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推特圈里对于维权学生的冷嘲热讽,把无差别伤人事件当成一个个笑话来看,和冷漠的支那人有什么区别? 问答

看到墙国蛙蛤蛤和巴丢草的意见冲突。

这里也有一个观点帖子

其实如果是肉身脱支,对这些事情进行冷嘲热讽我倒也“理解”。毕竟隔岸观火,祸不及身,看个热闹,如同经过车祸现场的路人,撞的死在地上的人和自己无关,便可以放开来观赏这一幕幕惨状,顺便站在精神高处指责一下逝者不遵守交通规则乱穿马路被撞飞。

看到献忠式人物,大呼过瘾想再看,这和百年前支那人围在菜市口看大清铁刃斩首革命党人的“未开化支那贱畜”有什么区别?

所以我就纳闷了,这些人哪里来的优越感,明明已经到了文明进步的西方世界,还是这副德性,还是一副什么都要弄个三六九等,整天觉得几亿人低于自己活该被屠杀。那怎么不把毛泽东供起来啊?毛泽东屠支可有本事了。攻击“底线人”,那还纪念六四干什么,邓矮子完全丧失底线,处理掉底线人赵紫阳一干人等,下令碾压学生,他们应该把邓矮子和张献忠一起拜进去呀。

( 由 其他人 6月11日 编辑 )
2
6月11日 613 次浏览
14个评论
习特厚
钦明方泽忘了密码 习特厚:习近平特别受到人民厚爱

https://twitter.com/charon66192915/status/1402798714029182979

推特上看到的一句话:

我认为单纯地说“同情”还是太空洞。 当我看到有学生担心学历变化会影响他考公的时候,确实破防了。

这是缺乏家教的表现。再怎么说这件事也和他们没有屁关系,幸灾乐祸太low。大多数国人就是这么讨厌,也别怪没人同情他们帮助他们。

趙少康
丁丁兄弟 中廣集團董事長

不是我瞧不起一些人。成天把屠什麼的掛在嘴上的,現實生活中給他們菜刀讓他們殺一隻活雞都不一定有這本事。

嘲笑铁拳现世报我会跟着乐,不分对象扫射不能接受

rebecca 我不是品葱的神,但是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情

要从教育角度来看

维权学生在维权过程中“爱国”自缚手脚,说明这些人自私又愚蠢,嘲讽有利于他们大脑升级。这些人你跟他们好好说话他们是不会听的,只有被嘲讽了,才会反思,才存在大脑升级的可能性。他们必须认识到各种“爱国”行为本身,是维护个人权利最大的障碍。所以嘲讽实际上是在唤醒,是有教育意义的。

当粉红跟你争辩爱国是每个人的义务的时候,难道有比爱国学生维权失败更好用的论据吗?

无差别伤人“想再看”,重点并非“想死更多中国人”,而是只有切切实实地死一些无辜的人,才能让“爱国”人士明白,所谓“夜间能撸串的治安”是政治宣传编造的弥天大谎,只有连续不停地发生,才能让“爱国”人士明白,这并不是境外势力的破坏、不是什么拜登打牌,而是这个国家、这个社会存在严重的、根本上的问题需要解决。这些人你跟他们好好说话他们是不会听的,只有死人了,才会反思,才存在大脑升级的可能性。

当粉红跟你争辩某国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国家的时候,难道有比遍地献忠更好用的论据吗?

( 由 作者 6月11日 编辑 )
(^_^)?
品葱 (钓鱼网站已屏蔽)

推特圈大部分都是两种人:奇葩性向和恐怖分子,巴丢草是少数的正常人

无感,“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再怎样嘲笑、怜悯也会随着时间被信息洪流冲淡。

爱狗却养猫 躺平美人膝

@rebecca #143039 看不见电网或者对他人动辄触电熟视无睹的人,最有效的说服方式就是让他自己触一下电。

消极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rebecca #143039 所以冷嘲热讽是针对粉红爱国人士的。如果针对其他人,那就是有问题的立场了。

比如,“我支持中国警察,你们可以打我了”,明显是cosplay付国豪的名言。而且这个用语,本身还不是讽刺付国豪,而是讽刺大陆粉红一窝蜂的转这句话当meme。大陆粉红说这句话,意思就是香港警察是好警察,香港废青暴徒是混蛋,于是当身份转换,自己成了抗议示威的人群,面对中国警察的时候,被人用这句话怼,就会看到,当年支持香港警察镇压香港青年,那么今天就应该支持中国警察镇压自己,这两者其实是一回事。同样的一句话就是,“现在你流的泪,都是当年脑子里进得水”。

如果说,中国警察就是好,暴徒废青就该锤,那就和小粉红支持香港警察没区别了。

另外那个献忠的同理。爱国人士说中国治安好,美国治安坏,那这些随机杀人事件足够证明上面的说法,不说是一派胡言,也是有严重缺陷的论断,而衍生论断(比如因为安全问题,留学生回国的越来越多),也成了有问题的论断。一味的渲染中国治安坏也是有失公允的。

@丁丁兄弟 #143028 杀点小动物对我来说也没有任何心理障碍

我都不知道剐了多少条活鱼了

@消极 #143053 不單是心理障礙的問題,殺活雞是技術活。雞可會掙脫的。一般人都不一定抓的好,雞子會張開翅膀在你手裡撲騰。

@丁丁兄弟 #143066 按住割喉

刘慈欣 反共复民

不成问题。

其实很多冷嘲热讽的“反贼”都人在墙内,如果他们自己挨铁拳了,敢用自己一直使用的号发到墙外求助吗?如果求助了,他在墙外的言论一定会被截图到墙内,然后会被墙内的粉红围殴,同时极大的加快自己被查水表的速度;如果没有求助,便会遭到其他“反贼”的冷嘲热讽,就像他曾经对其他抗争的人做过的一样。

还是那句话,某些人想冷嘲热讽完全可以去墙内进行,就像品韭站长说的那样。在墙内冷嘲热讽那些学生,既没有风险,又会得到巨大的支持。

( 由 作者 6月11日 编辑 )

我不知道为什么这种说法越传越大。我最开始看到的逻辑是:这些人自己都是粉红,粉红意味着已经犯下了无数的先例抵触正确的东西。然后再在这种背景下,他们哪怕到了现在还有些人执迷不悟,不知道一些环境是自己相信并参与造成的。在这个意义上,他们遇到的困境在一定程度上是自作自受。

然后一般的观点不去讨论这件事情,张口闭口就说推特上的人冷嘲热讽自己有那个胆么,反过来,推特上的人先前劝了粉红多少次?

( 由 作者 6月12日 编辑 )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从没有人成功的守住过任何东西,只有进攻,进攻再进攻。 ——乔治·巴顿(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