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反对 Stop Asian Hate 时事

因为能保护所有人最大利益的是一个以个人为单位的法律系统。

悲剧的发生是永远不可能被阻止的,过于专注于这个不可能的目标,只会造成所有人自由的丧失。法律系统的目的不是阻止悲剧,而是在悲剧发生过后给予受害者正义。

亚特兰大杀人犯杀了6个亚裔,就应该以谋杀罪在法庭对他起诉。现在看来,没有任何理由认为他不会被判刑,整个系统在正常的运行,这有何问题?如果法庭因为凶手是白人,受害者是亚裔,然后判决凶手无罪,那么我第一个加入游行,因为这确实是系统性歧视,来自政府的歧视。但是此凶手个人的行为,如何能代表着美国存在对亚裔的系统性歧视?他个人的偏见,他个人的行为,将由他个人服刑来承担,这跟美国其他两亿白人有任何关系?此6人被杀,其亲属会从政府领取抚恤金,这跟美国其他近两千万亚裔有任何关系?

人们所有的仇恨,都应该集中在凶手身上,人们所有的同情,都应该集中在受害者的亲属身上。不这样做,就会使奖励和惩罚与行为的分配不公。而熟知经济学的人都知道,奖励和惩罚与行为的分配不公会如何导致各种人们所不希望的行为。

把个人之间的冲突,通过个人所拥有的特性,延伸到拥有相应特性的种族之间的冲突,这种做法,是危险的,是种族主义的。长期进行这种行为,只会把原本和平相处的各种族的大部分人民,强行分属阵营,激发更多矛盾,最后所有的矛盾在一场史无前例的大种族乱战中爆发出来,其过程会摧毁一切法制和自由的痕迹(BLM以赔偿黑人被剥削的历史来正当化抢劫商店就是法制被摧毁的一种体现,也是动用私刑的一种体现),其结果会是一个以部落为单位的无政府乱世,或者是没有任何个人自由的高压统治政权。

或许有人会问,我们生活在一个社会之中,社会对于这种事件的责任是什么?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们要先问,人类是什么样的存在?是什么让人类与地球上的所有生物不同?依我看来,人类的独特之处,就是不同的个人可以在相同的外界条件下,做出不同的行为的能力,这就是人类的独特之处。这种能力可能不是绝对的,但是显然人类的这种能力的强大程度,独特到了人类成为这个地球上唯一建立起文明的生物。 这个能力的源头,来自人类高度发达的大脑所产生的抽象思维,使人类可以在自己的脑中,分析自己所获得的外界条件,使人类不成为环境的奴隶,而变为它的主人。是的,这个能力也使得个人不是社会的奴隶,个人是社会的主人,每个人的脑中所理解的社会都是跟其他人不一样的社会。社会存在于每个人的个人理解之中,社会所承担的责任,自然也在于每一个试图理解他的人身上。

这就是我反对StopAsianHate的理由。只有以个人为单位的政治系统对惩罚和奖励的处理与对其的接受者的责任是匹配和正当的。身份政治只会酝酿更多仇恨与分裂。美国不存在对少数族裔的系统性歧视(历史上有,但那不是现在。一个正当的系统,即使其起始条件不公,其运行结果也是公正的)。StopAsianHate所做的,只有分裂Asian这一个唯一还没有陷入身份政治陷阱的少数族裔,为身份政治全面推翻美国法制系统铺路。

8
2021年3月25日 982 次浏览
38 个评论
习特厚
钦明方泽忘了密码 习特厚:习近平特别受到人民厚爱

你说的毫无疑问有道理,我也建议所有人兼听则明。

不过“Asian这一个唯一还没有陷入身份政治陷阱的少数族裔”好像不太符合事实。

邹韬奋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美国不存在对少数族裔的系统性歧视(历史上有,但那不是现在。一个正当的系统,即使其起始条件不公,其运行结果也是公正的)”

我不同意这个意见

NoStepOnSnek Taxation Is Theft

@消极 #133134

举例说明,富翁的孩子把自己从10%干到1%,新移民的孩子把自己一无所有干到中产,这样不公正吗? 或者你可以说下你为何不同意。 或者如果不同意前半句,请问为何

@NoStepOnSnek #133136 个例不能代替整体对吧?

@消极 #133138 hmm?所以你认为美国现在的系统还不正当?

@NoStepOnSnek #133139 “还不够正当”

作为PRC出生的中国人,我对美国的体制非常满意。当然土生土长的美国人有更高的追求,我也能理解。

@钦明方泽忘了密码 #133129 请问如何不符合事实?你想说古巴裔么,还是说Asian已经在参与身份政治。我的意思是这个行动是为了更加拉拢亚裔加入身份政治运动,而在这个事件之前,亚裔群体里有许多反对身份政治的声音

@消极 #133140 well,我希望我对这次我个人定性的“个人犯罪行为”的看法,能稍微说服你一点。

@NoStepOnSnek #133143 就事论事,本身当然是个人犯罪,就算他仇视亚裔,那他也不是什么有组织的反亚裔活动人士。换句话说,就算stop asian hate成功了,将来这样的事情照样会发生。

悲剧的发生是永远不可能被阻止的

可以减小概率。比如在目前美国不控枪的前提下,亚裔店主拥枪可以显著降低悲剧的概率。多杀几个劫匪、恐怖分子,这些人就知道亚裔不好惹了。

整个系统在正常的运行,这有何问题?如果法庭因为凶手是白人,受害者是亚裔,然后判决凶手无罪,那么我第一个加入游行,因为这确实是系统性歧视,来自政府的歧视。

政府是系统的子集。

原本和平相处的各种族的大部分人民

“Good old days?”没有的事。60年代还在segregation,KKK还在公开游街,你告诉我“原本和平相处”?哪一年?另外提醒你,如果到了美国,千万不要跟中间和偏左的人提“good old days”这个观点,尤其不要跟黑人这么说。

BLM以赔偿黑人被剥削的历史来正当化抢劫商店就是法制被摧毁的一种体现

按照你的说法,这都是个人罪行,和种族没关系啊?逮捕审判不就好了?每次BLM打砸抢,都逮捕不少人呢。按你的说法,如果全都抓起来不就ok没问题了?现在只是执法效率不高嘛。

另外,所谓“抗议”就是这么回事。香港人没有砸商店吗?合法开店的“舔共商家”,也该受法律保护吧?要说哪里有问题,BLM运动本身有问题,宣泄太多,诉求不明。不像香港民主运动,诉求清晰合理。打砸本身,不是问题。

或许有人会问,我们生活在一个社会之中,社会对于这种事件的责任是什么?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们要先问,人类是什么样的存在?是什么让人类与地球上的所有生物不同?依我看来,人类的独特之处,就是不同的个人可以在相同的外界条件下,做出不同的行为的能力,这就是人类的独特之处。这种能力可能不是绝对的,但是显然人类的这种能力的强大程度,独特到了人类成为这个地球上唯一建立起文明的生物。 这个能力的源头,来自人类高度发达的大脑所产生的抽象思维,使人类可以在自己的脑中,分析自己所获得的外界条件,使人类不成为环境的奴隶,而变为它的主人。是的,这个能力也使得个人不是社会的奴隶,个人是社会的主人,每个人的脑中所理解的社会都是跟其他人不一样的社会。社会存在于每个人的个人理解之中,社会所承担的责任,自然也在于每一个试图理解他的人身上。

Rhetoric.

美国不存在对少数族裔的系统性歧视。

……

中国人一般对教育歧视比较有共鸣,毕竟有高考的不公摆在眼前。建议google搜索“public school zoning law”,感受一下啥叫系统性歧视。

StopAsianHate所做的,只有分裂Asian这一个唯一还没有陷入身份政治陷阱的少数族裔,为身份政治全面推翻美国法制系统铺路。

现在美国就是这个bullshit玩法,管你喜欢不喜欢,亚裔早已身在局中。“模范少数族裔”不就是白右拿亚裔当枪子儿?亚裔没有能力选择自己的玩法,能从枪子儿变成偶尔掌握开枪权的人就不错。跟您这儿说得好像亚裔是美国法治最后的堡垒?笑尿,亚裔就一透明种族而已,别太自大了。

如果想要改变这个game,我建议还是在国内搞民主。虽然风险更大,好歹长远来看有点胜算。

肤色之别是肉眼可见的,不是靠搞搞民主自由法制就OK的。

( 由 作者 于 2021年3月25日 编辑 )

@钦明方泽忘了密码 #133146

  1. 我那句话的意义是说安全不是最高的价值(https://www.youtube.com/watch?v=F5gpUmtwdik)。概率是可以减少,但是有些减少概率的方法造成的负面影响如此之大,不如不减少。(举例来说就是为了减少车祸概率高速限速10mph)。不能因为枪击案死人就禁枪,不能因为死了亚裔,就禁所有批判亚裔的言论,是想表达这样的意思。

  2. 个人和社会自发组织对他人的歧视受第一修正案保护,为人民自由结社的权利。餐馆搞个“华人与狗不能入内”我认为是店主的自然权利。这种歧视的界限就是不能对他人的人身或财产进行侵犯。而美国的法律保护了这个界限,所以我不认为有任何问题。事实上,除了这个界限,美国的法律还对歧视做了更多我所不希望看到的限制,比方说人权法案第七条对私有企业雇佣过程的限制。

  3. 我没有说good old days,“原本和平相处的各种族的大部分人民”事实上就是指的现在,现在还没有发展为种族部落战争时的美国社会,大部分人现在还是和平相处的。如果非要定一个时段的化,从1980年到现在。

  4. 关于BLM,我那个对他们搞私刑的指控,是因为看了本站另外一位网友说美国有搞私刑的历史,所以在这里提一下。而且我批判的是BLM这个运动的支持者和他们的理念,不是批判黑人这个族群。至于具体的犯罪行为,是还应该定义为个人的犯罪行为,我不会想禁止BLM这个运动,我知道BLM有不同程度的支持者和参与者,个人行为还是由个人承担责任。那句话应该改成"某些BLM成员..."

  5. 至于你指控我为Rhetoric的那一段,那是为了解释我为什么认为个人应承担个人行为的所有责任,以及我为什么认为“社会责任”这种概念不应该存在。

  6. Public School是存在问题,是美国最需要改革的地方之一。富有的区有更多的钱投资自己的学校,贫穷的区(多为黑人和其他少数族裔)没有钱来投资,所以学校一直差劲。但是这可以说是对少数族裔的系统性歧视么?毕竟黑人也没有被禁止生活在富有区。这更像是政府的低效措施扩大了贫富差距所带来的教育质量差距。缓解方法包括搞school voucher,削弱公立学校的教师工会。当然我自己是支持直接私有化所有公立学校的。给穷人直接发补贴资金,让他们自己去挑私立学校。如果照你的逻辑来说的话,最低工资法也是系统性歧视。毕竟少数族裔大多数贫穷,接收不到好的公立教育,掌握的技能少,原来还可以少要点工资在岗位上边学边做,现在倒好,因为自己所掌握的技能不值得最低工资,连第一项工作也找不到了。但是你真的能说最低工资政策是有目的性的为了系统性歧视少数族裔的政策么?Disparity和Discrimination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7. 你以为参加StopAsianHate亚裔就变成自己掌握开枪权的人了?你也应该意识到亚裔变成的,只是身份政治运动的一个枪手罢了,跟给白人当挡箭牌没有区别。所以这就是个选边站的问题,一是个人主义的法制社会,二是身份政治的部落社会。我认为,现在白人保守派主流还有对美国建国精神的矜持,还是认同个人主义和法制的,以一个认同美国精神的个人加入保守派,比以一个亚裔加入身份政治派更有价值。如果某一天白人保守派也放弃自己的理念,放下身段参加到身份政治种族大乱斗的话(估计他们会赢),那么美国也没有待的价值了。然而现在这还没有发生,所以我还会选择加入到他们那一边。

8.关于最后这句话,你可能这样认为,但是我认为保守派的精神可以看过肤色,以个人为单位对待每一个人,这不就是马丁路德金的梦想么。

轻音部
中野梓 好无聊~

法律在这次袭击当中的用处仅仅是把凶手定罪,让他在监狱里自闭一辈子。法律不能让被杀的8个人复活,也不能阻止将来其他凶手杀人。如果你认为这就是做到了最好,那也不说啥了。

@中野梓 #133149 是的,正如我文章第二段所言,我就是这么认为的。不过我支持死刑和Torture作为刑罚的运用,尤其是对这种杀了多于一人的谋杀犯。

另外,请问你觉得StopAsianHate能做到什么? 参考#133144

:(
青年 一切死亡都有冗長的回聲

@中野梓 #133149 法律定罪凶手也不能改变歧视存在以及种族矛盾加剧的事实。

如果所有参与集中营建设、参与迫害犹太人的人都被法律方式定罪,难道就已经足够,不应该深究其因以防后患了吗?

@青年 #133154

是的。

我不赞同德国战后的去纳粹化的种种措施,认为其新宪法侵犯自由。为了安全而放弃自由,我是不能接受这一点的。

@NoStepOnSnek #133155 德国又不是没有新纳粹组织,从这点上来看,德国还是自由的。

@NoStepOnSnek #133155 自由是需要维护的。放任的制度下没有自由。不需要主动维护的叫做丛林法则。

@消极 #133157 Swastika被ban,Holocaust Denial是犯罪,这还算自由?德国还有新纳粹组织,您也真会说,就跟大陆还有地下教会一样,嗯,说明大陆有宗教自由?

@钦明方泽忘了密码 #133159 我想我之前说的很清楚,自由的界限为对他人人身和财产的侵犯。对这个界限的维护就是对自由的维护,这跟丛林法则是不同的。

@NoStepOnSnek #133162 呼吁种族仇恨算不算人身侵犯?对着电影院喊fire算不算?

@NoStepOnSnek #133161

Swastika被ban,Holocaust Denial是犯罪,这还算自由?

到时候如果需要,共产党一样得禁。无非是中国人本来也没那么爱共产党了,不如不禁免得激发逆反心理。

@钦明方泽忘了密码 #133167 匈牙利就真的禁共产党符号,结果自己也变成专制国家了。

@消极 #133163 言论自由不是单独的权利,所有权利的基础是私有财产权。自己印呼吁种族歧视的传单在大街上试图传给路人,这不算侵犯,在自己家的派对里发表种族主义言论不算侵犯,在允许种族主义言论的第三方平台里发表种族主义言论不算侵犯,但是在主人禁止种族主义言论的派对上发表种族主义言论算侵犯,在用户协议上拥有禁止种族主义言论条约的第三平台上发表种族主义言论也是违反与第三平台签订的条约,属于侵犯。电影院也是一样的,如果电影院的拥有者在电影院中贴示公告说不能无故喊Fire,那么随便对着电影院喊Fire这个行为就是违背契约的行为,属于侵犯电影院主的私有财产权,不算自由。但是你在自己的家庭影院里可以随便喊Fire;或者在争取电影院主同意后包场,自己与朋友随便喊Fire。

@NoStepOnSnek #133151

参考我发的文章

我想请教一下,请问你对“免于恐惧的自由”如何理解?

@中野梓 #133192 根据我的第二段话,你应该能猜到,我认为这种“免于恐惧的自由”这种权利根本不存在。正如我之前所说,所有的权利基于私有财产权,那么“免于恐惧的自由”这种权利在这种框架里实施的影响是什么?不难看出,实施这种权利肯定会侵犯到他人的私有财产权,因为要免于恐惧,就要在犯罪发生之前进行某种举措,而在犯罪发生之前,根据自由主义的中心假设,每个人都是无罪的,对无罪的人在想要“免于恐惧”的人的私有财产之外的行为进行约束,就是侵犯这些人的私有财产权。而我认为只有一个严格基于私有财产权不可侵犯的法律体系会最大地保护每个人的自由,所以我不支持这种权利的存在。

@mlsayu_rkesee #133247

这是很正确的观点,不过我不觉得SAH的目标是为了立法。如果立了个“不允许种族歧视亚裔”的法,且不说执行起来有多难,这种伤害表达自由和思想自由的法肯定是违宪的。

世界上除了立法能解决的事情还有很多。楼主觉得除了法律之外任何解决方案都会伤害自由,我觉得太绝对了,毕竟人类一共才试过多少种,一只手大概数不过来,但是十之手肯定数的过来。

“系統性”這種描述手法或者說某一個群體享有privilege是很常見的方法。這種方法應該屬於identity politic;并且我個人是支持這種描述的手法;比如你只要作爲白人確實更不容易被攻擊和歧視,也就是說你享有privilege;這裏privilege并不是貶義詞來貶損每一個白人個體,而是指出系統確實存在問題,需要被重視。

但是我們也不應該雙標,華人裏也確實存在“系統性”地支持和同情CCP,華人作爲一個群體也應該反思這個問題,而不僅僅是個體行爲。再比如各位是不是穿了或者使用過新疆產的棉花,我相信絕大部分中國人都有過,那麽這也是privilege的一種。

@Truth #133298 我抵制棉花这种作物,坚决穿化纤。

@Truth #133298 但是支持和同情CCP也不应该在基本人权的事情上被区别对待吧。就算是陈全国也不能走在路上被路人吐痰被路人打。

而且根据种族来区别对待和根据政治观点来区别对待也是有很大区别的。政治观点讲到底是后天的,大部分人都会根据自己的生活经历改变观点。但是种族是天生的也不能改。

以及对于住在美国的华裔来说,你也许可以说有华裔社区总体是支持和同情CCP的(存疑),但是要说有一个系统/机构在系统性/机构性支持和同情CCP,那能找到的最大的系统/机构大概是某个中国同乡会。想象一下你对某个美国华裔说:我知道你不喜欢现在的美国社会 - 美国社会因为你是华裔所以歧视你。不过,我可以带你去纽约市上海同乡会,那里会因为你是华裔所以假定你是CCP支持者而优待你的 - 比如说:专属优惠新疆纯棉浴巾10块钱三条!

thphd 2047站长

@burleigh #133308

就算是陈全国也不能走在路上被路人吐痰被路人打。

仅就这个特例来说,由于制裁,陈全国其实没有在美国的路上自由行走的权利,即使被打了也可能被警察送去ICE :)

@thphd #133309 rofl,那就把这个例子改成随便某个新疆武警吧

@burleigh #133308

也不应该在基本人权的事情上被区别对待吧

我從來沒有表達過這個觀點;原話是:

華人作爲一個群體也應該反思這個問題,而不僅僅是個體行爲。

另外你可能對“系統性”這個詞理解不深;美國社會存在系統性種族歧視,即使聯邦政府沒有明確有規定說歧視某個人種;同理華裔團體也存在系統性支持和同情CCP,即使不是所有機構明確支持CCP(當然,還真有部分機構明確支持CCP)

再有就是支持CCP也就包含了支持新疆關維族人,這個絕對是基於種族的歧視,所以你説的這僅僅是政治觀點不成立;CCP乾的很多事不簡簡單單是政治不一樣而是違反人權

Ambulance 夫人必自侮,然後人侮之;家必自毀,而後人毀之;國必自伐,而後人伐之。

”美国社会不存在系统性歧视“

如果认为一个社会在纸面上提倡某些东西就足够了的话,那么按照这个逻辑,中国无疑已经是全世界最大的民主国家了。

@Truth #133315 支持ccp是间接的种族主义,而不是直接的种族主义。

@Truth #133315 我那一句是基于这个系列帖子的context说的。如果只看你的文字,你确实没有表达这样的意思。

在系统性种族歧视里面,我们说,"系统"里面的人没有人认为自己是种族主义者,甚至绝大部人都愿意谴责种族主义。但是由于各种原因,整个"系统"表现出来了种族主义。我们说"系统"的时候,一般指的是美国或者其他类似的社会。当我们在描述一个机构的行事方式的时候,我们会用一个类似意义的词,“机构性种族歧视”(institutional racism)。也许你可以说,类似的,尽管不少华裔都愿意口头拒绝中国共产党,但是因为各种原因会表现出同情共产党的情绪。但是,这里面最大的问题,就是像我说的,根本没有一个有影响力的(尤其是对于新移民华裔以外),在西方社会情境下(为什么只说西方社会 - 因为我们在这个系列帖子里),华裔“系统”。因此,把系统性种族歧视与华裔社区同情共产党并列,并没有十分合适。

不过,另一方面,一个有影响力的,系统性同情中国共产党的系统,我认为是存在的 - 例如热衷于投资中国的银行家和把本地工业搬去中国的董事们。不过这群人,华裔的比例似乎不怎么高……

最后呢,关于新疆这个。首先,同情共产党未必支持共产党的每一件事情。其二,与否认新疆发生的事情类似地,西方国家也有不少人在否认一场已经经过民主国家的法官审判过的种族清洗 - 不少人在一些基于种族认同的社群里面还挺活跃的,甚至进入当地立法机构的也有。我同意你认为支持共产党,尤其是对新疆的事情装看不见/否认/支持是反人类的做法。不过不幸的是,如果我们认为一个种族里面,尤其是在那个种族里面鼓吹其种族优越地位的群体里面,出了大量反人类思想,就该被歧视的话 - 那有一个种族,似乎没有得到它应得的那一份歧视。

( 由 作者 于 2021年3月30日 编辑 )
标记为删除
( 由 作者 于 2021年3月25日 编辑 )
标记为删除
( 由 作者 于 2021年3月26日 编辑 )
标记为删除
( 由 作者 于 2021年3月26日 编辑 )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example notif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