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 中國社會的資產階級的本質 时事

作者 獨立工會

資本來到世間,每個毛孔都帶著血和骯臟的東西。經過短短幾十年發展的中國資本,則要從勞動者的每個毛孔中榨出血來,不榨個一幹二凈誓不罷休。

筆者之前的文章(血汗工資製度巨大創新——美團製),對“美團製”榨取工人血汗的藝術做了揭露。美團製逼得騎手沒有什麽活路,騎手消極的、主動的反抗從未斷絕,國家不得不在美團外賣問世的第八年對其進行整治,要求其為騎手繳納社保、不得用算法壓迫騎手等等。當然,效果究竟如何,還有待觀察。

消息一出,美團股價大跌,一幫無恥的資本家幫閑走狗發出半是威脅、半是絕望的吼聲:給騎手繳納社保,一年要多花幾十乃至幾百個億,這樣一來美團必然陷入虧損……看似危言聳聽,卻揭示了一個不可告人的秘密——美團的利潤怎麽來的?原來是靠克扣幾百萬騎手的社保養肥了一小撮資本家。

不給騎手交社保意味著什麽呢?意味著騎手的住房、醫療、失業、生育等沒有得到任何來自企業的保障,他們在用自己的生命健康和後半生的幸福為企業家們創造源源不絕的利潤,這就是所謂的“人口紅利”。

“美團製”暴露了資本家和工人利益的完全對立:資本家要富,工人就不能活;工人要活,資本家就要破產。

資本家想盡辦法從工人身上割肉放血,美團利潤的來源,不止是社保。

騎手上線,每天要交三塊錢的保險費,一年得花1000多,而騎手自己買全年的意外險,也就兩三百塊錢。

騎手自掏腰包的保險費,也要被他們克扣!與美團同屬一丘之貉的“餓了麽”,騎手送餐猝死,只願意“出於人道主義賠償2000元”,後在輿論聲討下才不得已把賠償金額提到了60萬元。簡直是吃人不吐骨頭。

超時罰款,差評罰款,投訴罰款,甚至客戶退餐騎手尚未取餐也要被罰款,每位騎手繳納100元的押金,罰款就從其中扣,扣完了再充。即使每位騎手一天超時一單,幾百萬的騎手一天就是上千萬的罰款,更不要說那些經常超時的新手了。這些罰款,自然全部進了美團的腰包。

強賣設備,每年三套服裝加上餐箱和頭盔,得花幾百塊錢,比市場價貴了不少。

美團就是這樣,從工人身上這裏劃開一道口子放血,又從那裏割下一塊肉來,把自己養得腦滿腸肥。工人為了自己的生存去抗爭,美團的資本家及其走狗就說:“你們這是不讓我們活!我們活不下去,你們也別想活,等著失業吧!”

我們不禁要問,社會國家的發展,就是要犧牲多數勞動者的生命財產來養活一小撮資本家嗎?

這些資本家為了達到壟斷並盈利固然投資了一些資本,可問世八年,早就回本了吧?你們賺的幾十億乃至百億千億,可不折不扣的全是騎手的血汗錢。這期間,有多少騎手受傷,又有多少騎手死於非命?

這些資本家,為社會做出了多大貢獻呢?提供了一個商家和顧客的中介平臺?對不起,那是996的碼農和客服搞得。創新了科技和算法?什麽算法呢,不斷縮短送餐時間逼迫工人闖紅燈和讓騎手超時的算法嗎?另外,你們對商家有無監督呢,有多少人吃的是損害身體健康的僵屍外賣呢?

從社會發展來看,這一小撮資本家沒有任何存在的意義,是地地道道的的寄生蟲、吸血鬼。

他們破產了,工人就要失業,人們就吃不上外賣了嗎?非也!我們可以想象一個沒有資本家的時代:工人正常送外賣,碼農不用996,社保全交一分不差。只不過是把被資本家侵吞的還給工人而已。

資本主義創造了巨大的生產力,但在日益發展的生產力面前,資產階級日益變得多余。

“美團製”的出現,簡直是資本家的恥辱,他們不再問是不是有利於促進生產力的發展,不再想企業的“社會效益”,不再考慮打造什麽“百年老店”,不再顧及自己的臉面而進行公開的劫掠。只要能賺錢,哪怕是傷天害理也不在乎。

他們的利潤是哪裏來的?是公然搶劫,是從幾百萬乃至上千萬騎手的褲兜裏偷來的。

沒有生產,只有赤裸裸的掠奪,一點一滴的搜刮,普通人不屑一顧的一毛兩毛,一塊兩塊,美團的資本家們的眼裏則放出了貪婪的綠光。

你們說給工人交不起社保,那你們的高管、董事每年的利潤又有多少億呢?

這樣發家的大富豪,能指望他們帶動後富嗎?

以“美團製”為代表的資本走到了窮途末路,為什麽?因為哪裏有壓迫,哪裏就有反抗,資本家不讓工人活,工人們難道要坐以待斃嗎?

8月4日 32 次浏览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example notif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