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人没什么社会经验,要专注学业,不要关心政治”。如何看待这种观点?成年人相对年轻人在政治上更成熟吗? 生活

这是独裁者和长辈对关心政治的年轻人的“规劝”。我在去年粉红出征泰国的时候,和泰国网友聊过,他说他们的社会是如此“规劝”他们的。这种说法在墙内也不少,当然前提是关心他们不喜欢的政治。

9月15日 408 次浏览
16 个评论
NoStepOnSnek Life, Liberty, Property

在一个健康的社会里,确实是应该这样。政治机会法律上对所有人开放,但是在私人事业上有成就的人会被认为更有能力和更容易被接受的,竞选政治职位也看重过往经验和履历。在高位的人也不会害怕年轻人妄议政事,因为他们自己的履历和声望摆在那里,不会因为年轻人的几句话而被动摇。

如果我反问:那为什么不取消初中高中的政治课呢?为什么政治老师说我们很应该关心政治呢?

对方会怎样回答我?

弓凛 本站还没关注嘉然的人今天有难了

@NoStepOnSnek #157049 他们的观点大概有两个。其一是年轻人幼稚,不成熟,其二是政治是高深的学问,普通人根本不懂。

这是对的,我主张剥夺35岁以下年轻人的选举权,保留被选举权,年轻人天然容易被左派洗脑,台湾就是最好的例子。

@弓凛 #157053

这两点本身不是完全错误的,但是他们的解决方法是把政治变成少数人的特权,这是错的。年轻人幼稚,不成熟,冲动,理想主义,喜欢激烈的变革,所以需要跟老一辈人的意见结合起来看,分散权力为多个部门。民主国家的下院应该是最属于考虑年轻人意见的部门了,上院,法院,总统,都充当对他们冲动的限制。但是他们的冲动也是整个政治体制很重要的一部分。政治是高深的学问,所以应该给普通人一个学习的渠道,从市选举,县选举,州选举,这些平时的选举中争取经验。竞选人也应该走一个像古罗马那样的Cursus Honorum为自己创造履历,证明自己的能力。这才是应对这个问题应该有的思路,而不是限制政治权力。

( 由 作者 于 9月15日 编辑 )

年轻人不关心政治是理想化的观点 问题是你不关心政治或者逃避政治 政治就不会找到你吗?

消极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这个问题我可以硬答一发:

用political compass做,我在最近十年里,整整沿着x轴向右移动了7个点。道理也很简单,我的收入也增长了十倍。低收入人群支持左派政府福利和再分配,高收入人群支持右派政府不干预,是非常正常的自利行为。就拿1984年美国大选举例吧。这一年里根暴打蒙代尔(59%-41%),但是在低收入人群(<$12500)则是蒙代尔更受支持(54%-46%),所以低收入人群支持左翼政党的偏见值是13个百分点。年轻人为什么支持左翼,是因为年轻人的收入偏低,他们更希望得到政策倾斜(包括税率和退税优惠,教育和就业补贴,参军和军队补贴等等)。

就有人说穷人支持左翼是短视的行为,他们看不到左翼大锅饭再分配挫伤企业家的积极性,然后损害了他们自己的利益?答曰:这个说法有道理,但是你不应该来试图说服我,而是试图说服左翼支持者。如果你们上来就是poll tax之类的处理方法,可见你们自己也不信自己说的这一套,只是想利用市场不平衡剪刀差来收割穷鬼一波还不让他们叫唤而已。大企业家要说明自己的正确性,那就直接投资公共项目来说明他们是真心为了公共利益。

习特厚
钦明方泽忘了密码 习特厚:习近平特别受到人民厚爱

@公孙策2 #157057 如果打仗了,上战场送死的也都是35岁以上的吗?

@钦明方泽忘了密码 #157070 罗马马略之前只有公民能参军,自己出钱买装备,我觉得该复兴复兴了。

@NoStepOnSnek #157060 @消极 #157069 有没有讲这些东西的书呢?

我想了一想,劳烦各位看看我说的对吗?

我觉得我标题的年轻人不太严谨,应该是学生。

其一,学生在社会经验上相对幼稚,没有稳定的收入来源。这是事实。但学生的受教育水平相对社会大众较高,也更有充足的时间去学习专业理论知识和政治常识。所谓社会经验之于政治,就是个人利益、阶级、职业等偏功利的因素在政治上的反映,和对社会现实的判断。年轻人在此可能欠缺,更容易超脱个人利益和社会现实,可能会陷入共产主义。但不能否认,这个社会是由学生的进步和中年人的保守共同构成的。

其二,学生的理想主义正是改造国家的猛药。中年人常常畏手畏脚。

其三,必须承认,各个世代的利益是不同的。

刚睡醒,语言组织的不太好

@公孙策2 #157057 35岁有点高,我更喜欢条件选举权与普遍选举权混合制。将普遍选举权定在30岁,但在过去3年内总计有超过三分之一时间使用过社会救济的,则延后至35岁,如果不满足此条件,则30岁既有普遍选举权。(如果一个人在某次大选时已年满30岁,且过去三年内没有使用过总计长达一年的社会救济,则可以参加此次大选;如果一个人在某次大选时34岁但在过去三年内使用过总计超过一年的社会救济则其不能参与此次大选。如果一个人已年满35岁,则无论是否使用过社会救济均可参与大选——前提是符合其他普遍条件,比如没有精神疾病、在本国连续居住满10年等。)

同理,为30岁以下的符合条件的居民提供条件选举权,简单来讲,就是纳税。每5岁一档,每降一档,其纳税比例增高一档方可具备条件选举权。

比如,一位居民已满25岁但不足30岁,在此次大选时考察其既往三年内使用社会救济时间在六分之一以下,且既往五年里每一年的所得税纳税额度均已达到或超过当地(所在选区)30-60岁有业者人均所得税纳税额的1.01倍,则在满足其他普遍条件(无精神疾病、在本国连续居住满10年)的情况下可以获得条件选取权;

满20岁不满25岁者则需要将既往五年每一年所得税纳税额的达到或超过倍数提高至1.5倍;满15岁但不满20岁者则提高至2.0倍;满10岁不满15岁者则提高至2.5倍。

原理很简单,选举无非是选出一群人来指定政策,制定政策最重要的就是考虑怎么花收集上来的钱,因此越年轻的人越需要通过证明自己的“贡献值”来获取选举权。如果一个12岁的小孩子能够在既往5年里通过其劳动(比如从事演艺或者是个天才已经发明并申请了许多专利)在每一年里所得税纳税额是30岁以上有业者人均纳税额的2.5倍,那么虽然这个小孩子年纪小,但其对社会的贡献值和参与度足以证明其有能力与智力参与投票。

那为什么设置一个普选权30岁线和“延后”普选权35岁线呢?一是出于人道主义考量,认为一个人如果在这个国家久居且已过了35岁,即使一直吃社会福利也应该有权对这个国家的决策者投票;二是一个人如果到了30岁乃至35岁以上,即使其一直吃社会福利,也算是对这个国家有所贡献——这个人的存活本身起码贡献了一定的“多样性”。

这样下来,对于普通人,条件就是:只要你满30岁,又近期没有在吃社会福利,你就可以投票了,你没收入但家里有矿就OK。在25到30岁之间,只要你正经工作五年,收入在当地平均水平以上,你就可以投票了。因此对于一般人来说,差不多就是:早进入社会的,早投票;在学校里呆很久的,晚投票。绝大多数人到了30岁就可以投票。

附加:一个人的选举资格经两次连续非提前大选选举即可永久固定。也即认定,如果一个人曾经至少10年满足或者成倍满足对社会的“贡献值”,那么即使目前此人还没到30岁并且开始依靠社会福利生存,依然认定此人拥有足够的智识参加选举。

举例:某国大选每5年一次,在2015、2017年2月、2017年12月、2019、2021、2026、2031、2036年举行了大选。

甲在2015年12岁经核查具有选举权、2017年2月13岁经核查具有选举权、2017年12月14岁经核查具有选举权、2019年16岁经核查无选举权、2021年18岁经核查有选举权、2026年23岁经核查有选举权、2031年28岁无需核查已具有永久选举权;

乙在2015年15岁经核查具有选举权、2017年2月、12月、2019年、2021年核查均具有选举权,2026年26岁无需核查就具有永久选举权。

( 由 作者 于 9月15日 编辑 )

@lorem_ipsum #157102

真麻烦,直接纳税者投票算了。

所以我们不要为了爱国去做出任何牺牲。爱国不能当饭吃,有爱国的功夫不如多看两道菜谱

thphd 2047站长

@NoStepOnSnek #157105

真麻烦,直接纳税者投票算了。

纳税或参军。不出钱就出人。


“年轻人没什么社会经验,要专注学业,不要关心政治”

对大部分人来说确实是这样,像我就特别鼓励年轻人,尤其是中学生去学计算机,只要学好了计算机,将来又有钱又有政治行动力,想欺负谁就欺负谁随时加入清华国军,一起加重习近平的慢性病

这其实和你关注的问题有关。

当你关注的问题诱发你去想到“这个国家这个民族是否值得我拯救?”这一问题之后,当你觉得这个国家(民族)不值得你拯救的时候是这个样子的。

其实是很对的。按照你关注的问题:这个国家再烂,是否值得你拯救?这个国家再烂,跟你没什么关系[1],你依然可以做你世界的王[2]。

想让我拯救利比里亚?请付钱给我。看似狂妄,但其实是有严密的依据的:

想让我拯救我的世界之外的任何世界?请付钱给我。某国的事嘛,当然是我的世界之外的事了,当然要付钱给我。在这一点上,利比里亚和 PRC 其实没啥区别,都属于之外的世界。

—— 碇真嗣为什么要驾驶初号机?庵野秀明安排的。可我的世界里连庵野秀明都没有,行不行?

如果我是庵野秀明,我就要给碇真嗣一个幸福快乐的生活。离初号机那玩意越远越好。


[1] : 因为它不是你造成的
你做得再好,也只是为前人作的孽擦屁股
你应该让前人自己来为他们自己做的烂事擦屁股,而不是你自己去

[2] : 你可以在热带雨林里弄一个树屋,然后所有事情自己负责
此时,所有事情与你的相关性是极高的
但你自己拉的屎依然是你要自己擦,你应该是毫无怨言的
就像一个不关注民族与国家,只关注自己的家庭(谁造的受精卵)的人
“成为一个优秀的受精卵管理员、成为一个优秀的受精卵培养基管理员”
这已经足够成为他做的所有决定的动力了

[3] : 这其实不是更成熟,而是更幼稚。但幼稚也需要幼稚的资本
幼稚是需要资本的。想不到吧?你最幼稚的时候也是你最富有的时候。
有些选择,我不想做。但有人逼我做。如果我的力量足够强悍那么我就可以反杀,这就是所谓“杀戮的欲望正在高涨”的时候。
即使我可以做了选择,但那个人也活不长了。理性为愤怒服务,并不需要太多理由。何方神圣?人间兵器也。

( 由 作者 于 9月15日 编辑 )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如果纠缠于过去与现在,我们将失去未来。 ——温斯顿·丘吉尔(英国)
example notif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