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六四32周年专帖 时政

主题曲:Blood is on the Square

去YouTube上播放
14
6月3日 837 次浏览
43个评论
EUR⚽S
通音宽依 “我支持初商末未,你们锦侬卫可以打我了!”

2021年,这群建制派立法会议员战胜了自己,爱上了老大哥

立場新聞——《1989 年聯署反對武力鎮壓 2021 年馬逢國︰天安門廣場無死到人》

去YouTube上播放

馬逢國曾在八九年參與《港人建港》宣言,內容指六四震撼港人的心,希望促進本港政制民主化。他今日回應時,指港人未能全面、充分了解六四為何發生,「仲有待時間、歷史驗證」。他又說,當年很多「假消息、假新聞」影響每個人,並說到當年亦可能有外力介入,更指出當年天安門廣場「無死到人」,「起碼好大嘅懷疑,我愈來愈接受,天安門廣場無死到人,呢個事實。」

謝偉俊八九年時,曾以法律界人士身份參與聯署,表明反對武力鎖壓、反對軍管、支持學生民主運動等。他今日回應時稱「此一時彼一時」,自己當時可能「比較熱血」或判斷較片面,「依家係需要修正」。他又說,當時可能有學生或其他參與者行為較粗暴,甚至殺害軍方人士,「如果軍方還手,事實上亦係應該,因為係保護自己、保護國家。」

10
6月3日
爱狗却养猫 躺平美人膝

@通音宽依 #141841

馬逢國……「無死到人」

謝偉俊……「如果軍方還手,事實上亦係應該」

后脚踩前脚,好痛。

「此一時彼一時」

翻译:食人之禄,忠人之事。我恰了烂钱。

再發一遍之前發過的

去YouTube上播放

00:01 - 01. 歷史的傷口 - 群星

05:06 - 02. 母親的手 - 蔡幸娟

08:10 - 03. 少年的心 - 王傑

12:22 - 04. 張三的歌 - 李壽全

16:20 - 05. 歸鄉的路 - 黃鶯鶯

21:13 - 06. 根 - 王芷蕾

25:28 - 07. 驛動的心 - 姜育恆

29:32 - 08. 鋼鐵的心 - 蘇芮

34:11 - 09. 我的陽光我的風 - 張雨生

38:18 - 10. 放我的真心在你的手心 - 葉歡

43:08 - 11. 自己的夢自己造 - 知己二重唱

47:23 - 12. 竹籬外的春天 - 蔡琴

留个名。

我是64亲历者,当天晚上听着枪声入睡,第二天去过复兴门。

17
6月3日
图书馆革命
libgen 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一个阅读诗歌的人要比不读诗歌的人更难被战胜。创造是一种拯救。创造拯救了创造者本身。

@天下无贼 #141877 无贼兄可否写篇回忆长文章?

消极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天下无贼 #141877 天安门的枪声大家都听过,话说2012年薄熙来倒台的时候北京也响了枪?

无限感慨。

曾经听过某位海外爱国粉红说,也在64时去过天安门,但就是凑热闹,后来发现民主自由都是胡闹,乱哄哄怎么揣鼓钱包?维稳维得好。坐享民主赞极权,海外粉红就是这么不要脸。

Von

可以重溫一下油管上的64紀錄片,那個三小時版的講述的很詳細。

@natasha #141890 他这话拿去说穷国还差不多,美帝之类有序程度还是很高的。

穷国也有印度这种稳定大师。

thphd 2047站长
去YouTube上播放
矛盾使人自由
影人 矛盾使人深思,痛苦使人蜕变,统合自我与矛盾终使人自由。

忆昔人

凉去暑来六月初,京城黎庶汗满襟。

罗刹不复昔日势,大秦之北天色易。

多少黑发涌街市,白衣素衫与赤心。

是夜盘坐天坛下,腹中无谷数日已。

只愿今上转心意,颓死山河换新春。

忽闻一阵金铁声,血肉分离何以形?

铳炮无情火光起,无数人家泣断肠。

昔日乾坤不得转,愿使新人继旧魂!

( 由 作者 6月3日 编辑 )

两个以前可以纪念六四的特区,今年还特吗?

香港:警罕以《公安條例》隨時封維園 7000 警力人數更勝反修例 6.12部署

六四鎮壓 32 周年,由於支聯會申請六四集會被禁,警方加大力度防止有人六四晚在維園聚集。消息指不但全港警力會增至 7000 人,較 2019 年時《逃犯(修訂)條例》表決當天的 6000 警力還要多,而且警方罕見地以《公安條例》第 17 條賦予的權力,指如有理由相信公眾集會在任何地方進行,警方有權阻截或封閉有關地方及鄰近通道;消息指,假若發現有人呼籲市民到維園集會,警方或會宣布封閉維園六個硬地足球場及中央草坪。

澳門:終院駁回六四集會上訴 港澳辦發聲明支持裁決

澳門治安警察廳早前首次以違法為由,不容許舉辦六四燭光集會,主辦單位「澳門民主發展聯委會」上訴至澳門終審法院。法院今日(3 日)判民聯會敗訴,國務院港澳辦發聲明指,法院的決定和裁決合憲合法,表明了禁止破壞憲制秩序行為的鮮明態度。

一句六四也不提的港澳办声明

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6月3日发表声明表示,近日,澳门特别行政区警方就有关人士举办非法集会作出不予批准的决定,澳门特别行政区终审法院依法作出驳回有关人士上诉的裁决。这些决定和裁决合宪合法,表明了禁止破坏宪制秩序行为的鲜明态度。我们对此坚决支持。

声明表示,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与澳门特别行政区基本法共同构成澳门特别行政区的宪制基础。澳门特别行政区作为直辖于中央人民政府的地方行政区域,必须尊重国家主体实行的社会主义制度,尊重宪法确立的中国共产党的执政地位,切实维护宪制秩序。任何组织和个人破坏宪制秩序的行为都是违法的,都必须坚决予以禁止。澳门特别行政区警方的有关决定、澳门特别行政区终审法院的有关裁决,有力维护了特别行政区宪制秩序,具有坚实的法理和法律基础,必须得到遵从和执行。

声明表示,澳门特别行政区成立以来,全面准确贯彻“一国两制”方针,自觉维护宪法和基本法权威,大力弘扬爱国爱澳核心价值观,开创了各项建设事业全面进步的良好局面,值得倍加珍惜。我们相信,澳门特别行政区行政、立法、司法机关和社会各界,必将一如既往地维护宪法和基本法确立的特别行政区宪制秩序,坚定捍卫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保持澳门长期繁荣稳定,不断推进“一国两制”成功实践。

轻音部
中野梓 不想清楚分析太多真心抑意假
去YouTube上播放

民主会战胜归来

@libgen #141880

我没什么可写的,我没去广场,广场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

我事后再沿着长安街走,也没看到尸体,但确实看到了坦克辙印,横在马路上的公交车,还有燃烧的轮胎(不知道从什么车上拆下来的)

总体来说,除了当晚,我感觉好像整个城市还挺平静的,马路上行人稀少,感觉更像是过年时,空旷的北京城。

大中学校都在传言当晚被“误伤”而受伤甚至死亡的事,距离我关系比较近的,一个是我老师的孩子,比我们大两年级,当晚和同学出去玩——还真不是去广场那种玩,就是日常和同学出去玩——被流弹击中受伤,躺在医院病床上被“有关人员”反复盘问。另一个是我大学同学,他所在的中学当时有同学被流弹击中死亡。

从我个人的体验和观察来看,我比较倾向于这个结论:广场没死人或者死人个位数,而全城死亡在一千人上下。

我很推崇编程随想的《回顾六四系列》,至少其中描述的情况,符合我的记忆,推荐你可以去看看,还没有写完,更新的非常缓慢,我也一直在追踪。

https://program-think.blogspot.com/2011/06/june-fourth-incident-0.html

我也曾经一直努力寻找当时发生在广场的真相,不过我认为以轮系为代表的很多海外媒体,编造了太多的虚假材料,反而给追求真相带来了很多不利因素。我陷入了大量虚假的信息之中,最后干脆放弃了。

中国是不让你谈论六四,我和一些九零后甚至八零后浅浅的谈过六四,我发现他们真的是:一无所知。毫不夸张,他们对六四的认知只有不到一百个字,大概就是国家最终盖棺的那些定论,除此之外,再无其他了解,他们也不知道海外对六四有多么的重视,海外如何讨论六四,他们完全不知道。这么说吧,八零后和九零后的粉红甚至不会因为海外讨论六四而感到愤慨,他们的脑袋里就像自动生成了一个过滤器,当六四两个字飘过来的时候,他们自动就把这段文字过滤掉了。

海外的中文媒体则是灌输给你很多虚假信息,我有时候甚至觉得,真正的六四真相,可能再也无法重见天日,而造成这一切的,是大陆和反大陆的力量共同作用的结果,真是讽刺。

我有段时间还在网上找一些同样的亲历者,想听听他们的想法,但是很少,能找到愿意发声的亲历者很少——那些知名人物不算,我想找找普通人。

找到的人,很多人和我一样,当晚也不在广场,我只找到过一个当晚在广场的大学生,但是他拒绝和我讨论,他说当晚的事情让他非常沮丧,是一个沉重的心理负担,他不想再提起。

11
6月4日

@消极 #141883

2012年我没听到枪声。薄熙来倒的时候是重庆地方官吧,怎么可能让北京响枪?

@天下无贼 #142011 周永康事件。

@natasha #141890

无限感慨。 曾经听过某位海外爱国粉红说,也在64时去过天安门,但就是凑热闹,后来发现民主自由都是胡闹,乱哄哄怎么揣鼓钱包?维稳维得好。坐享民主赞极权,海外粉红就是这么不要脸。

我和他的想法有一点点类似。

我当时还没上大学,我看到的大学生,确实就像过嘉年华一样,满脸笑容,拉帮结伙,开心的骑着自行车,举着旗帜,大呼小叫的向广场进发。

当时我也有这种想法:这是在游行吗?这是在表达民意吗?这是在为国家的前途发声吗?我觉得不像,我觉得他们更像是参加一个派对,大家去乐呵乐呵,开心快乐去了,终于可以不用上课,不用考试,据说当时全国各地的大学生,爬上开往北京的火车,只要说“去串联”,乘务员就不查他们的票,免费坐。

我和你说的这个人不一样在于,我不觉得民主自由是胡闹,我是觉得他们在胡闹,他们不能代表民主自由。

@消极 #142012

哦周永康啊,那也没听到枪声。当时确实有点奇怪或者“震撼”,政法委的大老板啊,竟然这么突然就被拿掉了,习的势力真是可怕。

你是怎么觉得是胡闹的?从全世界来看,八九学运基本属于最温和最有秩序的一类了吧,大规模学生聚集,既没有性骚扰一类的丑闻,也没有出现过激暴力行为 从中国历史上看也很温和啊,文革武斗就不说了,五四还火烧赵家楼呢,这些你作为北京市民都不知道? @天下无贼 #142017

@天下无贼 #142017 政治参与需要练习,政治常识需要学习,并非一蹴而就。政治参与的开始对很多人来说就是和朋友一起参加“游园会”。

极权之下没有民间政治组织成长的土壤和人民政治参与的机会,然后极权反过来说人民素质差,不配民主,这就像把书都烧了,把老师都埋了,然后说所有人都不识字所以朽木不可雕。

11
6月4日
刘慈欣 反共复民

@天下无贼 #142011 四个直辖市的市委书记和广东省的省委书记可不是普通的地方官,他们同时还兼任中央政治局委员,这在中共的政治体制中地位仅次于习和李。

派乐迪
愛牛奶盒的人 你們可不能混瑤哦~

@通音宽依 #141978

瑤瑤覺得本來六四的熱度正在下降,結果他們搞這麼一出,反而顯得欲蓋彌彰。

@爱狗却养猫 #142025 其实素质低也没什么大不了,老师全活埋了也就是愚一代民。当年红色高棉基本上把柬埔寨的知识分子屠干净了,后来柬埔寨也没有全国文盲,而是经过一代人的下滑后恢复了。

道声勿念
kill_ccp 我会在那头,等你们很久

在这残酷的世纪,我歌颂过自由,并且还为那些倒下去的死者,祈求过怜悯同情。——普希金

今天,墙内网络平台出现的隐晦冲塔,明显多于前几年。我记得,2015年前因为网络相对开放,年年都有不少冲塔。2017年网络实名制全面推行,言论控制加强后,冲塔少了很多,然而,近两年又多起来了。或许,很多人都忍无可忍了吧。

人人心中有,人人纸上无。

@天下无贼 #142017 开心快乐也没什么问题吧。毕竟他们诉求也就那几个。本来以为解决了就可以move on,没想到在广场上一待就是两个月。这么长时间找点乐子也很正常。而且聊天也能聊政治嘛。

就算是在每天都有新任务的办公室里,想必也不是在工作时间就只聊工作的……。

@天下无贼 #142017

我当时还没上大学,我看到的大学生,确实就像过嘉年华一样,满脸笑容,拉帮结伙,开心的骑着自行车,举着旗帜,大呼小叫的向广场进发。当时我也有这种想法:这是在游行吗?这是在表达民意吗?这是在为国家的前途发声吗?我觉得不像,我觉得他们更像是参加一个派对,大家去乐呵乐呵,开心快乐去了,终于可以不用上课,不用考试,据说当时全国各地的大学生,爬上开往北京的火车,只要说“去串联”,乘务员就不查他们的票,免费坐。

同意。当时有不少外地学生涌到北京参加运动,免费火车,甚至免费伙食,颇有点红卫兵的意思。这些人中不少后来都变成了粉红。他们本来就不理解民主的意义,后来改革开放浪潮中又赚了钱,谁让他们赚钱就拥护谁。我认识的一个最坚定的粉红,就曾经是这样的一个64串联学生。

( 由 作者 6月5日 编辑 )

🕯️

去YouTube上播放
( 由 作者 6月4日 编辑 )

https://t.me/thesoc/420

You know, the whole world seems like it's tearing itself apart.
War, death, hate.
Chicago, last year.
Man, Chicago last year.
I never seen anything like that before.
I love that city. I went to school there.
I had a bunch of friends, you know?
And to be back there on those streets where I went to school, and see it all go down like that?
You know, the cops just beating on those kids?
You remember? You know?
Just crushing their heads with their batons and just blood everywhere and they...
I just never seen that before.
To see the hate in their eyes.
You know, they wanted to kill those kids. They wanted to crush them.
Right? Like they were just bugs.

这是剧集 For All Mankind 第一季第一集中,执行阿波罗 11 号任务的宇航员 Gordon Stevens 在酒吧里描述了他此前在芝加哥看到的景象与感受。那是 1969 年 10 月 8 日至 11 日学生民主会(Students for a Democratic Society ,SDS)在芝加哥组织的「Days of Rage」暴力抗议活动,反对越南战争与种族不平等。正值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数百名大学生与数千名警察的冲突,以数十人受伤,数百人被捕终结。

「Days of Rage」在美国社会运动的历史上,以及公众视野和集体记忆中,是一场被遗忘的抗议示威------虽然警察对学生使用不对称暴力,但 SDS 的激进策略在当时就没有获得组织内外的广泛支持,因而也被归结为象征了美国 60 年代末难以弥补的裂痕以富有的白人大学生借抗议越战、种族的形式,与警察、父母、政府之间的冲突发泄的一场事件。

但对于一场社会运动,学生运动,是否仅仅只是从宏观历史变迁的角度评析,或是在行动策略上反思就足够了吗?Gordon Stevens 与友人交谈时并不会结构分析,而是表述他的难过、震惊、希望。

阅读历史档案文献与报道,或是学术研究分析,与直接听闻讲述无法比拟。在非虚构/虚构的文学影视作品中观看讲述已令我共鸣动容,面对面的每个与或间接或直接的亲历者交流的机会更令我珍惜与感谢。

前年 2019 年的这一日,我在北京经历了 在北大门前被阻拦;去年的七月,在一个意外的机缘下记录了与两位中年人 关于这一历史记忆的交谈。而今年,我只能透过新闻报道,知晓香港支联会的 六四纪念馆 被关闭,知晓越来越多的运动人士 被拉入高墙,知晓今年维园数十年来首次 烛光 未能闪耀,知晓今日 天安门木樨地 附近戒备森严,知晓遇难者家属依然 在严密监控下祭奠 ......

与我交谈的对象,总是会依我的年龄,以「你这个年纪肯定都不知道六四吧」开头。听到这句话,我会对于访谈者愿意对他认为的不知情者吐露更多心声感到欣喜;也会在心里反驳,「其实我比你知道的要多」,但也马上再反问自己:「我真的比他知晓的『更多』吗?」在他们的颦蹙、哽咽、无言中,甚至能闻到残留的血腥味,看见无尽的黑夜,因而我也在每次接收各种不同身份视角的记忆感受后更加谦卑。

最近一段时间接触的人,也有透露出可以谈论六四的迹象,但我在今天还是没有问他们任何一点相关内容。可能是在开放空间中不想给对方带来麻烦,也可能是我的怯懦与胆小,变得噤若寒蝉,也可能是我的精神情绪也需要疗愈慰藉,不想再添一笔创伤。

三十二年过去了,这个益难纪念的纪念日,我会在晚间独自一人点上一根蜡烛,默默纪念,愿你我不会遗忘。

@拉基蒂奇 #142124 谢谢五毛朋友的捧场,有你们一起参与纪念64,就不会孤单。

新话教材
首都卫队 缝合低级高手,语c能力泰国第几,发病时请选择性无视,,,

@拉基蒂奇 #142124

邓公千古

⏩到被共趣小鬼和康米人测试绞绳与路灯耐性如何

@首都卫队 #142167 支持邓公屠粉蛆!

@愛牛奶盒的人 #142027 党为了帮我们维持正确的历史记忆,可是煞费苦心的啊。年年网络维护,连坦克世界都不能愉快地打了

@天下无贼 #142017 人民不能胡闹的时代,党就要胡闹了

@kill_ccp #142071 道路以目

@消极 #142191 不让躺平,就让平躺。

#142187

( 由 作者 6月5日 编辑 )

@首都卫队 #142237 长者大战维尼--小反旗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

@消极 #142441 但小红书在今年6/4发“今天是(什么日子)?”就被炸号

solids Ñøñë
标记为删除
标记为删除
( 由 作者 6月4日 编辑 )
标记为删除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敵對勢力在資訊輿論方面可謂煞費苦心,我們哪裡出點事,它就會可勁兒地忽悠、造謠,其目的就是要搞亂人心。 ——薄熙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