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捅死复旦大学党委书记 时政

上海市公安局文保分局7日晚间发布通报称,7日14时52分,上海市杨浦区邯郸路某大学发生一起持刀伤人案件。上海市公安局并未详细说明,但据悉,不幸身亡的是复旦大学某学院的王姓党委书记,犯嫌则是该学院一名姜姓教师。

上海公安的通报称,“民警迅速到场将犯罪嫌疑人姜某(男,39岁,该校教师)控制,经120现场确认,被害人王某(男,49岁,系姜某同事)已死亡。经初步审讯,姜某自述因工作关係对被害人怀恨在心,故对其实施侵害。现姜某已被依法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一名复旦大学教授表示,邯郸路上的大学就只有复旦大学。许多上海网友也在上海公安的这则微博下方留言称,“直接报复旦有这麽难吗?”“杨浦区邯郸路某大学...还有别的大学吗?”

消息人士表示,被害人为复旦大学某学院党委书记,目前该学院网站已经关闭。嫌犯为该学院姜姓教师,早前透过人才引进计划从国外进入复旦,聘用期限六年。但姜姓教师因科研任务未能达标,在学院即将宣布解聘前,行凶将学院党委书记杀害。

( 由 作者 6月7日 编辑 )
2
6月7日 969 次浏览
26个评论
北条沙都子 不要小看雏见泽,那里有大学问。

本人对于这件事本身不发表意见,但是忍不住想吐槽一下那个“杨浦区邯郸路某大学”。

中宣部对于“官方话术”是很讲究的,因此会极力避开一些“负面观感”的词句和表述。在这种“党八股”的“权威指引”下,近几年墙内媒体的汉语表达水平也是“水落船降”,编出来一大堆“新话”不知道是在讲给谁听。什么“温和上涨”、“负增长”、“灵活就业”、“返乡创业”等“新时代名词”轮番登场,真是叫人既好笑又恼火。不瞒各位7友,其实本人每次看到这种“新话”时都会像“噗噗熊”那样“气噗噗”。

我个人的感觉是,现代汉语已经被中宣部改得面目全非,就快没办法看了。按照这个发展趋势,“未来汉语”中的“语言污染”现象只会更加严重,并进一步扭曲中国人的正常表达、摧残中国人的心智与思想。

以后的人们如果想要真正体验“汉语之美”,恐怕只能举着放大镜去看倒车镜了。

消极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献忠学教授...

看来我不搞学术是非常正确的呀。

另外站长这标题误导人,被杀的不是复旦大学党委的书记,而是复旦大学数学学院的党委书记

thphd 2047站长

@北条沙都子 #142569

我个人的感觉是,现代汉语已经被中宣部改得面目全非,就快没办法看了。按照这个发展趋势,“未来汉语”中的“语言污染”现象只会更加严重,并进一步扭曲中国人的正常表达、摧残中国人的心智与思想。

语言腐败是为了体面地说谎。说谎是党国最重要的维稳工具,对语言进行适当的腐败,有利于降低说谎成本。

7站是匿名论坛,不需要这么绕,一刀捅死复旦大学党委书记足矣。

@thphd #142573 人家语言腐败,你语言通胀,给死者直接升官了

爱狗却养猫 躺平美人膝

以下文字来源: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63739570,注意其中链接大多为墙内,自行带VPN/Tor。

逝者安息!

我们来捋一捋行凶者的学术经历。

行凶者姜文华之前是Rutgers(New Brunswick)2009年毕业的博士

https://www.mathgenealogy.org/id.php?id=157581

查阅US News的排名,该校的数学专业在全美排名第22名

再查阅他的research gate主页(Wenhua Jiang's research works | Soochow University (PRC), Suzhou (SUDA) and other places),可以找到7篇论文发表(或许未必是他全部的学术发表),分别发在了The Annals of Statistics、Journal of Multivariate Analysis、Statistica Sinica等期刊上。其中绝大多数都同时挂了他博士期间导师Cun-Hui Zhang 的名字。

至于其读博前的经历,姜文华是复旦大学数学学院自己的本科生毕业。在网站上可以查到,姜文华2000年进入复旦大学数学系读本科

(注:该网站目前无法正常打开,但仍可通过百度快照进入)

而在复旦大学数学学院谭永基教授去世后的这篇回顾谭教授教学成果的文章中(谭永基教授的人生历程,享年73岁_复旦大学数学科学学院退休教授、博士谭永基),有提到"王伟叶、姜文华、吴家麒因此获得了复旦大学首届校长奖,这是复旦大学设立的最高奖项"。这三人都是2000年进入数学系的,是同一级的同学(在上面的图里,都在倒数第二行)。由此描述看,姜文华在本科期间应该是一位相当优秀的学生,甚至可以说是他当年导师的得意门生了。

经过这番简单的梳理,我们看到:姜文华高考后于2000年进入了复旦大学数学系读本科,本科期间表现看起来相当不错。本科毕业后,进入了专业排名22名的Rutgers(New Brunswick)数学系读博,2009年毕业。毕业后,发表了多篇论文。先是在苏州大学任教,后来于又回到了复旦大学数学系任教(参考关于公布2017年新增硕士生指导教师岗位任职-复旦大学研究生院.PDF)。再然后,由于非升即走制度,被复旦大学解聘,于是就有了现在这桩惨剧。

至少在我这个外行看来,姜文华是复旦的本科,又在比较不错的学校/博士项目毕业出来,手里多少有点文章,似乎算是背景条件还不错的青椒(青年教师)了。当然,至于他的学术成就具体如何,我无法做出准确评价。

但饶是一路名校毕业,姜文华在回国之后,辗转苏州大学和复旦大学这么多年,仍然无法获得一份安稳的教职,终于走上了害人害己的绝路。

为什么会如此?归根到底,除了他个人性格的原因外,还是国内大学最近这些年疯狂搞的tenure-track(非升即走)制度,实在搞的太狠了,把青椒们给逼上了绝路

所谓"非升即走"制度,指大学对招进来的教师,只签6年的临时工合同。到了第5年的时候,如果觉得你不行,就无条件让你走人。这个"不行"可以有各种各样的原因,比如觉得你论文发表不够,或者觉得你课没教够,或者系内教师选举团投票不让你过,等等。

这个制度本来是从美国引进的,本也没什么,毕竟国际通用的制度。但国内大学引进之后,就变了味。比如说,很多学校利用这个本质上就是临时工合同的制度,来要求青椒们比拼论文,二选一、三选一、乃至几十个人中选一个的情况都有。谁发的论文多,谁就留下。与此同时,青椒作为学院教师队伍里的最底层,除了要死命发论文外,往往更加是要在系里伏低做小。想来这个姜文华,也是经历了这些种种的不堪。

所以说,这种变了味的非升即走制度,说白了就是在养蛊,在逼着青椒们疯狂地、无限制地内卷。

在一年要发这么多论文、承担这么多教学量、和这么多人整天拼来拼去的情况下,怎么可能不出几个心理扭曲的变态?一路名校毕业的天之骄子,怎么可能都能忍受学校和院系领导这么多年的任意揉搓?

前些年的时候,中山大学博雅学院的甘阳老师被青椒当众打耳光,其实也是因为升职无望,和这回复旦的事情性质相似,只不过恶性程度不同。

国内的这些个高校,为了学校在国际排名上提高个几名,就死命地逼着青椒来发文章,用这种养蛊的方式来搞出蛊王。现在出了这么恶性的事件,也是可以预期的。而且,可以想见,如果将来继续这么搞下去的话,这种事情很可能只会越来越多,越来越恶劣。因此,这件事不能孤立地看待,而是应该把它放到整个国内高校学术评价体系的劣化中来整体地看待。

但具体到个人,还是应该奉劝国内高校这些个把持权柄的大佬们稍微善良一点,尤其是对青椒们稍微好一点,别再为了自己系里在专业排名上提高个一名、两名,就把青椒当蛊来养。对青椒们好一点,才是真的对自己好一点......

这件事情如果能造成相当的社会影响力绝对是一件好事情

P.S. 不太涉及新话的人看得懂的材料有什么例子?

趙少康
丁丁兄弟 中廣集團董事長

@爱狗却养猫 #142600 看来养猫兄很了解国内的高校制度和高校行情啊。真没想到国内的高校居然发展出恶性竞争的合同工制度。涨见识了。

@丁丁兄弟 #142608 那段是转载的:)。其实我也是因为这件事才查了查国内现在的高校行情,发觉真的是很卷,而且政策非常多变。

本来国内是助理教授->副教授->正教授的事业编制,但现在又有一条副研究员->研究员的合同编制。复旦还加了两层,副青年研究员->青年研究员->副研究员->研究员。

比较坑的是,在招聘时,这些研究员的职位好多宣传的都是所谓的tenure-track(TT),即终身教职候选职业。然而与欧美的一个教职招一个TT候选不同,国内是一个坑位招一大堆研究员,入职的时候画大饼,然后三年一考核,“非升即走”,与其说是TT,不如说更像另一种形式的博后。

极端事例,武汉大学2015年“选留聘期制讲师112人”,2018年“6人被直接聘任为固定教职副教授”。(来源)具体可搜“武汉大学3+3”。

( 由 作者 6月8日 编辑 )

发现了一张4年前复旦青年研究员的工资单(不知是什么学院的):

税前一万五,税后八千。

@爱狗却养猫 #142612 中国啥不都这样?朝三暮四还好了。其实最根本的问题是一切规章制度条款极其模糊,没有相对明确的界定,最终的结果仍然是看领导脸色。最经典最恶心就是涉及到所谓国家安全的那几个口袋罪。还有一个寻衅滋事罪,没什么不能往里装的。

@爱狗却养猫 #142600 这套制度和美帝没有区别,但是在美帝,学术搞不好走人的assistant professor转身就去工业界找工作了,基本没有人在这里死磕。

中国是因为社会不好收入水平太低,才会出现这种996都嫌不够激烈的情况。归根结底,你要在一个人均收入水平是美国五分之一的大地方,打造一个能够吸引从美国留学归来人员的小环境,那不要打得头破血流啊?

同样是搞数学,人家张益唐博士毕业没人要,在subway一边打工一边搞数学研究修成正果;而这位就是被学校解聘就要动刀子杀人...正所谓美帝把鬼变成人,中修把人变成鬼啊

EDIT:突然想起俄国数学家Perelman,顿时觉得天朝在歧视链上不如毛子。

EDIT:本人卢刚转世,本来不应该说美帝科研机构的好话,但是美帝PhD真香

( 由 作者 6月8日 编辑 )

@消极 #142619 从博后到教职是一道坎,美国的教职也卷了很久了。如果把“研究员”看成博后的话,那么我估计其中拿到教职的比例中美未必有多大区别。但是美国Tenure-track中得到教职的比例肯定比中国研究员中得到教职的比例高。现在国内的问题是有意无意地误导“青椒”们相信研究员相当于tenure-track positions,有的人还放弃了美国的TT positions的offer去国内当研究员,然后做了几年后才发觉,靠原来自己降职成博后了。

你要在一个人均收入水平是美国五分之一的大地方,打造一个能够吸引从美国留学归来人员的小环境,那不要打得头破血流啊?

这确实。其实这位姜献忠同志,根正苗红的统计学博士,华尔街大厂甚至转码什么不能做;就算做学术吧,显然是美帝环境好,而且数学统计本身也不需要那么多funding。巴巴跑回国,真不知道为了什么。或许是家庭因素吧。

现在真要海归,必须在国外留好退路,比如先搞个绿卡什么的或者至少先排上队。要是国内高校没有关系自己又不会来事,国外又没有退路,还想留在学术圈,那么确实有点任人宰割的味道了。

@爱狗却养猫 #142630 有些人就是没见过中国的黑暗(好吧,其实我也没见过),还真的就把中国看成land of opportunity了。

我很早就说过,中共重金收买杨振宁回国,就是“千金买马骨”,这位姜姓朋友就是受害者。(杨振宁你坏事做尽!多少中国出身的读书人被你毁了!)

现在吃个瓜,黑下死者:

( 由 作者 6月8日 编辑 )

@消极 #142631 黑暗与否不论,我觉得中国90年代开始二十几年还是称得上land of opportunity的,最开始的一批“海归”混得也还行。不过现在阶级固化越来越严重,国内没人脉背景的话,回国前景不佳。

@爱狗却养猫 #142637 land of opportunity for the tops

@复旦大学

挺好,有怨报怨,有仇报仇,不报复社会,颇有古人之风。

Von

@porcelain #142740 复仇者不折镆干,虽有忮心,不怨飘瓦。庄子之前说的话已经过时了

图书馆革命
libgen 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一个阅读诗歌的人要比不读诗歌的人更难被战胜。创造是一种拯救。创造拯救了创造者本身。

知乎问题被删,备份:https://web.archive.org/web/20210607133358if_/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63739570

Ambulance 夫人必自侮,然後人侮之;家必自毀,而後人毀之;國必自伐,而後人伐之。

但具体到个人,还是应该奉劝国内高校这些个把持权柄的大佬们稍微善良一点,尤其是对青椒们稍微好一点,别再为了自己系里在专业排名上提高个一名、两名,就把青椒当蛊来养。对青椒们好一点,才是真的对自己好一点......

naive!这不就等于奉劝共产党主动民主化改革交出权力吗~

@Ambulance #142840 是,不过不同的是高校党委书记没有习近平的安保措施。The threat is real.

@爱狗却养猫 #142600 唉。

@libgen #142987

一声叹息....

补充一点,为什么要回中国做这个没有希望的“tenure track”而不在美国做博后,因为博后的课题是导师给的,自己没有学术自由,而回国tenure track,自己可以选课题,比博后学术更自由。

但是没有面包要自由有什么用?难道你愿意生活在索马里而不是沙特?

@libgen #142987 谢谢,里面信息很多……

随便说点我的浅见:

  • 耶鲁和NIH的博士后其实很难说前者就比后者好。从描述中看,或许前者更为理论而后者更为应用。姜博士做的是学界业界都非常需求的专业(统计学),而有过NIH的经历对于学界转业界(比如去药厂)或者去其他研究型学术机构帮助都很大。从姜博士的性格上来看,更适合学术性质强的环境,所以与其说去了不好的地方,不如说去了不合适的地方。

  • 美国和国内相比,人际更为直接简单;虽然拉帮结派的情况也存在,但专业能力的作用还是比国内重要多了。姜博士的性格如果如文中形容的那样一板一眼、缺乏社交技巧,在美国也会有点难(除非自己单干或者有人帮助提携——然而找到人提携本身就需要一定的社交能力);而回国,简直羊入虎口。

  • 博后两年没能去顶级大学做Tenure track的人多矣,回国并非唯一出路。美国STEM的学签自带两年半工作许可,一年多看形势不对先找个普通学校或者业界工作,先settle下来其实也不错。很多人回国未必是留不下来,而是美国移民系统实在低效繁琐,加上对国内工作的期望更高,家人又在国内,两下衡量觉得回去更好。

  • 我翻了翻姜博士的论文,毕业后好多年好几篇文章还是和博士时期导师两人一起合作写的,之后写文章也没有带上自己苏州大学和复旦的新同事或者和国内的学者合作。所以说他的脾性,确实比较适合单干(所谓“象牙塔中一张安静的书桌”)。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一切战术中最重要的战术就是死打,打光就打光,完蛋就完蛋。 ——林彪(中国,PR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