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中共解体后,白左政党统治中国,你能否接受? 时政

品葱原帖:假如中共解体后,白左政党统治中国,你能否接受?

我想假设一个极端的情况。假如让中共解体,但是白左政党接管中国,你是否乐见?

假设这个政党跟民主党一样彻底控制中国的传统媒体和新传媒,打压保守派声音。他们大量引进黑人和穆斯林,例如让更多二三线城市复制广州黑人的情况。把少民的人权彻底凌驾于汉人之上,例如鼓吹维族恐怖活动是汉人的报应。增加税收种类,加大税收力度。鼓吹女权,倡导同性婚姻。

如果是这个局面你是否支持?

推特上的最佳回复:

看起来在这个问题上,各路人马难得地取得了共识:

NZRdlClr5:傻瓜都知道明顯白左比較好嘛

我的看法?这个问题本身就是典型的whataboutism,建立在一系列根本不可能发生的假设上面。

( 由 作者 4月7日 编辑 )
5
4月7日 616 次浏览
13个评论

作为一个及其反对中国传统文化的人,加上少数民族的身份政治,我当然只能支持,但是其中所宣传的报应理论,我无法接受,宣传种族仇杀合理性的政权真的不能算白左

thphd 2047站长
  1. 中共解体之后,为什么要让白人统治中国?莫名其妙
  2. 黑人怎么成了白左引入的?当年把黑人运到美国的并不是白左啊,莫名其妙
  3. 彻底控制传统媒体和新传媒?那中共怎么会解体呢?莫名其妙
  4. 不存在“倡导”同性婚姻吧,一个人喜欢什么性别能“倡导”吗?莫名其妙
  5. 华人在美国天天被Asian Hate,为什么要支持保守派?莫名其妙

一年没上品韭,韭民平均智商已经从晒毕业证退化到小学生了……

( 由 作者 4月7日 编辑 )
12
4月7日
奭麦郎 满辗鲜衣八岿合艰萨逆疯金颐提酵甚瞻冰坡秩歼殊淆冯

我甚至怀疑这是不是粉红反串来钓鱼的,因为原帖楼主说到的每一个观点都几乎与小粉红不谋而合。如果是所谓的美国华裔这么说,那么我就想问和原帖其中一个回复问一样的问题:既然这么害怕白左,甚至觉得比中共还可怕,为什么你们还要用脚投票留在蓝州?

老鼠与毒药 免除更多老鼠的涉险还是保住更多老鼠的性命,这是一个问题

假如中共真的解体,人大(或直接改名议会)和政协都会有大变,执政党位子充满悬念。至于人们投票给哪个党都是自己民意的体现。但是投票给非本国人当领导,这直接违反宪法了吧,可不能学包子呢!

@奭麦郎 #135058

如果是所谓的美国华裔这么说

美华个熊,现在品葱只有土华,就算有美华也是carl级别的

什麽叫白左政黨統治。按我理解,現在的“白左”都是尊重民主制度不會搞獨裁的。如果是中國人選出來的白左那不存在接不接受,這就是選擇的。如果是有個“白左”政黨搞獨裁,不准其他政黨存在,那不知道還算不算“白左”,不過我肯定反對一切違背民主理念的政黨。

MasterChief 先知指引的騎士. The prophecy is uncertain, There's always hope.

左派的UBI,还有其他一些促进经济公平的政策,还是可以的,我支持进步主义。但是反对进步主义者在新秩序中为自己谋求超出贡献的优势地位。这也就是阴谋论指控的中性解释。

左派一贯支持少数群体权益不是因为他天生高尚,而是因为犹太人在美国是少数,主观是为私利,但客观上促进人人平等。而WASP显然不欢迎这些,进步主义虽好,但是不能以牺牲本土民族为代价,白人人口比例萎缩是现代化城市化的不良代价。不然要重蹈古罗马灭亡的悲剧。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国家都没了,资本到时还有什么意义,没有美国,以色列何以独存?

至于女权和同性恋,我就难以理解了,不反对女权和同性恋,但是把这个当成是政治工具和牌去打,去显摆、去搞运动,去作为自由主义自由不自由的评判标准,就显得非常莫名其妙!

( 由 作者 4月7日 编辑 )
品葱 (钓鱼网站已屏蔽)

当然支持,下次选举俺最喜欢的政党就会当选了

消极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MasterChief #135079 “WASP人口比例萎缩是现代化城市化的不良代价。”

WASP萎缩是西部大进军和欧洲移民十九世纪大批奔赴新大陆的结果,根本不是什么进步主义。进步主义起来的时候WASP已经不是多数了。

美国的主流是各种白人,其中以天主教为第一大群体(拜登,说的就是你)

@消极 #135105 不仅仅是历史。修正一下,我说的是WASP和其他白人的比例,在未来几十年有进一步降低的趋势。

@MasterChief #135111 你说WASP,但是不拿WASP而拿white说事?不要偷换概念。WASP是WASP, white是white,WASP真包含于white

@品葱 #135088 你最喜欢什么政党,为什么喜欢他们?

星火1959 说点人话

还有这种好事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什么是爱?这其实很简单。凡是提高、充实、丰富我们生活的东西就是爱。通向一切高度和深度的东西就是爱。 ——弗兰茨·卡夫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