怎么被麦卡锡主义排挤,对美国产生愤恨,进而回大陆帮中共搞出核武器的?你觉得钱学森喜欢中共吗?喜欢的话49年就回去了,不会等到韩战之后麦卡锡主义盛行。

越是高端的人才,越是能力强的人才,越把自己混得好不好看得比其他一切都重要。共产党很容易和他们作大棒胡萝卜的交易,让他们为自己所用。

民运圈的人一开始知识结构就有缺陷,这么多年了,世界已经变化很多,自己又不学习,还在搞那套共产党玩剩下的。组几个党内斗不断,连个像样的智库都搞不起来,随便去各大智库弄个25岁的实习研究员都可以秒杀他们。现在的天朝毕竟不是清朝,走向共和别入戏太深,设计宪政康党、宋教仁100年前已经做过了,你现在重复造轮子有什么意义?搞清楚现在的情况,有什么、缺什么才是你该做的。海外华人5千万不喜欢中共的占多数,为什么民运连这些人都团结不起来?是民运的问题还是华人的问题?

政治和战争都是系统工程,是运筹学对各种资源的调动安排优化,你看到的热闹无论是新闻画面还是电视辩论都只是系统工程的产品。你以为林彪当将军是干什么的?每次打仗之前勘察地形,计算后勤兵力,后勤调度,层层沟通,演算每一步的各种可能性,制定相应方案。王丹每天刷twitter打嘴炮,吃老本,哪像个领袖的样子?花了这么多经费产出了啥东西可以让后来者站在他们肩膀上往前走一步的?当然,民主也不人他一个人的事。找个有政治才干的能团结人的,找几个能规划运筹执行的,把海外华人这块5千万人的根据地先搞起来,再图别的。一帮脑残就只知道盯着中共的政权,盯了30年有什么结果吗?反攻大陆的路线老蒋小蒋都放弃了。

回复文章: 【端传媒】两德统一30年:“除了失去权力的老共产党人,东德每一个普通人都是赢家”

當年東德普通人沒有言論自由,但生活水平其實並不低,比不過西德,但遠好過今天中國的「低端人口」。東歐這些國家除了羅馬尼亞之外,基本不存在吃肉的問題,義務教育、基礎醫療也比中國發達得多。秦暉教授以前就說過中共政權的性質比東歐還要惡劣得多,不但要剝奪你的政治權利,還要用各種政策刻意疲民、貧民,即便實施這些政策對它沒有多少好處。

回复文章: 🍵茶餐廳🍵

某位仁兄應該明白,本站是一個公共討論區,不是供人意淫的地方。空談各種不現實的情景假設,然後為了各個不可能取得共識的個人觀點爭來爭去,沒有任何建設意義。如果覺得自己說不出有意義的話,那麼寧可不出聲,傾聽他人的意見,或者找點相關的材料來讀,也遠好過強詞奪理。與君共勉。

回复文章: 作为站长我可以负责任的说新品葱是一定要完的

自從上一次看到給南京大屠殺洗白的帖以後,我就再沒上過偽蔥。作為新品蔥元老,看著這個網站從無到有,從大陸自由派抱團取暖的討論區,團結世界華人追求民主自由的燈塔,變成姨粉支黑群魔亂舞的糞坑,實在是痛心疾首!痛心疾首呵! 那些信姨教的酷吏,倘若不是五毛,難道真的相信「支爆」、「洪水」之類的囈語嗎?甚至還要用布爾什維克黨的手段,消滅一切階級敵人?抑或只是整人上癮,想在牆外當鍵盤臘肉?還有偽蔥站長、劉匪仲敬,到底是騙吃騙喝,還是患有自戀型人格障礙?真是匪姨所思。

( 由 作者 2020年9月18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是匪谍,也做反贼,兼任五毛支黑

「共匪」這個稱呼是在共產黨還是正南齊北的土匪時出現的,彼時朱毛等酋在「革命根據地」以打家劫舍、殺人放火為生,是不折不扣的土匪組織;同理「黃俄」意指彼時中共受共產國際指揮顛覆中華民國,其高層人員、資金與行動無不惟蘇俄馬首是瞻,是不折不扣的漢奸組織。此二詞彙,屬事實判斷,非價值判斷也。

( 由 作者 2020年10月27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从一打三反到打黑除恶,从一次文革到二次文革,兼与jiucaizi网友讨论中产阶级的命运

@observerEDGE #149845 習。畢竟今天中國的問題(低人權優勢導致中等收入陷阱)幾十年前就已經埋下了,他也沒有能力解決(即使能夠解決也會要了黨國的命),於是乾脆讓體制更加僵硬,並通過轉移矛盾來拖延。

回复文章: 🍵茶餐廳🍵

@丁丁兄弟 #145077 自學的,從小看粵語劇,但一直沒去過廣東,現在到了國外也回不去了。另外隔壁X登的撈松就是我。

回复文章: 為什麼西方人對中共政權有這麼多錯誤的刻板印象?

@蜜瓜铁树 #146465 一圖以蔽之,洋人就是懶得聽:

(@太陽三觀測站 2047.name/p/144437)

( 由 作者 7月7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茶餐廳🍵

@thphd #145086 其實新品蔥原來也有很多民國派的。當年匿名聲援香港學生的時候,有很多人都在字條裡表達了對民國的支持,相反亮明姨粉支黑身份的要少得多。沒過幾天,中大操場就升起了青天白日滿地紅旗,大陸反賊激動得熱淚盈眶。後來港澳版的iOS也像大陸一樣屏蔽了這面旗幟,屯門的青山紅樓也被封鎖,中共對這面旗幟的恐懼不言而喻。雖然一些反賊討厭這面旗幟(我還見過有人聲稱青天白日滿地紅旗是模仿蘇俄紅旗設計的,須知這面旗幟設計出來的時候大清都還沒亡),但沒人能夠否認她蘊含的象徵意義以及潛在的動員力量。

回复文章: 祝:淪陷區的同胞們,港澳台以及世界各地的戰友們,國慶節快樂!

中華民國萬歲!

( 由 作者 2020年10月10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為什麼西方人對中共政權有這麼多錯誤的刻板印象?

@Truth #146638 西方主流對中共的歷史地位的認識,基本停留在中共宣傳的中國近代史史觀以內。即中國(以及日本)的現代化就是簡單地追求富國強兵、報仇雪恥,在意識形態上跟民主、人權是不沾邊的。尤其五四前後,中國的知識界變得極度自卑,部分人甚至開始鼓吹有必要否定中國一切的舊有的歷史與文化傳統,才能實現所謂「脫亞入歐」(後來的「河殤派」、「三百年殖民地」論者乃至現在的姨粉支黑之流,都可以視作這股思想的濫觴)。西方人不假思索地認定中共是在這樣的歷史背景下脫穎而出,是「歷史的選擇」,因而擁有高度的合法性。西方各種研究中共外交的文章開頭就是「中國的百年恥辱」如何如何,殊不知它本來就是那百年恥辱的一部分。我們中國人對中國傳統越是自卑,洋人越是認為「中國不適合民主」,中共統治中國就越是合理。

回复文章: 民国派是痴心妄想&我计划近期彻底退网

@清华博士豆沙馅 #101670 東歐民主化之後,新的政權無不繼承前朝的法統。倫敦的波蘭流亡政府將法統象徵還給了瓦文薩;聯邦德國繼承了威瑪德國的所有國家象徵,德國基本法本身也是在威瑪憲法的基礎上修改而成;就連匈牙利的霍爾蒂,屠殺了幾十萬猶太人,也在民主化之後歸國厚葬。現在伊朗、越南、白俄羅斯的反對派,無不以前朝旗幟為號。但事實上,前面提到的各個舊政權,沒有一個是完美無瑕的。即便如此,它們包含的象徵意義,仍是團結各派反抗現政權的唯一基礎。

回复文章: 【BBC】「他们的目标是毁灭所有人」:新疆「再教育营」的被拘留者指控系统性强奸

維族積怨已深,未來恐難免重演類似車臣、巴爾幹的慘劇。習、陳在新疆欠下的血債,最後恐怕要由全體漢人承擔。種族和解看來是不太可能了。

( 由 作者 2月5日 编辑 )
10
2月5日
回复文章: 突发奇想,维稳产业链是否会成为中共体制的掘墓人?

閣下的論點與品蔥元老 @荣誉非国民 以前提出的論點很像,即維穩力量可能會養寇自重,進而引起系統危機。從去年李文亮醫生辭世,未及時刪帖控評導致輿情沸騰來看,中共偽造民意尚不至於實現永久的精神控制。而今毛左猖獗,亦表示懷疑現行體制者甚多,斷言中共廣受擁戴固屬虛言。古今中外,大多數民眾在政治領域都沒有足夠的獨立思考能力,如牆頭草隨風倒,共產黨讓我熱血沸騰,我就去當五毛,讓我遭受鐵拳,我就去當反賊,像我們這樣政治立場堅定的從來都是少數。

回复文章: 2047论坛管理细则(二读)

@thphd #102550 建議第十四條加上一句「如不違背本細則第七條所揭示之創作自由原則」。

回复文章: 【新闻】國安法後首個雙十節 房署指示員工見「台灣旗」即拆 如物主不聽勸告有需要可報警

青天白日滿地紅,天下為公進大同。青天白日今猶在,錘子鐮刀化塵埃。

回复文章: 【三联生活周刊】那些十几岁就辍学的农村少年,后来去了哪?

@愛牛奶盒的人 #116127 恰恰相反,我身邊的反賊同學不少,因為我們早已如文中所述,親身體會過社會的不公,權利意識遠強過那些沒受過鐵拳,在溫室裡長大的某些同輩。

@libgen #116135 博弈論我一竅不通。但要解決這種問題,一要有民主政府的立法執行,二要有弱勢群體的自我組織,如此各種競爭才能得到一定底線的規制。

回复文章: 【調查】大陸文字體系該往何處去?

漢字簡化對於古代文獻是不可逆的損傷,至今大陸學界研究古漢語時,仍須使用傳統漢字。用簡體字教文言文,根本無益於閱讀古籍。漢字簡化搞了幾十年,幾乎把中文割裂成了兩種語言。美英加澳新各為獨立國家,語言代碼都是一樣的「en」,兩岸分治不過幾十年,卻得根據「zh_CN」和「zh_TW」分開翻譯兩次,到底有什麼必要?現在大陸年輕人識別正體的能力顯著下降,未來情況不容樂觀。即使達不成政治上的統一,文字習慣恢復原狀,名詞翻譯逐漸統合,總要簡單的多罷。

( 由 作者 2020年12月24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为什么澳门护照要写葡萄牙语?

歪個樓,這護照封面上的漢字算是我見過的印刷楷體中質素最好的。

回复文章: 说一个貌似很少有人提的说法,你们说刘仲敬是不是在本质上是个走火入魔的先秦儒家?

@影人 #140472 姨教本身是一個縫合怪,其教義基本上可以拆成三層:

一、理論層:抄襲秦暉教授在《傳統十論》等書中總結的分析帝制中國的框架,卻得出中國應該回到西歐中世紀的謬論;

二、敘事層:迎合五四以來中國知識界普遍抱有的逆向民族主義情緒(這點恰好是秦暉本人最反感的),鼓吹所謂「東亞窪地論」,將西方淡出主流的「社達主義」、「新教倫理」、「民族發明」等奉為圭臬;

三、動員層:用大量的反人類言論(核平西安以東、殺兩百共匪當投名狀)洗腦教徒,騙取錢財(每問15美元)。

綜上,說劉仲敬是在野臘肉應該是很貼切的。反賊中思辨能力不夠、知識儲備不足者,一旦信了他的邪,便會走火入魔從而變成這樣:

https://pincong.rocks/question/36094
  1. 疫情是自然法则,体弱多病,老年人口本来就活该去死,这是基因的优化和过滤,靠疫苗禁足令什么的违背了上帝意愿,应该让该死的赶紧死掉,把资源留给在竞争中存活下来优秀的群体。

  2. 非常看不起上班族白领等,并认为这些垃圾人口属于极度原子化,毫无活力,只知道挤地铁划手机屏幕的“工业费拉”非常崇拜西伯利亚楚科奇人那种打猎吃生肉的生活,认为这是原始丰饶,武德充沛,能打能杀的体现,他推崇女人就该在家里生孩子,男人就该在外面抢劫杀人掠夺,把战利品带回来维持共同体,并且极度赞扬奴隶制,认为奴隶制是共同体的最好物质激励。

  3. 所谓民主自由都是狗屁唬鬼的,能打能生有钱有资源才重要,秩序是战争流血建立的,也必须要血来维持,这期间不能生不能打的民族就会灭亡,和民主独裁与否没有屁关系,他还透露特别喜欢看isis,墨西哥毒枭,非洲土匪处决人,大屠杀的视频,因为武德蛮族对费拉降俘的处理让他明白阶级的不可逆转性,是上帝隐秘正义的体现。

  4. 特别崇拜毛,说毛是他最崇拜的人,是非常睿智冷酷的马基雅维利大师,而且通过自己的德性缔造了一套阶级秩序,同理也认同我党的统治是歧视链使然,普通中国人不能反抗处于高阶级的我党正如我党不应挑战英美秩序一样,只有无产阶级流氓才会倒转天罡,还总抱怨中国人近十年生活变好了是我党软弱的体现。

  5. 他认为法律才是世界堕落的根源,法律助长了世界的费拉化,并拿美国黑人0元购举例说明黑人多么有蛮族精神,法律让每个人都温顺得像小绵羊,久而久之就不能打不能杀了,我说如果这样那谁来制服白宝山,东北二王这些暴徒?他说恰恰要是没有法律的阻扰,白宝山,东北二王早就成为蛮族首领并引领共同体了,这样中国就会被大大小小的蛮族首领最终确定共同体边界,形成诸夏的雏形,而期间死掉的几百万千万人则荣幸的成为了历史积分。

記住,他們反共是因為恨中國人,我們反共是因為愛中國人。

回复文章: 陈士杰版宪法讲解:国会倒阁权和解散国会权

由總統或總理解散國會,在我國北洋政府時期屢有發生,然無一不是藐視民意、破壞憲政之行為。愚見為解散國會,重選議員,須經現屆國會同意方可執行,即德國、英國之現行制度也。另,閣下熱衷制憲,固當鼓勵,然理據不足,而臆想居多,宜習張千帆書,以明憲政原理。

( 由 作者 2020年11月24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华人”和“中华民族”都是应该被舍弃的假概念

如果拋棄華人的名義,中共確實統戰不了海外華人了,那麼我們反賊又用什麼名義爭取海外「以漢語為母語的人群」的支持呢?眼巴巴看著中共統戰,自己卻連個爭取支持的名份都沒有嗎?學劉仲敬搞諸夏復國嗎?還是像閣下以前說的,鼓動西方政府排華,讓海外的中國人回到大陸搞民運嗎?動議之前總要先考慮一下可行性呵。

Whenever you feel like criticizing any one, just remember that all the people in this world haven’t had the advantages that you’ve had. ——The Great Gats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