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票】中国是否应该让同性婚姻合法化? 2049
( 由 作者 2月20日 编辑 )
1
2月20日 444 次浏览
19个评论
丁丁兄弟 外離於相,内著於心。若見諸相非相,則見如來。

现阶段看来合法化一些新潮的议题,国内百姓未必能接受。要等到民主化后,民智开化到一定程度才有可能包容多元价值的存在。

应该合法化。

其实卖淫也应该合法化,很多人说今上好面子,其实我不太觉得,有些东西是生搬硬套上去的,但是要说共产党在“性”方面好面子,我倒是觉得差不多,非常保守,保守的好像老古董,卫道士。其实开放卖淫是可以起到“维稳”作用的,也所以实际上执法部门对卖淫都是睁一眼闭一眼,只是偶尔运动式打击一下。

这个很难让别人接受啊,到现在中国的主流还把同性恋视为一种不正常行为。

消极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天下无贼 #127020 共产党人面对沙俄或者满清这个级别的君主制国家还算性开放的。但是面对性解放之后的西方世界那就是渣渣。

我的解释是,共产党人是进步主义者,但是他们的进步止步于马克思的年代。所以在共产党人的价值观里,达尔文是进步的,孟德尔是反动的,麦克斯韦是进步的,爱因斯坦和波尔是反动的。伏尔加河的纤夫是进步的,毕加索的超现实(即使他是共产党员)是反动的。19世纪的共产党是进步主义,20世纪的共产党是革命势力,21世纪的共产党就是反动卫道士了。

@刘慈欣 #127026 中国有断袖分桃的典故,在八大胡同找相公,京剧旦角经常被达官显贵包养,中国的断背史那是源远流长。

无所谓了,因为人类未来是要取缔婚姻的建立更适应于信息化时代的社会伦理关系的。

史蒂芬 喜欢近代历史,有时间上传一些好的书籍,大家交流分享

@消极 #127028 明后期已经公然大街售卖春宫图,淫书了。社会风气空前的堕落。狎妓恋童之风盛行,明初大力反腐,但明朝却以腐败党争亡国,明一代最重名教纲常气节,明末整个国家道德水准却空前的低落,变节投敌者无数。这不得不说是个极大的讽刺。。。共产党建政后称:共产党消灭了妓女,但到了江泽民时代有云:男人不嫖娼,对不起党中央,女人不卖淫,对不起江泽民。。历史总是和人们开天大的玩笑

我觉得同性恋合法化,本来应该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但是不少人认为这是“不正常”,这是很悲哀的。

@丁丁兄弟 同性恋更多是一个文化范畴,而不是政治范畴。民主化与否与民众是否接受同性恋,并无直接相关关系。无论是否民主化,异性恋正统思想都会存在并繁衍流毒。

由于异性恋被自然而然地定义为正常,其他性向都被宣布为非法,造成了异性恋对其他性向的“暴力”。这种暴力是潜移默化但是危害甚广的。比如,教育部要提高男性的阳刚之气,即在教育文化领域再次强化异性恋的正统地位,其他性向的地位因此就会被打压和歧视。

( 由 作者 2月20日 编辑 )

@史蒂芬 #127085

明朝中后期,的确有不少春宫图和淫书。但是,从科技史的角度上说,这是科技发展的必然。因为明朝中后期江南的印刷业空前发达。以前人们不是不想看春宫和淫书,而是市面上没有,买不到。

明朝中后期,出现了大量淫书,其实是商品经济发达和识字率提高的一个表现。市面除了淫书,其实还有大量其他各种书籍和物品,人们的物质文化生活变得越来越丰富。

至于说买卖淫书是不是就等于社会风气空前堕落,我觉得也要先定义一下什么是“堕落”。一个社会允许淫秽出版物,某种程度上,是出版自由和言论自由的证明。中国禁止运营和浏览淫秽网站,社会风气也没好到哪儿去。

@消极 #127028

普遍上共产党或左翼政党的价值观还是满先进的,但是与中国传统父权制家天下思想结合的当代中国共产党的价值观,就没那么先进了。

@natasha #127088 毛泽东时代社会干部可以瞎搞(我姑父当年在供销社当主任,他们单位的十几个女孩全部惨遭我姑父的毒手),老百姓还是比较守规矩的。是改革开放后社会风气才一落千丈的。明后期的官僚地主是相当的堕落,百姓应该计较穷,没钱没精力玩啊!!

@史蒂芬 #127093

也许应该定义一下什么是堕落。比如,你认为利用职权强迫别人搞男女关系是一种堕落,普通老百姓没有权力因此无法实施这种堕落。那这种现象在以前和现在都存在。改革开放后经济领域的掌权部门比以前多了,因此有更多以权谋私的机会。并不是人们变得堕落了,而是人们现在有更多机会堕落了。

明朝后期官僚地主怎么堕落呢?这个也需要定义一下。比如官僚地主去逛秦淮河高等妓院,这算不算是堕落呢?很难说。自古的官僚地主都在逛妓院,只是明朝特别多而已。明朝后期江南地区人民收入提高,物质文化丰富,高等妓院也属于社会文化生活的一部分,妓院繁荣也是顺理成章的。

说一下秦淮河,高晓松有句话挺有意思(虽然此公大部分时间满嘴跑火车),官僚地主逛妓院不是淫荡去了,是体验爱情去了(๑¯◡¯๑)。

@natasha #127094 当年的妇女只为了几个肉包子(估计饿的不轻),就被迫和我姑父…,

这是利用权职便利玩弄有夫之妇(有强行的部分,那就是我姑父共产党员自身的堕落),改开后一部分妇女自愿当情妇(算是某些妇女自身的堕落,自愿的成分多,那就无所谓了,),

这个怎么定义还要看自愿的成分有多少,如深圳皇岗口岸的二奶村,人家情愿跟香港人有钱拿,身体是自己的,别人也就不好说什么了。。。。

明朝一个个有钱的官老爷强迫鸡奸男童(他们失去了古代儒家读书人的操守,变成了一群及时行乐唯利是图的皇帝眼中所谓的奴才),就是一种堕落。

( 由 作者 2月20日 编辑 )

@史蒂芬 #127098

明朝一个个有钱的官老爷强迫鸡奸男童(他们失去了古代儒家读书人的操守,变成了一群及时行乐唯利是图的皇帝眼中所谓的奴才),就是一种堕落。

请问一下,你觉得官老爷强迫鸡奸男童和官老爷强奸女童,哪个更堕落?好像是不是觉得,虽然后者也不好,但是相对前者来说,较为可以容忍?

至于操守问题,为何同性行为就失去了操守?异性行为就有操守?强奸儿童,不论男女,罪行都是一样的。如果给人感觉强奸男童更坏,那就是异性恋正统观念的问题,使得同性行为变得更加不可容忍,甚至“堕落”(即便没有强迫)。

@natasha #127105 两者都不可以接受!前者要更变态一些,我印象里官员去的青楼都是成年女性(我也没细看这方面的资料,女童也有,毕竟我也没去过几百年前的青楼)。。。。

如果成年女性心甘情愿做这些,我也不好多说什么的。。。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对我有这么大的怒气,我只是觉得官员强奸男童更加变态(仅此而已),这个讨论就到这里,说多了大家对我的印象也会比较负面。

( 由 作者 2月20日 编辑 )

@natasha #127105

啊这

梓喵觉得变态程度是一样的,因为这都算炼铜。炼铜主要是对还没有产生第二性征的儿童有性冲动,对男孩女孩其实没有分别(或者说青春期前男孩和女孩的性征差异还不是这么大)

@natasha #127088 感谢你的解答,这个议题确实是应该归属文化范畴。只是现在国内百姓习惯用固定的一套标准来看待家庭,婚姻生活等。缺乏民主化的社会背景,包括言论自由,新闻自由,学术自由等社会条件,民众对于挑战他们固有认知的"异端现象"包容力是不够的。好比一些国内的不少老年人喜欢把今天中国很多存在的不合理的问题归咎于经济上的改革开放,而不会把成因联系到文教层面。

@史蒂芬 #127108

并无怒气啊?!可能在语气上发生了误会....

@natasha #127088 现在讨论的是同婚而不是同性恋。

中共在83年严打的时候一度以流氓罪为由抓了一些出柜的同性恋者,后来中共官府的人也认为这样做过火.

维基上有一段:

改革开放后至非罪化 从1979年至1997年,“流氓罪”这一罪名使涉及性侵犯(强迫未成年人肛交)的男男性行为成为犯罪。这一法条在该时期内常被用于恐吓或迫害中国大陆的男同性恋者。[40]如电影《东宫西宫》,改编自王小波作品《似水柔情》一书,刻画了就是80年代背景下的同性恋亚文化以及社会法律机制对同性恋群体的对待。值得指出的是,这一反流氓行为的法条从未被用于女同性恋者身上。这部分地是由于在中国传统的男权社会中,没有男性参与的性行为不被认为是真正的性行为(阳具中心主义)。随之而来的是,虽然在一方面女女性行为在中国从未被切实地刑罪化,但另一方面它也导致了女同性恋和双性恋女性在公共层面几不可见。[41]

进入1990年代,社会逐渐开放对同性恋的理论性研究和文学作品。如王小波、李银河(《他们的世界》1992)、王小波(《似水柔情》1990)、张北川(《同性爱》1994)、刘达临(《中国当代性文化》1995)、潘绥铭(《中国性现状》1995)、方刚(《同性恋在中国》1995)等,但在网络世界里各商业和非商业网站中,所推出的同性恋文学作品却如燎原烈火般蔓延不熄。其中,除了脍炙人口的网络同志小说《北京故事》以外,广同网写手YOYO的《非常恋爱》、爱白网写手童戈的《战地》《折断翅膀的早晨》等都在社会广为流传。 [42]这一时期,政府开始取消对同性恋的歧视性政策,人们观念尺度有所放开,民间对同性恋态度趋于宽容。

1992年初,因安徽两名女子同居事件的适用法律问题,公安部在答复安徽省地方政府的意见上明确指示:中国没有关于同性恋的法律,原则上这类案件可以不受理。公安部的意见被新闻媒体报道为中国同性戀的合法化。

1997年,中国在颁布的新刑法中,删除了数十年间常常被用于惩处某些同性性行为的“流氓罪”,从而实现了现实中国的同性爱的非刑事化。 [43]

标记为删除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唉,艾芬已经把哨子发了出去,李文亮的哨子也吹响了一声。然后,接哨的人没有了,哨音消失在两大报业集团的欢歌与笑语之中。病毒毫不留情地蔓延和扩散,医护人员一个个倒下,而我们的报纸,满是彩色,笑脸,红旗,鲜花,欢呼,一张接着一张。 ——方方 2020年3月14日