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bgen 点赞过的内容
耶渣
Wolfychan 基督徒。披著文科外皮的理科生。
回复文章: 你做过哪些让你记忆深刻的梦?

昨晚還做了一個夢,就是我初中時的班主任流亡,我們偷偷送他一程,然後我當住大家面前不小心爆出他以前因為在堂上被學生當場逮住看黃片被炒魷魚的事 (ʘ ͟ʖ ʘ)

( 由 作者 6月16日 编辑 )
爱狗却养猫 躺平美人膝
发表文章: 【保护卫士】剧本和策划:中国强迫电视认罪的幕后

背景新闻(关于人权组织“保护卫士”的建立者):被电视认罪5年后,他让央视在全球丢执照、被调查

保护卫士(Safeguard Defender)网站:https://safeguarddefenders.com/zh-hans

中文报告地址:https://safeguarddefenders.com/sites/default/files/wp-rsdl/uploads/2018/06/%E5%89%A7%E6%9C%AC%E5%92%8C%E7%AD%96%E5%88%92%EF%BC%9A%E4%B8%AD%E5%9B%BD%E5%BC%BA%E8%BF%AB%E7%94%B5%E8%A7%86%E8%AE%A4%E7%BD%AA%E7%9A%84%E5%B9%95%E5%90%8E.pdf

以下摘录序言和摘要。

序言

经过了大约六个月对受害者进行采访、研究其背景、并收集证词后,4月10日,保护卫士发布了《剧本和策划》的英文版。该报告首次将焦点投放到人们是如何在案件进入任何庭审之前,且几乎总是在被正式逮捕之前——其中许多人仍被关押于看守所或RSDL(注:指定住所监视居住)时被强迫上电视认罪的。我们都有看到过这样的认罪,并且还可能是很多个,每个人都知道哪里不对劲,但不一定知道它具体是什么。这些意志最坚强的一批人,怎么会愿意牺牲他们的安全和保障,最终上电视谴责他们自己和他人?

本报告的研究和制作,强迫电视认罪的背后真相很快变得清晰,不仅仅针对受害者本人实施酷刑,还有对其爱人、孩子和伴侣的威胁和迫害。同样,警察为他们写出答案的脚本化本质变得越加明确,以及当媒体合作时,警方如何甚至为在场的记者写下问题。纵观这一切,中国国家媒体在帮助警方摘录认罪供词,同时制作和传播中的合作也变得显而易见。

发布该报告的英文版有一个明确的目的:一旦外国政府、编辑和记者、普通民众了解了这些电视认罪的本质,在未来他们会立即忽视这些视频,因为它们没有任何价值。许多这些“认罪”实际上是针对外国政府或听众,也意味着暴露它们的真实本质将使政府更不可能强迫人们录制新的视频,从而保护未来可能出现的受害者。该报告的发布引起了全世界的广泛关注,包括纸媒,电视台和电台报道——也导致发布该报告的网站RSDLmonitor.com在中国被封锁。

随着华文社区对该报告所表示出的兴趣,自4月下旬开始,制作本报告中文版的工作开始着手进行,也就是现在你正在阅读的版本。报告的目的始终如一——通过揭露这些强迫电视认罪的真实本质,希望能解除此被政府用作对付维权人士和国家目标人群的武器库工具。我们也希望让那些没有遭受过这种经历的人明白,那些经历过的人是如何被迫录制这些认罪视频的,并帮助人权社区和解因为电视认罪所造成的分歧。

报告摘要

自2013年7月,中国政府对被拘留者实施强迫认罪的行径才开始受到世界的关注。当时第一例高知名度的认罪正在被广播中:梁宏,英国制药巨头葛兰素史克公司中国区的高级负责人,出现在中国国家广播电视CCTV上,为他的贪污行为认罪。此举不仅违反了中国法律中公平审判的权利,也违反了国际上多个人权保护法。从此以后,一个接一个的强迫认罪高调地被播出,包括多个外国国籍持有者,他们的认罪视频都在中国的官方电视台播出,有些案件则由香港的媒体播出。

《剧本和策划:中国强迫电视认罪的幕后》分析了自2013年至2018年间被播出的45例电视认罪,采访了十几位遭到中国警方强迫录制或试图录制电视认罪的人,他们包括认罪受害者、其家属和其律师。这些认罪视频是在被审判之前录制的,而且甚至往往在被正式逮捕之前。该报告将展示中国的电视认罪通常是被迫,甚至通过威胁、酷刑、和制造恐惧气氛所获取的;警察往往支配和操纵供词;以及在个别案件中显示出有力的证据,证明这些认罪被用作对国内民众的宣传工具,甚至作为中国外交政策的一部分。

在此项研究中的每一位受访者都表示审讯人员曾强迫他们认罪。不过,认罪视频将在电视上播出的事实却遭到了隐瞒。在隐瞒中最糟糕的一个案例是,英国调查员彼得·汉弗莱(Peter Humphery)当时只同意了会见报纸记者,但是接着他就被喂服药物并锁在一个笼子里,等待被录制认罪视频。警方往往通过威胁(针对被拘留者或他们的家人)和身体或精神酷刑,制造出恐惧气氛,以逼迫当事人认罪。在此报告中所分析的曾出现在电视认罪中的37个案例中,其中5位公开地收回了他们的认罪,许多其他人则以匿名方式对《剧本和策划》的研究员表示收回他们的认罪。

受访者描述了警察如何事无巨细的掌控强迫认罪的过程,他们会安排被拘留者的“着装”;写下认罪“脚本”并强迫被拘留者背下来;指导如何“表达”他们的台词——包括在一个案例中,被拘留者被要求流泪哽咽;在对结果不满意时,他们会要求一遍又一遍的重录。一位受访者表示,他花了七个小时录制,就为了几分钟的播出。

警方对导演电视认罪所做的努力也能从此报告研究的45例案例中看出,它分为两种“类型”:第一种,在看守所的设施下进行录制,另一种,则是在年后变得更加普遍,穿着便服在看起来不太有威胁的环境下录制。在这些案例中,对这些认罪视频进行播出的媒体也踊跃地参与了视频的制作,从使用警方提供的提问脚本,隐瞒认罪策划的真相,到通过对警察和评论人员的采访,描绘出嫌疑人有罪的形象,制作出手法老练的新闻播出。而且通常这些被拘留者并未被判有罪。

如果有人对这些认罪是为制造宣传持怀疑态度,他们只需要阅读知名的人权律师王宇为本报告提供的证词,她的证词内容详尽,篇幅颇长。当时她因被捏造的罪名消失了十个月,在四月她刚做完乳腺手术的几周后,王宇被强迫录制一个认罪视频,以此保护她的小儿子。由于在关押中的严酷待遇,她的记忆功能受到了严重的影响,以致她无法记住警方要求她在视频中要说的话。在持续几周每次几小时的多次重录后,他们采取将她要说的内容放在电脑上的办法,用很大的字体,就像提词机一样。但是最终的视频还是不够好,那个认罪视频从没被播出过。接着,王宇一直被关押到八月。

这些认罪的播出时间和内容也表明了它们通常被用作宣传的目的——国内宣传和国外宣传都有。有的认罪播出是与大抓捕的时间吻合,比如2013年的新法律是为了阻止“谣言”在网上传播;2014年夏天的运动则是针对毒品的使用,以及2015年7月发起的,针对人权律师和活动人士的臭名昭著的709大抓捕。其他的认罪则是在遭到来自中国大陆以外针对受害者的拘留进行批评后不久播出。这些认罪视频的措辞为直接的反驳,比如认罪人否认被酷刑或遭到中国当局的绑架。此类认罪通常被用在外籍人士身上。其它宣传的痕迹包括认罪人为中国共产党、包括公安等党机关和他们的行为感到骄傲或为它辩护。还有一类为谴责和归罪那些被关押中或最近被判刑的同事或朋友。许多的这些认罪都发生在人权捍卫者、独立记者、维吾尔族人和那些被视为共产党的敌人或批评者的人身上。

中国的电视认罪让人联想到历史上的暴力和有辱人格的政治迫害事件。它们被比作斯大林的摆样子公审、中国文革的公开斗争大会,以及几年前才被取缔的做法——将嫌疑人带到公众面前进行羞辱游行。电视认罪这种侵犯权利的行径,在今天,只有像朝鲜和伊朗这样的政权才会执行。他们剥夺了嫌疑人的应有的法律程序;侵犯了公正审判的权利,无罪推定,保持沉默的权利,不得自证的权利和受到保护免受逼供和酷刑的权利。这些都是基本人权,主要是国际习惯法的部分,无论条约批准如何,这些国际习惯法对所有国家都具有约束力。而在中国,它本身表面上已经有了明确的规定,在刑事诉讼法中,列明了公平审判的权利、不得自证其罪的权利、并纳入了针对酷刑和强迫认罪的法律保护。所有的受访人都表示他们没有给予机会与律师会见商讨他们认罪的事。在这份报告的认罪分析中,有18例为当事人被关押于指定居所监视居住(RSDL)时发生,RSDL 为一种在多数情况下实际构成强迫失踪的关押行式,嫌疑人在此被隔离关押,且得不到任何程序保障,比如会见律师或检查院监督。

中国对强迫电视认罪的使用值得得到全球迫切的关注。这种做法构成了不仅限于中国境内的侵权行为:受害者中也有外国人;来自中国大陆以外的私营媒体也被增选到录制和广播这些电视认罪的行列;而北京在对它的党媒和官媒进行全球化的积极性推动——包括在那些禁止在国内使用的社交平台上。“讲述中国的故事”意味着这些对人权的侵犯行为最终会装扮成“新闻”的形式,流向世界各国的屏幕上。媒体组织在强迫认罪的剧本和策划过程中与警察合作并播出这些供词,无论他们是中国国家媒体还是私人媒体,都犯有和中国政府这种有欺骗性的,非法的侵犯人权行为一样的罪行。

建议应对措施

中国对电视认罪的持续使用,以及越来越频繁用于对国外批评的回应,比如最近的2018年2月,几家媒体对瑞典公民桂敏海的第三次认罪视频进行广播,包括有最新加入的南华早报,体现了强迫认罪的做法和宣传泛围在扩张中。桂先生最近的这次认罪,是在他有瑞典外交官陪同的情形下被绑架后,随着国际上的谴责声加剧,他被安排在视频中指控瑞典把他当成一颗“棋子”。

中国的电视认罪不仅违反了中国的法律,也违反了国际普遍接受的人权准则,是中国精心策划的宣传工作的一部分。中国的国家广播公司,中央电视台(CCTV)作为电视认罪的主要平台,对此项罪行负有不可推卸的直接责任。

Safeguard Defenders(保护卫士)建议:

  • 中华人民共和国:应当立即停止此类电视认罪的使用,并依法为所有在押人员提供中国法律中列明的法律保护,审查现有的法律框架以防止进一步的侵权行为

  • 外国政府:应当明确地向中华人民共和国施压:需要更有力的法律保护和执法中的应有程序;必须立即停止传播被拘留者的电视认罪;持续侵犯基本人权和自由将产生后果

  • 国际媒体:有义务对中国的电视认罪进行有道德和负责任的报道,通过谨慎且增加关键背景的报道,说明这种做法如何违反中国法律和国际的人权保护;威胁和酷刑是如何被惯常的用于胁迫;这些视频也往往由警方安排剧本和策划;而且它们很可能是党的宣传工具。

  • 应立即对播出电视认罪的中国媒体采取行动。本报告中确认了中央电视台进行广播过的各频道——CCTV1,CCTV4,CGTN(前CCTV9)以及播出中国电视认罪的主要频道CCTV13。

所建议采取的行动包括:

  • 利用美国的“外国代理人登记法”和其他国家的同等法律,强制将中央电视台和其他有责任媒体登记为外国代理人。

  • 利用现有工具对央视主要执行人员进行制裁(旅行禁令和资产冻结)。这将和欧盟在2013年对伊朗媒体进行强迫认罪的转播后采取的行动类似。

  • 在没有马格尼茨基法的管辖区引入马格尼茨基式的立法,并利用该立法在中国共产党所有或控制的媒体(包括中央电视台)中采取进一步行动。

2
6月16日 94 次浏览
陈士杰 和平理性非暴力
发表文章: 和墙内的一些普通人交流,发现的结论

最近这几个月,我和很多国内曾经的同学和朋友交流过一些对政治的看法,得出如下的结论:

①反感习近平修宪,反对习近平搞个人崇拜,应该实行两届制。

②认同习近平的反腐。

③六四的学生值得同情,镇压学生总不是好事。

④因为美国疫情泛滥再加上川粉冲击国会而对西方民主表示怀疑。

⑤反台独反港独反疆独反藏独,维持国家统一很重要。

⑥香港问题上普遍支持中共,因为黄之锋搞港独。但如果你告诉他黄之锋不搞港独,他们就觉得港人闹一闹也挺好。对西藏问题也是一样。

⑦中国直接实行一人一票的民主制度有困难,但应该全面开放基层人大代表的选举。支持香港人普选特首来做民主试验田。

我的同学和朋友里面,粉红几乎没有(所以我不认为年轻人粉红多),关注政治的基本上都是偏自由派的。当然,绝大部分是岁月静好。

7
6月17日 506 次浏览
爱狗却养猫 躺平美人膝
回复文章: 淡出江湖,不会走远

丁兄太谦虚了。你是一个温和、友善、博学的人,而且在历史、宗教、心理等问题上很有造诣。能够在47认识你是我的荣幸!

恭喜找到工作!俺当初给你算过一卦,事业感情双赢(=赢两次)。工作忙碌亦要注意身体,祝醒掌天下财,醉卧美人膝!

每次我有疑惑,或者想了解本站的过去,养猫兄都会用详细长篇的回帖来回复我。

作为算命先生,俺爱好八卦,所以也善于絮叨。丁兄耐心倾听,十分感激。:)

我尽量保持每天上线看看新闻,近评。只是不会像以往那么活跃了。隔天我会把本文转水。

大家上论坛的目的不同,目的之一就是放松聊天,想说话说几句,不想说就不说,才叫放松~另,不用转水啊。

新话教材
首都卫队 缝合低级高手,语c能力泰国第几,发病时请选择性无视,,,
回复文章: 淡出江湖,不会走远

才疏学浅,说几句垃圾话吧。

祝这个账号背后的自然人──您:薪水常加,老板不多刁难。职位高升,没有加班时间。同事好处,个个说话又好听。伴偶贤惠,家庭氛围和睦美满。

总之一句话:祝您每时每刻都能想做自己想做的事,不必为柴米油盐折腰。

( 由 作者 6月17日 编辑 )
矛盾使人自由
影人 矛盾使人深思,痛苦使人蜕变,统合自我与矛盾终使人自由。
回复文章: 淡出江湖,不会走远

恭喜赵委员!

话说回来我也是一直想脱离键政,但我偏偏又是一个喜欢看新闻和玩P社游戏的人,想脱离政治是不可能,但我也打算尽量在现实中去提取学问。。。以后再看吧。

希望赵委员若是之后闲下来,也能回到2047。

回复文章: 淡出江湖,不会走远

恭喜找到工作!

知道你不会走远啦!

消极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回复文章: 淡出江湖,不会走远

恭喜找到工作!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一个有全职工作的我,能灌这么多水

陈士杰 和平理性非暴力
回复文章: 淡出江湖,不会走远

谢谢赵委员的鼓励

恭喜赵委员!

赵委员加油!

( 由 作者 6月16日 编辑 )
趙少康
丁丁兄弟 中廣集團董事長
发表文章: 淡出江湖,不会走远

谢谢你点开这篇水文,这可能会花您宝贵的一两分钟时间来浏览我的一些私房话。

从2月初加入本站以来的几个月内,认识了许多好朋友,也增长了不少见闻,我非常感激大家。我在本站发文并不多,这一点实在惭愧,而我这个不称职(过于宽容)的管理员,也并未真正对本站做出多少管理层面的贡献,这里也有负站长的抬举和各位看官对我的肯定。

如果是感兴趣的话题,或者在自己知识范围内的问题,我有机会便会倾尽自己的微薄的见闻分享自己的看法。同时我也自知水平不高还需磨练。如果需要我发表学术性的长文,则往往捉襟见肘,临时需要找很多材料才能写出有深度的东西来。

说回现实生活。正是因为前段时间受到疫情的影响,造成了我一段时间的失业赋闲,所以才有足够的时间在本站活跃气氛。一边学习键政知识,一边写评论。

而近期找到了一份忙碌的全职工作。短暂的闲暇时间也恐怕难以抽身,平复下工作时长的疲惫,每日刷评论为论坛活跃气氛了。这里实在抱歉。

其实这是我第一次混迹键政圈。初来乍到的时候也发表过一些幼稚的观点,让诸位见笑了。而我来到本站的故事,各位可能也从我以往的留言中有所了解。主要还是因为 @陈世杰 我才来到这里。去年下半年每次在新品葱回看世杰兄往昔的帖文我都感觉到扼腕叹息。

另外这里我想特别感谢 @爱狗却养猫。每次我有疑惑,或者想了解本站的过去,养猫兄都会用详细长篇的回帖来回复我。

当然我不会走远,我欠本站的文章,我会记住的。我不会像某人江湖未远,天涯再见那样悲情的诀别。或者像退网声明那么言之凿凿。(._.) 我尽量保持每天上线看看新闻,近评。只是不会像以往那么活跃了。隔天我会把本文转水。

祝各位身体健康,事事顺利。

13
6月16日 229 次浏览
回复文章: 墙国蛙蛤蛤:编程随想疑似被抓

@Provident #143640

而端點星創始人被抓后,2049bbs被亦被關閉。

端点星志愿者是4月被抓的,2049bbs7月关闭,不过端点星的github一直还开着。在政治犯案例中,人被抓了但账号还在的情况不少。我的感觉是公安也好国安也好,不会干多余的事,只有被特别要求“关闭XX网站/账号”时才会动手。

编程随想可能比较特殊,毕竟当初他引起注意就是因为在github上揭露赵家人关系网。我倾向于认为,如果他被抓了且账号泄露,中共至少会关闭太子党项目。如果这个项目过几个月还在,或者他没被抓,或者密钥被销毁。

回复文章: 是否封禁牙口袋里

@MasterChief #143615 (a) 新注册号限制是在小号海远超管理员管理上限的情况下用的,相当于开放一个类似防区(典故:虎扑论坛是一个以竞技体育为主题的论坛,其中有一个开放区,俗称防区,随着中国网络整改加强,该区关闭之后,部分网友逃到红迪上开设china_irl,称为流浪防区),也就是等于把论坛的一部分放弃管理割让给无门坎入住的人。本站就这个考试,注册速度上不来。没有必要搞新手村。

而且事实上,对新人就应该是对老人一个态度,产生价值要大于其水的程度。还有,为什么论坛要划分出一片区域作为新手场?这样的结果就是老手嫌新手水平菜,新手又没有老手带,还不如直接分拆成两个论坛呢。

虎扑设立防区,是因为虎扑是体育竞技论坛,非体育内容只能放在一个不相关的分区,本站是什么论坛呢?所以设立开放区给新手玩是没有太大意义的行为。水区虽然水,但是它是用户们讨论问题的延伸;水区虽然水,但是也不能无意义灌水,人身攻击之类的。水区设立的目的是解决“人不能时时刻刻生产高价值信息,但是本坛的宗旨是生产高价值信息,而人的情感需要则可以接受一些低价值信息”问题。

而且正如be4说的,小号是匿名论坛的人权:https://matters.news/@kp2020/b-e4%E5%9B%9E%E5%BF%86%E5%BD%95-bafyreifk63fj7bq42hxu2coedva34w4f2gro2cbdih42pjkzpk35hkuf64

禁止小号就是迫使用户自证其罪。评价一个帐号的行为应该仅仅基于这个帐号本身的发言,而不是附加身份。

(b) "规则、习惯法、教程、信息安全,再提供一个常见问题解决和常用网络工具、资源链接,","内参或精华的标题可以公开,但是内容只有注册用户才可见。"

这个是自相矛盾的。一个网站的可见度是google爬虫决定的,如果好东西都藏着掖着,损害的是论坛自身的影响力。而且要让新手最快速度融入一个社区,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把规则,理念,方法以最快速度打在公屏上。本论坛的新手指南应该打造成一站式服务,将常见问题放在一个索引里面。

精华区应该推出,不过前提在于根据赞数和热度自动算出排序高的帖子。47的内参是对中共内参制度的parody。就像47的水版叫“泽民”,明显是膜蛤。

回复文章: 🍵茶餐廳🍵

自由亚洲这个报道根据的线报不合理。

如果我是国安,编程随想这个专案组存在。那么如果我不是专案组成员,我根本不知道有这么一个专案组,也许他们对我只是一个“老鲶鱼专案组”,而老鲶鱼是编程随想在他们专案组内部的代号。而如果我是专案组成员,我根本就不敢泄密,因为专案组人数不多,泄密之后我就处于极度危险当中。

这就是我当年评论阿桑奇的维基泄密里面,有什么重量级的情报呢?没有。那些肯为社会公义把政府的黑幕抖出来给大家看的良心犯,他们的良心足以阻止他们升到关键岗位查看高密级材料。一个有良知的人不会是一个好的官僚或者政治家。

回答问题: 请各位技术大佬回答,中共是否有真有技术识别前置代理后的Tor流量?

@葛花A #143668 前置代理就是你的电脑连接的第一个代理服务器,相当于tor的entry

回复文章: 🍵茶餐廳🍵

“一天早晨,由沫从甜蜜激情的睡梦中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变成了一只巨大的蝈蝻。”https://twitter.com/Solitude_Sola/status/1398440600890793985

“许多年后,年迈的林郑月娥在秦城监狱里会想起那天逃犯条例修订的下午。”

回复文章: 🍵茶餐廳🍵

@庆丰话 #143686 历史富有曲线美

历史是女性创造的! Herstory!

越南牛肉河粉 彼黍離離,彼稷之苗。
回复文章: 每日心诗词

我們仍然活著。仍然要飛行

在無邊際的天空

地平線長久在遠處退縮地引逗著我們

活著。不斷地追逐

感覺它已接近而抬眼還是那麼遠離

...

白萩 雁

回复文章: 品蔥用戶對編程隨想被捕消息的質疑

这是荣誉非国民的推测。关于四种可能性的推测我觉得有道理。

当情况1和2均处于未删除状态时,意味着当局并未掌握编程随想的密码(否则必然会立即删除这些眼中钉肉中刺)。

同意如果当局掌握了编程随想的账户信息会删除其博客和项目,但在时间上我有异议:即使中共掌握了密码,也未必会立刻删除,可能有收集证据的需要、某些不为人知的考虑或者只是chain of order要花时间。用恶俗维基的案子做一个佐证:恶俗网站的admin在19年中就已经被警方盯上,目前被认定为主犯的牛腾宇8月被捕,理论上可以8月关闭,而恶俗维基正式关闭是在10月中旬。

同理,如果当局已经证实了编程随想的身份,则大概率会在7.1之前以电视认罪的形式“献礼”。

中共使用电视认罪的频率已经越来越低了,部分原因是国际影响太差(顺便推荐一个有意思的阅读:《被电视认罪5年后,他让央视在全球丢执照、被调查》)。而且编程随想本身就是匿名人士,是否会以“电视认罪”形式献礼我个人存疑。关于电视认罪的一些数据,引用维基:

据德国之声引述“保护卫士”的统计……2013年至2016年,大约每月有一个电视认罪视频出现……截至2018年2月,中国共有45宗在电视上播出认罪视频的案例,半数以上为“人权案例”。这些案例中的被捕人士在电视认罪时均没有被定罪。……到2017年电视认罪数量大幅减少,当年只统计到2起电视认罪案例。电视认罪案例数量减少的同时,法庭认罪视频则明显增加。

安全部门(涉及此事件的大概率是国保,小概率是国安)仍然需要向上提出尽可能确实的证据

我想引用一位政法系统人士的说法:“编程随想的案子归国安是很有可能的。‘太子党关系网’的项目是‘用公开信息编篡情报’,按照定义,是‘间谍’行为,近几年有很多这样的案子。”

回复文章: 【全世界与“端点星”命运与共】美联社报道端点星案;已开庭但未当庭宣判

@libgen #143635

关押时间等于服刑期,宣判之后立刻可以释放,这是什么逻辑呢?谁能给解释一下?

thphd 2047站长
发表文章: 民主的前提

现在很多国家的法庭有陪审团制度,陪审团从普通公民中随机抽取,这样对控辩双方都是公平的。如果陪审团里面出现了有明确政治倾向的人,比如议员、代表,大家肯定会觉得不公平,因为这样相当于政治干预司法,破坏了司法独立。

民主选举也有这个问题。如果一个国家有两个主要政党A和B,5%的人认为自己是A党人,5%的人认为自己是B党人,剩下90%认为自己是无党派人士,那么选举结果不管是A党还是B党胜出,双方都会认为这个结果主要是由90%的无党派人士作出的决定,谁的选票少,说明谁说服大众的能力差,所以是公平的。

但是,如果这个国家有50%的人认为自己是A党人,50%的人认为自己是B党人,那么选举结果不管是A党还是B党胜出,输的一方都不会觉得是自己政党说服大众的能力差,而是对面党的党员太多了,直接杀掉对面几万人,就能改变选举结果。这就使得输的一方非常不愿意承认选举结果,直接威胁到民主制度的稳定。

上面这两种情况,简单概括:

  • 如果一个国家大多数人都认为自己是无党派人士,那么选举结果就会得到比较广泛的承认,党派间也不会有激烈的冲突,民主就稳定
  • 如果一个国家大多数人都认为自己是某个党派的支持者,那么选举结果就会受到比较强烈的挑战,党派间几乎必然会发生激烈的冲突,民主就不稳定

换言之,稳定舒适不打架的民主,要求大多数人保持中立意见,不做任何党派的铁粉。

产生的一个推论是,为了民主政体的稳定,政府应该限制民众表达自己对各个党派的支持,并对无党派人士进行奖励。如果放在中国就是,为了社会的和谐,政府应该限制人民表达对共产党的支持。

美国在过去的半个世纪里,从第一种情况逐渐过渡到第二种情况,党派铁粉越来越多,这种现象称为极化(polarization)。极化在习近平上台后的中国也非常明显,人们无法继续保持中立意见,不爱国就是汉奸,不反共就是五毛等思维方式越来越常见。

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是什么?对美国来说,是产业向外转移,内陆工业凋敝,造成许多美国人生活质量下降,他们希望通过参与政治争取权益,提高生活质量。这就使得党派支持者越来越多。

对中国来说,是人口红利消失,低端产业向越南转移,产业升级则遥遥无期,造成许多中国人生活质量下降,他们也希望通过参与政治争取权益,提高生活质量。这就使得党派支持者越来越多,和美国的区别是,在中国你可以公开支持的党派只有一个。很多自干五、护旗手就是这样产生的。

有些专家说中国国情不适合民主,理由是中国穷,如果民主,多数人都会选择加入某个党派,这样的民主必然会导致党派间的激烈冲突(轻如台湾立法院冲突、香港立法会冲突,重至国共内战),使民主从为民服务,变成多数人对少数人的合法抢劫。按照之前提到的理论,这种说法是有道理的,比如北欧各国非常民主,并不是因为北欧人“民主素质”高(挪威还有国王呢),而是因为北欧自然资源丰富,大家不用怎么干活就能分到钱。当然他们忽略的是,大陆现在这种局面正是共产党的各种独断政策(如计划生育,限制言论自由等侵犯人权的做法)导致的,如果接下来中国贫富差距再继续扩大,施行民主就会变得更困难、更危险。

( 由 作者 6月16日 编辑 )
7
6月16日 349 次浏览
回复文章: 怎么看“绿绿必将统治世界”这种论调?

https://data.worldbank.org/indicator/SP.DYN.TFRT.IN?locations=IR

自己看图,然后跟我讨论下伊斯兰神权和出生率的关系。

thphd 2047站长
回复文章: 在墙国的年轻人应该找什么样的工作?

@comprimise #143622 运放电路能分析不?PWM调制程序能设计不?LQFP能徒手焊接不?CPU能用verilog搭建不?

电子一直都比较香的方向是集成电路设计,但那个要到研究生水平。如果缺钱的话,建议赶紧刷leetcode(学编程虽然辛苦但是不怎么烧钱,学集成电路设计是真的很烧钱),然后找朋友给你内推互联网公司。不要盯着BAT,国内还有很多很棒的公司,但个人基本功要足够好。

回复文章: 20210614,编程随想被抓?不造谣,不信谣,不传谣

我也希望编程随想没有被抓。但是您说的“如果编程随想已经被抓捕,官方一定会大张旗鼓的宣传。如果有可能,还会让他电视认罪”“官方媒体上没有编程随想被抓捕的通报”就代表没有被抓我个人有异议。

复读一下我另一个评论(那个是我在另一个帖子下评论的,是因为看到编程随想博客评论区一些网友的话有感而发):

有一种说法是中共如果抓到了编程随想一定会大肆宣扬电视认罪,但其实这种措施一般只针对国内有一定舆论影响力、“罪名昭彰”、认罪有利于内宣的人(例如如果王靖渝如果被跨国抓捕就肯定会被公开)。“电视认罪”如果要杀鸡儆猴,观众往往也只限于要警告的那批人(比如官员内部传看某个落马官员的认罪书)。绝大多数情况下政治案件都是无声无息地处理的,根本不会大张旗鼓地宣扬。对中共来说这种事好说不好听,而且反而会给政治犯宣传,给对手“递刀子”。

例如端点星案,如果不是志愿者家人拼命发声,国内媒体根本不可能有报道,两个人只会这样静静失踪、静静审问、静静关押、静静审判。因为各种维权活动而被控“寻衅滋事”“煽动颠覆”的政治犯抓了多少人,有几个是大张旗鼓处理的?现在连裁判文书网上很多政治罪(寻衅滋事、山巅等)文书都直接移除了。

随便打开一个记录中国政治犯的资料库(例如“中国政治犯关注”),能在墙内媒体上见光的有几个?就算是经常翻墙的人,这些人又听说过几个?

回复文章: 墙国蛙蛤蛤:编程随想疑似被抓

@Surge #143477 感谢分析!

补充:目前看来“编程随想被抓”的几个小道消息(家人自白,VPN+Tor检测,国安内线透露其在上海被抓)是成套而互相印证的。其中如果有一个不实,则整体不实的可能性上升。

回复文章: 20210614,编程随想被抓?不造谣,不信谣,不传谣

所谓的民主斗士,也只是在反贼圈出名而已。

稍微有点名气的,刘晓波啊王丹啊,如果被抓的话都好说,叙事都编好了,反革命分子、天安门暴乱、烧死解放军战士,罪大恶极。

编程随想属于哪一出,估计还没编出来。教人违法翻墙?这法违得还怪可人的,让广大不明真相的群众越听越爱,那还了得。

( 由 作者 6月15日 编辑 )
自我封闭并不是华人社会的标准特质,它更像是一种选择。 ——《无处安放的“精神脱支”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