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不打疫苗成为一种政治站队 时政

接种疫苗不管是美国还是中国都是自愿,因为中国SARS疫情是2003年(未使用疫苗),美国H1N1是09年(使用疫苗但范围不大),到了2021年突然全民打疫苗,缺少先例,谁也不确定大规模接种过程中会发生什么,都在试探。如果中国政府强制打疫苗,接种后不良反应死亡就变成责任事故且中方全责,所以最开始必须自愿。

幸运的是,严重不良反应、死亡案例虽然存在但数量不多,概率大概是万分之一到十万分之一,风险不高。

问题在于:

  • ICU自费,也就是打疫苗不良反应住院要自己承担,相比之下感染新冠却“免费治疗”
  • 如果免疫效果不好,打了也不能大概率抵御病毒,止不住大流行,最后还是得维持高压防控,打了等于白打
  • 国产疫苗有效性、安全性问题,墙内没有真相,只有政治宣传
  • 社交媒体上有人曝光了接种后严重不良反应包括死亡,官方的态度不是妥善解决或者官方辟谣,而是装不存在继续强调“疫苗安全”
  • 新闻联播主持人突然降低智商,用口号“苗苗苗苗苗苗苗”催大家打疫苗,搞得跟哄幼儿园小孩一样,难免让韭菜起疑心:is this 镰刀?

所以到底打不打疫苗,对大多数中国人来说,并不是基于严谨的论证、数据的对比,而完全是政治立场的站队:墙内看不到真相,内行不敢说话,只能信一个,你究竟信党国宣传还是信境外势力?

微信群聊这个,几乎总会有人跳出来指责你jxbl,yygq,政治性可见一斑。当然现在是文革,一切问题都是政治问题,疫苗变成政治并不奇怪。

内地许多城市,在2021上半年较长的一段时间里,都有充足疫苗备货,但是打疫苗的人不多,甚至出现了送鸡蛋大米食用油的情况。

这就证明,只要日子还能过,大部分人并不愿意相信党国,拿自己的身体去冒险。除非送鸡蛋,看来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对人民群众的吸引力还不如鸡蛋。

最近广州输入案例导致疫情封城,从官方公布的传播路线来看,很多人即使没有接种疫苗,也仍然积极参与社交活动,这些人难道不怕死吗?

只有一种解释,就是大多数人心里其实早就默认,信神信鬼、信运信命,也好过信党国的宣传。你可以蒙住我的眼睛,堵住我的嘴,抢走我的饼干,但你不能强迫我打疫苗。

封城之后,广州朋友跟我说他决定打疫苗了。我问他为什么,他说不打不行了,健康码会变黄色,没办法喝早茶。

3
6月1日 607 次浏览
8个评论

不清楚,我大部分亲友都打了,我爸让我也打,我还在观察,能打辉瑞最好。

习特厚
钦明方泽忘了密码 习特厚:习近平特别受到人民厚爱

@yingzhen251 #141564 你亲友们打疫苗的理由都是什么呢?

出行 @钦明方泽忘了密码 #141565

@yingzhen251 #141566 不打疫苗不让出行吗?

有的地方严格吧,他们认为会跟健康码一样会有疫苗码。 @钦明方泽忘了密码 #141567

thphd 2047站长

@钦明方泽忘了密码 #141567 新闻里,广州已经封城了,不测核酸不能出城。隔离了几万人。疫苗从原来的无人问津,瞬间转变为大规模排队,所有接种点爆满,排一整天打不上。

最新消息是不打疫苗,健康码会黄码,限制出行;打了疫苗,健康码也会显示,意味着将会对不打疫苗的人进行歧视,例如被其他城市拒绝落地。本质上就是强制你向别人证明你打了疫苗,也就是强制打疫苗,只不过官媒不好意思直接说。

因为本站比较多外国人士,我解释一下,健康码是微信小程序,你绑定个人真实身份,去到任何公共地方都要扫码,这样就知道你过去一段时间都去了哪里、进入了哪些场所。

然后如果你去过的某个场所发现了疫情,你的健康码就会从绿变红,你就会被人拦下来,强制检查或者强制自费隔离。

其实是一种非常新疆的监控手段,你就算蒙面、使用现金坐车,也仍然会因为在各种地方出示健康码,而被记录行踪。

这里有一个很有意思的差异,越是中央集权地区,健康码管得越严。我广州朋友说,之前没封城的时候,他去北方某个城市,到处都在认真扫码,但是在广州大部分公共场所,防疫已经放松了,基本上只测体温,有的体温都懒得测。


防疫的放松主要还是因为中国病例数字太长时间没有显著增长,进入了防疫疲劳的状态,再加上对经济复苏的强烈期盼。不管怎样,在疫情完全过去之前,没事到处乱逛、大规模聚集都是对自己和他人不负责任的做法。希望各位7友,不管是国内还是国外,打了疫苗还是没打疫苗,都尽量减少不必要的外出和聚集,身体是革命的本钱。

( 由 作者 6月1日 编辑 )
消极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内地许多城市,在2021上半年较长的一段时间里,都有充足疫苗备货,但是打疫苗的人不多,甚至出现了送鸡蛋大米食用油的情况。

这就证明,只要日子还能过,大部分人并不愿意相信党国,拿自己的身体去冒险。除非送鸡蛋,看来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对人民群众的吸引力还不如鸡蛋。”

这就是我说的,人性自私是不可改变的,就算是中共49-78年搞极权主义政治,大喇叭灌顶洗脑,但是天天工业学大庆,农业学大寨,结果石油学校农业学校还是降分录取。因为谁都知道学了这些东西就要下放到艰苦而危险的地方。后极权主义更是如此,因为党国搞了一堆“赫鲁晓夫秘密报告”,“拨乱反正”之类的东西,普通人更是相信革命已死,全是犬儒。所以他们不去反驳政府宣传,甚至在不危及他们自身安全的时候还会高喊政府支持(或者变相支持)的口号,什么屠美灭日,核平台湾,干死香港废青之类的,但是要他们真支持这些东西,不好意思“家里有一头牛”遁了。

疫苗的问题也是类似的,公家人打公家疫苗,这个大家都没什么意见,打就打,反正是上级安排的。但是普通人哪有什么热情去打,这是两难推理:如果疫情严重中共隐瞒,则中共疫苗不可信;如果疫情不严重,那疫苗没有紧迫性。

11
6月1日
趙少康
丁丁兄弟 中廣集團董事長

@消极 #141577 消兄弟真乃天才也。不仅短回复别具一格,让人眼前一亮,现在长答案也精辟入理,令人击节称赞。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我不喜欢妥协。我明白有时妥协是正确的答案,但妥协通常相当于失败,我不喜欢被击败。 ——唐纳德·特朗普(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