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结一下我对中国是否接受移民和难民的看法 观点

我今天又看了一遍我的移民的长帖和 @爱狗却养猫 先生对我的长帖的评论。

在这个长帖里面,我和娜塔莎等人有争论。

我在这个帖子里面回复的太杂太乱了,所以我再系统的讲一遍我对中国是否接受移民和难民的看法。


首先,中国不是移民国家,大部分汉人接受不了很多非汉人长相的人在中国生活。面容不同的人在一起就会产生矛盾。中国的新疆问题之所以很难解决,就是因为维吾尔人和汉人的面容不一样,维吾尔人即使汉语流利,汉人一眼也能看出来和自己不是同类。维吾尔人在中原地区就特别扎眼,维吾尔人自己也会觉得是异类,所以才会有那么多维吾尔人想要疆独。

民族越单一的国家社会问题就越少。如果全体美国人都是WASP,那么南北战争、排华法案、黑人民权运动、日裔集中营、Black Lives Matter这些社会问题就都没有了,美国的治安状况、民主质量、民生水平都会上一个台阶。

所以中国不能接受移民,尤其是非汉族长相的移民。


其次,中国由于不能接受移民,所以自然要拒绝外国的难民。但是,中国可以给予外国政治领袖政治庇护,中共就曾经给柬埔寨国王西哈努克、越共政治局委员黄文欢政治庇护,像阿桑奇、斯诺登这种国际名人也可以获得中国的政治庇护。

中国的政治庇护只能给国际知名的政治领袖,普通外国人是不行的,中国的政治庇护需要外交部长签字批准,所以政治庇护的批准是中国政府基于国际政治的考量发放的。

欧美国家今天的政治庇护政策是错误的,最起码对中国人而言是错误的。全中国其实只有魏京生、王丹、吾尔开希等几百个异议人士需要美国的政治庇护绿卡,普通中国人根本不需要政治庇护,中共也不会逮捕普通的中国人。六四绿卡的几万获得者中,真的需要庇护的连1%都不到。今天在美国申请政治庇护的中国人,99%也都根本没有被共产党迫害过(甚至不少人心里根本不反共),即使回国也最多是被喝茶而已,他们根本没有留在美国的必要性,他们只是想通过政治庇护骗一张美国绿卡。况且接受这种政治庇护对美国在国际关系上没有任何帮助。

在美国申请政治庇护的中国人几乎都是假的,中国以后绝对不能学习美国这种已经被人玩坏的政治庇护制度。但是有一些糊涂的反贼就希望中国未来复制美国这套错误的政治庇护制度。


最后,国际政治是残酷的,各国想要的只有利益,没有人顾及原则和良心。美国人也从来不关注良心,如果中共愿意每年给美国上供几万亿,如果中共愿意管拜登叫爹,那么习李就算天天吃人肉,白宫也会支持中共的。美国反共从来不是因为共产党迫害人权,而是因为共产党和他们对着干。因此中国实现民主之后,美国依然是头号敌人,中国依然可能会联合北朝鲜对抗美国。这也是为什么我坚决反对中国承认双国籍的一个原因。

( 由 作者 于 10月15日 编辑 )
2
10月14日 655 次浏览
29 个评论

所以中国民主了实际上也没啥用,照样跟西方关系不融洽。要想好好发展经济,必须跟西方关系好,而不是闭关锁国。所以中国最好的选择是开明专制而不是民主

邹韬奋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蜜瓜铁树 #172830 现在的问题是,只要你专制,你就保证不了开明,所谓的开明只是一时的妥协。但是只要有了部分民主,那么专制的倒车就会阻碍重重不好开回去。

之前不是讲过魏玛德国到纳粹德国,大正日本到昭和日本吗?极权主义体系要建立,必须摧毁魏玛和大正的民主,这从反面说明了民主确实是减速带。

IronStar21 漢獨立主義者

首先,贊同樓主的移民政策,從民族主義的角度,移民多樣性弊大於利。漢民族本身就是優質民族,在移民問題上應當對應本國的民族政策——對於與漢族同源的(大和,大韓)與境内近漢少數民族同等處理,要不劃爲“等漢”,要不積極鼓勵入籍漢族(婚嫁);與漢族不同源的,只發至永居民或者庇護民爲止,

我認爲自由化中國很難和美國變成敵人,類似的意識形態,互補的產業結構,更像是一個東亞小歐盟,屬於半競爭半合作的關係。美國下狠手必然會連帶歐盟同情,甚至五眼都會難以協同(經濟聯係 + 缺乏進攻合法性)

相反,一定成爲敵人的是北方的俄羅斯。

@蜜瓜铁树 #172830

經典的“民主不能當飯吃”論調了

自由民主帶來的是民衆個體權利的保障,在長期來看絕對是穩定國家長期繁榮的利器。最重要的是你不需要擔心被强拆,被活摘,被拐賣,被毒奶等等一系列問題。

不過就歷史經驗而言,優秀的開明專制只有一種,那就是右派(皮諾切特,李光耀)小衆型領袖執政:自身基本盤較差無法絕對專政;加上右派本身偏向小政府(削弱領袖權力);右翼必須與商人階層合作意味著加權就只能走希特勒路綫(國際輿論壓制);只能在有限框架運行。這就形成較爲穩定的開明專制。

但是在如今的中國,這種類型的領袖大多是左翼...

@IronStar21 #172853

我认为中国公民的外国籍的祖父母、外祖父母、子女、孙子女、外孙子女、兄弟姐妹是可以申请中国国籍的。

和中国公民结婚的外国公民可以获得中国的长期签证。

和中国公民结婚并且在中国育有子女的外国公民可以获得中国国籍。

内阁总理、各部部长和各省省长可以给对中国做出杰出贡献的外国公民发放中国绿卡。

( 由 作者 于 10月14日 编辑 )

民族越单一的国家社会问题就越少。如果全体美国人都是WASP,那么南北战争、排华法案、黑人民权运动、日裔集中营、Black Lives Matter这些社会问题就都没有了,美国的治安状况、民主质量、民生水平都会上一个台阶。

你只看到了多民族的问题,却对多民族的贡献视而不见。

  • 黑人迈克尔杰克逊为美国文化对外输出作出了多么巨大的贡献
  • 黑人乔丹对美国的体育、经济、对外文化输出作出了多么巨大的贡献
  • 俄国犹太人阿西莫夫,人类最伟大的科幻小说家,他也因移民美国而获益良多,并且也因此他的作品是用英语创作的,世界公认他是美国作家,美国也由此获得社会文化、经济、世界声誉的许多利益
  • 美籍华人对美国的世界级顶级贡献也很多,比如一些拿诺贝尔物理奖、化学奖的美籍华人
  • 就算普通人移民到美国,难道就只闯祸,不贡献?!

对于美国来说,移民在文化、经济、政治(比如奥巴马)等等多方面作出了巨大贡献,你说 “(多民族带来的)社会问题就都没有了,美国的治安状况、民主质量、民生水平都会上一个台阶” 这话是非常武断的,由于你的智力很明显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因此我认为你被民族主义的偏见影响了思考。

我多次看到网上说,特别是春节等长假期间,上海广东的土著会感慨 “外地人都滚蛋后的城市真舒服啊,外地人带来的诸多矛盾、问题都消失了呢!”

我希望你能摒弃类似这样的荒谬想法。

( 由 作者 于 10月14日 编辑 )

@SuperMild #172860

亚裔和黑人在美国成才的比例并不比白人更高。

如果美国没有亚裔和黑人,美国全部都是白人的话,美国也是有这些人才的,而且人才只会比今天更多。

日本几乎没有其他肤色的公民,但是日本的经济、科技、教育、医疗都不输给美国,甚至比美国更好。

所以,国家没有移民,并不影响这个国家的发展。移民越多,社会问题就越多,发展就越慢。

上海人和中国其他地方的人面容是一样的,一个江苏人在上海大街上你看不出来他是一个外地人。但是移民可不一样,中国东北人、海南人的差别,和黑人、白人比起来那就是没有差别。

( 由 作者 于 10月14日 编辑 )

@陈士杰 #172861

到了诺贝奖、风靡全球的巨星、文学界一派宗师级别,就不是靠人数能堆出来的了,你说

如果没有亚裔和黑人,美国全部都是白人的话,美国也是有这些人才

这是大错特错,如果美国当年全是白人,必然无法诞生迈克尔杰克逊和乔丹这种巨星,因为这个级别的巨星需要全部参数都刚刚好才能诞生,这个人的天赋、DNA、生活经历、社会环境,稍有偏差就无法诞生,他们离开美国不行,美国离开了他们(特定的这个人)也不行。

在你的想象中,全是白人的美国会发展得更好。但在现实中,这个星球最强大的国家恰好就是移民国家美国。

我认为,接收移民有利有弊,可以少量接收试试看。你认为接收移民全是天大的坏处,几乎没有好处,就连少量接收试试看都害怕得不行。

至少就你目前给出的理由来看,对吸收移民表现出来的不是理性,而是恐惧。欧美多国吸收了那么多年移民,甚至难民,是有一些问题,但也谈不少多么严重,大可不必恐惧。

只要不恐惧,就比较容易接受这个观点:接收移民是好处多还是坏处多,这个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光是讨论是不可能得出答案的,必须尝试才能验证。

你指出接收移民有很多问题,我很理解,但你完全拒绝尝试验证,这点我无法理解。

首先,陈士杰的主张是更接近民族主义还是种族主义?这是我首先要clarify的。

很多人有误解(特别是西方世界的人),觉得民族主义是好的,nation嘛,国族嘛;种族主义是坏的,bigotry,etc。这个其实是不对的,比如stormfront的主张就是white nationalism, white people as a nation, 这就是种族主义。但是stormfront种族主义是用民族主义的语言发出的,也就是white people as a nation.

陈士杰在这里提得字眼是“面容”,“面容不同的人在一起容易矛盾”属于种族主义,也就是人的phenotype是决定性因素。但是他又提到WASP,WASP全称是white anglo-saxon protestant, 所以WASP的概念不是纯种族,也不是纯民族,你一个昂撒化的,说英语信新教的黑人显然不是WASP,比如马丁路德金牧师;你一个信新教,但是来自德语区的,例如川普,也不是WASP;你出自昂撒区,但是信仰天主教,如拜登肯尼迪之类爱尔兰裔,也不是WASP,而且更狠一点,苏格兰裔算不算WASP?按照昂撒的定义,不算!威廉征服者?诺曼主子,不算!真昂撒早就完蛋了。

所以这里的WASP实际上指的是从英伦本土移民北美十三州的新教徒,包括国教徒和清教徒,以及各色其他新教分子。

如果假设美国的WASP,White Protestant, White Christian, Hispanic White Christian, others组成了一个从内到外的同心圆结构,那么双语的加拿大呢?加拿大由于语言的划分,裂痕本来就比美国大,就算不考虑种族因素,而且由于英语区和法语区的矛盾,加拿大的种族矛盾很大程度上是让位于英语区和法语区的语言民族主义矛盾的。

所以有请楼主澄清此事。

EDIT:接到隔壁NSOS信号,正如我所说的,在西方世界,种族主义成了高压线词汇,谁碰谁死。那么什么是爱国主义,什么是民族主义,什么是民族的定义,就成了问题。在西方世界,种族主义的概念主要是:基于肤色的歧视(discrimination based on skin color),再宽泛点说,是基于表现型的差别待遇(differentiation based on phenotype) 。这样一来,就把歧视给洗掉了。

之所以指责陈士杰是种族主义,是不对的,因为种族主义这个词嘛,他是loaded word,指责一个人种族主义,就是指责这个人狭隘,偏执,歧视他人,以貌取人,甚至是各种大帽子就飞过来了;而如果我说,这个人是美共,是社会主义者,虽然白右保守派也会用上述的负面概念去扣这个人,但是至少有百分之几十的米国人,不会立刻就说,这个人是赤匪,该被政治审查隔离。这就是问题,白人种族主义比伊斯兰和共产党的名声还臭,但是真的去统计,米国支持白右种族主义的肯定比伊斯兰和共产党的多得多。这其实就是political correctness剑走偏锋的地方。更受欢迎的意识形态受到了更为严厉的压制。

所以陈士杰的民族划分学,以面容为准,其实是标准的种族主义:中日韩是一家,但是汉族和维族就不是一家。这不是种族主义,就没有种族主义了。但是他的主张其实是ethnic nationalism。而类似这样的主张(以长相血统划分),在世界上可以说是到处通行。如西属美洲,基本上凭空重铸了印度的种姓制:

( 由 作者 于 10月15日 编辑 )

@消极 #172874

如果美国人都是wasp当然最好,但不得不吸收移民的时候,也应该吸收欧洲其他的地区的白人。

德裔和wasp之间肯定也有矛盾,但是这矛盾肯定比黑白之间、亚白之间小得多。

就好比汉族和满族也有矛盾,但是这种矛盾肯定比汉维矛盾小得多。

你问问拜登,他心里是觉得一个英语都说不顺的、刚入籍没几天的华人更像同亲,还是Boris Johnson更像亲?他肯定是认为Johnson更亲,但事实上Johnson是外国人,这个华人是自己的同胞。这就是问题所在。

就和绝大部分汉人也认为李显龙比维吾尔人更像同胞一样。

( 由 作者 于 10月15日 编辑 )

@SuperMild #172863

各民族都有人才,如果只要一个民族有人才就可以接纳他们移民,那干脆全世界开放国界线算了,但这显然是错误的。

中国不能接纳移民,因为移民和其他的政策不一样,中国只要接纳移民了就不可能赶走了,这是没法反悔的政策。

中国很多少数民族也就是十几万人,如果中国接受了几万黑人移民,那就麻烦了,等于平白无故的多了一个少数民族。

西方国家几乎都有亚洲的移民地,白人是有和亚裔、黑人相处的经验的, 所以他们可以接纳一些非白人移民。但是中国人可没有和黑人、白人长期相处的经验,中国绝对不能这么做啊。

@陈士杰 #172887 那问题来了,是纳粹战俘更像同胞,还是说英语的黑人战友更像同胞--在这个问题上美国白人就精分了:感情上同情纳粹德国战俘,但是利益问题上坚定的支持黑人战友,从来没有哪个美国白人士兵把黑人看守关进战俘营,让纳粹战俘持枪站岗的。

这其实就是各种ethno-nationalism的病根,因为ethno-nationalism是认可一个难以改变的身份(语言),甚至是不可改变的身份(外观,肤色)作为标准,而政治利益是极有弹性的。例如刚才说的,二战中,美军白人士兵和黑人士兵是战友,而在坐火车的时候,纳粹战俘的待遇比黑人士兵的待遇高,但是在政治信任上,又是黑人士兵比纳粹战俘更可信了。假如战争结束,战败的德军士兵卸甲归田,再移民到美国,这时候对于很多白人来说,这个说英语不利索的德裔前敌人,又比黑人更亲切了。所以政治认同是远远比ethnicity灵活的,而任何一套制度,如果把ethnicity这种不灵活的东西,作为了政治建构的标准,那就会导致严重的政治错位问题。

“就好比汉族和满族也有矛盾,但是这种矛盾肯定比汉维矛盾小得多。”

在满州人主政的满清帝国,汉维没有任何矛盾,只有满维,满汉矛盾,因为汉维都是被统治者。这再次表现了政治利益大于血统的现实。

类似的,在南北战争时期,南北白人精英都是某种程度上的wasp,但是他们的矛盾,显然比和黑人的矛盾大得多。

普通人当然不管这个,因为他们不掌权,但是政治的走向,是被精英们的利益左右的,而精英们的利益,是不和血统肤色民族这些东西绑定的,而是高度fluid的。

--

所以陈氏的主张,其实还是民族优先(想象共同体),在民族共同体被冲破的时候,再想办法用种族共同体套住,求得表面上的一致性。用英文说,就是ethno-nationalist preference + phenotype backup.

@消极 #172889

只要有民族差异,那就有民族矛盾。

如果一百多年前,满族和汉族可以像今天这样的融合,那么清末立宪很可能就成功了,也没有“驱逐鞑虏”的口号了。

既然白人会在黑人和德军之间精分,所以避免这个问题最好的办法就是干脆不要民族差异,让民族之间没有差异,取消民族识别后,汉族、满族、壮族、土家族……就彻底分不清谁是谁了,估计也只有维吾尔族、哈萨克族、俄罗斯族还能认出来,这就是对社会安定最有利的。

@陈士杰 #172891 什么锯箭疗法?

只要有矛盾,民族是可以发明出来的。你要解决的不是民族差异,而是利益矛盾,解决了利益矛盾,民族差异就不是问题。还来个取消民族识别,汉少矛盾又不是识别出来的,而不搞识别的什么土耳其对库尔德,塞尔维亚对科索沃,那都是啥鸡巴玩意。

不识别,就是说我到时候怎么种族清洗都不是genocide了,人民内部矛盾,计生几个亿汉人都不是genocide,如果全识别了,我看你怎么操作。

@消极 #172892 如果没有民族识别,作为面容一样的人,是很难操作出民族矛盾的。汉少矛盾以后就是人之间的普通矛盾了。

没有民族识别也就没有genocide这回事了,毕竟就没有genocide的对象了。

@陈士杰 #172893 作为土耳其的库尔德人,相信你这套逻辑的那恐怕真是蠢到该死了...

@消极 #172894 为什么

@陈士杰 #172895 自己研究去,库尔德人历史是怎样的?

EDIT: A brief introduction:

https://en.wikipedia.org/wiki/Kurds_in_Turkey

( 由 作者 于 10月16日 编辑 )

@SuperMild #172860

這是邏輯謬誤,美國是最强大的國家不代表去除雜質種群后不會變得更好。

一兩個典範黑人的例子一樣無法平衡13%美國黑人占據60%的犯罪。一個原生地平均智商不超過90的民族,實在是文明的纍贅。

西方左派在利用反納粹語境下大肆正常化自身論調,把20世紀左右崇尚個人奮鬥與不干涉自由解讀成了自私之惡與危險叢生。曲解自由到所謂free from want乃至free healthcare,為馬克思主義大政府步步鋪路。

在沒有傷害他人的情況下,為本民族驕傲或者低/高看其他民族本應是個體乃至群體的自由,在左派的宣傳下卻成了必須打入谷底的邪惡主義。殊不知人性分群乃是自然之道,有互相之間的杯葛歧視更是正常不過。個體能做的就是努力拼搏,創造價值一點點獲得信任。19世紀之愛爾蘭人,20世紀意大利人,乃至21世紀日本等亞裔,哪個不是承受了種族歧視步步爲營,最後成功得到承認?

强迫他人改變想法,違反自然之道,最後必然招致更恐怖的反向作用力。也許新的希特勒離你我并不遙遠。

@消极 #172889

第一,美國沒有舉民族主義,而是舉民主自由的大旗,所以所謂白黑之分在法理上并無根據

第二,如果實行民族主義分界,則美國必然先行遣返黑人,打造純白部隊,此種假設不會發生。有的只會是區別對待白黑俘虜。

第三,以納粹種族主義立國爲例,北歐諸國所受待遇遠超斯拉夫等國。但是波蘭作爲斯拉夫國家,在反俄問題上其實更有向心力,武裝程度也較高,可是受限制于雅利安敘事,希特勒只能大幅打壓波蘭反蘇勢力。任何政治主張都有自身局限性(高關稅帶來經濟脆弱,自由市場帶來意識形態入侵),但是政治領袖必須一定程度上忠誠於主張,否則自身合法性就會降低,最終達到不能服衆的結果。

@IronStar21 #172918 美国是分黑白的,黑人权益是宪法13,14,15修正案给的,并非初始状态。但是美国一开始并没有定wasp民族主义,这点要注意。

希特勒没有少组白俄罗斯,俄罗斯和乌克兰裔的反苏部队,甚至还组过穆斯林斯拉夫人(波黑人)的部队,更不要说希特勒还是和保加利亚同盟的关系。波兰被压制的原因是希特勒直接把波兰西半块作为德国的本土吃下去,这种情况下唯一可用的波兰人就是在工厂和农场里做奴隶的波兰人了,任何波兰武装都有叛乱的危险。雅利安大于斯拉夫这个叙事,并没有阻止希特勒招募其他斯拉夫人参加德国的战争。

@IronStar21 #172915

美國是最强大的國家不代表去除雜質種群后不會變得更好

你的偏见非常严重,以至于我都已经说得非常清楚了,你还是看不见。请看看我说的话:

在你的想象中,全是白人的美国会发展得更好。但在现实中,这个星球最强大的国家恰好就是移民国家美国。

接收移民是好处多还是坏处多,这个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光是讨论是不可能得出答案的,必须尝试才能验证。

应该不难看出,我不可能像你和陈士杰那么武断,说单一民族就一定更好或一定更差,我反对的正是你们的武断,我自己又怎么可能陷入这种武断之中呢?

我仍然很不理解你们凭什么认为“单一民族”就一定更好,那么自信,但给出的论据明显有着很多漏洞。

我认为你们是有较高智商和科学素养的人,如果面对别的复杂问题,你们应该会同意需要试验才能验证,而不是空口白牙的讨论就能说一定、必然会怎样怎样。

另外,我非常震惊你竟然说出这样的话:

13%美國黑人占據60%的犯罪。一個原生地平均智商不超過90的民族,實在是文明的纍贅。

这已经达到反人类的程度了,陈士杰的思想只是从国家、统治、管理、经济等角度去找更好的方案,他甚至都不反对外国人进入中国进行商业活动,也没有具体说哪个民族更好或更不好,他说的是单一民族与多民族的问题。

因此,我相信就算是陈士杰都不齿与你这种反人类言论为伍。

最后,希望你明白,如果你不想被歧视,就不要歧视别人;如果你说一部分黑人有XX缺陷,就是文明的累赘,那么别人也可以说一部分中国人有XX缺陷,中国人是文明的累赘。找中国人的劣迹很容易,按照你的歧视有理的逻辑,我不知道你哪来的自信不被歧视。

( 由 作者 于 10月15日 编辑 )

@SuperMild #172927

你的邏輯依然有問題,小A數學好是不是意味著所有小A的特點,比如個子高都是數學好的因素?請自行套用至您的論調裏

額,13%人口佔60%犯罪,只是陳述事實,有什麽反人類的?不要總是學左派馬克思學家上來就把你反對的扣帽子。純黑人平均智商說少於90都是給面子了,實際平均在80甚至不到,基本可以classify as mental retardation,這不是纍贅麽?難道智障還是優勢?

你所謂的偏見仔細想想,你可以說黃種人爆發力不好,你可以説白種人柔韌性不夠,但是你偏偏不能説黑種人腦子差,這是什麽道理?不就是左派給你灌輸的一堆學術理論,人人平等那套麽?例子再多你也大可說不能完全確定,但是你能百分百確定大地是球形麽?

當然你也可以選擇給我扣頂帽子,批倒斗臭,用文革手法。可是相信我,你走到北美的任何地方,你絕對晚上不敢在黑人區逗留超過5分鐘。那時候我希望你能夠踐行你的仁愛平等,主動擁抱美麗的黑哥哥。

弓凛 人与人之间不应当在非利益攸关的事务上起争执。人生苦短,及时行乐。

@蜜瓜铁树 #172830 你但凡看看这几个月的经济数据,就不会说这种话了。中国奇迹已经终结了。

既然中国注定要与美国对抗,就不如分裂成很多国家。

陈先生的很多观点,如果撇开外部压力,的确可行,但得看情况。如果真的按照陈先生所构想的一样,公开地从法律上对非汉人实施歧视政策,势必会引起外国人权组织的强烈反弹,这些人权组织间接影响着西方政府的决策;换句话说,就是把把柄直接交到了外国政府手中;当中国在面对一些事情的时候就会很不利。就算不在明面上干涉中国的内政,也会间接支持中国的平权运动者。

想象一下您的政府几乎每一天都在收到哪哪哪又爆发示威游行了,您所认为的异族人几乎天天都在博取汉人的同情心;作为一个民选政府首脑,这样的新闻简直是反对派攻击您的优良弹药,您要是新加坡人民行动党的党魁,那就另当别论,反正新加坡是开明专制,只需要统治几百万人就可以了。但是中国肯定不可能实行新加坡模式,所以我敢说,您恐怕一当上总理,恐怕屁股还没坐热,就下野了。

我个人建议陈先生看看 是,大臣 以及 是,首相 这两部上世纪80年代的英剧,虽然是政治喜剧,但是却确实说明了政府施政所要考虑的方方面面。

我觉得如果瑞典以强奸嫌疑引渡阿桑奇,则应该引渡。如果美国以维基解密为由就不应理睬美国。

蔡伟、陈玫、岳昕这些人算不算普通人?中共的高压统治下,稍微做点在自由国家算作普通的事,就会变得不普通。我认为应该加强政庇审查,甚至让申请政庇的人上youtube发个批判共产党专制的视频都没什么,而不是搞只庇护名人的一刀切。

@IronStar21 #172940 13%人口佔60%犯罪, 平均智商說少於90

你拿这些所谓的调查统计来,是你装不懂统计,还是当我是傻子。

人种、经济水平、受教育程度、社会制度,这几个因素对犯罪的影响,哪个更大?美国警察看见黑人就盘查,看到白人就亲切问好,这些因素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不知道?

你和陈士杰都凭想象说如果美国只有白人会发展得更好,那我也像你们学习,我也可以说如果美国白人黑人的社会地位、历史渊源调换一下(比如历史改为黑人曾经是奴隶主阶级,白人曾经是奴隶阶级),那么现在白人的犯罪率会高到离谱。

另外,关于智商,如果你认为智商是可以测量的并且智商低者就是累赘,那么,很显然,你可以主张制定“按智商决定移民申请、公民地位”的政策,但是你没有,

你嘴上说的是智商问题,主张制定的却是针对肤色人种的政策。

@asdfghjkl #172944

我可没有说要歧视非汉族的中国公民。

俺不歧视任何民族,但是我反对外国人移民中国(尤其是面容和汉人不同的外国人)。

我是主张废除中国的民族识别,以后中国就没有“民族”这个东西了。

( 由 作者 于 10月16日 编辑 )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example notif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