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控审查是使所有人贫穷的剥削手段 时政

中国留学生在海外,使用国内社交媒体交流敏感问题,结果还没聊两句,大使馆一通电话打过来:你们留学生还是要提高自身的政治觉悟!网络不是法外之地,妄议祖国虽远必诛;All your passport are belong to us.

这种来自大使馆的恐吓,在新一代中国留学生心中留下了深深的阴影。

因为我是学计算机的,懂网络工程,所以我知道,只要你

  1. 在国内,花钱买非中共背景的VPN/代理翻墙,例如“迷雾通”
  2. 不管在国内还是国外,都不要在任何中国社交媒体平台上交流敏感内容(最起码应该换Telegram),因为他们随时会把你的信息交给中国政府
  3. 不管在国内还是国外,都不要用中国手机号注册任何海外平台账号(除了Signal),因为根据中国手机号可以快速查明你的身份
  4. 不要在含有敏感内容的电脑上安装常用国产软件(360 微信 qq 阿里旺旺……),因为他们随时会把你的信息交给中国政府

那么中国政府通过现有技术手段就很难监控、审查你的发言。

遗憾的是,绝大多数留学生都不是计算机专业的,他们无论费多大的努力,也搞不清楚究竟监控审查技术发展到了什么程度,只好采取保守态度沉默退缩以求自身平安。他们中的多数人被大使馆恐吓之后因噎废食,即使在国外平台上也小心翼翼,对敏感内容不仅不敢评论,连看都不敢看了,怕影响家人工作和自身前途。

等他们回国的时候,又把这种恐惧从国外带到国内,形成恶性循环。一百年前的留学生组织政党军队搞革命,今天的留学生连爱国都要先去大使馆求签,说明这个民族已经失去生命力,在走向衰亡腐败了。

针对留学生的监控审查,给国安在海外增加了许多邀功行赏的机会,也给海外华人华侨带来了许多毫无必要的麻烦,然而最终掏钱买单、承担后果的却都是中国的老百姓,这既是对国家资源的低效浪费,也是对国民权利的严重侵害。按今天发达国家的标准,共产党就是黑社会,如同当年的大清那样,是要被新秩序淘汰的。

共产党坚信境外反动势力亡我之心不死,而监控审查能防止思想渗透和平演变,乃事关我党生死存亡之大计。大多数党员并没有意识到,这种监控审查恰恰是使中国人贫穷落后的剥削手段,在给反动势力提供可乘之机的同时,也为他们自己准备了一口水晶棺材。

邓小平1987年接见外宾时指出:

搞社会主义,一定要使生产力发达,贫穷不是社会主义。我们坚持社会主义,要建设对资本主义具有优越性的社会主义,首先必须摆脱贫穷。

然而包括邓小平在内,谁也没有想到,30年后共产党出了一个叫习近平的领导人,他一面宣称中国消灭了贫困,一面将大规模的监控审查推向极致,使中国人变得易于剥削,进而重新陷入贫困。

为什么监控审查是使人贫穷的剥削手段?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马克思和恩格斯,早在1848年的《共产党宣言》中就说过:

资产阶级生存和统治的根本条件,是财富在私人手里的积累,是资本的形成和增殖;资本的条件是雇佣劳动。雇佣劳动完全是建立在工人的自相竞争之上的。资产阶级无意中造成而又无力抵抗的工业进步,使工人通过结社而达到的革命联合代替了他们由于竞争而造成的分散状态。于是,随着大工业的发展,资产阶级赖以生产和占有产品的基础本身也就从它的脚下被挖掉了。它首先生产的是它自身的掘墓人。资产阶级的灭亡和无产阶级的胜利是同样不可避免的。

根据马克思的观点,工人之所以能抵抗资产阶级的剥削(压榨工资),是因为工业进步(尤其是通讯技术的进步)使工人从分散走向联合(组建工会),他们通过联合行动(发动罢工)抵制工人之间的自相竞争(比谁的工资更低),挖掉了资产阶级赖以积累财富的基础。

反过来,如果工人不能互相联系,不能从分散走向联合,不能联合行动,就没有办法抵抗资产阶级的剥削,从而让他们变得越来越贫穷,而资产阶级越来越富有。

今天各种监控审查技术在中国的广泛运用,正好起到了这样的作用。在中国,公安机关、国安部门可以随时查看任何公民的微信、qq聊天记录。人们因为担心当局的惩罚而不敢发言;劳动者因为担心资本家的报复而不敢联合,这使他们更容易被资本家剥削。

2018年发生在深圳的佳士公司工人运动,完美地体现了这一点:

https://zh.wikipedia.org/zh-cn/佳士事件

员工发布的公开信称,2018年5月10日,佳士员工余浚聪被开除,佳士科技有限公司工人向坪山区总工会反映情况,区总工会表示可以组建工会解决问题[10][11]。6月,深圳佳士科技管理层组建“职工代表大会”,实质上将要求组建工会的工人所提出的候选人排除在外[12]。

7月21日,这些工友发布的公开信显示,带头的工友从16日起陆续被殴打或者开除。20日7点40,他们试图上工,被十余名保安架出场外,其中一名工人直接被打倒在地,10点30分,20多名工人被抓。7月20日中午,20多名佳士科技工人及声援者到深圳坪山区燕子岭派出所抗议,被警员抓捕。21日下午,他们被释放。22日,佳士工人到燕子岭派出所门口,要求建立工会,严惩警察,并且合唱《团结就是力量》。[13]

可以看到,资本家对于工人的自发联合是十分警惕的,对那些敢于抵抗剥削的工人,要“殴打”、“开除”、“架出场外”。

监控和审查技术,在压迫工人的过程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 监控:警察通过监控聊天记录,可以提前知道工人私下对话的内容,提前部署警力应对工人运动,防止工人利用抗议活动传播他们的口号;
  • 审查:为了进一步阻止各地工人以及同情工人的学生、知识分子相互联合,政府对社交媒体上的相关内容进行了屏蔽,对内容的发布者封号。

8月18日,新浪微博上多条消息称中国各地高校已开始统计去过或正在广东的学生,据信与此事件有关。微博中相关话题无法找到任何相关内容,微信群只要提到相关信息就会封群封号

8月20日,美国之音记者联系岳昕,岳昕表示有人受国保指使,冒充学生家长跟踪,进行干扰。北枫表示,相关人员通讯工具受到干扰,大学生声援团岳昕的手机已无法使用。8月21日,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致电岳昕,岳昕表示尚在核实赴粤学生遭到调查的事件,另外她的微信号也被封禁了

微信被封号,微博被屏蔽,这一切都是为了避免工人在知识分子的帮助下发生更大规模的串联。

像佳士这样的例子在中国已经非常普遍了,任何一个能“翻墙”浏览资讯的人都不会陌生。前段时间‌‌的“外送江湖骑士联盟‌‌”微信群组建者、北京外卖骑士联盟‌‌“盟主‌‌”陈国江,因为在微信组织外卖骑手维权,抵抗平台对劳动者的剥削,被警察抓了又放,放了又抓。他在微信上的所有发言,警察想看随时可以看;他本人的精确位置,警察利用手机网络直接就能对他定位,至于抓不抓完全看警察心情。资本家只要贿赂政府、警察,就可以借助这些技术去破坏工人运动、抓捕工人领袖,让工人没办法联合,变成任资本家宰割的羔羊,在被压榨殆尽之后走向贫穷。

这就是为什么监控和审查技术是资产阶级剥削劳动者的工具,是劳动者的敌人。一个劳动者如果要避免剥削、远离贫穷,那么他就必须主动抵抗监控和审查技术,不管是通过技术手段(加强防范)还是政治手段(游行示威),没有其他捷径可走。

读到这里你也许会问,如果我不是劳动者,而是资本家呢?

资本家通过组织生产商品、提供服务赚取利润。在一个自由竞争的市场里,如果一个人能够以比他人更低的成本提供同等质量的商品或服务,那么他就能够赚取高额的利润,并利用这些利润进一步扩大生产。

要比他人的成本更低,就必须掌握他人所不掌握的先进技术,并确保这技术不被他人(包括劳动者)窃取,这是所有资本家的共识。英国在这方面开了两个非常重要的先河,分别是法律对商业秘密的保护以及专利制度,它们和英国科技的飞速进步、资产阶级的繁荣发展都是不可分割的。如果没有这些保护,对个人而言,任何人想通过技术革新赚取利润都非常困难;对国家而言,则会使本国在技术竞争中持续落后于其他国家。

监控和审查技术,正在越来越多地被用于中国政府对资本家的监控。一位私营企业主开发出一种新的技术,他通过微信将技术资料发给他的员工,这些技术资料以及聊天内容,公安机关都可以在后台随时浏览,毫无保密性可言。在新疆,公安机关就是通过这种方式,监控维族人的通信,找出是谁传播了宗教录像文件,最后将当事人送进集中营的。前两年郭文贵在爆料中指出,公安通过各种监控手段,以打击犯罪为名,编制各种莫须有罪名对私营企业老板、员工进行抓捕,侵吞私营企业包括知识产权在内的各种财产,是一种非常普遍的做法。从早年薄熙来在重庆“唱红打黑”搞出的“李庄案”,到最近大午集团因为习近平“打黑除恶”被调查导致无法正常进行经营活动,无数案例都印证了这种现象的普遍性。

随着监控和审查技术的逐年深入,情况正在越来越恶化。最近开庭审理的“恶俗维基”案,几名年轻人在网上公布他人尤其是国家领导人的户籍信息,被抓捕判刑。新闻曝光之后人们才知道,他们掌握的这些户籍信息,大多都是花钱贿赂公安人员,在公安内部的户籍数据系统查询到的。然而公安不仅可以查所有人的户籍,也可以查所有人的微信聊天记录,换言之,只要有足够的钱,你就可以查到你的竞争对手说了什么话、发了什么文件。中国企业不管研究出什么先进技术,都根本没有任何保护,只要花钱就可以在公安买到,这样国家的科技怎么可能进步,怎么可能赶超世界先进水平呢?我所了解的很多科技企业,尤其是擅长计算机技术的互联网企业,对员工都会作严格的保密培训,例如文件不能在微信上发,电脑不能装360,公司内部开发专用的通讯软件、社交平台……

监控和审查技术,令企业主无法保持秘密,从而剥夺企业通过技术壁垒实现盈利的能力,是资产阶级的敌人。一个资本家如果要避免偷窃、远离破产,那么他就必须主动抵抗监控和审查技术,不管是通过技术手段(加强防范)还是政治手段(游行示威),没有其他捷径可走。


综上所述,中国共产党作为统治阶级,借助监控和审查手段造成的信息不对称,对劳动者(无产阶级)和资本家(资产阶级)进行同时剥削,使自己越来越富有、其他人越来越贫穷。

马克思指出,技术进步造成生产关系的变化,从而产生新的阶级。但他没有预料到,借用他的理论所诞生的这个新阶级,也就是共产党,并没有也不可能服务于原本被资产阶级剥削的无产阶级,反而成为了剥削无产阶级的帮凶,同时也顺带剥削资产阶级。共产党现在奉行的制度,是“权贵资本主义”,他们自己则是“权贵资产阶级”,同时骑在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头上,并做好了随时消灭挑战他们的人的准备。

要停止这种剥削,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资本家和劳动者、穷人和富人必须联合起来,共同抵抗共产党的监控和审查技术,不管是通过技术手段(加强防范)还是政治手段(游行示威)。这是你们除了移民以外,为自己的后代创造更美好生活的唯一选择。

( 由 作者 4月10日 编辑 )
21
4月10日 875 次浏览
11个评论
通音宽依 “我支持初商末未,你们锦侬卫可以打我了!”

最近还有一个搜刮隐私的App:“国家反诈中心”App,在部分地区实行强制推广、安装,之前第894期《翻车新闻》有说过,现在中国数字时代也讲了

从这款app的功能介绍来看,它至少具备检查手机“可疑应用”、在线上传手机图文信息、监测短信与电话记录等功能,的确涉及到了一些敏感权限。但由于缺乏对该应用的逆向分析数据,无法确认它是否会隐匿检索如翻墙应用、敏感聊天、通讯记录等。

在iOS App Store 官方商店可以看到这款“国家反诈中心”是由“公安部刑事侦查局”所开发,“旨在帮助用户维护电信网络安全,为用户建立电信网络涉案举报渠道,增强防范宣传,致力于构建良好的电信网络环境。”——中国数字时代

此外参考 @磨刀石说 在新品葱的帖子:中国反诈中心app强迫用户安装的报告

libgen 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一个阅读诗歌的人要比不读诗歌的人更难被战胜。创造是一种拯救。创造拯救了创造者本身。

这就是封闭社会的信息贫困,要加大扶贫力度(直接扶贫),努力宣传扶贫工具(迷雾通),大力推广扶贫经验(扶贫小册子)。

( 由 作者 4月11日 编辑 )
solids Ñøñë

由同一组织开发的 「全民犯傻」 在 8/23/2020 就出现了

「国家犯傻中心」, 签名十分奇妙

全民犯傻, 由签名证书的 SHA1 值可判断是同一组织作品

「全民犯傻」被 Play Protect 拦截

APK 信息来自: Stanley

APK 源文件太大了,请去国内的应用商店获取

( 由 作者 4月10日 编辑 )

中国留学生在海外,使用国内社交媒体交流敏感问题,结果还没聊两句,大使馆一通电话打过来

这个留学生是你的朋友吗?

爱狗却养猫 My message to you is this: pretend that you have free will:).

楼主这篇文章写得很好。手动点赞!

我试着从(民科)经济学角度来理解并感慨一下:

中共的目标是使中共成为国内唯一的自主组织,所有一切民间的、自发的正式和非正式组织,无论是什么性质(商业或非盈利),都是潜在的隐患和威胁,因此也必须在其完全的掌控下。因此监控审查的目标就是通过压抑竞争力量来维护自身的垄断地位:维持权力垄断的重要手段之一是信息垄断,因为竞争力量形成气候需要信息的畅通。

垄断对广大的消费者来说是糟糕的——由于没有其他选择,他们要付出更高的价格,而得到的是更糟的服务,现在更是连抱怨服务糟糕都会被骂不知感恩,甚至被抓捕。

垄断对其他的生产者来说也是糟糕的——他们想赚钱就必须打破头付出大量额外成本获得并保持给垄断集团当小弟的机会,如果不小心被怀疑僭越想自立门户则马上会被整,让你知道谁才是大哥。

垄断市场中垄断者的获益增加了,然而这是以所有其他市场主体、以至于整体市场的收益减少为代价的。

( 由 作者 4月10日 编辑 )

@通音宽依 #135410 本来还想去中国旅游的,看到这里只想绕着走……

磨刀石说 YouTuber《刑事判决书里的中国》

@通音宽依 #135410 我正准备发过来的。

反共左派 認同社會民主主義的反共異議人士

民主國家的工人階級可以依靠眾籌的方式支持獨立工會與左派政黨利用民主政治參與利益博弈爭取利益,民主國家的工人階級比極權國家的工人階級富裕太多了。

消极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反共左派 #135616 靠自愿捐款就完了,最近40年的历史就是工会的衰败,新自由主义的胜利。当年工会可是会组织工纠队暴打工贼的。罢工的时候工会的打手堵在工厂门口,谁敢上班就打谁。

@消极 #135878 我覺得自由世界左右輪替的格局沒有改變,很多國家開始反思哈耶克主義的危害性。

其实第一条应该改成尽量学习构建自己的VPS服务系统,东西在自己手上就可以尽量避免被查。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日本是朝鲜的百年夙敌,中国是朝鲜的千年夙敌。 ——金正恩(朝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