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伦堡审判的遗产 历史

纽伦堡审判距今已经过去了75年(以1946年为准)。尤其在很多人并不了解德国的残忍行径的中国等地,兴起了一阵歌颂纳粹德国的歪风,并极力贬低纽伦堡审判的价值与意义。诚然,纽伦堡审判作为人类历史上第一次的在全世界面前的对反人类战犯的审判存在非常多的问题,但是已经没办法掩盖纽伦堡审判的里程碑式的意义。

纽伦堡的里程碑式意义不光体现在审判过程中,还包括正式的对反人类罪,战争罪等罪行的界定。试想,如果没有纽伦堡审判,是否还会有后面的卢旺达审判和红色高棉审判?

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假如说没有纽伦堡审判的里程碑式的开创,那么我们现在对普京,缅甸还有新疆等地所发生的反人类行为只能在道德上予以谴责而无法指控其是非法和的。很多人应该都会觉得法律上和道德上没什么区别,但,这确实是纽伦堡审判给我们留给的一个小小的遗产。

1
7月29日 281 次浏览
2 个评论

纽伦堡审判和东京审判都是政治演戏而已,根本不是法庭。

人类的司法是不能审判战争的。

纽伦堡法庭和东京法庭审判战犯的“战争罪”和“反人道罪”,这都是法庭为了审判战犯而编出来的罪名。

法律不溯及既往原则,法庭在战后编出来的罪名不能用于审判战犯在战争期间的行为。

轰炸东京的美国李梅将军就曾经说过,如果轴心国胜利了,他就是上绞刑架的战犯。

战争这个东西,就是成者王侯败者寇了。根本不能用司法来解决,司法是不能处理战争的。

至于审判结果,纽伦堡法庭看起来还像一回事。虽然有一些战犯我感觉判轻了,也有人判重了。不过大体看起来,没什么大毛病。

东京审判就完全是闹剧了。皇室全部没有被起诉,拿东条英机这几个替罪羊来说事,而且搞到最后只处决了七个人,实在是太轻了。梅津美治郎、荒木贞夫还给留了一条命,然后被判监禁的战犯后来也很快被麦克阿瑟释放了。岸信介这些人甚至根本没有被起诉,东京审判最后实质上也只是杀了七个替罪羊而已。完全是闹剧。

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上,印度和荷兰的法官主张战犯无罪,战争行为不能个人不应该负责,这其实是正确的。这种审判完全就没必要存在,盟军看谁不顺眼,直接抓起来杀了就是了。

总之,人类是没有能力审判战争的。国际社会的战争行为,本质上就是成王败寇。

纽伦堡审判和东京审判,实际上和审判四人帮没什么区别。

消极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陈士杰 #150570 这个问题正巧我也讨论了。确实,从法理来说,这些军事法庭都是袋鼠法庭,所以要平价也是平价历史价值。那就是,是否在西德和日本实现了法治。

审判四人帮,审判薄熙来之类的问题在于,袋鼠法庭的中国司法并没有来个新老划断,旧的袋鼠法庭仍然会延伸到新的司法实践,成了永恒的袋鼠法庭。就拿德国来举例,德国新纳粹们就不会遭受纽伦堡审判的这种司法不公,从这点上来说,联邦德国的法治是成功的。

当旧的不义成为新的不义的合法性起源的时候,揭批起底是有意义的。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example notif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