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天下乌鸦一般黑,所以没必要追求民主? 2049

肯尼迪遇刺案、爱泼斯坦案,确实证明美国政治也非常黑暗。

台湾政府对三一九枪击案的处理,也没有比同时期的陈良宇案更透明。

所以,如何看待一种说法,就是天下乌鸦一般黑,谁的屁股都不干净,所以民主制度也不过如此,不值得去追求民主。

( 由 作者 4月17日 编辑 )
3
4月17日 1007 次浏览
19个评论

这句话其实连带揭穿了老共自诩民主进步伟光正的虚假面孔,可以算作某种广义上的泛反贼言论了,应根据撕逼时的不同烈度需要分别选择以下言论回击:

1、别人家怎样我不关心,让自已家的天空没有乌鸦遮日难道不对吗?

2、天下乌鸦一般黑,但有些乌鸦喜欢笑猪黑

3、那你生病别治病了,赶快自杀吧,反正人都得死

4、傻逼没上过学?考五分的废物有什么资格对考了九十五分的爷爷我在学业上指手画脚?

4、没错,天下乌鸦一般黑,洪桐县内无好人,所以说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有道是 : 天生万物以养人,人无一物以报天……

( 由 作者 4月17日 编辑 )
爱狗却养猫 躺平美人膝

其实“民主”是什么,每个人有不同的理解。就我个人来说,也没有对此问题想得很明白。

我暂且借用《经济学人》衡量“民主指数”的方法,将民主用60个问题、五个方面来测量:选举程序与多样性(12个问题)、政府运作(14个问题)、政治参与(9个问题)、政治文化(8个问题)和公民自由(17个问题)。每个问题得分可以为0,0.5,1。所以每个国家的净得分在0~60之间,然后转化为0~10之间的分数(分数越高越民主)。这就将民主量化了,正如将“乌鸦”羽毛的颜色按其“灰度”从0-256打分,没有人/乌鸦得0分,也没有人/乌鸦得满分,然而,我们不能说“天下乌鸦一般黑”,因为有的乌鸦灰度是10,有的则是200;正如有的国家(如北欧某些国家)民主指数是9.8,而朝鲜民主指数是1.08

另外我认为 @沉默的广场 这篇帖子说得非常有道理:反洗脑:怎样识破五毛的比烂诡辩话术 。其中提到,需要区分偶然性的问题、系统性的问题、和制度性的问题

趙少康
丁丁兄弟 中廣集團董事長

填然鼓之,兵刃既接,棄甲曳兵而走,或百步而後止,或五十步而後止。以五十步笑百步,則何如?

曰:「不可。直不百步耳,是亦走也。」

曰:「王如知此,則無望民之多於鄰國也。不違農時,穀不可勝食也。...狗彘食人食而不知檢,塗有餓莩而不知發,人死則曰:『非我也,歲也。』是何異於刺人而殺之,曰:『非我也,兵也。』

---《孟子•梁惠王上》

2000多年前孟子就回答过了。最后两句"非我也,岁也","非我也,兵也"顺便把命苦不能怪政府的说辞一并怼了回去。现在中国笑西方国家天下乌鸦一般黑已经不是五十步笑百步了,而是百步笑十步的问题。

北条沙都子 不要小看雏见泽,那里有大学问。

不值一驳的五毛话术,国内愤青的车轱辘话之一。

实在想怼回去可以参考以下思路:

“民主政治当然有其黑暗的一面,然而也正是因为民主制度的存在,才能让这些黑幕有被公之于众的机会。要解决问题,首先要承认问题的存在。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保障了全社会对政府行为的监督,使其作恶的成本大幅提高;结社自由使得当政者无时不刻有着来自竞争对手的压力,使其必须倾听民众的呼声,做到真正意义上的“为人民服务”;司法独立使得政府无法将自己置于国家法律之上,从而做到真正意义上的“依法治国”。我们承认那些在民主政治中存在的黑幕,也对其深恶痛绝。但我们也同时意识到了,只有保护前面所述的那些文明成果,才能不断揭露这些黑暗,想方设法完善自己,而您也能有更多用于反对和嘲笑民主制度的例子了,这是双赢。”

( 由 作者 4月17日 编辑 )
岿然宽衣
奭麦郎 满辗鲜衣八岿合艰萨逆疯金颐提酵甚瞻冰坡秩歼殊淆冯

邓小平温家宝都说过要政治改革,这说明什么?赵家人都知道哪怕天下乌鸦一般黑,都要尽力地由黑变灰再变白。这些粉蛆还不如他们的主子,竟然还因为“乌鸦一般黑”就以黑为荣了

刘慈欣 反共复民

共匪不是非常喜欢“中国第一”,“中国特色”吗?所以如果真的“天下乌鸦一般黑”,那更有必要追求民主。

@奭麦郎 #136210 誰能想到那人老爹是開明派,兒子反倒是開倒車加速往終點狂奔……🙄🤔

消极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疯狂维尼熊 #136213 教子无方习仲勋

@消极 #136227 早知道把他射墙上了

轻音部
中野梓 不想清楚分析太多真心抑意假

很明显,天下的乌鸦不是一般黑。

比如house crow是这么黑:

然而American crow这么黑:

实验室里造出来的最黑的黑色是这么黑:

理论上用这样的涂料涂在乌鸦身上,乌鸦也可以变得这么黑。

所以黑色和黑色也是不一样的,取决于大家希望更黑一点还是更白一些

@中野梓 #136245 梓喵,你亮了! (>^ω^<)

说到真的“天下乌鸦一般黑”,大概是指当局重利轻义,古今中外皆如此(马基雅维利主义)。但是,中共自我宣称伟光正,那就发生了巨大的矛盾了。既然按照中共所宣称伟光正,那么重利轻义,就是不可原谅的渎神之举;西洋发达国家,皆行民主宪政选举,自然不可能伟光正(伟光正永远执政不用选举)。既然人家政府没有伟光正的道德高台,那么重利轻义只是不道德,而轮不到渎神的级别。

Ambulance 夫人必自侮,然後人侮之;家必自毀,而後人毀之;國必自伐,而後人伐之。

吴国正 中国共产党2047委员会书记

@阿里萨斯 #136190

那既然民主国家也这么黑暗,那不就说明民主不是解决这些黑暗的方法吗?所以我们为什么要追求民主?

襄陽侯習郁 高中生,术数家

@吴国正 #136277 暂时还没有真正的民主,时代是向前,要追求新式民主。现有的制度只是其中一条路,还有更多的选择。我认为政府融入平民,和平民一起讨论,一定是最佳的制度。

很多缺陷任何制度都有,比如专制和民主都需要提高透明性。这些缺陷不是重新走向民主或专制就能解决的。如此来看,天下乌鸦一般黑,我们就会攻击所有制度,要追求比民主更能威胁官僚的东西。

( 由 作者 4月18日 编辑 )

@中野梓 #136245 实验室造的黑色,放大看有一根白毛,似乎是科学家的白发(⊙o⊙)

@吴国正 #136277 没有人觉得民主制度是完美的,但它至少是最不坏的制度。然而,我们为什么要等到一个完美的制度出现以后,再去追求它呢?

如果中国经济水平和沙特新加坡一个档次,我就会变成天下无贼。

禁止发言

如何看待一种说法,就是天下乌鸦一般黑,谁的屁股都不干净,所以封建制度也不过如此,不值得去追求。

--奴隶制度维护者说

如何看待一种说法,就是天下乌鸦一般黑,谁的屁股都不干净,所以奴隶制度也不过如此,不值得去追求。

--原始社会维护者说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政治只剩一個最古老的理由,一個自歷史開端就決定政治之所以存在的理由,亦即以自由對抗暴政。 ——漢娜.鄂蘭,《論暴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