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绝对两党制现在的一个问题——一潭死水 政治

两党制,指的是政治体制有两个主要政党组成,两个政党的实力一般是相近的,能够胜选,可以组成政府。其他政党则相对的没有胜选的能力。现时世界有多个国家实行两党制,比如英国、澳大利亚、加拿大、新西兰等,但美国却独一无二的划入了绝对两党制.....

绝对两党制是我自己算是自创的词汇吧,指的是美国的两党相较于其他国家的两党拥有着对政治几乎绝对的垄断,这种绝对垄断的表现为:从1787年美国宪法颁布以来,从来没有过第三政党进入过美国国会。无党派人士不属于其他党派,所以不算第三党,同时,无党派人士在进入美国国会后一般也会选择加入两党中的其中一党的党团,这样连第三势力都算不上了。同时,美国各州的上下院也躲不过两党的垄断,两党共计包揽了99.53%的州下院和99.49%的州上院。

诚然,绝对两党制相对于中共那样的一党专制还是更有活力的,毕竟存在政党更替。但总体上看,绝对两党制也近乎是一汪死水了,翻来覆去就是这两个政党。同时,绝对两党制造成的为反对而反对的问题也不容忽视。因为无论如何就这两个政党,无非是一个是执政党一个是在野党,所以更容易出现严重的为反对而反对的情况,国会内也没有第三政党可以进行缓解。

不过我也只能找出存在的问题,你要问我该怎么解决我是抓瞎的。如果7友有自己的解决方案可以在下面评论区说出。

9月13日 489 次浏览
6 个评论
avl

如果是按民主角度来评价美国的话,目前美国属于“有缺陷的民主”,其民主指数比老前辈英国更低。

一个现实情况就是:想让美国变成三党执政是几乎不可能了。因为这涉及修改美国基本政治体制,难度不亚于一场革命。

现在在不改变政治体制下可行的办法:

民族之间的和睦:这次大选和国会风暴使得民族矛盾暴露了。美国是个多种族的移民国家,狠抓教育、确保高就业率和低失业率、处理好种族矛盾才是“美国回来”的前提,使得人民/选民不会因为经济问题导致“谁给好处我就支持谁”。

适当减轻自己的国际负担:不论是阿富汗撤军,还是拜登表示不会强迫其他国家选边站,都是这个的具体体现。因为有时候让盟友充分发挥他们的作用比自己事事顾问(America First)要强。这样美国就可以腾出手解决自己国内的问题,和提升自己的能力,使得两党不会因为任务过重而矛盾过大。

坚持自己的价值观:这次冷战是“民主vs独裁”,确定了战略对手,两党对外便有了一致。同时因为有了一致,也使得两党(不得不)更加团结,确保冷战的胜利。

( 由 其他人 于 9月14日 编辑 )
反共反支派

根据杜弗格定律,这是选举制度导致的,只要把美国的简单多数制改为比例代表制就OK了,然而,美国两党出于自身利益是不可能同意的

前惡魔候補生
能井 銀髮赤瞳。筋肉美少女。修復系魔法師。身長209cm。体重124kg。

美国确实有一些人在呼吁选举制度改革。比如加州好像有个试点,要用公款给大家发选举券。大家用选举券去资助自己赞同的政客,政客用这些券来进行宣传,从何避免政治献金操纵政治。之前Netflix有个片子讲巴拿马文件的,影片最后就是呼吁选举制度改革。

不过好像支持的人实在太少了,比支持桑德斯的人还少。政治改革短时间内不太可能被任何一个政党作为议题提出。现在美国人还是在不可一世的状态下。本着没有大问题就不乱动的心态,不会瞎搞一同。除非中国超过美国威胁美国地位,美国才会有政治改革的动力。不过在这个情况下我觉得世界就要大乱了😥

这次德州的堕胎法案,共和党为了避免政府直接介入民众。推出了民众举报,下放刑事诉讼权给老百姓,以前只有检方才能提起刑事控诉。我不知道这个会不会星星之火引起美国法律体制的变化?

NoStepOnSnek Life, Liberty, Property

美国建国以来执政的两党已经换了两次,不是从1787年以后就一直没变

https://en.m.wikipedia.org/wiki/Political_eras_of_the_United_States

当然美国选举制是有问题,不过我的提议并不是简单多数制或是比例制,而是ranked choice voting

( 由 作者 于 9月13日 编辑 )

首先美国国父不背这个锅。

其次 选举人的产生是各州权利 所以这个锅是州议会的锅。这是什么意思呢?你可以往小了说是‘州民们少数服从多数’,往大了说是‘州独裁、无法反应真实民意’。

第三 这个制度的弊端早有美国人评论过了 ‘甘愿沦为党的奴仆’这是 最高法院罗伯特·杰克逊大法官(任期为:1941-1954年)的批评:选举人团“甘愿沦为党的奴仆”,投票“智力匮乏”。

第四 美国历史上经历过改革选举制度,而对 “派系对共和政治的危害”超级敏感的美国国父们此时已经死了!哼

参考 https://zhuanlan.zhihu.com/p/20324389 在州议会层面:和欧洲大多采取比例代表制的国家不同,美国的赢家通吃制度决定了少数党在现有的政治体制内一无所有。欧洲少数党的活力远远高于美国少数党的活力(导致美国就是两党,少数党在哪里?这是令人绝望的,反映在美国总统大选的投票率低,即使在 拜登vs川普这样的大选里投票率是大约 66% 。

相比之下,澳大利亚联邦大选投票率是 90% 哦!)。

btw 人们自愿投票的投票率,为什么不纳入总统大选系统的评价标准里呢?投票率这么低还怎么反映民意?反映不了民意还算什么民主?如果你有一个质量很低的总统大选系统,那么就会培养出很多“把给我球 我要回家”的国民,他们才不跟你玩呢 ... 如果那个球是我的,我确实累了要回家,那有什么错呢?便宜谁了不知道,但这些‘谁也不选’国民肯定觉得自己占便宜了!

怎么改,没法改,想改也没人做 弄得好像也不需要改似的,“我辈奋起”不存在的,这就是美国巨婴的可怜之处。

投票率低不仅反映了美国人对当前总统大选系统的不满,也反映了“我辈奋起不存在的”的懒惰、“反正我党还能借助这个系统能赢就 OK ”的党奴般的侥幸心理,这属于美国国民劣根性。烂泥打滚的快乐,我是不懂的。

当然,你可以说,美国民主根本不是冲着民主去的,这就是一个权力产生机制而已。谁要为了民主而民主嘛,傻的吗?当然美国国父们对人类政治文明的突出贡献是 限制政府对人权的侵犯 的主张,并不在于主张民主,且对 派系对共和政治的危害 是有先见之明的。我个人认为他们对“民”的德行是打个问号的,但只能任由它与时俱进,最后进化到 比例代表制 or 赢家通吃制,在国父们的年代是难以预料的。

促成如今美国政坛“一潭死水”的赢家通吃制有没有什么优点呢?有的!那就是一旦战争机器开动,它(鉴于赢家通吃制度,反对党只有一个 而且已经靠边站了)会允许国家在第一时间产生近乎独裁的效果,而高质量独裁的力量是难以想象的。参考二战总统小罗斯福,连任四届 1933~1945 (小罗斯福死于1945) ,小罗斯福任内做了很多有违宪危险的事。小罗斯福空前绝后地连任四届美国总统,第二次世界大战的非常状态使美国人民赋予他巨大的权力。二战结束后,美国的实力达到了巅峰。

赢家通吃制的缺点也是有的,比如二战后的麦卡锡主义。这跟美国文革差不多的嘛,虽然程度比中国文革程度惨烈程度低一点,但搞那个文字狱其实是一样的。最重要的是,它让美国失去了很多本该为美国效力的科学家 物理学家,比如钱学森。钱学森出生于 1911 ,24岁(1935)去美国,遭遇麦卡锡主义者软禁的时候(1950)已经39岁了,并在44岁(1955)离开了美国。钱学森在失宠之前也一直在美国生活得很快乐——他甚至已经踏出了申请入籍的第一步。就钱学森这个等级的战力单位却无法为美国效力一事

美国前海军部长、后来成为火箭推进技术公司洛克达因航太(Aerojet Rocketdyne)领头人的丹·金博尔(Dan Kimball)就曾说,这是“这个国家做过的最愚蠢的事情”。

如果小罗斯福多活十年,那么小罗斯福会力保这位战力单位。小罗斯福和钱学森的故事会成为一个伟大的美国故事 —— 无论来自哪里,有才能的人都能够在这里腾飞。可惜!可惜小罗斯福死得太早了!而杜鲁门这只猪,在为欧洲盟友开启马歇尔计划帮助二战后重建时,是不是应该意识到 不要把自家培养的战力拱手让人 呢?赢家通吃制带来了小罗斯福,也带来了杜鲁门与麦卡锡主义,它的武断让美国实力达到巅峰,可它孕育的盲目无知也有代价:多少中华民国时代的科学家战力是从美国流失到 PRC 的,美国真留不住科学家吗?它让 PRC 有了两弹一星,在新世纪里成为了威胁美国的存在,作不作?

若在小罗斯福死后的时代 美国几个华裔科学家没去 PRC 而是留在美国了, PRC 没有两弹一星, PRC 不恢复联合国合法席位 也不加入常任理事国,顶多是一个大号印度,联合国五常变四常, PRC 不会对美国有何威胁,没有核武器的 PRC 或许更加依赖美国以应对来自北方的俄罗斯军事威胁。显然,美国总统大选的赢家通吃的制度 的确在讨好美国民众(至少是在讨好某些美国风气、讨好美国的风气家 纵横家 社会风气煽动家 政治迫害发动家) 却让美国自己丢失了这么多战力单位,它是要为此负责的。

麦卡锡这种军统般的靠莫须有断案的烂人从某种意义上才是最大号的“苏联间谍”(对美国而言,苏联间谍才会去损害国家利益)。但这和美国总统大选制度有何关系?这为什么是美国总统大选制度的错呢? —— 如果美国总统大选制度不是赢家通吃制,而是比例代表制 ——> 这意味着让精英获得更大话语权、站上历史舞台,这会导致让精英们在历史舞台上站得满满的,而不是让军统式的烂人获得话语权 以至于让看客般的美国民众跟着烂人走 ——> 这些烂人应该不会获得镜头:

简言之,美国两党反共竞赛使麦卡锡主义应运而兴。真是倒霉运阿,即使精英政治也开始反共,至少会更加精细一点:他有更好的办法可以用于识别一个人的价值,而对于科学家级别的战力,就地活埋或严格保护 都是可以的,再不济可以送给欧洲盟友嘛,肥水不流外人田 怎么也不会轻易发生流失。

如果一个制度在呼唤精英,那么精英就会出现;如果一个制度在呼唤小丑,那么小丑也会出现;在一个呼唤精英的制度里,小丑即使存在,即使搞搞莫须有,亦不会获得登上历史舞台的机会。中国人活在被小学生改写的历史中,美国人又何尝不是活在被小丑改写的历史中?

美利坚,你的名字是弱者,因为你的命运已经被一个培养小丑的系统给裹挟了,激烈的派系斗争和党派斗争让你失去的比得到的更多。

( 由 作者 于 9月14日 编辑 )
标记为删除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永远不要无视社会的创造力,只有不能进入社会的人才会这样。勇气是社会变革的引擎,尤其是当人们面对政治压力和暴力危机的时候,更需要强调公民社会的能力。 ——《无处安放的“精神脱支”梦》
example notif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