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点关注】弦子诉朱军性骚扰案今日开庭,法院外有大批民众声援 司法实践

前情提要:

2018 年 7 月 26 日,是弦子在朋友圈发文举报朱军性骚扰的时间。

端传媒:中國#MeToo 運動調查全記錄


BBC今日报道:中国#MeToo再引关注 “名嘴”朱军被控性骚扰案两年后开庭


https://t.me/weibo_read/36003

弦子:

这几天常被问到:18年发声后你经历了什么?

有很困难的时候,就好像当18年第一次庭前会议被对方律师质疑为妄想症时,不得不去医院做精神鉴定:我不再有任何隐私与尊严,无论对方提出什么指控,都要用尽全力自证。

可也有很好很好的时候,因为站出来,我被那么多有相似经历的女孩们找到,也找到了那么多女孩。我们一开始只知道抱团哭泣,却在后来学会手拉着手,成为彼此的光,去幸存、去战斗。

被问到18年之后我有什么成长时,也会想:如果有上帝视角告诉我会经历那么多困难,我或许不再有那时的孤勇。可前方有那么多朋友在等待着我,我永远愿意向前走出那一步,去找到她们。


现场图片

https://twitter.com/CaiweiC/status/1333998933773672448


https://twitter.com/WasserLu/status/1334090170434539521


https://t.me/douban_read/36842


https://t.me/douban_read/36862

两个不常见的景象:

当她们列成两行手举标语时,对面有这么多记者拍摄她们,在北京。

当一个外国记者被便衣强行拉走时,她他们几十个人跟上去,举起手机拍摄警察,在北京。


https://t.me/weibo_read/36117

一点半已经开庭。记住这天。

图都来自朋友圈。

【网评】刚刚转的又被夹了,再转一次这边是寒风中的守望相挺,另一边有公职人员公开写淫诗羞辱薇娅。青年们,向上走,向文明走。



( 由 作者 于 2020年12月3日 编辑 )
9
2020年12月2日 442 次浏览
10 个评论
洛天依言和江泽民 某些崇尚分裂中国的人和不认同自己是中国人的人不必回复我,道不同不相为谋。

她们很勇敢。

怪不得墙内总有人说豆瓣是恨国党聚集地。

wyf1230180 90后男工人,反贼版理中客

虽然不觉得朱军是个好东西,但想用#MeToo反tg还是免了吧,别忘了2018年tg就是想用#MeToo这把火在闹疫苗事件时去烧公知章文、孙冕等,迫使他们噤声,结果也是意外烧到朱军等包衣,最后不得不灭了它。不过2020年趁美国疫情严重,tg又用它烧鲍毓明了,最终成功赶走了他,解放了中兴,tg对外也并非一无所知,西方国家闹的东西同样也会利用,只是不会像大家幻想的一样用而矣。

@wyf1230180 #115383 参加MeToo的很多人、尤其是年轻女孩子不是为了“反共”,就单纯是为了反对性骚扰和性侵害。或者说,她们不是因为“反共”才搞MeToo,而是因为MeToo才开始对中共的某些做法产生不满。不过在中国的政治环境下,任何涉及到“群众情绪”的东西都会被高度敏感化。无论是舆论操控,还是言论管制,中共贯彻的逻辑都是一致的,就是维护现有的威权秩序(令自上出,恩自上出)。

海盗湾革命🌈
libgen 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一个阅读诗歌的人要比不读诗歌的人更难被战胜。创造是一种拯救。创造拯救了创造者本身。

https://twitter.com/moo_moo_there/status/1334164769398374405

现在是11点52分,弦子还没有出来,现场还有一百多个人在等待。熊阿姨说的没错,这不是大party,每一个参与的人都是在冒着实际的风险去做这件事。

图片来自微博网友,特在Twitter发一份留作记录,若涉及隐私安全问题我立即删除。

https://twitter.com/mranti/status/1334168202369146880

弦子诉朱军案今天庭审零点刚结束,庭审结果是休庭。弦子宣布了几个申请:申请今天三位法官全部回避、增加人民陪审员;申请公开审理;申请朱军本人到庭。

https://mp.weixin.qq.com/s/DD8rcBoJvGQngMzANhWnrg


守在法院外的弦子的朋友们 by 硝美丽

2020-12-02

拖了两年的"弦子诉朱军性骚扰案",终于今天在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开庭了。虽然无法进入法院旁听,但还是有很多人前往法院门口给弦子传达支持。

考虑到是工作日下午,又是在北京的冬天,今天到达现场的人数远远超出我的预料。

人群里有人抛给弦子一卷纸,打开以后上面用毛笔字写着大大的"必胜"两字。这和伊藤诗织胜诉时拿着的那张写着"胜诉"很像。这可能代表着关注者们希望弦子可以像诗织一样胜诉的美好祝愿吧。

弦子在大家的鼓励声中几次落泪,和朋友拥抱告别,进入法院。

关注弦子案的人们不断的将视频、照片、文字信息发到网上,又不断地被删除。很多人说"见证者的记忆永远无法被删除。"

站出来成为米兔当事人之后这两年,弦子从一个平时只用小号上微博追追星的普通女孩,渐渐变成会被媒体引用观点的意见领袖。

当被网暴变成她的日常,也看到更多复杂的人性的同时,弦子仍然保持着对人的信任和追求正义的热情,她没有停止过关注和帮助其ta人。

邓飞性骚扰案的当事人何谦说:

"我才是被你的泪水,你的疼痛与反抗照亮的。"

雷闯性侵案的当事人花花说:

"我相信我们会赢,因为我们要的不是奇迹,而是最朴素的正义。"

刘强东性侵案当事人Jingyao说:

"因为你的鼓励我才能坚持到现在,你真的超勇敢。"

韩涛性骚扰案当事人昔央说:

"谢谢你从不停止抗争,从不停止向历史追讨答案。"

刘猛性骚扰案当事人:

"一路走来你都一直非常力量满满。"

央美姚舜熙性骚扰案当事人小羊说:

"(弦子)对我的帮助是非常非常巨大的。"

深圳新入职员工被害人的对象小强说:

"对的就是对的,错的就是错的,不管是跟一个体系还是一个制度抗争,只要你放心的往前走,背后会有无数萤火虫跟着你。这一次我们会照亮你。"

梁岗性侵案当事人杨洋说:

"弦子在网络上为别人伸张正义,她自己也应该得到正义。"

(打字到这里刷新了一下那个当事人讲话的视频就不在了......)

这些对ta人的帮助和关怀,此刻正变成无数的萤火虫飞向她。

不管是到场的还是远程关注的人们,对这个案子有这么大的热情,是因为这不只是一个个案,不只是名人的一件丑闻而已,而是我们共同关注的社会事件,这和我们每个人都息息相关。我们要向历史要个答案,欠我们很久的答案。

庭审的时间会比较长,且极少会当堂宣判。截止本文发出时,弦子还没有从法院出来。

晚上10:30还有100多人在零下一度的气温里,坚守在法院门外,等弦子出来。

守望弦子的同时,大家也互相照顾。

有人帮大家点晚饭外卖。

有人清理现场垃圾。

有人远程点了外卖,快递员到了法院门口问:"谁是弦子的朋友?"

大家答:"我们都是。"

现在现场的食物热饮暖宝宝都已经充足了,大家不要再点外卖了哦!

最后用一段弦子的话作为结尾:

"如果有上帝视角告诉我会经历那么多困难,我或许不再有那时的孤勇。可前方有那么多朋友在等待着我,我永远愿意向前走出那一步,去找到她们。

被问到这场官司有什么意义时,会想:赢了,是鼓励;输了,是质问留在历史里。可在距离浪潮两年之际,我愿意这场官司变成一次聚会,一个大家一起发声、一起战斗的岁月的绝好纪念时刻。"

让我们一起陪伴弦子,也陪伴自己,等一个答案。

派乐迪
愛牛奶盒的人 你們可不能混瑤哦~

@libgen #115401

下一期詩社活動想好了

我支持#metoo ,女权运动主战场应该在线下。

https://web.archive.org/web/20201202162800/http://weibointl.api.weibo.com/share/187556326.html?weibo_id=4577826160772308

Kiva--:

今天1点我到达海淀区法院的时候,门口已经聚满了来支持弦子的人。

主要是年轻人,其中有很多都是男性。

人多得几乎占满了整条街,却出奇安静。

直到弦子出现,人群也只是有一些响动,却没有任何喧哗。

大家整齐地竖起标语,数着1、2、3 喊出“弦子加油”。

有人上去递花,有陌生的女孩过去跟弦子耳语几句,然后拥抱在一起,更多人只是默默地开始抹眼泪。

面对人群,弦子说很怕自己“搞砸了”会辜负大家,但她相信“历史也许会重复,但一定会向前”。

人群的安静,衬托出警察们“维护秩序”声音的响亮。

他们驱赶人群到马路上并拉起警戒线,还以“检查采访资格”为由,非常粗暴地扣押了一名外国记者。

人群里出现了声援的声音,但语气都非常冷静和理性:“要扣人请出示证件”、“不要穿便衣直接扣人”、“大家让出一条道不要挡路”、“大家不要跟警察起冲突”……

我陪弦子走到进口。

她迅速收拾好了情绪,恍惚中已经配合地扫好了法院门口的健康宝。

她的手心有些冷汗,手掌却是温热的。

我还没有反应过来,穿卡其色呢大衣、背着一个小皮双肩包的她,就已经消失在几个穿深蓝色制服的人前面。

我难以想象那么瘦弱的她,是带着怎样的勇气和决心,一个人走进这样一个未知的建筑物中,去面临这样一场胜负难料的诉讼。

我想她一定告诉自己,她不是为了自己一个人,才能走到今天。

开庭以后,一部分支持弦子的小伙伴在附近酒店找了个会议室避寒,同时等待结果。

其实很多人互相都不认识,但就是互相信任着一起去了。

到了房间里,大家也开着门,随时欢迎新的人来。

然后几十个人逐渐围坐在一起,开始一一介绍着自己、以及自己和弦子的关系。

除了少部分人是她亲近的朋友,更多的人都是“被她鼓舞”或“她帮助过的人”。

大家在一起为她录视频、写小纸条,在没有媒体能报道的情况下,每个人都渴望发出一份哪怕微弱的声音。

同时,外地不能赶到来的朋友送来了奶茶、炸鸡,向大家表示支持,整个会议室充满了食物。

夜幕降临,五个多小时已经过去,法院也过了正常下班时间,我从酒店回到法院门口。

警察已经拉起了更多的警戒线,陆陆续续还有新的年轻人来。

我因为有今天必须要完成的工作,加上头一天就已经有感冒症状,决定先离开。

回家的路上,我和朋友点了50杯热奶茶送到法院门口。

这时候现场的微信群里有人加我好友,直接就要给我转钱,说ta人在福建。

除了现场的微信群以外,线上支持弦子的微信群已经加满了五个。

每个群里的人都在给远方的朋友同步现场的情况,同时给现场的朋友点热饮、暖宝宝、手套、糖葫芦、关东煮……外卖已经不知道收件人到底是谁 ,每一个外卖都是“给弦女士的朋友”,然后大家说:“我们都是”。

有人像小贩一样走在人群中,给大家分吃的喝的;还有人在提醒“要分些暖宝宝和吃的给警察”、“警察不要就坚持给,他们也累了”、“大家一定要把垃圾收好”。

截止我写下这些字,已经过去了10个小时,弦子还没有出来。

进去之前她就已经肠胃炎发作,不知道她这10个小时是怎么面对那些漫长的举证、屈辱的程序和无望的等待的。

但我只知道,这10个小时,是我人生中非常重要的10个小时。

我见到了活生生的善良、坚定、柔软又理性的人群。

没有人高呼什么口号,没有人有什么居心,没有人想出什么头逞什么能。

只是在场,只是等待,只是陪伴。

在那条北京的冬夜里冰冷的街道上,堆满了热腾腾的食物和鲜花,还有无数个无法被磨灭的灵魂。

如果你和我一样,见过这样的一群人,那你一定会和我一样,不会再觉得任何黑夜遥遥无期。

https://t.me/douban_read/36963

要相信我们不是局外人。关注就是参与。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example notif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