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记为删除
( 由 作者 于 8月23日 编辑 )
19
7月30日 499 次浏览
9 个评论
消极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轰孔的悲剧在于孤立的贸易港被国际政治的巨浪所吞没。2020年的香港就如同1941年的香港,但是不同的是,日本帝国当年是打鸡血硬扩张(当年日本的工业生产力落后于英美法德苏,只强于意大利),而中国不仅是工业实力世界第二(产值第一),而且没有配置一个激进的扩张主义意识形态(一带一路的侵略性不是很强),所以不同于三年零八个月。今日香港沦亡,保守估计三十年起价。

回到本港自身的认同。早年英国殖民时期,英人和华人泾渭分明,当然也有介于英人和华人之间的族群,比如南亚人,混血儿等,而这种泾渭分明,导致了很多香港华人虽然享受着米字旗的保护,却因为反对英国人的歧视,而把政治认同放在中国的国民革命上。1949年之后,大量反共和畏共的精英人士出逃香港,使得香港变成了一个东亚反共产主义的桥头堡,类似西柏林。而且,更加认同中国国民革命的一批大陆人则去了台湾,使得香港的中国民族主义出现了一定的退潮。而另一方面,大英帝国的瓦解,使得英国对剩下的殖民地不再采取原来那种“英国人高高在上”的态度,从而改善了港人对伦敦的认同。

但是随着1965年美国移民法的改变,美国非欧裔移民人数大增,配合亚非拉解殖潮,大量亲西方的穷国精英移民西方(英法美是主要目标),也顺带拉动了香港人往英联邦的移民(主要是英,加,澳,新等国)。所以这样一来,亲西方的香港人也大量脱离香港,这就使得香港本港的民族认同和意识形态非常微妙,它既不是精神大陆人,精神炮党人;也不是精神英国人,精神美国人。香港的主体就以这么微妙的形式出现了。

1984年中英谈判导致了第一次香港人的认同危机,“英国真的要把我们送中了”。这种紧张让很多上层香港人开始移民出逃,时至今日,很多高级香港人,包括今日镇压香港闹事者的武力镇压派,很多都有英国,加拿大等国的国籍。所以美国对香港的制裁比对中共顶级官僚的制裁更有效率。所以也很有讽刺地说,上层亲英也亲中,下层反英也反中。不变的是香港高达0.55的基尼系数。香港不过是富裕版的巴西和南非而已。

香港的民族发明和rally point首推1989年的64事件。64诞生了支联会,诞生了延续30年的维园64集会,直到最近两年才被港共剿灭。64集会的灭亡,标志着第一个香港民族的灭亡。64催生了香港民族,这个民族的特殊性,在于香港民族并不是去中国化的一个诸夏式的民族,而恰恰是一个“特殊的中国主义”的民族,这个中国认同,既不是中共的认同,也不是国民党的认同。支联会的主张是认为64学生爱国,中共镇压无道,香港要保留64的火种。说来也好笑,北京学生游街,关香港什么事?真正热爱美利坚,热爱英吉利的香港人早就去了伦敦,温哥华,纽约,旧金山了,谁会去参和大陆的破事?这里的唯一解释,是因为64事件的背后是中共顶层的权斗,是邓小平和陈云两派的对决。而香港之所以深深卷入其中,乃是在刨掉亲英美的香港精英之后,剩下的香港精英们早就把宝压在了中共内部派系上。64的结果是北京的学生和香港的亲学运人士遭到了无情的出卖。或者说,香港精英们押错了宝。这些本来和中共勾兑的精英们,一瞬间成了中共嘴里的境外反华势力,妄图颠覆中共统治,为美帝国主义开路。这口大锅扣下来,97大限之后谁跑得了?所以香港又是一波移民潮。这样一来,留在香港的精英们,对中共的认同已经有打底了,认同度低的早就吓跑了。所以我们也顺便解答了这个问题“为什么中共这么残暴,香港还有这么多亲北京人士”,因为害怕北京的吓跑了呗。

作为大陆人,我还记得董建华末期开放大陆人赴港自由行(双程证),2003-2013年间,我们一出深圳罗湖,就能看到香港这边到处是法轮功的宣传,法轮功给大陆人“讲真相”,就堵在深港通道正门口,当真是一国两制的最佳写照。其实,香港当局要找法轮功的茬,根本没有难度。香港建制派之所以一直放法轮功堵在罗湖口岸长达十多年,是因为建制派们需要维持一个“有反中共势力”的香港,俗称“养寇自重”,所以,一个法轮功,一个支联会,那是明明白白说明了第一个香港民族的状态,他们既是中华民族的一部分,又非中华民族的一部分。他们的骑墙位置,在于中共又要改革开放,又要一党专政。又要融入美国为中心的世界秩序,又要坚决反对“美帝国主义的煽动分裂颠覆和腐朽的资本主义制度”。香港就是这种混合的标志。那么香港的灭亡,就是在这两种政治取向不能并存的情况下,将香港生生撕碎而已。现在香港已死,但是分食其尸体的过程还在进行,也是因为中共还没有完全和美国为首的秩序脱钩,也没有开启二次文革的“消灭美帝国主义在中国的影响”的大清洗,大审判。

第二个香港民族,即香港独立,首推国师陈云根。但是论述香港独立,比论述归英,投靠英联邦,投靠美帝,投靠中共相比,更加苍白无力。比香港独立更苍白的主张,只能是投台了。香港的精英,该投奔英美的已经走了,该投奔中共的已经挂出五星红旗了,哪还有空间给港独。没有了精英,港独只能成为香港普通人的一声叹息而已。他们美好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恋英怀殖成了nostalgia. 中共选择了“勇于反美”,香港就得“勇于灭亡”。正如日本选择挑战英美秩序,那香港,新加坡就得给皇军当港口使。所以第二个香港民族的发明也是必然失败的,因为它是建立在没有精英认同的基础上的。第一个民族(支联会族)是有精英认可,也有中美勾兑的因素在里面,但是它挡不住中共的昭和化。

最后要补充一点的是,香港本土派(不限于港独)哀叹于中国的崛起吞没了香港,但是香港的崛起其实很多也是给中共崛起洗钱而成。所以我更愿意把香港的悲剧,比喻成浮士德的悲剧。魔鬼能给你一切,但是最终会索去你的灵魂。

自由主义者
史蒂芬 喜欢近代历史,有时间上传一些好的书籍,大家交流分享

@消极 #150676 复制维基的一段话:浮士德博士悲剧(The Tragical History of Doctor Faustus)是文艺复兴时期英国剧作家克里斯多福·马洛根据浮士德传说改编的戏剧作品

。剧中大学者浮士德和魔鬼订约,二十四年内魔鬼必须听浮士德的话,达成他任何愿望,但是二十四年后,浮士德必须永远跟魔鬼到地狱去。

香港主权移交整整24年了(消极兄的这段文字如果能投稿到报纸就好了,让香港人无论什么蓝黄阵营都欣赏欣赏)

岿然宽衣
奭麦郎 满辗鲜衣八岿合艰萨逆疯金颐提酵甚瞻冰坡秩歼殊淆冯

@消极 #150676 被扣上“港独”帽子的其实根本没有几个是真港独。所谓“港独”真正包括的人只有城邦派和归英派而已,但这两种发展模式都有一些问题:

城邦派指的是主张香港独立后建立城邦,但这样就会带来发展前途的问题:如果香港想要与内地完全隔绝,那就会遵循新加坡模式,届时必然有一个像李光耀一样的强人来领导香港城邦,这样香港虽然会脱离中共和港府的独裁,却会被新的领导人剥夺自由;如果香港选择和内地保持良好的关系,就像80年代那样,那么最后还是会被内地吸收

而归英派的主张也有两个问题:1,该主张不会得到英国人的认可,尤其是在主张孤立主义的右翼民粹抬头的今天;2,英国已无能力有效管辖像香港这样人口众多的海外领地,就算真的归英,很可能会被中共持续渗透,就像67暴动前夕那样

因此,香港真正的出路,还是在反共的同时推动中国整体的民主化,虽然这一步目前看来几乎不可能

正黄旗大妈到香港也很适应。都是本土精神。

@奭麦郎 #150720 "香港真正的出路,还是在反共的同时推动中国整体的民主化,虽然这一步目前看来几乎不可能"

这正是支联会和维园64集会的目标,他们的悲剧就是中共模式取得了成功,所以他们只能灭亡。如果把陈云根那套城邦论看成第二次发明香港民族,那么支联会就是第一次发明香港民族。所以才会显得那么突兀(一群香港人,居然关注死掉的天安门学生长达30年之久,堪比80年代末匈牙利人呼吁为纳吉平反一样)。

@史蒂芬 #150719 操,魔鬼的条件比中共的条件好多了。说中共是魔鬼,看来是抹黑了魔鬼。

@消极 #150731 港人享受了几十年的繁荣安定,还没到2047年就这样惨烈。任何人对共产党都应该保持警惕之心

@史蒂芬 #150741 其实不管是香港,还是中国大陆,繁荣都是建立在borrowed time上的。朱镕基加入世贸签了一堆“丧权辱国”的条约,记得龙永图说过的,当年谈判,他跟朱镕基说这个不能签。朱镕基直接答复,我拍板,签。也就是老朱当年就想好了,与其被经济困难挤住,不如先向未来透支。中共2000-2010年的辉煌经济,就是透支了未来。等到习近平上台的时候,不好意思,该还债了,老朱不是向世贸组织承诺了到时候会放开这些产业领域给外国么,现在还放不放啊?不放,所以和美国的贸易关系急转直下,你以为是川普一人之功啊?这冤有头债有主,要怪也要怪老朱。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香港的繁荣是建立在给中国洗钱的基础上的,所以中国的盛宴结束了,那香港也悲剧了。如果当年邓小平不是贪图蝇头小利逼英国交还香港,现在香港仍然可以帮中国洗钱。你美国制裁中国,我就找港英去谈条件,到时候深圳河上尽是情报人员交换,英国又是美帝老朋友,做这种偷鸡摸狗的事情,美国也没办法。邓小平选择逼英还港,就是把保险卸了换钱的市侩作风。有人说那香港新界不是99年lease么,到时候还怎么办?靠,当年葡萄牙康乃馨革命,殖民地全都不要。隔壁印尼就急不可耐,上手就吞并东帝汶( @露易莎 ),而中共则是白送都不收,硬要葡萄牙维持澳门统治,要给香港看。其实以中共的实力,完全可以维持港澳为永久的英葡殖民地的。英,葡绝对没有实力敢违逆中共旨意,甚至还可以立法镇压港澳的反共活动。就像我说的,邓小平贪图香港洗钱者给中共洗掉的几个八仙,现在来看,八仙事小,没生意可做事大。

@natasha 的文笔真好,像是能登载在报刊上的质量。

@沃森生物 #150757

谢谢,承你吉言 :)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一切战术中最重要的战术就是死打,打光就打光,完蛋就完蛋。 ——林彪(中国,PRC)
example notif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