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学入门启蒙目录 站务

原标题:不搞真启蒙的都是骗子

原文作者:BE4

  1. 批判思維訓練。GRE作文argument題庫和提綱, 来源 (核心)
  2. 思考社會。逐題論述,會對社會議題有較完整的思考 (核心)
  3. 政治学 Andrew Heywood, Politics, 4th Edition(核心)
  4. 瞭解共產黨的意識形態機器 (核心)
  5. 中共的體制及官場文化 (核心)
  6. 台湾研究论文集 (可选)
  7. 網絡匿名技術,數字隱私和反操縱。「編程隨想」, PrivacyTools, Prism Break, Tails OS, Whonix。数字反抗者不应信任任何机构,对中共安全部門、美國FBI、Google等都应一视同仁。(核心)

课程名称: 中文自由人的基本素养
课程目标: 训练思维、掌握世界结构、网络反跟踪基础
课程要求: 中文、英文、无阅读障碍、爱自由
学时估计: 完成每大项需1个月 (不轻松)
延伸阅读: 观点达摩俱乐部


PS: 告别贴,转自本人github https://github.com/NodeBE4

PPS: 要干货的,先花七个月或者五个月干完本课

4
7月31日 495 次浏览
7 个评论
thphd 2047站长

楼主位的目录是为【自由人】打好理论基础,【自由人】是很高的目标,相应的课程难度也不低,适合学校里的优等生。

如果觉得上述内容太高深、缺乏学习动力,可以试试下面这些较为浅显易懂的:

( 由 作者 于 8月28日 编辑 )

唐德刚:《晚清七十年》、《袁氏当国》、《李宗仁回忆录》、《胡适口述自传》、《顾维钧回忆录》、《吴国祯回忆录》、《张学良口述历史》

黄仁宇:《万历十五年》、《放宽历史的视界》、《赫逊河畔谈中国历史》 、《资本主义与廿一世纪》、《现代中国的历程》、《中国大历史》、《近代中国的出路》、《新时代的历史观:西学为体,中学为用》、《大历史不会萎缩》

王桐龄:《中国史》

蒋廷黻:《中国近代史》

钱穆:《国史大纲》、《中国历代政治得失》

李剑农:《中国近百年政治史》

王亚南:《中国官僚政治研究》

费正清:《美国与中国》、《伟大的中国革命》(此书作者晚年有过深刻的反省)、《观察中国》

《剑桥中国晚清史》

《剑桥中华民国史》

马可·波罗:《马可·波罗行纪》

林达:《历史深处的忧虑》

汤因比:《历史研究》

斯塔夫里阿诺斯:《全球通史:1500年前和1500年以后的全球文明》

摩尔:《民主和专制的社会起源》

魏特夫:《东方专制主义对于极权力量的比较研究》

亨廷顿:《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

韦伯:《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

肯尼迪:《大国的兴衰》

波普尔:《历史主义的贫困》

布莱克:《现代化的动力》

斯宾格勒:《西方的没落》

诺斯:《西方世界的兴起》

霍布斯鲍姆:《极端的年代》

托克维尔:《旧制度与大革命》

道布:《资本主义发展研究》

沃勒斯坦:《现代世界体系》

布洛赫:《封建社会》

福柯:《规训与惩罚》

汤普森:《英国工人阶级的形成》

索布尔:《法国大革命史》、《法国革命的农民问题,1789-1848年》

布罗代尔:《15-18世纪的物质文明、经济和资本主义》、《菲利普二世时代的地中海和地中海世界》

希尔顿:《中世纪英格兰农奴制的衰落》、《从封建向资本主义过渡》

希尔:《英国革命:1640年》

伏尔泰:《路易十四时代的历史》

哈兰:《英国宪政史》

卡莱尔:《法国革命史》、《宪章运动》

希罗多德:《历史》

修昔底德:《伯罗奔尼撒战争史》

爱德华.吉本:《罗马帝国衰亡史》

罗斯金等著:《政治科学》

安德鲁•海伍德:《政治学》

拉斯维尔:《政治学:谁得到什么?何时和如何得到?》

汉密尔顿等:《联邦党人文集》

托克维尔:《论美国的民主》

密尔:《代议制政府》、《论自由》

熊彼特:《资本主义、社会主义和民主》

潘恩:《人权论》

《第三波:二世纪后期民主化浪潮》

李普塞特:《政治人:政治的社会基础》

摩尔:《民主和專制的社會起源》

布热津斯基:《大失敗 :20世纪共产主义的兴亡》

福山:《历史的终结》

波普尔:《开放社会及其敌人》

阿伦特:《极权主义的起源》

哈耶克:《通往奴役之路》

布坎南:《自由、市场与国家》

萨托利:《民主新论》

洛克:《政府论》

沃拉斯:《政治中的人性》

柏拉图 《理想国》

亚里士多德:《政治学》

马基雅弗利:《君主论》

卢梭:《社会契约论》

柏克:《法国革命论》

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古德诺:《政治与行政》

拉斯基:《国家的理论与实际》

达尔:《民主理论的前言》、《民主及其批评者》

亨廷顿:《变化社会中的政治秩序》

诺齐克:《无政府、国家和乌托邦》

哈贝马斯:《合法性危机》

安东尼·唐斯:《官僚制内幕》

普沃斯基:《民主与市场》

贡斯当:《古代人的自由与现代人的自由-贡斯当政治论文选》

米歇尔斯:《寡头统治铁律-现代民主制度中的政党社会学》

德热拉斯:《新阶级-对共产主义制度的分析》

韦伯:《经济与社会》

诺格德:《经济制度与民主改革—原苏东国家的转型比较分析》

马利旦:《人和国家》

霍布斯:《利维坦》

边沁:《政府片论》

阿尔蒙德:《比较政治学》

赫尔德:《民主的模式》

沃伦:《民主与信任》

佩特曼:《参与和民主理论》

施米特:《政治的概念》

阿克顿:《自由史论》

弗里德曼:《自由选择》

佩迪特:《共和主义》

文森特:《现代政治意识形态》

亚当·斯密《国富论》

萨缪尔森《经济学》

凯恩斯:《就业、利息和货币通论》

罗斯托:《富国与穷国》、《经济成长的阶段》

科斯:《企业的性质》

萨克斯:《贫穷的终结》

斯蒂格里茨:《政治与市场: 世界的政治-经济制度》、《财产权利与制度变迁: 产权学派与新制度学派译文集》

梅耶:《法和经济学》

熊彼特:《经济发展理论》

罗伯特等:《经济学的秘密》

杨小凯:《经济学原理》、《百年中国经济史》

穆勒:《政治经济学原理》

加尔布雷思:《丰裕社会》

门格尔:《国民经济学原理》》

凡勃伦:《有闲阶级论》

罗宾逊夫人:《现代经济学导论》

弗里德曼:《资本主义与自由》

魁奈:《中华帝国的专制制度》

康芒斯:《制度经济学》

诺斯:《西方世界的兴起》、《经济史中的结构与变迁》

布坎南、戈登·塔洛克:《同意的计算-立宪民主的逻辑基础》

哈耶克:《个人主义与经济秩序》、《自命的自负—社会主义的谬误》

曼昆:《宏观经济学》

张五常:《佃农理论:应用于亚洲的农业和台湾的土地改革》

博登海默:《法理学——法哲学 及其方法》(综合法学派)

哈耶克:《自由宪章》、《法律、立法与自由》

丹宁:《法律下的自由》、《变化中的法律》、《通向公正之路》、《法律的训诫》、《法律的正当程序》、《法律的未来》、《最后的篇章》、《法律的界碑》(一个大法官的司法实践之作)

孟德斯鸠:《沦法的精神》(三权分立首次问世)

奥斯丁:《法理学的范围》(分析实证主义法学派)

哈特:《法律的概念》(分析实证主义法学派)

富勒:《法律的道德性》(自然法学派)

德沃金:《法律帝国》、《认真看待权利》、《自由的法-对美国宪法的道德解读》(自然法学派)

韦伯:《论经济与社会中的法律》(社会法学派)

庞德:《通过法律的社会控制、法律的任务》(社会法学派)

伯尔曼:《法律与革命》

凯尔森:《法与国家的一般理论》(分析实证主义法学派)

波斯纳:《法律的经济分析》、《法理学问题》(经济法学派)

麦考密克、魏因贝格尔:《制度法论》(制度法学派)

昂格尔:《现代社会中的法律》(批判法学运动)

贝卡利亚:《论犯罪与刑罚》(刑法学的鼻祖)

戴雪:《英宪精义》(宪法学额鼻祖)

格劳秀斯:《战争与和平法》(国际法的鼻祖)

泰格、利维:《法律与资本主义的兴起》

杰佛逊:《杰佛逊文选》

季卫东:《法律程序的意义》

牧野英一:《法律上之进化与进步》

梅利曼:《大陆法系》

弗里德曼:《法律制度》

贝靳斯:《法律的原则——一个规范的分析》

米尔恩:《人的权利与人的多样性——人权哲学》

卡多佐:《司法过程的性质》

拉伦茨:《法学方法论》

拉德布鲁赫:《法学导论》

星野英一:《私法中的人》

西塞罗:《论法律》

奥古斯汀:《上帝之城》

自由主义者
史蒂芬 喜欢近代历史,有时间上传一些好的书籍,大家交流分享

@Hehehehe #150812 多年前我傻傻的读完了《万历十五年》,这本书写的很有人文关怀啊(比党编的教科书要好的多)。。。

里面讲到了万历给他的老师申时行送了几尾鲤鱼,印像深刻。。

钱穆先生也很有知识分子的风骨(为当年的新亚书院和港中大感到骄傲,启蒙了整整一代人),哎

Surge Be the Light

@史蒂芬 #150868 钱穆作为一个中国传统的知识分子,从另一个视角带领后人审视中国的传统文化。

有的时候觉得历史是一个轮回。

当年的知识分子觉得中国的病根在中国的传统文化,所以应该全盘摧毁它。接踵而至的激烈的“新文化运动”“五四运动”,最终为中国招来了马克思主义和共产党。今日的某些言论又何其相似呢?

一个民族、地区原有的传统与秩序不能立刻毁掉,因为新的秩序很难在短时间内通过人力建立起来。没有秩序的社会,最可怕。引入新的制度、文化、秩序应循序渐进,因地制宜。所以,日本、台湾的民主化是相对成功的,南美与非洲的民主化大多是失败的。

@Surge #152573 任何东西都不能空中起阁楼,需要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消极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Surge #152573 我并不认为新文化运动和五四运动带来了共产党的统治。至于共产党,日本没有这些新文化运动和五四运动,一样有河上肇。共产主义是西来学说,只要你国学习西方东西,早晚会学到共产主义的。至于共产党为什么夺权,根本问题在于,国内是乡村建设,国际是帝国主义势力的涨落和冷战。城里人怎么想,真的不重要。

@史蒂芬 #152587 @消极 #152640 两场运动对中共成功夺取政权没有直接因果关系,却是共产主义学说进入中国的开端。

“新文化运动”与“五四运动”是当时中国中上层知识分子操切心态的一种表现。他们急切地寻找让中国走向国富民强的药方,却忽视了变革不是一朝一夕的事。英式日式的君主立宪,美式的民主共和都被认为行不通。而从晚清开始的学西方科技、考察西方宪政等举措也失败了。因此他们将矛头对准中国的传统文化。马克思主义作为迎合这种大众心理的学说进入中国,并首先在知识分子中间掀起了共产主义的思潮。后来国共内战,知识分子同情中共,“第三方”民主派势力倒向中共,对中共夺取政权是有一定决定因素的。

马克思主义作为一种西方学说被中国知识分子研究,没什么大问题。问题是当时的中、上层知识分子对马克思主义与共产主义究竟是什么都没有搞清楚,就拿来当救中国的“药方”开始社会实践了。而早在1896年,庞巴维克(Eugen von Böhm-Bawerk)就已经在经济学理论上将马克思主义判了死刑。

确实,马克思那套共产主义人间天堂说辞,极具迷惑性与煽动性。本质上那套说辞和太平天国“均贫富,建立人间天国”没有区别。因为马克思主义披上了“科学”的外衣,知识分子在那种情形下被迷惑了。所以钱穆说:当时的中国病了,病在中上层的知识分子。

本不想歪楼的,提起钱穆的著作才多说了几句。那就再为书单补上一本:

钱穆 《国史新论》。

推荐理由:钱穆作为两场运动的亲历者(1895年出生),中国传统学者(无海外留学背景)。这本书可以启发我们从另一个角度看待中国传统文化与那段历史。

( 由 作者 于 8月16日 编辑 )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example notif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