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女性骚扰男性的后果比较轻,这是否变相鼓励女性更多的骚扰? 观点

看到这则深圳龙华一女租客骚扰房东及其他租客,被房东终止合同、提前退租新闻产生的疑问。男性骚扰女性的后果要不是警告,严重一点就是拘留7天,但在这则新闻中女方就给了个警告,还把钱退了,还白住了几个月。所以引发了第二个问题,假如我是这个女生,那我随便骚扰别人没什么惩罚还有好处为什么不去骚扰更多的人

7月16日 395 次浏览
20 个评论

女人的男人的身体没有兴趣,所以对男人来自女性的性骚扰少之又少,几乎等于没有。

元惡魔候補生
能井 銀髮赤瞳。筋肉美少女。修復系魔法師。身長209cm。体重124kg。

第一個簡單來說是“是的”,女性強姦男性也很難入罪,男性在性騷擾方面獲得的保護更少。

第二個簡單來說“是的”,實際有人利用自己的女性身份撷取資源。

但你的問題裏隱含了男性地位更低的感覺,頗有dog whistle的嫌疑。單體事件來講是對這位男性的不公,但是我不希望你得出的答案是整體社會也是如此。這件事情要從“不公”入手,任何人對任何人的人身侵害財產都是不对的,而我們社會對所有的性騷擾性犯罪懲罰都不夠。

以下是两个事實:

1.整體數據上男性對女性的性犯罪數量壓倒性地更大。

2.社會整體就是壓迫性結構,不管是男性還是女性都是不主張受害者進行申訴。

消极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陈士杰 #148280 谁说没有的,美国女教师睡小男孩被送进大牢的不要太多

岿然宽衣
奭麦郎 满辗鲜衣八岿合艰萨逆疯金颐提酵甚瞻冰坡秩歼殊淆冯

整体来讲女性对男性比男性对女性更心存芥蒂,不要问我怎么知道的

@奭麦郎 #148306 您的意思是不是女性更讨厌男性的集合大于男性讨厌女性的集合?

冲杯三鹿给党喝观察 石家庄三鹿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是集奶牛饲养、乳品加工、科研开发为一体的大型企业集团。

按照这个逻辑,如果填表格没有限制使用派克笔,这是否变相鼓励多使用派克笔填写?

@冲杯三鹿给党喝 #148366 是的,派克笔是笔中龙凤。

@能井 #148283

Well said!

如果局限于楼主所提出的具体问题,第一,对该女住户的处置是否过轻(骚扰他人还白住一段时间)?我也有此感觉,的确还可以处罚得更严厉一些。

第二,是否变相鼓励女性更多的骚扰?

这个问题应该这么看,这是一个单独的案例,你还举得出第二个女性骚扰他人还白住的例子吗?用一个案例来推广到所有女性,逻辑上不成立。

然而,如能井所言,通统计上看,男性针对女性的性犯罪,压倒性地大。因此从性别角度来延展这个问题,我认为是不妥的。

不管男性还是女性,甚至不管是不是性骚扰,如果得不到应有的惩罚,并且该漏洞是一贯性和系统性的,的确会鼓励符合某条件的一类人,重复地甚至加倍地犯同一类错误。通常系统性漏洞的受害者,都是社会上的小众或弱势群体,如残疾人,少数民族,LGBT,女性等。

( 由 作者 于 7月16日 编辑 )

女性本来就是弱势群体

@natasha #148394 为了避免碰瓷,要说明的是,受害者通常是弱势群体,尤其是,在其他条件相同下,具有某些社会不利因素的群体,如残疾人,少数民族,LGBT,女性等。有些人虽然具有上面一部分特征,但是由于社会地位高,不仅不受害,反而可以打残疾牌,少民牌,女性牌。如邓朴方,吴仪,孙春兰,艾力更·依明巴海之类的,不可以“弱势群体”观之。

弱势群体,应该是相似socioeconomic conditions下吃亏的群体。

@消极 #148404

嗯,我理解你的意思,弱势群体要看按照什么标准来区分。你用的是马克思主义社会经济学视角,把人先按照阶层分类,所以才会出现这个问题。

首先按照体制内和体制外分,也没有错。视角的不同,标准也可以是多元的。

@natasha #148406 我想说的是,弱势群体的概念类似偏导数而不是全微分。“其他条件相同”的情况下,弱势群体吃亏。免得一说照顾弱势群体,他们就扔出一堆VIP级的winner出来反驳。

@消极 #148407

谢谢关心和指出这些细节。

从这种视角抬杠的人其实还蛮多的。优先级只能从阶层出发,只能说马克思主义社会经济学在中国基础教育领域深入人心。

( 由 作者 于 7月17日 编辑 )

女人骚扰男人,主要是男人这方面法律意识淡泊,很多人以为自己赚了,即便觉得自己亏了也不知道如何维权。

没人惩罚吃屎,也没见吃屎变成司空见惯的事情呀

@natasha #148409 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关于阶级和阶级斗争的存在这部分本身并不是错误,错误在于使用者用这个为二共的权贵资本主义辩护,完全是把马克思主义用倒了。正如举着长矛冲锋,却把矛尖对准自己,用柄捅人。

@消极 #148461

我同意马克思政治经济学并不是错误,这也是一种方法论。用来给权贵辩护也没有错。我认为错在,只用这单一的方法,并把这单一的方法常态化,排斥其他方法。

所谓的反贼,因为从小接受了这种教育,也只会这一种方法。这就是很悲哀。

哲学其实是反贼重要的思想武器。

@natasha #148463 说到刚才的弱势群体,这种抬杠不限于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比如美国保守派认为美国不存在系统性歧视的时候也会抬出奥巴马当总统来说话的。

@消极 #148464

最近的例子,叶刘淑仪用迪丽热巴来证明新疆人都生活的很幸福没有集中营。

但这种说法简直完全站不住脚啊,热巴不就只有一个人吗,怎么能以偏概全。

( 由 作者 于 7月17日 编辑 )

@natasha #148567 说明这种招数大家都用,我不知道纳粹有没有模范犹太人的奖章。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example notif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