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网评员/粉红的生态研究 下篇:给网评员职业规划 时政

最后的盛宴

古往今来的每个王朝都有其兴衰的过程,历史的演变从不因大众意愿而变迁。但奇怪的是,政权通常由高层开始分解,官僚们最易弃船而逃,反倒是底层更愿意在倾圮的高墙下饮宴。

这可能因为人们的财富已经与这个系统绑定,从而让他们难以割舍。尤其汉奸这类特种职业,一方面高度依赖政权,二来社会也抵制卖国贼。所以每当政权出现崩坏迹象时,下层走卒们都异常紧张,会竭尽全力支撑那腐朽的皇权。

img

既然王国都不能幸免于覆灭,当然更无法指望汉奸这行当能做一辈子。因此才有这篇给网评员的职业规划,这样做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是出于人道精神,因为在可预见的未来,这群人的下场或许非常凄惨。即便是罪不容恕的人,这种结局也让人心生恻隐。

其次,索多玛没有被毁灭,通常是由于它还没有恶贯满盈。很多时候国家和民族需要强烈的痛楚才能催化变革,而粉红汉奸们就是这个时代的正义之师,因为他们正在给权力堆上炭火,加速这个剧变。

所以对这篇职业规划,网评员们务要摒弃偏见。文章中都是诚挚的建言,并且会成为你们余生重要的参考。说来很有趣,民主人士和网评员们做的工作会殊途同归,大部分人的愿景更容易被粉红们所实现。

汉奸的职业属性及“裸部位风险”

金融学有个词汇,叫做裸部位风险(Naked position risk)。大意就是,在做单一方向的投机或押注时,将仓位完全暴露在反向风险之下,好似一个人不作任何防护地裸露在风险环境中。比如重仓卖空或买多单一品种就属于此,而这也是投资大忌,因为做多做空都具备逆向的风险暴露。

通俗地说,好比庄家掷骰子,你单纯地压大压小,都有高于二分之一的概率赔光。裸部位风险就是这种单边押注,且不作任何对冲的投机部位。

所以投资者大都把交易分散以规避风险,例如用爱国来做多中国,用移民来做多美国。投机最忌一次押上全部资产,更不能把自己的身家性命做成一个“裸部位”。

不过对汉奸来说这确实很难顾全,因为他们的职业属性使其无法不压上身家。政治投机和其他投机不同,会要求明确的立场,为统治者卖命就要站在民众的对立面。这种单边押注让他们始终处于裸部位暴露下,其成败完全系于政权变革的概率,但即便是低概率,一旦发生也万劫不覆。就像当年满清灭亡,王孙贵族死于城外,金枝玉叶沦落风尘。还有日伪军在日本降后就被判刑流放,就算活下来,也终身受人鄙弃。——这就是单边押注的结果。

粉红们可能没有心思钻营投机学,而这正是他们的隐患所在。在现实中他们大多属于社会人格不完备的群体,不太善于定义自己的角色。普通人对自己的行为大都会预设人格前提,但粉红们的心智还未成熟到建立荣辱意识。所以他们不太顾全自己的体面,也不关心自己的职业是否让家人蒙羞。

就算不做政治走卒,这些人通常也会选择最无建设性的工作。这导致他们厌恶资本主义和市场竞争,而更愿意寻求某种均贫富的方案。他们试图让整个世界蜷伏,以便抹除社会认同。而当他们开始拥护权力时,便获得了这种安全感,甚至还能假借权力去凌驾于普通人。

这样的秉性是一种人格退化,但却被统治者所青睐。因为心智没有成熟才会言听计从,不会判断是非,更不懂得这一切最终是要自负盈亏的。

img

越底层越容易成为政治清算的对象

说起来很残酷,网评员和粉红的这种卑微却成了他们最大的原罪。愚昧的作用就是代人受过,一旦政局发生变动,这些人就会成为替罪羊。那些有个一官半职的人往往能自备后路,例如前清旧部,有人成为军阀,有人携财隐居,还有人继续找主子,投靠了日本人。

但底层走卒却大多不幸,很多被革命军所杀,还有些流落街头。——这是个通俗法则:人的品级越低微,下场越凄凉。大恶之人往往被认为是枭雄,但对于走狗,却没人愿意轻饶。

最低下的走卒总是在斗争的前线,因此最容易引发憎恨。他们充当打手的时候,罪行也最昭然若揭。好比粉红只能算政治投机中的下流货色,但确实能看到他们招致的反感比官僚更甚。即便大家知道这些人不过是在主子脚下捡残羹冷饭,但正是这样的行为遭人厌恶。好比日本人侵略中国时,在他们身边伺候的汉奸尤其显得面目可憎。

img

投机是一门相时而动的活计,就好比君王总是给第一批投诚者以最大的优遇。而越下等的卒子越容易跟风,也最没有风险意识。他们做着很大的恶,自己却毫无觉察。几乎从不会考虑为一些蝇头小利而成为民族罪人值不值得,即便国家和同胞被卖得很廉价,也不会让他们有丝毫犹豫。

这样的群体往往不见棺材不落泪,在危机发生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无从逃遁。 ——在爱国者中,有本事跑路的才算成功。高段位的粉红更清楚汉奸这一行朝不保夕,所以会尽早留下后路,最后总是那些残党被抓住。其实并不是他们的行径有多恶劣,而正是愚蒙铸成了大错。一伺风吹草动,高层逃离,民族的怒火自然只有把这些卑贱者拿来献祭。

与皇帝博弈

其实让汉奸粉红们冲锋陷阵,更多是帝王的阴招。因为即便是独裁政府,也需要维持道貌岸然的形象。倘若涉及那些上不得台面的事,就要委派给走狗。这样就有人代替官方背受骂名,到时就算引发了民怨,政府也有回旋余地。

所以中国出现什么官民矛盾,总会出现一些“没穿制服”,“身份不明”的人去镇压。同时在网络上,也会出现一些“身份不明”的网友去维护官方论调。

不过奴才们也知道政府在利用自己,正如统治者从不把他们视作拥趸。阉人为朝廷卖命,无非是就范于威逼和利诱,一旦王朝危殆,他们就会收拾金银细软逃命。政治投机者永远是游离和带有反骨的人,就好比你不会见到粉红们歌颂上一代领导人。

就像之前薄熙来被抓,不少网评员立马为其站台,在网上叫嚣放出薄。但大势已定后,他们便转换口风,开始维护中央决议。

同样地,2020 年疫情爆发,网络上出现了骚乱。某些有想法的网评员凭借“政治嗅觉”开始风险投机,对当朝领导表示不满。例如孔庆东在微博上用崇祯的结局来讽刺今上,以及周小平发图暗示高层需要“换帅”。

img

img

以上这些都是网军中的风云人物,是汉奸中的老字辈,但仍有马失前蹄的风险。因为爱国生意做大了,就难免会卷入党争。倘若队伍站错一次,就给职业生涯埋下祸根。爱国者们清楚,连网评员始祖都可能倒台的地方,自然是危机四伏,而他们所抨击的资本主义反能保全自己。

img

所以最恨网评员的是民众,但葬送他们的更可能是君主。就像义和团视慈禧为天神,但最后清剿他们的也正是这位老佛爷。历史上君王和臣子互相拆台的事屡见不鲜,王权制度决定了君王容易反复,而臣子也总是包藏祸心。

统治者清楚,可以在压迫和凌辱下爱国的人,也可以为此卖国。他们可以支持自己,也可以支持政敌,可以拥护皇权,也可以拥护革命,变节乃汉奸的天性。既然奴才无节,帝王便无义,每个懂权术的皇帝都会在奴才们身上制造把柄,让他们寝食难安,从而无法倒戈。

因此帝王一方面让他们发不义之财,同时也让民众知道他们的劣迹,这样他们才做不了骑墙派。其实很多网评员并不愿暴露自己,因为一旦发生民变,首当其冲的一定排头兵。但统治者总在有意无意地揭示其的身份,让他们知道人民会清算他们,唯有自己能施以庇护。

img

当狗腿们没了退路,统治者才役使得安心。汉奸处于两面夹击下,便成了孤立于政权和民众之外的群体。他们限于基因和门第而无法跻身朝堂,同时民众对他们恨之入骨。这些人不仅作了权力的走卒,同时也成了民族的蟊贼。

网评员如何自断退路

或许网评员会安慰自己:每一个朝代灭亡后,走卒未必就有多么惨。大清亡后也有太监安度了晚年。就算日军战败,也有伪军跑到国外安身立命。

这些都是事实,但唯独没考虑时代背景。太监和日伪军并非处于数据共享时代,不会遭遇互联网技术的威胁,可以隐藏身份。但当今数据化普及,电话也都实名。网评员的一切发帖行为,网络足迹,在系统内的编制和社交媒体的身份,都由政府备了案。且这种备案存储于不同的服务器,包括国外的服务器。

在这种技术条件下,汉奸几乎没有金蝉脱壳的可能。比如美国要进行国际制裁,可以很迅速地调出名单。很多人没想过,为何外国政府会有如此准确的官员信息,甚至可以连同其家人一并制裁。——因为在个人信息无限披露的时代,普通保密工作早已无所遁形。

且中国近年有一个举措,就是清查幽灵户口,这便断了很多人化名出逃的后手。一旦时局有所变动,那些手握数据的人就会开始检举。汉奸和官员们到时会彼此揭发,挖出对方的财产和记录。粉红们在入职的那一天就已被政权所裹挟,互联网时代不会有任何安全的避风港,包括那些移民出逃的也会被追讨。在大数据支持下,一旦当了网评员就会留下终生标记。

不过在这种环境下,粉红们依然行为高调,而这才是他们自掘坟墓的根源。他们总是大张旗鼓,高歌猛进。好比以前外国人不了解中国,很难理解有人会将拥护权力作为职业。但近两年中国和世界摩擦增大,政府把宣传口径指向外部,粉红们出征外网,足迹遍布了推特,脸书,及各种媒体平台。

但由于他们一贯的言行粗鄙和语调单一,几乎在一开始就被外国网友辨认出是网络雇军。粉红们不惮于在世界各处留下痕迹,却进一步堵死了自己的后路。经过频频对外“出征”,全世界网民都得知中国还有这么猥琐的一种职业。网评员不但在国际上让“大国”形象就此打响,受到全世界揶揄。同时也给自己贴上了标签,做了一份国际备案。

img

img

所以说网评员的危险就在于对自身处境的无意识。尤其一些学生,认为要及早积累政治资本,便开始积极检举,殊不知这一切都会在互联网备案。在毕业后,任何一个老板倘若知道他做过密探,都不敢轻易雇佣。即便是政治领域,也没人会相信和任用一个告密者。

粉红们如今的隐患实际比当年的太监更重,太监大多没参与政治斗争,在定性上算封建残余。而粉红们却是”以阶级斗争为纲“,只能用斗争来清算。太监们尚可筹备养老义会,在老后栖居佛寺。但红小将们在文革时就搞过灭佛运动,一早就断了善缘。

img

img

给网评员的职业规划:如何站好最后一班岗

对政治投机者来说,观测时局是第一要务。汉奸比其它职业需要更多的谨慎,因为侵略者可以退回本土,官老爷可以飞往西方,而他们却没有任何容身之处。

有绿卡和存款,才是稳妥的后路,而底层汉奸则连政治庇护的资格都没有。中国的民怨已累积了几十年,数次运动造成的死亡和痛苦早已超越任何一个时期。这个国家有不计其数心怀仇恨的人,在等待大厦将倾的那一刻。

我们看到中国是一个逆来顺受的民族,但这个民族对倒台的人却异常狠厉。人们平素有多恭顺,斗争时就有多残酷。平日里民众们隐忍着怨恨,对掌权者保持谦卑,然而政权一旦垮台,即便最普通的人都会展现出泯灭人性的残忍(正如红卫兵们搞批斗时的那种残忍)。

网评员的未来很可能类似当年的日伪军,任何专制社会都是一个轮盘赌,一切罪行都会在恰当的节点清算。中国有无数被官僚欺压的人,被刑讯威逼的人,还有地震中被豆腐渣学校压死的孩子,被强占土地的百姓,被城管打压的商贩,以及被官员奸淫的幼女。以及那些因草菅人命而死去的孙志刚,魏文华,雷洋等人。这些人都有家人和后代,他们会记得向政府问责的时候,是网评员在为其开脱罪名。

img

粉红们可以期望不落在轮盘的最后一步,但不能期望这些仇恨冷却。中国人善于记仇和翻旧账,这些积怨将来必有一个出口,当代粉红们很大概率会成为这场清算的祭品。

当红小将们在维护主旋律的时候,大概没想过今后可能要面对一场无法承受的洪流。但既然吃了这口饭,就只能与自己的事业共存亡。当”领导先走“的时候,自己只能留在故土,哪里都不能去。国贼最好的结局就是独自遭罪,更差的是连累家人。中国的刑罚不忌讳连坐,正如以前搞批斗时的说法:“地主的孩子也是地主,汉奸的孩子也是汉奸”。汉奸最大的幸运就是死亡,因为“同胞们”会尽量让他们不要死去。犹如传道书所说:“那已死的人,胜过还活着的。”

在此给网评员的职业建议就是:谨小慎微,不要踏错步子。一旦政权产生变化,哪怕是一些内部改良,你们的处境都会岌岌可危。要学会身段灵活,趋利避害,提早准备自己的后方阵地,可以多参考司马南这类成功案例。

如果给自己准备后路太晚,就难免会面临同行间的踩踏。现在汉奸数量庞大,到时候举报得晚一些都会落于人后。立功也讲究先到先得,落后者很大概率成为他人的赎价。尤其是领导们,一定会首先出卖下属。

所以自己手上要握有领导们的把柄,到时候可以对其进行反制。通常官职越高黑料越多,再不济就掌握同行们的把柄,这也会成为你们今后的本钱。如果手上没有这些材料,从现在开始就要留意收集和备份。

请网评员们相信,这些建议比任何成功学都能给你们以切身帮助。成功不可以复制,但风险确实可以规避。

最后附上当年汉奸被制裁的老照,望广大网评员以史为鉴,兢兢前行。

img

img

img

5
6月11日 233 次浏览
4个评论
消极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Position 应该翻译为“头寸”,裸头寸风险

这篇文章开头说的是国人擅长内斗,结尾说的是你们要多学点内斗技巧明哲保身

@ygdvv1 #143139 这个不矛盾啊,前者可以推导出后者

@消极 #143162 后者是建议,但并不是一条建议逻辑合理,它就是唯一的建议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没有丘吉尔,西欧也许遭受奴役。没有斯大林,东欧也许获得自由。 ——理查德·尼克森(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