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革命[10]: 十年前的明白人,现在在想什么? 观点

这里有个讨论题的草稿 谈革命[10]:潜伏的“韩寒们”如何对抗党国的分化和控制?- HackMD 会根据从各处搜集到的回答,不断更新,最终编辑成一篇博文。

中国社会其实明白人很多,韩寒肯定是其中之一,十年前写出韩三篇,把中国社会看透了,写完也很知趣的闭嘴不再说话了。而同时代的郎咸平、高晓松、任志强之类的“公知”当年各自也有几百万到几千万的微博粉丝,频繁在电视、优酷等曝光露脸。除了任大炮这种被判18年的,其他的基本都闭嘴了。

现在虽然舆论全面文革化,但显然是因为把韩寒这类人和几千万同路人消声的结果,这几千万甚至上亿人不可能因为这两年宣传风向变了,就真的相信了这套。虽然这些人思想还是偏自由主义,但十年过去了,这批人的处境肯定不一样了,当年的学生或者初出社会的年轻人现在已经变成拖家带口的中年大叔大妈,不少人甚至成了比较外围的既得利益者了——比如韩寒本人至少经济上是现存社会秩序的受益者。

大家觉得现在的【韩寒们】心里的真实想法是什么?大概会怎么看这个洗脑体系,怎么看那些被洗脑的青少年、粉红,是嘲笑还是同情,帮助还是顺势忽悠现在的年轻人?面对国进民退、工作饭碗,是会发自内心的为大国崛起感到骄傲,还是娴熟的做两面人,台面上说该说的话,台面下密切观察时局时刻应变?


感谢各位的踊跃回复和评论,部分观点已经收录进去,后面会持续消化整理。根据之前一位编程随想评论区的匿名建议,已将原文更名为 谈革命[10]:潜伏的“韩寒们”如何对抗党国的分化和控制? 作为编程随想谈革命系列的后续,并用这种方式传编程随想的道。

其中一些观点和部分回复点评不谋而合,欢迎就新的提纲继续点评。

( 由 作者 于 6月30日 编辑 )
3
6月30日 618 次浏览
13 个回答

在言论不管制的情况下, 大部分中国人都会成公知。

高晓松开始转向大概就是2015年左右开始的,而习近平开始收拾国内公民社会也是在2015年抓律师开始的。

韩寒、高晓松他们闭嘴很简单,如果不闭嘴,不是被驱逐出境就是坐牢。

我们不能鼓励一个人当斗士,只要没有助纣为虐就是好样的了。

图书馆革命🌈
libgen 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一个阅读诗歌的人要比不读诗歌的人更难被战胜。创造是一种拯救。创造拯救了创造者本身。

这个问题应该换个提法:十年前的明白人,现在在做什么? 接下来就可以举具体的例子了。

  • 韩寒:除了电影导演(《后会无期》、《乘风破浪》,他在想什么应该去分析他的作品,通过这个作品他想表达什么?)外,他还是《一个》App主编。

ONE·一个-文艺生活阅读应用,「ONE·一个」是由韩寒监制,原《独唱团》主创成员共同制作的一款文艺生活App。

  • 高晓松:创办公益图书馆“晓书馆”,回归音乐人的身份(他首先是以《同桌的你》出名的)。

  • 梁文道:读书节目《一千零一夜》,出版品牌「理想国」总策划人,参与了「理想国译丛」,「宝珀理想国文学奖」还有App「看理想」。

  • 伊险峰:《好奇心日报》创办者,现在创办了文学杂志《小鸟文学》

知识分子不向公众说话了,但还可以通过教育(教书)和出版来迂回,可以回归文学和艺术(这是小众的)。当极权盛行的时候,地下文学也在生长,当语言不能直接表达的时候,文学艺术是一个重要的手段。别忘了哈维尔首先是一个剧作家。

爱狗却养猫 Reader, Sleeper, Deer lover, Cat feeder, Bun eater

先离个题。这位匿名博主的共同写博客的想法非常好。其对编程随想事件的分析也很清晰。感谢ta。

我贴下“韩三篇”:https://www.reddit.com/r/saraba2nd/comments/d1f8ny/回读_韩三篇/

我个人对于《韩三篇》一直不是很感冒,觉得比较……政治学民科。当然韩寒本身不是科班人士,不能苛求。韩寒用敏锐的直觉和朴素的逻辑,在很多方面一针见血地描述了中国的现实,戳破了不少广为流传的彩虹泡,然而他对于what it is here/now的认知,远高于what it was and can be。也正是因为这种特性,我认为“韩寒们”(不一定指韩寒本人)大概率会转为犬儒主义和跑路主义。他们或许会私下与密友感叹目前的舆论环境,但是他们对政治现实的悲观认识和人到中年的家庭负担让他们反而不如更年轻的异议者那样有勇气和行动力。

民主,法制,就是一个讨价还价的过程。圣诞再打折,东西还是不会白送的。那我就先开始讨价还价了。……所以在新的一年,我恳请官方为文化,出版,新闻,电影松绑。如能达成,从我而言,我承诺,在文化环境更自由之后:不清算,向前看,不谈其在执政史上的敏感事件,不谈及或评判高层集团的家族或者相关利益,只对当下社会进行评判和讨论。如果文化界和官方能各让一步,互相遵循一个约定的底线,换取各自更大空间,那便更好。

实在想感叹下韩寒当时的年轻和有冲劲。他似乎有“试试看万一可以呢”的心态。然而我认为他当初宣扬的改良之路——其实当初很多人都认为随着经济的发展、文化的开放和科技的进步中共会变得更开明——是一场必输的赌博。对一个斯大林计划体制与传统专制主义中央集权的缝合怪,改良等于彻底的改变,等于“红色政权”的丧失,也即编程随想所谓“革命”,因此必然是其竭力抵制的东西。同样,在这样的缝合怪体制下出现习近平并非偶然。

@libgen #145647 很有道理。“十年前的明白人,现在在做什么?”是正确的破题方式。倒是我的不少想法失之武断。

极权对于人的控制是步步紧逼的。从政治自由,经济自由,到身体自由,如果一个个被剥夺,最后的防线只能是心灵的自由。

之前看到有人说过,韩寒大概在结婚有家室和孩子之后就闭嘴了;

因为他继续说,可能会影响到家人。

jiucaizi 【编程随想】的老读者

@陈士杰 #145637

在言论不管制的情况下, 大部分中国人都会成公知。

赞同,这是社会规律,人性使然。

我们不能鼓励一个人当斗士,只要没有助纣为虐就是好样的了。

可能您和 @libgen 都误解了作者的目的,分析明白人现在在想什么,并不是抱怨或指责他们现在不作为,而是了解党国和中产阶级之间的博弈状态,预判未来的博弈方向,并列出韩寒们可能的应对措施。这些应对措施包含为个人利益考量和为非暴力革命考量两个层面。

@爱狗却养猫 #145650 了解韩寒们在做什么当然也很重要,这能更好的反映他们在想什么。最根本的还是他们在想什么,因为大部分人能做的只是随着生活的轨迹走下去,关心他们在想什么最能反映他们与党国之间博弈的状态,并且为下一步能够做什么提出指导。

另外,您对韩寒们两种路线的分析很有代表性。

@猫宅冻 #145656 基本认同你的判度,原文作者也是以这些为前提进行讨论。但是原文作者希望抓出的是十年前的明白人想法的改变,因为正如你所言,现在表达的代价变了,另外社会环境也变了,而这些明白人的处境大部分也变了,大部分都已经深度嵌套进了中国社会利益结构之中。所以现在探讨他们的想法,也是为了探讨可能的出路和对策。

@阿里萨斯 #145645 非常认同您的分析,更新后的文章也明确了党国就是针对这些会要求民主人权的中产阶级采取了一场全面的控制和围堵战,而您提供的粉圈观点很能够代表党国试图发动一批人来威胁和斗争潜伏的韩寒们。

目前,文章的走向是想要探讨两个问题:第一,党国已经和可能采取哪些措施来对付【韩寒们】。第二,韩寒们的状态是什么,是否意识到了党国在针对自己,而在与党国的博弈中又有哪些优势,哪些可能的应对措施。

肯定是两面人啦,要不然习近平为什么要特意提出辨别“高级黑”,反复强调“忠诚老实”,“刀刃向内”,大张旗鼓要求清理隐藏的两面人呢。

你去国内舆论场或是粉蛆圈子里混混就知道,人家已经把话说明白了,别说什么“网络公知同路人”了,中国的整整几代人在党国其实都是“被放弃的一代”,比如香港台湾现在这一辈的年轻人、还有大陆80年代时期上学的所谓“河殇一代”,这些人无论怎么表忠心,不过是害怕心理被迫不情愿的伪装而已,他们骨子始终是认为己不如西方的,早就丧失“制度自信”“理想性”了,所谓“跪久了站不起来了”,这些人其实连教育转换的价值都没有了,等到延迟退休中医养老压榨完了早死早好,90、00年代的“读者一代”虽然部分可以转化一下(比如周小平),但也不完全值得相信,总之所有成长在邓江胡时期,在“落后中国”和资本主义繁荣强烈对比下生长的那些中国人,本质上都不值得担负领导和掌握中国的重任

这套理论在体制内并非毫无根据,共产党很清楚一个人青年时代环境影响下定型的思想才是一个人终身思想的底色,就像习大大本质爱毛一样,这种骨子里的东西是不会改变的,中共这几十年一直从苏联解体中“汲取教训”,中共《苏联亡党亡国二十年祭》里,虽然表面上用马克思内因决定论的模式套路化解释一遍苏联的灭亡,但是实际上把所有责任都推到西方阴谋和平演变和国内戈尔巴乔夫一人身上,认为让这种“丧失理想原则性的两面人、社会主义叛徒”上台才是苏联体制最大的失败,在对戈尔巴乔夫的分析里面,着重讲明第一其出生在苏联建立以后的平民家庭,既不是参加“十月革命”的老革命,也没有“红色血统自觉”。第二最重要的原因是一方面小时候家庭受到斯大林迫害,一方面在其“思想定型最关键”的青年时代受到赫鲁晓夫“否定斯大林”“风气开放”的反动思想和社会风气深刻影响,形成了根深蒂固的“对体制的深层不信任”。

所以说今天我们习大大修宪连任是“临悬崖而勒马,挽狂澜于既倒”的英明果断之举,一定要断绝“河殇代”接班的所有可能,最好一下子连任个三四十年,这样就能把江山放心交给我们这一辈真正忠党爱国,充满自信的“那兔”一代的身上啦

( 由 作者 于 6月30日 编辑 )
废物
observerEDGE 始终坚持图书馆革命,星星之火,终会燎原

我的话更反了,十年前上中学还没那么反。虽然当年就开始纪念六四,被同学评为英雄出少年,但那会还是血统纯正的改良派。

我爹我不知道怎么定义,私底下共产党骂个不停,但是对防疫还是表扬的。

更多十年前的明白人我也接触的不多。

@jiucaizi #145684 如果没有依据,揣测他人的想法我觉得比较困难。至于应对措施,同样缺乏语境,不够具体。或许更直接一点,可以问在座的各位明白人,你在想什么?

韩寒们的状态我想就是自我审查,分化和控制还谈不上。这引出另一个问题:如何克服自我审查?正好看到斯诺登的最危险的审查制度可以作为参考。

十年前的明白人,他们现在同样还是明白人。

只是他们十年前明白自己可以站出来说话,不用付出代价或者付出的代价可以接受;

十年后的今天他们同样明白自己倘再站出来说话,付出的代价将远远大过十年前。

说他们是明白也好,聪明也好,实用主义也好,犬儒主义也好;这的确就是从古至今大部分中国知识分子的特点。

他们的想法我觉得不会变很多,重要的是他们不敢再说了,或者他们当中的一些人已经再也说不出话了。

@jiucaizi #145729 看来没有人能回答你这个问题。还是人太少了,克服审查之后没有传播是不行的,再好的《新青年》没人看也只能没落,宣传推广还是头等大事。

管理员如果认为合适,欢迎将本帖移至【问题】分类,🙏

@libgen #145728 依据可以来自对身边的【明白人】都在做什么的观察,以及和【明白人】的交谈。

至于对策,这是俺在这篇博文中需要回答的终极问题,要回答这个问题需要一步步的解决子问题。俺打算首先搞清楚的第一个子问题是 中共如何按照社会成份与社会背景来划分不同人群的信任等级?

在搞清楚这个问题之后,就可以进一步分析【韩寒们】的优势和劣势,也就是对策,尤其是帮助认清和应对中共拉拢次要敌人打击主要敌人的策略。此外,这样一个信任体系的图谱,也能让那些幻想接班的小粉红们清醒一点,为【韩寒们】化解甚至反统战攻击自己的【粉红们】提供依据。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example notif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