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GBT和女權未來在中國怎麼走下去? 观点

結合新聞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667938.htmlLGBT公衆號被封

按照阿共仔的慣用手法拉一派打一派,先將”境外勢力“培養的帶有意識形態滲透的組織全部打掉,接下來就是要扶植自己的力量。婦聯這種組織已經跟不上時代,可能在各大城市詔安學生組織用黨員代替關鍵成員並成立性少數黨支部?我前些年還特別對女權運動抱有希望,認爲這是一股不容忽視的力量可以促進循序改良。但近些年看到粉紅女權甚至粉紅gay的出現,讓我覺得未來在這片土地不知會誕生什麼樣的意識形態缝合怪。LGBT和女權在目前社會形態下還有發展的空間嗎?還是和香港議題一樣最終只能等待大環境的变化。

第一次编辑

補充消息:弦子微博帳號被禁言一年。

第二次编辑增加Twitter上左翼MTF的推文一条

再重复一遍,对于国家机器来说目前最为重要的劳动力的再生产与意识形态的再生产,LGBT群体对这两者都会构成严重的威胁,阿尔都塞认为,教会的意识形态再生产功能在现代被学校所取代,学校成为了意识形态激烈交锋的场所,为了保卫学校的对国家机器有利的意识形态的再生产功能,做出什么都不奇怪。总而言之,认清形势,放弃幻想。

( 由 作者 于 7月7日 编辑 )
5
7月7日 910 次浏览
29 个回答
thphd 2047站长

前几年,不仅有人觉得女权能成,还有人觉得佳士工人能成,香港示威能成,陈秋实能成……前两天还有人觉得罗翔能成……

连温家宝都被禁言的国家,和平手段成不了任何事。


具体说一下粉红gay的问题。gay在中国相对来说并不算受压迫群体,很少吃铁拳。道理很简单,只要他不说,别人就不知道。mtf这种肉眼可见的就不一样了,受尽各种欺凌。

所以目前LGBTQ里面,实际上只有T比较反动,twitter/telegram使用比例也是T最高

这次针对Gay甚至可以说是误伤,毕竟熊没有文化

( 由 作者 于 7月7日 编辑 )
12
7月7日
社自
暴动喵 gay 上班族 社会自由主义者 关心中国民主化、边疆局势、宗教自由问题

@thphd #146489 作为圈内人可以告诉你,性少数群体在中国社会受的压迫还是很严重的,不仅有来自社会的歧视、家庭的压力,还面临各种被封杀(LGBT团体被取缔、耽美题材文化作品被下架等)、被迫害(中国存在大量所谓的同性恋强制转化治疗机构,这种机构的所谓疗法早已被主流学界证明无效且有害当事人身心健康,地方当局却纵容甚至鼓励一些性少数群体的家人将他们绑进去进行虐待)。

楼主说可能中共会建立他们控制下的LGBT社团进行统战,个人认为是太高估极权主义政权的包容性,性少数群体势必受到推崇父权制和极端集体主义的极权统治者的敌视,历史上的极权主义政权(苏联、毛共、纳粹德国)基本上都是反同的,习共也不会例外。再加上习当局现在希望民众多生韭菜,以他们对性少数群体的无知和偏见也会把LGBT团体视为生育率提高的障碍加以打压。

至于那些粉红Gay,只能说是太不了解中共、太自作多情且充满幻想了,不过出现这样的人也很正常,毕竟抛开性取向他们和一般人一样也是浸泡在中国大陆的谎言环境中的,自然也会被洗脑。

10
7月7日
消极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最近几年很多网民因为国内的sns号被封,文章被删,跑到墙外。我要警告一句,墙外不是法外之地。特别是群发和公开发行的文章,只要你不匿名,等于发在墙内,任何知道你身份的人都可以举报,而且因为你在墙外发帖,会有“共匪不能跨国”的虚假安全感,导致更多违禁言论的发表。

要在墙外发墙内不能发的文章(例如编程随想),就要做匿名。最起码你要隔离墙外身份。由于墙内的真实身份不可能隐瞒,所以墙外身份只能是虚拟身份。用同学朋友和社工库给自己挡刀只是一时,长线还是要全员随想化,所以也就别指望把国内的社交关系网搬过来了,什么复旦大学学生,什么自动化工业控制工程师什么的,统统跟我收起来,你就是斯诺登。

矛盾使人自由
影人 矛盾使人深思,痛苦使人蜕变,统合自我与矛盾终使人自由。

@陈士杰 #146497 中国谁不是如此,工人威权也是怨资本家,怨地方官,但没人怨共产党。

人是有着趋利避害的本能的。

@陈士杰 #146497 无知少女嘛:无:非共产党籍,知:知识分子,少:少数民族,女:女性。默认的中共政治花瓶。

LGBT和女权的遭遇,包括之前的工人运动、香港示威,都告诉我们:在这个国家,在当前的政治形势和社会环境下,再温和的反对声音都没有生存下去的土壤。想通过和平手段争取权益的LGBT和女权,要么是会像如今人人喊打的“公知”、自由派、改良派一样被中共控制下的舆论搞烂搞臭,甚至消灭;要么被招安,成为中国特色LGBT或女权,跟中共作交易换取暂时的一点点发声空间。

不管是争取自身权益的少数群体、弱势群体,还是不完全赞同中共主张的政治异议人士,要想让自己的声音让更多的人听到,不得不采取更加极端更加激进的策略。单纯通过和平方式喊口号讲道理,对不起,中共在这一方面有着更丰富的经验和资源,可以轻而易举地将这些人分化消灭。

转换阵地,统一战线,并且可以考虑更激进的策略和方式,这是现在所应该做的。这也是国内外反共阵营目前正在做的。

中国的女权都是一帮怂货

就知道对付同为韭菜的男同胞

却不敢对共产党抗议

要知道,共产党可是性别歧视最严重的政党,建党百年从来没有女常委,要知道同为共产兄弟的越南的国会主席就是女的。

中国政府的任何文件的人名单里面,女性成员的名字后面都加“(女)”,等于是默认政治是男人玩的。

图书馆革命🌈
libgen 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一个阅读诗歌的人要比不读诗歌的人更难被战胜。创造是一种拯救。创造拯救了创造者本身。

这些受压迫的组织要到墙外来,这次被封号后各高校社团首先要教会社员怎么翻墙,但是要匿名活动。思想和传播手段密切相关,技术水平一定要跟上来。复旦知和社开始使用Protonmail邮箱联系也是个好趋势,用邮箱发送newsletter要比微信公众号好得多。知和社微博账号已炸


https://www.douban.com/people/Overqueering/status/3508695954/

“我们从武汉街道口出发 我们等待与无数个你在更广阔的天空下相遇

我们敲破由数十个‘未命名公众号’编织的暗夜 我们是 ‘炸不掉的声音’ ”

“Overqueering超酷”从今天开始正式启航啦! 期待与所有关心性别议题的你共同见证这一趟拥抱爱与自由的旅程。🌈

( 由 作者 于 7月10日 编辑 )

@消极 #146508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接近权力中心的女性是江青和邓颖超,不过他们很多程度上也是丈夫的加持。

吴仪在黄菊死后成为国务院代理常务副总理,算是当了半个常委,也算是邓颖超之后最接近权力中心的女人了。

@陈士杰 #146590

全世界就是父权社会啊。为什么不能反对全世界?不过用不着中国女权去反,美国女权组织正在努力。

不管是歧视女性,歧视少数民族,歧视LGBT, 各种各样的歧视,都是强权歧视弱势。歧视本质是拥有强势地位的一方将自己的权利和观点正常化,和ta不一样的就是不正常的。绝大多数人都在各种被歧视中,五十步笑百步而已。

@陈士杰 #146497

中国女权怂?中国骂女权的也不少,让他们去推翻共产党呗。有谁做出什么成绩了?听到最多的是,女权少数民族都闭嘴,先民主化再说。可以想见,就算这帮人运气好搞成了所谓的民主化,女性和少数民族问题在他们眼里也都不是问题。

中国的女权主义者对抗的是整个父权体系。共产党不过是其中一个部分而已。不是共产党导致的没有女领导,是现在的社会价值观下,换谁上台女领导都不会多。

@陈士杰 #146497 俺觉得墙内女权反对共产党的负面后果太严重,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要真那么做,“女权”在墙内会变成敏感词;女权主义作为“西方白左思想”被痛斥,时不时就要在热搜里拿出来批判一番;国家女权主义取代现代女权主义,就像政治话题一样,只能发表上面人允许的观点,之类的...而且带头反对的很可能微博封号然后博主人间蒸发...

( 由 作者 于 7月7日 编辑 )
元惡魔候補生
能井 銀髮赤瞳。筋肉美少女。修復系魔法師。身長209cm。体重124kg。

@thphd #146489

對於T最反動這一點。我又想到倆個輔佐的解釋。第一是ta們之前是男性有特權,在轉變為女性的過程中更容易認識到權力落差並進一步認識到共黨極權的本質。第二T群體需要大量激素類藥物受到政府管制,在進行地下黑市購買也能促進反動情緒。我上次就看到一個賣大麻的黑產說什麼中國人民需要覺醒,自由民主未來在黑產仔手上。

主权在民
kill_ccp 何辨邪正,何谓荣枯

这事我还是要声援一下。虽然我个人不是「狭义」上的lgbt。(Lesbian + Gay + Bisexual + Transgender)

@暴动喵 #146581 中国迫害lgbt的程度 看跟谁比,跟美日欧比,人家讲人权,没得比;跟俄国比,俄国政府虽然故意打压lgbt,但是人家社会普遍有对lgbt的同情,而且俄罗斯联邦复兴东正教并不成功,和印度比,印度虽然社会非常歧视lgbt,但是政府反倒缩手缩脚,因为世俗主义。

但是苏联时期lgbt虽然饱受打击“堕落的生活方式”,但是比起沙俄,当局并没有把lgbt列为阶级敌人。纳粹和伊斯兰世界打击男同,但是对女同和双性恋较为宽容。

极权国家没有义务统战那些意识形态和自己不同的团体。如果有必要,那就说明极权程度不够,得加油。

@natasha #146551 中国不怂怎么行,除非你和编程随想一样匿名搞事。

LGBT有哪个能生孩子?国家正是用人之际,你们不去加油生三胎,搞些乱七八糟的,不封你们封谁?!

edit: 由于语气迫真,估计有人当真了。

( 由 作者 于 7月7日 编辑 )

@陈士杰 #146520 凤姐权力是不小(类似古代那些传递送信的宦官),但是她的对手是中央里面那些能传信的人,她不能阻止别人探视毛泽东,就不能垄断对毛的代理权。

按照公开的外交档案,毛1974年的时候就有明显的老年痴呆症状,会见客人的时候还会流口水。所以我猜测到74-75年的时候,毛的后宫内廷(如江青,张玉凤,毛远新等)垄断了毛对外的通信渠道,实现了摄政。当然这个随着毛的身体状况恶化而逐步强化。76年2月的批邓就可以视为他们矫诏的一次行动。

李志绥《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有这个:“很多人都不相信毛病了,在武汉的时候,毛皆见了菲律宾给总统马可仕的夫人伊美黛,李先念陪同。王海蓉和唐闻生也来了。她们发现毛口齿不清,常流口水,但精神还是很好,我告诉她们,毛已经有了重病,她们说不像啊。唐闻生说:”主席是个怪人,得了这么一个怪病“”,“三〇五医院的诊断是运动神经元病,又称为肌肉萎缩症。”

时间是1974年7-9月。

( 由 作者 于 7月7日 编辑 )

@陈士杰 #146590 反抗有很多种,可以温和地参与式的反抗,当然中国没有政治参与条件,就不要上了, 先怂一波。在发达国家,可以直接组社团搞压力集团,gay pride在民权运动之后极大程度的改善了lgbt群体的状况。今天的基佬其实是享受了前辈艰苦奋斗的余荫的。

真能在極權國家生存下去,才説明LGBT和女權有問題;在極權國家生存不下去,正是説明了LGBT和女權是正確的。

@消极 #146591 Back to 1969.

@natasha #146551 那按照这个标准,全世界都是父权社会,美国也没有女总统。难道你要反抗全世界?

弓凛 降低键政强度

@陈士杰 #146497 女权能降生育率就是好女权。人口是中共的王牌。中国女权,包括粉红女权,都是灭共的好同志。

岿然宽衣
奭麦郎 满辗鲜衣八岿合艰萨逆疯金颐提酵甚瞻冰坡秩歼殊淆冯

LGBT、女权运动与生三胎的号召相悖,再加上这些运动一直就被民族主义者扣着“白左、境外势力”的帽子,以后的路子越来越难

@natasha #146603 想当年米国妇女不能投票的时候,就有女权组织搞非法投票主动坐牢的社运人士。

#146552“edit: 由于语气迫真,估计有人当真了。”

笑尿,Poe's Law

( 由 作者 于 7月8日 编辑 )

@thphd #146489 赵紫阳禁得,温家宝禁不得?

所以很多人还是图样,以为禁赵紫阳是特例,下不为例。我可去他们的吧。这种事,一不做二不休。

标记为删除
标记为删除
标记为删除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example notif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