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动漫甘心被中国审查?这类现象应该受到各国政府的重视。政府和小粉红们也许找到了国漫超越日漫的新方式。 时政

不久前,某日本动漫公司一成员高松信司在推特上说了这么一番话:“最近的动画的制作期非常长,很难预测高峰期会在哪里。 过去最忙的时候是在放送期间。 其主要原因是中国的检查,需要在播出前3个月完。 在国内难以赚钱的情况下,海外销售是必须的。昨天,我开会讨论了明年秋天的工作和后年春天的工作,但它们不是在同一个时间表上吗? (苦涩) 在现场,如果你被告知要在播出前三个月交付所有剧集,你别无选择,只能按要求制作,你没有任何权力去决定如何做生意。” 推特网址:https://twitter.com/takama2_shinji/status/1398394818804424705?s=06 其实这番话也反映了作者的无奈,他们已经丧失了动漫创作的自由和经营上的自主权,他们只能屈从于中国的审查制度,无法在自己的母国自由地创作做生意,观众们和粉丝们在他的推特下面议论纷纷,有的人认为日本海外市场那么大没必要只照顾中国方面的要求,有的人认为有必要放弃中国市场,有的人认为为了在中国挣钱放弃自己的创作自由没有必要,有的人还说有必要以后把那些垃圾作品扔给中国算了。其实也反映了一个现象,国外的一些文化产业公司为了能在中国挣钱,屈膝于中国政府,屈膝于中国的政治制度和审查制度,他们在自己的国家惧怕的不是自己国家的政府而是中国政府,他们正像奴仆一般被中国的审查制度牵着走。因为中国市场潜力巨大、人口多,他们认为只要占据了中国这个市场就能获得巨大的利润,为了钱,他们甘愿跪下。而这一现象也让一些恬不知耻的中国观众更加自私、贪婪,而这方面已经在高松信司推特的回复里展现的淋漓尽致。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只是有一部分日本动漫公司这样做,的确现在有些动漫公司已经不行了,他们为了赚钱不得不跪下来靠着中国市场赚钱,但我们依然发现有不少动漫公司不在乎中国市场,或者说有些公司和电视台还气使颐指的制定一些“霸王条款”来“要挟”中国的动画公司、电视台和视频网站,这也说明了很多日本动漫公司并不依赖中国市场。虽然说这些年日本动漫产业依然在不停地发展、进步和壮大,在国际市场上的份额越来越高,不仅日本,国际上也有更多的人喜欢上了日本动漫,但是上文提到的现象也反映出了一些问题,比如:日本国内市场趋于饱和、动漫产业发展速度放缓并出现萎靡现象,当今日本动漫产业的制度和发展模式需要改进,日本动漫产业的发展需要注入新的活力。 对此。也许中国的那些动漫公司、小粉红和五毛们已经想到了“国产动漫超越日本动漫”的新方法,这种方法是条简单易行的捷径,不用努力和进步就能超越日本、战胜日本,那就是利用中国的这套审查制度,用这套审查制度抢占中国市场的欲望来要挟、绑架再加上这些日本的动漫公司,让他们失去经营的自主权和创作的自由,因为这种状态持续下去会给日本动漫产业带来巨大的危害,将来会给日本动漫产业带来毁灭性的打击,如果日本动漫产业被毁灭了,国产动漫不久自然而然的超越日本动漫了吗。好多小粉红想到此肯定会兴奋的说道:“嗯!国产动漫有希望了!我们的祖国真伟大!” 不仅仅日本动漫产业,西方和第三世界好多国家的文化产业的好多公司为了在中国挣钱也开启了自我审查模式、自我阉割模式,抛弃了发展的自主权,就比如美国的好莱坞、迪斯尼为了能在中国赚钱早就这样了,导致很多明星和粉丝的不满,谴责声越来越高,照这样下去,全世界将也会有越来越多的日本动漫的粉丝和明星也加入这一行列。这也反映出一个现象,中国的意识形态和政治模式正在沿着文化产业向很多国家输出,中国的法律和政策正在潜移默化的在海外执行,这不仅仅影响到了各国文化产业和经济的发展也涉及到了一些政治上的问题,就比如主权上的问题,无论是日本政府还美国政府还是其他国家都应该重视这个问题,因为这已经不仅仅是钱的问题了,也牵扯到了政治上的问题。

这是高松信司推特回复里一个讽刺这种现象的漫画

最后送大家一张谷歌翻译恶心人的图片,有网友戏称“@Google where is that sentence? Do you guys feel the disgusting there.”

4
6月3日 373 次浏览
16个评论
陈士杰 和平理性非暴力

好莱坞不也如此吗?

中国有14亿人,谁也不想丢失这个市场,所以为了赚中国人的钱,当然也必须要符合中国的言论审查标准了。

当然,我相信这其中肯定也会有人专门做反中共的视频,然后在台湾大卖特卖。

EUR⚽S
通音宽依 “我支持初商末未,你们锦侬卫可以打我了!”

相关文章:

全现在 | 动荡的四月新番:“先审后播”的影响绝不止于“弃B站”和“网盘见”(中国数字时代备份)

solids Ñøñë

“@Google where is that sentence? Do you guys feel the disgusting there.”

怪 AI

@陈士杰 #141886

中国有14亿人,谁也不想丢失这个市场,所以为了赚中国人的钱,当然也必须要符合中国的言论审查标准了。

许多中国人也会买言论审查的账?

消极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solids #141913 你要和中国人做生意,先要中国政府点头啊。

(^_^)?
品葱 (钓鱼网站已屏蔽)

@solids #141913 家长支持严格审查血腥和色情內容,中共顺便再删除一些反共内容,双赢!

@消极 #141915 怕不是既不能让共产党满意,中国人也不买账。

@品葱 #141919 那就没人(?至少我不会)看了。

@solids #141923 让共产党满意的话,什么都不要做了。共产党岂是我们这些凡人伺候得了的。

北条沙都子 不要小看雏见泽,那里有大学问。

楼主所说的情况的确是客观存在的,也非常令人生厌。不过个人觉得想要解决这个问题也不是那么简单的,指望日本政府直接出面恐怕有点儿不太现实,因为实在是“师出无名”呐。

日本的动画公司要怎样和中国的合作方进行谈判,那是公司的内部事务,轮不到政府出面干预,最多也就是动画公司的负责人被国会要求出席听证会,讨论一下“外国势力介入公司运营”之类的问题(可以参考美国的科技巨头们被国会质询,例如思科公司),而这种程度的措施通常不会起到什么实际作用。毕竟日本和中国不同,要是墙内的哪家公司敢不服政府的强力干涉与管控,那无论这家公司的规模有多大,最后都只有一种结果,不言而喻。

至于粉畜愤青嚷嚷的“国产动漫超越日本动漫”、“国产动漫有希望了!我们的祖国真伟大!”之类的黑屁也大可不必去在意。粉畜愤青普遍无德无能、无耻无赖,最重要的是无权无势。这么一帮人就好比一大摊烂肉,堆在那里固然是臭气熏天,但只要你远离他们,不理会那摊烂肉,那他们在这虚拟世界里的存在价值就瞬间锐减了八到九成。也因为他们无权无势,只有给赵老爷抬轿子的本事,所以这帮人也不会对现实产生太大影响。

其实“国产动漫超越日本动漫”也没什么不好,我个人倒是巴不得能直接在电视上看“升级版日漫”。但问题是,中国产出的一切文化产品都有可能会受到中共狗腿子们的“特别关照”,并使其成为政治宣传的工具和牺牲品,而这一点是最令人作呕的。其次就是墙民的老毛病了:审美水品令人咂舌,好赖不分,抱着牛粪当香饽饽……或许这种令人扼腕叹息的怪现状也是“得益”于中共长期的文化管制吧。

但说了那么多,国漫真的那么容易就能超过日漫吗?我个人对此倒是持怀疑态度。中共的文化审查制度可不是只对东洋人“亮剑”的,反而国漫才是最先被开刀问斩的那个,因为这种制度的设计初衷就是要灭杀一切可能对政权产生威胁的东西,而不是刻意针对谁。所以日漫和国漫在中国的处境其实大同小异,哪个都逃不掉文化部的“掉脑袋切切”,只是日本的动漫创作者是在自由的环境下创作的,无非是想进中国市场就得再“生”一个名为“中国特供版”的脑瘫畸形儿;国漫创作者的创作环境是不自由的,作者们为了过审,就得无时不刻地对自己的内容构思与创作要素进行“审视”与“纠正”,甚至是阉割掉一些桥段。各位觉得在这两种截然不同的环境下进行创作,哪一种更有可能产出优秀和惊艳的作品呢?

当然,或许有人会觉得我在小题大做,他们认为制作动漫最重要的是技术,技术不好的话,内容再优秀也是白费。没错,最近几年的国漫在制作水准上的确是有了不小的进步,但内容却始终让我提不起兴趣。你可以说是我个人口味的问题,我也没办法去反驳什么,但讲真的,国漫总体上始终给我一种“走不出去”的感觉。这里的“走不出去”不是指走不出国门,而是走不出一个“固有的怪圈”——一种原地打转的感觉,一种“循环往复”的既视感。

我个人比较坚信一种认知:“一个糟糕的作品一定有着糟糕的制作水准,但一个制作水准优秀的作品却不一定是优秀的作品。”

一个自由、开放的创作环境对于内容创作者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这甚至有可能直接影响创作者本身的创作水准。本人才疏学浅,就不班门弄斧了,只是想简单举一个老舍的例子。这位在文革中被逼自尽的文人墨客早在中共建政之初就积极地融入“新时代”,创作了不少歌功颂德的作品。在彻底砸断自己的脊梁骨之后,其文学创作的水平也犹如逐步断裂的吊桥一般每况愈下,直至在最后写出了这篇令人捧腹却又无比苦涩的“辞世诗”——《陈各庄上养猪多》:


新中国,万象新,打起竹板,唱唱新农村。

新农村,真方便,

一来来到北京东北的顺义县。

顺义县,好风光,

渠水浇田稻麦香。

好光景,说不完,

雄心壮志,庄稼增产赶江南。

说不完,咱们挑着说,介绍介绍陈各庄上养猪多。

解放前,陈各庄,

沙地沙包原是苦地方。

水利少,爱刮风,

吹走沙土,盖不上新种的落花生!

不是旱,就是涝,

大大小小总把饥荒闹!

不旱不涝也救不了穷,亩产那么百十来斤就算好收成!

解放后,大不同,

翻了身的农民思想红:地力薄,找原因,

对症下药,定叫沙土变黄金!

主要是,肥不够,

没有营养,庄稼怎不瘦?

要增产,肥是宝,

土地瘠薄,肥更不可少。

肥是宝,哪儿去找?

人民公社就是好:

靠领导,靠群众,

改良土壤,陈各庄大队齐心闹革命!

闹革命,斗自然,

决心要把沙地变良田!

兴水利,又造林,

不许风沙再害人!

多养猪,笑呵呵,

猪多肥多粮就多!

说养猪,就养猪,

信心百倍,敢于胜利不许输!

集体养,建猪场,

带动社员家家户户养。

集体喂,家家喂,

公私并举,两条腿走路走的对!

不光瞧,眼前利,

百年大计是巩固发展集体经济。

遇困难,不动摇,

艰苦创业,坚持不懈,才会立功劳。

一月月,一年年,

红旗高举,经营养猪的“样板田”。

多养猪,果然好,

片片田园都把肥吃饱。

田有肥,鱼得水,

庄稼样样长得美。

肥料多,养地力,

年年增产,沙窝沙岭换了新天地!

六五年,纪录新,

粮食亩产八百斤。

双八百,楼上楼,

卖给国家肥猪八百头。

今年好,想来年,

彻底革命,不只看眼前。

村虽小,干劲强,

科学养猪,科学种地,大字标语放光芒!

科学家,来蹲点,

又学又教,总结经验,协同社员搞丰产;累不怕,苦不怕,

一心要叫科学群众化。

猪场有,三个三:

三定三分三养,理论实践紧相关。

一要定,饲养员,

二定饲养,三定时间――定时“开饭”吃的香 又甜。

分群养,是第一“分”,还有那“分”批断奶,“分”期来打防疫针。

小猪秧,要细养,

弱猪保养,病猪疗养,减少死亡绝不靠空想。

养小猪,仔细看,

初生、吃奶、断奶,必须过好这三关。

过了三关,小猪欢,

结实活泼,小尾巴撅着卷成圈。

配饲料,方法高,

叫猪上膘准上膘。

什么猪,什么料,

公猪母猪仔猪肥猪各自有一套。

讲科学,猪听话,

想叫它什么时候长大就长大。

讲科学,精又稳,

摸透规律,一抓一个准。

煮猪食,很费煤,

近来试验,喂干饲料,省工省钱猪又肥。

好方法,挖不尽,

防疫、饲养、配种……都是真学问。

真学问,学不完,

勤学苦练,应当表扬饲养员。

饲养员,不怕苦,

老汉青年意气风发一支好队伍。

喂养猪,也是闹革命,思想红,不利己,

贫下中农的高尚风格,全心为集体。

热爱猪,不辞劳,

喂食、饮水、冷热饥饱,时刻仔细瞧。

粪便干,或是不爱动,立刻去找防疫员来快治病。

干劲大,不识闲,

有点工夫就去帮社员。

帮消毒,帮修圈,

科学养猪宣传了一遍又一遍。

有成绩,戒自满,

一定要站得高来看得远。

看得远,站得高,

时刻不忘比学赶帮超。

年年生产更上一层楼。

求进步,争上游,

越进步,越学习,

永远高举毛泽东思想大红旗!

谨祝贺,众社员,

努力奋斗,早日实现稳产高产田!

粮食多,猪肥壮,

经济、科学、文教、卫生,齐兴旺!

唱到这儿,算一段,

请您多提宝贵意见。


感谢阁下的耐心。不知道各位在看完这段快板书之后有何感想。

联想一下洋人拍的电视剧——无论是“东洋”的还是“西洋”的,都不乏有让人眼前一亮的新作;或者经久不衰,让无数人对其津津乐道的经典老物。但再转头看一看墙内呢?清一色的“游击队全歼甲种师团”、“瓦房店特色谍影重重”、“婆媳妯娌的纸牌屋”、“深宫大院二三事”、“父母官的良苦用心”之类,着实是无缘“精致、精美、经典”,或许只剩下“精赵”了吧。而这种令人哭笑不得的怪现状真的只是因为“技术水平不够”才造成的吗?

回到正题,个人认为国漫的创作被中共的严苛审查给“困住”了,并且由于中共愈发强势的对外姿态,导致日本或其他国家的文化作品也开始受到影响。但是这恐怕还不足以造成“国漫崛起,日漫式微”的结果,毕竟中共对“自家人”向来都是最狠的,砍向国漫的大刀甚至可能比砍向日漫的更加锋利。且被阉割的国漫大概也是无法对已经高度成熟,并开始加速向欧美地区进军的日漫产业造成根本性“威胁”的。

至于那些只会喊“文化输出”的萌二复读机,我个人暂且不做任何评价。因为本人至今为止都没搞清楚一件事:为什么国内公司做了几款“日漫风”套皮游戏,靠着东洋人的画风讨了一下东洋人和西洋人的欢心,然后这就算是“文化输出”了?……

以上是个人的一点拙见,请多指教。

【顺带一提,如果能够在国内的高清电视上直接观赏《寒蝉鸣泣之时》,那本人会很开心的,毕竟……(再往下说就要被讨厌了。)另外,明天是个令人悲伤的苦难日,我本来是打算写一篇小歪文的,但受制于时间有限,恐怕是无法按时完成了,就先赊着吧……】

( 由 作者 6月4日 编辑 )
矛盾使人自由
影人 矛盾使人深思,痛苦使人蜕变,统合自我与矛盾终使人自由。

@北条沙都子 #141964 哈哈,这首快板看了,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说实话,老舍本人虽然对中共一直歌功颂德,但好歹还是个有一定水平的作家。

被逼到写出这种东西出来,至少我是真的对他恨不起来,只能对他的经历感到唏嘘了。

@北条沙都子 #141964 "其次就是墙民的老毛病了:审美水品令人咂舌,好赖不分,抱着牛粪当香饽饽……或许这种令人扼腕叹息的怪现状也是“得益”于中共长期的文化管制吧。"

如果中国消费者真的如此不堪,那反倒是世界的福音了,他们天天消费黑猫警长级别的东西,把好的东西留给世界享用。可惜的是,中国加入世贸之后富裕了,因此在中国销售正版知识产权内容变得有利可图;中国人鸡贼,喜欢欧美日本的好东西又敌视发达国家;中国政府专制,所以有世界上最严苛的审查系统之一。三者合起来就是中国模式的输出,洋人为了赚取中国市场不得不阉割自己的产品。结果就是全世界人民共同承担了中国式审核的后果。

最开始的时候,日本漫画就是大力向中国输出的,当时候一些人已经在说,日漫会荼毒青少年。然后不知道怎么地,日漫还是成功地输入了进来。然后现在又有了这一出,说日漫要屈从于中国的审查制度。我并不觉得日漫那些没有任何营养的轻小说系东西就没有需要反思的地方

但说了那么多,国漫真的那么容易就能超过日漫吗?

cctv少儿频道官网就有一个叫做魁拔的国漫存档。我觉得国漫如何需要更细致的考察,并且与当下国漫的叙事进行对比。真正的那些从业人员也有支持国漫的。之前有个凹凸世界其实获得了一定的热度,那对比这个我是不是可以说某一种风气风格一直存留,只是未得到发展?

国漫我其实最喜欢《大护法》,然后那一帮粉红逼以及那一些娱乐圈媒体居然就只会当一个屁股

@消极 #141980 说得好。那消姐觉得要怎样扭转目前这种态势呢?请帮世人答疑解惑。

@ygdvv1 #142001 虽然答主没有直接回复我,但还是谢谢答主耐着性子看完了本人的长篇黑屁。

我并不觉得日漫那些没有任何营养的轻小说系东西就没有需要反思的地方

日漫里的轻小说系列的确是没太多营养的,感觉桥段和人物塑造大致也就那么几种,无聊的很。但既然这种类型的作品能够经久不衰,那可能就意味着无论时代如何变迁,总会有观众群会买账的。而这种现象是市场的自然选择所造成的结果,不太可能会有日本政府的干预。作为观众,如果不喜欢看这种快餐货,那大可以去看别的,因为其他题材的作品多的是。在一个创作自由的环境下,题材的多样性基本不用愁。

但国漫的处境就不太一样了,中共愈发严苛的审查只会不断压缩国漫的创作空间。虽然我个人相信很多国漫公司的制作技术和资金是足够的,但依旧是绕不过这头“房间里的大象”,只能退而求其次,选择打“安全牌”。而这无论对制作方还是观众恐怕都是极为不利的因素。我个人不敢对国漫的发展抱持太乐观态度的最主要原因就是这个。

某一种风气风格一直存留,只是未得到发展

就如同本人之前所述的那样,发展是需要空间的。问题是目前中共“赏给”创作者的空间是越来越小的。你如果问中共:“是发展国漫要紧还是禁锢思想、保政权要紧?”那中共肯定是直接堵上你的嘴然后拖走,连回答都免了。

总之,我个人认为,如果不解决“中共对创作方的强势干涉与打压”这个问题,国漫的路恐怕只能是越走越窄。

我这个人大体上属于偏悲观的那种类型,所以顺着思维惯性就会觉得……答主所列举的《魁拔》、《大护法》等优秀国漫在未来的出现频率可能会越来越低。

@北条沙都子 #142032 既然我说了三个问题:中国变得更富裕,中国政府专制,中国人民鸡贼。改变一个就行了。

贸易战,打垮中共经济,耶耶耶!结果肺炎爆发,川普下台,不了了之。

中国政府专制是三个里面最硬的,先不尝试。

中国人民可以忽悠忽悠,比如“八国联军侵华罪行罄竹难书,你们不要买正版给外国人递子弹,看盗版。”看盗版越多,中国市场就越小,人家就越不需要迎合中国市场。这个才是正确道路。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在二月十日的政治局常委会上,毛泽东表示:愿服从会议决定,辞去主席退下,搞社会调查。朱老总、陈云、小平表态:欢迎毛泽东辞去主席。是我坚持:主席暂退二线,主席还是主席。 ——周恩来(中国,PR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