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粉/粉紅/屠支派/港臺本土派的崛起,證明了民主派的全面失敗和話語權的喪失 时事

在1980-2015年,在習包子修憲之前,民主派/公知的勢力很強,微博、微信、知乎、飯否基本上是對共產黨不滿的聲音,都是要求中國改良、民主自由、尊重憲政,要反思文革、饑荒等毛澤東造成的災難的聲音,毛左、逆向民族主義者、屠支派等極端勢力的聲音很小,經常被民主派打成五毛、中國政府的爪牙,被主流聲音拋棄。

但是到了習包子修憲後,直至現在,獨立媒體被打壓,所有媒體/教科書/媒體被共產黨控制,自媒體成爲戰狼媒體,大外宣的猖狂,刪貼禁言封號的增多,在加上海外民運的無能(都被共產黨/法輪功/獨派統戰),所以民主派和自由派的話語權被奪走,很多人被捕,被污名化,被打壓,公民社會和ngo這些在共產黨看來是顏色革命組織的消失,加上貧富差距和中港矛盾的加劇,讓很多人,尤其是中/港/臺的年輕人,對中國的民主派/民主運動/公知日漸失望和絕望,在加上中共的挑撥,思想越來越極端,前者成了毛粉,後者成爲了本土派/獨派。

毛粉在中國宣傳的忽悠下,認爲毛澤東沒做錯什麼,三反、五反、文革、饑荒、文革等等要麼是資產階級的謊言,要麼認爲是革命過程必須付出的代價/犧牲品,要麼認爲階級敵人和小喬爾布亞該被打倒和抄家,中國現有的媒體在歌頌毛澤東,再加上沒完全否定毛澤東和追究文革、三反、五反、土改的錯誤和罪責,而抨擊毛澤東錯誤的人被捕或者噤聲,文革等問題不敢公開討論,現今中國貧富差距加大,996007的盛行,福利的匱乏,極端不公平的社會,使這些人認爲責任都在下面,毛澤東沒錯,都是敵對勢力收了cia的錢抹黑和醜化毛澤東,然後就盲目崇拜毛澤東,認爲毛會把他們帶向社會主義天堂。新左派和tankie派也這麼認爲。

港臺年輕人,特別是香港,不光討厭建制派,對泛民主派的厭惡有過之無不及。泛民主派有的在2010年向中國政府/建制派妥協,加之中國大部分人的確是歲靜/粉紅,他們認爲傳統民主派/左膠騎劫和出賣了民主運動,而且認爲中國大部分人的確是天生擁護威權主義和大一統集權意識形態,醒不過來,奴性十足,跪舔帶來災難的cpc啊,既然那麼喜歡cpc和獨裁,厭惡民主,那就受着唄,反正和cpc絕配,爲什麼民主派要平反64和給中國人帶來民主(建設民主中國)?反正中國不可能民主,也不配民主,還不如關心自己的民主和法制情況,沒義務關心中國的民主和中國人的遭遇,支持中港區隔,井水不犯河水,而且大一統就不利於民主,必須港獨/城邦才行,香港獨立,唯一出路。香港支聯會義工被抓,被解散後,更加鞏固了他們的想法,他們覺得民主反共,救亡圖存愛國沒用,必須脫支建國,解殖(他們認爲中國是大一統殖民帝國主義國家,這個我認同)才能給香港帶來真正的民主、自由、自治。

溫和臺派和綠營要關注中國大陸民主一些,覺得只有民主才能不威脅獨立/談論統獨問題,極端的就認爲中國壓根不可能民主,除非消除大一統意識形態。不知道品韭上miule這個人說的“沒有義務促進中國大陸的民主。大一統中國不除,東亞就只能生出和中共同質的極權帝國”嗎?(不過我不討厭他支持獨立,只是他太復讀機了,而且說批評劉仲敬的人就是反對獨立,借批評劉仲敬來反對獨派,我見過的很多獨派/本土派都不喜歡姨學,所以這個謬論不能成立。)

屠支派就是逆向毛粉,不知道chonglangtv嗎,他們都喜歡毛澤東,覺得他是可敬的屠支大佐,說一個日本人才屠殺了106個支那人,就氣喘吁吁,還被處死和中國人嗎,毛澤東殺死了幾千萬支那人,支那人還膜拜他,還覺得他沒法被“醜化”,還覺得毛澤東是對的,那還不如學習毛澤東(當然也有張獻忠)三反五反土改文革饑荒殺死千千萬萬的支那人算了,反正支那人也會膜拜你的,他們是畏威不懷德。

粉紅就不用說,大家都懂,不過粉紅越來越向毛粉方向轉變,建制粉紅越少,如胡錫進被毛左批鬥,云云。

反正現在,民主派和自由派的愛國民主憲政公平正義等“顏色革命”話術和敘事方式的失敗,讓很多中國人和港臺人就對民主中國很失望,要麼擁抱威權,要麼呼喚文革,要麼分裂中國。

不過民主派,特別是海外民運,自身也有責任。自己內鬥嚴重,宣傳渠道落後,思維僵化,盲目膜拜川普,思想脫離中國的羣體(包括農民、工人和學生),還有脫離香港,臺灣人的思維,自然會失敗的。殊不知民運的很多網站都是很落後的,就和中國政府的網站一樣,都是千禧網站,很落後的,香港的媒體/網站/民間組織的網站都要好看得多,而且諸如端傳媒和立場新聞,眾新聞的水平都要吊打牆內/民運/輪子媒體一大堆。

香港的民運人士,本土派人士都要遊說西方政客,和西方智庫還有媒體,還有評論員,還有民間人士/人權組織合作,說服他們支持香港民主運動,中國民運做了什麼?什麼都沒做。香港的民間團體,流亡政府,人權組織都要強於中國的民運人士,話語權也要大於這些人。

法輪功雖然製造的假新聞、陰謀論很多,但是也成功吸引了一些西方右翼人士和反對建制派的貧民,他們和保守派智庫合作(包括傳統基金會,哈德遜基金會等智庫),西方保守派媒體/評論家,保守派政客都支持他們,說明了什麼?他們的宣傳也成功了,中共的外宣和tankie派,粉紅都被外國人和媒體排斥,他們的支持遠大於中共外宣,成爲了西方不少人的擁躉。而且也吸引了不少民運人士。

獨派就不用說,新疆和臺灣的獨派掌握的媒體很多,尤其是臺灣,臺灣擁有不少的媒體,批評中國,擁護民主和自由的很多,支持獨立的也不少,當然支持統一的也多,但由於習的加速,支持統一的越來越少,支持獨立(從status quo到爲臺灣正名的)越來越多,不過極獨的是極少數,絕大數是status quo和淺綠(就是支持臺灣修憲,取消中華民國元素,臺灣入世)的人。他們也吸引了不少中國異議者,如姨學和逆民的擁躉,左派人士(臺灣的獨派也比較左翼,和香港的本土派不同),像余傑這樣的右翼逆民民運,變態辣椒等,品蔥的絕大數用戶。

民主派的聲音日漸式微。新的派別和道路已經開闢。民主派自己也要反思這種情況了。

( 由 作者 于 9月12日 编辑 )
3
9月12日 972 次浏览
31 个评论

在维尼上台前的胡温时期,民主派有过在海外联合上书等光辉历史。但恰恰是维尼上台后的这段时间,海外民运人士反而是让人感觉非常的差强人意。

比如你所说的香港民主运动,像郭文贵,曹长青,王军涛这些人,我不相信他们没法和白宫或者美国的国会议员说上话,但结果是,至少我所了解到的公开资料里,他们都没有动用自己的人脉试图同国会议员之类的进行接触。更多的只是在推特上一味批判中共的作为。

我觉得很大一部分是因为你国当代年轻人越来越恶臭,也就是品葱那些人俗称的“支性”,完全讲不了道理。 像香港台湾年轻人和国内那些自由派越来越极端化都是对你国年轻人这种过分态度做出的应激反应,进而恶性循环。 但是要说前因后果又太庞大这里就不展开来讲了。

糟糕的地方不在于他们是顺从的,在我看来他们如果只是顺从的问题的话其实还有救,

真正难搞的是他们自认为自己是“觉醒”和“反抗”,就是爱党爱国。 他们跟其他国家年轻人一样是叛逆的。 只不过他们的叛逆,针对的是自由主义,他们认为自由主义和民主法治是老一辈公知搞出来的迂腐落后保守的东西,威权和那种管天管地管空气的中国模式才是象征潮流和进步的

我估计这种很多人比较难理解,其实说通俗点,直接把怪客v里面的那些台词都换换就大概懂了,荒诞感十足。

“在这面具之下的是爱国主义,而爱国主义是杀不死的!”

“中国人民不应该害怕西方民主,而是西方民主应该害怕中国人民!”

这种已经形成了广泛思潮的东西非常难启蒙,即便拆墙都不一定有用,没个十多年都很难消退

( 由 作者 于 9月12日 编辑 )

內鬥這點非常有感,左右互搏就炸了(CLTV)

但以前某些“公知”也确实造了不少极端的谎言,比如“日本人喝马桶水”“青岛下水道德国油包纸”,如今这些成了污名化整个“公知”群体的“罪证”。

当然有一些人是直接倒向中共的,“孤烟暮蝉”在11年痛斥国内地方不作为,“上帝之鹰”孟驰则是骂过毛,如今在微博上是忠犬。

( 由 作者 于 9月12日 编辑 )
Provident 溫和台派 看見品蔥的姨粉太多 質量太差 就到了2047 支持台灣獨立 但不支持姨學的民科獨立分裂理論 討厭國民黨和共產黨 但寬容反共統派 不排斥統派

@迫真共和国 #156753 你說的年輕人有支性我明白。他們應該算是中國最粉紅的羣體了(其次是老人)。實際上原因很容易就想到:共產黨的宣傳機器,他們沒經歷文革和饑荒等毛澤東一人製造的災難,加上自由派雜誌和媒體(如炎黃春秋)被審查,死記硬背的填鴨式教育,無知情權,他們自然容易被洗腦和控制。

至於有反叛精神,抱歉,恕不相信。很多年輕人都是喜歡穿古裝和喜歡傳統文化的,而且也內卷和被考試機器和填鴨教育弄得類似行屍走肉,所以呢反叛精神,獨立思考能力和批判能力是沒有的,很多應該是追捧威權主義的。用v怪客形容他們是侮辱v怪客了。

至於覺得“覺醒”和”反抗“的,估計就是我上述說的毛粉。他們覺得民主派講的太老套了,過時了。而且中國擅長把舊的東西包裝成新的,如人工智能、共享單車、移動支付等等,其實外國人早就發明了這些技術——有的是上世紀發明出來的,而粉紅對此一無所知,中國政府一忽悠,他們就信了唄。除非有父母或者老師指點迷津,否則很難醒來。加上教培行業的打壓,境外教材在中小學的全面禁止,習思想手冊的發行,戰狼自媒體的猖獗,缺乏獨立思考能力,否則很難醒來。

@迫真共和国 #156753 我觉得只要是“真诚的”,哪怕是毛左,是塔利班,都可以沟通,可以教化。

但如果他们是出于欺弱慕强的社达心理,才去给头顶上的利维坦站台的话,那么这种人很可能已经丧失了“见孺子入井而不忍”的为人基本的恻隐之心,是个冷漠无情不择手段之辈,如果只是个人,就不能与之交往,离而远之,如果整个社会风气就是如此,那就要去国离乡,别做回望的盐柱了。

( 由 作者 于 9月12日 编辑 )

@addjapan #156749 郭文貴這個人和西方alt-right是結合緊密的,他和班農(bannon)這個人簽過協定,和法輪功和西方右翼網友親和力也比較強,成功吸引了一大批西方右翼網友支持反共(當然支不支持中國民主就另當別論了),他也是成功統戰了一批西方人。

曹長青和西方另類右翼還有臺灣深綠結合也比較緊密,關係也比較友好,而且他算是郭文貴的好友。

就這種騙子都能吸引西方一些右翼人士和一大票民運,讓他們對郭文貴、班農和川普言即聽從,你說傳統民運有沒有問題?連滕彪都不想和傳統民運混下去了,而是和臺灣獨派、維吾爾人合作,還遊說西方政客抵制冬奧會,還和西方學者、智庫、大學合作,他的英文水平也很好,文化素養也不錯,和羅冠聰有的一拼,我都覺得羅冠聰和滕彪算是高質量民運了,只不過一個是香港民運,一個是中國民運。

躺平了
倪倪 自由散漫

@迫真共和国 #156753 真的说出了我的心声,我之前一直觉得图纸极端,现在看来粉红比支黑极端多了

岿然宽衣
奭麦郎 满辗鲜衣八岿合艰萨逆疯金颐提酵甚瞻冰坡秩歼殊淆冯

@迫真共和国 #156753 他们的“觉醒”就是把辜鸿铭这种老僵尸搬出来,全面开倒车

消极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奭麦郎 #156782 粉红有多少清粉我是高度怀疑的。虽然粉红是支持建制的,但是习皇的建制有多少是辜鸿铭,这事我暂且蒙在槟榔屿里。

文章結構建議梳理梳理,我覺得你想說的大概是:因為民主派牆內被清洗,年輕人人均腦殘,加上海外民運很廢柴,所以港台佬和一般通過阿陸對民主派喪失信心,從而導致民主派被各路阿貓阿狗阿公暴打,輿論陣地盡失,民主派需要反思。但是你現在一會提民主派的黃金時代,一會聊香港後生仔連泛民都討厭,一會又說牆內毛左粉紅如何,前後聯繫不清不楚,實在很難讓人看下去。

至於你和下面一些回覆的觀點,民運怎麼救我不敢亂說,但對牆內民意揣測這點我今天就得罪你們一下:牆內言論被強力控評你們哪裡是第一天知道,今天看到網上滿是粉紅就斷定年輕一代完全沒救,明天網評員放假評論區翻車又高呼人民有力量中國有希望,這戲碼在品韭都演爛了,所以我說有些心態抖得比總路線還猛的網民實在是sometimes naive,還要學習一個。

( 由 作者 于 9月13日 编辑 )

独派本来就是民主派吧

我以前是琼独分子,但是现在对海南独立问题变成了中立态度。我除了反对单一制大一统以外,对联邦制大一统和分裂之间目前持中立态度。也就是说,只要不是大一统单一制或者专制,我都能接受。至于总统制总理制半总统制和君主立宪制,我也是中立,但是一党专制,变相一党专制,军事独裁,君主专制等任何专制,我都坚决反对

@Provident #156770 不是,他们认为这种复古就是具有反叛精神,代表着对西方普世价值的抵抗觉醒。 伊朗也有大学生把戴头巾和伊斯兰教当成是对王权的反抗象征

( 由 作者 于 9月13日 编辑 )

@奭麦郎 #156782 就像看到某个成天嘴边说什么觉醒,抵抗精神,人民自由,还喜欢看1984的青年,以为志趣相投,想对话的时候,结果人家理解的1984和v字仇杀队是说这些作品很好的讽刺了西方国家的数据监控统治,西方国家太坏了,西方国家这种制度必然走向崩溃,还是中国好。 最后说几句“你工人爷爷来了”“资本家就该挂路灯““搞工会?境外势力阴谋吧!““党中央为我们做主啊“

这时候正常人都该想着这人脑袋为何不在自己手里,为何自己手里没把刀把这个傻逼屠了

( 由 作者 于 9月13日 编辑 )

@迫真共和国 #156808 巴列维时期这么做还真是反抗象征,但是今天的中国是更像巴列维王朝还是更像霍梅尼时代呢?

@迫真共和国 #156810 借刀杀人,让这位青年去冲塔。如果他不肯冲,那就说明他根本不是觉青,而是一个喜欢看铁拳锤爆反贼的一个sadist,这种人,要比喻的话,就是虐猫视频爱好者。觉青是真相信西方坏中国好,中国开明进步,那就必然会撞上中共的墙和铁拳。而某些社达反人类分子,那是因为他们根本对于“工人爷爷”,“党中央”之类的东西有很清醒的认识,他们就希望铁拳砸死那些城市中产混得好的人,满足他们看虐猫虐狗视频的sadism. 某些支黑反贼也是喜欢看社会主义铁拳砸烂粉红狗头的,一样的思路。

@消极 #156815 你没懂我说什么意思 粉红反抗的是整个世界由西方主导的普世价值,包括国内的公知和自由主义者,而不是本国体制,比较巴列维还是霍梅尼没意义。

我只是让人方便理解才举巴列维头巾的例子,所谓抵抗象征是可以变动的,在人们看来保守的东西也可以当成是反抗,实际上两者不可混为一谈。

冲什么塔?人家理解的冲塔是乌合麒麟这样的讽刺艺术家,在强大祖国的庇护下才有了免于西方铁拳的自由创作机会

( 由 作者 于 9月13日 编辑 )

@迫真共和国 #156821 冲塔是让他们多去粉红网站刷工人爷爷有力量,铁拳锤死资本家,党中央为人民做主降房价稳物价之类的。多让他们刷刷早晚被铁拳。

“粉红反抗的是整个世界而不是本国体制”

整个世界包含本国没有?不包含本国那就是入关学。包含本国那就是马列主义革命。

@消极 #156824 你说的这种冲塔多的是,贴吧一堆这种,挺多发嘲讽资本家表情包的

马列主义革命?纳粹马列缝合怪而已

@庆丰话 #156792 我在這篇文章說的“民主派”是傳統的民主派,是支持反共救國和愛國民主和改良派這一類政治光譜的政治派系。獨派當然也支持民主——不過他們覺得他們沒義務促進中國大陸的民主,不支持建立民主中國,覺得先港獨和臺獨,或者是建立聯邦制了才有可能民主。他們也擯棄傳統民主派的大中華意識,就是“先救中國才能有民主,中華文化是美好的,只是中共破壞了和毀滅的中華文化”的這種意識形態。

瓊獨我覺得很難。海南海峽比臺灣海峽更加狹窄、水深也更淺,而且很多是東北人——基本上沒有獨立的意識/基礎,和西藏新疆香港臺灣有很大的甚至是本質上的區別。

@庆丰话 #156792 如果是溫和綠營的話,他們也是支持大陸民運的,覺得先有民主再談統獨問題,他們維護臺灣的民主(不過藍營不這麼認爲),並支持推進中國大陸的民主。這從民進黨等淺綠和王丹這樣的民運人士關係很好,以及李明哲那個被拘留於中國的民主人士就可一目了然——李明哲本身也是民進黨的成員,支持太陽花運動,但是他也支持中國大陸的民主自由,在中國大陸推廣民主思想、試圖啓蒙中國絕大多數人,但是他這個敏感身份的人居然在qq上普及民主,也真是太危險了,編程隨想用tor都神祕失蹤了,還不如說用qq,用qq談論民主自由人權就是玩火。

極端綠營就不同了,他們覺得沒義務促進中國大陸的民主,臺灣民主就行了,爲何關注中國怎麼樣?有的甚至認爲中國大陸的民主是對臺灣身份認同和主權獨立的威脅。

@太陽三觀測站 #156791 我說的卻又點匆忙,而且的卻又一些問題,其實我想說的就是因爲中共的洗腦和加速獨裁,所以中國的年輕人越來民族主義和擁護極權,所以不少反賊也很失望,就拋棄了傳統民主派和改良派的路線,很多支持獨立分裂或者屠殺支那人,或者支持習包子加速,只有這種辦法才行。

“今天看到網上滿是粉紅就斷定年輕一代完全沒救,明天網評員放假評論區翻車又高呼人民有力量中國有希望”持有這兩種觀點的完全不是同一種人,支持前者觀點的很多是支黑/逆民,他們覺得中國粉紅民族主義者、自私的歲月靜好太多,所以中國不可能民主,中國人奴性太強,擁抱強權,和ccp絕配,三位一體,沒一個是無辜的。哪怕翻車了他們也說是“挨打後的豬叫,和覺醒沒半毛關係”,說很多還是暫時的覺醒,之後又會進入歲靜河粉紅的狀態。

支持後者的就是覺得中國人還是有覺醒的希望的,只是中共刪貼控評,很多人不敢發聲,不能代表民意,沉默的大多數還是存在的人。這個我不贅述。

@迫真共和国 #156821 明白,他們大多是是基於無知。原因大家都知道,只不過中共能夠將服從威權洗成反叛,這就能說明中共宣傳技術還是有進步/雙重思維橫行。

@倪倪 #156776 粉紅支持屠殺和消滅美國/日本/臺灣/東南亞國家/歐洲,要屠殺的國家和憎恨的國家太多了。尼哥黑鬼印度阿三越南猴子韓國棒子醜國白皮豬黃皮白心日本鬼子不是鬧着玩的。當然不少反賊被逼成支黑的原因之一也是這個吧,粉紅的語言太過於粗俗鄙陋,出言不遜了。屠支派只是想消滅中國(支那),屠殺中國人。但是粉紅同樣也想消滅中國人,如趙盛燁想要讓中國和美國同歸於盡,有的粉紅想殺公知自由派港獨(扣的帽子)臺獨反華乳化勢力白左,還有殺光窮逼(在他們看來,他們是窮了才抱怨cpc,支持殺光他們,這樣才不會拖祖國的後腿)。的卻粉紅要遠極端於支黑/屠支派。

废物
observerEDGE 始终坚持图书馆革命,星星之火,终会燎原

@阿里萨斯 #156771 毛左他们真诚的觉得反动分子的孺子都该扔到井里活活摔死。

社达这种东西,不可相处,但可利用。

网络上声音大完全没有意义,美国政府做过评估的,认为内地汉族武装反抗的可能性非常小。

而对在土耳其的流亡维吾尔人的实地调查表明,大部分人还是希望和平定居。但是有反抗意愿的,包括加入叙利亚自由军的,大部分人都希望打回新疆,这才是美国政府希望拉拢的力量。

@kittydog #156846 拉拢维吾尔人?利用维吾尔话题破坏一带一路,破坏中国与伊斯兰世界和欧盟的关系。这个可以有,也没什么不对。

武装维吾尔军?911的苦头还想再尝一次是吧?

@公孙策2 #156854 问的好。

调查报告里也提到了这点,大部分维吾尔人表明并不想建立政教合一的国家,事实上大部分人都是相当世俗化的。美国认为他们的立场更倾向于建立蒙古、塔吉克斯坦之类的世俗化的中亚国家。

@太陽三觀測站 #156791 对啊,现在内网里面不满的情绪基本上都无法发泄,据我所知很多墙内的人还是挺不满的,就是没有能量,上面也有人说了 汉族武装反抗的可能性非常小,只能在内网里面用隐晦的方式挖苦讽刺。

@Provident #156831 主要你的幾篇長文都有這個問題...我不知道你是怎麼看,但我要是覺得把握不好我寫的東西我一般就直接不發了睡大覺了。

持有這兩種觀點的完全不是同一種人

確實可能不是一種人,但都算盲目判斷民間輿論。微博評論區什麼的拿來吐槽還無所謂,拿來當嚴肅論證的唯一論據我看多半要鬧笑話。

@Provident #156834 不对吧,穷逼支持共产党的人特别多,富逼才不爽

@dellalove #156953 在粉紅眼裏,你支持反共民主自由獨立的就是窮逼,窮了才反共反華,有個粉紅還說了“在2020年的中國賺錢活命還要國家幫忙的是廢物, 搬磚都一天賺200”,說中國廢物窮逼太多,給廢青和境外勢力抓把柄(遞刀子),全都該殺。

當然窮人和弱勢羣體由於沒機會和渠道接受高質量教育,受教育水平低,難以培養獨立思考能力和批判能力,位於封閉的落後的環境裏,容易受戰狼自媒體的影響,所以共產黨就容易給他們灌輸知識和洗腦,所以呢窮人支持的的卻不少。富人就不知道了,看情況。看他是趙家人抑或是被打倒的對象。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应当惊恐的时刻,是在不幸还能弥补之时;在它们不能完全弥补时,就应以勇气面对它们。 ——温斯顿·丘吉尔(英国)
example notif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