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北美留学生日报》所想到的 分享原创

最近几天,成都49中的的事件持续发酵,7站首页也有很多相关讨论。而久负盛名的我党传声筒《北美留学生日报》针对逝者与其家属、友人,以及所有希望寻得真相的人们匆忙赶制了黑屁烟雾弹并大力投掷,妄图以此混淆视听。这件事搞得大家怒火中烧,纷纷对其口诛笔伐。

本人懒得再去戳这帮害虫的U型脊梁骨了,那位在屏幕前左摇右晃的“巴比伦大淫妇”也准备放到最后再谈。本人现在只是想在此简单述说一下自己从这件事中所想到的。


  • “留洋愤青”现象的产生归根结底或许还是因为“利益”和“成本/收益”问题,当然国内的信息封锁和洗脑宣传也着实是“功不可没”。

    最热衷于出国留学的那批人恐怕非国内各官员的子女莫属了。这些人的父母利用中共的体制搜刮民脂民膏,花重金把他们送到国外过“人上人”的好日子,享受“吃穿不愁,言论自由”的生活。这批与既得利益集团高度绑定的“留学生”十有八九会和中共保持一致,因为他们可以说是“被共产党养大的”。如果忤逆中共,就等于是在“吃共产党的饭,砸共产党的锅”,顺便“坑害”自己的父母。

    那些没有很深的体制内背景,但是家里经济条件很好的留学生也有可能会成为“留洋愤青”。作为“先富起来的人”,他们在国内的小日子过得比一般百姓要滋润很多,也是吃穿不愁。而家大业大的他们自然是不想承担额外风险的,所以会对那些力图改变现状的人不由自主地产生敌意。再加上国内的信息封闭,且极度缺乏人文主义关怀,这些“留学生”当中有不少人都是生活在自己的“上流社会”小圈子里,对于人间疾苦可谓是不闻不问。更有甚者会鄙视那些“默默无闻的小人物”,认为他们的能力和地位不如自己,就应该受到不公的待遇。

    而对于众多的“普通留学生”来说,公开、强烈地抨击中共也是一件“成本和收获不对等”的事。一旦他们因此而被中共盯上,就会被处处刁难和掣肘,甚至直接影响回国后的工作发展。而对于这些留学生而言,这么做的“收获”最多不过是一些掌声和鲜花,实在不足挂齿。而相对的,抨击西方、捧中共臭脚则可谓是“零风险”活动,既不会被践行言论自由的西方国家刁难,也不会被中共敲打,说不定还能凭借着其“留学生”的铭牌化身为小小圈子里的意见领袖,享受“众星捧月”的待遇,何乐而不为呢?什么?你说道德与公义,原则与人性?拜托,对于脑子有坑的那部分人来说,这些东西“不能当饭吃”的,也就没价值。


  • 很遗憾,不论北美的留学生们是否愿意,《北美留学生日报》这个名字意味着我党已经向你们的嘴皮子宣誓了主权。是的,中国人又“被代表”了一次,只是这次轮到了远在他乡的芊芊学子。什么?你不愿意?抱歉,我党不接受你的不愿意。还记得那个“美国全美电视台”吗?由我党安排的“专业记者”可以代表“全美国”在记者会上表演真人霹雳布袋戏,还被某正义人士白了一眼。相比较而言,代表一下“北美留学生”又有何不可?

  • 若是大部分中国人都缺少自我反思的勇气与精神,那么一个自由、理性的公民社会将很难在中国建立。我个人觉得这甚至和“完善市场经济”、“政治体制改革”、“人民代表大会议会化”、“司法独立”这些自由派常挂在嘴边的车轱辘话中所阐述的东西同样重要。

    “红黄蓝幼儿园”的悲剧还没过去几年,这就又出现了一起校园恶性事件,更别提在这期间还发生了更多其他的与学校相关的事件了。我是不知道中国人为什么似乎对此总是表现出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每当这些象征着未来的下一代们承受了他们本不该承受之痛时,人们想到的不是寻求事件真相,力争公开、公平、公正的处理并省思悲剧的起因,反而是先一股脑地冲着空房子喊话瞎嚷嚷,去痛骂什么“境外敌对反华势力”发动“舆论战”的险恶用心。如果本人没记错的话,“习惯性外归因”貌似是种蛮让人头疼的心理疾病症状吧?如果确实是那样的话,我看中国社会大概是患有集体癔症。

    如果这种现象无法被扭转的话,我个人对“民主化”后的中国也不敢太过乐观,就像……

    “我的生活、事业不顺心,怎么想都是贪婪资本家/卑鄙外邦人的错!”

    然后极左/极右党的政客就上台了,而7站还依旧只能是那个“自由人的精神角落”。


最后请允许我谨代表个人对这位“北留”的出镜大小姐递出橄榄枝。阁下五官端正、相貌清秀,符合来我村出演重要角色的条件。故在此对您发出正式邀约,诚请您来到民风淳朴、热情好客的雏见泽村“留学”,接受关于友爱互助主题的再教育。

                                     2047与雏见泽村友好交流委员会亲善大使:北条沙都子

                                                      昭和58年,公元1983年6月22日
( 由 作者 5月14日 编辑 )
12
5月13日 915 次浏览
21个评论
自由騎士
MasterChief 先知指引的騎士.The prophecy is uncertain, there's always hope.

民主化和美国的接触政策之所以失败,不是因为14亿中国人不行,而是美国试图依靠的那部分中国阶层的精英不行。

主要包含改开干部、技术官僚、先富大资产阶级大企业家、知识分子、中小企业主个体户,工程师经理人等受教育专业阶层即所谓中产。因为是奴工经济模式不需要创新,前三者分润了大量利益,而后三部分分得的相对很少。中国人里潜在的亲美亲自由的势力内部存在利益矛盾,被黄俄极左派成功离间分而治之,再施加以恐吓,反而成功的把中国人的经济成果变成了共产党自己的合法性。

以上群体都存在软弱性,缺乏组织能力(列宁主义不允许存在其他组织),政治主动性,容易被挑拨,最重要的一条是屈服于强权,没有捍卫自由的传统。但他们却享受到了自由世界的好处。

类比美国革命,美国革命的领导阶层是华盛顿、富兰克林、托马斯杰斐逊之类的资产阶级精英或知识分子,政治能力,组织管理能力,技术能力、勇气都超越中国的资产阶级精英,而且中层有中小业主、地主和七年战争的军官,基层有民兵“一分钟人”。精英阶层如果没有自己的中坚层和基层可以依赖,是没有任何力量的。

现在需要等的一件事情或契机是,一次重大失败来卸掉共产党的威风,没有了权威,威胁不再可信有效,胆大的人就会越来越多,共产党能控制的经济和资源也就越来越少,维稳力量也会削弱和迟疑,反抗又进一步扩大,多领域的挑战就会一个接一个恶性循环相互强化。 因此共产党的领导人其实也很明白,他绝不能退,不能露出丝毫软弱,一退就会迅速一泻千里,一旦开始,溃败过程将远比人们想象的快。其兴也勃,其亡也忽。在我看来,他们所能做的一切努力和自由选择,只是选择了不同的灭亡时间而已。

( 由 作者 5月14日 编辑 )
爱狗却养猫 躺平美人膝

北美留学生日报youtube频道所有视频已经被隐藏。

大外宣翻车,估计正在等待发落。

北条沙都子 不要小看雏见泽,那里有大学问。

@MasterChief #138998 感谢您的用心回复,每次阅览您的回复都感觉心里十分畅快。阁下行文流畅、逻辑严密、论据清楚,得出的结论也十分鼓舞人心。可谓是多看多学,大有裨益。

只是本人仍有不解,您在回复中指出“需要等待一件严重消解中共权威的事件发生”,那这件事的发生需要什么样的条件,或者该说是……前提吗?当年的“八九学运”对于中共的冲击也十分巨大,连“动用军队镇压”这张最后的底牌都亮出来了。然而中共即便是做出了如此之恶行,使自己一时成为众矢之的,但只要其还掌握着军队、武警和警察等暴力机器,似乎也无法在根本上动摇中共的统治根基。

另外,不知道您所说的“重大失败”是否也涵盖了中共在未来可能的军事冒险。如果可以的话希望您能够点破本人的疑问。

( 由 作者 5月14日 编辑 )

@爱狗却养猫 #139002 不知怎的,感觉宣传口那边的同志们在应对这次突发事件上好像有些失误,舆情引导工作做得不够完善啊……组织上似乎也对此不太满意,结果又迁怒到我们基层头上来了。本人也没有办法,只好大干快上,持续向7站灌水,希望能早点完成上头的任务指标……

( 由 作者 5月14日 编辑 )
消极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请注意,《北美留学生日报》并非北美留学生开办,这不同于2008年搞得四月网,护圣火那一波,那批还真的是留学爱国自干五系列。

@爱狗却养猫 #139002

大外宣翻车,估计正在等待发落。

都是嘴角上扬手术惹的祸。

thphd 2047站长

@爱狗却养猫 #139002

北美留学生日报youtube频道所有视频已经被隐藏。

大外宣翻车,估计正在等待发落。

锌铜镁铝可不是大外宣,人家讲的是中文,是给自家娃看的。https://space.bilibili.com/97077404/

@thphd #139043 “锌铜镁铝”

这位同志,请你到冶金工业部报道

若是大部分中国人都缺少自我反思的勇气与精神

最近我正在想办法继续开拓路子了解所谓的国人究竟是什么样子的。一般来说,在网上最躁声音最大的都是年轻的小鬼。如果是稍微年长一点的人,他们必定有记忆。一般的时事讨论,缺少记忆的表达。

我声称:有一套关键词,能够让人成功地和早期的互联网产生联系。难道以前的人现在全都死了?以前的人现在如果还活着那会是什么样子、会有多少人继续坚守初心?我自己反正在用我搜集的关键词帮助我逐渐发掘出来越来越丰富的群体——虽然仍然是个位数。在我观察的群体中,真正混上了社会的,不会像网上那些跳来跳去的猴子一样,除了攻击性的语言什么也不剩。与此同时,推特上我确实看到了一些细皮嫩肉的00后小鬼,除了亚文化什么都不知道,还随便到别人的首页底下跳。

真正的问题是,我想要去描述我看到的具有正面气质的群体。结果我发现这个很难描述。总之,要是要说大部分中国人都缺少自我反思,先想办法谈论更年长的人,然后再来考虑更年轻的人。而这一切完全需要去绕开媒体,真正的网络社交不是通过媒体去构建的。

也因为我自己的发掘,我对各种不同政见的观点都越来越担忧。我认为媒体不能反映现实世界,所以现实世界需要得到人自己的主动关心和主动的建构。当你太依赖媒体去了解现实,不论你的观点如何,都会很被动。虽然其实这种关心是存在的,但是人们不够积极。而且每一个我发掘出来的群体都一样怀念更早期的氛围,一样都不知道怎么去发掘新的圈子

( 由 作者 5月14日 编辑 )
图书馆革命
libgen 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一个阅读诗歌的人要比不读诗歌的人更难被战胜。创造是一种拯救。创造拯救了创造者本身。

昭和58年,公元1983年6月22日

这个日期有什么特殊之处?


@ygdvv1 #139060 可以看一看中國內地的媒介與社會發展 (https://mediachina.today/),里面有介绍,我打算转载几篇过来。

@libgen #139074 无事发生,只是又一个平淡无奇的日子而已,就如同6年后的6月4日那天一样。

(“昭和58年”是个与现实世界无关的梗,请务必不要在意~)

( 由 作者 5月14日 编辑 )

@ygdvv1 #139060 早期互联网我也见过。

我暴露一下年龄吧。你们知道世界上第一个P2P共享MP3的软件是什么?Napster,我当时就用过Napster下载过一些128kbps的音乐,虽然音质不怎样,但是我现在硬盘上还保留着它们。这是时代的烙印。

但是你说那时候真的好吗?其实也未必。除了高校科研机构等等,普通人摸到互联网的时候其他普通人也摸到了,素质?你跟我说家门口那个破网吧网民的素质?玩游戏开挂,上论坛开喷。只是当年没有实名制,不像现在一样喷得警察出动。

@北条沙都子 #139021 谢谢。鄙人只是一个普通的战略游戏玩家。仅一家之言,不足为道。虽然同温层能让人们满意待在舒适区,但是我不希望47成为单纯同温层角落。

消解中共权威的事件的发生条件,既有内部因素,也有外部因素,而且二者会相互互动影响,比如切尔诺贝利事件、军事冒险失败、财政危机等等。只要中共不改变体制,像天津大爆炸、新冠肺炎这样的大灾难每隔数年还会不断重复发生。外部因素的控局者是美国和西方盟友,他们的行动和政策将决定战争的结局。

六四的主体是学生,请注意当年这些学生基本都是党的体制和教育体系培养的,他们对改革和党还是抱有希望的。但是他们对党的强硬派的底线和决心严重估计不足,对自己的能量估计过高和政治幼稚才招致惨痛失败。但即便是这样,镇压的成功也是有运气成分,强硬派在镇压前也是做好了一旦镇压失败就坐直升机跑路逃出中国的准备。

更宏观的视角看,六四时候的中国经济基础、人口结构、信息传递方式和速度跟现在完全不一样,六四基本局限在学生和北京市民,没有发展成社会性、全国性的持续运动,没有最广大人民群众的参与。今天的民营经济占比,留学生和受教育群体、互联网、中共和民众之间的技术差距,都与六四时期是天壤之别了,但这就代表民众一定能获胜吗?未必,所以我说有识之士,要早作准备,未来的历史机遇来了可别又抓不住。

( 由 作者 5月15日 编辑 )
趙少康
丁丁兄弟 中廣集團董事長

@MasterChief #139105 全面战争系列,文明系列?

@丁丁兄弟 #139107 当然是大微软的光环了。

( 由 作者 5月15日 编辑 )

@MasterChief #139105 “六四基本局限在学生和北京市民,没有发展成社会性、全国性的持续运动”

这个是不符合事实的,六四有个特点,就是文革的大串联记忆还没有消失,北京有事的时候各地也有游行示威。江泽民在上海化解了当地的游行,是有功之臣。而六四后也有成都经验,就是武警用冷兵器打死人,不开一枪就消灭了游行示威者们。当年很多人都有64经验,倒不是真怎么冲击政府,而是吃瓜看热闹,而全国上下,也就是北京看热闹的市民倒了霉。

为什么会有这个问题,你们拿当时出版的人民日报和光明日报看看就知道究竟了。毕竟中央的路线斗争,一部分也反映在宣传口的反复摇摆中(我们和党的总路线一起动摇)。

@消极 #139116 成都和上海的规模有没有北京的十分之一?产业界有大规模参与吗?1989年11.19亿人口,整个运动的动员率和知道真相的人的比例是多少呢?我不了解当时各地的具体情况。

( 由 作者 5月14日 编辑 )

需要等待一件严重消解中共权威的事件发生

@北条沙都子 #139021 我能想到的唯一可能性就是经济危机。不过经济危机激起民愤还是次要的。关键的是经济危机可使维稳机器失活。

( 由 作者 5月14日 编辑 )

@消极 #139089 确实,正是因为如此,我自己对于我自己的这个目标也有一定的怀疑,亦即一个氛围的好坏不是用年代去划分的,而必须落实到能接触到什么样子的人身上,有多厉害或者有多烂,只能说就我目前的认知,我能传达的理解必然有矛盾之处

有点像,理论上来说,只要你跑得足够快,你的一年四季就不再会有黑夜

如果让我再坚定一点,我认为网络氛围最后还是会来到人文氛围的问题,毕竟都是普通人,不是世界上最拔尖的人物,可能思想的谱系(?)也就这么大,那很多问题就可以联系起来甚至本质上就是一回事

( 由 作者 5月17日 编辑 )

@libgen #139074 这个就很有价值了,之前我去找资料是肯定不会朝这个方向去想的

可能还是那个饭否对我来说最感兴趣,然后这里的内容肯定也只是那个学校的展示内容,至于各种社区的调查更多是什么样子的,这个网站里面是肯定不会提及的,可能还是要像一个办法联系那里的学生或者学校本身的某个网站。。

( 由 作者 5月17日 编辑 )

@ygdvv1 #139342 感觉你可以考古一下1984BBS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所谓书,必须是砍向我们内心冰封大海的斧头。 ——弗兰茨·卡夫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