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rgon 的收藏
回复文章: 🍵茶餐廳🍵

吶,米娜桑,這可真是個溫柔的世界呢,不是嗎?

( 由 作者 6月22日 编辑 )
回复文章: 我为什么支持《排华法案》
标记为删除
( 由 作者 1月17日 编辑 )
消极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发表文章: “反共抗俄”? (论反贼中的反俄民族主义)

反贼们可能对中共煽动的反美反日的民族主义情绪大为反感,但是反贼们自己却有很多热衷于反俄。从道理上来说,适当反俄(主要是苏联援助中共的部分)是合理的,但是有些反贼把北极熊视为中华复兴头号大敌,甚至超过了对中共本身的敌意,显然也是矫枉过正的,最重要的是,反俄也要按照基本法,历史的脉络来走。

1 北极熊初阵

罗斯沙皇国第一次出现在中国历史上的时候就气势汹汹。在黑龙江(俄国称阿穆尔河)流域,哥萨克冒险家出现在原来满洲原住民(非清朝起家的建州女真)的地盘上,大清和沙俄的冒险家打了几个来回,但是由于大清的政治重心在漠南以及漠西(康熙正在大干准格尔)。结果是沙俄实力虽然不足,但是在尼布楚条约上依然保住了贝加尔湖南岸土地和外兴安岭以北的土地,并顺利地开拓到了太平洋岸边。可见北极熊的真正优势并不是兵强马壮,而是作为西伯利亚的新主人,和大清有合击北亚游牧民族的优势。俄国堵住了游牧民族的北线,大清堵住了游牧民族的东线和南线。游牧民族的辉煌自成吉思汗来每况愈下,终于迎来了游牧的挽歌。大清灭亡准格尔是René Grousset著《草原帝国》(Empire of the Steppes)的最后一章节。

大清在占领准格尔之后进入了扩张的极限,除了今天的新疆以外,大清还控制了七河地区,但是对更广阔的中亚突厥斯坦地区无能为力。而七河以外的游牧民族领土尽数入沙俄之手。这里倒没有西伯利亚铁路什么事,而是沙俄的贸易优势,沙俄接通欧洲,可以把西伯利亚的毛皮卖个好价钱。大清本身是贫农经济不说,富裕的江南地区冬天还不够冷,消费毛皮没有前途。这意味着整个草原的瓜分之争中,俄国具有经济上的优势。对于大清来说,察哈尔和科尔沁蒙古是自己的母系亲人,当然要好好护着(保护就是控制),但是漠西蒙古,新疆等地,那对于大清来说完全就是负资产,这时丝绸之路早就衰退了。从这里也可以看出为何俄国后来能够顺利从大清外围割下大片领土,因为这些领土对于大清来说是包袱,而对于能够打通欧亚大陆桥的沙俄来说,却可以把东方的毛皮之类卖到西欧搞个好价钱。很多反贼抓住领土面积不放,说毛子割中国领土多所以毛子是中华民族的最大敌人,犯了“质与量不分”的错误。在美洲早期殖民时代,北美地区如美国两三个州面积的土地,价值不如加勒比上面一个几十平方公里的小岛,因为加勒比可以种植甘蔗咖啡之类暴利作物。法国丢了海地之后,就愿意低价出售路易斯安那土地,就是因为这片土地不产甘蔗。同样的道理,这里不是下围棋,“敌之急所即我之急所”,对于法国来说,与英国争夺北美失败之后,路易斯安那已形同鸡肋,对于美国却有疏通密西西比河动脉,打通内陆南下贸易通道的功效,不再依赖北路加拿大的圣劳伦斯河水道。对于大清来说,西北和东北的边地,不过是流放犯人的地方,而西北地区还有穆斯林反叛的威胁。对于沙俄,这些土地的物产可以直接出口欧洲换钱。

2 黄色俄罗斯和中东路

经过19世纪后半期的大清与列强之争,俄国在北中国之北有霸权笼罩之势。这时候重点到了铁路修建和满洲问题。俄国一开始吞并黑龙江和乌苏里江以外的外东北(满洲)地区,是以水运为主,但是战略需要产生了对铁路的需求,俄国随后入主北满,修建东清铁路(中东路),以便从后贝加尔直插滨海地区,不用沿着河绕路。在此基础上,吞并长城以北的满清领土的宏伟目标,是为黄色俄罗斯计划。修建中东路这件事本身,与其说是吞并满洲不如说是保护滨海区。这也是俄国只敢利用路权间接弄北满的租界,而不能直接硬吃北满。真正第一个敢硬吃整个满洲的列强,得到918事件了。

毛子输掉了1904日俄战争,那叫一个丢脸,萨哈林丢掉一半,从满清那里巧取豪夺来的满洲独占开发权一半到了日本手里(长春为界),日本拿到了南满铁路路权,把俄国轨换成了标准轨(注意,日本本土不是标准轨,新干线才是),后来1945年俄国拿到了满洲之后也没法利用了,因为日本人早就把铁路换成了标准轨。这关于铁路轨距的故事可以讲很多,比如俄国和德国不同轨,二战德国入侵后俄国以最快速度炸毁自己的列车头,以至于德军有轨无车用不了。日本换满洲铁路轨道为标准轨,二战后苏联占领满洲的时候又开始铺回俄国轨,在中共压力下又换回标准轨。中国现在搞什么渝新欧铁路货运,进出俄国要换两次轨,极其不实用。

3 武装保卫苏联,黄俄中共儿子党, 中日战争

中国所谓反贼反俄主要是反苏联,尤其是苏联对中共革命的支持,从孙文越飞协定开始,就是让各位反贼们咬牙切齿的部分了,即使是反日的反贼,也认为苏联比日本对中国之命运影响更为恶劣,至于亲日反贼就更不要说了,恨不得亲自加入皇协军打烂布尔什维克的狗头。但是有一点,站在俄国的角度来说,苏联对华渗透投资是非常不顺利的。

投孙文,孙文死;投中共,中共被炮党清洗;投冯玉祥,冯玉祥在中原大战中崩盘。最糟糕的是中东路之后的918事件,等于是关东军协助奉系反张学良政策的奉系主流派成为未来的满洲国军主力。奉系常年在日俄两列强间骑墙,这种高超的政治平衡需要相当稳固的政治实力。张作霖遇刺后张学良根本摆不平,光杨宇霆事件就够小六子受了,小六子为了稳定奉系军心,又出了攻打中东路的馊主意,被毛子一顿暴揍,之后奉系在日俄间骑墙的态势趋于瓦解。奉系老将苦小六子久矣,故而918事件顺利实施。奉系老人们赶走了小六子,迎来了关东军送的爱新觉罗亨利溥仪这种纯花瓶,算是扬眉吐气了。俄国人在满洲的最后一点利益,随着缓冲奉系被日本接盘,也不复存在。1935年北满铁路为日满所买。苏联势力退出满洲,只得支持东北抗联打游击,恶心关东军。1939年诺门罕战役,苏联小胜并签订苏日互不侵犯条约,随后将东北抗联逐渐撤往苏联。朝鲜金家王朝的未来的二世,金正日,出生在哈巴洛夫斯克,得名尤里 日成诺维奇 金。

俄国在中国的经营,至此陷入最低谷。

在新疆,1943年三区革命夺取了新疆西北地区的领土,但是代价是失去了亲苏的盛世才势力,性质和今天的俄国吞并克里米亚差不多。得到自己的铁票区,失去缓冲区。具体冲突不明,盛世才常年亲苏,却和苏联闹翻,自己投靠老蒋,于是苏联策动三区革命,夺取新疆边缘地区。但是新疆的价值不能和满洲相比。而且本来苏联通过盛世才可以控制全疆,这时候只有三区,并不理想。

4 雅尔塔

(插播世界秩序理论)自古以来世界没有秩序,蒙古帝国是第零个世界帝国,还没有生产出秩序就土崩瓦解。第一个世界帝国是西班牙,但是在无敌舰队为英国所破之后无法建立秩序。英法七年战争初步奠定了英国在海外殖民问题上的霸主地位,但是法国仍然是欧陆霸主,经过法国大革命和拿破仑战争,在1815年的维也纳和约,形成了第一个世界秩序。英国为世界霸主,维持欧陆平衡,并依靠日不落的海外殖民地维持英国的霸权力量。这个秩序维持了一百年,为德皇发动一战所破。一战后,本来美国总统威尔逊奉行干预政策,希望结束美国的孤立主义,但是谈不妥,英国给的甜头太少,美国国会否决了美国加入国联的提案,气得威尔逊中风。之后的凡尔赛和约体系(国联体系)为了弥补英国实力下降的弱点,将法国提升成英国的协世界霸主。但是英法毕竟一战后元气大伤,在美国选择孤立之后,无法阻止德苏等国的再武装。这种“秩序维护者失去领先力量”的困局导致了二战的爆发,挑战者再一次无情地撕碎了旧的秩序,一战战败的德国和战胜的日本意大利共同破坏国联体系,苏联也毫不客气地吞并东欧缓冲区。至此英法协约体系彻底崩溃。美国通过租借法案和参战,使得英苏承认了美国的未来主导权。布雷顿森林体系让英国交出了国际金融的钥匙,而决定战后世界秩序的是1945年4月的雅尔塔协定。

协定的核心部分是关于欧洲的势力,初步断定,美国是承认了易北河以东的绝大多数土地为苏军统领。至于亚洲,语焉不详。大概是外蒙自决,满洲主权归花生米,治权归苏联(路权),朝鲜半岛对分,日本本土的话,北海道也可以割让给苏联(最后因为苏联海军太垃圾,没有给)。

雅尔塔体系奠定了冷战的基础,但是雅尔塔本身并没有规定冷战。冷战是因为雅尔塔约定的缓冲区被美苏互抢导致对抗而引起。顺便列下三个秩序冲突的标志:

一战: 第一个开战: 塞尔维亚, 第一个倒下:比利时

二战: 第一个开战:波兰, 第一个倒下:波兰

冷战: 第一个开战:希腊, 第一个倒下:蒋府

就苏联对民国的政策来说,在1927年蒋汪等和苏联撕破脸之后苏联支持了冯玉祥,冯玉祥垮台后苏联在华已无代理人可用。虽然想用中共,但是满洲事变直接威胁苏联本土,苏联采取了拥蒋抗日之策。可怜周太监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而害了张小六子和陕军杨虎城。西安事变使得陕南为国府直属,在抗战时期没有少卡八路军。苏联援华,物资全部援蒋,共军气得大骂苏联给光头飞机大炮,给延安马列著作,当是实情。毛也采取了避免和日军直接交战的所谓“一分抗日两分应付七分发展”的经典。共军只打皇协军而不打皇军。也是合情合理。毕竟共军军饷有限(老蒋又不是傻子),和皇军正规军打太吃亏。反贼们喷中共消极抗日,属于赶鸭子上架的恶意。很多国军杂牌部队,都被蒋日夹心玩死。皇军如铁锤,蒋嫡系军如同铁砧,杂牌军如同生铁,被锤烂(后来中东战争也是如此,以色列如铁锤,阿拉伯联军如同铁砧,巴勒斯坦阿拉伯人如同生铁,也是被锤的稀烂)。中共可贵之处在于党的组织力,散了还能重聚,故而逃脱了国军杂牌的厄运。

熬到了1945年日本投降,中共军迅速向冀热辽进军,走张家口绕过北平尽快进入满洲抢占有利态势。美军仁至义尽给国军最后一次运兵,从越南海防港直接接国军精锐入华北,天津大沽,河北秦皇岛,辽宁葫芦岛等地。这时候迎来了雅尔塔体系的第一次考验。面对国共争夺东北,苏联当如何决断,才能保护苏联利益的同时不因违反雅尔塔协定而激怒美帝? (待续)

( 由 作者 2021年1月12日 编辑 )
5
2021年1月5日 265 次浏览
爱狗却养猫 基层公务员,收入两千九,今年三十六,未婚有女友
发表文章: 【论文】割裂土地假说:为何中国趋向于一统而欧洲趋向于分裂?

本文源自 @沉默的广场此评论中推荐的2020年论文。论文的名字The Fractured-land hypothesis意为“割裂土地假说”。

Fernández-Villaverde, Jesús and Koyama, Mark and Lin, Youhong and Sng, Tuan-Hwee, The Fractured-Land Hypothesis (August 27, 2020). Available at SSRN: https://ssrn.com/abstract=3682342 or http://dx.doi.org/10.2139/ssrn.3682342

研究问题

什么因素使得欧洲在政治上分裂,而中国在政治上有中央集权/大一统传统?

研究目标

建立模型、随机模拟邦国建立、竞争、吞并的动态过程,检验地理割裂假说。

理论背景

  1. 有一种假说认为欧洲的政治分裂来源于地理上的割裂(即“割裂土地假说”),如存在大量的山丘、森林等阻碍性地貌;而中国有一大块完整、不被地形割裂的土地,因此形成政治大一统。

  2. 对这种假说的主要批评有:(1)中国其实比欧洲更崎岖(见图1);(2)这种假说过于决定论,欧洲的政治分裂有偶然因素,而中国也非始终处于“一统”状态。

  3. 对批评(1)的反驳:关键不在地形的崎岖程度,而在于山地、森林的位置(如西欧的山脉和北欧集中的森林地带将欧洲分成几个比较均衡的核心区域,中国则存在华北/华东这块土地生产率特别高的核心区域,见画得很渣的图1.2)。

图1.1

图1.2

模型

  1. 范围见图2;1500年前世界约85%的人口居住在此范围内。

  2. 将图2分为20637个六边形网格,每个半径28千米(一个成年人一天的脚程),都有成为独立政体的潜质。每个网格都有如下变量:地形地貌和气候特征,包括崎岖程度(图3),是否沿海、寒带、热带、中欧森林带(图4);资源(图5),主要体现为土地产出率,根据公元元年的估计人口密度测量(之后在检验模型的稳健度时还采用了其他的测量方式)。

  3. 初始点每个网格都是一个独立的政体(图6),随着时间有些政体扩张,有些政体消失。具体来说:(1)每个时间点每个网格都有一定的概率会和一个相邻网格发生冲突,此概率与该网格的土地产出率成正比;如果两个网格属于不同政体,则发生战争。战争胜率取决于政体的总体产出率(产出率越高胜率越大,如同时打几场仗则根据对手的强度比例分割资源)和网格地理/气候特征(越崎岖、沿海、多林、气候不温和越难征服),胜利方吞并失败方的网格,也有可能不胜不败。(2)每个时间点一个政体的边界网格都有一定的概率分离/独立,其概率取决于地理/气候特征(越难征服的地区越可能独立)、政体的领土面积以及边界线长度(越大/越长越难控制)。

  4. 模拟时期约为铁器时期(公元前1200-1000年)到地理大发现时期(15世纪中期),约2500年。每5年为一个周期,共500个模拟周期。

图2:其中“中国”(红色)包括1434个网格,“西欧”(绿色)包括1307个网格,不过这是历史文化定义,不影响模拟结果。

图3:地形崎岖程度

图4:沿海(sea channel),寒带(frigid),热带(torrid),欧洲森林带(C. European forest)

图5:0 CE人口密度(根据Goldewijk et al 2017的研究估算)

图6

结果

经过49次模拟,结果与历史观察大致吻合。图7、8、9显示了50个周期(250年后)、300个周期(1500年后)、500个周期即模拟结束时(2500年后)地图的状态。总体来说,政体和领土的变化与历史大致趋势符合,不过没有出现类似蒙古帝国的现象。

这里有模拟视频:https://www.dropbox.com/s/wm4jxqntuf9jz0j/Animation_Hexagon200514.mp4?dl=0 (感谢@太陽三觀測站)

  1. 中国所在地区形成大型的统一政体的时间较早;欧洲持续地分为几块(见图10)。

  2. 研究者对模型参数设定进行了不同的调整,结果见图11。包括:(a)原始模型;(b)移除气候和森林区的影响,只留下崎岖度和沿海状态——在这种情况下中国依然更早形成一统政权,不过欧洲最后一统度更高;(c)所有的地理、气候因素都不构成障碍——这种情况下欧洲也会统一,但中国统一依然比欧洲早;(d)欧洲初始土地生产率加倍——欧洲统一度增加,但中国依然更早统一且统一度更高;(e)所有土地生产率相同——和原始结果差不多,中国统一更晚;(f)没有地理气候障碍+所有土地生产率相同——中国和欧洲的统一速率/程度一致;(g)用土地可耕种程度代替人口密度作为土地生产率;(h)用卡路里产出代替人口密度衡量土地生产率;(i)用公元前1000年人口密度衡量土地生产率;(j)用公元后500年人口密度衡量土地生产率——最后四种情况中国统一速度依然比欧洲快,程度比欧洲高。

  3. 研究者还调整了战争赢率参数和独立参数。(1)战争越难打赢(也即无结果、不导致吞并的概率越高),统一程度越低。中国依然比欧洲更倾向于一统。(2)原模型中的独立速度参数使得欧洲与中国在地理设定环境下分裂的速度约为4:1。但即使当独立参数调整为0时,欧洲依然在政治上分裂,不过分裂度较低。

  4. 总结:地貌崎岖程度影响了欧洲与中国的政治形态,但政治形态差异并不归结于此。“割裂土地假说”中提到的山脉等地理屏障的具体分布导致的完整区域的不同,可以部分解释欧亚大陆政治体制的两极化(中国的一统和欧洲的分裂);但土地生产率也是重要因素。只有在无地理屏障、土地生产率均等时(以上的假设f中的情况),中国和欧洲的一统进程才趋同。形成大一统政权的重要条件,是有一大片集中的、不被地理屏障阻隔的、且土地生产率高的“核心区域”,如中国的华北地区或长江中下游地区。在此条件下政体之间的竞争趋向于强者越强、弱者越弱,而非像欧洲那样多个力量通过结盟对抗达到平衡。

图7:周期50,约为公元前950-750年,此时中国地区开始出现类似商周的一统雏形,欧洲地区依然是碎片状态

图8:周期300,约为公元300-500年,此时中国地区(蓝绿色)形成,类似历史区域;欧洲形成西班牙、波兰、英国等核心区域

图9:周期500,约为公元1300-1500年,中国地区已经扩展至南边;欧洲伊比利亚半岛统一,类似于英国、苏格兰、爱尔兰、土耳其、法国、俄罗斯部分区域的政体形成

图10:“统一”指数(赫芬达尔指数)的比较

图11:改变模型参数设置的结果(纵轴为统一程度的变化)


短评:

  • 非常有意思的研究,相当优雅的模型。有很多引申的空间。

  • 研究的一个重要假设,是地形气候、土地生产率不随时间变化,其实这些变量对于历史进程的影响(如不同力量之间的对比)很重要。之所以模型显示中国/欧洲的统一度只上升而不下降(因此没有很准确地模拟出统一/分裂的变化),我认为与将大量参数设置为常数有关。当然,本文模型强调的是总体趋势,而非具体过程。有意思的是,作者的附录B.3里讨论了气候周期存在的情况,不过是假设隔一段时间会出现气候变化,使政体强制解体,于是出现了如图12所示的过程,也即每次强制解体后重新粘合。这个模型的弱点是将“分裂”完全视为外部因素的影响,而仍然没有解释为何历史时期中统一度有升有降的现象。

图12:存在气候周期时的统一度变化

  • 作者提到没有考虑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科技发展、军事等等变量;这我认为这相对次要,可以视其为内生变量。

  • 此论文主要研究一统/分裂形成的过程,而不是讨论其对社会经济发展的利弊。

16
2020年12月22日 482 次浏览
中共中央是大脑和中枢,必须有“定于一尊、一锤定音”的权威。 ——2018年7月3日至4日,全国组织工作会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