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谈辜鸿铭:头上和心中都长着辫子的民国艾跃进 观点

在如今对“民国大师”一致批判的时代,辜鸿铭这个“民国大师”却被共朝的新时代样板戏《觉醒年代》给捧火了。如今很多人(尤其是粉红)都喜欢引用辜鸿铭说的那句话:“我的辫子在头上,你们的辫子在心里,这条辫子是中国人斩不断的根,是中国人就要依附于这条辫子”。然而在我看来这不过是诡辩之术罢了,这段话有如下几个问题:

  1. 辫子并非“中国传统文化”。我虽然不是皇汉,但我也深知满清入关时的种种暴行和三百年对中国的专制统治的恐怖。中国汉人传统对头发的观点是的“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剃头留辫子这种行为恰恰背离了汉人的传统。辜老的行为艺术,只能用一句《大宅门》里面的话来形容:“你祖宗才没辫子呢!”这个辫子非但不是斩不断的根,恰恰相反,它是神州陆沉的标志,是汉人乃至中国人被奴役的历史印记。

  2. 头上的辫子都不剪,心中怎么会没有辫子?辜老既然能说出这句话,说明他也明白金钱鼠尾辫是专制和压迫的象征,不是什么前卫发型。但很明显,他在以能当压迫者、奴隶主为荣。其《中国人的精神》一书充分体现了他认为“中国人的精神”就是君主在人民之上,男人在女人之上,“文化人”在普通百姓之上。此“精神”只是奴隶主的精神,和要世世代代996、007的人肉电池没有半点关系。

  3. 有文化的奴才也是奴才,甚至比没文化的奴才更可怕。很多粉红和跟风者经常吹嘘辜鸿铭精通多国语言,而胡适才只会一个英语,因此辜鸿铭比胡适学问更深,更“高级”。不过语言只是一门工具,以欧美对语言的定义,中国每个既会说方言/民族语言又会说普通话的人都是“双语者”。一个多语者(polyglot)如果将一种明显违背普世价值的思想通过多种语言传播,其危害更大。试问,如果一个阿富汗人用多种语言宣传塔利班统治和沙里亚法有多好,外国人听到以后是会接受,还是会觉得更加恶心?前几年有内地粉蛆用英、粤、普三语辱骂香港反送中参与者,能说明这内地粉蛆会的语种多就是一个追求自由与人权的人了吗?

之前我说过辜鸿铭就是民国时期的张维为之流,@消极 反驳道张维为这种人在中共倒台了后是不会说共产党一句好话的。我同意他的观点,稍微纠正了一下,应该说辜鸿铭是民国时期的艾跃进之流。著名毛左叫兽艾跃进身处二共,却一直在吹毛时代的各种好处,甚至为文革、大跃进洗地,是早期的“战狼”人物代表(虽然当时还没有这个概念)。而辜鸿铭对应的就是身在民国却为满清的专制统治洗地的保皇党。但这两位都没明白一点(或者说揣着明白装糊涂),艾跃进真的回到了毛时期,以他知识分子的身份,他更有可能在夹边沟里自生自灭而非成为某个大学的座上宾。而辜鸿铭在民国有留辫子的权利,有当大清保皇党的权利,但在“留发不留头”的大清,他要是想剪掉辫子,或者“反清复明”,都是要掉脑袋的。

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这种“民国大师”在不久的将来会被捧上神坛,成为包皇新时代“文化自信”的标志,届时肯定有很多小粉红像怀念“叫猿千古”一样喊着“辜老千古”。以“觉醒”、“革命”之名开倒车的悲剧过去有,现在正在发生,将来可能还会有。但是各位反贼和自由派都不会忘记,与辜老同时期的有另外两个人,一个叫鲁迅,另一个叫胡适,他们的《狂人日记》、《文学改良刍议》等著作以及他们启发的新文化、新思想才是这个国家在黑暗里挣扎的希望。

( 由 作者 于 9月14日 编辑 )
2
9月14日 268 次浏览
9 个评论

辜鸿铭这人可是建议用儒家思想改造西方社会,有这样的神奇想法就足以看出他是个什么成分了。

儒家思想本质上面对民主主义和自由人权观念就是落后的。儒家中的民贵君轻思想是让君主更在乎民众,但不是说就要分君主的权力,对标的大概是18-19世纪欧洲的开明专制。(就算再开明本质上也属于专制。)

辜鸿铭本质上属于儒学家,守旧派,艾跃进和他还是有本质区别的。艾跃进是毛左,原教旨马列主义者,好歹也是有自己的政治理念才说的;而辜鸿铭并没有明确的政治理念,他只是单纯的守旧派和儒学家而已。

品葱 (钓鱼网站已屏蔽)

这里有公开说出“rocks”的权利,有当“rocks”孝子的权利,但在“禁钓鱼令”的“rocks”,要是想描述2047,或者“rocks改成org”,都是要掉脑袋的。

岿然宽衣
奭麦郎 满辗鲜衣八岿合艰萨逆疯金颐提酵甚瞻冰坡秩歼殊淆冯

@品葱 #156905 HOI同学其实和辜鸿铭也挺像的,都剪不断那条辫子

@addjapan #156903 有一句话叫“西方人到中国可以不看三大殿,但不能不看辜鸿铭”(不知道是不是后人或者满清遗老吹出来的),然后经常被粉红和部分皇汉用来当作“我们中国文化/汉文化真是太厉害了,西方人都膜拜”的例子。只不过稍微思考一下我们就不难发现,西方人欢迎辜鸿铭用欧洲各国语言来批评欧美,那如果一个西方人用中文批判中国,是不是早就被扣上了辱华的大帽子并全网封杀呢?

习特厚
钦明方泽忘了密码 习特厚:习近平特别受到人民厚爱

辜鸿铭头上有辫子,小粉红胯下无阴茎,岂可同日而语?

辜鸿铭在民国留辫子,毕竟是要着力保养的,不容易;小粉红作阉人,一刀了事,轻松得很。

辜鸿铭是民国思想界光谱的一极,是镶边;小粉红是粪坑里的大粪,他们是粪坑国的主流,比辜鸿铭地位高多了。

“知识越多越反动”

辜鸿铭的观点和皇汉是有冲突的,儒家孔子那个年代没听说男人要留辫子

@钦明方泽忘了密码 #156914 辜鸿铭的问题不是头上有辫子,是其内心也有辫子。这就像说小粉红没有下面一样,小粉红没有真的自宫的(除了部分药娘),但他们内心上都是共朝皇上的太监。

@MikamiMika #156917 这话是著名的腊言腊语,说实在的没有哪个政权能比腊的一共更“反动”的

@dellalove #156969 有冲突不代表就不能“合作”,对于那些仇外大于仇少民的皇汉(比如“新汉系”吧的生物),辜鸿铭就是他们的一个招牌

@品葱 #156905 一个健康的社会不只有一个品葱。

@addjapan #156903 辜一点好,就是他有在前清灭亡之前去给前清当五毛的权利,但是他不做。

慈禧太后过生日,他当众脱口而出的“贺诗”是“天子万年,百姓花钱。万寿无疆,百姓遭殃”。

这人是有傲骨的,就凭这点,就完爆95%的五毛。他是一个行为艺术家。要比,也是比诸夏诸君。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我想在一切终结的时候,能够像一个真正的诗人那样说:我们不是懦夫,我们做完了所有能做的。 ——阿莱杭德娜·皮扎尼克
example notif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