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短篇】爬梯子的人 文学

很早就想写这个题材,最近受到黑猫但丁格尔的《净化》和北条沙都子的《书香门第》启发,让我确定了故事的背景。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大约一年前,我在北海滩的城市之光书店里认识了他。一听说他是一名作家,我就凑上去和他打招呼,并热切地和他攀谈起来。

他比我稍年长,四十出头,身材颀长,戴一副黑框眼镜,颇有一副学者风范。他告诉我他姓P,是一名小说家,写过几本小说,曾经当过图书管理员。同样出于对小说的热爱,我和他开始经常在书店旁边的咖啡馆里闲聊,谈论小说的艺术。一天夜晚,他邀请我到他家去。我想看看他有哪些藏书,就跟着去了。

他家很旧,但是屋里摆满了书籍,不少书页已经泛黄。我在里面巡游了一番,却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不一会儿,只见他腋下夹着一本书,手里端着两杯威士忌在沙发上坐下。我落座后,和他静静地喝了一会儿威士忌。我酒量不好,很快就有了醉意。这时,他拿出刚才夹着的那本书,问我:

“你看过这本书么?”

我定睛一看,“《二〇四七》!你怎么会有这本书?我就是因为这本书才到这座城市里来的。”

他露出狡黠的笑容,“说吧,你是从哪里知道这本书的?”

朦朦胧胧中,我向他讲述了我的故事:

我曾经生活在一口井里,阴暗潮湿,空气浑浊,不知怎的,上空总有一层迷雾,终日不散,几乎遮盖了阳光。我从小就被教导,迷雾之上很危险,千万不要试图穿越迷雾。面对四周的高墙,我感到一丝疑惑。

进入学校后,我对老师所讲的一切都半信半疑。学生在校内像罪犯一样受到严格管理,又像流水线上的商品一批批出校。至于知识,我所依赖的不是老师,而是图书馆。在图书馆看书是我最快乐的时光,那些课堂之外的知识,抑或有趣,抑或动人,沉浸其中我感到阳光在我身上复苏,皮肤也变得温暖起来。

但渐渐地,我意识到这个地方的诡异之处,这里没有梯子!甚至连谈论梯子也是违法的。我是在一本蒙尘已久的书里看到这个字眼的,它告诉我这里曾经有很多梯子,但在一夜之间,这些梯子就消失了,而这一切,都是一个叫“梯子管理委员会”的机构干的,他们甚至从书中抹去了梯子这个词。

我开始更多地光顾图书馆,感到其中隐藏了许多我不知道的秘密。直至有一天,在一个隐秘的角落里我发现了《二〇四七》。

这就是我在这里看到《二〇四七》感到惊讶的原因。此时,他再一次露出了狡黠的微笑,问我:“这本书讲了什么内容?”

“一个人翻越高墙,逃离故乡的故事。具体情节我已经忘记,但是有句话还深深地印在我脑子里。

这是一口黑井,到处充斥着谎言,到迷雾之上去吧,那里阳光普照,绿草如茵。

翻越高墙!翻越高墙!

“那你又是怎么离开那口井的呢?”

我喝了一口威士忌,继续讲我的故事:

《二〇四七》里不只有故事,还有制作梯子的方法。它的附录列出了一个清单,上面有:《梯子与高墙》、《禅与梯子维修艺术》、《翻越高墙指南》等,后面还写了分别在哪本书里可以找到这些纸片。我循着书里的指示,一一找到。

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我开始制作梯子。经过一个星期的折腾,我终于制作好了自己的梯子,在一个夜晚,我开始爬梯子,高墙之高,着实费了我一番功夫。但见到高墙之外的世界后,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值得的。月光静静地洒在草地上,夜空中繁星点点,还有一只可爱的小兔从我眼前跑过(是的,这都是《二〇四七》里描述过的景象)。我陶醉了,在这之后的日子,只要没人注意,我就爬梯子,可以说是疯狂地爬梯子。

在这段时间里,我发现也有人和我一样在爬梯子,但我们都秘而不宣,直至有一天,“梯子管理委员会”的人找到了我。

“你是不是藏有梯子?”

“是的。”

“你不知道上面有多危险?翻越高墙是很容易被井外势力洗脑的!”

“好的。我交出梯子,下次不敢了。”表面古井无波,我的内心却在哂笑。

“为什么你们可以拥有梯子,我就不行?”我反问道。

“当然是为了这口井的安全!如果有坏人到这口井里怎么办?这责任你担当地起么?同时也是为了你的安全!”他义正严词地说。

我签了保证书,回了家。我有《二〇四七》和那些纸片,我继续爬梯子。终于有一天,我厌倦了井里的一切,于是就来到了这座城市。

“那本书和纸片呢?”他急切地问。

“在我出来之前放回图书馆的老地方了。”

“那就好,话说这书你是不是在那第八图书馆第九文学区的第六行第四列找到的?”

“你……你怎么知道?”我拿起桌前的《二〇四七》,看到作者是PHD,莫非……

“没错,我就是《二〇四七》的作者。我之前在什么地方读到过:隐藏一片树叶的最好的地方是森林。那么藏一本书的最好的地方就是图书馆。我曾经在第八图书馆里工作,我还把很多制作梯子的方法和梯子的历史夹在各种不同的书里。没有人会检查每一本书的。这是一场图书馆革命。”

如今我也开始写小说,但是有时,尤其是深夜,我也会怀念我的故乡。是因为梯子么?还是为仅仅活着而高兴?我不知道。我将继续写下去。

( 由 作者 于 5月27日 编辑 )
15
5月8日 543 次浏览
7 个评论
邹韬奋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这里没有梯子!甚至连谈论梯子也是违法的”

这里什么都有,就是没有红墨水

好棒的寓言!

Where would a wise man hide a leaf? In the forest. If there were no forest, he would make a forest. And if he wished to hide a dead leaf, he would make a dead forest.

北条沙都子 不要小看雏见泽,这是有大学问的地方。

在写寓言的同时还顺便帮7站和迷雾通宣传推广,妙哉!

楼主没有被中宣部招安,而是加入了反贼阵营。此乃对方之不幸,我方之庆运,双赢了。

图书馆革命🌈
libgen 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一个阅读诗歌的人要比不读诗歌的人更难被战胜。创造是一种拯救。创造拯救了创造者本身。

@消极 #138363 我正在构思以豆瓣审查员为原型的小说,一个豆瓣温斯顿的故事!

@natasha #138370 哈,见笑了。不过我在文章里有向很多作家致敬,书名《二〇四七》也是为了致敬《一九八四》,当然有些象征和隐喻只有墙外人,特别是7站的人才能体会其中的乐趣。:D

@Caritas #138380 多谢引用,不过我这个点子的来源是博尔赫斯的《沙之书》。

@北条沙都子 #138382 此话对沙都子也适用呀!其实我还想分析下文中图书馆革命的可行性?

( 由 作者 于 5月8日 编辑 )

“豆瓣温斯顿”

这个在中国比比皆是

我正在构思以豆瓣审查员为原型的小说,一个豆瓣温斯顿的故事!

我保证,只要您发了,我就动用自己在7站的全部233个小号点赞。

其实我还想分析下文中图书馆革命的可行性

期待您的分析论文发表之日,我个人是觉得这个方法的可讨论性很强。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example notif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