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净化(黑猫但丁格尔) 文学
原作者:黑猫但丁格尔

来源:豆瓣日记

审查原因:未知


事情是从一本书开始的。

那天我从图书馆借了本书,拿到教室。正准备打开看时,同桌突然大呼小叫起来。

“你不可以看那本书!”

“为什么不能看?”

“因为这是毒草!”

“你又没看过,你怎么知道?”

据我所知,黑名单中好像并没有这本书,而且这是上个月刚出版的书。众所周知,实践是理论的基础,如果一个人没看过一本书,是不可能得出这本书是毒草的结论的,而如果他看过了,就说明他有可能已经被毒害了,而下场就是被送去矫正中心。

我把上述想法给她说了。她立马惊出一身冷汗。

“你别诬陷好人啊,我才没看过呢!”

“那你凭什么说它是毒草,这明明也是种诬陷嘛。”

“这不是诬陷,这是事实好不好。”

“哪来的事实,你都没看过。”

“虽然说我没看过,你也没看过,别人说不定也没看过,但正是因为没人看过,所以它才很危险。就像桌上的不是一本书而是一个装满液体的瓶子,我告诉你说这里面装得可能是白开水也可能是毒药,你是倾向于喝还是不喝?你难道还想说‘你都没喝过怎么知道’吗?”

“你这是谬论,书能和毒药比吗,借这本书的又不止我一个,凭啥别人没事就我有事。”说着,我翻开了书。

刚翻开第一页,她就一把把书抢了过来。

“你干嘛!”我吼道。

“我是在救你,我提醒过你了,如果这是毒草你怎么办。”

“你真是杞人忧天。”我说,“这些书,全部都经过了书检员的严格检验,没事的。”书检员是整个国家思想最最端正的人,他们是最不可能被毒草毒害的人,别人不能看害怕看的毒草书籍,他们都能轻松翻阅,丝毫不会受影响,堪称国家的神话。而他们的任务就是负责检测全国所有的书籍,一本本一页页的看,凡是有害的书籍就会被剔除拿去烧掉。

“毛毛你是当真不看《曙光新闻》的吗,国家前几天停止书检员检测书籍了。”

“为什么,不是很有成效吗?”

“以前是这样的,这几年书检员们陆陆续续出现了一些奇怪的反动言论,甚至有些书检员公开叛逃投敌,而究其原因,应该是与他们长期阅读毒草书籍有关。可以说,现在书检员才是整个国家最大的毒草。而他们经手的所谓的合格书籍,也必定存在问题。”

“有问题的话再找人检验不就好了吗?”

“拜托,就连全国思想最纯洁的人都被毒害了,国家还会派人看书吗?”

“没有了书检员,那不就不知道哪些是毒草了吗,那读者不就深受其害吗。”

“所以我们就加大了焚书力度啦,你不觉得这几天焚书大会变得越来越频繁了吗。”

“好像是哦,可是,不是不让书检了吗,怎么烧的书又变多了。有新的毒草被发现不就意味着看书的人被毒害吗?”

“谁说要书检后才能烧书,你没想过吗,让我们书检其实也是外国的阴谋,故意把反动思想放进书里,吸引我们来检测书籍,一旦检测了,就上了他们的套,使我们的人变成他们的人。所以这次我们干脆就不书检了,直接一股脑把书扔进火堆里。什么都不需要担心。”

“可烧掉的也有可能是好书啊!”

“但也可能是毒草,但到底是哪种只有看过才知道,可如果碰巧看的是一本毒草,那怎么办。”

“那只能自认倒霉咯”

“所以你这是落后思想,人是有主观能动性的,你不能乖乖等风险找上你。”

“那要怎么办?”

“只要不看书,不就彻底消除风险了吗?”

“可不看书又怎么获取知识?”

“知识重要还是你的思想重要?况且国家本来就有专门编订的图书,那些书上的知识不够你学吗?”

“但我想看我想看的书。”

“国难当头,你就不要再惦记自己的喜好和思想了,现在外国人都死死盯着我们呢,国民爱看哪种书,他们就在哪种书里加入反动思想,国民想学哪种知识,他们就把知识跟反动思想关联在一起,我们走的每一步,都被设好了陷阱。”

“没想到一本书这么严重,看来烧书确实很有必要,我真是小看你了,原来你这么渊博的啊。”

“哪有,只要多看《曙光新闻》,你也能这样的。”

“待会儿操场上有烧书大会,我要去,你去吗。”她说,“而且,你好像一次也没去烧过书诶。”

“去,去,我去。”我战战兢兢说到。

烧书大会开始了。同学踊跃把书投进了火堆。我也奉献出了我借的那本书,这一点我不用担心被图书馆的人骂,因为图书管理员也拉着一箱箱的书来了。

书被扔进事先架好的锅里,倒上汽油,点上火,一瞬间,火光冲天,火花四溅。大家变得欢腾起来。

突然间,我觉得这些书好可怜,因为它们根本没有替自己说话的机会。它们没有嘴,也没有手脚,就这样被迫地死在了火堆里。

烧书大会只持续了一小时就结束了,大家都抱怨书太少了不够烧,希望下次学校再运点书过来,烧它个一下午。

放学了,我们走出校门,她家离我家很近,所以我们经常一路走回家。

走着走着,出现一片刑场。人群熙攘。

这地方原来不是刑场,应该是临时搭建起来的。

今天谁又要死了?

人群把刑场围得水泄不通,我们费了很大力气才钻了进去。

原来是“全国反动分子巡斩大会”啊。这是国家策划的大型晚会,每次开始时都会有电视台进行直播,从2026年以来,巡斩大会的收视率就一直名列第一。每年国家会抓住一批反动分子,为了达到以儆效尤的目的,便定期在各个城市进行巡回演出,每到一个城市,就支起一个大的刑场。每次巡斩,都会放出三个犯人来处决。等这次行刑完毕,就到下个城市,再拿出三个犯人。

每次行刑前,都会有两个多小时的表演时间,由著名的歌星,影星唱歌表演小品,还有非常盛大但是奇丑的灯光秀。

表演完成后,行刑就正式开始了。威风凛凛的行刑勇士们架着锋利的砍刀来到受刑者的身后,对着喇叭,大吼三次最强价值观,然后喝下一口烈酒,吐满刀身。接着三位勇士一齐举起大刀,倒数三声,三二一,手起刀落,人头落地,整齐划一。

这应该是全国人最喜爱最为之振奋的场景了。每当这时候,围观群众无不弹冠相庆,振臂欢呼,庆贺又一次抓住了敌人的奸细,挫败了敌人的阴谋。有时候人们会嫌三个头太少,不尽兴,于是他们便想方设法从法庭,从拘留所,从监狱里押出还在审讯的犯人,让勇士再砍一遍。手起刀落,同样的喝彩。行刑机关不会回收死人的头,于是人们便把头捡去,当作足球踢来踢去,或者制成头骨标本,送给成绩优异的队员和团员。

“这次好像不允许再捡头了。”她说,“不,是以后都不允许了。”

“为什么?”

“你没看到吗,那三个反动分子,每个人的嘴都被缝上了。”

为了能听到他们死前激烈的忏悔和哀嚎,行刑时都不会封住他们的嘴。

“怎么回事?”

“这些反动分子,是天生的催眠师,天生的恶魔和巫师,他们所说的话能够迅速同化周围的人,使别人变成他们的一份子。”

“这么可怕,可是审讯调查该怎么做呢,既然不能让他们说话。”

“没有审讯了,永远不会有了,这些人在被抓住时就被缝上了,前去抓他们的人个个都戴着强力耳塞。”

“可没有审讯的话,又怎么能确认他们到底是不是反动分子?”

“小毛,我说你呀,为什么脑筋转不过弯呢,没有吃下毒药,怎么确认是不是毒药,没有翻过书,怎么知道是不是毒草,你不是已经认同这些话了吗。”她苦口婆心地劝到,神色像极了我奶奶,“那些审讯人员,天真地以为只要问几句话就没事,但他们早就吃了毒药,种下了毒草。在审讯过程其实就是反动分子对他们的洗脑过程。结果,虽然那些受审的反动分子后来死了,但审讯人员又变成了下一个反动分子,跟丧尸一样,打死一个又冒出一个。如同之前的书检员。前几年的几次暴动和示威,哪次不是叛逃的书检员和审讯员策划组织的?”

“可是,没有审讯的话,岂不是会冤枉好人吗,那也太可怜了?”

“你懂什么,难道那些被毒害的审讯员就不可怜吗,咱们也不能冒这个风险吧。”

“所以说,刑场上跪着的那些人,没有一个接受过审讯就被稀里糊涂地带到了这里?”

“是的。”她的声音听不出一丝起伏,“而且有的人可能还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在这里,因为他们刚醒。”

“这样,不公平。”

“如果分不清一个人是坏人还是好人,那就把他当坏人处理,因为损失一个好人只是损失一条生命而已,但放过一个坏人会制造更多的坏人。”她笑了笑,“你认为哪个更公平呢?”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

“明白就好,你终于开窍了。”她欣慰地笑了,似乎在赞赏我的成长。

我从书包里拿出一个口罩,戴上。她好奇地问我怎么了,我回答她没事,只是现场烟尘有点大。

不容辩解。

接着,我戴上耳机,将手机音量调到最大。

不许反抗。

然后,朝着她的方向,退后半步,伸出手,指着她。

不许发言。

“我举报,她是反动分子!”

人人自危。

人们惊恐地捂起耳朵,怕她的话会把他们催眠。

我们形同书籍。

下一秒,我已经看不到她了。她被义愤填膺的围观群众和四散的烟尘埋在了下面。

13
5月5日 504 次浏览
6个评论
消极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这样的小说,豆瓣还不赶快删了?豆瓣审查员死哪里去了?

北条沙都子 不要小看雏见泽,那里有大学问。

审查原因:预言未来,泄露天机。

轻音部
中野梓 不想清楚分析太多真心抑意假

@消极 #137998

可能因为反动文宣看得太多被拉回培训班再教育了

爱狗却养猫 躺平美人膝

不知为什么想起了这个:

:(
青年 一切死亡都有冗長的回聲

@爱狗却养猫 #138071 我这两天还看见微博热搜“民政部排查非法社会组织线索”,好像叫什么xx行动。底下又一个热评,写着“警惕各种乱七八糟的人权和环保组织”。

我几个月没去过微博时政热搜的评论区了,看见这短短的平静的一句话,突然特别希望中国真有职业五毛(我只见过qq截图的“证据”),又希望他就是职业五毛,只是个人微博像任何普通用户一样真实丰富。

@青年 #138520 根据品葱上最近有一位自称是前网警的用户“十二月的冬天”,微博政治类热评作者确实很有可能是职业五毛。毕竟现在养号买号产业都很发达。

另,那位“十二月的冬天”提到了很多有意思的事情,与其他渠道听说的信息相印证我认为可信度较高。见这里这里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Happiness is a virtue, not its reward. 快乐是一种美德,而不是一种奖赏。 ——斯宾诺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