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思广益 翻译问题】陈士杰版宪法的“国家议会”如何翻译? 司法实践

我在翻译我的宪法,国家议会这个机关如何翻译成英语?

national assembly我认为是最合适的,但是中华民国国民大会的英语是national assembly,已经被用过的名词不适合再用。

如果用parliament的话,有点不合适,毕竟不是西敏制。

如果用national congress,这和共产党的全国人大national people's congress的翻译太类似了,感觉也不合适。

大家有什么想法请写出来。

7月21日 151 次浏览
7 个评论
陈士杰 宪政民主是我们这一代人的使命,和平理性非暴力是完成使命的唯一途径。

https://2047.name/t/10411

刘慈欣 反共复民

给你个建议,你能不能先拉几个人在境外组一个你所设想的“国家议会”再来考虑翻译的问题?

就算是姨粉搞过家家式的建国都知道拉几个人组成流亡政府。

洛天依言和江泽民 某些崇尚分裂中国的人和不认同自己是中国人的人不必回复我,道不同不相为谋。

有句话我不知该不该说,如有冒犯请见谅。

我认为这种问题并没有什么讨论的意义。因为现在共产党还没完蛋呢。

如果有朝一日你做了中国总统或总理,翻译的事交给五眼联盟成员国就行了,你想的翻译又不一定能让英语母语使用者接受。

のい
能井 差一點成爲惡魔的格鬥狂熱者NOI

@洛天依言和江泽民 #149129

借用入关学一句话“民主之后自有大儒为我所用”。

我看过你写的宪法和香港基本法,我建议你先看一下宪法学的一些著作,再不济也看一看法国宪法和美国宪法是怎么写的。之后再构思你的中国宪法。

@asdfghjkl #149137

有什么错误请指正

露易莎 1978年出生于包考,中文名何本樱,葡文名露易莎

@刘慈欣 #149127 有分工啊。就像我们国家建国之前,有在国内搞游击队的,有到各国游说的,也有研究政治法律理论的。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在中国从事我目前选择的这种写作与追求,最大的感受是孤独。你的观点让你成为异类,你的追求让你与众不同,亲朋好友大多会用异样的目光打量你,多少年来,那种孤独感埋葬的不单是一个又一个有理想的个体,最终摧毁的是中国人追求百年而不得的梦想。我们这个民族,习惯用冷漠与孤独毁灭希望与梦想,其实,我们都曾经是帮凶。 ——杨恒均(中国,PR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