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权为什么惹人讨厌

最近看了很多女权人士的social media,有一些感触,随手记录,不代表本站立场。

女权是社会的一种变化。很多女性有钱了,养家糊口了,在很多事情上有决定权了。

大多数男性没有跟上这种变化,仍然习惯于农耕时代那一套竞争体系、评价标准,也就是一个好男人在赚钱养家糊口方面不能输给其他男性。现在社会变了,好男人的标准不再是男性之间竞争决定,而更多地由女性来决定了。

让女性作决定,就把男性变成了被挑选的对象。被挑选必然导致被物化等一系列不愉快体验,如同嫖娼的买家突然变成了卖家,产生反感是必然的,这是一。

而女性给男性定的标准,很多时候也确实违反男性的直觉,令很多男性无所适从,这是二。

如果车房票都不是问题,选择权掌握在女性手里,那么男性中那些长得不讨女人喜欢的、不善于说让女性听了开心的话的、不能满足女性的非物质文化需求的那部分,似乎就失去了存在的意义。这些男性将不得不停止研究如何养家糊口,以及自己的各种男性专属兴趣爱好,而开始研究化妆、整理发型、在社交媒体发自拍卖萌、出门前考虑穿什么衣服合适……乃至女性心理学。

以前找老公选车子房子,这些努力就能有,没有说明不努力,不努力你怪谁?所以虽然很多男性没车没房,但他们承认这是自己的不足,不会到处抱怨。

现在改成按照女性标准来选,很多东西就不一定靠努力,而必须靠天赋了,“长得丑有罪”了。

这种感觉就像复习了三个月物理结果考的是化学一样,没有什么比【改变既定的生活方式】和【为了竞争繁殖机会而增加的额外活动】更令人讨厌了。为老板辛勤工作比不上花言巧语梳妆打扮,想想都沮丧。

毕竟,人人平等(尤其是收入、教育机会平等)的时候,选择的标准就只剩下外观、生理需求和心理需求了。

这得伤多少人的心啊。所以有些男网民说女权害他们找不到老婆,是有一定道理的。他们讨厌的,并不是女权说的那些话,而是女性权力日益增加导致的实际后果。

最近因为某些原因,我学到了一个新话术,专门用来回怼这种情绪。

“你们男生看电影不都是挑美女看么?AV女优难道就不用化妆么?既然让你选你会选美女,那我们选帅哥有什么不对?”

也不是完全不能反驳:丑人永远是多数,如果权力都被你们外貌协会掌握了,下面的士兵可能会拒绝卖命。

( 由 作者 4月8日 编辑 )
2
4月8日 766 次浏览
43个评论
陈士杰 和平理性非暴力

中国最大的女权问题是在政府层面的,政治局常委里面没有女人,中共官方的任何文件里面,组织的女成员后面加(女)。

但中国女权活动家不敢对抗政府,只敢对着男韭菜瞎嚷嚷,欺软怕硬的无耻嘴脸,恶心至极。

thphd 2047站长

@陈士杰 #135194

但中国女权活动家不敢对抗政府,只敢对着男韭菜瞎嚷嚷,欺软怕硬的无耻嘴脸,恶心至极。

我补充两句。

女权必然会伤害男同胞感情,正如皇汉必然会伤害维族人感情、疆独必然会伤害汉族人感情、棉花必然会伤害外交部感情、法轮功必然会伤害江泽民感情

在中国,女权伤害了男同胞的感情,如果是一视同仁地伤害,大家可以理解成正常的市场竞争行为,也就没那么气。

但是只伤男韭菜不动中南海只骂男屌丝不挺许律师说明欺软怕硬。而国内的所谓男权人士也是欺软怕硬的所以两边难免打起来,最后被当局封号谁的权力都没增加还要怪罪对方。

消极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thphd #135196 改成“母兔子”就行了。

10
4月8日
老鼠与毒药 免除更多老鼠的涉险还是保住更多老鼠的性命,这是一个问题

@消极 #135199 这图有意思,收藏了

奭麦郎 满辗鲜衣八岿合艰萨逆疯金颐提酵甚瞻冰坡秩歼殊淆冯

我专门关注了知乎微博上一些女权主义者的账号,虽然我是个男性,但我觉得她们的很多观点很有道理

@奭麦郎 #135206 我只敢游客状态看知乎微博,不敢注册账号观察

农耕时代的评价体系也一样啊,说那么多无非就是要求“潘驴邓小闲”嘛

所以说王婆是最早的女权主义理论家,潘金莲就是最早的女权意识实践者,我没说笑,给潘金莲翻案的并不罕见

我是新自由主义派女权,反对限制妇女参与高层活动的行为,而且要避免旧时代的女权,只让女性个体获得权力(例如吕后,武则天,慈禧,伊丽莎白一世等)而要系统性的,建制性地让女性掌权成为常态。在共和制和议会制中,是妇女普选和向女性选民广泛传播“女性选民应该支持女性候选人”的宣传内容;在君主制中,则是full cognatic primogeniture(玩过p社十字军之王的朋友不会忘记巴斯克族的特技之男女平等继承法)。

这种女权有利于强势,优秀的女性(例如女政治家,商人,学者,社会活动家等),但是对于弱势的女性(贫困,残疾,生理心理疾病)则收效甚微。要改善弱势群体地位,只能扔给social work的朋友们去了。在人权方面,我信奉涓滴效应(在经济上则不然,有钱人不会涓滴给穷人),但是政治上,一部分人获得的权力是有扩大的趋势。例如选举权,从贵族选帝侯,到有产阶级男性,到全体男性,到男女普选,大趋势就是人权类权力有扩张趋势。(正如《独裁者手册》一书中说的:增加名义选民)。少数人有选举权的国家优于所有人都没有选举权的国家。种族隔离的白人南非优于大部分黑非洲国家。

libgen 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一个阅读诗歌的人要比不读诗歌的人更难被战胜。创造是一种拯救。创造拯救了创造者本身。

@陈士杰 #135194

“我们要去指认国家是妇女问题的制造者”: “女权之声”与青年女权行动派的诞生

爱狗却养猫 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

我不知道楼主是具体看了哪些言论而有此感。不过现在女权已经变成了一个“大杂烩”,类似“左派”、“右派”,什么东西都往里装,所以我看了这篇文章第一感觉是满头问号。下面的回复中如果我对楼主的意思存在误解请指正。

让女性作决定,就把男性变成了被挑选的对象。

异性恋婚恋市场的选择是双向的,女性始终在挑选男性,男性也始终在挑选女性。我认为中国女性相比男性在婚恋市场上的主要优势在于数量比男性少。这点和女权主义(无论如何定义)未必有关。有一句俗话,叫“一家有女百家求”,体现的就是传统婚恋市场上男女数量不平等时,女方(家庭)可以对男方(家庭)挑挑拣拣的现象。

现在社会变了,好男人的标准不再是男性之间竞争决定,而更多地由女性来决定了。

这里的意思我不是很理解。是不是说,以前男性会先“打一架”,然后赢的人来挑选女性,所以择偶标准掌握在男性手上;现在男性之间不用打架了,大家排排坐,女性来挑选男性,所以择偶标准掌握在女性手上?如果还是用婚恋市场的比喻来看的话,其实性别内部的竞争始终存在;所以由男方还是女方来挑选,不会造成根本差异,理性来看的话,双方都是优先挑选另一性别中可能选择自己的最优秀者。

不过,恋爱和结婚的选择标准往往不太一样,性格、外表、善解人意等等,对于选恋爱对象的权重会更大;而在挑选结婚对象时,我观察到的大多数中国女性还是会很注重“传统”的指标,例如经济条件和家庭背景。我认为,婚恋市场上女性对于男性脾气和外貌等条件的追求程度,主要取决于女性在多大程度上将婚姻视为“爱情”的结果,还是作为某种“归宿”甚或“职业”。如果是恋爱当然主要是要让自己开心,如果是找归宿当然要考虑各种实际问题。所以女性择偶标准的改变,我认为主要来源于女性经济和职业的独立性以及由此引发的婚恋观的改变,这与女性权力上升有关,但未必和女权主义(无论如何定义)有很大关系。而对男性来说,由于始终被视为应该保持经济和职业独立的个人,所以其择偶标准相对固定,也即会更注重女性的容貌、性情等“恋爱”指标。

为老板辛勤工作比不上花言巧语梳妆打扮

这即是异性择偶观从注重实用转至更追求浪漫爱情的体现。有意思的是,传统社会由于女性将婚姻作为职业,她们早就发现,异性在婚姻中较重视“愉悦感”,也即对她们的性情和容貌非常看重;在那样的情况下,辛勤工作讨好老板=梳妆打扮讨好(潜在)对象。

总之,我认为婚恋市场的选择权和决定权是双方的,其权力消长主要来源于供需关系;女性经济地位上升本身会增加其社会层面的权力(比如在民主国家来说,职场、教育、参政议政等方面的权力),但是未必会提高其婚恋市场的权力;“女性有钱了,养家糊口了”改变的是择偶标准(从实用到浪漫)而非决定权本身。婚恋市场还是要遵循市场规律,一个本身条件一般的人可以订下一万条标准,但是还是大概率找不到符合标准的对象。

最后说下我个人对女权主义的理解(虽然我对微博女权主义有什么流派不太清楚,但是我的理解似乎和楼主非常不一样)。我认为女权主义追求的是不被性别角色束缚的自由选择权,这其实对于女性男性都适用。比如有的男性就是喜欢当home maker,或者希望从事某些传统上认为是女性从事的工作,那么只要他们有此能力,就可以自由地去从事而不会被制度性和舆论性的障碍所阻。之所以女权主义强调“女性”,是因为传统社会女性作为第二性别的依附角色,受到的自由上的限制较男性更多,所以反弹得更加厉害。

( 由 作者 4月8日 编辑 )
10
4月8日

@爱狗却养猫 #135216 “婚恋市场”

稳定结婚问题,同一个level的狗男女最后就会搞到一起去。(虽然解并不唯一,有些解是好女配渣男,有些解是好男配渣女)

@消极 #135217 出现奇怪的解往往是local optimum搜索范围太小或者歪了的结果……


补充:An Economist’s Perspective on the Marriage Market

“We’re finding that people search too little. People should be exerting much more effort to search for their optimal match for there to be more efficiency in the marriage market,” she says.

现在社会变了,好男人的标准不再是男性之间竞争决定,而更多地由女性来决定了。

让女性作决定,就把男性变成了被挑选的对象。被挑选必然导致被物化等一系列不愉快体验

楼主的意思应该是,过去的经济中男性占主导,因此“好男人”的主要标准是经济能力,而异性看重的条件,诸如容貌,性格等因素则居次要。

现在女性经济地位上升,择偶标准中经济能力仍然重要但是权重下降,择偶更强调外貌,性格等个人吸引力因素,也就是所谓的“让女性来挑选”。

@消极 #135209 吕后武则天慈禧等人虽然是女性,但是他们所领导的社会都是典型的封建父权社会。近现代印度巴基斯坦都出现过女性国家元首,英迪拉甘地和贝布托,但印度巴基斯坦的女性地位恐怕是世界上最差的几个地方之一

中国大多数男性只是因为他们没钱娶不起老婆,酸了罢了,这种人无需理会,反正迟早会被世界淘汰断绝基因传承。

:(
青年 一切死亡都有冗長的回聲

让女性作决定,就把男性变成了被挑选的对象。被挑选必然导致被物化等一系列不愉快体验,如同嫖娼的买家突然变成了卖家,产生反感是必然的,这是一。

如果楼主指的「做决定」是指女性在婚姻方面的决定权absolutely prior to male's decisions,我认为这个说法不成立。以前是男的/男方家庭想要哪个女的当老婆就抓哪个女的来结婚,或者让没媒婆去说,这一过程中有决定权力的始终是男方、男方父母、女方父母,这是「让男性做决定」。也就是,女的可以反对,但是没有最终决定权。让女性做决定,人类社会好像还没有过这种阶段。

如果楼主指的「做决定」是女性有选择权,那恐怕有些男性能因此产生一系列不愉快想法,是因为他们认为女性应该放在或加上被挑选吧。

...停止研究如何养家糊口,以及自己的各种男性专属兴趣爱好,而开始研究化妆、整理发型、在社交媒体发自拍卖萌、出门前考虑穿什么衣服合适……乃至女性心理学。

就算是几百年前绝对父权的时代,男性也是会在意发型的,也会在意服装,会去社交舞会跳舞,展示自己多有钱多有权。也有人会研究女性喜欢何种风格的男性,是风度翩翩的绅士还是热情善良的小伙汁?

一个头发整天乱蓬蓬,抽烟喝酒,只会研究如何造火车的男性,不论在什么时代,对异性来言,人格魅力也是极其低下的。

吐嘈一句,停止研究养家糊口,那是彻底不想娶老婆了吗 = = 另外,一个不研究如何养家糊口、毫不在乎外貌的人,不管是男的女的,都很奇怪吧。

如果车房票都不是问题,选择权掌握在女性手里,那么男性中那些长得不讨女人喜欢的、不善于说让女性听了开心的话的、不能满足女性的非物质文化需求的那部分,似乎就失去了存在的意义。

婚恋中,双方都对对方的人格魅力有要求,都在意自己是否能从一段恋爱收获幸福,不是最正常的了吗?我没觉得这点有什么令人不快,难不成只有男性可以通过欣赏另一半的外表魅力获得快乐、通过另一半的花言巧语获得愉悦?

女权必然会伤害男同胞感情,正如皇汉必然会伤害维族人感情、疆独必然会伤害汉族人感情、棉花必然会伤害外交部感情、法轮功必然会伤害江泽民感情

皇汉和维族、疆独和汉族、棉花和外交部、法轮功和江泽民之间是零和博弈。这是问题的关键,可男性的女性各自的权力之间没有零和博弈。全家靠一个男的养着,势必不如男女都工作、合作养家轻松。

其实有很多女权子的,他自己没什么观点的,也不懂的,但是她们就擅长从对方的话里找茬反驳对方的,以此树立自己的正确性和道德感。这种人她就不是能认真讨论问题的人的。

都是花花公子的早晚有一天沦落街头饿死没有钱买饭吃的。

Wolfychan 基督徒。披著文科外皮的理科生。

人係有男有女的,冇需要太強調男女權。

誰都不可虐打誰。

@爱狗却养猫 #135216

异性恋婚恋市场的选择是双向的,女性始终在挑选男性,男性也始终在挑选女性。我认为中国女性相比男性在婚恋市场上的主要优势在于数量比男性少。这点和女权主义(无论如何定义)未必有关。有一句俗话,叫“一家有女百家求”,体现的就是传统婚恋市场上男女数量不平等时,女方(家庭)可以对男方(家庭)挑挑拣拣的现象。

没错确实是互相挑选,但是挑选肯定要基于一定的标准,这个标准变了,变得让一些男性感到陌生了。对于这部分男性来说,体验到的感觉就是被挑选,因为标准不受他们控制了。

我感觉我要再补充一点。

士杰说女权人士的毛病是欺软怕硬,其实我认为国内维权人士现在大部分都是欺软怕硬的,不怕硬的都在里面陪许志永律师聊天呢。

所以女权人士的欺软怕硬,不是她们招人讨厌的核心原因。核心原因仍然是,女权必然有意无意地伤害男同胞感情,即使这种伤害代表的是一种进步。

@沉默的广场 #135225

楼主的意思应该是,过去的经济中男性占主导,因此“好男人”的主要标准是经济能力,而异性看重的条件,诸如容貌,性格等因素则居次要。

indeed.

Sapolsky行为生物学、Jordan Peterson心理学都指出,父系氏族社会中Position in Social Hierarchy是女性择偶的最重要标准,在现代社会翻译成经济能力廉价九成正确。而Rise in Social Hierarchy,传统上需要学习的是How to exploit/extort other males。

而女权那一套则是反过来的,女性开始追求自身的Position in Social Hierarchy,而她们挑选男性的标准,也越来越与男性对女性的挑选标准靠拢,也就是【容貌,性格等因素】。

所以肯定会惹得很多男性讨厌,因为你把人家习惯的那一套全改了,搞得人家要重新学习。

@thphd #135238

核心原因仍然是,女权必然有意无意地伤害男同胞感情,即使这种伤害代表的是一种进步

很多男人恨女权,因为女权打破了他们习以为常的那一套。可过去一两千年社会规则都是围绕着男人转,以及现在社会中还存在着的女性受系统性歧视的现象,他们就不提了。

@thphd #135196

駡中南海的都被封號了,剩下的只有粉紅了。

@青年 #135232

一个头发整天乱蓬蓬,抽烟喝酒,只会研究如何造火车的男性

相信绝大部分男性也不会有一个这样的朋友。这种人在现实生活中更可能是既没有女性朋友也没有男性朋友的死宅。

CTN

@Wolfychan #135235 理想情形自然系咁。但系,系欧洲嘅数据显示,受到家庭暴力嘅女性系男性嘅两倍以上,而因此丧生嘅女性更超过男性四倍。就因为咁,制止家庭暴力嘅政策都会倾向于保护女性。

@CTN #135251 男女体力有别。

士杰说女权人士的毛病是欺软怕硬,其实我认为国内维权人士现在大部分都是欺软怕硬的

你说维权人士和女权一样“怕硬”,这我同意,反贪官不反皇帝嘛,在某种程度上说,连许志永都未必达到很多人眼里的“反皇帝”的层次。

但你要说维权人士“欺软”,那则未必了,我还想不到工运、公运、环保、反强拆的人士中有哪些针对过“更弱势群体”的欺凌行为。

至于女权“欺不欺软”,我想这应该见人见智,你国的女权热衷鼓励国女底层反婚,不嫁穷男人,这可以理解,女权确实在许多方面有“平权”“反歧视”的作用,但唯独在择偶层面不适用,女性在择偶时慕强心理反而更会导致“优胜劣汰”“欺软怕硬”的“社会达尔文思想”

至于你对女权使用“进步”一次形容我认为也是恰当的,许多时候进步的反义词不是“落后”,而是“保守”。一个保守派的政治人物,即使她是女性,也往往是很反感女权的,最典型例子的就是玛格丽特·撒切尔 @thphd #135239

“国女底层反婚,不嫁穷男人”

广东自梳女大队出击!

@natasha #135240 国家应该设置系统性歧视的,否则很多女权子都让男人们没办法活的,你们应该理解的。女性权力必然会导致男性受压迫的,这是事实的,男人被女权害得都找不到老婆的(๑◔‿◔๑)

@青年 #135258 派乐迪差评

@CTN #135251 體力上有差異,是故如此。但是也不需要進一步煽動男女對立的想法,比如「男生就是腦殘賤種」或者「女生就是比男生笨」這些就絕不可取。

@消极 #135257

自梳女是真正自立自强靠双手吃饭的。

星火1959 说点人话

并没有惹我厌

@natasha #135264 不结婚的女人不自力更生不要饿死了...

@消极 #135266

你因果颠倒啦!

18-19世纪广东丝织业发达,自梳女得以自力更生,提高了自身在家庭中的地位,对婚姻有了话语权。因为她们不结婚不依靠男人也饿不死,才决定自梳。而不是决定不结婚才要自力更生。

如果车房票都不是问题,选择权掌握在女性手里,那么男性中那些长得不讨女人喜欢的、不善于说让女性听了开心的话的、不能满足女性的非物质文化需求的那部分,似乎就失去了存在的意义。这些男性将不得不停止研究如何养家糊口,以及自己的各种男性专属兴趣爱好,而开始研究化妆、整理发型、在社交媒体发自拍卖萌、出门前考虑穿什么衣服合适……乃至女性心理学。

这里面的假设和暗示有

· 存在一种/一类“讨女人喜欢”的长相

· 存在一种讨女人听了开心的话。

· 存在一种满足女人非物质文化需要的(性格?)

而这些为了“讨女人喜欢”的长相/说话方式/性格,似乎和讨人喜欢的长相/说话方式/性格,不太一样。因此,只有女人才能把这些特质筛选出来。

而且这些特质还

· 与“养家糊口”冲突

· 与“男人的兴趣”冲突。

而“讨女人喜欢”的方式有

· 研究化妆发型穿衣自拍

· 研究“女性心理学”。

我觉得,如果一个男人有以上的想法,只能说他活该没有女朋友……

为老板辛勤工作比不上花言巧语梳妆打扮,想想都沮丧。

如何快速分手:告诉你女朋友你们关系成功的要诀在于花言巧语梳妆打扮。

@natasha #135278 我只是陈述了一个~(P^Q)的逻辑语句,你就要给我解释成P->Q?

@burleigh #135250 其实“一心研究造火车”这件事,还挺萌的。

@爱狗却养猫 #135314 不对,火车是男人的兴趣,化妆发型穿衣自拍才萌。

你要是反对,你就不是“女人”。

(๑◔‿◔๑)

@doublebass #135334 这位国抬办的同志,请您别再抬杠了。

@doublebass #135334 (๑◔‿◔๑)

好看的皮囊男女有异,有趣的灵魂性别无关~

@thphd #135237

体验到的感觉就是被挑选,因为标准不受他们控制了。

I see... 感觉像是在夕阳产业接受职业培训的员工。

@doublebass #135334 这里都是女装大佬,谁是女人?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像寻衅滋事这些罪名法考中一般不会考 因为它是我国刑法的一个耻辱 一般是不考的 ——罗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