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西北少民同胞书 时事

各位西北少数民族同胞:

作为这个国家多数民族的一员,我不得不承认,我们的政府对你们民族犯下了纳粹一般的罪行。

你们民族中的很小一部分人因为各种原因从事犯罪活动,让各个民族蒙受了生命和财产的损失,也造成了各个民族之间很大的矛盾和误解。在发达国家像这样的矛盾通常以民主、法治的方式解决。可是我们的政府既专制又野蛮,它既没有征求国民的同意,也没有遵守法律的规定,仅仅为了政治的需要,就把上百万各族同胞关进集中营。我们政府的这种做法造成了更多人生命和财产的损失,进一步地增加各民族间的矛盾和误解,根本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把你们送进集中营,名义上是提供教育,实际上是强迫劳动、法外处刑,是向无辜的人灌输恐惧以变相收取保护费,是给弱势群体编造罪名以滋润维稳工厂,是文明和秩序完全彻底的倒退。为了掩盖他们这一副丑恶的嘴脸,他们通过各种审查手段压制你们的声音,再费尽心机编出一套谎言来欺骗我们。

我曾在自由世界为你们民族遭遇的苦难发声,试图让我们民族的人更多地了解发生在西北的真相,然而在网络防火墙的阻截下,将任何声音传到国内都十分困难。每当我看到我们民族的人在翻越防火墙后继续发表诋毁、鄙视、支持迫害你们的言论,我就感到无比的羞耻和惭愧,一个代表着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民族和它的政府,竟如此野蛮落后、愚昧无知,对自己国家的人民进行如此残酷的迫害而毫不觉得有任何问题,和他们所反对的那些恐怖分子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我为你们发声,不是因为我同情你们的遭遇,而是因为我们政府采取的那些压迫、奴役民众的手段,在你们身上运用熟练之后,将来一定会拿来压迫、奴役我和我的家人,我的后代,我的朋友,以及一切无法进入权力核心的人。我不希望在将来的哪一天,我的家人也被送进集中营侮辱虐待,我的后代也在学校课堂上背政治宣传口号,我的朋友也被胁迫到田里摘棉花。在那样的社会里,受益的只是当权的少数人,其他人如同奴隶,我宁可死也不愿生活在那样的社会里。

我并不是杞人忧天,因为我了解历史,纳粹德国屠杀犹太人,攫取他们的财富,最后让自己国家的未成年人上战场挡子弹;大日本帝国屠杀中国人,攫取他们的财富,最后让自己国家的未成年人上战场挡子弹;缅甸军政府今年刚杀完罗兴亚人,没过几个月他们就让自己国家的未成年人上战场挡子弹。我们的政府如果继续像现在这样迫害西北少数民族,最后也一定会让我们的未成年人上战场挡子弹,作为这个国家的公民,我为我的后代在这个国家的未来,乃至在这个世界上的未来,感到深深的担忧。

最近央视CGTN做了一个诋毁你们的宣传片,国外在youtube上播,国内在B站上播,全国各个不同阶级的人,从学生到教师、农民工到公务员都看了这个片子。

这个片子为了诋毁你们民族的历史、文化,胡编乱造、张冠李戴、指鹿为马,在聚光灯下以电视认罪的形式将你们民族的代表批倒批臭。作为经历过当年取缔法轮功运动的人,我意识到如此高强度的诋毁宣传,必将造成全社会对你们民族更深的误解、更大的仇恨,造成对你们民族更大规模的迫害,就像他们对香港的民主派人士所做的那样。

虽然这样的局面不是我本人的意愿,但作为多数民族的一员,我为允许这样一个专制而野蛮的政权持续存在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我对不起我自己,也对不起你们所有人。

我痛恨自己的软弱无能,我祈求你们的神保佑你们平安。

愿我们能在没有歧视和迫害的世界重新成为朋友。

一位普通中国公民

2021年4月4日

( 由 作者 于 2021年4月5日 编辑 )
23
2021年4月5日 961 次浏览
10 个评论
派乐迪
愛牛奶盒的人 你們可不能混瑤哦~

愿我们能在没有歧视和迫害的世界重新成为朋友。

瑤瑤手動點讚,願我們平凡而自由的活著。

我為你們發聲,不是因為我同情你們的遭遇

或許改為『不僅僅是因為我同情你們的遭遇』會好一點?

邹韬奋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愛牛奶盒的人 #134960 愿天堂没有学习班

thphd 2047站长

@太陽三觀測站 #134966 我觉得还是诚实一点好,同情救不了香港

@太陽三觀測站 #134966 这样写是对的。虽然标题叫告少民同胞书,但绝大多数阅读者是大陆汉族人,他们并不一定(甚至大部分就不)同情少数民族的遭遇。所以不用对少数民族的同情,而用对中共铁拳的恐惧,更有对汉族人同胞的说服力,而少民也不需要汉人的同情,而是需要汉人们给中共制造困难,从而分担掉一部分少数民族的痛苦。(要叫茱莉亚来咬老鼠来救温斯顿了)

发到推特上有问题吗

@yr一树梨花扶海棠 #135001 没有问题,我的文字只要注明出处随便发

老鼠与毒药 免除更多老鼠的涉险还是保住更多老鼠的性命,这是一个问题

我们国家是出现了一个新的民族,叫“既得利益族”,它既不是多数民族也不是少数民族,却奴役着几乎所有的其他民族。这种奴役有时是用镰刀割韭菜的形式出现,有时也以铁锤敲钉子的形式出现,也因此它们也把镰刀和铁锤作为自己的旗帜。

不管是多数民族还是少数民族,都有钉子被敲过。董瑶琼,陈秋实也好,或者前段时间跟美妆博主诉苦反而被反手举报的维族女孩也好,都是铁锤下的钉子,与一般民族无关。而钉子里也有抽刀向更弱者的人,前段时间为讨公道杀学生的老人,还有驾公交车坠江的司机,还有一些在乌鲁木齐火车站进行袭击的人,这些也都是抽刀向更弱者的人,与一般民族无关。

如果是“既得利益族”,他们在享受自己“本民族”的群体收益上也对各民族的伤害负有责任。而身为普通的多数民族或普通的少数民族,不仅要面临“既得利益族”的铁锤和镰刀,还得在既得利益族刻意制造的矛盾下彼此对立:少数民族要尽量淡化自身的民族文化甚至放弃很多民族传统如不喝酒不吃猪肉并且不能做礼拜以迎合多数民族,多数民族要让孩子高考让给少数民族10分20分并且给以超国民待遇来接待一部分少数民族的孩子接受同化教育的政策买单。少数民族忍受“既得利益族”以教育为名的迫害,而多数民族也普遍性的为“既得利益族”的特权交钱却不能问钱去了哪里是否被用去迫害少数民族了。

草原上住着斑马,角马和豺狼。豺狼怂恿斑马说角马很坏全部都是暴恐分子,只有豺狼才能保护斑马们的安全,只要每天从部落里给出一匹斑马让豺狼吃,有几只扮成斑马的狮子带头起哄支持,斑马们也默许了,只不过每天都会死一匹斑马。豺狼又告诉角马说,斑马认为角马里有一撮坏马,豺狼为了维护草原稳定要替斑马惩罚角马,每天都要吃掉一匹角马。于是草原上斑马角马两种食草动物相互仇恨,一方认为自己为了维护草原安全每天要死一匹马作为代价,而另一方认为自己因为受到歧视每天都要被吃掉一匹马。反倒豺狼们每天白吃两只马。我想,这两群马继续争执下去,“欲悲闻鬼叫,我哭豺狼笑”就成真了。

草原依然是那片草原,角马斑马最要紧的是把豺狼赶走。至于豺狼该负的责任由豺狼去负责,看清豺狼本质的斑马和角马到时会明白过来,他们都是受难者。

( 由 作者 于 2021年4月6日 编辑 )

@老鼠与毒药 #135013 党族

八旗族

赵族

这个民族的很多人其实内心也很恶毒。他们没有信仰没有什么文明共识所以能被利用。一句话当雪山崩溃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金钱稳定已经蒙蔽了他们的双眼。所以我希望大洪水张献忠都来。让他们失去引以为豪的安全以及建立在他人痛苦至上的繁荣。我打赌就是网络没有墙真相大白依然有很多中华纳粹分子认为镇压少数民族做的多是维护稳定。镇压维权的做的对强拆对是为了经济繁荣。有大学生蔑视上访户。觉得他们的不幸是没文化。他觉得学历就是文化。但我说他的问题是没道德。没良心的所谓文化人。一定程度上我赞成品葱言论反法西斯是人类的天职。所有人都有权消灭纳粹分子。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example notif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