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世纪的国际共运对全世界「客观上」有什么正面影响? 观点

20世纪的国际共运,横跨几大洲,制造了一大批极权国家,诞生了斯大林、毛泽东、波尔布特、卡斯特罗、金日成、胡志明、齐奥塞斯库等独裁者,酿成了将近1亿人的非正常死亡。那么这场运动「客观上」有什么正面影响吗?

以前看到有人问中共客观上做了什么好事,受到启发,想到了这个问题。

2
7月7日 523 次浏览
25 个回答
派乐迪
愛牛奶盒的人 你們可不能混瑤哦~

最大的正面影響就是,讓世人明白共產主義不可行,以及這種思想具有掠奪的本質,活像愛迪生做燈絲實驗的故事,告訴我們「這種材料不行」。

12
7月7日

1950到1970年代的西方左派或多或少都受過馬恩列斯毛的影響,或許啟發了同時期的各種社會運動與自由思潮,客觀上確實促進了西方社會的進步(這也是西方社會普遍對中共抱有幻想的原因)。不過幸好西方最終躲過了赤化,不然這些人的下場就跟民國時期同情共產黨的進步青年一樣,骨灰都給你揚嘍。

消极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libgen #146570 国际歌可是在共运之前。列宁主义者可不能贪天之功。

@jargon #146602 米国女权人士在1848年在Seneca Falls开会确立了争取妇女选举权为目标的方针的时候,马克思还在写他的共产党宣言呢。兄弟爬山各自努力谢谢。

@kill_ccp #146556

小瑤可沒有說共產主義是好東西,但你非要問我,有什麼好處,我可以告訴你無可奉告,但是你又會不高興,那怎麼辦呢?

只好硬著頭皮說一個~

影响了二战后西方部分左派的思想,客观上完善了现代西方左派政党的社会民主主义理论,促进了欧洲部分国家向福利国家的转型,确确实实为当时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无产阶级劳动者争取到了更多谈判的筹码(你不把我们哄好了我们投共去搞革命了)。

@消极 #146620 美国二战后很长一段时间保守主义当权,这也是现在社会民主主义在美国并没有像欧洲那么大的市场的原因之一。个人认为门罗主义、麦卡锡主义,包括之后的布什主义是一脉相承的,本质都是美国本土保守派的排外主义。麦卡锡也就是借着反共扣帽子,主要针对的是政界学界的左派人士和少数族裔,而且在民主国家这么搞很快是要遭清算的。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西方社运工运搞得风生水起,花朵力量68运动这些,很难说没有受到几十年前的国际共运的影响,美国的花朵力量直接导致了越战的结束。

( 由 作者 于 7月8日 编辑 )

@nocheesesplz #146608 19世纪工团主义运动当然是有意义的,但是马教人士能不能不要抢功啊?

自由且迷茫
KingSager 祗园精舍钟声响,诉说世事本无常。沙罗双树花失色,盛者必衰若沧桑

我有时候也在思考,20世纪的国际共运究竟是历史的必然还是历史的偶然

说必然吧,但是偶然成分真的很大,一次大战本来就是很偶然爆发的战争,一战导致俄国沙皇垮台以后列宁能跟夺权也是一种偶然(如果德皇不放行,列宁会被困死在瑞士出不去),而后希特勒在德国的夺权也是偶然因素极大,一招不慎就GG了(希特勒导致二战倒是一种必然),德日在沉重打击了英法殖民帝国以后最终失败则导致让共产主义全球范围内的扩张。简直步步惊心,每一步都伴随着巨大的偶然性。

说偶然吧,按19世纪末20世纪初西方社会层面的一潭死水和思想层面的百花齐放,总有一天会像法国大革命那样搞出重大事件成为一代人非理性情感的宣泄口。毁灭世界的试验场这句形容真不是假的。

主权在民
kill_ccp 何辨邪正,何谓荣枯

@消极 #146614

记得公子沈以前提到过,马克思本人并不受工人运动欢迎。尽管工人运动者中,有很多人喜欢马克思的理论,但是每次马克思本人真正被邀请到来以后,反而让工人运动者很失望。

那个时代还没到国际共运。只是顺带一说。

@kill_ccp #146618 马克思更多是一个理论家,文人,并没有好的组织能力。所以工人运动者们可能喜欢他的理论,但并不喜欢他的实践。

@躺平派克笔 #146672 无神论文艺复兴后期一些人文学者就开始爆了,至于同性恋那是源远流长,从希腊罗马到中东绿教。而且共运和女权基本上走的是两条线,关系不大。

@猫宅冻 #146688 冷战反而给了保守派一个抹红拍死左翼的良好机会。你搞社运工运,我回手就是一个苏联间谍的大帽子扣下去,麦卡锡之怒。

( 由 作者 于 7月8日 编辑 )
图书馆革命🌈
libgen 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一个阅读诗歌的人要比不读诗歌的人更难被战胜。创造是一种拯救。创造拯救了创造者本身。

反抗压迫的精神,全世界受压迫的人联合起来。「英特纳雄耐尔( Internationale)」就是要实现世界大同嘛。听《国际歌》确实热血沸腾。


如《国际歌》歌词所言:

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 也不靠神仙皇帝

要创造人类的幸福 全靠我们自己

这是最后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

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

youtu.be/gE95GulBfNo

@葛花A #146585 参加学运的那么多,也没几个疯了。命苦不能怪政府,点背不能怪社会。

@葛花A #146586 按照马克思主义的精神,革命必须发生在先进工业国,列宁的实践其实已经证明了马克思主义是错误的。错误的东西虽然也有一定价值(坏的钟一天也有两次准)

@消极 #146572 创作时间上是19世纪,但在20世纪极大促进了传播嘛。

@葛花A #146582 其实葛神这种人正常活也不至于活成一个臭屌丝

@愛牛奶盒的人 #146553

如果这也算正面影响的话,代价未免太大了些吧。

低端葛花
葛花A 葛亦民

缔造出了很多像葛神一样的精神病,某运动破产后都开始怀疑人生住进医院,最后借基督教名义继续用共产主义叙述讲故事。至少对像葛神一样的广大知识分子是好的,活在幻想乡里比什么都强了。

@Truth #146554

讓世人明白,納粹是不行的咯

@消极 #146584 葛神就是太迷上学时候学的那点知识了,某运动还亲自参加过呢。毕业以后也不好好工作,结果00年代直接住进医院里去一年。出来开始声称自己被神选中开始宣传基督教共产主义了。。。。。

举一点,社会福利,如果没共产主义和工团主义闹打死20世纪资本家也不会给你这些。某些人张口闭口反共救国,然而内心做梦重开北欧 :)

和納粹的正面影響差不多吧

@洛天依言和江泽民 #146792 你为什么可以发语音

洛天依言和江泽民 某些崇尚分裂中国的人和不认同自己是中国人的人不必回复我,道不同不相为谋。

没有,没有,没有!

通过!

躺平派克笔
躺平派克笔 一个喜欢派克笔的躺平人

我觉得女权主义,通过国际共运,女性解放的思想在西方广泛传播,导致西方国家女性地位提高,也是一方面,还有更多,比如无神论、同性恋的广泛传播。

国际共运还真没搞出什么好事情过,现在的工人权力法案也不是从它那里来的。

@愛牛奶盒的人 #146555 纳粹开创了喷气式飞行时代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example notif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