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躺平也不能 时政

【文:知誅盒】

近日內地流行一個新詞語「躺平」,意思指年輕人出於對壓抑的工作文化失望,與其跟隨社會期望堅持奮鬥,不如選擇「躺平」的處事態度。實際提倡包括「不買房、不買車、不結婚、不生娃、不消費」及「維持最低生存標準,拒絕成為他人賺錢的機器和被剝削的奴隸。」

其實這現象無論在國內或本地,都十分常見,各地的年青人都欠缺向上流的機會,縱然付出了及拼搏了,但得不着實質的成果,只是為財團及政府作嫁衣裳,所以流露出放棄的態度,不想再被社會壓逼得喘不過氣來。但官媒《環球時報》及一些內地傳媒,立即發佈文章抨擊這種態度,隨後更取消關於「躺平」的網上帖文,及強制解散有關的群組。由此可見,在強國內若政府不喜歡,便沒有任何選擇,只可乖乖跟黨走。

服從國家政策由計劃生育可見一斑,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初期,政府曾鼓勵生育,毛澤東一句「人多好辦事」導致中國人口爆炸,最後連糧食都供不應求,換來極大的反效果。到鄧小平上台時,為了控制人口,全面推行「一孩政策」,若還要生下第二胎,便要罰款,甚至強制墮胎、結紮等處理;此舉後成功令中國生育率低於世界平均水平,但隨之而來,便是人口老化及結構性問題,政府有見及此,2015年又推出「全面二孩」政策,但出生率未見提升,為進一步解決人口增長急速下降的問題,應對人口老齡化,中共中央政治局於2021年5月31日宣佈實施三孩政策。

順其自然 無為而治

從前每對夫婦只可生一胎,到最近竟鼓勵每對夫婦生三個,40年間的轉變,實在叫人無所適從,反映出沒有長遠規劃下,不斷實施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政策,是完全失敗,亦叫人民難以附和。筆者想到老子的「無為而治」,無為並非無所作為,而是不可妄為,不可強為,要順其自然。當政的須知民意、順民心,讓人民自然發展,不要對人民太苛刻,亦不把個人意志強加給人民身上,這樣施政可能比處處控制有更好效果。

一般情況下,人人生而平等,每個人都可以追求自己的喜好及生活態度,亦可規劃自己的人生,無論是急進或慢活;但當權的容不下不同,稍為不跟主旋律,便會被口誅筆伐,連個人選擇生活態度的自由也沒有,更叫人明白為什麼年青人選擇「躺平」?

這現象已經不單在國內,並日益蔓延至香港,剛過去的六月四日,美國領事館在窗前點起燭光,翌日已被外交部駐港公署發言人批評是上演拙劣的政治戲碼,及表示強烈譴責和堅決反對。要知道領事館的內部空間,被視為該國領土的一部份,連在自己地方點起燭光的自由,也要被干涉;試問活在這裏的市民,怎可能有自由呢?最終也只能「躺平」待誅!

https://beta.thestandnews.com/politics/%E6%83%B3%E8%BA%BA%E5%B9%B3%E4%B9%9F%E4%B8%8D%E8%83%BD

( 由 作者 6月7日 编辑 )
3
6月7日 368 次浏览
11个评论
爱狗却养猫 躺平美人膝

计划生育其实不是邓开始的。毛时代就有计划生育会议,提倡最多生两个。1970年的出生率是5.7(每个妇女生5~6个孩子),人口增长率是2.3%;1980年出生率是2.6,人口增长率是1.2%。但是党中央觉得还是太高,最主要是没达到70年代末一力推动的人口增长率1%以下的指标,所以政策进一步收紧。

对党中央来说,人口一方面是个数字游戏,一方面也是压力。前者体现为人口越多人均GDP越低,对于喜欢订各种指标的领导人来说(XX年达到人均XX;XX年达到全面XX),人口作为被除数,始终是个负担(这点直到今天依然如此)。后者则体现为资源压力和就业压力,人多了容易乱,人没事干也容易乱。

有猜测将来中共对于生育数量会完全放开,我觉得可能性不大。其实中共不是单纯喜欢人多,主要是担心所谓的人口结构问题,即老龄化和性别比例。大概专家算了算,出生率在2-3之间正好能达到比较“正常”的人口结构,今上一听不错,很符合指标,所以就放开三胎了。

至于自由?硬要说的话大概“团结紧张严肃活泼”里的“活泼”就是老领导心中的“自由”了吧。:)

北条沙都子 不要小看雏见泽,那里有大学问。

@爱狗却养猫 #142486 说得好,支持猫姐在7站分享智慧。

猫兄在回复中提到“对于党中央来说,人口是个数字游戏”。这让我想到了之前7友“食人大佐韦国清”一篇帖子,其中有这样一段话:“和习作对的人,要是祈求他的怜悯,不切实际地期望他有一点理智和人性,一定会遭到惨败,就像大清洗中上百万的冤死者一样,因为在他看来这都是必要的牺牲。”

猫粥和韦大佐的以上两段话均指向了一个残酷的事实:独裁者是没有什么人性可言的,奢求其能“大发慈悲”完全不现实。所以我个人认为,对这些家伙下一步行动的预判恐怕也要“料敌从宽”些为好。

而“大棋思维”或许就是天龙人老爷思考问题的独特视角吧。在他们看来,“小人物”们的悲欢离合根本无关紧要,只是通往“胜利”路上的小风小浪而已。本人听说丁丁兄和小马喜欢玩《文明6》,这类战略游戏往往会赋予玩家“无尽的权力”来开疆拓土、建设楼宇和大道、修筑宏伟奇观、协调内政与外交等等,目的是达成“远大的终极目标”。而玩家也可以从这一过程中获得巨大的满足感和成就感。

当然,游戏里的世界终究是虚幻的,平常人也只是借此抒发一下自己的壮志雄心。然而……若是有一帮人在现实中也掌握着“近乎无尽的权力”,那对于平常人而言可就真算是要紧的大事了。毕竟为了“远大的终极目标”,损失些“人力”是必须的。游戏固然是好玩,但若是现实政治也被玩成了游戏——活生生的人成为了沙盘上的一粒粒兵模棋子,或者面板上的一串串数字……那或许就没那么好玩了。

躺平的本质是对(既定)上升路线的消极反对。问题是在这个词出现之前人们又是怎么对待这个事情的?首先想想这个词出现之前还有哪些流行词,可以想起来的有佛系还有葛优躺,虽然,它们的成因以及具体的内涵又是另一回事了。然后我觉得任何观点只要不能照顾到这个事实以及历史都必然会有片面的问题。

消极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北条沙都子 #142535 养猫说过的,“看多了翻车新闻,我都想改名叫‘消极’”了。

这里就是我们对中国问题的看法吧。

好奇宝宝
Ponyzeka0603 我叫小马,大概是个浸会徒. 没有文化,希望大家喜欢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北条沙都子 #142535 先前和朋友讨论过这点;为什么不能民族:上面的人就是把你当成资源了, 就像文明六一样, 我给你幸福度是因为对我有好处,而如果我要打仗了,管你个毛。

自由騎士
MasterChief 先知指引的騎士.The prophecy is uncertain, there's always hope.

@北条沙都子 #142535 @丁丁兄弟 @Ponyzeka0603 #142705 @爱狗却养猫 #142486

沙都子关于《文明》游戏的说法,恕难同感,游戏内容包罗万象,本身没有特别的意识形态或价值观的倾向性,硅谷的埃隆马斯克、扎克伯格(还有小扎女儿)在大学时期就深夜玩文明被舍友抱怨,特别是马斯克他自己几乎投资研发的科技方向都是为了非常长远的人类社会未来着想,而不像某国那些也姓马的资本家。我认为马斯克是当代的钢铁侠和先知,如果最终火星殖民地成功,马斯克会超越麦哲伦、哥伦布。

一千个人眼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游戏没有错,错的是某些人自己有问题。在游戏世界的行为反应了一个人潜意识里最真实的一面,游戏的自由与开放性放大了人性,比如有的人在GTA里面喜欢玩车漂移,有的人喜欢打路人,有人喜欢夜总会等等。

我最喜欢的一个预告片,在未来的反乌托邦世界,人类文明遭遇空前的环境、经济、社会危机(全球性大灾变)。一位底层的普通的父亲送自己的女儿去参加外星播种计划,他女儿没有任何技能天赋,仅仅是因为幸运被随机选中。展现科技的同时,又有更加厚重沉重的人文关怀。特别是在救世基督像的怀抱中,飞船冲出云霄,每次都让我为之一颤。

去YouTube上播放
去YouTube上播放
( 由 作者 6月11日 编辑 )
趙少康
丁丁兄弟 中廣集團董事長

@MasterChief #143096 我其实不想对此做评论,正如你说一千个人眼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北条只是说出了对《文明》系列游戏的个人观感而已,没必要强求别人的同感。他也没有垄断对于游戏背后价值观的解释权。

@丁丁兄弟 #143101 我只是喜欢跟有趣的人士交流分享思想火花或看法,老弟不用紧张:)

我从不喜欢和无聊的人讨论或辩论。

新话教材
首都卫队 缝合低级高手,语c能力泰国第几,发病时请选择性无视,,,

@北条沙都子 #142535

这类战略游戏往往会赋予玩家“无尽的权力”来开疆拓土、建设楼宇和大道、修筑宏伟奇观、协调内政与外交等等,目的是达成“远大的终极目标”。而玩家也可以从这一过程中获得巨大的满足感和成就感。

说到这我就该为p社的维多利亚系列免费打广告了。尽管现在v3尚未发布,v2又老的掉渣。然而即使是后者,pop系统与商品系统到现在还是市场上独一份。中国和印度的pop生产的小麦和水果少了,德国的下层阶级就会因为没有啤酒喝导致逐渐向雅各宾派和赤卫队靠近。你的国家如果允许奴隶存在,“不可接受者”就会在政治上转向自由主义并且不断与废奴主义者闹事,直到议会通过废除奴隶制的决定。如果吞并了另一个国家,这些土地上的人民可能会因为不再是第一公民而加入相对应的国家/民族独立运动。如果你的国家的pop全部加入军队,工厂就会因缺少工人导致生产的商品减少,进而影响全球的消费需求和国家的税收收入。总而言之,虽然仍逃不了大局意识和地图填色的步骤,但人民不再是一个简单的数字,而是一个会受环境影响,能够根据自己的文化、阶级、信仰、政见、意识形态和需求满足水平自行决定行动目标,并不惜暴力实现的利益集团。若罔顾人民自作主张,国君多半会被雅各宾派/激社/自由军团/赤卫队/反动派/青年旅/红衫军/民族主义者叛军挂在路灯上。

( 由 作者 6月12日 编辑 )

@MasterChief #143096 并不是说游戏有某种特别的观念, 其实意在说明独裁者把人民视为草芥的形态。 有些人可以是时代的先驱,但是他们的思维不会因为超前而把其他的人视为尘土和可以挥霍的资源。

@MasterChief #143096 士官长说得很好。游戏没有对或错,只是人类用来展现自身意识的其中一种形式。不过和其他形式(例如文字、电影、美术或音乐)比起来,游戏的可互动性或者娱乐性要强得多,可以给予玩家在虚拟世界中创造不同可能性的机会。并且因为其综合了文字、影像、美术设计与音乐等元素,所以表现力也会比前者中的某一种单独的形式更强,也更能让“观众”沉浸其中。

其实本人倒没有否定或者质疑《文明》系列,以及其他策略类游戏的设计初衷和玩法,毕竟“赋予玩家近乎无尽的权力”是保证此类游戏的游玩体验之根本。我个人在这里只是借着描述这些游戏的游玩机制,试图来诠释“若是现实中也有人握有无尽权力,那对于普通人而言恐怕会是一场灾难”的观点,并希望以此强调“权力制衡的重要性”。毕竟在游戏中镇压异己、发动战争,甚至投放核弹等等血腥残酷的行径只需要点一点鼠标,而上万颗人头落地对于玩家而言也只是“人力-10000”。

若是玩家没有“近乎无尽的权力”,而是处处被掣肘,那游戏体验恐怕会差上不少。但是游戏中那些“虚拟炮灰”们的“游戏体验”说不定就会好上很多了。对照现实世界的情况——绝大多数人都是不起眼的“小人物”,绝大多数人都怕死。那么是要甘愿赋予“玩家”近乎无尽的权力,通过让自己成为“代价”来满足“玩家”的征服欲和成就感;亦或是限制“玩家”的权力,提升自己的“游戏体验”呢?

对于“绝大多数人”而言,答案是明了的。


@丁丁兄弟 #143101 感谢丁兄的关照 (⃔ •͈ ꒡ •͈ )⃕↝

不过士官长应该是没有想要很强势地输出观点,个人感觉还是属于正常讨论的范畴,丁兄大可放轻松哦 (⭒•͈ 𓎺 •͈ )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有能力的人都有机会追求用自己的行动成就时尚,但绝不能追求成为流行,流行是腐烂的开始。 ——《无处安放的“精神脱支”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