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墙内删帖可能已经不是网站属地管理 分享原创

几年前的时候,网警和网信都还是属地管理。四川省或者成都市想删微博,需要通过五花八门的渠道(多数为公关公司),最终要么是行贿微博公司要么是行贿北京网警、网信办来实现删帖。这也就是我们熟知的“有偿删帖”。有时候可能不是通过行贿,而是通过更高的权力关系施压来实现。当时中央和北京以外的政府想删帖是不容易的。甚至因为有地方网警行贿属地网警双双被抓的。
但近几年我们能看到地方政府出事删帖控评也能十分迅速和到位。“有偿删帖”的效率显然没有这么高。我猜测网警网信的审查权力已经从网站属地管理变成了内容属地管理。

审查权力下放比较明显的是微信。地方公安经常抓造谣、抓骂警察的人。大多数被抓的人的言论里并没有提及地名,因此可知地方公安是有选择地监控与属地有关的账户。这个管辖界限尚不清楚,不知道是按手机号的归属地,还是按IP归属地,抑或是按定位。而如果天南海北的人在一个群里聊天,不知道这个群又归哪管辖,难不成所有群成员涉及的地区公安都能监控?不过至少群主所属公安是肯定会监控的,我们见到过抓群主的新闻。

套用到微博的审查上,如今地方政府很可能也能直接删封所辖微博。只是同样不知道管辖范围是按手机号归属地还是IP划分。抑或是县市网警网信也能删封全国微博?

在所有的审查系统里,军队是绝对的黑箱。我们甚至不知道军队里是什么部门负责审查。骂当兵的虽然不会被抓,但会被删得很干净。极难从网上看到军队士兵的负面信息。我猜测军队审查社会舆论的体制应该是和网警差不多的。

12
5月20日 566 次浏览
5个评论

顺便捋一下网信和网警的历史:
网警最初成立时,叫做“网警巡查执法”,没有监控网络的职能和技术,主要行政方式为受理举报。有执行删帖的权力,但早期尚未形成机制,需通过给网站下指令的方式执行,且是网站属地管理。而且这个时候还没强调“政治安全”,网警也没有删除批评政府的言论的法定义务,虽不能“攻击党和国家领导人”,也不能“攻击社会主义制度等宪法原则”,但是可以骂一骂中央部门和地方政府(最常被骂的是广电)。温家宝末期,新闻署、工信部、广电等几个部门的网络管理职能与原网管办归口合并到网信办。原来网管办通过给各部门发函删封,现在直接给网站下指令。然后其它单位、其它地区想要删封,须透过各级网信办来协调,最终由网站属地网信办下指令删封。 习近平上台后,出台了网络安全法,进化出“网监”体制,强调“政治安全”,网警权力极大扩张。以前的被动找违规,主要靠举报。现在主动找违规,大数据辅助。管辖范围也不再局限于《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条例》,而是对一切“危害政治安全”的批评进行抹杀。在这个局面下,网信办的审查职能就弱化了。毕竟网信办删帖还要跟网站发指令。习近平本来也就不怎么信赖鲁炜。部门改革后,音视频审查又回归广电了。网信办还在履行的审查职能就基本上局限于为宣传部审查新闻了。网信办主任兼任宣传部副部长,实际上成为了宣传部下辖的一个办公室。

洗净萍 反左反川

这个早就不是什么新闻了

岿然宽衣
奭麦郎 满辗鲜衣八岿合艰萨逆疯金颐提酵甚瞻冰坡秩歼殊淆冯

鸿茅药酒都能跨省追捕,铜锣湾书店还能跨界抓人,区区一个网站早就沦陷了

消极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奭麦郎 #139920 其实这就是我觉得中共的监控比起美帝棱镜混蛋得多的地方,因为中共放权给小喽啰们滥用国器。任何一个县处级干部都可以欺负身家上亿的资本家。而且还可以动用国家几百亿搭建的天网。

(^_^)?
品葱 (钓鱼网站已屏蔽)
标记为删除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伟人对我毫无意义,我只欣赏自己理想中的明星。 ——威廉·尼采(德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