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支就是粉红,极端就是温和,反共就是五毛,相煎何太急 政治

本文是对/t/14522的拓展,以及对/t/14643的回应。


加入不同政治派别,例如粉红 vs 屠支,往往是境遇决定,和个人能力无关。

比如一个失业青年,他们家祖上是农民,日本人杀了他爷爷全家,然后他看到中国最近有反日游行,就可能冲上街去砸丰田车主,舆论就说他是极端民族主义者,也就是俗称的【粉红】。

而同样的一个失业青年,如果他们家祖上是地主,家产被党国没收了,红军杀了他爷爷全家,然后他看到中国最近有诸夏独立的宣传,就可能冲进党支部捅几个康米,舆论就说他是极端分裂主义者,也就是【独派】或者【屠支】。

所以同一个人既可以屠支也可以粉红,本质上都是填不饱肚子造成的生存压力,【屠支】和【粉红】不过是同一种压力的两种不同宣泄渠道。核心都是杀人,区别只是杀谁


采取不同斗争手段,例如极端 vs 温和,也往往是境遇决定,和个人能力无关。

如果这个年轻人没有失业,在工作过程中积累了一定的财富,那么他就可能转向温和、民主。这是因为他在政治上仍然是弱者,而暴力革命必然消耗社会财富,不利于保护他的私有财产。

反过来,即便这个年轻人来自一个资产阶级家庭,如果党国抢走了他的一切,那么他就可能转向暴力革命。这是因为他已经没有私有财产了,所以暴力革命对统治阶级的威胁,要大于对他自身的威胁。

所以同一个人既可以极端也可以温和,本质上都是财产不安全造成的生存压力,【极端】和【温和】不过是同一种压力的两种不同宣泄渠道。核心都是圈钱,区别只是圈谁


所以屠支与粉红、极端与温和背后其实都是同一批人,出于同样的动机,在不同的外界环境影响下,作出了不同的选择。

党国放松对人民的压迫的时候,例如2010年,中国的民主派就多,声势就大。既然每个人都有机会积累财富,为什么要暴力革命,把大家的财富丢到水里呢?所以温和民主是当时的主流。

党国加强对人民的压迫的时候,例如2018年以后,整个中国都哑了,民主派当然也哑了。在这种极权压迫下,每个人的生命和财产都不安全,微信上骂个熊都要拘留,那还何必温和民主,走极端路线收益不是更大?所以暴力革命是现在的主流。

如果明年猪头下台,换个改革开放干部上去,和拜登会见几次,和平解决中美贸易争端,再给人民群众多发点数字人民币,那现在这些屠支派,绝大多数又会转回温和民主派,继续给党国打工,一边打工一边给自己洗脑【中国现在还算不错,将来民主必定更好,我们要多建设少破坏!】

所以我特别反感那些【我们要反共】的人,也是因为这一点。共产党对它坏他就反共,对它好他就不反共,那他的政治立场根本就不稳定,而是随着共产党的态度变化而变化,这种人你根本无法信任,更别提合作了

  • 其实共产党对我还算不错,否则除非我父辈是红X代,我是不可能有机会读CS PhD以及出国的。那我为什么还要搞2047网站,给党国增加心理阴影面积呢?因为我做事是为我自己,是出于我自己的需要,和共产党对我好不好没有任何关系。

这种马基雅维利主义者,让他上台他只会采取跟共产党一样的做法,核心都是称帝,区别只是称谁


有人说话语权被极端派占据……收到这些消息,你自己本身也要判断,不要总想弄个大新闻,说现在全网屠支了,再把民主派批判一番。

  1. 反正本站没有屠支,虽然陈士杰的处境看上去有些不妙

  2. 不要管别人说什么,要看做什么

    袁红冰的暴力革命没人信,因为他那些是文学创作,实际工作什么也没做。郭文贵广场舞反共也是这个问题,人家法轮功不说其他,至少广场舞方面可以甩喜马拉雅好几个珠穆朗玛峰。诸夏以沪独为代表,去大使馆门前烧国旗,虽然观赏大于实质,但好歹也算是线下抗议了,而且党国拿他们没办法。

    但是新疆的维族呢?他们在中文世界没有什么话语权,你在品葱能看到几个维族人?又有几个华人真的支持东突独立?但党国却如临大敌,以至于要关押一百万人来防范。因为维族中的一些人确实给党国造成伤害了。所以声音大不等于威胁大

    香港的支联会呼声高是因为他们每年几万人到场纪念六四,但这是共产党默许的,不是他们自己争取的。现在国安法一来,支联会无法组织纪念活动,它的存在价值就归零了。而以反送中勇武为代表的独派分子,他们的活动本来就是共产党禁止的,所以国安法来了之后对他们没有什么影响,在家里屯枪和炸药的香港人是抓不完的,反而由于温和民主派全部坐牢,现在香港只剩下他们还能行动。那人们自然会支持他们,谁会支持无法正常运作的组织呢

    所以温和民主派的倒掉,并不是他们最近变菜了,而是他们本来一直就比较菜(即便呼声很高),共产党投鼠忌器+暂时没精力管而已。真动手第一个倒霉的必然是温和民主派。

    品葱独派当笑话看就可以了,时刻准备着保卫自己的土地,却连网站数据都懒得备份,屠支喊了这么久,屠了几个支

  3. 如果两种人是可以互相转化的(本文的三个例子),那么他们就是一种人,分成两种不过是为了合理地消灭另一半并夺取他们的资源而发明的借口,至少资产阶级是不会支持的,所以这种观点往往连半数支持都达不到,如果达到了说明这个国家穷人实在太多,不图不行了

    例如,大陆人就是台湾人,因为大陆人在台湾生活并没有任何本质上的困难(例如语言、文化上的隔阂),反过来也一样。反而是台湾的所谓外省人和土著之间存在一些不可调和的矛盾。当然我没有任何看不起绿营的意思,我只是觉得

    1. 绿营花在嘴炮上的精力太多,花在推广民族语言文字、消灭汉字上的精力太少,本末倒置。
    2. 绿营非土著太多,这些人可以跟福建人互相转化,所以我很怀疑如果台军在美军支持下占领福建,绿营政客不会兴高采烈地跑去参选中华民国福建省长。

    同理,广东人就是香港人,广东人下香港、香港人上广东都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即使在反送中运动期间,也没有因为北京洗脑宣传导致双方互相敌视。当时国内粉红都说香港好危险不要去,但我的广东朋友都照去不误,大家都是自己人,有什么危不危险的。当然我没有任何看不起港独的意思,我只是觉得

    1. 梗系先有大馬後有坡,要尊重事物嘅發展規律吖嘛
    2. 有冇可能設計一個測試,有效區分香港人同廣東人?
  4. 批判的武器不能代替武器的批判

    隔壁有个叫x登(xsden.info)的网站,是品葱的粤语人士分出去的。x登网友中的极端派,说2047亲共;不那么极端的本土派,说2047成分不清;偏理性的本土派,说2047岁静。唯一共识:陈士杰是大中华胶。

    但稍微了解计算机技术以及最近drama的人都知道,2047在国防方面既吊打x登,也吊打品葱,不要说 /leet了,就连HOI那样自学成才的三脚猫功夫,也够他们喝一壶的

    所以不能因为表面上屠支呼声高,就认为屠支派、本土派现在占上风,清华国军如果决定动手,战斗力比那些极端屠支份子、本土派全部加起来还要高得多。

( 由 作者 于 9月13日 编辑 )
4
9月13日 471 次浏览
5 个评论

绿营花在嘴炮上的精力太多,花在推广民族语言文字、消灭汉字上的精力太少,本末倒置。

绿营非土著太多,这些人可以跟福建人互相转化,所以我很怀疑如果台军在美军支持下占领福建,绿营政客不会兴高采烈地跑去参选中华民国福建省长。

——

绿营最大的问题是一个口头抗中保台的政党,不敢废他们骂了那么久的ecfa,不敢恢复征兵制,不敢得罪女权让女性也服兵役,他们的抗中保台永远只停留在网络上,当然由于反共脑残实在太多,所以在墙外还挺吃得开。

还有福建人口比台湾多,经济总量和台湾持平,经济增速比台湾快,福建人不会真的甘心被台湾人管,就像台湾本省人也不会甘心被外省人管一样。

  • 人的状态在压力之下是会改变的,这没问题
  • 就个人信仰而言,如果你在个人信仰方面改变了(这时候往往叫妥协),那么之前的积累都要推翻,这个 是一种损失
  • 切入点很小,是否可以?一个人的切入点可以很小,但不会阻碍它的上限发展。切入点本来就是越小越好的:这切入点往往是很个人化的理由
  • 永不妥协的点,一定是永不妥协。至于其它方面嘛,当然可以有态度,而且甚至随着时间发展 会有前后冲突的态度,这都很正常。但如果妥协了,则是不正常 / 妥协 / 背叛 / 抛弃 背弃 whatever
  • 以上描述是将投入与人的信仰联系起来,方便理解。接下来是正式要表达的: 如果将这种投入妥协模型项目化了(主视角不再是人,而是一个项目),那么所有的积累都会积累在项目里。一个人可以参加多个项目,各个项目之间“不妥协”的点应该是不冲突的,否则等于将会给这样的事发生的空间:为了坚持项目一而让项目二流产。
  • 人的精力是有限的(人件平均寿命约80年),但人可以参与多个项目,以人为主视角则是人的开心(开心、实现自我价值 whatever),以项目为主视角则是多个项目在消费人的精力。
  • 人应该尽早识别出“项目二”尽早退出,但人为了积累自己的能力 也需要一个个(必然流产的)项目来积累项目经验、提升个人能力(项目流产了、人的能力提升了, 项目经验和人的能力是可以用在下一个项目之中的 aka 可以被下一个项目所消费)
  • 那些“以一敌十”的人的存在,当然就是基于如上的可能性。在项目的视角里,如果这样的人被纳入了一个新的项目,必然会让项目更加顺利。人和人的 pk 也转变为 项目和项目的 pk 了,两点好处:一 抓不到人 也就泯灭不了人 泯灭不了战力,二 项目的寿命可以比人的寿命更长 故而即使项目的胜利不必是特别大的胜利 项目的存活就是一种胜利,“熬死对手”在越尖锐、激烈、文明与野蛮并存的对抗里 这是很普遍的:我这个项目立得住,对手倒了,那么就是我赢。

A new scientific truth does not triumph by convincing its opponents and making them see the light, but rather because its opponents eventually die, and a new generation grows up that is familiar with it. -- Max Planck, famous physicist 马克斯·普朗克 物理学家

( 由 作者 于 9月13日 编辑 )
消极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A new scientific truth does not triumph by convincing its opponents and making them see the light, but rather because its opponents eventually die, and a new generation grows up that is familiar with it."

人性不可改变,所以只能耐心地等他们死了...

NoStepOnSnek Life, Liberty, Property

@消极 #156866 这句话明显是错的

@公孙策2 #156788 进入互联网时代想消灭一种本来就已经很成熟的文字本来就很难,汉字作为一种很成熟的文字已经得到了台湾不分任何族群的普遍接受。要在21世纪靠行政命令彻底消灭那肯定是不行的。 在墙外,反共反中很多情况下都是眼球经济了。所以越极端的言论就越能得到支持。这就是为什么民进党支持率很高的一个原因。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林彪)他说着说着,叶群从一个沙丘里也钻了出来,她赤身露体,披头散发,青面獠牙,大声喊叫:‘姓江的,你今天可跑不了啦,跟我们一起走吧!’她伸出两只大黑手,指甲老长老长的。我真有点害怕了,于是,就跑啊跑啊。可是,怎么拼命也跑不动,喊也喊不出声音来,可把我给急死了。我被噩梦惊醒,发现出了一身大汗,被子都湿了…… ——江青(中国,PRC)
example notif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