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缅甸的血腥揭示了一个既充满改变又一成不变的世界 分享发现

https://www.nytimes.com/2021/04/02/world/asia/myanmar-coup-military-dictatorships.html

——这个国家是如何一步步走上一种在今天的世界已经非常罕见的暴力、独裁的道路的。

翻译 rebecca

25岁的银行员工Ma Khine Zar Thwe的葬礼上的家人哀悼者,他周日在缅甸仰光的抗议镇压中被枪杀.

作者 Max Fisher 20210402

缅甸统治者本周跨越了一个很少有政府突破的门槛。据多数估计,他们已经杀害了500多名手无寸铁的本国公民。

即使在民族主义和独裁主义抬头的时候,政府军的这种屠杀行为在全世界范围内也在减少。根据瑞典乌普萨拉大学的数据,这是过去10年中的第7起,而上世纪90年代有23起。

而缅甸的暴力事件是由一种已经越来越少见的类型的政府实施的:完全军政府。

专家认为,发生在缅甸的事件并不是时光倒流,而是历史的回音。这些暴力事件暗示了世界在哪些方面发生了改变,在哪些方面没有。

各国政府变得更具压迫性,但除了像叙利亚这样的少数特殊,政府通常不会大规模杀害自己的人民。独裁则常见得多,但不那么公开。世界大国已经开始回避他们曾经鼓励的政府镇压。

缅甸之所以不同寻常,部分原因是它是一个过时的国家,代表着过去的专制风格,但同时也因为它的独特之处。

专家们说,这些特点帮助促成了敏昂莱大将领导的2月政变以及随后对和平抗议者的镇压。这些特点也预示着未来的道路漫长而艰难。

暴力的配方

没有任何两次镇压是相同的,每一次镇压都是由特定时间和地点的事件和人物所带来的。但学者们已经确定了一系列因素,这些因素使政府更有可能杀害大量的本国公民。而几乎所有的因素在缅甸都存在。

最重要的警告信号或许是:直接的军事统治。

军事统治者在部署军队镇压异己时往往更具侵略性。而且与文官专制者不同,他们几乎没有理由担心军队会向他们开火,就像1989年罗马尼亚的武装部队赶走了命令他们向抗议者开火的共产党统治者一样。

但密歇根州立大学专制主义学者埃丽卡-弗兰茨说,最让军事统治者产生暴力倾向的,是他们对其他方式的统治缺乏经验。

弗兰茨博士说:"他们会变得偏执,对社会上什么程度的异议是可以接受的没有感觉,所以他们可能会更快地对公民使用武力。"弗兰茨博士补充说,这样的统治者往往会有 "对威胁的膝跳反应"。

缅甸的将军们在这个意义上是典型的:战斗经验丰富,政治力量强大,但不熟悉即使是专制统治所需的付出和妥协。武力是他们最熟悉的工具。

该国还面临着另一个严重的风险因素:自20世纪40年代以来,该国一直在与各民族民兵内战。

大多数军队将自己视为抵御外来威胁的保护者,对在国内实施暴力有着强烈的禁忌。但内战可以打破这种禁忌,使在国内合法部署军队的想法正常化,并使其更容易将同胞视为敌人。

而且它让将军们习惯于认为他们的正确位置不是守卫边境,而是在国内实施秩序。几十年来,缅甸军方一直认为这是它的角色--即使在政变前几年允许选举和限制文官政府,它也给予自己在立法机构中的永久席位。

但很少有因素能像过去那样预测未来的政府屠杀。而自缅甸进行21世纪最血腥的一次屠杀以来,还不到四年时间,在联合国和人权组织所指称的种族灭绝运动中,缅甸的数千名罗兴亚少数民族成员成为屠杀目标。

国际社会的愤怒虽然严重,但对领导人的算盘却没有什么作用。而国内对罗兴亚人被杀事件的反应大多是支持的。社交媒体上充斥着对这场运动和领导这场运动的军官的赞扬。

弗兰茨博士说:"2021年发生的暴力事件并不令人惊讶,毕竟这些人连种族灭绝都能在几乎不受影响的情况下逃脱责任"。

一旦军队能够杀害自己人而不受惩罚,甚至觉得自己从流血事件中受益,就很难阻止它再次这样做。

世界变了

武装部队统治的时代在1960年至1990年期间达到顶峰,当时全世界有几十个国家处于全面或部分军事独裁统治之下,其中许多国家得到美国或苏联的支持。

冷战结束后,这个数字下降到只有少数几个,而且根据 "一个地球的未来"研究基金会维护的数据,此后一直在稳步下降。

政府支持的屠杀也变得不那么频繁了。但上世纪90年代的一股浪潮大多发生在像缅甸这样有内战历史、机构薄弱、高贫困率和军队政治力量强大的国家--苏丹、卢旺达、尼日利亚、阿富汗、刚果民主共和国等。

虽然他们在很大程度上未能阻止这些杀戮的发生,但世界各国领导人和联合国等机构还是建立了鼓励民主和避免未来暴行的制度。

缅甸是一个在2011年重新开放之前一直与世界隔绝的被排斥国家,并没有从这些民主化的努力中获得多少好处。

该国还错过了独裁统治运作方式的全球变革。

越来越多的国家已经转向强人民主崛起但随后巩固权力的制度。这些国家仍然举行选举,并自称民主国家,但严重限制自由和政治对手。譬如俄罗斯、土耳其或委内瑞拉。

"过去几年,独裁国家的镇压实际上变得更严重了,"弗兰茨博士说。但大规模的镇压比较少见,她补充说,部分原因是 "今天的独裁者在如何压迫方面变得更加精明"。

仅在20年前,70%的要求民主或制度变革的抗议运动成功了。但根据哈佛大学的Erica Chenoweth的一项研究,这个数字自此暴跌至30%的历史低点。

Chenoweth博士写道,大部分的变化是因为独裁者越来越学聪明了。

新式独裁者对调用军队持谨慎态度,这可能会对他们不利。而大规模的暴力会粉碎他们的民主伪装。因此,他们制定了一些做法来挫败或分裂公民运动:监禁抗议领袖,煽动民族主义,用虚假信息充斥社交媒体。

一些缅甸专家认为,在将军们为自己夺权之前,该国的文职领导人昂山素季就在把政府往这个方向拉。

但专家们强调,在有一点上,世界并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由政府支持的屠杀一旦开始,世界似乎就没有办法让它停止。

坚持

"一旦军方参与政治,如果他们不想退出,就很难让他们退出。"康奈尔大学政治学家汤姆-佩平斯基说。"非常、非常难。"

大多数军事统治者确实会在几年后下台,通常是为了应对经济衰退、抗议运动或其他他们决定不要的头疼问题。而且通常会承诺他们可以保留自己的军衔和薪水。

但有一个很大的例外:实施暴行的统治者很大概率会终身连任。

"他们坚持到最后,因为他们知道一旦离开权力,会有很多不确定性。"弗兰茨博士说。与其冒着坐牢或被指控犯有战争罪的风险,他们会不惜一切代价保持权力。

这可能需要一代人的时间来解决。在一些拉美国家,上世纪70年代上台执政的军阀在上世纪90年代才下台,即便如此,也是在赋予他们终身权利和豁免权的安排下下台的。一些国家现在才摆脱了这些遗留问题。

而这中间的几十年可能是危险的。

"如果他们失去对国家的控制,他们将迎来一个非常危险的未来,"弗兰茨博士说。"而这将激励更多的暴力。"

3
4月3日 261 次浏览
3个评论
rebecca 我不是品葱的神,但是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情

提供一些背景资料:

缅甸迫害罗星亚人的时候,缅甸华人很多都是支持的。

消极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rebecca #134811 迫害罗兴亚人大家都支持啊,除了穆斯林反对以外。

从某种角度上来说,缅甸人民和民选政府支持了对罗兴亚人的屠杀,回头来政变和屠杀就落在了民选政府和人民头上。现在还算好,民盟的大佬们小命还在,被军方关起来了而已。

老鼠咬完了茱莉亚之后就会回头咬温斯顿的。大家不用慌,一个一个来。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专制制度,决定权集中于一人的政体,是民主的对立面。此处我将用它作为一种不民主的原型。但专制政体可能给与公民广泛的自由。事实上,有些仁慈的专制者在某些领域内所保护的自由要比许多民主国家所保护的还要广泛一些。然而,专制者虽可保护自由,但他无须这样做。对专制者来说,限制或取缔任何自由,毫无不合理之处。专制者所赐与的这种自由,是出于专制者的高兴,他也可随兴之所至以限制或者取消。专制者一般认为在有把握的情况下给予(或装作给予)他的臣民这种自由是可取的,但他也看到在某些领域内,公民自由对专制者的安全,或专制政府的稳定是不利的。 ——卡尔·柯恩(美国),《民主概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