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符号学看“汉族受歧视”之争议 2049

既然说用符号学解读,就先介绍一个我在这个小文中应用的框架:符号权力(symbolic power)。

符号权力,是通过语言来构建事物的权力,即人们把某些事物当作天然拥有的东西。当然天底下没有什么事情是自然而然的,任何观念都是人造的。只有人们拥有了某种共识,把某件事当成自然而然的,那么这个观念就被赋予了合法性,从而让另一些观念陷入“非法”的境地。

这种暴力的构建不是通过军事力量‘政治或经济力量,而是通过语言的建构而达成。

比如,中小学课本里学岳飞“壮志饥餐胡虏肉”,是不是觉得可英雄了,可爱国了?那就是把汉族地位合法化的语言暴力。被岳飞吃掉的金国人可并不认为自己就该死。如果中国历史也从金国的角度写,没准又是另外一个样子。

秦始皇车同轨,书同文,汉族人觉得语言统一之后多方便,经济交流也促进了。问题是被忽视掉此消失的语言怎么办?某些族群的身份认同从此就被迫改变,但显然不是汉族关心的事。

因为看问题总是从汉族的角度看,所以很多事情是汉族在几百上千年都占了便宜,但却把这种便宜当作理所当然。更可怕的地方是,有的少数族裔人士被强势族群被洗脑,认同了统治民族的统治逻辑,当了统治阶层/族群的帮凶。同理可见民间底层自干五,或者骂儿媳妇怎么不洗碗的婆婆。

4
4月3日 382 次浏览
24个评论
libgen 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一个阅读诗歌的人要比不读诗歌的人更难被战胜。创造是一种拯救。创造拯救了创造者本身。

事例一则:https://t.me/douban_read/51292

据称,因沙塔尔·沙吾提的一再授意,维吾尔语教材中出现马丁·路德·金的演讲《我有一个梦想》及匈牙利诗人裴多菲·山多尔的《民族之歌》等号召自由的内容。

沙塔尔·沙吾提被定性为“分裂国家集团”成员,判死缓。

消极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libgen #134635 这些文章用汉语译本,也没有被中国禁掉啊。译成维吾尔语就是犯罪,那就真证明了中国对维吾尔的统治是奴役了。

丁丁兄弟 中廣集團董事長

说一点不同看法。我的理解是汉族本身就是各民族融合的产物,也是一个文化概念。在先秦时代有说法:"诸侯以夷狄礼则夷之,夷狄近于中国则中国之。"孔子评价管仲:"微管仲,吾皆披发左衽矣。"(中原人束发,衣领右衽与蛮族不同)明显体现出一种中原文明的文化认同概念。春秋时代虽然礼坏乐崩。但大体诸侯之间还能维持一定的周礼。秦统一山东诸国以后有一只南越军团一边征服南方少数民族,一边开垦建设,大体奠定了中原的版图。这时候南越文明逐步被包括进来而被同化。其本身的一些落后于中原的渔猎生产方式被中原文明同化。到汉朝时候这样的汉民族主体思想才逐渐定型。好比,"匈奴未灭,何以家为?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这样的话语渐渐出现,一方面也显示出了本族和外族的差异。汉族的文化认同逐渐凝固。

西晋崩溃后出现了第一次民族融合。虽然说五胡乱华时代是一次浩劫,但是鲜卑部族统一北方北魏迁都洛阳以后,开始逐渐汉化以接受中原的典章制度和官制,北魏分裂为东西魏以后逐渐形成府兵制,部族之间闲时为民,战时为兵,表现出了游牧部族向农耕文明转化的时代特点。

而后的隋唐君主和世家贵族多是汉化的鲜卑与汉族通婚的后代。现在在北方汉人中间已经很难分清楚匈奴,鲜卑,羯,氐,羌的血统了。

唐宋元时期也不断出现民族融合和游牧部族内附汉化的局面。像是唐代的突厥,回鹘,沙陀等部族都有这样的情况。甚至被女真灭国的契丹,元朝灭亡的西夏,金国这些民族也被汉民族的文化融合进来。现在都很难找到这些民族本身的踪迹了。

但是你要说他们的文化被我们消灭了。我不完全苟同,而是被同化了。现代我们的文化中也找的到他们的印记。先秦时期宽袍大袖,赵武灵王胡服骑射后,中原出现窄衣小袖。中原人秦汉魏晋时期席地而坐,北方游牧民族高桌大椅,这些也被中原文明沿袭下来了。中原人最早不懂得和面团,直接蒸麦子和或煮五谷做主食,后来也是从游牧民族学来的磨面粉,而后才出现胡饼(大饼)。包括汉语语音的多次变化,也都和这些民族融合的过程相关。

现在汉语中的一些词汇尴尬,啰嗦,磨蹭,邋遢等等都是来自于满语。

而现在的汉文明也是这些融合进入汉族的部族共同创造的结果。

对于少数民族的侵轧,这个一部分也是古文明得以延续至今的重要原因。像欧亚大陆上曾经出现过的强权俄国的泛斯拉夫主义,土耳其的泛突厥主义,伊朗高贵于阿拉伯的波斯文明,都有这样的特点。因为不具有侵略性,不能团结凝聚本族,那么这些古文明就会在弱肉强食,丛林法则的年代被其他文明吃掉。所以曾经建立过古代强权和文化认同的文明都具有这个扩张性的特点。

当然你说"壮志饥餐胡虏肉",班超出西域找茬杀匈奴使团,仰仗中原天子骑在西域诸国身上作威作福。这样愣的极端民族主义思想和战狼外交本色放在今天还拿来歌颂很不合时宜。当然我这么说也不是为今天的中共流氓逻辑辩解,只是就历史知识做分析总结。但是要说历史上全都是汉民族对少数民族的文化侵略我也并不认同。

@丁丁兄弟 #134698

虽然说,战争也是一种融合方式,但这就跟说强奸也是一种sex一样 (话粗理不粗),避重就轻。

看待历史的approaches,虽然有各种各样,但就跟经济犯罪要follow the money一样,看历史的书写,要看权力在哪一方。

拥有权力并对其他民族施加语言暴力者,没有资格说“融合”。因为别人没有选择不融合的权利。

@natasha #134699 回鹘帮唐朝平定藩镇叛乱的时候一样洗劫汉族民户。吐蕃两次攻陷长安,也一度控制河西走廊,强迫当地汉人吐蕃化。那么这些是不是应该找现在的维吾尔人和藏族人复仇?

沙陀部族归附唐朝,替唐朝平黄巢之乱。后来朱温叛唐,杀尽李唐宗室。李克用打着李唐旗号跟朱温争天下。这算不算主动归附被汉化?近代一点的举例清朝前期殖民台湾,很多福建裔移民和当地部族女子通婚,一些部族从渔猎转向农耕接受汉文化影响从生藩变成熟藩,当地土著和汉族移民进行交易并学习一些农业技术和医学,这些也都是对台湾原住民的贡献。难道这都应算作是强奸?

蒙元把南方汉人看成第四等人,说九儒十丐。后金抓东北汉族做阿哈(奴隶)。这算不算语言暴力?

这些历史旧账也算不清了。我只是分析这种大国心态,文化傲慢的历史成因。并不是说我赞同中共现在天朝上国的心态和战狼外交。

@丁丁兄弟 #134705

这些问题每个都得细看,这么一笼统地说,说不清楚。

要看你的史料从哪里来的,谁写的。东一榔头西一棒槌,我没法接话。

@natasha #134706 是的。历史问题是需要细看。太笼统的下结论并不可取。

@natasha #134706 我也是东看西看看来的啊。袁腾飞跑火车,全球通史,网络文章,youtube影片,维基词条等等,历史知识积累,本身我的历史知识就很杂。你让我全盘回忆起确实很困难。

当然我提到的这些历史事实都是存在的,我没有直接引用别人的观点。网上一定有唐朝跟吐蕃,回鹘,突厥这些民族交往的历史。

不过就近的历史,你可以看看网上有没有对台湾原住民文化的介绍。当中一定会提到台湾原住民和汉族移民交往融合的历史。

@丁丁兄弟 #134708

看待历史问题,有个角度的问题。同一件事,横看成岭侧成峰。你的角度决定了你怎么处理手中的信息。

其次,我们无法从网上的材料确定“历史事实的存在”,毕竟都是几百上千年了,如果不是有确凿的档案文献,对待二手资料要慎重。

苏轼与儋州书院

开海南汉文化传播之先河,教导当地黎族读书识字。

@丁丁兄弟 #134710

丁兄,我明白你的意思。不过,很抱歉地说,你看问题的角度是一种比较过时的角度。

历史一直是胜利者的历史。弱者和他者是被排除在历史书写之外的。

也许苏轼是教了黎族认识汉字,也许在你眼里是文化融合,可问题是,黎族有没有不说汉语的权利?人家就不能为自己的文化自豪?凭什么在正统历史里,不学汉语的就低人一等?有没有人从黎族人的角度写苏轼?这种写史的角度,才是要反思的。

@natasha #134709 只能倾向于相信文献记载的历史,除非被考古发现推翻。因为如果事事都怀疑历史事实的存在。那就没有多少文献资料可信了。前些年有人专门考证有没有屈原这个人。即便没有这个人,也不能取代楚辞作品对中国文学的贡献。

MasterChief 先知指引的騎士. The prophecy is uncertain, There's always hope.

@丁丁兄弟 #134698 @natasha #134699 还是老问题,汉朝人、古代汉人、现代汉族、认同汉文化的人······是不同的概念,不同的群体。你无论指责金国人还是岳飞,可能都是在指责现代汉族。经历唐宋元明的战乱迁徙,特别是蒙古横扫亚欧以后,PRC境内的现代汉族已经包含了古代汉人、鲜卑人、金人、羌·····的血统,现代汉族的基因相似度在71%以上,其余基因为南北不同程度与当地人的混血。

反秦制、反专制、反中央集权、反大汉沙文、反普通话(女真人满语的蹩脚汉语)都可以,但不要按照今人的道德标准把所有的矛头都对准汉族人批判,古代人或多或少都是野蛮的、血腥的。西方也有希腊化时代、罗马化时代,都是通过战争和征服来传播“文明”。“蛮族”经常也会逆袭反推“文明”。

@MasterChief #134713 @丁丁兄弟 #134712

我们的分歧,不是汉族的问题,也不是战争的问题,是如何看待历史的角度问题。

在说历史(history)之前,要先了解一下historiography,史学史。即讲述历史的角度的变迁。

如果说司马迁站在汉族的角度讲历史,那情有可原。毕竟那是两千年以前。但我们现在看历史,有没有一点进步?有没有从其他民族的角度看待过历史?有没有从被征服者的角度看待过?

没有。

历史总是征服者书写的。

@natasha #134716 没有。因为人的想法是不断变化的。被征服者也是如此,而且也难以考证历史上被征服者的心态。相信苏轼也不会强迫当地人来读书识字,应该是当地人敬仰从中原来了一位文豪贬谪到蛮荒烟瘴之地,有人反倒仰慕他愿意跟从他读书识字。而后当地文人为了怀念他就给他盖了书院。

至少今天的不少海南儋州人是感激苏轼的。

很多时候被征服者也变成了征服者的一部分,反而影响到了征服者的文明。元稹,元好问,都是鲜卑族后代,他们的文学作品是不是算作汉文化的一部分呢?

@natasha #134716 是的,历史都是胜利者书写的,是胜利者视角的。不是正义导致了必胜,而是胜利导致了正义。应当综合多方视角来看,这就像三维空间的我们看待四维空间的几何体,总是只能看见降维的投影。胜利者书写的,也不代表胜利者就是邪恶的,要给他推倒重写,有所继承,有所批判,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丁丁兄弟 #134717

相信苏轼也不会强迫当地人来读书识字,应该是当地人敬仰从中原来了一位文豪贬谪到蛮荒烟瘴之地,有人反倒仰慕他愿意跟从他读书识字。而后当地文人为了怀念他就给他盖了书院。

这个就很主观嘛。少数民族都有过对汉族政权的抗争史,但是没人研究过而已(或者研究过了我们不知道而已)。

很多时候被征服者也变成了征服者的一部分

融合是客观结果,肯定会有融合的,强奸了也可能会生小孩,但不代表过程就愉快啊。问题是,这中间的痛苦,征服者的历史是不会写的,只会强调融合:你看这个小孩多漂亮啊!

元稹,元好问,都是鲜卑族后代,他们的文学作品是不是算作汉文化的一部分呢?

你发现了没,你喜欢归类,汉族,这个族,那个族,这就是大汉族主义历史观的影响。为什么这些文化混血儿不能就保持混血身份呢?民族之间cultural exchange,就保持这种混沌状态,为什么不可以呢?

福柯有一个史学理论:喜欢归类的人,看看他划分的归类,其实反映的不是真实世界,而是反映了他的世界观。

@MasterChief #134718

也不代表胜利者就是邪恶的,要给他推倒重写,

谁也没有要推倒啊,过去的历史书写都是有价值的。只是换个角度看而已啊。这个跟正义和邪恶没有关系,扯不到价值判断上。

话说不过就是换个角度看,你怎么这么抗拒呢?

@natasha #134720 哎,这方面意见分歧太大了,还是不延伸下去了。

这样的说法可以说是否定史学界所有前辈贡献的。因为被征服者的想法本身就难以考证。史学研究的材料就主要来自考古发掘和文献记载,没有其他。而历史研究者也只能分开文献中的事件记载部分和观点表达部分。可以不认同司马迁的观点,司马迁没见过项羽,没亲眼见到项羽对虞姬说了什么,也不知道项羽自刎时候是什么场景,只能通过口耳相传的传言来记述,但是对于所有司马迁记载的历史事件,巨鹿之战的交战双方和年份,这一系列都怀疑的话,那么就没有多少历史可信了。

老实讲你之前的说法有点王宝强挑茬的味道。希望你别生气。

@丁丁兄弟 #134717 鲜卑化的汉族,汉族化的鲜卑,游牧化的农民,农耕化的游牧,来来回回折腾好几次,谁更纯,谁是谁早就分不清了,姨学家倒是好,一刀切,把好处和优秀的部分全算在少民的头上。就好像凡是有点成就的德国人,那一定是因为拥有了1%的雅利安血统才这么优秀,否则就说不过去心理接受不了。

( 由 作者 4月3日 编辑 )

@丁丁兄弟 #134723

那我明白王宝强为什么被封了。

我不生气,只觉得好笑:)。

不应该试图挑战历史民科:)

@MasterChief #134724 所以说没有多大意义去纠结这些东西。

@MasterChief #134724 "阿尔泰神族,马来低等"

希特勒式优生学的远东版。

其实就优生学水平论之,希特勒版的水平也很低,比如雅利安高等,斯拉夫低等,那留里克王朝高等还是低等呢?

@natasha #134721 "换个角度看,你怎么这么抗拒呢?"

角度=身份,换一个人的身份是有很大抗拒的。

你不妨拿《今生不做中国人》给你身边的朋友推荐一下。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换句话说就是,不在于一个社会有多富有或多贫困,而是在于是否具备公平的分配。这个社会的不平等程度造成的危机,远超过贫困本身。 ——《中国人什么都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