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道非要加速不可吗? 假设

https://pincong.rocks/question/41828

自从来到这个论坛,见到最多的的词就是“加速”,好像现在墙国最大的问题不是太不平静,而是太过平静,用这样的观点来看就是“加速”得不够厉害。

好像持这种观点的人认为,墙国和墙党只要不断地、大力地加速,就能通过过激的行为甚至战争,让其他国家团结起来,最后改变现状。

但是我要请问这些朋友:你们真的认为加速就是好吗?

先不要说对于墙国这样的具有世界性影响的国家来说,加速的行为不管会不会带来战争,至少也会给世界带来纷乱,难道这些不会给各位的生活带来负面影响吗?你们就这么安全吗?

不相信的话,就请想想太平洋战争开始后,美籍日本人的遭遇吧。也许有人会说,现在不同于那时,历史不会重演。但是我认为,民众在巨大冲击带来的狂热和无理性是没有什么改变的,这点看看之前的黑命贵就知道了。

一旦事情加速到了一定的程度,全世界都会讨厌黄皮肤黑头发的人,不要说和华夏无法真正摆脱关系的各位,其他东亚国家的人也会跟着遭殃。

所以,既然我们有言论的力量,还是不要鼓动加速吧。

9月13日 403 次浏览
8 个评论
thphd 2047站长

完全看不懂楼主的逻辑,加速不加速由我们说的?亚裔什么时候有过高地位?战争与否我们能左右?这个世界白种人然后有色人种的顺序一直以来都是如此,从未改变过。你能做的只是做好自己,自尊自强自立,建立强大的内心。祝楼主早日成功。

(摘录自品葱高赞答案)

( 由 作者 于 9月13日 编辑 )
品葱 (钓鱼网站已屏蔽)

按照北约军队在阿富汗撤军时的表现看来,加速成功或许中共就入关了

avl

美国人对这种现象分析过,他们的说法是: “原因其实是中共遇到了发展瓶颈,无奈之下采取的一种激进式的做法,指望靠着冒险来取得发展的优势” 不过目前这种战术没取得什么效果

你太看得起2047了,2047的言论有多大的力量?我话不说那么绝对,就目前来看,2047的力量能通过防火墙不?能颠覆政权不?谁能鼓动加速?海外民运?多数民运早就是一门生意了,都做烂了。依我看,2047是这个世界上为数不多的一小片净土了,目前能守得住一片宁静就已经不错了。

@limitpt #156817 哈哈哈你没看出这是转载

前惡魔候補生
能井 銀髮赤瞳。筋肉美少女。修復系魔法師。身長209cm。体重124kg。
  • 其实我觉得这和历史观有很大的关系。在1969年东京大学安田讲堂的论辩中。左翼全共斗领袖青年学生芥正彦提出空间性,只要在一时一地创造“解放区”,就算最后消亡但未来的可能性是开放的。而右翼楯之会领袖日本大文豪三岛由纪夫提出时间性才是重要的,他永远甘于做一个天皇统治下的日本人,这是时间积累所铸就的历史形成的宿命。(推荐一下纪录片三島由紀夫vs東大全共鬪,Netflix和Itunes均可观看。)

  • 但最后呢?左翼和右翼最后某种意义上都失败了。全共斗的领袖芥正彦当了前卫戏剧导演,说着现在的日本是“你国”,而“我的国”在心里。而三岛由纪夫在1970年和楯之会高级成员挟持自卫队高级官员企图发动下克上政变,而自卫队队员却一脸茫然,三岛由纪夫起义不成最后剖腹自尽。最为有意思的是其中一位全共斗成员当时在讲堂上质询三岛由纪夫,事件结束他在一个小地方当了公务员,退休后研究起了三岛的死因之谜。

  • 顺着这个思路,姨学和屠支学在根本上认为支那人的劣根性是历史积累所造就的。只有大批量进行肉体消灭才能斩除劣根性。这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比如欧洲黑死病造成大量人死亡,屠盎(格鲁)屠出了一个文艺复兴。但这种“好处”是回溯性建构出来的,作为一个结果是可以接受的,但作为一种方法论来进行实施是具有很大问题的,实施的人断然无法享受“胜利”的成果。而这种历史所积累的“民族性”在屠杀后就会消失吗?造成的混乱结果是难预期的,很难具有指导现实的意义,发泄大于实际。

  • 再回到加速好了,这种思想在根本上颇有历史唯物主义的味道。通过大规模破坏生产关系,激化矛盾,进而引发阶级斗争。当然还是老问题,能破坏生产关系的只有共匪。网上骂人举报不太能破坏生产关系,在这个过程中也没法体现自己的主体性。如果在这个框架下思考,就不会被网上“加速”“吊路灯”等言论困扰,专注于观察生产关系的崩溃就好了。如果你是某国资委大拿,兴许能为加速真正做出贡献,以一时一地的破坏迎接未来的开放。

  • 姨学家们已经顿悟了民族发明的“真相”,那么再走多一步嘛。不要甘于做民族发明家,要做主义发明家。

( 由 作者 于 9月13日 编辑 )

@thphd #156822 @thphd #156822 所以我这就是闭着眼睛上来一顿吼。

弓凛 本站还没关注嘉然的人今天有难了

加速与西方对抗的不是习近平本人吗?

我是不支持加速主义的,本站支持的人应该也不多。支持加速主义的是葱姨轮这种人。我对加速主义后中国的前途保持悲观。加速主义也不一定能推翻中共。

我只是看到国家一天天烂下去,希望努力学习,为以后跑路做准备罢了。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战争时:坚决刚毅。失败时:顽强不屈。胜利时:宽容敦厚。和平时:友好亲善。 ——温斯顿·丘吉尔(英国)
example notif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