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几年前虽然有防火墙,但是网络言论很自由,现在急速下降? 问答

如果说江泽民和胡锦涛愿意网开一面给我们一点言论自由,为什么还要建墙呢?之前品葱上还有人说共产党其实不怕我们在网上骂他们,共产党只怕我们用不受党控制的社交媒体搞串联革命。果真如此,为什么现在不继续言论自由呢?有个发泄渠道不是可以有更多粉红支持共产党吗?我就是因为墙内言论自由下降,从粉红变成反贼的

( 由 作者 7月15日 编辑 )
3
7月15日 688 次浏览
16 个评论
洛天依言和江泽民 某些崇尚分裂中国的人和不认同自己是中国人的人不必回复我,道不同不相为谋。

大概,也许,可能是习近平太过愚蠢吧……

因为舆论放松,导致威胁到集权体制的统治,那么只有两条路,要么顺应民意,转型改革。要么彻底左化,严防死控,能续一天算一天。现在🐷选择了后者。

のい
能井 差一點成爲惡魔的格鬥狂熱者NOI

我認爲標誌性事件就是從2017年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安全法》施行開始,將網絡空間視作國家主權的一部分。

本身都是暗戳戳地管一下。法令一出就是按照危害國家安全來搞了。以前騰訊微博和新浪微博爲了流量會故意延遲關鍵詞審查,生怕封禁得早了失去市場。現在各大互聯網公司的輿論審查部門爲了獻媚拼命表忠心。

至於領導的心思你猜不懂,就別瞎猜了。習包子就想玩個大的,看他怎麼玩吧。

因为有防火墙的存在,你之前看到的自由也不过是假象。

主子施舍给奴才的所谓自由只是换取奴才的忠诚和外人的认可的一种手段,当主子自认为不再需要拉拢中层奴才,也不再需要讨好外人的时候,他随时可以收回他之前施舍的东西。

我觉得下一步互联网公司也要国有化。实际就是党企。按照毛左说的电影新闻网络不能市场化。估计下一步就是党报党刊党网了。

@守法刁民 #148171 共匪已经不是左派了,而是精致利己主义

网开一面?属实自作多情了。

纯粹是当时互联网管制还没进化到现在这种程度而已。

( 由 作者 7月16日 编辑 )

@迫真共和国 #148315 用脚指头都可以想到网民互相揭发这招吧

墙内的左是相对于宪政自由的右而言的,不是原教宗的那种。@庆丰话 #148268

@守法刁民 #148345 墙内左右和墙外不一样,所以我们不能说什么左派是一家,西方左派政党跟共匪是一丘之貉

是因为网格化管理经过几年的建设已经从无到有且初具成效了

@庆丰话 #148341 网民互相揭发?这想的简单做起来难。 得大环境封闭到一定程度,以及有粉红取得主流话语权才能做得到。

从08年开始就已经开始形成收缩的大趋势了,youtube和各种境外网站就是那个时候开始被大规模封锁的。而互联网实名制也是那个时候开始安排到日程上,直到习上任前一年就开始正式执行了。过了几年才大规模强制执行

还有小粉红群体怎么来的? 在08年共青团就开始动员年轻学生搞各种社运工作。从2011年年初开始,以胡锦涛发表的“社会管理创新,团的工作创新化”为标志,借助茉莉花革命的“危机感”开始加速。 直到2013年共青团青年化最终成熟,之后那年那兔那些事儿的火爆就是得益于这个“共青团青年化”“舆论操控商业化”,成功批量制造大量粉红。 这可都是胡末期就正在发生的事

胡才不是“网开一面”,对社会加强管控就是党内共识, 习他本人的党内争议主要集中在打压民企和外交上

( 由 作者 7月22日 编辑 )

@迫真共和国 #149155 既然如此,习近平是不是实际上只是背锅的,真正坏的是胡锦涛

@庆丰话 #149183 也不是,这个主要还是整个党的结构性问题

@迫真共和国 #149267 之前面具人说过江派有普世价值,团派有一点普世价值,习派几乎没有普世价值。不过面具人大概率要么自己是江派的,要么就是因为树敌太多(同时与习派和主流民运为敌),不得不团结江派和团派,所以也不能全信他的话

@迫真共和国 #149267 @庆丰话 #149276 准确来说,除了基督徒可以全信圣经,穆斯林可以全信古兰经等宗教原因以外,任何信息都是不可不信更不可全信。就连共匪的话也不全是假的,即便是敌人,我们只要理性分析,也未尝不可得到有用的信息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戈尔巴乔夫先生,打开这扇门。戈尔巴乔夫先生,推倒这堵墙! ——罗纳德·里根(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